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福田麻由子 (1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很久沒作夢了。
其實與其說很久沒作夢,不如說從沒記住自己作過什麼夢....吧,我記得人一個晚上能作四到五個夢,但通常醒來就忘記了。
所以我想我是都把夢都忘光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在比日本晚一個小時的台灣時間的現在,日本已經是八月四日的時刻了。
也就是福田麻由子的生日。

BLOGGER 的文章發布日期能夠自己調整和預定排程,所以我雖人不在電腦前,也可以讓這篇文章在這個時間出現。
是的,我覺得很遺憾,因為我沒有辦法第一時間地親自在論壇和這裡慶祝麻由的生日。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PART.10,<未来日記>的第十一集、最後一集。
雖然老是嫌這部日劇爛,但是想到播畢以後又要再等麻由的新作品,心裡還是覺得挺失落。


081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雖然題目是 PART.9,但卻是<未来日記>第十集的內容‥‥‥

075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061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050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034

就在播放時間逼近結束時,差點就以為春奈的結局是我最不希望出現的結果;為了星野而自毀手機。
不過事實上其實情況也差不了多遠啦‥‥‥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西元二零零七年的五月廿四日‥‥‥
到今天剛好是第五年,經過了兩次閏年,總共一千八百二十七天的日子‥‥‥
有些事情無法用數值計算清楚,只能夠做為參考。
五年和一千八百二十七天都不算什麼,只不過是一個喜歡上麻由的進行式中的一點小插曲和註記罷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啊啊 ~~ 為什麼!
為什麼事情真的往我擔心的那樣發展 > <


021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麻由終於在這一集的後半段換了造型,雖然前半段那個造型已經該死地有夠迷人了‥‥‥

013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都已經到第三集了,這部日劇的製作團隊真的沒考慮給麻由換一個造型嗎?

009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看完第二集以後,我最想說‥‥絕對領域是一種不由分說、肯定的犯規行為。

006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新家的第一篇文章,我最想寫的還是麻由。

001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這是今年網誌最後一篇心得,寫完這篇以後我打算要暫時休息一下,因為我覺得自己已經完全乾枯了,想要遠離文字的世界好好放空,對文字的組織能力始終沒有辦法恢復,而且越來越糟,我不知道該怎麼作才能重新使它系統化,到最後只好乾脆休息了,大概會休息個一個月不寫東西來看看。


2011 年要結束了。
今年對日本來說,最大的事件就是仙台大地震吧?還記得是在上班時聽到這個消息,那時我第一個想法是;
麻由!
麻由有沒有怎麼樣?


而緊接著的輻射外洩等等問題,更讓我對麻由很擔心。


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日本因幅射事件而使得觀光客卻步,於是赴日旅行的機票變得很便宜,我曾動過一個瘋狂的念頭;丟下工作到日本看麻由,不過最終我還是沒有這麼作,因為即使想,也不見得能看到,而且就像小瑟說的,去了幫不上忙只會添亂,所以當時就只能乾著急而已。
只要麻由好就好了,我的想法從以前開始就一直是這樣。
不過那次大地震多少改變了我的一點觀念,即使麻由本身是沒有事的,但大災難所造成的社會不安、海嘯輻射帶給人的心慌與恐懼,那些對麻由都會有些心情上的影響吧。
像愛 Q10 一樣地愛這個世界,那不是偉大的博愛,而是盡量推己及人的愛。如果我喜歡的人所處的世界如果平和安泰,那我喜歡的人也會過得平和安泰。
我總是漠然地將麻由與她所處的地方分開來看,事實上是忽視了麻由與她的世界的共存性,而我從沒有這樣想過,只覺得麻由好就好,不過麻由能不能好,與她的環境好不好有很大的關係,可是我不曾思考到這一點。


這是麻由教會我的事。


自從喜歡上麻由以後,她真的影響了我很多也告訴了我很多,但是身為一個麻由飯,我卻覺得自己沒有付出相對的支持回報她,不曾做過些什麼事,飯得越來越不像話,每次想到這都覺得很慚愧。
現在很少 google 和上 2CH 主動關心麻由的近況,對於新資訊的掌握也很鬆散,過去至少還很認真地去搜索麻由的資源,但如今都是找一找,情況不順利就打了退堂鼓,而且我也很久沒有看麻由的訪談了。
我所認知的麻由其實都是演員麻由,而在特典與訪談中的那些真實的麻由,我都是透過論壇上朋友的交談才知道。


我在想;今天若不是那些很熱情很努力的麻由飯朋友;像是寒月她們的努力不懈幫助了我,這一兩年我根本很多麻由的事情都 LOSS 掉了吧?回想起來真的是很渾渾噩噩,搞不懂自己到底在作什麼。


不只是麻由,連生物的情況,常常也都是別人提醒我才知道的。
有時覺得自己實在沒有資格說自己是在關注麻由與生物,如果這種零零落落的情況叫關注的話,那對於認真支持的飯們真的很不公平。


當麻由飯是一種榮譽與光榮,但也很沉重。追明星其實內裡的辛苦超乎想像,旁人只看到瘋狂的一面,卻沒看見他們是如何地費盡心思和提升自己,更不用說那始終如一的熱情,單單這一點就是最困難的部分。
說自己是麻由飯很簡單,但是要作很困難,起碼在我的標準裡是很困難的,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沒有到那個境界,我想我只能說自己是個喜歡麻由的人,麻由飯三字我承擔不起,不過我還是常這麼自稱就是了,因為我很羨慕也很景仰,希望自己能成為這樣的人。


但是不管我是麻由飯、還是只能說成是喜歡麻由的人,撇開大地震這悲劇不說的話,2011 年都是很幸福的一年。


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今年整年度都有麻由的作品能看,去年的「Q10」我一直延到今年年初才看完,而年中的「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和年底的「パンドラⅢ」以及最後一個月追加的手機日劇「3枚目のボディガード」,今年可以說是從年初看麻由看到年終,實在是太幸福了。


