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福田麻由子 (1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福田麻由子是我最喜歡的藝人、演員,更簡單的意義是;她是我最喜歡的人。我習慣叫她「麻由」、或是「小麻由」。


一直以來都追尋著麻由那些我來不及參與的過去,擁抱著躬逢其會的現在,展望著未知卻充滿期待的未來,時時更新、片刻不忘。




履歷


福田麻由子 ( Fukuda Mayuko )
1994年 ( 平成6年 ) 8月4日出生,獅子座
東京都出身
2005年4月、現在の所属事務所FLaMmeに移籍
擅長唱歌、跳舞、繪畫和交朋友 ( ……擅長交朋友?)
喜歡蛋糕、哈密瓜、烏賊
學校的同學稱她為麻麻由 ( ままゆ ) 或麻由由 ( まゆゆ )
喜歡使用有小狗圖案的文具
有戴眼鏡的習慣
很喜歡小狗
傳說;父親為活躍於1990年代的樂團「カステラ」的第2代鼓手福田健治
崇拜的偶像是篠原涼子和大後壽壽花
座右銘是
「やってやれない事はない、やらずにできる訳がない。」
「只要去做,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也没有不去做就成功的事情。」


 



電視劇:


1999年
TBS
「真夏之恐怖劇場~前世之女~  」
門倉りお
首度與牧瀨里穗共演


2000年01月
NHK
大河劇「葵・徳川三代」
結姬


2000年07月~09月
TBS
「Summer Snow」
ゆかり


2000年08月21日~12月18日
NHK
「柳橋慕情」


2001年01月07日~12月09日
NHK
大河劇「北条時宗」


2002年01月
NHK
「韓国のおばあちゃんは偉い!」


2002年11月08日
富士
「薔薇バラの十字架」
首度與天海祐希共演


2003年01月~03月
NTV
「よい子の味方」


2003年08月25日~09月
NHK
「愛の家~泣き虫サトと 7 人の子~」
上島真子


2004年
富士
「ほんとにあった怖い話~旅立ちの靴音~」
田村宏美


2004年04月~06月
NTV
「光とともに…」
古賀麻由子


2004年07月~09月 NTV
「ラストプレゼント~娘と生きる最後の夏~」
小田歩
二度與天海祐希共演


2004年11月15日
TBS
「税理士楠銀平の事件帳簿2~領収書は語る~」
漆原毬江少女時代


2005年01月~03月
富士CX
「救命病棟24時 第3シリーズ」
寺泉千尋


2005年07月02日~09月
NTV
「女王の教室」
進藤ひかる
三度與天海祐希共演


2005年11月
NTV
終戦六十年スペシャルドラマ「火垂ほたるの墓」
澤野はな


2006年01月 TBS
「白夜行 びゃくやこう」
西本 ( 唐澤 ) 雪穂少女時代


2006年04月18日
富士CX
「ちびまる子ちゃん」
おねえちゃん


2006年04月
朝日電視EX「てるてるあした」
沢井やす子


2006年10月3日
NTV
「報道ドラマスペシャル『再會』~橫田めぐみさんの願い~」
橫田めぐみ少女時代


2006年10月31日
富士CX
「ちびまる子ちゃん2」
おねえちゃん‧さくらさきこ


2006年12月30日
NHK綜合
ミニードラマ「 その5分前~最後の翼~」
エリカ


2007年01月13日
NTV
「演歌の女王」
信友幸子
四度與天海祐希共演


2007年03月12日
NTV
「セレンディップの奇跡」


2007年05月04日
富士CX
「松本喜三郎一家物語~おじいさんの台所~」
河野有紗
二度與牧瀨里穗共演


2007年10月07日
NHK
「風林火山」
梅姬


2008年06月14日
富士CX
「古畑中学生」
戶部明日香


2008年08月25日
NTV
「霧の火~樺太・真岡郵便局に散った9人の乙女たち~」
中村瑞枝少女時代


2008年09月13日
富士電視
「ありがとう!チャンピィ」
山中一枝


2009年01月12日
TBS
「そうか、もう君はいないのか」
井上悅子


2010年05月11日
富士CX
「絶対零度〜未解決事件特命捜査〜」
沢井春菜


2010年05月18日
富士CX
「絶対零度〜未解決事件特命捜査〜」
沢井春菜


2010年08月28日
NTV
24時間テレビSPドラマ「みぽりんのえくぼ」
姉・岡崎美波


2010年10月16日
NTV
「Q10(キュート)」
富士野月子


2011年07月07日
富士CX
「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遠山 ( 山崎 ) 灯里


2011年10月02日
WOWOW
「パンドラⅢ革命前夜」
結城香恵


2012年04月21日
富士CX
「未来日記~another:world~」
沖江春奈


2012年04月23日
富士CX
「鍵のかかった部屋」第2話
高澤美樹


 



電影:


2004年05月29日
「下妻しもつま物語」
竜ヶ崎桃子 ( 幼少時代 )


2004年07月
「HERO?天使に逢えば」
千夏 ( 幼少時代 )


2005年11月19日
「同じ月を見ている」
エミ ( 幼少時代 )


2006年01月14日
「GIMMY HEAVEN ギミーヘブン」
麻里 ( 幼少時代 )


2006年10月21日
「ハヴァ、ナイスデー ( 夕凪 )」
あずさ


2006年07月15日
「日本沈没 にほんちんぼつ」
倉木美咲


2007年12月15日
「Little DJ~小さな恋の物語」
海乃たまき


2008年02月09日
「L Change the WorLd」
二階堂真希


2008年03月15日
「犬と私の10の約束」
斉藤あかり ( 少女時代 )


2009年02月07日
「Heaven's Door」
白石春海


2009年05月01日
「GOEMON」
茶々( 少女時代 )


2009年08月29日
「20世紀少年 最終章 ぼくらの旗」
サナエ


2013年04月06日
「桜、ふたたびの加奈子」


2013年08月仏先行公開
日仏合作映画「フレア」



 




其他:


2005年08月6日~08月26日
網路「JJIDOL.com」


2006年01月25日
竹仲絵里「Gebera」PV出演
電影「GIMMY HEAVEN ギミーヘブン」主題歌


2006年06月14日
テレビ朝日メールマガジン
網路「a-friends Drama」


2006年06月21日
短篇.jp
網路「夕凪」 


2006年07月20日~08月20日 東京公演・サンシャイン劇場
2006年08月24日~08月31日 大阪公演・シアターBRAVA!
舞台劇「雨と夢のあとに」
櫻井雨 ( 主役 )


2006年12月23日
「シャーロットのおくりもの」
Fern Arable
配音演出,Dakota Fanning所飾演的主角Fern Arable


2006年12月29日
CBC 中部日本放送
笑福亭鶴瓶「スジナシ」
さゆり
與笑福亭鶴瓶共同即興演出一篇沒有劇本的短劇


2007年07月21日
アニメ映画「ピアノの森」
丸山誉子
声の出演


2008年04月30日発売
TUBE New Single「蛍」ジャケット
封面出演


2009年11月10日
フジテレビ On Demand
「ライアーゲーム エピソードゼロ」
神崎直 ( 少女時代 )
土11「ライアーゲーム」衍生系列
在網路上以付費下載觀看的方式播出


2009年11月21日
アニメ映画「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
声の出演,主役


2010年06月01日
NHK BShi
プレミアム8<文化・芸術>シリーズ巨匠たちの肖像「ドガ 踊り子の画家」
ナレーション出演


2010年08月28日
NTV
「24時間テレビ ドラマドキュメント『みぽりんのえくぼ』の真実」
ナレーション出演


2011年06月01日起
BeeTV・有料
毎週金曜17:00更新
配信 ドラマ「3枚目のボディガード~ボクはキミだけを守りぬく~」


2011年07月22日
NHK 総合 22:00
「ヒューマンドキュメンタリー」
ナレーション出演


2013年02月27日
富士CX 26:32
NONFIX「少女と鉄道~2013春~」


2013年04年07日
日本映画専門チャンネル 20:50
「シネホリi #58」


2013年04月17日
富士CX 26:40 ( 再放送 )
NONFIX「少女と鉄道~2013春~」


2013年05月16日~05月25日 青山円劇カウンシル # 6
舞台劇「いやむしろわすれて草」



 



廣告:


1998年
「ケンタッキーフライドチキン」
出道作品


2000年
「中外製藥」


2000年
バンダイ
「おジャ魔女どれみ-バブバブはなちゃん」


2000年
「ジョンソン カビキラー」
SC Johnson


2003年01月
「フレッツネットワークセンター」
NTT東日本 FLET'S Network Center


2003年03月
「セガ・トイズ ココパット」
SEGA TOYS CoCoPad


2004年01月
「クオークQUOQ」
QUOQ信用


2004年06月
「ケロッグ コーンフレーク」
玉米片家樂氏食品


2004年12月
「日本ケンタッキー・フライド・チキン」
日本KFC廣告


2005年03月
  [エースコック はるさめヌードル]
Acecook 春雨麵
與玉山鐵二共演


2005年
Panasonic VIERA


2006年04月
「フージャース」企業廣告
MIXGARDENつくばイメージキャラクター


2008年8月NISSAN
4時間テレビで4回のみオンエアされる、スペシャルCMです
CMタイトル:二つの乗りもの
CM曲:オリジナル/ナレーター:福田麻由子 /秒数:60秒


2011年09月
docomo Xiブランド
ナレーション出演


2012年06月08日起
NHK「全力応援!ロンドン」キャンペーンスポット
配合NHK 2012 年倫敦奧運節目轉播,呼籲大家一起支持日本代表隊的廣告


 


 



宣番與訪談:


2006年02月15日
OCN無料動画番組
網路「Talking Japan」
小麻由第一次的個人專訪,十分經典


2007年12月01日 12:00
NTV
「メレンゲの気持ち」
在電影「Little DJ」上映時期的節目,麻由以神秘嘉賓身分登場


2007年12月15日 26:40
TX
「Eネ!」
電影「Little DJ」的預告片在這個節目特別放送


2008年3月27日 08:30
TBS
「はなまるマーケット」はなまるカフェゲスト
小麻由第二次的個人電視節目專訪,同時為電影「犬と私の10の約束」宣傳


2008年8月24日 14:25
NTV
「霧の火スペシャル~9人の乙女は何故死んだのか?」
SP「霧の火」的節目宣番


2008年8月23日 19:00
NTV
「天才!志村どうぶつ園」
志村健的動物節目,小麻由上節目玩遊戲和表演,同時為SP「霧の火」宣傳


2008年11月28日 22:00
NHK
「プレミアム10 天国の扉をノックしろ~長瀬智也・30歳のいま~」
電影「Heaven's Door」的訪談,以長瀨智也為主


2009年01月31日09:30
TBS
「王様のブランチ」
因電影「Heaven's Door」的宣傳而上的節目


2009年02月01日 10:00
TBS
「サンデージャポン」
有關電影「Heaven's Door」的宣傳與訪談


2009年02月05日 23:00
CX
「5LDK」オンエア--ゲスト出演
TOKIO的節目,電影「Heaven's Door」的宣傳,長瀨為主持人之一,小麻由與同劇的前輩演員三浦友和以來賓身分參加節目


2009年02月06日 19:00
NTV
「ぐるぐるナインティナイン」
電影「Heaven's Door」宣傳節目


2009年02月07日 20:00
CX
「めちゃめちゃイケてるッ!」オンエア--「やべっち寿司」にゲスト
在電影「Heaven's Door」首映日上的節目,小麻由與長瀨智也是只有參與這個節目的「やべっち寿司」單元


2009年02月14日 12:00
CX
「バニラ気分!!GO!!GO!!サタ」
美食節目


2010年10月16日
NTV
「秋の新ドラマスタート!『Q10』と『黄金の豚』直前スペシャル」
10 年 10 月期日劇「Q10」與「黄金の豚」的宣傳節目


2012年06月28日 19:00
「VS嵐」
麻由與 12年 04 月期日劇「未来日記」的五位演員一起上嵐的節目玩遊戲並進行戲劇宣傳


2012年10月26日
「Dramatic Cinema(SUBARU ドラマティックシネマ)~人生を変えた1本の映画~」
特別節目,邀請來賓分享對自己很重要的一部電影,10月26日當天上節目分享經驗的來賓是麻由


2013年03月02日
日本映画専門チャンネル 23:00
映画「桜、ふたたびの加奈子」公開直前スペシャル~女性に贈る映画の秘密~
ナレーション




 


 



映像發行:


2008年01月23日
DVD「L change the WorldナビゲートDVD」
 
2008年03月21日
DVD「風林火山 完全版第弐集」


2008年04月25日
DVD「Little DJ 小さな恋の物語」


2008年6月25日
DVD「L change the World」


2008年9月26日
DVD「犬と私の10の約束」


2008年09月30日
写真Magazine「UTB:h」


2008年11月11日
写真Book「学研ムック『雫ーしずるー大人ではない少女の瞬間』」


2008年12月03日
DVD「古畑中学生」


2009年03月29日
ブルーレイ「L change the World」 


2009年04月01日
DVD「霧の火~樺太・真岡郵便局に散った9人の乙女たち~」


2009年07月15日
DVD&ブルーレイ「Heaven's Door」


2009年10月09日
DVD&ブルーレイ「GOEMON」


2010年02月24日
DVD&ブルーレイ「20世紀少年<最終章>ぼくらの旗」


2010年05月19日
DVD「ライアーゲーム シーズン
2・セル オフ なお」


2010年07月23日
DVD&ブルーレイ「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


2010年10月27日
DVD「24時間テレビスペシャルドラマ みぽりんのえくぼ」


2011年03月18日
DVD「Q10」


2011年11月25日
DVD「3枚目のボディガード~ボクはキミだけを守りぬく~」


2011年12月05日
DVD「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2012年04月25日
DVD
「パンドラⅢ革命前夜」


2012年10月05日
DVD&ブルーレイ
「未来日記 ANOTHER:WORLD」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10 年是令人傷心的一年,對我來說是如此的。
發生了很多事,當然這些事不全然地都是壞事,不過感覺上還是不開心的事居多。
明年也許會好過一點…是說如果不這樣期待,那麼就覺得會失去繼續向前的勇氣了。


從08年開始每一年都會這樣,針對麻由做一些心情上的總結,今年也是。


今年關於麻由的改變,最想先說的就是麻由長高了,長高了三公分。
印象中麻由的身高從2008年夏天開始都沒有改變,八風吹不動的永遠一五八。
我是希望麻由可以再長高的,覺得麻由身材比例很好,如果可以到 165 一定很好看、最後能夠華麗麗地長到 170,不過不變的 158 讓我有了「好吧,只要 160 就可以了」的念頭,之後不斷地往下修安慰自己「就算 158 也是無人可比的 158」,最後是死心地想說 158 就 158 吧…「反正身材比例好怎麼樣都好看」,我已經徹底放棄了這種希望。
所以看到麻由長高的消息當然是歡喜不在話下,畢竟那可是經歷了從期待轉為心死的心情啊,是說這段日子也真夠久的,三公分的距離單位,原來叫做「兩年」


意外的不只如此,還有麻由獻聲主演的動畫電影「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這部動畫在日本的口碑很好,上映了好幾個月才下檔,可是僅只如此還不構成驚喜的意外感,驚喜的來源是因為它在台灣有上映,能夠進電影院看麻由的作品固然很令人高興,但是我本來並不認為「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有這樣的可能,畢竟它不是像「柯南」、「火影」這類很有知名度的動畫,結果卻有代理商願意代理進口上映,還有比這樣的幸福更來得意外更來得令人驚喜嗎?
雖然只是聲音,但也很棒了,只要是麻由的作品,不管那是什麼樣的形式還是時間一點點而已,有在台灣上映我就一定會捧場,怕只怕沒那個機會,而不怕自己願不願意。


比起前兩年的沉潛,今年的麻由應該會是讓所有麻由飯都感到振奮的一年吧?因為好久沒在日劇上看到的麻由終於出演了連續劇,先是春季時的「絶対零度」五六兩集的特演,再來就是那令我期待很久也從沒體驗過的完整全季演出「Q10」。
說起來總是令我扼腕的一件事就是,剛好是從我喜歡上麻由的那一個日劇季度;2007 年四月期春季開始,麻由就不曾在多拉馬上出現過。在這中間只有出演了幾次 SP,關於常態性日劇的演出紀錄則是完美的「零」。


我是因為麻由才開始比較深入地開始學習認識日本藝能界與日劇,可是在那之後卻不再見到麻由,這種情況真是讓人感到無奈也特別地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可是也就是因為這樣的等待,才因此認清了自己很喜歡麻由,才可以忍受三年來屢屢落空的落寞,如果不是真的喜歡,那是肯定沒辦法承受的。


這個三年的時間發生了不少事情,一直以來每季都會追看日劇的我因為工作與生活型態的改變,在後面這一年多的日子裡失去了對日劇的熱情。我不以為是日劇的品質江河日下,倒覺得真正的問題癥結點是在自己的心態調整。這段時間也看了幾部口碑很好的日劇,但結果都是草草地看了前面一兩集以後就放棄了。沒錯,演員劇情都好都找不太到有什麼可以挑的毛病,不過就是少了種感覺、很想看完的感覺。和過去相比也缺乏某種雖然不滿意但是既然看了就看完吧的異常執著。反而多了種還不錯不過跟我有啥關係的心態,很要命的無聊情緒。
這些少掉又多出的心情都是失去熱情的證據。


是的,或許是我上班時間變長了,但那不是主因,只是順理成章的結果,是一個不想看日劇的藉口。若是真的還擁有熱情,時間不會是太大的阻礙,一定拼死打死都還是繼續把日劇看下去,可是我卻很自然地就把那當成了理由而選擇了放棄。


喜歡日劇的這段期間,除了麻由,我也喜歡上很多日本演員,但是在放下日劇的同時,我發現;這些喜歡的演員也成了記憶與往事。
那只是欣賞,而不是喜歡,因為覺得不錯而喜歡,但不是刻在心裡的喜歡,會在有人提到他們或是因某個事情聯想到的時候可以順口提一句:「我也滿喜歡的」,卻不是放在心上時時牽掛、想念著的喜歡。兩種喜歡雖然在名詞上都叫做「喜歡」,但在動詞型態上卻是兩碼子事。


很久沒有再看到天海女王、壽壽花、蒼井優和黑川智花了,她們到底有了什麼新的出演或活動?到底現在的她們是怎樣了我也不知道。


對壽壽花最後的印象是再也找不回過往在「Sexy Voice and Robo」和「藝伎回憶錄」裡眼眸透徹明亮的「童顏刑事」
而黑川智花怎麼想都是日劇雨夢裡的小雨,偶爾參雜著總被人嘲罵的毛利蘭和「Cat Street」裡笑容天真的女孩。
想起蒼井優則是因為看得太少;除了靈氣十足的印象之外只模糊地記得愛麗絲、阿仙和特異的四個謊言。
我也很久不再自稱是女王飯了,剛開始的時候我都自稱自己是一個「女王迷和麻由控」,可是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呢?確切的日子是什麼時候我竟然記不起來了。不苟言笑的阿久津真矢、無法坦率表達感情的明日香、衰運連連的大河內向日葵都和日劇的熱情一起成了回憶。


當初所說的五個八月女,釐清了感情以後只剩下八月四日的福田麻由子,其餘的四人都隨著一起膠黏在放棄日劇的 09 年夏天,拒絕前進且靜止不動地化作炎熱溫度中的一個記憶符號,從我不再擁有熱情的那時候起,徹底地進行了告別。


現在問我還喜歡她們嗎?我想我還是會回答喜歡的。
但那樣的喜歡終究是很單純的喜歡,就像前面說的;只是很好我喜歡的喜歡。不只是他們,我喜歡的人還有很多,像是吉瀨美智子、戶田惠梨香、紺野まひる、山田孝之、堺雅人、塚地武雅…等等我都很喜歡,可是情況都是因為很好所以欣賞因此喜歡的程度,一點都不是像麻由那樣的深刻難言。


麻由呢?是的,麻由很好,比任何一切都要來得好,但我喜歡她並不單單因為她是這麼好才喜歡她的,我只是因為她是麻由,所以我就能夠這樣地喜歡她。為什麼我會這麼說?那是因為我知道自己喜歡麻由已經是任何外在因素都無法改變的事實。小時候的麻由還是長大後的麻由都一樣,不論是青澀還是成熟、性感抑或知性,都是相同的麻由,沒有不同。


喜歡一個人可以單純,也可以複雜。


對我來說,在麻由以外的所有人事物的喜歡都是歸類在單純方面的喜歡,不厭其煩地強調因為不錯所以喜歡的那種簡單。


現在我都說我是麻由飯,但也是生物飯,認識或稍微與我有些深談的人都知道我最喜歡的是麻由。於是照這種邏輯來敘述,我這個人是麻由第一、生物第二。
不過事實上並非如此,至少在我的認知裡並不是這樣。
麻由不是第一、生物也不是第二。


麻由是唯一的。


「第一」這個敘述帶有比較意味,是跟什麼相較過後排出的先後順序,是經過廝殺較量而站到最前面的資格。換句話說;「第一」雖然是出類拔萃的,但那代表了它是經過群體的相互評量,也就是說它是那個群體裡的第一,也就是在那之中的頭香。
麻由從來就不在那個群體「之中」,麻由是不需經過比較的,是獨一無二、只能是唯一而絕對不是第一。


生物對於我的意義,就像過去我喜歡過的陳怡蓉、許茹芸一樣,與某個領域當下的所有事情相較之下是最喜歡的,如同金字塔的堆積一樣,有上層也有下層的差別,而目前的生物毫無疑問地位於我心目中的金字塔頂端。
根據研究,埃及金字塔之所以建造得如此高大的原因,是因為先民認為越高就越能與天接近。
但是天就是天,即使如何往上蓋都還是會有人力無法窮及的限度。


麻由就是那無論蓋得多高,金字塔頂端也無法所及的天。


麻由不是第一,麻由是唯一。
生物不是第二,是比較過後的第一。


經過比較與挑戰,第一永遠不會是第一。
可是唯一卻是永恆。


同為麻由飯的朋友小瑟說:
「麻由是用來愛的,( 前田 ) 敦子是用來萌的」
我覺得她說的這句話,用來解釋我心中關於麻由與生物的對比性也是差不多的。雖然我從不認為生物萌 ( 我喜歡的是生物,而不單單是聖惠,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總以為喜歡生物的人都一定是對主唱聖惠抱以比較熱切的支持,但我不是。 ) ,而是喜歡這個樂團的音樂和歌聲,但是相對關係大概就是這樣的譬喻。


以前我曾經說過;如果我今天不是先遇見麻由、而是先看到壽壽花的話,或許我就不是麻由飯而是壽壽花飯了。
我想、現在認真地想想,這樣的事絕對不可能發生。
是的,我大概真的會成為壽壽花飯,但是那情感肯定是和對麻由的情感不同,至多也是像生物這樣的程度,就像前面說的,雖然都是喜歡,但是內涵卻完全不一樣。
即使沒有麻由…假設一個可怕的情形;如果我這一輩子都沒看到過麻由 ( 好恐怖的情形啊…抱頭 ),我覺得我也不可能如同喜歡麻由一樣地成為一個喜歡壽壽花的壽壽花飯,因為我沒辦法在她身上感受到如同麻由給予我的悸動。
可是我卻很敢肯定;喜歡上麻由以後我就一定會成為像現在這樣的麻由飯,我始終覺得我就是這樣的人,會被麻由吸引住的人,也許會因一時愚昧而錯過,但絕對會在日後的各個機會點上重演相同的情形。


小瑟還說了,在她心中麻由是「超越喜歡和迷戀,讓我願意說出愛的人」
我真的很認同她所說的,麻由就是這麼特別、難以言喻,永遠讓人有很多感覺想說,但所有的感覺都會歸咎於「就只是喜歡著麻由」的理由。對麻由的情感可以複雜地哇啦哇啦拉里拉雜說了一大堆,卻又能夠在這些複雜之外找到極為單純的解釋來作為說明。


這三年多喜歡麻由的日子,其實說起來不算長,可是在作記憶回溯的時候,又難免有種「竟然就這樣過去了」的光陰似箭之感。


從麻由十二歲開始喜歡到現在,她已經十六歲了,一個小女生變成了大女生、成為了少女。
而我也從一個還有人稱呼「大哥」和「小夥子」的二十六歲年輕人 ( 在世俗來說是年輕的,在麻由飯的平均年齡裡其實已經很老了 ) 變成了會被稱呼為「叔叔」的中年世代。


我剛好經歷了人生一個很特殊的階段,台語來說那叫做「人生的坎站」,二十與三十是一個十年世代的落差,許多二十歲時覺得還可以慢慢去想去完成的事情,到了三十突然莫名的急迫起來,生活突然讓人感到煩躁而且不安,渴望一個答案,而那不管是好還是壞。
喜歡上麻由的時候,剛好是我二十六歲的年輕後段班階段,而麻由剛好上了國中。
我在一面喜歡麻由一面探索著關於喜歡麻由的心情的時候,也逐漸地感受到迎面逼來的煩躁與不安。
而這一段時間也該好是麻由的瓶頸期,不管是作品的數量還是質量,甚至是麻由本人的表現都進入了撞牆的成長期。


總覺得麻由好像忘了怎麼演戲。
是課業太繁重了嗎?還是因為隨著長大逐漸增加的自我意識反而使得她在語言與肢體的揮灑上顯得綁手綁腳了?


