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從這一集開始,從原點重新開場。

「一開始就想贏」的春奈,如果像現在這樣,所有一切都回了最初的一開始,春奈還會有想贏的念頭嗎。

想想;重新再來倒也不是一件壞事,洗牌後的新局,在已經知道一切的主角努力下,應該不會和之前一樣吧。
若是能夠改變春奈的想法,讓春奈不再想贏,那麼我是不是可以作春奈不會喜歡上星野的如是想?

和第一集一樣,春奈的首次豋場還是在天文台裡面,不過這一次沒有追殺星野和古崎的過路魔,而是在星野的帶領下很快地就被找到了。

而星野從春奈身上抽出了綁匪交給她的未來日記。
隱藏持有未來日記而坐收漁利的想法,從這一刻起就註定無法實現了。
不過,從這裡就能看得出來春奈所謂「一開始就想贏」「一開始」,應該不是在被綁架並收到日記的那個時候,也就是說;春奈並不是再被綁架的時候就想要贏得這場遊戲,應該是在第一集最後宙斯現身時口述「燦爛未來」的那時才有了想要創造「大家都對我很好、沒有傷害我、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的想法吧。

062

因為宙斯沒有現身。
沒有燦爛的未來,沒有心想事成的夢幻世界。

063

關於「未來日記」的一切,春奈只能從星野口中得知,她所知道的就是星野單方面片面宣稱的;一場莫名奇妙讓大家自相殘殺的殘酷遊戲。
聽到這麼可怕的事情,誰還會想要去贏得它?既沒有獎賞,一起活著跟自己活著並沒有兩樣吧。

064

而那句「謝謝你來幫我們」,除了感謝星野幫哥哥救回被綁的自己以外,也有得知真相和對於星野關心自己的用心的感激吧。

065

不過,突然被一個素不相識的男人當面說,願意傾聽自己的煩惱,春奈難道都不覺得奇怪嗎?我覺得她對於這件事也接受得太快,而且也對那樣的關心也回應的太早了吧?

或許是一直以來都太寂寞的關係,孤單的感覺使春奈對於關愛非常渴望吧。
因為那個笑容與發亮的雙眼,都說明了春奈心中的驚喜。

066

我相信那段感謝的話語是真心說出,但我也認為春奈心底肯定還存有一些疑問的直覺。
在這種情況之下,半信半疑是人性使然,更何況春奈不像哥哥森口和星野是好朋友,沒有道理就這樣徹底相信星野的說法。

而且我覺得;未來日記被取走的春奈,在劇情上若沒有別的安排,就會像前幾集一樣成為跟在森口旁邊的大型佈景板,因為她的未來已經在別人手上而無法自己守護,所以也找不到她必須出場的理由。

何況,重來一遍的故事,因為劇情已經改變,所以目前看起來似乎春奈對星野也不再懷有特別的感情。
連三角戀的灑狗血劇情也無法上演了。
是說關於這一點我挺高興的 XDD

其實不用劇情交代,我也看得出來春奈沒有喜歡上星野。
因為眼神和前面完全不一樣。
說謝謝的時候,看起來就真的只是謝謝的意思,沒有任何別的情感存在。

真的要好好地褒獎一下麻由的表現;精確地掌握住春奈心境的變化,很適度地轉換人物的心情,然後將那轉變透過表情和眼神的展現,就讓春奈看起來和之前徹底不同。

067

從不破惠和奥田陽介的例子就可以看出來,沒有任何特別安排劇情的人物,到了第二輪遊戲時已經變成主角們口中的名字,故事也只是以口述輕輕帶過。
事實上比起來春奈的情況算好了,因為是森口的妹妹,所以還有參與星野這場守護未來的說明會,還能有那麼一點戲份。

春奈的故事是否還能繼續有發展,就看這部日劇要不要在第二輪遊戲中給春奈加進新的元素。
而最後,春奈還是獲得了新的元素,一支手機送到了已經沒有未來日記的春奈面前。
從某個角度來說,這個角色還滿得本劇青睞。