關於麻由今年的表現如何,我在前面幾篇心得已經說了,所以在這裡就還是不說了,老實說這篇文章還能寫麻由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因為早就一篇篇地給說了出來。
只是一直看著麻由長大,真的很感慨。當然不是今非昔比的那種慨歎,而是某種時間過得很快的感嘆。
四年多前的我真的很難想像麻由長大的樣子,或者說我是知道麻由會長大的,但沒想到這麼快吧?小小麻由從女孩變成少女,我則成了三十多歲的大叔,這中間的時間差距小得像是昨夜一夢般乍然。
以前剛喜歡上麻由時,遇到的麻由飯都比麻由大一些,而現在碰到的已經很多都比麻由小了,就像是沙漏倒轉過來一樣的情況逆轉。


其實我很羨慕那些只比麻由大幾歲和小幾歲的朋友,光是因麻由年紀相近的那種相同時代感就很足以讓人羨慕了,年代的相近在想法上也會比較接近,肯定比我這樣一個大叔在揣摩設想上更為接近。
總覺得如果今天我是在那樣的年齡認識麻由,我會被改變得更多也能及時做出更多不一樣的選擇,而不是像現在整個被膠框住的力不從心。
雖然都說想做什麼任何時候都不嫌晚,可是現實確實是會影響自己做決定的決心,追根究底是因為無法毫無顧忌地放手一搏啊……
如果我能再年輕一些…就好了,可是這是最根本無法改變的事情,


每當我在麻由身上看到自己青春失落的悔恨,我就會稱呼她「小麻由」,我已經很少這麼叫她了,除了聯想到某些心境的時候。


看了麻由四年多,從那一年年的成長到了現在,看到的是一個和我過去想像中不同的麻由,本來以為麻由應該是御姐和女王類型,但現在卻發現麻由的光芒和存在感已經不是像過去那樣強力散發了,相反地藏歛了起來,光華內蘊的極為溫柔,很令我訝異的改變。
我想起跟麻由同一間公司的演員也有這種特質的人,她就是紺野まひる,也是我還算喜歡的演員。其實 FLaMme 的藝人我都很有好感,而紺野まひる就是這其中一位,我很喜歡她透明纖細的溫柔之美,是一種脫出眼前畫面的脫俗美。
在此之前,我一直認為麻由會像另外一個我很喜歡的演員天海祐希,一直從以前就這麼相信著,在那時怎麼沒想到慢慢長大的麻由,會不像天海而像紺野。


不過,麻由才十七歲,現階段看起來是這樣,以後會怎麼樣還很難說就是了。


說真的,我也很喜歡這樣的麻由,不知不覺起我已經放棄了看到強大氣場或是氣勢十足的麻由的期望了,因為我覺得麻由現在這樣更好,很喜歡那份嗳嗳內含光的氣質,更喜歡那個不細心就不太容易注意到的存在感與光芒。


很多人都說麻由變了,也說麻由長歪了,對於這些我都不想去辯解什麼,因為這本來就是主觀的感受,你們說麻由歪、變了,那是你們的感覺,我倒是覺得麻由一點都沒變,也越來越漂亮。
我的小麻由我自己喜歡。
我的小麻由有哪裡好我自己知道。
我只知道這件事。


老實說;我有時還真希望沒多少人認識麻由…這算是我對麻由長大的一點消極的抗拒吧…


偶爾會想起麻由小時候的模樣,我曾以為自己想起的小小麻由應該是令自己印象很深的;白夜行的小雪穗,但實際上不是,是「最後的禮物」裡的小步。
為什麼是小步而不是小雪穗?
我也不知道,總之現在的我常常想起的是「最後的禮物」片尾曲那個往前跑的小步揮著手跟媽媽打招呼的畫面,還有噴水池邊跟媽媽說的那些話,在我腦海裡這些片段常常沒有任何預警地突然播放。


還有,每當想起當時小小麻由的聲音,就會有種莫名思念麻由的悸動。


麻由確實是長大了,這是怎麼都無法逃避的事實,就算再怎麼捨不得也一樣。
面對麻由的成長,有太多感想和心情複雜得難以言喻,要在這篇感想裡全部說清楚,我覺得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也放棄將它們理清說明的打算,事實上是因為以我現在的能力是沒辦法理清的,我已經完全失去了將文字系統化的能力了…


好吧…我很努力地把這篇感想寫到這裡,不過也該讓它結束了,再寫下去就要崩潰了…
是說明年麻由要考大學了吧…明年初我的工作狀態也會有新的改變。
2012 年…會是怎麼樣的一年呢…麻由會怎麼樣呢?我只希望麻由能夠快樂,能夠做她喜歡做的事。


而我…為什麼對未來與要如何活著這兩件事感到無所適從和恐懼呢?
我也不知道,事實上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感謝論壇的字幕組,感謝寒月、SPY 和 PLAY 的片源及翻譯還有時間軸壓制製作,我才能看到這部麻由主演的手機劇 ( 俯首 ) ~~


我在想;這部日劇會不會是我喜歡上麻由以來,看過她戲份最多的一次?
從第三分鐘登場起,就滿滿的都是麻由。
麻由很久沒演電影了,當然這一部不是電影,只是DVD把它湊成一個完整的影片發行,不過時間上看就跟電影差不多,畢竟是女主角,所以戲份真是一大把,光記錄出場時間就長長一串了。
身為麻由飯,這真是個幸福的情況吧 ~~
大叔和少女的組合,讓我想到了麻由主演的電影「天堂之門」,可是這兩部日劇的基調和味道實在相差很多,唯一相同的就是女主角都是麻由,還有戲份一樣很多吧。
事實上,我覺得「3枚目のボディガード」裡麻由的戲份還多過「天堂之門」,當然這缺乏實證,純粹是一種感覺問題。


如果要我簡單地敘述對麻由演這部日劇的感想,我只有一個感想,就是「萌!」
嗯,就是萌,麻由就是在賣萌而已,我很不喜歡很不甘心很不願意很無奈地承認,就是萌,就是賣萌 ~~
當然,賣萌不是件壞事,只是我下意識去抗拒這件事而已。是說要賣萌,也得要有萌可賣,我不知道對別人來說麻由算不算萌、是不是美,不過對我來說,麻由的萌絕對是破表的,麻由的美肯定是犯規的,這才是一切麻煩的來源。