那段時間的麻由總令人看了覺得很不忍,看著她拼命努力但疲憊卻越來越重的面容,光芒不再的眼睛逞強地延續她求好心切的心態。看著她這樣的我雖然覺得很難過也很痛苦,可是我知道麻由一定比身為飯的我們更來得失落。
除了支持我沒辦法再說什麼。


不過麻由終於走出來了,在那瓶頸期之後走出來了,雖然我覺得那比起以前的麻由還是有點差距,但至少看見眼眸裡的光芒重新閃爍著自信,臉龐也漾著對於演戲這份工作的熱情並且不再顯得疲憊。
那樣的麻由是最美麗的,我想。


三年瓶頸期剛好是國中三年,而走出瓶頸期的這一年恰好是麻由高中入學的第一個學年。
如果我說;麻由成為高中生以後逐漸地找回過去的自己,這個註解是否恰當?


SP 以外日劇零出演的紀錄成了麻由國中時期一個很特殊的印象分類,剛好看著她走過這一段日子的我也感到莫名地百感交集。成了高中生的麻由和過去三年的國中生麻由,在眼裡看來總是有些不太一樣的感覺,或許是那種等待的心情實在太寂寞了些,那種寂寞的獨特感覺只有品味過才能細細地咀嚼出箇中滋味,而且是因人而異的只有自己明瞭的味道,也因如此才有了這麼些異樣感吧?
而且,畢竟國中生還能說是小孩,而高中生似乎就好像不能這麼說了…光是這麼想;不知道為什麼就會對這個年齡的麻由覺得無比懷念,雖然她的身材變胖、演技面臨瓶頸、以及逐漸長大的成熟風情都曾經讓我無數次地感傷落淚,可是在現在看到麻由逐漸走出這段轉型期時,又真的覺得非常想念這段日子。
那是種很奇怪的感覺,好像在她低調沉潛、表現不如以往的那個令我難過、覺得麻由不像麻由的時期,現在想想卻覺得那些難過是很快樂的。
這個感覺似乎是這樣子;也許也正是因為冷清…那時有種麻由比平常更接近自己的感覺。並且覺得在麻由那個沒人注意到且不待見的時候,還持續跟隨著麻由的我有種身為飯的自傲,不離不棄的自傲。與其說是自傲,我不否認那是種傲慢的心態,那些窮緊張和軟弱的淚水毋寧地可以說是傲慢沒錯,自豪地認為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堅定不移的自己確實是個真正的麻由飯。


而今看到麻由終於像是脫繭而出地昂揚高飛,為她高興的同時也感覺些許落寞。
可能是預見了麻由會越飛越遠的未來,所以感覺落寞。


雖然那是一段作為飯而言很不想回憶的過去,但卻是我也很想珍藏的一段記憶。
如果要問我;喜歡麻由到目前以來感到印象最深的時候,我想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 07 年到 09 年這段時間吧。
畢竟我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喜歡上麻由的…那段日子讓我學習到了;原來痛苦與快樂是可以並存的、笑容與淚水也不是很困難就可以一起出現的事物。
也知道了只要很真心地喜歡一個人,所有的一切;歡笑也好失落也好、包括當時讓人覺得死都不想再想起的事情,在那之後都一定可以變成非常非常甜美的記憶。


在這段三年麻由飯的記憶的路上,認識了很多了朋友,但也揮別了很多朋友。
我有得到,也有失去。
得與失之間,究竟那是否為有往來的平衡,我無法估計。


有時細細數著那這條路上的朋友們,發現從最初認識的麻由飯朋友,到現在還一直走在這條路上的只剩下寒月和小瑟。
當然在後來我不是沒有認識擁有同樣熱情的麻由飯,可是從開始至今還留著的,只有她們兩個了。
其他的朋友並非沒有再聯絡,可是我與他們之間不再有麻由的存在了。
原本一起並肩而行的朋友、或者說是在那個時候他們也是志同道合的「夥伴」,遙遙望去已經走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了。
很喜歡「Sexy Voice and Robo」裡二湖最後說的話:
「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我和ROBO在十幾年後也會突然靠近嗎?」
我們的相遇就像突然靠在一起的星星,因為軌道的相交而有了交集…後來又會因為軌道的錯開而分道揚鑣了吧。然後遠遠地看見他們在各自的軌道上持續運行著。
或許總有一天會再次交錯,也有可能就這樣一直看著彼此。


是在一個月還是兩個月之前呢?
一個朋友,同為 mimiP2P「麻由團」的朋友對我說:「A大我對不起你,我已經不是麻由飯了」
其實我覺得有什麼好道歉的,喜歡與不喜歡本來就是惟心的,不用太勉強自己啊,事實上我很想跟他說:「我一直在等你這句話,不是指那句『對不起』,而是『我已經不是麻由飯了』」,雖然我很遲鈍,但隱約地還是有感覺到,當他說出來的時候,我也感到了等待已久的解脫。但是直到互道晚安前我始終還是沒有對他說出來。
算了,我想,何必在這麼說呢?為什麼要如此多餘?反正事實也不會有所改變。這種話到嘴邊卻哽住不言的習慣,或許就是我這個人一點也不坦率的惡劣之處吧 ~~


說到了 mimiP2P,那是我第一個在網路上開始認真參與活動的論壇。
喜歡麻由的我在 mimiP2P 成立了「麻由團」,剛喜歡上麻由的我心態沒有像現在小瑟說的「把麻由藏起來的想法大過於推廣」,而是拼命地想讓人知道自己很喜歡麻由、也希望別人可以因為自己的介紹而喜歡上麻由。現在回想起當時的自己真的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第一次對於一個人抱持那麼強烈的情緒,所以還沒辦法找到如何與它共處的方式,心裡一直有壓抑不住、非得要說出來才能感到舒適的積鬱感。
而也就是在後來感到自己「把麻由藏起來的想法大過於推廣」的念頭越來越強烈以後,我就很少在 mimiP2P 上面活動了。
當然少上去的原因有很多;工作、生活、心情還是喜好的改變都是原因之一,但我想「很不想提到麻由」是最大的主因。在這裡還有麻由的論壇我都可以很坦然地直呼麻由,不過在很多地方我都覺得有很不想講、不想說的彆扭,常常都以「我們家的那個某人」來代為稱呼。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也不明白為什麼,但是就真的感覺相當不自在。
能夠讓我自在地提起「麻由」兩個字的地方,或許那就是最能讓我坦誠相對的、屬於我的地方。
那情況比照朋友亦然,能夠讓我這麼做的朋友肯定也是我可以自然、輕鬆以對的朋友。
可是有時想起了 mimiP2P,會有些難過的感覺,畢竟 mimiP2P 是我在網路上第一個全心參與的論壇,然而現在的我身處 mimiP2P 時卻時常有故鄉已成他鄉的謬誤感受。
不屬於這裡、我不屬於這裡,此處我已無可容身。


我想,自己也是有問題的,一直以來我的個性就是比較被動畏縮,在人際關係上缺少主動的積極性。
我沒辦法主動跟人說話,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只懂得回應。
很多人都說我很嚴肅,其實我不是嚴肅的人,嚴肅應該是那種生活態度都嚴正以對的人,可是我不是這樣,我只是說話很無聊,常常說出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話,標準言語無味相當冷場的傢伙,一開口就會凍結熱絡氣氛。
所以我很識趣地少在團體討論中發言了。


我一直很羨慕說話幽默、總能讓人感到有趣好玩的人,總覺得他們是那種光芒四射的發光體,不管放在哪裡都會摺摺生輝,尤其喜歡他們帶給人的光亮與溫暖,那些都是我缺少的。
我也很羨慕彼此之間可以毫無顧忌地互相開罵打鬧的朋友關係,但是不善言詞及無聊個性帶有的不自然沉默總讓我覺得和很多朋友的相處多了說不出的隔閡。
不太希望人家帶著緊繃的心情與態度與自己相處,我想我一定常帶給別人這種感覺吧?認知到這個事實…真是令人感到寂寞啊。
剛認識新朋友時的起初總會有說不完的話 ( 雖然話題都由對方來起 ),但那種情形往往持續不了多久,突然在某個時候;也許是一個月後、三個月後、半年後、一年後…卡嚓斷掉,碰到這種情形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因為一向是人家找我,不是我找人家。沒錯,他不來找我、我可以找他,不過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偶爾提起勇氣來開口卻總是使情況在「最近怎樣了」、「好久不見了呢」的無聊氣氛中尷尬的結束了。
每次遇到這種情形逐漸開始有發生的預兆時,儘管知道「啊…又來了」卻又不知道能如何是好。
總覺得那是自己的本性被識破了,該說的該講的都說完講完了,於是就再沒有多的可以發展的餘地了。
不懂得維持好朋友的人際關係,只知道沉默以對,那也是我這個人愧對友情的惡劣地方吧。


那天碰見了好久不見的阿仙。


多久以前碰到的?好像是一個月前吧。


而在這一次更之前遇到是什麼時候呢?已經記不太起來確切的時候,只記得似乎是夏天,因為好像天氣挺熱的。
以前跟阿仙幾乎每天都在網路上聊天,那種日子可以持續半年到一年,真的是開始接觸網路以來非常難以想像的事。
問我在網路上跟誰說過最多話,我想就是阿仙了。
但是在一年多前我們就已經慢慢減少對話的次數,演變成現在這樣好幾個月碰到一次的狀態了。
所以那天我是很高興的,因為真的是很久不見了,阿仙是少數幾個和我從 MSN 聊到 QQ 的朋友之一,說到了 QQ,我的 QQ 還是他幫我申請的咧,不過之前和他都是在 MSN 上面對談的,改用 QQ 以後剛好和他就很少聊了,所以使用 QQ 和他聊天反而覺得有點不太習慣。
我跟他提起了自己硬碟掛掉、麻由檔案都沒了的事情,意外的是阿仙也遭遇到了相同的情況。
怎麼會這樣呢?
過去我和阿仙經常交流檔案,彼此比較各個版本的畫質,怎麼製作DVD RIP 也是他教我的,而且我們都有收集 DVD ISO 的惡習 XD
我和他說,雖然失去令我心痛,但我放棄找回,因為太難過太累了,沒想到阿仙也是打算這麼做的。
「收集其實更在於收集的心情,而不是具體的那些東西」這是阿仙說的。


就遭遇和行動而言,我跟阿仙很像,但是如果我可以像阿仙那樣看得那麼開,那麼事情就可以簡單很多。
一切咻地一下全都沒了,這種痛苦的經驗就像無法揮別的夢魘一樣,累積需要很久、失去卻在頃刻間,每次只要想到這件事我就無比地沮喪,還能怎麼繼續下去?我自己都不知道也不能確定了,之所以決定以後不要再提這件事 ( 不過現在又不小心說了出來 ),就是要強迫自己一定得忘記它。
一無所有的時候,才會知道曾經擁有的快樂。


硬碟事件是壓垮熱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大概是從去年開始吧,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像過去一樣時時關注麻由,只是硬碟的問題把它們都給解放出來。
我以前可是每天都會上去官網和佈告欄看看最新訊息的,可是從那時候起這個行為的次數卻越來越少了,到了今年情況更是誇張,是幾乎都沒有上去過,大概用手指頭都能算完而且還有餘數,以前很勤奮地找檔案和製作 DVD RIP,後來也都是等到發行上映時間過了好幾天才懶懶地開啟搜索,論壇管理的工作執行次數也不斷減少,這些事情我一直都知道但是我沒特別在意。
因為我要上班啊,我想;所以這種情形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吧?


而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硬碟壞掉以後,這段專心消沉的時間裡我想了很多,其中一個想到的就是覺得自己不該用忙碌來當成藉口,應該要好好地承認自己確實失去了很重要的熱情,在不知不覺間。


以前常常覺得自己掌握住麻由的最新動態和訪談心情,直到現在才知道自己一直活在自己構築的假象中洋洋得意。事實上那真的是「以前」了,「現在」的麻由說過什麼、做過什麼事,我根本就完全不清楚。
如果不是因為硬碟的掛掉真的太過令人痛苦,我也就不會有這麼一段長而且面對自己的思考時間,也許現在的我還會一直在這樣的洋洋得意裡繼續自我感覺良好下去。


前面有說到,一開始喜歡上麻由時認識的同樣喜歡麻由的朋友,到現在依然不變的只剩下寒月與小瑟。
是的,在這條道路上我仍然看到她們也一樣走在相同的路上,不過我落後她們很遠,而後面才加入這條道路的朋友;有我認識熟悉的也有不認識的,正從我身邊走過。
可是腳步很重的我卻走不上去,舉目望去;麻由也離我很遠,比過去還遠。


寒月說過:「只要你繼續支持她,距離就不會遠了」,確實是這樣沒錯。
可是我在想…不夠熱切的關注,那能算是支持麼?應該不能算是吧?所以我不算是真的支持麻由囉,想到這點我就感覺到相當心虛。
我工作時間確實是長了點,但我不想用那當作自己對麻由缺少關注的藉口;只要是真的喜歡,時間就不會是問題,這不是我自己說的嗎?那麼為什麼我能夠拿時間當成自己熱情不夠的理由呢?


熱情什麼時候沒了?大概是在去年吧。對於新情報與資源不再有興奮的回應卻是非常真實的情緒,失去熱情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還喜歡麻由嗎?我問自己。


想起了上個月在工作空檔看報紙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了一則報導,那報導的內容我已經忘了,不過那報導因為附了一張照片讓我很難忘記當時的心情感受。
那張照片是一張車站候車月臺的側寫。
多麼相似啊、像極了白夜行裡小亮司與小雪穗分手的那個車站,耳邊響起的是主題歌「影」的旋律,裡頭出現的不是歌聲,而是小雪穗指著月台出口對小亮司說「走…你走…」的抖顫聲音,想到了小雪穗以後,對麻由的想念一時之間猛烈地湧上心頭而感到了鼻子酸酸的,看報紙看到眼眶泛紅,被人看到一定很丟臉,我只能拼命擤著鼻涕掩飾失態,人生中不曾有過一刻如當時般思念著白夜行,當時就有種衝動想不幹了奔回家看白夜行來好好哭個夠,不過我畢竟明白那種衝動是莽撞而且不明智的,而且等到過了很久,情緒平復後我也才想起一件事;我早就沒白夜行可看了。


一兩個禮拜前讀村上春樹的「1Q84」BOOK 3;看到青豆在陽台上思念著天吾,雖然很近、但兩個人的世界卻碰不到一起,這「兩個世界」的形容令我想起了「海邊的卡夫卡」,那是我第一次讀的村上春樹的書,也是因為麻由的關係我才會從這部作品開始認識村上春樹,一想到這裡就不由自主地宴前又出現了麻由的影子,那是種和白夜行的強烈共鳴不同的感覺,好像什麼用薄膜包住的物體破了而從這破的地方流出了某種嚐起來不知道是什麼但是卻令人深深懷念的味道。


對麻由的思念就是這樣時時地會被觸發。


以前小肥兄曾說過;這種感覺就像是心肺復甦的電擊器一樣,是種刺激,一開始或許有效,可是電久了也會慢慢習慣然後麻木。
可是我想我的情況應該不是刺激,因為那不是主動地要求自己必須想起,而是很自然地就會因為某個原因成為思念的媒介而不必刻意地就會想起,這些心情早就成了我心的一部分,變成了建構我這個人的成分了。


麻由是無處不在的,除了在夢裡以外,我的眼底、腦海、思考中都有麻由的存在,那早已經由呼吸進入了血液裡,成了賴以維生的氧氣。


我還喜歡麻由嗎?
我很肯定地說絕對是喜歡的,很喜歡很喜歡,那種呼吸等同想念的感覺,是我喜歡麻由的証明。


為什麼情感仍在卻熱情不再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曾經有想過,可能是太累了吧?因此打算在看完寫完「Q10」以後,徹底地斷網一個月或兩個月來休息一下。
不過後來想想;我有什麼好累的啊…根本什麼都沒有做不是麼?
所以我想休息也是無濟於事的,搞不好脫離太長的時間反而使得即將乾枯的熱情徹底乾涸了,屆時我將無以為繼。


說穿了,我很怕徹底與世隔絕、刻意遠離麻由的那種絕對的休息,雖然說我現在也快跟這樣的情況沒有不同,但是至少還有寫網誌與上論壇,而在那幾個地方都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地察覺到麻由的存在,可是如果真的斷網了就代表必須完全把這一切拋開,試著過一個沒有它們的生活。
怕的是一但脫離就再也回不去的結果。那種世界依然不會停止轉動、明天永遠都會到來的晴朗心情是我很害怕的一件事,然而更害怕的是;發現自己依然能夠可以在沒有麻由的世界裡安然自在,對我而言是全部都沒有了的寂靜,是種孤單的聲音。
就是害怕自己不是真的喜歡麻由,就怕那一切只是一廂情願的假象。在經過實驗性的試探後很恐懼會發現這樣的事實。


慢慢消失的熱情是不是個警訊呢?
也許我已經離那個「不喜歡麻由」的最後終結時刻到了越來越接近的倒數時刻,那數字或許比我想像中的還要來得小。
還能喜歡麻由多久,我自己也不知道。
想到這裡就真的很想飛去日本一趟見麻由一面,我總覺得如果在熱情漸漸耗盡、而喜歡不再是喜歡的時刻來臨前沒有見上麻由一面,那絕對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之一。
本來那是 2010 年的年度願望,但是最後因為努力不夠,沒有完成,今年還是想繼續就此願努力下去。
不過突然又覺得這願望充滿了告別的意味,是我在期待著心願完成的時候就能夠徹底將一切放下了嗎…?突然覺得自己對這樣的想法相當地要不得。


誠然,也許另一個情況是發現自己在徹底地斷網後不但忘不了麻由而且深深地眷戀、也有可能真的好運讓我見到麻由以後對麻由更加地無法停止喜愛的情感。不過應該說我很膽小吧?我深怕無法通過這些個試煉。我懷疑自己的堅定、也對那並不抱有完全的信心。所以我只敢說對麻由是種「很喜歡很喜歡的喜歡」,卻不敢遲遲將之定位為「愛」;因為我的熱情不足、我對自己仍然充滿質疑。


所謂的「愛」,應該是種非常純粹不容置疑的情感,如果有所懷疑,那就不是真正的純粹了。


Closer 曾這樣說過:
「不喜歡麻由的 aki 就不是 aki 了」
又形容我:
「對麻由的愛可以照亮整個宇宙」


被這樣說我是很高興的,但同時也很害怕以後的自己跟這些形容完全沾不上邊。
我真的當得起這樣的評價嗎?以前的我或許還有這個自信,現在的我卻沒有這個把握。


可是…
那一天總是會來臨的吧?