068

手機上寫的文字,事實上就跟第五集春奈和哥哥說的話一樣。
我想當時的春奈,在收到手機時一定也對這些話感到半信半疑,搞不好她根本聽不懂什麼意思。
而後宙斯現身以後,她才起了求勝求生的心理。

但在這沒有宙斯現身的第二輪,無法把「創造燦爛未來」與未來日記作出關聯性的想像,對春奈而言,「未來日記」是一個會剝奪未來的可怕遊戲。
可是現在呢?
還不知道未來日記是什麼的時候,日記就已不在自己手上。可是當春奈知道關於未來日記殘酷的一面之後再拿到日記,而宙斯此時再提醒一次這些曾說過的話,春奈是否能反過頭來聯想到了什麼?

宙斯雖然沒有再像過去那樣現身,但它還是抓準了春奈心中在相信與懷疑間模糊的不確定性,不必現身鼓勵她去搶奪而獲得「燦爛的未來」,而是再把那些話說一遍就好了,它的用意不見得是想要讓春奈改變心意,只要能夠動搖她的決心就好,懷疑恐懼和夢想心願,這原本就該是未來日記最大的武器。

069

我很喜歡麻由在收到手機時臉上的表情。

070

尤其喜歡她看著手機沉思的樣子。
春奈會怎麼選擇呢‥‥‥我覺得麻由把這個心情表現的很好,猶豫與動搖的痕跡很明顯,眼神說明了一切,沒有太多的情緒波動,可是角色的心情卻很確實地能表達出來。

071

寒月說;後面這段圖書館的影像讓她想起了白夜行。
還沒看這一集時的我直覺;應該是因為背景是圖書館的關係吧。

但是在看過以後,我了解寒月為什麼會想到白夜行,因為春奈身上或多會少具有一點和小雪穗相同的孤單寂寞,而且那種習慣自己承擔一切的心態與雪穗也有部分重疊。
而在熟悉的圖書館場景看到熟悉的影子散發出似曾相識的氣息‥‥‥
會想到白夜行,那是當然的,或者說;本來就該要想到。

072

並不是說這兩個角色剛好都是麻由演的,所以才會去將它們聯想起來。我認為麻由在飾演春奈時確實精準地詮釋角色的內心世界,而那種完全跟角色融為一體的整體感散發出的魅力所致吧。

不光是像那個角色,而是變成那個角色。
變成角色不夠,要有讓人感到這個角色因你而產生了沒有人能像你一樣的感覺。
那就是演員的氣場,或者更抽象一點的形容叫做靈氣,這種魅力感是主觀的,而觀眾能不能感覺到或接受,也是出自於主觀。

麻由的靈氣,對我來說就是我個人主觀感覺到的魅力。
是一種雖然霸佔住畫面,但溫柔地散發出存在感的氣場。

073

就整個角色的複雜程度來說,春奈的黑暗面沒有雪穗來得大,劇情著力在春奈的描寫也並不深刻。
只是有一點點相似的感覺和場景,就這樣交疊而成的移情想像罷了。

只要一點點就夠了。
我想對於我跟寒月、我們這樣因白夜行而喜歡上麻由的麻由飯而言,只要這樣一點點相似,就足夠聯想起這些了。

074

而且對我來說,最高興的是,雖然是個性完全不同的角色,但那樣一些些的相似,卻感受到了相同的靈氣。
不過,這兩者的味道有點些微的不一樣。
要我形容的話,我覺得白夜行那時候麻由的靈氣,是強烈地打進我心裡、將我擊倒,而我毫無辦法地就這麼被震攝壓制住了。
而現在在春奈身上感覺到的,是很輕柔但很堅定的吸引力,莫名所以但卻不得不讓自己的視線定在那裡持續關注。

我分不清楚我喜歡哪個時候的她,因為我都很喜歡。
因為都是麻由。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