其實我知道這種情況總有一天會遇到的,不過真的遇到時,心裡的感覺真的很複雜。
麻由確實很萌、很可愛、很美麗。這是當然絕對的,但當這些特質要這麼認真清楚地展現出來時,我卻會很害怕那個要展現的時候。
「3枚目のボディガード」就很坦白地把我最害怕的情況一次到位,絲毫不拖泥帶水,不論是萌的任何形態還是劇情中帶有的一點曖昧情感,十足十地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空間。
還好最後這一幕沒有到位,還好 MATSU 後來選擇轉身離去,所以我說錯了,並沒有十足十而是九成九,這算是一點小小的安慰吧。
不過看到麻由閉起眼睛仰頭等待著某個東西落下的畫面,還是深深撼動了我,啊…怎麼會呢,麻由竟然也開始演起這樣的橋段了,雙眼閉上帶著期待意味表情的麻由好美,可是我卻覺得心裡有種酸酸的苦在作祟啊。



下一次的戲裡如果再有這種劇情,萬一男主角沒有像 MATSU 那樣轉身離開怎麼辦…
抓頭
抓頭
抓頭
算了,不要再想這種事了…


這裡面麻由的打扮大多是穿著短褲配靴子。
很好看,可是我總忍不住搖頭。
是不是大腿露太多啦…



這樣比起來,反而女僕裝的打扮最保守 XD
最初看劇照時,覺得麻由的女僕裝真的很不上相,表情看上去超僵硬,濃眉大眼挺有英氣的模樣,怎麼看都像男扮女裝的…人妖。
這種感覺我一直不敢說出來,我本來打算把這個秘密帶到墳墓裡死也不說的,不過在真的看到影片了以後,我就改變了主意,因為麻由的打扮太可愛啦,超可愛超迷人的啦XD。
所以我就敢承認了,是說;我不敢說並不是怕說出來被大家口誅筆伐 ( 其實孩是會有點怕 ),而是怕它是真的。不過既然今天是我弄錯,那就承認吧有什麼關係?被罵也算了,反正它不是真的,反正麻由真的很可愛,這樣就好了。



一直說萌啊萌的,好像麻由在這部作品裡只有萌。
沒錯,我不否認麻由在「3枚目のボディガード」裡最吸引人的是萌和可愛佔了很大部分,我就說唯一的感想就是她賣萌了。但這並不代表麻由只有這個能說而已,只是看起來這個是最明顯的而已。


事實上,這是麻由很少見的喜劇演出呢,依稀記得麻由曾說過想演喜劇,不知道我有沒有記錯?總之不管麻由有想過要演也好、沒想過也罷,反正麻由這次就是演了一部喜劇,很難得的一次機會。
還沒看這部手機日劇之前,在論壇上看到有人說覺得麻由演起喜劇還是放不太開,不免有點忐忑,很怕又看到那個瓶頸期時滿尷尬的麻由。
不過真的看了以後,感覺卻是意外地好,或許是我帶著忐忑且不敢期待的心情在看的原因吧?事實上我覺得麻由演得很好,沒有放不開的感覺哪 ~~


其實很喜歡麻由唱 AKB 那一段,雖然我不認識 AKB 所以無法分辨好壞,不過看在場眾人的反應,顯然不是在表示稱讚。
但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麻由在這段表演才會這麼地討喜可愛。



也很喜歡被問到會不會做馬鈴薯燉肉時,臉上那種尷尬不服輸的表情。
萌到破表了真是。



麻由在整部手機日劇裡,我最喜歡的是這個表情~~



啊…如果要說放不開,或許跟竹中直人、MATSU 還有溫水洋一等人相比是真的不夠誇張和喜劇化吧。但是我覺得福澤なつみ這個角色原本就是設定成一個大小姐啊,難免會有一點淑女的矜持吧?我認為「淑女」加上「矜持」的這種效果才是福澤なつみ這個角色搞笑要件的構成所在,這個特質也很適合麻由的氣質演出,因為麻由看起來也是很文靜很淑女的少女啊。
在我的感覺裡,今天若不是演福澤なつみ,而是麻由自己本身來搞笑,肯定也是這個德性吧?記得在志村健的節目上麻由的表演就是這麼冷場又這麼可愛的 XD,我覺得那種放不開的感覺是這個角色所需要的,恰好也是最適合麻由的獨特演繹喜劇的方式。


所以結論就是;
麻由很可愛很萌很美麗。
麻由很棒表現得很好。


XD
麻由本來就是最好的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後一集了。
可能是因為我不像前面「Q10」和「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那樣一集集寫日劇心得的關係,所以覺得這部「パンドラⅢ」的節奏格外緊湊和快速吧。
看完這部日劇以後,麻由下一次再演日劇不知道什麼時候了呢。
不管怎麼說,從「Q10」以後麻由的這三部日劇,我覺得都是傑作啊。雖然類型和主題都不相同,可是都各有一些很棒的地方。像這樣的日劇,不管收視率高低,麻由拍幾部我都覺得很高興。


好吧,來做個 ENDING 囉 ~~
革命行動的結果是…什麼呢?