我知道有一天終究如此,卻無力去阻止那一步步進逼的;終究如此的那一天到來。


在那一天到來之前,我還是會很喜歡很喜歡麻由的…包括現在也是。
閉上了眼睛,就能清晰地看見麻由,不必太刻意就能夠在腦中描繪出她的模樣。我知道,此刻、いま;麻由仍然在我心中。
片山恭一的成名作「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的主旨是這麼說的:
「深深思念一個人的時候,我們不知不覺地活在世界的中心」


現在的我,還在世界的中心,也許不知不覺、可能我一直都是有感覺的;
總之,我在這裡。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第六集擷圖擷得很爽快XD ~~
目前圖擷最多的就是在這集了。


本來我以為第六集戲份會很少的說,不過其實還滿多的嘛。
而且麻由第六集的表現我很喜歡。


更重要的是;這次麻由主演的月子身分比起前幾集的撲朔迷離來講明朗了一些,以前我總覺得月子和平太也許是有什麼特別的關係,因為前幾集很明顯地月子的出場都或多或少地給平太帶來影響,所以我想月子和平太之間大概有什麼牽扯,不過到了第六集以後才知道;月子所針對的不是平太,而是 Q10。


月子給予平太可以改變 Q10 的卡片、以及對 Q10 電力耗盡的判斷,都在在顯示她對 Q10 的情況可以完全掌握,這是在前幾集都沒有出現的情況。
回想第六集一開始月子引頸等待的畫面,那就表示送卡片給平太的這件事不是臨時起意,而是本來就準備好這麼做的。



所以面對平太的驚惶,月子則是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因為那早在她的預想當中,我甚至覺得;月子在等的就是平太這個反應。那些卡片並不是真的為了平太著想的好心行為,我想她也並不是認真地想改善 Q10 在情緒反應上的不足。她只是丟出一個足以改變現狀的選項,而就此觀察平太的焦急,甚至以此為樂。
先是 Q10 突如其來的行為大改變,然後在 Q10 倒下後,月子又很適時地出現在他面前,好整以暇慢條斯理地解釋那是因為用電過度造成的正常現象。平太也確實就這樣被這張卡片耍得團團轉,Q10 的存在已經是個夠大的謎團,而眼前的女孩又像鬼魅般突然跑出來又突然消失,種種超乎尋常的情形當然會令人不知所措。


而當他問月子到底是誰時,月子給了一個千篇一律卻絕對氣死人的答案:
「你還是不知道比較好吧?知道的話會很麻煩的喔」



標準裝神秘的角色最喜歡說的話。


不過私以為真正的重點不是在這神秘兮兮的兩句話,而是緊接著的近似恐嚇的威脅:
「別跟別人說我的事,你要是說的話…我就把 Q10 收回」


收回 Q10 的這個動作宣告,代表的意義是;她有這個權力。
為什麼有這個權力?而以月子對 Q10 的了解,這兩種情況加起來很容易聯想到的就是;月子和 Q10 之間的關係是絕對不尋常的。


這麼簡單的聯想平太肯定也能夠想像的到,所以他又問了一個問題;「Q10 為什麼會來這裡?」


而月子照樣是那個氣死人的回答:
「都跟你說了,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到目前為止,平太像是被月子這個如來佛抓在手裡的孫悟空一樣,跳不出月子的手掌心。月子顯然估計到任何可能的反應並將那些都計算在內,而我覺得她在做的就是在計算好的範圍內挖好洞等著平太往裡頭跳,以平太那種煩惱苦悶做為樂趣。


我想起了「鹿男」那句話:
「如果這世上有神,那祂肯定是充滿惡意的」
月子就像那滿懷惡意的神,愉悅地把人們的苦惱當成了趣味來欣賞。



對於月子來說;所有的情況都應該在她的預想之中,或許她也早就知道;平太不太可能接受她的好意,當然可能他還是認為有接受的可能性,但是顯然並不意外平太的拒絕。
真正令月子意外的是平太問她的問題,平太問了:
「關於 Q10 的所有事情妳都知道嗎?」
月子毫不猶豫地肯定:
「那當然」
「那麼害羞的表情呢?」平太又進一步追問。
「Q10 內建的人工肌肉,還做不出那麼複雜的表情」笑著這麼回答的月子,這個答案是出自於她對 Q10 的認知,在她可以理解和掌握的範圍內,Q10 在理論上做不出害羞表情是想當然爾的結果。



但是,平太卻說了:
「Q10 是可以做出害羞表情的」
那可以說是平太對於眼前這個看似無所不知的女孩狠狠地反將一軍。
妳也會有不知道的事吧?
反擊成功的平太臉上帶著詢問的得意銳氣,看到月子瞪大雙眼的表情,他知道這一次是自己贏了。



發生了什麼意外?月子不知道為什麼情況會出現令人意外的轉變,對一個認為所有的情況都按照預先設想好的方式一一實現的人,這種脫軌是相當大的打擊吧?


我覺得最後月子喊出的:
「所以她( Q10 ) 不是你一個人的」不管是聽在平太還是身為觀眾的我的耳中,也許會感到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覺得那就像一個失敗的人急著想扳回情勢的掙扎喊叫。



從第二集月子正式豋場以來,只有過發生過兩次她沒有預想到的狀況。
第一次是看到平太誤會 Q10 已死時的痛哭。
第二次就是現在。


第一次的時候,月子用魔術方塊立起來排了「平太」兩個字。
而這一次月子也一樣把那些被平太退回來的卡片,排出了這兩個字。
月子是衝著 Q10 來的,但顯然十分在意平太。


這裡月子所說的話我其實理解不能:
「雖然挺可憐的,也是沒辦法啊」
我不能理解的是「可憐」的是誰,什麼樣的情況是「沒辦法」的情況。
或許那指的是平太?還是後續的發展吧?



不過月子掃落桌上卡片的動作令我意外,我想平太的反擊肯定對她造成了不小的打擊,而那或許是讓以一直作為挑動局勢發展的旁觀者角度的月子所無法接受的吧。
甚至,我想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緒到底代表什麼意義,複雜煩躁地讓她做出了如此激烈的行為。
連她自己也不清楚了。


Photobucket


這裡有個地方我覺得很奇怪,不知道是劇情刻意安排還是我家麻由念錯音了。
在月子說「Q10 內建的人工肌肉,還做不出那麼複雜的表情」這個地方時關於 Q10 的發音有點奇怪。
在這之前,月子就和平太一樣,稱呼 Q10 都是
「キュート ( KYUU TO )
可是在這句話裡,月子卻是說「キューイチゼロ ( KYUU ICHI ZERO )」


用中文方式來解釋,平太念的是「Q 十」
月子念的卻是
「Q 一 零」


這樣的差別有什麼原因在?目前還看不出來。
也有可能跟劇情無關,只是麻由不小心念錯吧?
可是在這部日劇裡,應該「KYUU TO」是一個常常會被說到的單字,雖然在這之前的月子從沒有說過「Q10」,可是作為演員的麻由,也該知道或聽過很多次,我覺得如果真的是念錯,這樣一個錯誤其實是很誇張的,所以應該不是單純念錯吧。
我相信那應該有個什麼意義與原因存在。


我很喜歡我們家麻由在這一集的表現。
應該說這一次麻由扮演月子時,眼中的自信我很喜歡,尤其更愛帶有自信神采的靈活雙眼,那對眸子真的很美,漾著自然純粹的、相信自己的強大光芒。
雖然看到月子作弄平太時會感到被那種神秘感給弄得很受不了,但是看到麻由那種吃定平太讓他有苦說不出的好整以暇,就忍不住為之拜倒,真不愧是我最喜歡的麻由,讓人不知道該用什麼話才能完全達到稱讚效果的麻由。



看到麻由雙腿站立的模樣,真是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感受啊…
因為沒有變啊…麻由還是麻由、還是那個喜歡併攏腳尖站立的麻由。
麻由的站姿一向很不及格,喜歡分開雙腳腳根、併攏雙腳腳尖站著。以前總希望麻由可以好好地矯正成好看的樣子。
可是當我看到麻由還是沒有改變的站姿時卻覺得超感動,那讓我感到了不管是多久的時間,麻由還是麻由的那種令人喜極而泣的心情。



最後被平太反擊時瞪大的雙眼也是則以讓人感動得全身發抖,從07年喜歡上麻由以後,在那之後看到的麻由對於瞪眼驚訝的表現總覺得生硬,這一次雖然還是不到過去「女王的教室」與白夜行時候的水準,可是已經生動許多了。
至少這個驚訝的表情不再是很大很僵硬,而是淡淡的卻作到了很好的效果。



尤其最喜歡把桌上卡片掃落前的那個眼神,透露著一些些似乎自己都不了解的寂寞,還有跳動著彷彿即將沸騰的怒氣,而最棒的感覺是;那些情緒都被壓抑住了,而因此那眼神變得很難形容的極度複雜。
也特別地性感、特別地誘人…美得讓我鼻酸啊。



每看一集「Q10」,就覺得又更喜歡麻由一點。
或許真的是麻由太久沒演日劇、或許是麻由讓我感覺寂寞了太久、或許是看到麻由又逐漸找回了自信和光芒…
或許…就是因為如此。
對麻由的喜歡,至今仍然還有前進的餘地,還不到情感的高峰,那是我怎麼也看不到底的,那餘地的空間到底還有多大,竟是無法估計的…
究竟還能再更多地喜歡麻由到什麼地步呢?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這一集的麻由只有出現兩次。
雖然出現的較少,不過感覺上表現卻比上一集更精采。
我真的覺得戲份不打緊,重要的是麻由演繹一個角色的感覺是否讓人覺得良好,就月子來說;相當符合我對現階段麻由的出場需求,少但是令人印象深刻。
好吧,我想大概只有我輩麻由飯才會看到那令人印象深刻之處。但那也沒關係,我要的就是麻由這樣跟很多人都不一樣的光芒、不是合適於普羅大眾整體的欣賞眼光。
跟別人一樣的美是很美,但是我更喜歡麻由那種獨特的與眾不同的美。
並為此感到十分驕傲。


第五集的月子和前面都不太一樣,除了第二集的首次出場外,第三第四集的月子很明顯地只有和平太保持互動。
但在這一次,月子和平太並沒有正式打過照面。
這一次月子只有和宅男中尾進行接觸。


可是這兩次的接觸,我覺得還是與平太有關係。
中尾因為發現了 Q10 的秘密,所以想藉著把秘密公開的方式來威脅平太讓出 Q10,而平太最後並沒有屈服於這樣的威脅。
被憤怒與嫉妒給纏住理智的中尾,在放學後的教室裡,準備在網路上公佈這個消息,就在顫抖的手放在ENTER鍵上正要按下的時候


出現在教室黃昏光影下的月子,猶如憑空出現的像神一樣的存在,使中尾收回了按鍵的手。


為什麼我說那是如同神一樣的存在呢?如果很喜歡看棒球文章的人一定常看到這麼一句話:
「如果世上真有棒球之神的話」
如果真的有棒球之神,那麼棒球場上一些驚人的巧合及戲劇性就能夠找到合理的解答;魯斯的魔咒讓紅襪隊八十六年無緣冠軍,但是紅襪隊卻在零勝三敗的極端劣勢下逆轉四連勝幹掉洋基,直落四淘汰紅雀奪得冠軍。這種讓人落淚狂吼的戲劇性,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棒球之神,誰寫得出這樣讓靈魂沸騰的劇本。


同樣的,在善惡間搖擺做出選擇的中尾,卻被月子打斷了,那樣的時機與氛圍,很難讓人不去聯想;是不是有人看穿了我的意圖?是不是他知道我想幹什麼?所以用了什麼樣的方式來阻止我?
而或許那不只是有人用了什麼方式,而是眼前的人就是這樣的人。可是會知道這件事情的除了當事人以外,也只有那無所不在的神了。


而月子這個突如其來的現身絕對是很震攝人的,尤其那在作賊心虛的中尾眼中更是如此。


我們家麻由的氣勢真的很棒,尤其愛她直視前方的眼神。
有股強大的力量從那裡散發出來。



月子把那個丟給中尾的球,比喻成打開就會有不好的情況發生,就像「潘朵拉的盒子」
當然,也可以說她正在藉由這個比喻來告訴中尾;你所知道的這個秘密,如同潘朵拉的盒子。
如果將這個秘密說出來,就猶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一般。


天神將一個盒子交給了潘朵拉,告誡她不可以打開,然而潘朵拉打開了它,於是災難從盒子跑了出來到了世界上,而留在盒中的只剰希望。


月子的意思就是如此,你可能會帶來災難而扼殺了希望,把秘密公佈這件事的本身,就像開啟潘朵拉的盒子一般充滿了不確定的危險性,並且也許將使與這件事有關的所有人絕望。


「打開那個的話,世界是會大禍臨頭的」



月子再度以像潘朵拉那樣的比喻來對中尾說話:
「力量是個很恐怖的東西喔,從擁有的那一刻起,就想要為所欲為地盡情使用」
「無論誰擁有了力量,如果誰擁有了力量,現在這個世界就會毀滅」
「你是不是也想毀滅這個世界呢?」
「這個世界是毀滅了好?還是絕對不能毀滅?」
「看不透這一點的人,是不配使用力量的」


秘密如同潘朵拉,是種危險的事物。
相對的,擁有是否開啟它的這個決定的人,也擁有決定未來的選擇權,而那也是種力量。
潘朵拉與中尾,都不約而同的擁有那種力量。


可是,是被力量吞噬還是能夠掌握它呢?那也是月子言語中的重點。
被私利、情緒等想法操弄的人,只會將力量導向不好的結果。


我認為很有意思的一個問題是:
「這個世界是毀滅了好?還是絕對不能毀滅?」
我覺得那很適合給擁有力量的人好好地想想,讀過一點歷史、和處在現今的台灣,看到很多當權人物對國家展開那種為敵仇殺式的摧殘就感到相當不解,好像他們和自己的國家與政府有仇似的,競爭著要毀壞它。
那句「看不透這一點的人,是不配使用力量的」我想真該讓他們看看,不懂得自己所作所為會造成多少影響的人,是不配使用力量的。
甚至沒有擁有的資格。


而在「Q10」裡,毀壞的世界指的就是這個班級和平太所有的人際關係吧,當然那其中也一定包括了中尾。
真的說出秘密的話,難道中尾就真的能得到他想要的嗎?恐怕不見得。
因為他看不透「這個世界是毀滅了好?還是絕對不能毀滅?」這個問題,他不能計算出他的所作所為會造成什麼後果。



不過月子的話還是沒有讓中尾醒覺,所以月子也不再說那些很難懂的比喻了:
「我擁有的力量比你的要大得多,我會讓你無論是打電話還是在網路上發帖都沒人會信你」
到底月子擁有的力量是什麼?如果中尾所持有的「秘密」是種力量,而月子的比那還大;是不是表示那是凌駕於「真相」之上的絕對,可以徹底掌控言論的力量?
我倒是覺得月子是在虛張聲勢,中尾本身就是個情緒很不穩定的人,加上做壞事的時候被突然出現的月子給撞見了,氣勢上早就輸了一截,而月子的語意又像是早已知道他在想什麼,所以月子採取威脅的方式來恫赫他。


不過不能不去在意的是;月子顯然早就清楚中尾想法的這個事實。她所做的也很顯然地是在替平太解決問題,這是「Q10」到目前為止埋下卻遲遲沒有正確答案的伏線。
下一集不知道會不會有解答。



當然說到氣勢的話,最棒的還是接在上面那段話之後的:
「如果我想的話」


麻由的眼睛好迷人,笑容也帶著美麗的惡意,這種充滿自信的竊笑真是…讓人難以不愛啊。



不過最喜歡的還是這麼回眸一笑。


像是在對中尾「妳到底是誰?」的問題,回答「你說呢?」
那麼地頑皮、嬌俏卻又神秘。



第二次出場時,是在中尾把那個球,也就是潘朵拉的盒子打破的時候。


比起第一次出場時如同神般地金光閃閃,第二次出場的月子則如同鬼魅般充滿了陰森的魔幻氣氛。


「今後你只能在被你毀壞的世界中生存下去了,你得背負著是你把深井平太推下去的這個事實」



而在中尾已經即將崩潰的時候,月子殘忍地再推了一把:
「使用力量就是這麼一回事」


如同月子之前說的:
「這個世界是毀滅了好?還是絕對不能毀滅?」


而這結果是很真實地呈現了不知道將導致毀滅結果而錯用力量的中尾所該面臨的結局。
「使用力量就是這麼一回事」,那正是你造成的,但結果真的發生的時候那真是你想要的嗎?



劇情到此做了個轉彎,結果並沒有像上面所說的那樣。


如果以結果論,月子是不可能出現的,總之奇蹟發生了,就是如此。
奇蹟原因來自於 Q10 的捨身相救。


還有一個原因,雖然這可能不是,但我相信是,那就是那個圓球;潘朵拉的盒子。
月子的現身是在中尾摔破圓球之後,但是在後來第二次的場景裡圓球並沒有摔破。
我覺得那個被比喻做潘朵拉盒子的圓球,在破與不破的情況之間有其不同的意義存在,摔破了就意同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而災難逃出一樣,而那正是月子所說的,力量的使用造成了世界的毀滅,而不破的話,世界依然維持原狀,不應該動用的力量並沒有使用到。


那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月子為什麼會出現?
同樣場景的重複播放,讓我想到「野豬」最終回腹黑蒼井跳樓的情節,木皿泉就是愛搞這一套,但那也很誠實地反映出木皿泉在劇本寫作上不會用聳動及傷害作為劇情的主軸,始終他們還是強調人性的溫暖。
我自己的想法認為是中尾自己的妄想,因為他對於這種做法也一直在遲疑不決,雖然最後看似下了決定,但心裡肯定仍然有不安的聲響。
而這段日子以來想必他對月子的威脅很在意 ( 我們家麻由真是厲害得嚇人啊 ),所以在不安的聲音達到鼎沸時,出現了月子的身影。


我覺得這是比較可以合理的解釋吧…難道要我去相信月子所說的更大的力量就是這個?
時空逆流跟改變未來?
當然那也不是不可能啦…


木皿泉就是愛亂搞,從不考慮邏輯,也不去想觀眾到底看不看得懂。
跟木皿泉認真就輸了。
XD


話說我很喜歡麻由這個模樣。
如果說氣氛可以用光譜形容,我覺得麻由無疑地適合冷色的這個部份。
「女王的教室」中,關於小光的介紹是「喜歡深深的青藍色」。而我也覺得那是麻由的顏色,與溫暖相較,我喜歡那個散發出冰冷氣息的模樣,就像在那妄想中出現的月子一樣,殘忍地宣告了最壞的結果,但一點憐憫的表現都沒有,無情得讓人頭皮發麻。
難怪很多喜歡「地獄少女」的麻由飯都希望這角色讓麻由演,如果是用這樣的模樣說出「死一次如何」,確實很令人抖顫吧?是興奮的抖顫。


當然我並不是說討厭溫暖的麻由,麻由的哪一個部分我都喜歡。
雖然有程度之分,但那絕對不會很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四集戲份又多了些。
不過覺得第四集的麻由沒有出現像前一集所感受到的存在感。或者說;有的,但比較沒之前第三集時感覺到的那麼強烈。
仔細想想大概是這樣的,因為我等待這樣的感覺太久了,所以在第三集看到的時候才會有種久別重逢的興奮顫抖,終於等到和總算找到的喜悅,自然是很難與現在這時候的心情所相比。
我想;人心苦不足大概就是像這樣的情況,之前只想著;有麻由就好了喔。但真正看到了麻由又會在意了她的表現。表現好不容易好了以後,卻又期盼那樣的好可以繼續維持。總是希望能從麻由的身上多貪圖一些希冀與感動,永無止盡地難以罷休。


不管怎麼說;我是很感謝木皿泉的,當然後面麻由所演的月子會怎樣發展我並不知道,但至少現階段我是滿意的 ( 木皿泉後面敢亂搞的話就給我試試看 XD ~~ ),因為你們寫了個適合麻由的角色給她。通過這個角色,麻由的雙眼有了過去熟悉的自信、面容不再疲憊而散發著奕奕的神采,對了,那都是麻由足以鮮活得讓人難忘的要件,難怪;在「Q10」可以看到這樣的她,因為該屬於她的都又回到了她身上。


記得麻由很喜歡「Sexy Voice and Robo」,我想她應該也很喜歡編劇木皿泉。
所以麻由應該演這部日劇演得很開心吧?或許那正是麻由突破自身瓶頸的關鍵原因吧…因為感覺這一次的麻由是很樂在其中的,所以才沒有那種在「演」的感覺。我的想法是;過去這一兩年見到的麻由是帶著工作的心態在工作,而這一次則真的像是單純地因為喜歡演戲而全心投入。
所以;整個感覺都不一樣了。
有人這麼說過木皿泉而我也引用過:
「像個隱微的謎語,等待頻率相近的人去發掘它的存在」
想想同樣喜歡木皿泉的我和麻由是「頻率相近」的,僅只也很讓人高興了。


麻由的光輝逐漸回來了、逐漸地在生命力躍動的存在感中透了出來。


其實,我想麻由沒有變過,只是混亂了、揚起了周邊的灰塵迷濛了自己的雙眼,找不到自己。
可是麻由就是麻由,不論怎樣都還是麻由;混亂總會平息、塵埃終究將落定,而麻由;依然還是麻由。


說到這個有很多朋友說麻由的雙眼沒有以前清澈了
這大概是個人感覺問題吧?
因為,我覺得麻由的眼睛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任何雜質,即使是那可怕的瓶頸時期,雖然麻由的表現很生硬,但那是演技與心境的揣摩無法傳達到眼神裡,這裡說的是技巧的部份。但究其本質,我不覺得麻由本人的眼睛有胭脂不解紅塵而沾染的灰,仍然是透明的,無垢乾淨的眼神。


猶記「絶対零度」時,雖然我很不滿意麻由的表現,但是;依然為了沢井春菜那句「是我殺了她」的美麗眼神而悸動。誠如我所看到的;那抹悲傷的眼光有種很深的情感。而那感覺在後來證實了我的推測;擁有如此美麗又哀傷的眼睛的人不可能是兇手。麻由在「絶対零度」中的表現或許有太多不盡理想的部份,但僅只那個眼神就很夠了,作為一個麻由飯看「絶対零度」只因那眼神就肯定值得。
現在想想,那也許是某種預兆,麻由風華再現的預兆。


而那美好的眼睛裡面,我想除了演技以外,應該還有些東西在裡面,那就是麻由的本質吧?雖然麻由有過一段令我膽顫心驚的撞牆期,可是有些東西是麻由自始自終都沒有失去的,只是生硬的演技表達掩蓋住了它;那是麻由透徹清楚的眼神,從以前到現在始終如一的乾淨。


如此令人心動的眼神,就在「Q10」第四集一開始華麗的轉身後再次地出現了。
自我介紹說著「我是不出門的富士野月子」的月子,靈動的雙眼漾著調皮的神色,就在這一瞬間,完美的本質到達最高點,徹底爆發。


是了,這就是麻由,那是麻由特別的地方,不單只是演得好而已,而更多了別人所沒有的獨特靈氣。



到目前為止,月子都沒有違背自己放學後才到學校的主張,貫徹「沒人才好,要不然會被能量傷到的」的想法。


月子為什麼家裡蹲?在這一集依然是沒有答案的。從來不出門的月子,如果只因為這是決定升學命運的重大選擇而到學校來,怎麼說都是不自然的想法。蹲家裡既然已經與世界隔絕,就絕對不可能會因為這樣就出門與世界接軌,因為;反正即使上了大學也不見得就能拉出蓄意躲藏的念頭,要是決定不出門,外面的世界怎麼演變對他而言更是靜止而完全不具意義。


我覺得月子並非過來關心自己的志願填寫,而有其他的目的。
那目的大概就是平太。
從月子出場到現在,她只跟平太對話過,除此之外只剩下第三集後面那不知對象為何的電話。
現在也是的,雖然現場還有影山和山本,但是月子都沒和他們有對話。而在影山與山本走了以後,她依然留在現場,只剩她與平太。
所以我真的覺得月子是來找平太的。
為什麼呢?
不知道。
可是總感覺,針對的意味很濃。


話說;看這兩集發現月子有個很可愛的小動作,不知道是麻由在揣摩這個角色時獨自想出的自我表達?還是導演或編劇的要求?
就是她只要在一開始登場自我介紹時都會彎腰致意。
最可愛的是彎腰的時候頭部微抬,眼裡藏不住的笑意和愉悅的嘴角。
真的很可愛喔。


比對了一下第三集時同樣的彎腰微笑,發現其中透露出的味道幾乎是一樣的,我記得看第三集時也曾為此萬分而萬分感動,那時是喜歡她的笑容,但現在才歸納整理而發現;其實我就愛那跳動著生命力的靈活雙眼,純真清秀地使得面容漾滿美好的笑意。原來不是那麼簡單地只喜歡那樣,只是當時的我並沒有察覺到而已。
同樣的一個動作可以有很多感受,如果說下一集再看到同樣情況的時候,我是不是還能感受到新的什麼呢…



總覺得月子,很喜歡說聽起來很深奧難懂的話。


第三集時的月子說:
「時光可是一去不復返的啊」


而在第四集裡,月子也跟平太說了:
「永遠是不存在的,這個世界不存在永遠,宇宙總有一天會毀滅」



思考到「永遠」,對比「時光可是一去不復返的啊」,月子對於時間與永恆之間的因果,有很特殊的哲學性闡述。很明顯的是月子這個女孩子;和平太這個世代的高中生喜歡以輕狂憂鬱的口吻來述說「永遠」的態度截然不同。永遠怎麼樣、永遠不怎麼樣,「永遠」是一個聽起來恆遠的名詞,但要使用起來卻很輕易,但這種輕易卻是種不曾深思的輕浮。
但是月子卻用了很科學的理論來辨證「永遠」的存在與否,老實說那些理論我根本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是關於「永遠」,月子顯然否定平太常常掛在嘴上的「永遠」,而很直接地下了結論:
「永遠,是總有一天一切會終結」



世上,在理智的定義下沒有「永遠」這麼一回事,因為總有一天會走向毀滅。
突然想起了那句很喜歡的歌詞:
「永遠原來不能永遠,改變原來很快改變」


和上一集月子說的「時光可是一去不復返的啊」一樣,這些話語的意思不是在給予答案或是提供正解,最主要的意思是在刺激平太、給予平太提示。我不認為平太有完全聽懂月子的話 ( 因為就連身為觀眾的我都感覺一知半解 ),可是平太確實在這之後在行動上有所改變。月子為什麼要特地給予平太提示?目前原因依然不明,不過很巧合的是;這些情況都是在平太面臨某種選擇的時候。
看起來很像是;月子似乎早就知道事情後面會演變為什麼樣的情況,而在這些所謂的關鍵點時她走出來給予平太提示。不過這說起來就很玄了啊…若是基於這樣的設定前提,那麼月子為什麼會知道未來的事情呢?情況好像會因此更加複雜了。
也許就是因為有意無意地透露出這樣引人想像的伏筆,所以「月子是未來人」的說法一直甚囂塵上吧。


不過呢…木皿泉的作品我一向拒絕猜測與想像,因為木皿泉很會亂來亂搞,我總覺得如果摸得清楚、可以預測那就不是木皿泉的風格了 ( XD ),總之木皿泉怎麼演我就怎麼看,雖然這樣很可能集集推翻自己在之前的思想,但是我認為那是欣賞木皿泉作品最好的方式,而我也只懂得這樣去看而已,把疑問放在心裡,耐心地等待解答,當然那也要木皿泉有想到要去回答它。


所以這個充滿謎團的月子,想必是「Q10」裡最耐人尋味也最需要細心等待的劇情啊…


當然,也是因為麻由,所以更值得品味與期待。


我很喜歡麻由在述說「永遠」理論時的模樣。
我們家小麻由就是最適合這種睿智的形象啊 ( 淚 ),很久沒有看到麻由演這種聰明女孩了,而且雖然聰明但是並不冷酷,相反地還有點俏皮,慧黠的雙眼和微微勾起的一字嘴型,有時讓讓人感到裡面閃爍著惡作劇的光芒和促狹的惡意。
喔…真是令人感動不已,感動到眼淚都很難克制的那種感動,這就是麻由啊,靈氣逼人的小麻由。



不過…
但是…
呃…
那個…
あの…
好像…
 ( 抓頭 )


不知道該怎麼說,是我的錯覺麼?


總覺得麻由的妝好像畫得有點濃…
是因為要超齡演出十八歲的關係嗎?



這是月子和平太以外的人第一次單獨對話呢。


這個笑容讓我想到了PURE PURE 裡的一張圖。



話說;這個飾演小川老師的媽媽的演員白石加代子可是木皿泉的愛用演員喔,在「西瓜」和「Sexy Voice and Robo」裡都有出現,如果後面再跑出岡田義徳、浅丘ルリ子等人參演就好玩了,不知道這一次西瓜三人組會不會也來湊上一腳呢?


好吧,跟麻由無關的不說太多了。
一開始月子手裡拿的那個東西,那是什麼呢?好像不是打火機也不是點煙器啊。



對了,麻由的背影很好看。
XD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麻由的背影都會有很想哭的衝動,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人過了三十歲以後淚腺會特別發達的意思嗎?
但是真的是好美麗的背影、好端莊秀氣的坐姿啊。



我一直覺得第四集少了什麼。
看到片尾曲的部份,才發現;原來是少了魔術方塊啊。


滿喜歡片尾這個畫面,月子瞬間把魔術方塊給破解了。
最喜歡的是她捧著魔術方塊向鏡頭展示的地方,非常俏麗也充滿了智慧。




=========================================


終於寫完了,灑花灑花 ~~
接下來是第四集的「Q10」心得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10」已經演了六集,然而我到目前才看完第三集而已。
從寫完第二集的心得以後,停了很久,這中間發生了一些事,零零落落、拉里拉雜的事此起彼落。所以我就一直沒有去追「Q10」,想來真的很對不起我家小麻由,好不容易妳出演多拉馬了,我卻沒有第一時間支持,真是慚愧啊。
再一次覺得自己實在失格。


過了這麼一段時間,再看「Q10」多了點陌生感,畢竟才只看了兩集,有些角色的臉孔還沒完全對起來,在這記憶已經青黃不接的時候抽身,許多模糊的影像更加模糊。不過很湊巧的是;小麻由在前一集出場極少,所以還沒有太多印象可供記憶深刻,因此不受影響。


就這第三集而言,在還沒看之前聽很多朋友說出場很少,因此在看的時候就事先做好了準備,不過真的自己看了以後發現其實還滿多的哪。或許是做了心理準備,心情不至於因過度期待而突兀吧?不過就我的感覺;在這麼多人要平分戲份的情形之下,小麻由的戲份實際上不算少了,可能比起目前比較活躍的幾個角色少了些,但還在我所認定的平均值裡。
其實;比起戲份的計較,毋寧地我是希望能夠是個劇情少卻令人很難忘的角色,實話地說個不太願意承認的事實;麻由從唸國中以後很少演到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雖然其中不乏很美很萌的模樣,但那是麻由本身的美麗,卻不是這個角色與麻由合而為一的獨特魅力,當然或許是麻由自己造成的,因為那逐漸削弱的靈性與存在感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實啦。不過我始終相信;專屬於麻由的終究不會消失,只是可能被什麼掩蓋了或者是少了某種讓它發亮的契機罷了。


「Q10」也許就是那個契機,月子或許可以讓我想起一點關於麻由氣質的感覺,雖然我覺得還是差了一些,但確實我在月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些過去曾在麻由身上存在過的獨特味道。
即使它並不多,可是;總算是出現了,我用「曾存在過」來形容;想想其實並不恰當,因為這可不是過去式,而是明白的現在式、可能的未來式了。
我很高興地看到她以表現應證我說的;專屬於麻由的終究不會消失,因為,那就是妳啊!麻由 ~~


本來很怨嘆為什麼不是由麻由出演山本民子這個角色,但在看完這一集以後不這樣覺得了。因為富士野月子也很不錯啊,並且感覺上在眾人故事逐漸明朗的情況下,唯有她還保持著大好空間的撲朔迷離,未來發展性值得注意。
而且我覺得這個角色真的很適合麻由,像是兜了一圈以後,還是回到了最初原點的感覺,我們家小麻由還是最適合這種和人有點距離的角色,我是很不想這樣說的,這樣好像是在說麻由的形象很單一…可是我確實覺得每個演員一定都有最適合自己的模樣,而那是我覺得最適合麻由的其中一個形象。
FLaMme 經過三年多的失準和錯誤,終於幫麻由找對了角色。現在就是希望 ( 我也不反對這是恐嚇… ) 木皿泉不要亂來,把這角色搞爛了。


在第二集的預告時,我原本對於月子在平太面前場開夾克的畫面感到萬分糾結,也因此對佐藤健有了不滿的怨念。
但是真的看到這一段時,我笑了,這是個什麼樣的女生呢?為什麼會把名字繡在夾克內領的布條上?而又為什麼要在報上姓名的時候把它秀出來給人看?
當然不能排除;月子的舉動也許帶有一點想吸引平太目光的心機,但那很難讓我就因此可以接受這個行為有合理的正當性。
不管是有所心機、還是習慣使然,都無法解釋月子的特立獨行。


話說;我看到麻由的鎖骨和肩膀時覺得很感動耶…我到底在感動什麼啊…會因此而感動簡直是不折不扣的大變態啊 ( 抱頭~~ )



月子古怪的地方不只如此。
在大家都已經放學的時候,這個請假多天的小女生才來到學校,但也沒進去就這麼坐在校門口玩著魔術方塊等著。
既然都已經下課了,還來學校幹什麼?月子面對這樣的疑惑的回答也很妙:
「沒人才好,要不然會被能量傷到的。」



我無法理解什麼是「能量」,即使到這一集看完以後,劇情也沒給個明確的答案,而我覺得想去期待日後會有答案,這樣的期望也很渺茫,木皿泉常常這樣搞,很可能它會成為我看完以後仍然不解的懸念之一,老實說每次都是這樣,只是這些細微的懸念終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慢慢遺忘。
不過雖然不懂,我卻覺得月子可能是個心思極為細膩的女孩,只是這些細膩在她的古怪言行之下就顯得毫不起眼,對於心情的波動和想法她有她獨特的看法與解讀,也就是對於眼前事物的變化具有容易察知的敏感性。
但這種感覺,也還是無法解釋何為「能量」


然後是麻由。
我真的很喜歡麻由這一段的表現,終於那種畫面亮起來的存在感出現了,那種存在感是特別的,是會主動把焦距對準她的那種特別,絕無僅有而且獨一無二。
尤其是這個笑容,怎麼會有這麼棒的笑容呢?具有難以形容的無垢純真,在看到這個笑容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浮起的形容詞是很抽象很無法具體說明的「粉嫩」兩個字。怎麼會聯想到這些?我也真是說不上來是怎樣的一回事,但確實我覺得那個笑容很像個孩子、像我記憶中乾淨清秀的小麻由,總覺得在這個瞬間看到了過去小小的麻由和現在的麻由重疊起來。
在那個同時突然地覺得萬分感動,我,找到了麻由。終於找到了麻由,終於看見了已經被我放在記憶裡苦苦期盼的麻由。



在大家都離開學校的時候,月子進入了空無一人的教室。



看著凌亂的教室,月子走到了黑板前,冷冷地說:
「不錯啊,挺有幹勁兒的。」
「這種地方我可受不了。」



月子因為什麼而請假不到學校?劇情至今都沒有給過一個確切的答案。從月子的話裡能感覺到的是;她對於學校是充滿敵意和抗拒的,而那似乎與學業無關,而純粹是個人想法因素。
我不禁想起的是;那是否與所謂的「能量」是有關的?夕陽西下的教室映照著天空的茜色,讓我想起了生物那首「最後の放课後」,學生的疲憊與老師的苦勞是最常見到的風景,還有更多的是或許說不出的情感還有因誤解產生的憤怒,也許又有功敗垂成的悲嘆和一舉成功的榮耀,這些全都是在教室裡活生生地上演的青春活劇,雖然隨著鐘聲響起而離開了學校,但那曾經有過的一切卻依然在空氣中留下了味道,黑板上沒有擦掉、毫無章法的文字排列在在地顯示著這個教室曾有過的;學生與老師活動的「痕跡」,透過呼吸仍然能夠清楚地呼吸得到。


這是不是就是月子所感受到的「幹勁」?也就是讓月子受不了的,會讓她受傷的「能量」來源?
月子之所以請假,也許就是如此,不知道什麼原因,她厭惡而且反感這些所謂青春的印記,並且也討厭置身其中。就像前面說到的;我感覺月子是心思極為細膩敏感的女孩 ( 然,那也許是我對於第一眼印象的自以為是想像 ),可能對於這樣的她而言,這樣的團體生活有她無法接受並且融入的原因所在吧?


我想起了棉矢莉莎在「欠踹的背影」裡讓女主角初實說的:
「為什麼這麼急著沖淡自己呢?浸泡在同樣的液體中,完全放鬆自己,徹底與他人融合,是那麼舒服的事嗎?」
月子不一定是這樣的心情,「Q10」裡的三年B班也不見得就是這樣的世界,可是我確實感覺到她有種想保持自我濃度、不想被稀釋的強烈主張。


這一段並不長,不過麻由緩慢走過的感覺相當有氣勢,雖然不至於有天海女王那樣的女王樣姿態,但是…嗯…深刻地感受到某種凝結住的空氣感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不過說真的;總覺得冰冷的眼神和帶著寒意的表情還是差了一點點,就像是「絶対零度」中有些刻意的感覺,但比「絶対零度」好了很多。至少;「絶対零度」裡的麻由那種刻意有斧鑿的味道,而這一段裡不是很特別去注意的話並不會注意到。
或者也可以說是;我的心中總是記著過去渾然天成的麻由,因此時時刻刻地拉出來比較,只要差了一點點我就會感應到吧。



月子再一次地出現在平太面前,留下了一句:
「時光可是一去不復返的啊」就飄然離去。
配合手中玩著的魔術方塊,月子這個人充滿了難解的謎團。


我覺得這一段月子存在的意義,就是在於點醒平太。月子似乎早料到平太會以約定為由來逃避,所以用這句話來回答平太說的:
「就算這樣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如果沒做什麼,絕對不會有改變。
也許做了什麼,結果還是沒改變。
但是正如同月子提醒的「時光可是一去不復返的啊」那樣,過去的將永遠過去,做與不做也許都無助於結果,但至少;是否該在這時空裡留下一些什麼?


月子的提示其實非常模稜兩可,她並沒有否定平太、也沒有肯定平太,兩句話加起來,可以說是勸說鼓勵、說是游說放棄也未嘗不可。雖然我前面是以積極的方式去設想,但實際上來說,我覺得月子的提示十分含糊不清。
就結果來說;平太選擇的是比較積極的一面,這該說感謝他的福至心靈吧?但我想平太自己也許正為了過去而後悔,所以月子的提示並非真的具有強大的真理力量,而只是選對了說出的時機,恰好推了平太一把罷了


麻由在這一段的表現,我覺得就像是第一段在校門前的延續,因為沒有像一開始初登場時怪異的言行舉止,所以感受就不至於同那時一樣強烈。
但是;只要自然就是種美了不是嗎?



一直看來總是沒有什麼特別情緒的月子,恐怕這是目前為止反應最大的一次,雖然沒有說話,不過睜大的雙眼洩漏了她心中激動的心情。



看到那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不安,因為那像是有什麼正在發生一樣的改變正在蠢動,而這變動的感覺隱隱約約使得月子雙眼中原有的色彩已經有所不同。
我所不安的;並非那換了模樣的色彩,而是不安月子在這部日劇裡的角色。因為那情緒的波動似乎宣告了某種感情的萌芽,雙眼中散發的光芒像是發現了什麼、看到了什麼,而這讓一切都不一樣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想看見麻由和男生親密的樣子,也不想看見麻由對某某人產生強烈情感的模樣。
是私心過重的自私在作祟,所以有了這樣無法接受的心態,明明知道;身為女演員,這都是不能避免的,可是卻又卑劣地希望不要有這麼樣的一回事。
我究竟是排斥麻由和男生在一起?還是我難以想像麻由的長大?或是說我怎樣都不能跳脫出麻由是小女孩的認知窠臼?
大概都有吧?所以這麼複雜也這麼地想不開。
但是在怨嘆的同時,我也蠻喜歡麻由在這個片段的表現,那真的是不需要言語使用表情演戲的最佳典型,僅只用雙眼就成功地讓我感受到心情上的變化,真要說哪裡不滿足的話,就是總覺得麻由還是有點僵硬,雖然情緒都有到了,但還少了點更加鮮活的出神入化。



月子的房間裡,有用魔術方塊疊起來的「平太」字樣。



這是之前有的?還是後來才有的?
如果是之前,那麼就不難解釋月子為什麼總是出現在平太面前,很有可能;從一開始月子就因為某種原因鎖定住了平太。
如果是之後,只能說月子與平太的碰頭只是一種巧合,但就從平太狂哭落淚的那一個瞬間,月子開始對平太產生了興趣。
從劇情來看,應該是之後,因為這個部分剛開始的時候,月子正在疊著魔術方塊。可是也不能否定她早在之前就已疊好,那時候的堆疊很可能只是打電話時手會抓起某種東西又放回去的無意識動作。



但根據月子的通話內容:
「是啊,痛哭了起來,那樣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雖然覺得不太舒服,但又有些感動。」
說明了月子一定早就知道平太這個人,而且觀察過他。我的看法是;月子本來就認識平太並且因為某種原因觀察著他,而那場痛哭讓她對平太有了新的認識,所以開始對他感興趣,於是在那之後疊了這樣一個魔術方塊的造型,算是聊表一下自己因此波動的心情。
這裡面還有一個伏筆是;與月子對話的人是誰?而上一集月子看著的相簿,裡頭和Q10相像的女子又是誰?
那都要留到以後才能知道答案了。



「雖然覺得不太舒服,但又有些感動」是一個很危險的信號。呃…我是說對我這個麻由飯而言啦…
我想月子一定在那時被平太的痛哭給打動了心,所以覺得不舒服吧…
而這也好像在跟我說;
你所不想看到的情景將要出現,接受事實吧!


抱頭~~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等了很久,我家小麻由終於出演多拉馬了。


雖然;沒有麻由我一樣會看「Q10」,因為這部作品的編劇也是我等了三年的木皿泉。不過;有麻由的話感覺還是不一樣,應該說是那種非看不可的意念比堅定還要更加堅定。


自從開始寫BLOG以後,在今年 ( 2010 ) 的後半,有種快不知道該寫什麼的感覺。沒看日劇就少了可以下筆的題材,後來比較有讀一些書就開始或多或少地寫些書本的心得,不過很久沒碰到相當有感覺的書了,所以關於閱讀的想法也越來越少。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麻由真的很少出現,畢竟我這裡還是以麻由為主的嘛 ~~


所以一旦麻由有什麼新作品,在看完以後,我都會放上心得。
但就是因為麻由沒有太多新作,所以真的也沒太多可以寫。
不過現在回頭看;我也寫了七十幾篇有關麻由的文了呢,雖說沒太多能寫,但關於麻由的分類卻還是最多的。
這也證明了飯是永遠無法完全滿足的。


這一季 ( 2010年秋季十月期 ) 日劇,終於有得寫有得看、又有麻由。
至少這三個月不用煩惱更新了,還可以再拖延一段時間才會江郎才盡。


麻由是在「Q10」第二集登場的。
不過任誰也想不到這個出場會是這麼地短暫吧?短短地不到一分鐘,僅僅作為這部第二集劇情伏筆的部份帶過而已。


因為實在太過短暫,沒有台詞,很難看出麻由的表現如何。但是這樣說好像也不對,「GIMMY HEAVEN」時麻由出場時間也不長、「下妻しもつま物語」亦復如是,但其中迫人的靈氣依然很難掩蓋,現在卻很難有這種逼人的感覺。
不過「Q10」給予麻由的這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確實沒有像這兩部電影一樣有很特別的鏡頭與台詞,所以相當難感受到吧?


反正;太短了就是。


雖然很短;但是其中留下的伏筆訊息卻很值得留意;


麻由飾演的富士野月子是為了什麼原因請假在家呢?


月子手上翻著的相冊,照片中人赫然是 Q10 久戸花恋,是月子本來就認識 Q10?或者說照片中的人不是 Q10?既然如此,那又是誰?為什麼和 Q10 有著相同的長相呢?


關於這個伏筆的推測,我在論壇上看到很多,不過暫時我不想去猜測,因為…我總覺得木皿泉的作品很難猜,事實上我常常很懷疑他們的邏輯性與想像力為什麼那麼奇怪?有時想得很複雜,但結果偏偏很簡單,有時想得簡單,結果卻又很複雜,簡直是不按牌理出牌的瞎來,最初「野豬大改造」的蒼井就跌破一堆人的眼鏡,本來想說腹黒者應該是真理子,但是明擺著這最有話題性的情節不去走,偏偏要走一個最沒意思也不可能有人會想到的路線。
這次「Q10」的情況也是相同的,如果把這個伏筆推想得很大很深遠,很可能結果是挖坑給自己跳。不符合預期結果的真相,典型的想得越多失望就會越大,為什麼?不為什麼,因為木皿泉就是這樣愛亂搞XDD。


對了,我家麻由的手還是一樣華麗麗 ~~



這個回眸很不錯,不過…感覺是一個面無表情的眼神 ( 這是啥形容… ),村上常用「無機性」來形容一種無法言喻的、彷彿不帶任何情感、也沒有過情感的什麼都沒有的表情,我覺得麻由的眼神就很像這樣的感覺,在那裡面好像什麼都沒有承載,連冷漠都缺少了,雖然是眼睛,卻完全不具有像是眼睛的要素。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眼神呢?那是劇情和人物設定的表現需要?還是麻由過度用力造成的錯覺?
是說;我希望是第一個。



片尾曲麻由出現的畫面很有趣,手裡拿著一個魔術方塊,月子這個角色是不是喜歡玩魔術方塊?第三集就知道了。我倒是覺得設定成手裡一直握著魔術方塊;感覺很可愛,有點卡漫的偏執。



看到預告我想殺人了…
殺誰?當然是萬惡的編劇木皿泉、可恨的男主角佐藤健…
還有…看到這一幕的廣大觀眾們…
啊啊…「Q10」第三集收視還是爛一點好了,這樣看到的人就會少一點了。
我已經語無倫次、失去理性了…



我的小麻由…一直看著的孩子小麻由…長大了啊…真的長大了啊…
可是為什麼我的心裡沒有「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欣慰,反而有種說不出的失落寂寞?