很慶幸的是香恵內心的瘋狂沒有給她帶來崩潰的後果,絕望也到此為止。
只是我在想;香恵在準備任務要用的水手服時,懷抱的是什麼樣的心情?那是她一直無緣觸摸擁抱的世俗,卻也是她正準備要推翻的國家、要改變的世界,掛著的水手服和穿上水手服猶如表裡兩個世界,互相依存然而都背對著看不到彼此,這正是要發動革命的起因吧。



站在表與裏的中間,香恵有沒有什麼想法呢?
那麼,明知死路一條卻仍然決定前往,香恵是為了什麼原因泯然赴死?
我不相信是出自於對革命信仰的堅定確信,因為就連香恵自己都知道有很多事情沒有改變的空間,而那不論革命成功與否。
所以,應該是基於夥伴意識、和伙伴站在一起的義氣吧,這是我唯一能接受的理由。是說香恵本人恩仇必報的性格做出這樣的決定,並不令人意外。



但是松永老頭最後叫香恵一個人走而決定自己隻身赴難的舉動卻讓我很意外,老實說我對這部日劇裏的革命一方並不抱有什麼正面評價,因為我覺得他們的訴求和理想很空洞,包括松永老頭也是,而且我總認為他是在利用香恵,沒想到我錯怪他了,我想不只是香恵具有夥伴意識,松永老頭也把她看作是同伴,而不完全是聖女貞德的代言人。



我會對一個人為自己堅信的理念而犧牲感到敬佩,但我絕不會同意以大義之名硬拖他人犧牲,我覺得香恵在自己都不明白的情況下被要求有死亡的心理準備,就是利用無知來達到犧牲目的的大義,因此在這之前我很不喜歡松永老頭,但這一刻以後我突然不討厭他了,因為他推走了香恵,選擇了一個終身革命份子一人作事一人當的無畏氣魄。
他的這個行動並非沒有意義,當我看見香恵跑走的時候,我心裡有種感覺是;老的革命者毅然走上了注定失敗的死路,但是他用他的鮮血給新生代的革命者做了示範,也把革命的火種留給了後來的人繼續點燃。
香恵或許還是不了解所謂的「革命」,也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為了無法改變的一切行徒勞無功的努力,可是我想她會懂的,經過這幾天的事件以後她一定會懂的,總有一天她會成為超越前代革命者的新時代革命者,能夠使人確信可以真的改變這個世界的偉大先知先行者。
之前我一直覺得所謂的聖女貞德實在是一個很大的敗筆,中段的那場暴動開始得莫名奇妙、結束得不知所云。不過在最後這一幕突然有了種領悟,香恵的背影告訴我;革命雖然失敗,但是從這時候開始,真正的聖女貞德誕生了。



在還沒看這一集之前,光只是看2CH上的擷圖看到麻由穿水手服的模樣,我以為這是整件事落幕以後,香恵回歸校園的學生打扮呢。不過事實上不是,只是最後任務的喬裝而已。
我以前總是覺得麻由穿水手服很奇怪,阿仙說過麻由適合那種貴族學校的制服裝扮,確實是如此的,過去除了最後之翼以外,麻由水手服的扮相看起來都覺得少了什麼又好像多了什麼,不是不好看,而是怪…
可是,這一次卻很好看,可能是少了的部份補全了、多了的部分沒有了,是一種很合身很自然的感覺,雖然在劇情裡這身打扮也是種假裝,但卻怎麼看都像極了一個中學生,那就是所謂戲中戲人中人的演技吧…
我又想起了小瑟說的逆長,而我也還是想再強調麻由本來就是這樣,只是以前被角色的個性和早熟的打扮給掩蓋住了而已。但即使心裡一直這麼清楚這些事情,但看到麻由這個可愛的小麻由樣,我還是忍不住心裏的悸動和喜愛,這些感受儘管又是一再的老生常談,可是我不說難受、真的很難受啊。


麻由在最後一集的表現依然沒話說,像是和松永老頭在街頭的離別,麻由泫然欲泣的這一幕總讓我想起就深感我見猶憐。



還有轉身加速逃離現場時,用力擺動的雙手往前疾衝的模樣真的很有力道。



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那最後走開遠離畫面的背影,小小的一個背影卻令我感到某種很大很堅定的決心,就是因為這樣才讓我有了前面所提的;革命尚未結束的感覺。麻由背影所呈現出的意志讓我覺得…一定還沒有結束,香恵還有路走,還有未來,但那未來正如背影逐漸遠離一樣,看不清楚也無法預知。
這又是麻由讓畫面充滿生命力的一個很精采表現,根本不需要言語,只要背影就行…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終於來到「パンドラⅢ」倒數第二集了。迎向結局的前夜,總是詭譎難測又暗潮起伏,在此之前的變化可以很劇烈,也可能很平靜。
在我看來「パンドラⅢ」是屬於劇烈的那一類。
事實上我記得最初的第一部「パンドラ」也是這樣,一樣地具有那種命運即將交會猶如風雲際會一般充滿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劍拔弩張的氣勢。
在這一集的變化會推翻前面的既定印象,也會讓人錯愕人力確有不及的無奈。
如果上一部的「飢餓列島」也有這樣的安排,我想那應該就是「パンドラ」的傳統吧。


香恵也沒有辦法離開這個傳統,隨著整部「パンドラⅢ」捲入了巨變的風暴當中。


我覺得最令我意外的改變,是香恵在網路直播的視頻裡直言:
有沒有人能來殺了我?
就這麼活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的。
但是我不想死
所以很痛苦
要是被殺的話,應該會舒服點
這種國家,不會有幸福的。
我們誰都不知道幸福是什麼
就這樣老死而已!



聽完香恵這段話時,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刺蝟的優雅」裡小女孩芭洛瑪所說的「金魚缸人生」:
如果生命是荒謬的,那麼成功的一生不會比失敗的一生更有價值,只是日子過得比較舒適罷了


是面對要捨棄生命的時刻改變了她嗎?以香恵對生存的執念而言,不是沒有可能。
還記得在上一集的心得裡,我才正在讚嘆著香恵頑強的生存意志,可是不過過了才一天的時間,她卻又說希望有人能殺了她。
會這麼快就有所改變嗎?我覺得這種改變並非一朝一夕,肯定是累積已久。
我一直了解卻不曾注意到的是香恵的不快樂,而總是把視線投向她的叛逆與堅強,以及她與母親世界連結的愛恨。直到她這麼一講以後,我才發現到香恵是這麼地不快樂,對了,在第三集裡香恵就有這麼說過:
我從沒覺得快樂過
快樂是什麼,高興是什麼?
大家為什麼能笑
請告訴我為什麼能笑
沒錯,之前就有說過了,只是香恵個人的堅強讓我忽略了這件事。