每一次、每一次;麻由都一點點往前跨出那個宣告長大的範圍,一點一點地強迫我接受這個事實,每當我覺得夠了、可以了、就這麼到此為止的時候,麻由又會往前再推進一些。
什麼時候這種推進會到達盡頭?
還是根本沒有盡頭?
我害怕看到那樣,但我更害怕看不到麻由。
太過深愛一個IDOL,原來不見得是幸福的,但是不管是幸福還是痛苦,都沒辦法阻擋喜歡的感覺。


麻由啊,請稍稍停下妳的腳步,請不要那麼快長大…
真的很可笑…我明明早就知道麻由已經長大了,但心理意識雖然清楚認知,可是;從來沒有真正接受過,然後總是反覆發著令人生厭的滿腹牢騷。
好吧,我很不甘心地承認;我永遠做不好心理準備、永遠無法想像麻由長大了;會美得讓人想入非非、賣萌賣臉蛋、身邊有喜歡的男生、和喜歡的男生在一起、和男演員演感情戲、甚至還有可能有激情戲。


我自己說到最後一項時覺得都快哭出來了,沒辦法、我真的沒辦法接受。我也許會一直喜歡麻由到最後,但我想我不可能到最後了就可以接受。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個下篇拖的真久真久啊。


看了一下上篇發表的日期,是八月二十九日…啊 ~~ 竟然是一個半月多前的事情了。


實在是因為;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情了… ( 遠目 )


在擷完圖以後才發現;這部日劇的心得還沒有完成呢,似乎在喜歡上麻由以後,從沒這樣地拖過吧?


認真地說來;「みぽりんのえくぼ」我是根本沒有徹底看過的,只是在做字幕的時候,因為對時間軸所以不得已地必須從頭看到尾。雖然那也是看過了,不過在我的想法裡,總覺得要我因此說自己有看過了,並不能這麼認定,始終觀賞和作業是兩回事,我是這麼認為的。
但我現在也沒有意思去貫徹徹底的觀賞,原因是我覺得「みぽりんのえくぼ」看過一次就很夠了,並不是什麼太值得令人回味再三的日劇,雖然有麻由,但這部日劇的本質給我的想法就是這樣。因此我雖有無聊的矜持,卻不打算使它圓滿。


確實地,我覺得「みぽりんのえくぼ」劇情很普通,其實應該說關於這種重病、勇氣、親情、倫理和淚水類型的題材真的太多,如果沒有特別的處理手法,真的是會看到麻木不仁了。也許它並沒有這麼普通,但是跟太多作品具有相類似的同質性,就使得它沒有辦法地會變得很普通,所謂的普通就是不是非常難看、但也沒有很好看,有看過沒看過都一樣,沒有太多損失。當然這種情形是說如果這部作品沒有麻由的話,真的對我而言沒有太大的差別。


好吧,反正我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擺明了不打算談論這部日劇,而只打算說麻由就是了。嗯…我承認XD
我覺得我已經很難再有過去那樣看日劇的熱情了,大概就是所謂的最狂熱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很認真地想想;這段時間內並非沒有好看的日劇出現,只是我的心態已然不同,明明確實劇情和演員表現都屬一流,但我就是沒辦法喜歡看,看完了這一集、再看下一集的情形只是基於某種奇怪的堅持;既然看了就要看完的心態在作祟而已,我已經無法讓自己的心情跟隨著日劇產生共鳴的脈動,而隨之失去了喜歡日劇的熱忱。


我又回到了比喜歡日劇的那個階段還要更前面的人生階段。偶爾還是會看,但大體來說不會看很多。但唯一的不同點就是麻由,我喜歡麻由;那也是和那個階段的自己最不一樣的地方。這感覺上像是雖然說著我回來了,但不管是環境還是自己本身,都不再是原來的模樣了。


「みぽりんのえくぼ」本來就是為了麻由才會想看這部日劇的啊,那也是最重要的目的,當然如果說我並沒有期待過這部日劇會很好看的心理,絕對是騙人的,雖然說麻由的作品怎樣不好都會看,藉此去逃避想像這部日劇的好壞究竟,但心裡總還是會希望;好看一點好看一點,對了,我就是刻意地完全不去期待,而期望能夠碰到意外好看的驚喜。
只不過;這一點點卑劣的心理準備沒有成真,對我來說;「みぽりんのえくぼ」還是只有麻由。


但是越是在心裡把麻由擺得如此之重,就越難承受心上的失落感。
因為;麻由在這部「みぽりんのえくぼ」的表現不是很好。我想撇開一切除了麻由什麼都不想在乎,可是這個在視線上唯一重視的卻令人失望。


其實說不是很好,也並不是說麻由表現得很差啦 ~~
只是;感覺變得很一般。
就是很普通很普通。是了,就好像前面所說的對於「みぽりんのえくぼ」劇情的感覺一樣的那種普通;不是很好、也沒有很壞。


可是呢?我覺得就麻由而言;所謂的普通就是退步很多很多了吧…


要說退步,我想到了一個場景,那是麻由飾演的美波從醫院跑出來時對爸爸哭喊的模樣:
「畫那麼多的畫,不是開心著嗎?媽媽她不也一直陪著她嗎?」



這個場景,我瞬間想到的是「絶対零度」裡麻由飾演的春菜對著兇手大喊「だがら どしで」的時候。


聲音上的情緒是如此相像,但是就如同在「絶対零度」我所感覺的一樣;無法感受到應有的悲憤,只是看起來真的很生氣很難過罷了,聲音大聲了點,可是情緒一點也不真切,雖然麻由很努力地表現出了傷心憤怒的表情,但這樣的努力演出搭上聲音的表錯情,反而是更加生硬了。
實話地說;我甚至覺得「絶対零度」裡的「だがら どしで」比起「みぽりんのえくぼ」還好了那麼一點…


喜歡上麻由以來,總感覺從那以後的新作品,麻由的特質正一點一點逐步遞減。在「みぽりんのえくぼ」之前的「絶対零度」還看得見殘餘的獨特,因為那一點點實在太少了,所以變得內斂而且不明顯,可是哪怕只有這麼一丁點,至少還是有,還是感覺得到。
「みぽりんのえくぼ」卻連那一丁點都沒有了。


還記得第一次在「みぽりんのえくぼ」看到麻由的初登場,就是那一開始的家族攝影,很驚恐地發現麻由身上的光芒與存在感完全都不見了,那個不需要刻意研磨就閃閃發亮的光芒、以及不必言語卻安靜鮮活的強大存在感一點都看不見。
聚在一起拍照的一家四口裡的麻由竟然如此地不起眼,雖然明明就在鏡頭前,但是已經很難注意到了。



或許我可以往好一點的地方著想;麻由已經完全融入了這個角色、這個戲劇的背景中,以至於我根本無法留意到她。
但是這種想法我連說服自己都顯得不夠力,真的是說服力相當薄弱的藉口啊,因為那不就是活脫脫的路人甲乙丙丁與佈景板給觀眾的感覺了嗎?麻由過去就算當佈景板也是相當吸睛的佈景板啊,什麼時候,變成了明明是主角卻像路人的氣質?


如果我今天不是麻由飯,我在看這部日劇的時候會注意到麻由嗎…
我發現我沒辦法肯定地說「會」,身為一個自認為死忠狂熱的麻由飯,我竟然無法毫不猶豫地給予肯定的答案,而我也很害怕去想像這個問題,因為相當恐懼答案會是否定的。


為什麼麻由會變成這樣呢?那是我怎麼都無法理解的一件事,當初那個靈氣十足的小麻由到底去了哪裡?
不…
這個問題沒有意義也沒有必要,因為麻由不就在這裡那裡嗎?她始終都在,只是不一樣了。
麻由不一樣了,但為什麼會不一樣?那同樣也是我無法理解的。我想麻由大概比我更想知道答案,因為她是一個這麼努力並且要求自己的演員啊。


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來面對麻由的表現了。
該講的都已經說了太多、該想像的設問與回答也早就模擬了許多次,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了。
總之就是支持而已,最後的結論還不都是如此嗎?反正結果一定就是這麼做的。


我怎麼樣都不可能做到「不高興就不要看」這句話。
所以,我還是會繼續等待、繼續期待,就算被一再地辜負,那也沒有什麼關係。也許以後還是會持續著這些無聊且累贅的牢騷滿腹,嘮嘮叨叨地重覆著相同的言語,好的壞的都是麻由給我的,所有的一切都心甘情願承受,哪怕說裡面也有失落與難過。


因為,我喜歡麻由。



PS.本來呢…我還想說說麻由在這部日劇裡的樣子,不過想想那在上篇已經說過了,因此就不多費唇舌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其實這不太算新聞了。


不過呢…我總覺得還是應該要公佈這個消息,畢竟關乎麻由。
這是九月下旬就已經確定的一個消息,不過當時的我正處在非常消沉的陰暗情緒中,雖然這應該是個極度振奮心情的好消息,不過壞心情的力量真的太強大了,實在很難高興得起來。


即使到現在也還是一樣。
老實說我很訝異自己對於這個新聞,會看待得如此自然,那實在太不像過去那個對於麻由的任何事情都會過度反應的我了。似乎是錯過了在一開始得知時,就一定會高興得手舞足蹈的時期之後,過了十多天已漸趨平淡,因此便失去了這種興奮感的必須。


我記得春季得知麻由出演「絶対零度」時,我的反應也是很平淡。那時的我也很不能理解自己為什麼在期盼實現的時候反而冷淡了,跟現在很像,不過五月那時的我沒有像現在遇到這麼大的打擊就是了。
後來是在「絶対零度」的預告中看到了麻由的身影,才終於像是喚醒了什麼一樣地讓所有應該有的熱情都跑了出來。


我想;也許這一次的「Q10」也可能會像是「絶対零度」這樣的狀況吧?
過去的我都太過地去反應,一點點風吹草動就會大呼小叫,結果就像「狼來了」一樣,吵久了反而在真的該大聲的時候,沒有任何聲音了。
或者說是我越來越遲鈍了,也有可能是這樣。


總之雖然沒有特別的興奮,可是卻還是很習慣性地聯想與期待,總覺得喜歡麻由;已經成了頭腦思想與身體動作的慣性動作,同呼吸一樣的必然絕對,在心情還沒有做出相對應的行動之前,思想與動作卻早就做好了應該做的一切準備。
準備好迎接那遲來的狂喜。


其實這一次麻由的出演是非常具有意義的,因為是相隔三年多的第一次日劇出演。如果沒有問題,按照電視台公布的演員名單來觀察,這一次的出演不會是像「絶対零度」那樣的一兩集特演,而應該是真正的在這部日劇裡屬於常態性出場的角色之一。
但照順序看來,麻由的名字排得不算前面,大概像「野豬大改造」時修二與彰、野豬妹、真理子這四個人以外的佈景板…
為什麼提「野豬大改造」呢?因為「Q10」的編劇木皿泉也是「野豬大改造」的編劇,同樣都是高中生及校園背景,所以我直覺就想到「野豬大改造」~~
我一直有一個最大的心願,就是想看麻由演木皿泉的作品,終於是如願以償了。


以麻由現行的人氣與知名度,我覺得落到五番以後是很正常的情況,因為日劇這個直視普羅大眾喜好的娛樂產業型態,國民度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或者說也許現階段的麻由還能在電影、SP裡擔任主要角色,但在日劇中卻很難,主要原因是不太可能有廣告業主願意接受電視台請一個在人氣方面有疑慮的明星主演,加上麻由所屬的公司是資源短少的小公司,所以我想她若真的要演出ドラマ,接受一個很後面的排序是極為正常的選擇。
我覺得以現在這個時候來說,不用太去計較麻由是否主演,畢竟麻由年紀也還不大,不必急於一時。比較重要的是持續地出現維持戲感和能見度,小角色也沒關係,或者說小角色也許更好,沒有太多戲份的麻由可以專心在課業上。
更何況不是主演就一定是好的角色,角色的戲份分配往往是經紀公司角力的結果,可是有時有些沒有太多戲份的小角色,正因為他們被擺在第二線,反而比主角搶眼,因為主角的設定常常是有不能超出大眾喜愛框框的侷限在,也就是希望至少維持不被討厭的狀態,但是小角色沒有這方面的顧慮,所以性格反而可以加強他的單一性,加上也不必去考慮是否會被討厭,於是也更能發揮,結果有時是他們比起主演的角色更加有血有肉。


我就是希望麻由多演這樣的角色,戲份不多沒關係,只要夠好夠特別,反正說一句難聽一點的;麻由在一部日劇出現的時間;四十分鐘我也看,四十秒我也看,戲份多少根本不影響追看的意願,麻由演得好就好,這才是最重要的。


說到這裡,麻由在「Q10」裡的角色好像也是個冰山美少女…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了進藤光,過去這曾是麻由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形象,但不知道現在的麻由有否辦法再一次地去詮釋。
更何況…呃,在我的印象中;木皿泉沒形塑過這樣類型的角色,他有辦法嗎?


不知道啊,擔心 ~~~


 



麻由出演「Q10」新聞:


【10月新番組】AKB前田がロボットに!人間とロボのラブコメ「Q10」をPR動画で先取り-日テレ
 
佐藤健が演じる平凡な高校生平太と、アイドルグループ「AKB48」のあっちゃんこと、前田敦子が扮する美少女ロボットが恋をする、奇想天外の学園青春ドラマが10月16日(土)から日本テレビ系でスタートする。日本テレビの動画サイトの第2日本テレビでは、現在2本のPRスポット動画が公開されている。


平太は平凡で臆病で、高校生にして既に人生をあきらめかけた青年。そんな平太が、理科実験室で動かないロボットを発見し、偶然にもロボットを起動させてしまう。平太はこのロボットにQ10(キュート)という名前をつけて観察することにした。どうやらこのロボットは、校長が酔った時に何処からか拾ってきたものらしい。そんな校長は、Q10を転校生として扱い、平太に彼女(?)の面倒を見ることを命じるのだった。


Q10をロボットと知るのは、校長と平太と校長の後輩のロボット工学博士の柳栗子だけ。足の裏にQ10と刻印された謎のロボットは、実は学習型のロボット。雛鳥が目覚めて初めて目にしたものを親鳥と思うように、起動後はじめてみた平太を親として認識したQ10は、平太にまとわりつく。そんなQ10に平太が人生初めての感情を抱き、柳博士にそれが恋だと教えられる。さあ、人生をあきらめた高校生と謎のロボットの恋に成就はありえるのか?二人の未来に待ち受けるのは…?


こんな二人と一緒に学園生活を送るのは、二次元を愛するオタク男子やコンプレックスだらけの優等生に孤独な貧乏学生、赤髪のバンド少女に病気を抱えた落第生となにやらいわくありげの面々。細田よしひこ、高畑充希、柄本時生、蓮佛美沙子、賀来賢人、山本民子、福田麻由子、池松壮亮らフレッシュな若手俳優たちが演じる。
また、平太の担任教師でQ10を預かる小川訪を爆笑問題の田中裕二が演じるのも楽しみだ。
校長役には小野武彦、柳教授役を薬師丸ひろ子といったベテランが脇を固める。


人間とロボットのピュアラブコメといえば、2008年にフジテレビで速水もこみちが「絶対彼氏~完全無欠の恋人ロボット」で完璧男性型ロボットを演じ、ロボット誕生の時にみごとなボディーを披露して話題になったが、「Q10」では、前田の背中が観音開きになるシーンが見どころだ。こういった場面ではCGに頼ることが多いが、河野プロデューサーのこだわりから造詣美術で表現している。


平凡な高校生が謎の美少女ロボットとの恋でどう変わっていくのか、平太の成長が楽しみな「Q10」は、16日から毎週土曜日よる9時から日本テレビ系で放送。番組PRスポット動画は、第2日テレで観られる。


http://navicon.jp/news/9406/


 


佐藤健、前田敦子ファンに誓い「不幸にしない」


俳優の佐藤健が3日、都内で行われた自身初主演の連続ドラマ『Q10(キュート)』(日本テレビ系 土曜午後9時~)の記者会見に出席した。AKB48の前田敦子演じる謎のロボットと恋に落ちる高校生を演じる佐藤だが、今をときめくAKB48のファンから睨まれる前に言っておきたいことは? と促されると「その件については夜も眠れない。絶対不幸にはしないです。頑張ります!」と決意を口にし、笑わせた。


 16日からスタートする同作は、体が弱く夢もない高校3年生の深井平太(佐藤)が “Q10”という謎のロボット(前田)に出会い、恋に落ちるなかで諦めかけていた人生が変わっていくという学園ドラマ。出演者の蓮佛美沙子、賀来賢人、柄本時生、高畑充希、細田よしひこ、池松壮亮、福田麻由子も会見に出席した。


 ロボットという複雑な役どころに、前田は「ほかの子と比べてスカートが長かったり、ジャケットがワンサイズ大きかったり靴下も三分丈で、“ダサかわ”で頑張らせてもらってます。今『ロボットっぽい』って言われることが私への一番の褒め言葉」と“役者・前田敦子”としての気合いをのぞかせた。


 また、AKB48のCDをもらって詳しくなったという佐藤は、知っている曲を問われると「『ポニーテールとシュシュ』はすごくいい。もはやバラード」と即答するほど。また、今年4月にクランクアップしたNHK大河ドラマ『龍馬伝』でのハマリ役・岡田以蔵から役どころがガラっと変わる点については「時間がすごく経ってたので引きずるとかはなくて。芝居するのが久々で、あるとき『芝居ってどうやるんだっけ?』って分かんなくなる瞬間があってビックリした」と茶目っけたっぷりに語っていた。


http://www.oricon.co.jp/news/confidence/80641/full/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還沒有看過這部日劇,只看了幾張日飯擷的圖而已。


所以我並不知道這部日劇裡的麻由究竟表現如何。


但看了圖,還是有些話想說,那是緣起於昨天 ( 2010年08月28日 );這部日劇在日本播映完以後,與同樣是麻由飯的好朋友寒月在QQ上聊到了點關於圖片的想法,有些相同的感覺。
其實;很少跟她在私底下談論關於麻由的事,公開在論壇上談論是有,但因為麻由而結識的我們,私底下並不是很常說起麻由,我總覺得和這位朋友有種特別的默契,那就是我們都很了解彼此對於麻由的情感是到了什麼樣的程度,也都大概知道對方在「喜歡麻由」這件事情上的一些關於原點、成長方面的想法,因此反而很少去聊這樣的事情了。
但雖然很少說到,不過,麻由;只要偶然提到這個小女生,她就會變成話題中心,像是繞著她公轉一樣的我們總是無法離開麻由的。


這讓我想起一個之前半年多沒遇上的麻由飯朋友阿仙,在因為好一陣子沒看到而起的想念、寒喧過後,談到了近來的日劇,他問我看了什麼?我很老實地回答從去年夏季檔以後就完全地對日劇失去了熱情,提不起勁去看,他就回答了我一句:
「因為麻由老不出現吧?」
對的,我想答案就是如此。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種很不可思議的牽扯,半年多未曾聊過天的我們,話題還是會兜到麻由身上。
但很認真地去回憶,自從我與他開始在私下有聯絡以來,哪一次我們不曾聊到過麻由呢?


不管是談多還是論少,麻由就像一個必然的像太陽般一樣的存在,抬頭就會看到、低頭就會感覺到,已經無法自那照耀之下找到遮蔽的影子。
就像昨天一樣,機會是那麼地剛好,時間點是如此地恰當;「みぽりんのえくぼ」的圖片就成了討論的重點。


細細數來;今年麻由就兩部作品,之前五月春季檔「絶対零度」的客串特演,和昨天的「みぽりんのえくぼ」。


我和寒月都一樣,在「絶対零度」與「みぽりんのえくぼ」裡都很深刻地體會到一個不能再否認的事實;
麻由長大了 ~~
那個一路看著的孩子真的長大了啊 ~~


「麻由在裡面的裙子蠻短的」
這就是昨天整個話題的起火點,也是關於這個小女生已經長大的事實感慨的最大來源。


「絶対零度」時其實就已經徹底體認到這件事,但是「みぽりんのえくぼ」帶來的衝擊卻比「絶対零度」更大。
因為麻由的裙子很短 ~~


以前,我對麻由最有印象的短裙打扮,應該就是「演歌女王」了,那件裙子說短似乎也不是很恰當,或者說很小件才更適合形容,但同樣是短裙,「演歌女王」和「みぽりんのえくぼ」給人的感覺根本完全不一樣,「演歌女王」再短,終究還是個小女生,怎麼樣都是小女生,一點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但「みぽりんのえくぼ」的模樣真的是令我不敢相信,那已經是一個成熟少女的模樣了,穿著高中生制服的麻由,真的沒有一點能夠去質疑不適合的地方。
我想到的是過去麻由拍攝「PurePure 」穿著冬季水手服、還有「Gザテレビジョン」的夏季制服時候的模樣,我記得很多人都說;裡面的麻由像高中生,不過我卻不以為然的,我總覺得那看來根本還是小女孩嘛?哪有像高中生?
真正的高中生應該是這樣的,就像「みぽりんのえくぼ」裡的麻由這樣,神情眼神霍然地變成了全新的少女風情。


在看圖片的時候認識到了這一點,心裡湧起了很難形容的滋味。


或許是我太會聯想了吧?
我看日劇的時間不久,大概就一兩年的時間,但這一兩年卻足以明白了一些事情,在這之前早已明白,卻從沒想到它總有一天會出現在逐漸長大的麻由身上。
那就是日本影劇中常出現的女高中生形象。
高中女生可是畫面美化的重點之一啊。


過去對這樣的現象我完全視若無睹,甚至是邊看電視邊挖鼻屎一樣地拈起就彈掉這樣的毫不在意。
但是我看到麻由這樣穿時…該死,我怎麼會忘記麻由也已經是高中生了?
像麻由這年紀的女孩演高中生,通常戲劇和商業會賦予的形象是什麼,我實在清楚不過了


我很難想像;未來她會有好長一段時間會要穿得短短的大賣萌風情,怎麼也無法心平氣和的接受。那幾張短裙長腿圖實在讓我看得無比心驚肉跳,我覺得自己的心情就好像一個頑固老爸一樣,不喜歡看到女兒穿得少少地跑出門去玩,我大概能明白那種對著女兒說「穿這樣出去就打斷妳的腿」的那種暴力說法是來自於何種心情了,因為在那個當下,我心中確實升起了濃重的戾氣。


可是呢…就不喜歡她那樣,不喜歡當成女兒對待的她展現這種美麗,也不喜歡麻由的美被消費。


可是演藝圈就是這樣…藝人就是商品,所以要拼命地創造被消費的價值…


唉…


棉矢莉莎在「給夢的女孩」裡說到:
「所謂給人夢想,就是永遠身為他人的夢想,所以,給夢的人不能做自己的夢。」


我想那就是走這條路的人都必須覺悟的無奈吧?


真的很忍不住讚嘆;麻由好漂亮啊,雖然身高不滿160,身材比例卻是好得完美極了,如果不拿什麼來比對,麻由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像是有165以上。
比例就是王道,某小矮子妳就算以後長到跟我家麻由一樣158,看起來也絕對還是小矮子啦 ( 掩嘴 )。
但是這漂亮也令我驚心呢,如同前面說的心驚肉跳。實話地說;身為男人,看到麻由這個模樣心裡有種感覺在騷動,莫名地造成我的罪惡感,很早就開始有這種苦惱,但至少以前麻由還小…現在大了以後實在很怕壓抑不住,所以麻由越大罪惡感越重,因為用那種感覺去想像麻由,對我來說是很罪過的。


可是…麻由就是很美啊,這是最真實的感覺。



我承認;現在的麻由沒以前漂亮了,長大總還是會有些改變,也許是胖了、也許氣質會有所不同。


那天在2CH上看到一個人留了這樣的話:
「生き霊 ( てるてる明日 ) を演じている時と比べて、見た目はあまりかわらないが、大人の色気がある」
意思好像是…
「跟演照耀明天時的生靈比起來,樣子看起來沒有什麼改變,但是有了大人的神色」
( 感謝達人的指導翻譯。 )


存在感、光芒;這些事物在麻由身上已不再是如此清楚地就能窺見得到,我想那也是麻由的整體模樣和過去有了點不同的原因吧?
但是對我來說,麻由就是麻由,雖然有點不一樣,我還是能找到那種重疊之後的相同感,我所不再容易感覺的存在感與光芒,並不是因為失去而逐漸微弱,而是內斂所以並不清楚了。


對我來說麻由還是最美的,一直以來都是,不管是哪一個模樣,總會帶給我無法抑制的感動。
我曾對很多人說過這樣的話,那是改自三島由紀夫在「金閣寺」裡的那句話:
「人世間再沒有比金閣更美的東西了」
而我要說:
「人世間再沒有比麻由更美好的了」


是啊…就是如此 ~~
怎樣都好,我相信麻由一定都會是我喜歡的麻由,不管妳怎麼變怎麼地不一樣,我總會找到妳的永恆不變。
如果有一天,就算妳被指責了、被辱罵與放棄了,我依然會選擇站在妳這邊,因為我把我相信的及喜歡的情緒放在妳的身上,妳是我的信仰,信仰怎麼能背棄?


在那天晚上,與線上所有朋友一一結束通話、QQ下線以後,我突然想通了這件事情,那自始至終都不敢說出口的「永遠」,不再困擾著我,因為我正喜歡著麻由、還喜歡著麻由,而且那麼地喜歡麻由。
這個一瞬間,原來就是我在尋求的「永遠」啊 ~~


一個麻由飯朋友,在麻由生日的時候寫下了一句令我感動的話:
「我愛妳,麻由。」


最後我也想跟她一樣,說這一句:
「我愛妳,麻由。」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八月四日這天,是一個少女--福田麻由子、我的小麻由的生日,青春珍貴的二八年華,十六歲的誕生慶祝。
我想說些話來表達;表達這一年一次都毫不例外地會情緒激動的心情,我以為;那就像是信徒對於聖神誕生般虔誠的仰望


也許,我不會永遠是我,因為從三年多前喜歡上妳的那天以後,在那以後的我就已不再是過去的我。某一種存在我身體裡面,可能可以被稱為永遠的不確定延續性在喜歡妳的同時已經徹底變形。我被改變了,就這麼輕易地便讓妳給改變,可是我喜歡這個變化,也喜歡改變我的妳。
給妳、親愛的妳、如此親愛的妳、那麼親愛的妳、最最親愛的妳、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妳:
雖然我不具有永恆的不變性,但我想妳永遠都會是妳,永遠都會是我最喜歡的、親愛的妳。
至少,對我而言,就是如此。


在麻由生日的前夕,我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了這些話,一堆肉麻噁心的話,每次看完這些都覺得好噁心,不過我還是很想把它寫出來,或許那源自於無法漠視自己心意情緒的堅持,不願意背叛心裡真實聲音的習慣。
所以我還是說了出來,雖然這些話是那麼地讓我抖落雞皮疙瘩,但我還是把它們毫不保留地通通說了出來。


村上春樹的「舞‧舞‧舞」裡面有這樣一段話:
「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
在今年、麻由生日前的這一段時間,當我注意到八月四日越來越是接近,這段話就不可避免地一再自心中浮出,現在的我;深深地為此感到認同。


藉用麻由,我想起了麻由喜歡村上的書,也想到了他書上的這段話,不禁臆想著;
麻由看過「舞‧舞‧舞」嗎?當她看到這段話時是怎麼想的呢?是切實地理解、還是不為所動呢?


不管如何,當我切實地體會到這個道理,正是喜歡上麻由以後的第四次生日慶祝與三年多後的今天,我終於了解這樣的感慨從何而來,沒錯,人應該是慢慢變老的,就像村上以為的、而我以為的一樣。
可是當我在心中寫下慶祝麻由十六歲生日這個標題時,驀然地有種強烈疼痛在心頭擴散出來;十六歲這個數字提醒了我;沒多久前似乎才過了十五歲、在這之前的沒多久之前是十四歲、而更前面一點是十三歲、最前面的是剛喜歡上小麻由的十二歲生日。
三年怎麼會過得這麼快?不是應該慢慢長大的嗎?為什麼我覺得這三年就像是;空白得沒有任何印象地就這樣在眨眼瞬間過去了,僅僅頃刻呼吸間就奔到眼前,如此地快速?


對我來說;自喜歡上麻由的三年前一直到不久前看「絶対零度」的時候,是緩慢地貌似沒有流動、如死寂般沉睡的三年,僅管這段時間以來我很明白麻由長大的事實,但那種事實帶來的衝擊,比起「絶対零度」真的是只有一點點而已,直視「絶対零度」的時候,才明白過去的自己僅僅是一點一滴接受著那微小的的歲月成長罷了。
十四、五歲時的麻由生日依然讓我感傷,但與今日相比,我覺得那不過是來自於數字改變的有感而發,也就是直接就著年齡的無病呻吟而已,現在想來這種情緒竟有點為賦新辭強說愁的不過爾爾,而到了真正知覺到的時候,卻不會說、也不能說了,鯁在喉頭還不知道能說什麼,原來這世上確實有一種感覺,是道盡天涼好個秋的欲語還休。


我親愛的小麻由:生日快樂,希望妳永遠能夠是快樂的,即使流淚,也希望那是喜悅的淚水。
在今天妳的十六歲的生日,雖然妳早就是少女麻由,但我還是想叫妳小麻由,我很久沒有這樣稱呼妳了,在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就停止了這樣的習慣,但;在生日時就會很想稱呼妳為「小麻由」
或許是在下意識中明白了,往後的我大概會越來越難自然地叫妳小麻由,但就像我前面說到的:
「我想妳永遠都會是妳,永遠都會是我最喜歡的、親愛的妳」
就算我再也說不出「小麻由」三個字,但是稱呼不代表什麼,麻由就是麻由,因為在前面時我也說過:
「至少,對我而言,就是如此」


再說一次;
生日快樂!
小麻由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以「做夢」為主題來完成的這篇文章,是源自於我心中一直無法排解的很大遺憾,而這也是它被分類在「福田麻由子」的原因。
這個遺憾就是有關於麻由的,其實它存在很久很久的時間了,為什麼我到現在才說呢?那是因為在我的心裡,總是期盼著能夠有可以平撫遺憾的一天,但是過了這麼久,終於是死心了;有些事是怎樣想要都要不到的、某些願望只會是以願望的型態存在 ~~


所以我打算把這遺憾給記錄下來,在已經不再盼望的現在,村上春樹在「聽風的歌」裡這樣說過:
「寫文章並不是自我療養的手段,而只不過是對自我療養所做的微小嚐試而已。」
我現在做的,也就是這樣。


喜歡麻由這麼一段時間以來,從沒有夢到過她。
每次看到論壇上的朋友說著自己的夢境裏有著麻由的出現,心中都很羨慕,非常非常地羨慕,羨慕到甚至有些嫉妒的地步。


其實也就是作夢而已,但為什麼會感覺嫉妒?
那是因為我自己知道;關於福田麻由子與自己,就只能是 IDOL 與飯;這樣終生都不可能改變的關係而已。
永遠觸摸不到、看不到、接近不了。
那是早就明瞭又很難看開的執迷不悟。


因此無可救藥又沒出息地這樣想了,現實中如果不行,那麼退而求其次,渴望在虛無的世界裡可以看到她。


但是近三年以來,卻總是無法在夢中看到麻由,所謂的羨慕情緒早已經沒有當初的強烈,還有那嫉妒的情緒也慢慢地已經遺忘了。


是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就不再羨慕,也不會去嫉妒了。沒來由地我竟有種預感,某種模糊但是確定的預感;
也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做這樣的夢 ~~


能夢到的話早就夢到了,夢終究是夢,終於是不存在於現實的另一個相貌,而只會是虛幻般的型態。


或許是知道自己總有這樣想的一天,所以始終麻由不肯入夢而來吧?
不管如何的強烈欣羨、還是醜陋的惡毒妒忌,久了終歸平靜、長了一定淡然。


其實我只是自欺欺人地裝得不再在意和期盼,沒有的東西就是沒有,還又能怎樣?期盼得越多也不過是失望更大而已,更何況盼望著這種事情的本身,就是一種極為荒謬的庸人自擾,任誰都會覺得;做夢而已,有必要想得這麼嚴重嗎?
確實;不過而已罷了,根本沒必要這麼煞有其事地看待。但這個不過而已的小事,對我而言卻是件很難放掉的牽掛,事物的重要與否端看自己是如何去看待,沒有辦法,正是因為我想不開,沒有辦法想得開。


坦白地說;雖然不再羨慕、沒有嫉妒,可是總有些許小小的失落無法自心底抹去,因為;怎麼就獨獨我一個人沒有這樣的福氣呢?


總覺得少了這個「夢」的部份,就似乎自己與所有的麻由飯在相同的模樣中,產生了像變異的細胞一樣不同的部份,大家都有的我沒有,一想到這裡,那沒有辦法抹去的失落就會翻攪著情緒,毫不停息地作祟著使人覺得孤獨抑鬱。


難道我愛得不夠深呢?


或許我真的愛的還不夠深吧?
所以我並不具有這個夢見麻由的資格。
是否我…不是完全的麻由飯呢?


我想,大概是吧 ~~


或許等到哪天我真的成為了真正的麻由飯,才會在夢裡看見麻由。
而那是什麼時候呢?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啊,因為我根本不知道;究竟自己缺少的要件,到底是什麼?或許發現它,也正是一個給我的考驗吧 ~~


說到這裡,我想起了一件事,雖然我從沒有夢見過麻由,但曾有一次、很接近的一次像是在夢中看到了她,為什麼我用這麼不確定的語氣來形容呢?因為看到的不是正面,而是背面。


是的 ~~ 我所看到的不是正面,而是一個很像麻由的背影。
如果是正面,那我是一定認得出來的,百分之一百地有這樣的自信,但是背影就很難說了,若是在現實世界裡,真的看見麻由背影的話;我還是確信有認出的信心,實在是因為麻由的背影看過太多次也太熟悉,沒有理由會認錯,不過在夢裡…我就不敢這麼確定了。


因為在夢裡的一切總是很矇矓,疑似看到麻由背影的一次更是朦朧,連景物都看不太到了,四周白茫茫地散發著銳利的光芒,很是刺眼,我很少有夢到過這樣的背景,只有顏色而沒有前後左右分別,明明有踩在實地上的感覺,可是沒看到地面,空蕩蕩的好像浮在空氣上,那感覺像是玩遊戲或看動畫時所描述的異度空間。


不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是刺眼得讓人張不開眼睛的強烈白光,那光到底是另外投射在這個夢境裡呢?還是太過亮眼的迷茫的白色環境反射出來的光芒?我實在是搞不清,只覺得真的很令人不舒服,當我ㄧ邊揉著眼睛一邊適應著環境的時候,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


這個影子早已在我心中生根,是就算出現在茫茫人海中也不可能會錯認的背影,因為那個印象是早就刻入了記憶的深處,看過太多麻由的背影,而這些印象早就化整為零地在心裡存在著,我敢肯定自己絕對不可能會看錯。
但是在自信滿滿之餘,不知怎麼地我突然又猶豫了起來,心中開始出現了一個回聲:「是嗎?你真的敢肯定嗎?」
沒有看到正面的時候,難道只憑著自己的自以為是就能夠斷定是正確的嗎?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近鄉情怯吧?
面對思慕的人站在眼前,反而懷疑會不會是在作夢 ( 實際上確實是 ),當即將擁有想要的東西時,反而會不敢伸出手擁抱。
我覺得自己就像是這樣的,看到麻由出現在眼前,患得患失地疑心一切是不是真的,因此開始懷疑自己的肯定。


其實,跑到前面看,不就知道了嗎?腦中閃過了這個想法;對呀 ~~ 只要跑上去就好了啊 ~~
但是跑上去看到了能幹嘛?
呃…想這幹什麼?我果然是個軟弱沒膽的卒仔,老是想一些說服自己卻步的理由,不用想太多,反正先跑再說嘛 ~~


是說很久沒跑步了,當然搶拍子過馬路那種跑步不算,上班以後就很少激烈運動,但是在夢中的自己還跑得挺快的,雖然當時並沒有發現自己身在夢中,不過雖然頗滿意自己追逐的速度,但不知道為什麼,和前方那美麗的背影中間所隔的距離卻始終沒有縮短?感覺好像自己每前進一步就把她往前推一步走的樣子,前後還是維持一樣的間距。


我急了,不知道為什麼有種「來不及」的急迫感湧現,總有一種如果再不追上,眼前的一切就會從面前消失不見的急迫恐懼,所以我更加拼命地跑,終於那距離呼應我的急迫心焦而逐漸有了縮短的跡象,我抱持著無法言喻的狂喜,期待著追上以後轉身的那一刻,於是更是努力地將距離一寸寸縮短。
總算跑到與她並肩了,我滿懷欣喜地轉頭一看;


是黑暗裡透著微光的白色天花板…


原來我醒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的,在我轉頭的同時就馬上醒來了,睜大的雙眼還留著期待的殘餘興奮感,但是看到的卻是沒有回應我的冰冷的牆壁…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就只是盯著眼前的天花板,感覺到從窗子吹進來的風慢慢地把依然熱燙的身體溫度降低,而心情慢慢地平復,逐漸地整理出了頭緒,也歸納出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啊…


終究還是不知道那背影的主人到底是不是麻由。


什麼都沒有確定,除了那模糊的背影,很像很像麻由的背影、應該就是麻由的背影、但懦弱地不敢肯定。


那是我最接近「麻由夢見」的一次,在那之前從沒有過,在那之後也沒有機會,屬於我的如夢似幻已經醒覺,也許根本就不該擁有這樣的如夢似幻,而只能一再地想像,直到發現想像也很空虛,才終於了解;永遠想像不到的夢幻,原來是寂寞的實在型態。


但是…
那背影真美,就跟麻由的一樣美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再來要到夏季了。
其實說夏季,8月28日這個日期在季節的區分上,明顯的確實是夏天沒錯,但在日劇檔次的區別,距離九月秋季檔也不過還差三天而已,但是對於我來說;已經過去的2010年冬季檔依然那麼模糊,而還沒來到的2010年秋季檔卻還太過遙遠,遙遠的成因在於就目前所知的資訊;2010年秋季沒有福田麻由子的作品,所以要去期待一個未知的季節,委實難以想像,倒不如8月28日這個日期與今年的夏季更讓我有踏實的感覺,因為確知有麻由可以期待


就已經過了將近一半的2010年而言;
冬季實在嚴苛寒冷,因為沒有麻由
秋季實在模稜兩可,因為沒有麻由


撇開我個人對四個季節的氣氛觀感不說,我可以明確定的是;有某種想法已經成為生活的實在依據的確信;是否有麻由的存在?這才是一個圓滿的判斷標準


在這就要迎接端午節到來的2010年,我很認真地這樣覺得;
春天真是浪漫綺麗,因為麻由的出現
夏天果然熱情溫暖,因為麻由將出現


一切完全不一樣了,有麻由就完全不一樣


真的是很期待8月28日這部SP,非常值得去想像的;與長瀨智也、広末涼子的再度共演,還記得當初麻由跟長瀨大叔與女孩的配合、還想起麻由總是飾演広末少女時代的樣子,而現在她們要演一家人了,麻由要演她們的女兒,真的是很難想像的某種因緣
不知道麻由的戲份多不多呢?看角色的感覺,麻由扮演的角色讓我想到「一公升的眼淚」裡那個成海璃子演的妹妹


麻由的出現讓我真的很高興,但是消息確定的時候又感到了一點點的遺憾
遺憾的是依然還是SP而已
等不到麻由的連續劇多拉馬出演,難免會有長久以來的期待總是無法如願以償的難以釋懷,不過比起麻由的出現,那小小的遺憾又讓相形之下更為巨大的喜悅給淹沒了


雖然直到現在,我仍然還沒有辦法擺脫「絶対零度」帶給我的失落,但我始終相信著;能夠使我擺脫並遺忘這些失落的也一定是只有麻由才行,縱使以後可能我還會不斷面對這些失落的情緒,也有可能最壞的打算是要一直地面對下去 ( 當然;絕對不願意如此 ),但我仍然堅持認為;還是要麻由才可以,因為關於麻由的一切、就只有麻由才能撫平,不管那是即將到來的明日、或者是在以後的明日的明日


那個時候一定會來到的,就算有最後還是等不到的可能,我也寧願付出喜歡麻由的心情等待,在我的想法裡;最重要的就是那個過程,而我也就是參予這過程,結果是最後的延伸收穫,一定是希望能夠圓滿的,雖然我知道現實情況裡常常不是這樣
可是所謂的未知就是因為這麼地不明確,那才總是使人感到期待又疑懼吧


或許是我極為悲觀和過度操心了吧?
我說;雖然我貌似說了很多十分灰心的話語,可我想那是我心中總是不安的陰鬱造成的想法,我相信終究有那麼一天,麻由一定能夠使我擺脫這些因失落引起的恐懼,正如同讓我失望的「絶対零度」,當中雖然有許多讓我無法接受的表現,但卻也有那令我怎麼都難以忘記的;比純真還要潔淨的美麗哀傷的眼神,即使有太多的缺點,但還是有閃閃發光的光輝
雖然很小很少,可是只要它還在,那我對麻由就依然有期待的信心


美麗的夏季、值得等待的夏季
還有不斷倒數著希望快點來的8月28日
那是整個夏天與一整個八月,最美好的時候



広末涼子と長瀬智也が初の夫婦役~脳腫瘍で娘亡くした夫婦を熱演


女優・広末涼子と人気グループ・TOKIOの長瀬智也が、初の夫婦役を演じることが3日、わかった。8月28日放送の『24時間テレビ33「愛は地球を救う」』(日本テレビ系)内で放送されるドラマ『みぽりんのえくぼ』で、広末と長瀬は、脳腫瘍のため13歳7ヶ月で亡くなった少女の両親役を演じる。実話を基にした物語に広末は「ただただ悲しいというだけでなく、家族の温かさ、笑顔をたくさんくれるドラマ」とコメント。TOKIOとして番組パーソナリティも務める長瀬は「ありきたりな“ありがとう”って中々見つけられないけれど、家族との出会いがどれだけ大きな奇跡だったかと思いました」と感慨深げに語っている。


 2004年6月14日に脳腫瘍のため13歳で生涯を終えた岡田美穂さんが遺した359枚もの絵手紙を基に母親である岡田典子さんが描いた闘病記『みぽりんのえくぼ』(文芸社)を原作にした今作。美穂さんの絵手紙が、残された家族に一日一日を精一杯前向きに生きることの素晴らしさを伝えていく。広末と長瀬は、大病を患いながらも、懸命に生きようとする娘・美穂(木村真那月)を支える両親の理子(広末)と照生(長瀬)を演じる。


 長瀬は「本読みで泣くことなんてあまりないけれど、その段階で皆が泣いていて、僕も泣いてしまいました」とクランクイン前にキャスト陣が会して、台本を下読みする“本読み”の段階から感情があふれてしまったことを告白。自身も母親である広末は、娘を亡くす親の気持ちは沈痛な部分もあったようだが、「自分が母親だったら泣いている場合じゃないな! と。子供の前では泣き顔は絶対に見せないで、色んな気持ちを吐露できる場所が家族であり、そんな『キズナ』や『あたたかさ』をこの本は伝えてくれるに違いない!って思ったときに『頑張ってみよう』と思いました」と原作のメッセージ性を伝えることの意義をモチベーションに転換させたことを明かしている。


 “みぽりん”がニックネームの岡崎美穂(木村真那月)は母・理子(広末涼子)と父・照生(長瀬智也)、姉・美波(福田麻由子)と幸せに暮らしていた。だが、美穂は中学校の入学式の日、教室で突然の頭痛に襲われ、検査も兼ねた手術の結果、悪性の脳腫瘍に侵されていることが判明。治療が上手くいっても、5年後の生存率は10%しかないと判明し、理子は絶望に負けそうになるが、病と闘いながらも懸命に生きようとしている美穂を前に、娘を支え抜く決意を固める。その後、照生から絵手紙セットをプレゼントされた美穂は、病院のベッドの上で毎日絵を描き始める。美穂の絵は評判を呼び、やがて“みぽりんの絵手紙”と呼ばれるようになった。だが、季節が移ろい冬が訪れるころ、美穂の頭部に新たな異変が起こり……。