其實她很早就痛苦得不想活了,只不過她求生意志堅定又沒有勇氣尋死,很矛盾的兩種性格竟然同時存在,香恵原來是既堅強又懦弱,但也就是這種矛盾讓她活到了現在。


而我曾以為香恵是理解松永老頭改變世界的理念,在恩義及信念的驅使下願意跟著進行革命。我曾認為香恵不可能這麼快就確定和認同信仰,也不可能了解革命的本質。但事實上我錯了、只說對了一半,香恵也許不了解革命,但她卻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革命成功與否,世界都無法改變。
這是她跟那個空姐說的:
比起愛情,吃得更重要
就算發生革命,也不會改變



吃,一直是香恵的最直接思考,對她而言「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這句話要倒著寫。我暗自猜想香恵也許不只是不快樂,還在母親的漠視下總是吃不飽吧,吃不飽就活不下去,為了要活著就要吃,所以她不能理解在這種無法滿足生存最低需求的情況下,為什麼有人寧願餓肚子也要追求愛;這樣的精神滿足。
所以她狠狠地踢了那個空姐一腳。



不過她也還是偷偷打電話給刑警大叔,要他來救那個空姐大姐姐,這也正證明了香恵這個人那種有來有往,恩仇必報的性格。
這也是香恵這個角色令我很喜歡的地方,越看到後面越覺得她並不像我前面所認為的任性和不懂事,相反地她自己很能夠在黑白是非中做出判斷,只是很奇怪地左右她行事的不是出於理性的判斷,而往往出自情感上的考量,這是出於她重視情義的性格所致。



我覺得香恵的反駁也是一種對母親的反駁,空姐追愛的舉動讓她想起總是在找尋可靠男人的母親吧。
不管革命與否,她的母親也不會改變人生態度,當然也不可能改變香恵的人生態度,香恵的不快樂和人生哲學造就了她無法理解歡愉這類屬於精神層面上的情緒。
事實上,她一直是以某種絕望的眼光在看待這個世界,只是理性的堅強壓制住了這份黑暗的心情,所以她從來不曾真的瘋狂。
但是這一次,她瘋狂了,被絕望逼得瘋狂了。


我想起上一集她看著鈴木醫生若有所思的眼神…
也許是他視死如歸的骨氣喚醒了香恵從來沒有去面對的內心幽微。
這麼一說,香恵會向鈴木說明自己的生存觀念,與其說是要想拉他一把,不如說是要藉由某種像是公告般的宣示來壓抑自己內心騷動的絕望吧。


還有一集,香恵會被瘋狂帶入崩潰的情境,還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我記得在第一集的心得裡我說過結城香恵和水野愛美的比較,我覺得水野的角色強度比香恵強得多,各種性格也深刻得多。
不過現在我不這麼覺得了,香恵這個角色的複雜是一點點出現的,剛開始看可能沒有注意,但看越久就越是會感受到她的迷人之處。


就好像麻由一樣,越是認識就越能感受到她的美好。
香恵這個角色的粗暴與任性,曾經是我很擔心的,因為我總覺得現階段鋒芒內斂的麻由也許無法勝任這樣一個角色,但是麻由超乎我預期地越演越好,而很難得的是依然保持住她特有的溫和內斂,是獨屬於麻由的演技方式。
我覺得香恵應該不算很難演的角色,任何人來演都不至於失敗得太離譜,尤其今天這場和空姐大姐姐對話的瘋狂和自拍視頻的絕望,相信換成別人要把那情緒演得多激烈都行。
可是那都不會是麻由演這個角色的方式,我很喜歡麻由這次的表現,就是那種在應該要放開激昂的時候拉了一點回來的感覺。
我想麻由過去也一直是想做到這樣的,只是某些很微妙的失誤讓她拉得不夠漂亮。
不過這一次就拉得很漂亮。



當我不由自主猜想小香恵是不是曾餓著肚子期待媽媽的時候,眼前閃過的竟是「照耀明天」裡安子畫的冰箱,心裡有某種熟悉的感動流過。
該怎麼說那份感動呢?我覺得就是感動於麻由至今仍沒有變的感動吧,儘管我知道她改變了很多,但她讓人悸動的美好,無論過了多久都不曾有過什麼不同。


但想想卻又覺得心疼,麻由啊…妳怎麼老演這種讓人心疼的角色呢?雖然那都是演戲,但總是看了心揪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要寫什麼好…?


我盯著電腦上記事本檔案空白的頁面,發了好幾十分鐘的呆,腦子裡一直想的就是第一句話我要怎麼說,要寫什麼才好?
並不是沒有感覺,關於麻由當然很多感覺,但我卻找不到要從哪裡開始,也不知道要如何說起。
真是頭痛啊…那能力極限的這一天,比自己想像中還快到達,我竟然連有關麻由的感想都要寫不出來了…難以置信,真是有夠慘的。


那麼第一句…
要寫什麼呢?
要寫什麼呢?
要寫什麼呢?
要、寫、什、麼…
呢…?


我還真的想不出來哪…
還是先從這一集香恵的中心思想開始談起好了。
總覺得我好像一直在討論香恵的個性的樣子。


經歷過那場街頭革命行動以後,我曾覺得香恵和以前不一樣了。不過看了這一集以後,我又覺得她事實上還是沒有改變太多。應該說改變是有,但不是我所想的那麼大幅度。
變化最多的部分應該是外型給人的感覺,找到目標、也就是確定走革命這條路以後,香恵從表情來看和之前比多了份堅毅的確信,無邪的笑容和輕抿的嘴角總帶著幾分危險的氣息,而動作間則有股兇暴的隱約暗伏。
不過在內心方面,思緒想法還是沒變得太多,只是不斷地轉化成別種模樣,但本質上卻還是沒有太大變化。我老愛提香恵的「弒親」,是因為我相信這是香恵本質的其中一個很大成分。還有一個同樣佔很大部分的就是「革命,好吃吧」這樣的直接思考。
香恵的行為大多不脫這兩個模式,像是響應革命思想就是弒親觀念的最大延伸,而當她看到鈴木醫生意志消沉時說的「那我殺了你,你給我錢」也是相同地功利現實的思維。
這麼說起來這個女生是很糟糕的,脾氣差又叛逆兼之性格粗暴,而且情操觀念淡薄市儈。乍看之下好像就是如此,不過我憑什麼去要求她一定脫俗清純呢?,那樣家庭背景下長大的女孩,在這個世俗裡原本就比一般人還要更辛苦。



香恵說她不能理解像鈴木醫生這樣求死的想法,因為對她來說;活下去是最重要的事,輕易地就把活著這件事給否定,這是她不能明白的事。
事實上這世上確實有著讓人生不如死的狀況,不過這論點並非重點,而是那些話讓我終於知道,香恵是怎麼走過那如同惡夢的過去和孤單的少女時代,因為香恵是如此堅定地渴望生存,這也是造就她帶刺的堅毅性格主因吧。
要給香恵這個女孩一個「糟糕」的批評是很簡單的分類,但這並沒有清楚說明香恵其人的性情,香恵的各種思考單獨來看都單純也很容易下結論,但綑在一起就無法窺其全豹。
至少,香恵想活下去的堅強意志是我很欣賞的,如果今天她再懦弱個幾分,或許就沒有現在這個大喊著改變世界的街頭革命者出現了,儘管我不喜歡那個革命背後的空洞理論,但這種頑強的生命力不能不讓我感到敬佩。




或許這整個世界的故事,就被香恵這生存論的三言兩語給改變了也說不定,因為鈴木醫生是在聽完她說完這些話以後打電話給湯田的,當然不排除在這之前鈴木醫生就可能有此想法,但是我想香恵的言語一定是有起到作用的,說激勵也許太過,但至少具有讓他下定決心的力量在裡面。
我忍不住往這個方向去揣測。
一個少女的言語改變了未來,這麼想感覺很有意思,不是嗎?


說到鈴木醫生,我想起了一件事。
我總覺得香恵看鈴木醫生的眼神表情在這部日劇裡和別人不太一樣,從上一集開始就是這樣,帶著一點小惡魔的促狹邪惡,而這一集又多了些有趣的期待,該說那代表的是有興趣的意思嗎?總之是一種興味十足的眼神。
而且那番自述的生存思想,也能夠看得出來香恵的不以為然,但是以立場來說,不能理解革命的鈴木死活它何必去在意呢?鈴木或許可以寄希望於香恵等人的覺醒而活命,但是反過來說;鈴木醫生無論能不能理解她們的作為,都不是她們最關心的事,即使有說服的動作,也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既然如此;香恵為什麼要說這些話呢?還是說小孩恐懼的聲音打動了她心中某個地方?



我不知道,反正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我是看不出來的,但是香恵的眼神與表情讓我很不安就是了,到底編劇和劇情賦予了她什麼樣的任務,使得麻由必須要表現出這麼意味深長的模樣呢?



這種眼神,我記得我在「Q10」裡有看過相似的,可是還是不太一樣。
我想是因為比起那時候,麻由又長大了一歲吧。覺得麻由的眼睛看著又更深更清澈了,最可怕的是眼波流轉間流露出的風情越來越濃厚 ( 抓頭 ) …那是種不經意的狀態下自然散發的嫵媚。
我很早以前就覺得麻由很性感,我知道這個形容會讓很多人有不好的聯想,也一定有人認為用這種字眼形容未成年的女生實在太過罪惡噁心,我自己也恨透了厭惡極了有人這樣看麻由或是想麻由,但我也很挫折地承認自己到目前為止還是無法徹底地用毫無異念的眼光看待她,從成為麻由飯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朝這個目標在努力,雖然還沒有成功但我一直在努力,可是儘管如此,相信我;我所說的性感不是那種性感,而是種形而上的異性魅力,單純的有別於男性而純粹存在的女性魅力。
我所苦惱的就是麻由的這種性感魅力逐漸地從隱性轉成顯性,而且越來越明顯。
這種情況,我想麻由自己也沒發現到吧,她可能沒有察覺到自己散發出的異性吸引力有多麼強烈。就像在這部日劇裡,她大概也想像不到自己的眼神裡有那麼大的致命魅力,但就是因為不知道也並不刻意,效果才會這麼驚人。


有些事情是我知道但我永遠沒有辦法接受的,而有些事情是明白理解但怎麼都無法承受的,每次碰到這種情況,我都只能夠很無力地感受到麻由長大的無奈。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香恵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經過成為聖女的訓練和殺死心裡的媽媽以後,就在這一集、第五集;革命行動正式啟動之後的香恵完全成了街頭革命者了。


看看她就這樣跳到車子引擎蓋上開始演說煽動群眾暴動了。



到底這些群眾是怎麼出現的,又是為了什麼原因跟警察發生衝突,這個完全不知道,我覺得劇情沒有解釋這件事,讓這場暴動 ( 或者香恵喜歡說那叫做革命 ) 變得很沒有道理,不過算了,總之這一段劇情我想重要的不是暴動的起因,而是昭示革命行動開始,聖女貞德現身了。
香恵的粗暴和兇狠好像也更勝於以往 XD


這起暴動 ( 好吧…革命… )發生的原因,跟很多遊行時的暴動一樣;「警察打人了」,然後香恵的言語就很適時地挑起那份熾烈的情緒。



事實上看香恵在車上所說的話,讓我很懷疑香恵是不是真的懂所謂的革命,不是我看不起這個女孩,而是僅僅四天的時間就能讓一個翹家少女理解這些東西嗎?不過書店偷來的幾本書就能使香恵明白革命行動所針對的敵人與它所蘊含的意義麼?香恵的轉變讓我覺得太快太令人難以想像,我相信沒有誰可以在這短短幾天之內,就徹底吸收這些思想並且將轉化為自己內心堅定的信仰,聖女貞德從小就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而絕非一朝悟道。