出處:http://career.oricon.co.jp/news/75860/full/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其實很喜歡麻由的聲音。


麻由一直都是以演戲為主線發展,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和我一樣會注意到麻由的聲音,我想我會特別注意到麻由聲音,或許是因為我曾在唸書的時候,有過幾年很熱中日本アニメ的關係吧,難免地會特別注意到聲音吧?
而麻由的聲音辨識度非常高,即使是和許多聲音混在一起也很容易就能辨認出來,奇特地既嬌嫩又低沉,不是因為喜歡麻由我才這樣說,是真的;我非常喜歡麻由的聲音。


從喜歡上麻由而開始看日劇以後,終於多少明白了為什麼同樣都是詮釋角色,聲優和演員卻始終有別,我所說的有別並非單是指職業的分別,而是一樣地都是屬於表演藝術工作者,為什麼幹聲優的不可能當演員、當演員的無法完美勝任聲優?
聲音好聽獨特又有演技,也不見得能是好的聲優,而即使是很能揣摩角色心情與性格的聲音表現,也不一定能將它轉化成演技,演員必須是全方面的;表情、眼神、肢體動作、聲音都要面面俱到,而聲優不需要顧慮到這麼多,只需專注於聲音的表現就行了,故此;演員的聲音再特殊再悅耳,與聲優相比總會有所不足


會扯這麼多無關緊要的廢話,是因為一直以來習慣了聲優專業配音的我,在聽到麻由的配音時總感覺有些說不上來的怪異,聲優的出演除了專業的演技和特殊的嗓音之外,最主要的還有他們必須強調突顯自己的聲音強度,簡單地說;所有的情感都要透過聲音的出演來一言以蔽之,對於聲優的讚譽,不會有一種稱讚是「就像真的人一樣」,因為如果和一般人說話一樣,那就不對了,聲優很多時候必然性地需要誇張一些來加強印象,但演員卻是相反過來的,在表演上需要力求最接近真實的反應與心情


拿聲優和演員比配音表現本來就不是對等的,但是不常聽演員配音的我,卻在一開始就用這樣的習慣去衡量麻由的表現
在「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的前段,我總是感覺麻由的聲音似乎很放不開來,大概畢竟不是專職的聲優吧、又或者是首次嘗試這樣率直、男孩子氣的小女生角色的關係,麻由的聲音表情在我聽來覺得有點壓抑,嗯…要怎麼解釋這種壓抑呢?就是說麻由像是極力地刻意控制聲音的抑揚頓挫,於是在情感的流露上好似便顯得不是那麼地自然


麻由的配音表現不是很好啊…
這是我初看完「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時的想法,坦白地說;當時我有點失望,在那個時候
一直到看完的一兩天內,我都還是這麼想的


但就是在那一兩天之後吧,開始習慣地著手寫著「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寫著新子與麻由,開始回憶起這部動畫的時候,我發現了;裡面許多角色的對話;應該是說聲音的表現比較恰當吧,我幾乎沒有留下太多的記憶與印象了,可是關於新子的一切卻開始逐漸地清晰,而很多在一開始覺得不是很好的初次印象在腦中不斷地反覆播放,而在重覆著這些回憶的同時,對於麻由的聲音表現,竟然是慢慢地越來越是不同


其實麻由的配音表現非常好,我必須要推翻自己一開始下的結論
現在回頭想想;那帶點男孩子氣卻絲毫不粗魯、低沉的並不清亮的嗓音,回味再三後就不斷增強的強烈印象,真的是非常神奇且特殊的聲音表現,或許一開始並不是特別到讓我難忘,可是卻從回憶的過程裡發現了她的獨特
是的,或許在剛開始時並不驚艷,可是越是咀嚼就越有味道


第一次,對於麻由的表現在若干日子後會出現如此大的感覺反差,我想是這樣的,最初的我帶著對聲音的要求習慣的先入為主想法,以及認為麻由的聲音應當就是怎麼模樣的執意,使我否定了麻由的表現,可是當剝除掉自我設限的意識之後,在最簡單純粹的回想中,就能體現出麻由的聲音表現是這樣不可忽視的強大辨識度及美好光輝
為什麼我能能完整地回想起新子的每一段聲音,而別的角色不行?因為其他人的表現就只是符合那個角色而已,而新子不是,不但那是最適合新子的聲音,更因為麻由的出演而顯得獨特,雖然這聲音和我一直以來認識的麻由聲音是不盡相同的,但是是無庸置疑的,那就是麻由的聲音,千真萬確地不容否認,因為那種說不出來的獨特、強烈的高度熟悉感,遍尋世界也就只有麻由才有,假設我從沒看過新子好了,但是我能肯定地說;就算走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聽到這個聲音我一定會回頭,這是屬於麻由飯才能理解的,因為;聽見了麻由


麻由的新子就是這麼地不同,既是完全地像是變成了一個全然不熟悉的麻由,但是又很能清楚地意識到麻由的存在


在近一兩年來,對於麻由的表現,我總喜歡用「是麻由在演他們」來形容失去了微妙些許說不出感覺的麻由演技,讓我很是感慨並且尤其擔心
我一直在等著能夠再度看見能充分發揮演技並發揮強大存在感的麻由,終於地在「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的新子身上重溫了這樣的感動,雖然遺憾的是;這是一部動畫的配音,不是影像作品的角色出演,但麻由在「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裡的表現已經足夠地安慰這些不安


身為麻由飯,我覺得「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是一定要看的作品,會發現不一樣的麻由、但也感動於那個不一樣裡面還是不變地存在著足以讓人悸動的必然要素,那個就是從以前以來我一直認識的、喜歡的麻由啊


 


PS.這篇文章是先以「讀麻由的聲音」這個題目投稿發表在論壇的自製電子雜誌第三期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覺得;還是得說說小雪穗~~


本來我是不打算做這樣的比較,雖然我自認自己是個白夜行狂人,也很明白自己對於日劇白夜行的偏執,但我知道我還是可以認真地去比較日劇、韓影和小說的不同,只是會在最後的結局,做出了「還是喜歡日劇」的結論。


可是對於小雪穗,我知道一定會有偏袒麻由的強烈意識存在,那跟喜歡白夜行又不是一樣的感覺了,因為在眼中的福田麻由子是心中唯一、主觀情感認定上絕對的小雪穗,在我的感覺;只有小麻由演的雪穗才是真正的雪穗,這很盲目也很不理智,這些我都知道,但…我卻沒辦法改變自己的想法。


所以,在看完韓國電影版的白夜行之後,我雖然寫了關於電影本身的心得,但一開始我卻是不打算要再把兩個版本的小雪穗做比較,因為相較這部作品,對於這個角色的答案已經是太明白不過了,再寫出來我覺得自己一定會還是一面倒地傾向麻由,而我覺得關於「白夜行的小雪穗」這個議題,儘管自己可以有說不完的話,但恐怕都已流於囉唆重複,因此才不打算再寫
不過想了一天以後,改變了想法,我覺得;還是得說說小雪穗


喜歡福田麻由子的我,畢竟還是不能反對自己還是很想好好偏袒一下麻由的壞心眼,最後還是決定該再寫一篇日韓小雪穗的比較文章,我大概能預想這會是一篇一面倒地提高某人、踩低他人的自私應援文~~
好吧…我就是這麼地偏心、如此地不可理喻


要說小雪穗,我覺得要先從原作出發,雪穗是怎麼樣的女子?就像我在韓版白夜行心得裡曾說過的,在這裡再一次地重新整理出來:
「高貴優雅、智慧美麗,以及篠塚感受到的;良好氣質底下潛藏的某種下流的惡意,這矛盾的特質讓雪穗這個角色在完美女性的表面下,似乎隱約帶有一點危險的神秘氣息」
我所認為、或是說我感覺到的雪穗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子


那麼,再換過來說;原作裡的小雪穗是怎樣的一個女孩子?在成為氣質出眾、兼顧智慧美貌的危險女子之前,小時候的雪穗是什麼模樣的呢?原作中其實沒有太多的描述,只有在笹垣為了查案到西本家、還有雪穗忘記帶鑰匙兒去找公寓管理員時的這兩個場景有敘述到關於小雪穗的形貌,同樣的那份優雅的氣質在小雪穗時期就已展現,原作中敘述那份優雅的尊貴實在不像是貧窮人家的孩子會擁有的,並敘述了小雪穗在這個年紀不該擁有的驚人美貌和貓兒般靈活美麗的瞳眸


那麼;小雪穗大體來說還是跟成年後的雪穗是相同的


以這樣的感覺來相比,還是麻由最接近
所謂的優雅不是貴氣,說貴氣就像是大小姐了,而如果是大小姐就沒那份渾然天成的味道,優雅是一種難以教養的態度,而太過則顯得做作、不到卻又顯得刻意,更重要的是;小雪穗出生的環境,是難以令人想像的陰暗污穢,小雪穗的高貴優雅必須建立在不會因環境的遮掩而顯得黯然失色的這一點之上,就像日劇裡小雪穗對小亮司強調的;生長在水溝裡的花、出汙泥而不然、卓然挺立的高嶺之花


我很誠實地說,雖然也許沒人會相信我的誠實;在白夜行以後我有看了不少日劇,也接觸認識不少日本子役,我覺得要說演技好的也不是沒有,但要在舉手投足間展現那自然的高雅,還真沒幾個,或者說我就真的只看過一個,那就是我的麻由,能夠在十二、三歲時就具備有這樣的氣質


除了氣質之外,我覺得雪穗必須具有一種特殊的邪氣,不是說很惡毒的邪惡,而是很獨特的感覺,「邪」這個字可能會有很多不盡良好的聯想,但是「邪」可以這樣解釋;「不尋常、偏離常態」~~以小雪穗來說,小小年紀就具有驚人的美貌,而那美貌卻為她帶來了不幸,這就絕對不是常態的一件事情,在險惡環境下猶能教養自己維持良好的氣質,那就非常的不尋常
我說的邪氣,是這樣的意思,而這個部分我想更是很難表現出來,但怎麼也無法忘記;笹垣來到家裡時,飾演雪穗的麻由那銳利的眼神和陰沉的表情,那不單單只是凶狠和惡意,而是不經意流露出的算計,小麻由是怎麼掌握住那微妙的邪氣,而可以讓它隱約透過演技展現出來,我想就是麻由飾演小雪穗可以打動人心的關鍵了


相較之下,韓版的小雪穗,在外型條件上只能勉強說是中規中矩,或者說;我只能用「中規中矩」去勉強地形容她給我的印象,不管是氣質還是形貌方面都不能說是完全符合小雪穗的形象,就算不跟麻由比,用原作來想像也實在是差了太多
韓版的小雪穗,在外型上給人的印象,就是「可憐」,我想這麼形容;把雪穗變簡單了,眼前這個雪穗就是很可憐地忍受著不堪的命運,但看不到應該有的努力維持的教養、也沒看見因為環境而磨得尖銳的惡意,韓版小雪穗我見猶憐的模樣也抹煞了必要有的不尋常的氣息


那是一個很可憐的女生,被媽媽利用、被變態歐吉桑猥褻的女生,可是除此之外,也就這樣而已了


呃…說真的,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飾演韓版小雪穗的演員叫啥名字


算了…那不重要,對我來說重要的只有麻由


我想一輩子應該都不可能再體驗到;像最初看日劇白夜行時,那被麻由強烈震撼到的、背脊發冷抽氣的感動了
「演技這種形容,本來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以前有個朋友曾這樣對我說過,我也知道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主觀,從我的口中說出的稱讚麻由的話,也許都具有濃厚的偏頗意味,但是還是只能這麼說,關於飾演小雪穗的演技詮釋,還是麻由好


韓版小雪穗出現的不多,就把韓版有的而也是日劇版有的場景做個比對吧


首先是刑警大叔拜訪小雪穗家的時候



在已經案發後,面對懷有疑問的刑警,雪穗以極度的冷靜態度與之對話,而且還小心地故佈疑陣
如果就這個部份來說,兩個小雪穗倒是都表現的可以,我一開始對韓版的小雪穗也有很不錯的印象,因為這個地方我感覺她演得還行



但是以複雜度來說,日劇高出很多、而麻由的表現也細膩很多,韓國電影很著重去刻畫氣氛,但總是忽略了太多微小的地方,但這些細微之處卻足以構成每一個場景的深度,麻由在這段劇情的表情豐富得令人驚嘆,眼神中若有所思的味道傳達得很好,最令人戰慄的是躲在後面窺視母親與刑警對話時的算計,雖然只是極快地閃過,但就是這樣難以察覺的一點點,厚實了麻由演的小雪穗那真實沉重的印象
而關於韓版小雪穗的表現,我覺得她把一個強自冷靜的小女孩演得不錯,但就感受不到雪穗的掙扎和心機了



兩個版本的小雪穗的母親都說出了相同意思的話:生存沒有這麼容易,請不要天真任性


韓版小雪穗泫然欲泣的神情我見猶憐,光從母親與孩子的對話很難了解;母親言語中的「困難的生存」是什麼樣的意思,為什麼母親會對孩子說出這樣的話?在應該接受親情滋養的年紀,有什麼樣的困難會使得孩子有所為難?
委屈求全的畏縮言語是韓版小雪穗面對這不幸事件時的態度,面對母親的進逼和生活的窘境,她只能發出小小的抗議,卻又只能在母親尖銳世故的道理前退縮沉默



麻由演的小雪穗相對之下則非常具有力道,不同於韓版楚楚可憐、小心翼翼的請求,而是大聲地說出「我不要再這樣了」,但是媽媽卻甩了她一巴掌責問:「妳為什麼要這麼樣地任性?」
但是媽媽也哭了,哭著說出一個失去丈夫的母親和寡婦撫養孩子的辛苦,哭著要小雪穗體諒、幫忙,媽媽的哭喊讓小雪穗只能緊咬下唇卻無法拒絕,儘管受夠了這一切,但卻連拒絕都被責為是任性的撒嬌
「妳只是個孩子,孩子可以任性!妳應該要哭、要鬧、要叫,不應該掩飾自己的情緒」
這是日劇「瑠璃之島」中的一段話,但那對小雪穗而言是可遇而不可及的幸福
麻由完美地演繹出壓抑的慟,不能拒絕母親要求、而必須隱忍憤怒與傷痛的慟,忍著淚水抿緊唇瓣的模樣,哀傷卻也堅強、無奈然也悲痛



面對母親的死訊,日劇和韓影用了不同的劇情來展現


韓影版是重現小說中的場景,小雪穗要求管理員替她打開緊鎖的家門,發現母親已然死去的事實


我覺得韓版小雪穗這一段倒是真的演得不錯,她以有些點點顫抖的語氣反覆問著
「我媽媽,真的死了嗎?我媽媽,真的死了嗎…」
呆滯無神的表情似乎反應出了無法即時接受至親死去的惡耗,也許不是冷靜地壓抑著激動的情緒,而是當下無法做出該有的情緒,以致於沒有任何動作,只能囁嚅著相同的疑問語句


當然,如果早已理解白夜行的人,或許在悲傷之外可以解讀出另外一個訊息;那樣的問句是對於「行動計畫」的確認,小雪穗是否下手殺了母親?不管原作還是這部電影都沒有提供答案,但我相信是有的,至少雪穗一定是知道這個計畫的,所以我想那對她而言可以說是個精神上的解脫,在母親死時、在確認死亡的時刻,小雪穗以疑問句的事實確認來象徵束縛在自己身上的不幸枷鎖終於可以放下了



而日劇版則是以小雪穗躺在病床上聽到媽媽死訊時,說完「是嗎?原來只有我活下來」的微微一笑作為結尾
這個微笑可以說是麻由飾演小雪穗一個最平淡卻又著力頗深的詮釋,那個簡單的微笑和簡短的話語,有很多很複雜的、無法完全說清楚的情緒,超過了所謂的「哀莫大於心死」的境界
同樣對於母親的死都是解脫,但是不單單只有解脫,更有種釋然的味道,可以感受到那笑容是好像放下了什麼、感覺輕鬆了
又像是苦笑,苦笑著說為什麼想死的她活下來了,而不明就裡的母親卻這樣死了?欲結束痛苦而不得求,那是怎麼樣的一個可笑的命運啊~~


韓版沒有演出小雪穗決心行動前和母親說話的劇情 ( 可能是因為原作中沒有 ),誠如小雪穗說的;本來不恨媽媽的,因為再怎麼樣都還是自己的媽媽,但一定是在那個時候突然有一種超越愛的名為「恨意」的情緒讓她下定決心要拉著母親下地獄,正因為是媽媽,所以才可恨,她怎麼可以這麼做?把女兒推向一個連自己都覺得可惡的男人


就是因為多了這一段,小雪穗的微笑才會這麼地耐人尋味,終於可以明瞭那抹微笑是多麼地令人心疼、藏著多少說不盡的情緒,但最後也都只能化作淡淡的笑容,彷彿宣示了繼續活下去的堅強理由



「所以說…人…是我殺的喔…」
這是我喜歡上福田麻由子的起點


沒想到韓版白夜行裡也有這場景,雖說這部電影是從小說改編,我也感覺它和原作氣氛極為近似,但有某一些情節卻是很明顯地參考日劇而來,有件事在韓版白夜行的心得中沒有提到的,而我在這裡說出來;我覺得韓版白夜行是「以和原作相似的味道包裝日劇版的意念的白夜行」,簡單地說;所謂很像的氣味,是來自於必須要與原作相同感覺的費心營造,但那是用鏡頭和色調所表現出來的,而關於故事的整體,卻是採用日劇的方式來思考,從這個角度上來看,韓版白夜行很糟糕地並沒有表達出自己觀察到的白夜行,僅僅只是做到「模仿」,忠實地呈現原作氛圍、未曾考慮地直接用日劇的純愛意念作為主軸


模仿,像不像三分樣,如果不要這麼計較所謂的主體意念與思考價值,韓版白夜行還是模仿到了三分像,就像韓版小雪穗,也還算中規中矩


如果說不跟麻由比的話


我覺得;很多孩子、演技好的孩子都可以扮演雪穗,至少都能做到像韓版一樣地中規中矩


但是,就好像這麼一句話:
「演戲再好再真不是麻由都不特別」
這是我認識的一個麻由飯朋友轉述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麻由飯說的話,呃…原出處已不可考…反正我引用這句話是想說;或許很多人都有辦法演小雪穗,但絕對沒人能同麻由一樣的特別


關於表現「…人是我殺的喔…」的這個部份
韓版小雪穗感覺就是一個必須藏住秘密的可憐孩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攬下罪責、軟弱執著地索求著承諾,
在那時我突然覺得;我一直以為雪穗是難演的,但其實又似乎並非如此,在看過韓版小雪穗的表現以後,我感覺;如果只是要這樣表現雪穗,也不是說就一定很差勁,因為如果從小雪穗的身世遭遇來觀察,一個可憐兮兮的孩子是很容易從表面上理解的到的模樣,而在韓版白夜行簡化過多故事的情況下,小雪穗與小亮司之間的童稚情感顯得薄弱,韓版小雪穗的表現,也就是很剛剛好地為這稀薄的童年敘述和大眾理解的印象下的註解而已



可是福田麻由子就不是這樣,若是麻由單單扮演好這個容易理解的雪穗,那便只是很忠實地做好該做的好演技,而就並不特別了
如果不是如此,我不可能會因此喜歡上麻由


應該是要悲傷的、就像韓版小雪穗一樣大可以毫不掩飾地只是哭,但在麻由的詮釋下,悲傷的表情上卻鑲嵌著她帶著笑意的眼睛,我覺得小雪穗是高興的,因為有一個男孩可以為了她連父親都能殺害,在那個笑意裡我彷彿窺見到小雪穗是這麼想的:
「啊…為了他,我什麼都願意做」
所以說,人是我殺的


可是如果是高興的,小雪穗為什麼要哭?啊…畢竟對於一個孩子而言,這樣的衝擊還是太大了啊…
所以在笑容之下,不能完全掩飾的是她對於自己痛苦生命的哀傷,最後只能走到這一步才可以獲得解脫,如此地悲哀無奈


而其中最令我難忘的是聲音,抖顫的像是哭又像是笑的聲音



小雪穗與麻由是相輔相成的,因為小雪穗的難以言喻,使得麻由的詮釋更具有怎麼說都說不完的魅力,但也是因為麻由這樣的表現,把小雪穗那份言與文字無法形容的形而上之美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
沒看過有一個角色有如此強大的各種複雜情緒、沒一個演員能夠讓這些情緒面面俱到


結論還是如此
麻由的小雪穗還是最棒的小雪穗,是無法超越的,因為是麻由、是小雪穗


 


PS.這篇文章是先以「因為是麻由、是小雪穗」這個題目投稿發表在論壇的自製電子雜誌第三期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當更新了這一篇的時候,「福田麻由子」這個分類的文章數量是我家最多的了。


不厭其煩地每年紀念一次的日子;五月24日,就在2007年的這一天,改變了很多很多~~


其實說真的;麻由的生日啊、以及第一次喜歡上麻由;一年來就有了這麼兩次一定要寫文章的紀念日,偶爾再加上突然想到的來台紀念,林林總總地關於麻由的一切好像永遠都沒有結束的時候,其實,我只是巧立各種名目在灌「福田麻由子」這個分類的文章數量,總覺得每隔一段時間就該寫點關於麻由的事情,變成了一種習慣。


自己也很清楚;很多文字都是一再重複的、沒有意義的隻字片語,去除掉所謂的對於麻由的演出作品及表現方面的感想,在於「喜歡」這個基準上的一切想法,早已是沒有任何新意的陳腔濫調,可是;雖然很明白我心思與語言的貧乏,不過總還是忍不住地不去說出來。


已經到了第三年,我想說的依然還只是那些過去的話語,所以這一次我不想說了,免得讓人看了討厭、自己也覺得厭煩吧


時間沒有停留地很快就過去了,三年說來不長、不是漫長的一段日子,但是對於奉麻由為本命的一個麻由飯而言,回首這三年竟然有種虛幻的如夢似幻般的不真實感
真的嗎?不知不覺地就三年了?
再來檢視2007年的那一天依然會感到不可思議
就是從這一天開始嗎?