其實也別只說香恵了,我覺得這部日劇裡的人談起革命之所以必須的理由,都是老生常談的那幾句,用這些話要去說服別人,誰會信呢?像鈴木醫生這樣對他們質疑的情況是可以想見的,與其怪別人無法理解他們,不如說他們該好好想想;為什麼得不到眾人的理解吧。
以香恵的情況,我是絕對不相信她能在短短幾天之內就認同松永老頭的理論,我認為香恵之所以會站到所謂的革命這一邊,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當初松永老頭請她吃飯的關係,也就是感念的恩義報答。
我想我會這麼認為,是因為我還是很難忘記
「革命,好吃吧?」;那種純粹用肚子和食物在思考的天真。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成為革命者的香恵也還是很天真的,寧願為了空泛的一個理論而挺身成為所謂的聖女貞德,就只是因為那肚子餓時的一份溫暖,實際上她自己也找不到一個立得住腳的道理,只是如此確信著罷了。
但這也證明了香恵恩仇必報的直率,就像是她對媽媽抱持的恨與愛,始終無法取得平衡和徹底遺忘一樣。


撇開什麼理論思想還是大義理念等等的東西不談,我覺得香恵革命的最終原因,還是出自於家庭;也就是媽媽。雖然「弒親」的觀念想法和湯田很相近,但在革命的本質上兩人卻有所不同。
是媽媽帶自己到這個世界上,也是媽媽給了自己認識這個世界的機會,生育就是某種生命的傳承,在自己離開這個世界後能留下一個延續,而在香恵的心裡,就是否定這個傳承吧,否定母親給予的帶領和認識、抹除掉母親給自己造成的影響。
革命是革掉媽媽的命,準確一點的說法是革掉媽媽所存在的世界的命,在心裡殺掉毀滅掉的是渴望卻得不到的母愛,實際行動所表現的是推翻母親與世俗連結在一起的、眼前這個日本。



我不知道松永老頭是不是看穿了這一點,所以他可以成功地改變香恵的想法,將她塑造成一個平成街頭的聖女貞德,但我又覺得這樣的推測不太可能,因為松永老頭有說過是看出了香恵那份「具有令人憐惜的特質」,所以這只能說是他的言語恰好進入了她的內心,打開了香恵深藏在心中的潘朵拉盒
所以,我不得不為人生的際遇感到無奈,因為這些巧合造成了香恵走向革命者這條路。
如果在最開始的時候,是別的人對香恵伸出援手,今天香恵報答恩義的對象和目標,很可能就完全不一樣了…
例如刑警大叔。
從刑警大叔所自己敘述的小時候,可以看見香恵和他的相似原因。
這就可以解釋第一集那個讓我感到很生硬的安排,為什麼雖然急著趕到任務現場,但他還是把車子停了下來關心這個坐在路邊的流浪少女,這樣就能解釋了,因為他在香恵的身上看見了過去的自己,是有著相同過去與心情的人才能散發出來的味道。
想想麻由上一部演的「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洋貴對双葉說
「覺得我們之間好像有些相似的感覺」,那種感覺真的是很微妙的,說不上為什麼,刑警大叔在初見香恵時感受到大概也是和這種感覺很像的東西,擁有同樣悲傷情緒的人,或許也擁有同樣的味道吧。
但際遇就是這麼一件巧妙又無可奈何的東西哪。



麻由在這一集的表現還是很好。
不…
該說是更好了吧。


前兩集覺得麻由在大喊大叫時感覺起來演技很不到位,但從第三集以後就越來越好了。
我覺得是麻由找到了最適合自己演技的演戲方式,如果我拿其他人的吼叫等等激烈情緒的模樣去比對麻由,會認為麻由真的很不行,可是我卻覺得這是麻由最像麻由的樣子,也是麻由獨屬的激動情緒表演方式,鋒芒逐漸內斂的麻由找到了不必刻意地讓光芒大鳴大放,也可以讓光以其他印象深刻的方法存在的方式。
前面之所以讓我感到很差,我想是因為麻由還沒有摸索到訣竅吧。一旦抓到訣竅以後,就表現的越來越好了,像是開關被打開了一樣,源源不絕地展現了出來。



一個膝蓋頂得板谷由夏演的空姐痛得站不起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麻由在詮釋凶暴這個情緒時,最有力的表現。雖然那一剎那的畫面有借位掩蔽之嫌,不過麻由渾身可是散發著危險的氣息啊。



說到了危險,鈴木醫生被抓來香恵和松永老頭這裡時,我覺得麻由在這個部份演得很好,雖然沒有台詞,可是表情和動作 ( 其實也沒有什麼動作啦… ) 還有灌滿畫面的存在感及不祥的妖氣都足以讓我感受到很大的衝擊。


妖氣,我怎麼會用妖氣來形容麻由呢?
我也不是很想用這個字眼,因為它給人的感覺帶有貶義,總之不算好事,但我確實覺得那種氣息是妖氣,是很妖魅很危險的氣息。
看到麻由這個模樣,我有一種感覺;也許麻由目前是不適合御姊和女王的那種至高無上的氣勢,但她很適合惡魔…藏住自己猙獰臉孔而以純真笑臉示人的惡魔,把危險當作養分、將眼前的痛苦視做娛樂的惡魔。
單單只是可怕我覺得還好,而是能夠笑得這麼甜美,那才是惡魔最可怕的地方。
我覺得麻由就很適切地演出這種美麗的可怕,是說麻由這個年紀,恰好也是某種天使與惡魔交界的時候,成年與未熟氣息融合的那種不確定很誘人也很可怕,我說的可怕是因為這很容易散發出一些我很害怕去聯想到的聯想。



所以我雖然很喜歡麻由這一個面貌,也相當為此感動,可是我心裡也對此產生相當嚴重的不安,因為我很怕麻由撩撥出了其他不可以讓人想到的想法。
正如小瑟說的
「太過美麗讓人好擔心」,麻由的美麗很折磨人,有時反而讓身為飯的我心驚肉跳。
而這部日劇裡的麻由前面都還好,但到了這一集麻由就很自然地散發出她這個年紀最美麗的模樣,在成為大人之前麻由的致命異性魅力在這一刻是最濃的時候。


回頭看在鈴木醫生被抓來稍前一點的劇情;香恵回答松永老頭「去哪裡了」問題的那句「去賣身了」的這一段,我就很難像當初剛看到時想的「香恵也會開玩笑」一樣,反而是有很深很大的恐懼。因為麻由講出了一個很成人的單字,而我的心中老是麻由稍後一點的惡魔笑靨,兩者加在一起太容易讓人聯想到什麼了。



或者該說,是我自己太邪惡了,才會想到這些有的沒的。
碰到這種時候心裡都很恐懼不安,不管是因為想像到來自他人的眼光,或是對自己能否屏除邪念的沒把握。


對於麻由的這種事情,無論在什麼時候都讓我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香恵在這一集裡的戲份不多,不過我都很喜歡。
那麼幹脆直接說最喜歡的部分好了,我很少這麼不囉嗦的開門見山吧 XD。首先是香恵出場時間最多的一場,在深山裡的爆破。
自從在十字架前說出自己的想法後,香恵似乎就比較不會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像是這一次爆破完以後的自言自語,我想是因為人生就要改變和即將幹大事的衝擊勾起了香恵的心情了吧。


香恵說:
媽媽妳看到了嗎?
我活著呢
就算被妳打、被妳的男人揍,殺了人
媽媽,該死的是妳
我會活下去的



我覺得香恵很在意那個忽視她的母親,她是兩次香恵在自白時都有提到的人,香恵一直以來遭受的忽視而形成在心上的傷痕之深,讓我很難想像。
香恵對母親的感覺讓我想起了白夜行的小雪穗,都同樣具有對母親又愛又恨的複雜感情,而她們都在某個爆發的時候用自己的方式去毀滅那份渴求的愛和濃烈的恨。
就像松永老頭說的;
「殺了妳腦子裡的媽媽」,香恵是透過這一次又一次的自白來釋放自己對媽媽的愛、也逐漸抹殺了自己心中媽媽的存在。


這一集的「パンドラIII」讓我覺得很特別,因為都有著關於「弒親」的情節,一個是香恵、另一個是主角湯田。
香恵的「弒親」是形式上的、意義上的在心裡將母親排除。
湯田的「弒親」卻是實質上的、不容質疑的讓父親從此消失在這世界上。


我不知道為什麼剛好在同一集裡會出現相同類似的情節,說是巧合未免偶然,說是有意的安排才顯得順理成章,不過至今仍沒看得出兩者之間有什麼隱喻和關聯在就是了。


「弒親」這個安排也讓我想起了某些和這部日劇不一樣的事情;想到了那本因為麻由而我才會去讀的「海邊的卡夫卡」,少年卡夫卡也殺死了自己的父親,在那青春的尋求出口的年齡,迷惘與幻覺的影響竟荒謬地成了暴走的出口。父親代表傳統與威權,但也是孩子要超越的對象,香恵與湯田是不同出身的人,但在面對這個必須要超越的當口,兩人的親人的身影都是同樣巨大的存在,怎麼會變成不毀滅就無法超過的無奈呢。
然而就像湯田口中喃喃念著的「對不起!爸爸」一樣,那復雜的恨是根源於強大的愛,正因為愛與在意太過濃厚,所以變成障礙的父母才會如此巨大。關於這個部分,劇情在香恵身上只是蜻蜓點水般地點一下就留下了隱喻想像的空間讓觀眾自己去體會,不過在湯田的身上就著墨很深,湯田殺父的過程很細膩清楚,連同他的心境想法都剖白得乾淨確實,把那種愛與恨的交互影響表達得很完整,我倒是認為;湯田的弒親某個程度上倒是補足了香恵的弒親,因為畢竟主線與主角必須明確,所以就把無法清晰表達的事情,藉由主角湯田來解釋吧。



另外一個很喜歡的地方,是香恵看著松永老頭組裝設計炸彈時說的那句話:
「炸彈,真是神奇啊」
老實說;我不知道到底炸彈神奇在哪裡,也不知道香恵是想到了什麼事情。
或者,香恵是著迷於它無匹的破壞力?
純粹是香恵說這段話時的神情吸引到我了;或者也能說是麻由演繹出的模樣很吸引人,儘管我真的怎麼想也想不通香恵究竟是怎麼樣地被觸動,可是就莫名地感覺那句話、那個畫面別有意在弦外的文藝感,簡單地說就是看一些電影時感覺到的從畫面透出的生命力,充滿了整個螢幕的那種感動。
我只能形容到這裡,因為我真的不明白香恵說這句話的意思,也找不到她想表達什麼,我的能力所及只可以感受到麻由勃勃的存在感及演技魅力。



當初我在看第三集結束的下集預告時就很喜歡這個樣子的麻由,專注的眼神配合眼前藍光閃爍映回的光線勾勒出的臉部線條,有種說不出的美麗。
麻由真的很適合沉靜的模樣,她的美好有時在沒有聲音的空氣裡 ( 也許再加上一點背景黑暗的元素 ) 格外鮮明。



我發現我根本每一段都講了些…不過這也沒辦法,因為這一集麻由的表現我都很喜歡。
是說;終於看到香恵別的造型模樣了,很少看到麻由戴漁夫帽 ( 是漁夫帽吧?對服飾不是很懂 ) 的模樣,戴上帽子以後的麻由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很沉穩,和這部日劇裡一貫飛揚跳脫的模樣有很大的不同。



覺得麻由的表現有漸入佳境的感覺了。
在第三集之前,我總覺得現階段的麻由無法把激動強烈的心情表達得很完美,往往只達到表面的形式。
我是認為麻由目前並不適合大鳴大放,相反地適合隱忍內斂的角色,因為我覺得隨著麻由的成長,麻由的自我意識與個人特質逐漸成形,而現在看起來麻由意識與特質的走向都是指向這個類型。
我想為什麼總覺得麻由在需要放開來的時候很怪異,是因為麻由始終揣摩不到她要怎麼以現在的自己去詮釋的方法吧。
不過「パンドラIII」讓我感覺麻由以經抓到該怎麼去表達的方式了,雖然還沒有辦法說是完美,但至少感覺有出來,不再是停留在表面而已。
正如同小瑟說的;很內斂、內斂得很漂亮。雖然麻由沒有辦法像一般情況要求的那樣徹底地放開,可是麻由卻開始能夠營造建構自己內斂的激昂。
我為此感到高興。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