三年來遇過很多事情,交了很多朋友、看了幾部日劇,也曾除了麻由以外、欣賞過一些藝人
曾幾何時的;日劇不再看了、和某些朋友的交流減少了、自己常提到的最喜歡的五個八月女也只剩下麻由
變了很多改了不少,而就只有麻由還在…不對,應該說;只有對著她才能找到自己從沒改變過的某種事物


這麼小的一個孩子,像看著她長大的一樣,就這樣過了三年,以前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三年是足以讓一個國中生念到高中生的時間距離,這一句話我以前並沒有感覺,就算是自己走過那三年,也一樣沒有,至多是回顧時會有歲月如梭的感慨,但是我卻剛好從喜歡上麻由以後,便完全理解了這一句話裡面簡單的某種感傷


我剛好就是看著麻由從國中然後畢業上高中的啊…
我感覺這樣的日子太短太短了,在麻由進入 U20 的階段,我就只能這樣注視她三年而已
為什麼02年看夏之雪時我沒注意到麻由呢…
為什麼06年看女王的教室時我會無視麻由…


為什麼、為什麼…
很多的為什麼


這三年太短,短得讓我不能太多地去收集留存關於麻由,那即時的孩子模樣
我覺得好難過啊,無法言喻的一種低落的悲傷感像扼住我的喉嚨般地令我感到了喘不過氣的煩悶


太晚認識和喜歡麻由,怎麼樣來說都是讓我感到很後悔的事情
如果我能夠在很早就喜歡上她,雖然從那時候一路看到長大,心情必然會是比現在感受更大的失落,但是我卻寧願如此
要不然就讓我在麻由長大之後再喜歡她吧,逃避掉那可能引起失落心情的癥結


但我卻是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喜歡上她的
注定了那有些失落的遺憾


我忘記在什麼時候了,我曾說過;還用「小麻由」這樣稱呼著她,長大以後我要怎麼稱呼她呢?恐怕不能再用「小」了吧?
現在看來我確實是非常了解自己的…我越來越少稱呼她「小麻由」了,而是說「麻由」,在沒有意識到的時候我就以改變稱呼的方式來接受她長大的事實了


與其說我不能接受麻由的長大,不如說我是不能接受把她看做孩子的時間只有這麼一點點吧?我想
可是偶爾那份習慣會改不過來,還是會叫她小麻由,也許那也是我家小弟曾跟我說過的;在做父母的眼中,孩子永遠是孩子
對於麻由,我不一定純然地帶著這樣的心情看麻由,但是一定還是具有這樣的成分,所以我還是不定時地會對她冒出這樣的感覺吧?


在這第三年,我寫下的是自己、一個麻由飯對歲月的感慨,及太晚認識到這個孩子的一點遺憾


注視著麻由長大的同時,其實更深刻地感受到的是自己於這段歲月中活過的痕跡,那些因麻由而生的後悔,是喜歡上她以後醒覺到的、沒有好好掌握的「過去」


這篇三年的紀念;獻給即將三十歲的我、以及從那天起開始改變的我,在日後的某一天,它也會成為回想中的痕跡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完了「絶対零度」第六集,然後提筆寫下了關於這一次麻由出演的若干心情,在做完這些事情以後,不免地覺得很是落寞,因為在這之後又要開始耐心地等待了,沒有底的等待。


話說這兩個星期來實在很快樂,原來每個禮拜都有可以往後期待某一天到來的日子,這樣的期待心情是這麼地美好,啊…別怪我不解箇中滋味,只是真的未曾嘗試過,而今日終於惟有耽溺耽溺於想像的苦苦等候終於成了現實,才理解這般美好竟如此遠超過自己的預想。


很遺憾的是快樂的心情也就只有這麼兩個禮拜、兩集而已,不夠啊不夠,對我來講;關於麻由的一切怎麼會有嫌太多的一天呢?


懷著這樣的心情觀看「絶対零度」,想念壓倒了一切,很單純地只是為了麻由在裡面的每一次出現就感到了某種無法言喻的某種什麼填滿了心中,漾化出了最簡單的喜悅,就像我之前曾提到過的;如同昔日在觀看「最後的禮物」時驀然知覺到了,自己對麻由的喜歡是和其他任何一切都不能相比的獨特喜歡;的那種發現,再一次地體會到這樣的心情,依然是那麼樣地好


不過除了懷舊的那份心情以外,單單說「絶対零度」中麻由的表現,並沒有辦法帶給我多一點的新一些的感動
對我來說;我之所以感受到了被填滿的滿足,不是因為整體麻由的出演讓我感覺到無法抑制的狂喜,而只是因為我喜歡麻由、因為她是麻由、因為這是麻由的作品,完全就是「福田麻由子」這個不需要理由的理由,如此而已
剝除掉個人的感覺因素,不見麻由有太多亮眼的表現和過去能輕易感覺到的強大存在感


以這兩集做比較,第六集麻由的戲份確實多了很多,造型也換了好幾次,但是我自己卻覺得第五集裡的麻由表現得比第六集要好,至少第五集麻由那美麗哀傷的眼神令我至為難忘,但是在第六集裡卻沒有了
其實;我是喜歡那個眼神


我認為或許是這樣的;相較第六集,第五集是鋪陳故事的梗概,第六集則是線索發現的水到渠成的真相揭露,兩種不同的呈現方式,用玩牌來說;一個是藏牌、一個是秀牌,因此屬於「藏」的第五集必然地會使我覺得是帶有些許神秘感的壓抑,這份壓抑的感覺也是讓我覺得第五集的麻由 ( 沢井春菜 ) 比第六集還好的原因吧?
可能是因為我總是有種既定印象在;覺得麻由非常適合那種隱忍堅毅的角色、或者該說是我喜歡麻由演這樣的角色,沒來由地非常喜歡,更何況很大愛麻由在說「人是我殺的」時候的眼神,那麼地深邃、深得不可見底,而又能從中察覺到苦苦壓抑的傷痛


也因此我下了個斷言;我不相信一個擁有如此美麗又哀傷的眼睛的人會是兇手,我想那份深深的、深深的幽靜是因為與生俱來的靈魂純淨的本質,會有那樣不可言喻的哀傷是來自懂得憐憫必須給予憐惜的事物所聯想出的慟,能夠呈現這樣複雜情緒、絕美得令人驚艷的一雙眼睛,擁有它們的主人斷然不可能會是殘忍的兇手
對 ~~ 不可能是兇手!
這不是依據已知線索來判斷出的想法,而是將自己的感覺交付直覺來決定,而今,證明了自己的直覺並沒有錯 ( 嘿嘿嘿 ),不過,與其說高興自己的直覺正確,倒不如說我更是高興麻由用她詮釋所要表達的意念很準確也很到位,不然我也無法如實地接受到那份訊息了


落日黃昏、暖黃溫熱的夕陽下的沢井春菜的這一段劇情是我怎麼也忘不了的一幕,單憑這眼神與表情,便覺得很夠了,真的很夠了,實在是不能不由衷地好好讚美這個孩子
是說;小孩表現得好,誇獎是應該的


當我這麼喜歡這一段的麻由的時候,自然對我來說地五集的整體印象是會提高很多的,加上我實在地認為;在第六集裡麻由的表現很多部分真的是不太好,感覺上麻由對於需要表現強烈情緒的時候,在情感的掌握上似乎不是那麼地精準,倒也不是說不夠激烈,而是即使聲音及肢體語言都像是好大的樣子,但也就是「好像」而已,應該有的味道沒有出來,比起過去我形容的那種演技好壞的感覺;少了點微妙的「什麼」還少了更多,那失落的已經不只是「微妙的一點點」,而是連處在中間可以用「微妙」形容的仲介業已失去,少了很多很多、多得連那微妙的地步都不再微妙了


最先開始感覺到不對,是沢井春菜在網咖企圖逃跑被警察抓住時喊著叫著的聲音與激動的表情,實在很難讓我感受到她是在表示「掙扎」這個意思,以前我曾說過;過去的麻由演什麼角色就像那個角色,後來開始感覺麻由走入了瓶頸;直接地覺得是麻由在演那個角色,但是現在…?感覺不到麻由徹底地自然化身成為沢井春菜,也感覺不到麻由在演沢井春菜,演員與角色似乎分開了、但又似乎分不清誰是誰,我無法感受到究竟靈魂在哪裡



而在其後更讓我覺得失望的是在抓到犯人的現場大聲叫著「だがら どしで」的時候,在聽到這聲音的同時我猛然想起的是雨夢舞台劇,裡面的麻由也常感覺用這樣的方式說台詞,但是螢幕上的效果終究不同於舞台劇啊,況且老實說;雖然聲音很像,但較之雨夢缺少了力道與情感,我感覺不到春菜的悲憤,只是看起來真的很憤怒而已,應該讓我感受到的情緒,沒有、完全沒有、ぜんぜん ありません



現在看麻由,感覺很多需要表情及眼神的內心戲、尤其要壓抑一點的,麻由還算能掌握得很精準,但若果需要強烈一些的情緒及肢體表現時卻很是不足,確實地在這兩集中我喜歡的幾段,都是比較安靜的場景,像第六集裡麻由上網的短短幾十秒畫面我就很喜歡,不然再以前面提到的「だがら どしで」這一段為例;麻由的叫喊、激動的情緒雖然使我感覺不太好,但當她沒說話看著犯人時的表情情緒卻掌握得很不錯,突然想到的是很久以前曾聽人這樣形容過麻由:「不需要太多肢體表情,只需要靠臉部表情就能演好一個角色」,我本來不是太同意這形容 ( 不過偶爾有時想想只靠表情就可以演完角色其實也挺厲害的 ),但現在突然覺得好像某種程度地實現了這個形容,因為確實就是臉啊臉的…而且只剩下靜態的時候還能感覺到勃勃的生命力,其他時候都沒了



延伸思考到的是;覺得現在的麻由很像很像一般的高中生,換個角度說可以說是她個人的樸素與自然,但從不好的地方說;就是某個應該感覺到的光輝不見了,就像前面說到的一樣,缺少了那強大的存在感,已經現在不是過去小光和雪穗那般鮮豔的存在和光輝,而是隱藏得很深、不好察覺,但是仔細去看就還是能發現到的那種
然後想到的一個比喻是「挪威的森林」裡渡邊形容直子的;過去明顯的美麗轉變成為一種柔和和諧的美
但是;我還是希望麻由回到過去那樣,因為這藏的極深的光芒,我想除了麻由飯不會有人會注意得到,因為那般的氣質可以說是內斂,但也能解釋成路人,不會有人去注意到路人內蘊的光華,因為當平凡與普通已經成為她所呈現出來的氣韻,她就失去了被人注目的魅力


以前的麻由…同樣具有強烈暗示存在的意識提醒與內斂自然的魅力,但是現在卻只剩下後者了,我無法不對這樣的情況感到憂慮啊


至於造成話題的白襯衫確實很萌,但是我就感到了看著說不出的怪異,麻由的眼神表情都很怪,必須明顯地自然散發的「冰冷」完全沒有,我倒是覺得那與其說是冷酷,不若說有點像是不屑吧?



我認為塑造這個角色的台詞就很有問題,像沢井春菜這樣背負著強大悲傷的人,應該越是痛苦就越是無法將它說出口,而只能透過她言語中的一些不確定感覺,解答這樣的訊息才是,如同春菜在受審時一開始說的:
「殺了動物會判死刑嗎?」
「不殺人的話就不能判死刑吧?」
「要是能判我死刑,我就全部說」
這才像是春菜應該說的話,很明顯看得出裡面透露著既想說又畏縮的某種訊息



而在其後說的:
「刑警先生,做了壞事的人,即使沒被警察逮捕 ,遲早也會遭天譴吧?」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人總是不斷做壞事呢?」
就顯得太過刻意造作,我覺得在這時候插入說教意味這麼明白的言語,就擾亂了沢井春菜所給予我的悲傷神秘感,不但不能讓人反思,只讓人感到了陳悶的厭煩,用這樣的方式做比方;這就好像亮司和雪穗說「你們懂得什麼是愛嗎?」的噁心,幸好目前沒有任何一個版本的白夜行安排了這麼白痴的錯誤,不然那一版白夜行肯定是連看它都嫌浪費電的



最令我無法接受的是;麻由連「哭」都沒有表現得很好,國中時候對著籠子的哭、在警局裡對著手上紅色髮飾說著「ごめんなさい」;眼淚與表情都像是點了眼藥水而被刺激的不自然
我是多麼地想念那個眼眶含淚,淚珠大顆落下、或掛在臉頰上的麻由啊,真的;這一次關於哭戲,真的覺得麻由的表現不太好



話說麻由真的長大了,而且長得好大好大啊,猶記得「演歌女王」裡麻由飾演中學生時明顯太小的模樣,現在則是連演中學生都嫌太大,其實她也才脫離中學生身分沒有多久的時間啊



怎麼覺得中學生麻由的臉在某些時候看起來有些老氣?不是以前那種心智成熟反應在外貌上的成熟氣質,而真的…有些老氣


也才十五歲而已啊…為什麼會這樣呢?哎~~



不知道為什麼開始想念起「演歌女王」…
大概是因為麻由的雙馬尾造型吧,制服的樣式也和演歌很像,錯覺因而產生


最後嘛,來說一下劇情好了
不說別集,反正也沒有看過,就說說這第五第六集,我真覺得「絶対零度」不是一般的難看,劇情實在是很差很差,而且極不喜歡劇中老愛有些看似玄妙的人生說教道理穿插其中,就像前面沢井春菜說的「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人總是不斷做壞事呢?」那種說教一樣,如果是好的劇,這些話會成為名言,如果是不怎麼樣的劇,那就是很故作姿態,我感覺「絶対零度」就是屬於後著


以沢井春菜的故事來說;背負著不小心害死好友的強烈罪惡意識這是一個很不錯的題材,事實上在看完以後,我也覺得這個部份的劇情還算可以,只是看到最後發現動物連續殺人事件和千山事件是兩碼子事的時候不禁使我很無言,這兩件案件之間的關聯就是沢井春菜這個女孩子,我搞不清楚究竟故事是想表現那個案件,難道沒有人覺得沢井春菜抓犯人的理由是「討厭欺負弱小的人」很牽強麼…?


我覺得這兩集根本上來說是這樣的,最先的目的是千山事件與沢井春菜這一段故事,當沢井春菜說出「五年前犯下案件的犯人至今仍未抓到」時,故事齒輪已經開動,可是故事一開始已經說了真兇被抓到啦?那麼要怎麼繼續下去?於是所謂的罪惡意識便成了突破的要點 ( 沢井春菜說的犯人是指她自己 ),但是因為犯人與事件已經完結,必須再想出一個案件來讓這兩件事兜起來


於是就因為這樣;沢井春菜也成了必須是追逐犯人的追查者之一


但是但是…
一直沉溺在罪惡感折磨中的女孩為甚麼會有這種履行正義感的閒工夫時間呢…
難道抓到了犯人就有助於減輕罪惡感嗎?


自囚於某種意識之下的人的思考,不太可能會去關心除了自己解不開的心結以外的事物,除非那是必須的、又或者是那是能解開枷鎖的
所以我始終無法理解,不時痛苦地在心中說著「ごめんなさい」的沢井春菜怎麼會為了正義感而出手


拜托,不要鬧了,這種水準的劇情實在讓人看了很難過啊,如果寫不出有邏輯又厚實的劇情,就請乾脆地寫沒有邏輯卻又特別的劇情吧,兩種混在一起的沒有邏輯又不特別的日劇,真的很讓人無言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歸主旨 ( 也就是說,「上」篇沒有說到主旨…囧~~ ),麻由隔了近三年的連續多拉馬演出,她的表現如何?是很應該關心的重點。
( 換句話說,「上」篇關心到了些不該關心的XDDD )


我不能不說;看完「絶対零度」第五集以後還是不免地有點遺憾,因為在這一集裡的麻由不管怎麼看,都不免地感覺似乎失去了過往必然會有的強烈存在感,以前那個只要一出現在螢幕中就能令畫面為之一亮的光芒黯淡了許多;「絶対零度」裡的演技很可惜地並不完美,時好時壞且起伏不定
身為一個飯,無法不對本命這樣的改變感到憂慮,一直最害怕的是麻由變成一個普通至極的女優,這是我內心最深層的恐懼,總是盼望著這心中的恐懼不會成真,而永遠只會是恐懼而已


記得麻由在「絶対零度」中第一次離鏡頭最近的畫面出現時,注視著她的我感到了說不出的怪異,那個眼神是想表現「冰冷」的意思嗎?或許那真的可以說是麻由所想表示的「冰冷」吧?但我覺得那不是冰冷,而應該說是陰陽怪氣吧?實話地說;我覺得那根本不是人的表情與眼神,只感到了某種說不上來的不舒服的違和感,我認為麻由並沒有很適切地揣摩出所謂的「冰冷」,只是流於表面形式的裝出拒人千里於外的樣子,但根本沒有散發出這樣的氣息


同樣是冰冷,回想到的是小雪穗和小光,那才是不需太多多餘動作卻能精準細微地讓人感覺到了的;真正的冷,很簡單地從身上散發出來的不言而喻的拒絕意味



接下來就好多了,嗯…這也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不穩定,前一瞬間還感覺十分突兀的表現,在下一個瞬間卻又很快地像是掌握住了表演的要領,其實這個畫面在我還沒看「絶対零度」時就曾看過了擷圖,當時看到這張圖片時,我覺得麻由的呆情怎麼看起來呆呆的沒有半點鮮活的感覺,不過真的看到了影像的時候,感覺卻又全然不同了


圖片無法確實地掌握住麻由靈動神采之萬一
再一次地感受到這樣的事實,一直以來總覺得麻由非常適合的還是那種動態的感覺,不是活潑的動態,而是無法停格的動態,把麻由的作品定格擷圖時,會發現很多很多在觀看時沒發現的令人贊嘆的變化,這些變化微小到在表情肢體間一瞬即過而難以察覺,可是就是這些多不勝數的細微之處才可以造就麻由在演技上被譽為「天才」的高度
現在;麻由少了很多那種細微的演技表現,不對~~應該說過去俯拾皆是,現在卻可能只存在在某些時候,而這個時候的麻由就又再度地讓我看到了這樣躍動的、充滿生命力的動態,眼睛是如此地靈活又藏著些許壓抑,太喜歡這時候的麻由了



這張圖畫的是誰?
那個人,就是你、沒錯就是在說你 ( 指 ),你怎麼可以睜眼說瞎話呢?這那是我們美麗的小麻由啊?相差何止千里啊
畫的一點都不像嘛



其實看到挺直背脊走路的麻由,我還真有點不習慣耶



我很喜歡這段劇情裡的麻由,「頂樓」這個場景讓我想到了「女王的教室」中的小光,算是我在一個瞬間時記憶重疊的沒來由的思念吧


麻由的眼神表情讓我不得不愛,對刑警說出自己就是兇手時,眸子裡看不見狡詐、挑釁與睿智的銳利惡意,而是讓人感到了說不出原因的悲傷,很深很深的悲傷


除了對「女王的教室」場景的回憶,在麻由飾演的沢井春菜說到「是我殺了宮田ユキ」的時候,我的眼前突然閃過的是白夜行裡改變我人生的那句「人是我殺的」的畫面,不期然地又想起了抓著剪刀的小雪穗那令人心疼的眼淚與微笑,可是這瞬間閃過的印象,卻無法和眼前的沢井春菜畫上交疊的等號,不管怎麼說;同樣都是說「是我殺的」,「絶対零度」還是無法比上麻由在白夜行中這堪稱代表性的經典一幕,當然白夜行與小雪穗在人物性格的塑造與描寫細膩,委實不是「絶対零度」和沢井春菜可堪比擬的
沢井春菜的這番話不及小雪穗,也許作品本身的質量佔了非常大的因素,但我真的很喜歡沢井春菜這個極為深切又茫然的哀傷的眼神與神情,我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那麼深不見底的傷痛眼眸會搭配上略帶嘲弄的笑意,這就是麻由想表現的嗎?這個悲傷的笑容是否就是為了下一集的真相所預留的伏筆呢?


是說我不相信一個擁有如此美麗又哀傷的眼睛的人會是兇手,這是經由這一段麻由的演出所直覺的斷言,我的感覺是對的嗎?還是這是麻由的一次過度用力而造成的不到位表現呢?
只能等到下集分曉了



麻由這個揮刀,非常地用力。



為什麼會有這麼乾淨真誠的眼睛?手握著刀發抖的沢井春菜,卻一點都不像個連續殘殺小動物的冷血變態,反而像是受驚的小動物一樣,驚慌地看著眼前的刑警
大愛啊!大愛這個模樣的麻由!純真的幾近可以用「無垢」來形容的、像孩子一樣的女孩,她真的會是兇手嗎?



有朋友提及了關於麻由的奔跑,確實地,過去麻由在需要大一點的激烈動作時,手腳的表現會很不靈活也不協調,在「絶対零度」中看來已經好很多了,不管是和刑警的搏鬥、還是逃離現場時背對鏡頭的狂奔,都顯得較往常還更具有動感,小麻由妳果然是一個努力求進步的孩子啊~~ ( 拭淚 )


不過~~該說人是犯賤的嗎?其實我很喜歡過去麻由的一些小小肢體動作,儘管有些從儀態來看是極為不自然也不協調的肢體動作,可是我卻非常地喜歡,像剛剛說到的跑步,我是最喜歡「最後的禮物」中上身略微前傾的跑步模樣,還有那最有名的「華麗的轉身」,現在也很少看到了
矯正了儀態的麻由當然是極美的,可是我…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是私心裡很懷念過去的麻由


我總覺得這個孩子就是擁有了這些,才造就了她特有的而別人不具有的獨特魅力
但這似乎是有些形而上的意識了



令人感動的演員表名字啊



雖然一開始說,麻由的表現不太好,但好像一路寫下來,讚許還是多於批評
唉~~要一個飯來批判本命,真是太困難的,應該說對我來說很困難


話說我沒提到什麼關於「絶対零度」的劇情,呃…劇情不重要啦,基本上我是完全無視劇情的,好不好看也沒有特別的感覺,對於日劇我似乎完全地進入無心的狀態了,真要聊劇情的話,我直覺地認為麻由不是兇手


為什麼?
就是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才歸納為直覺囉…勉強要解釋的話;就跟前面提到的理由一樣,我實在無法置信擁有那種眼神的人會是兇手,雖然這理由嚴格來說實在不算是合理的理由,但對我來說卻是的
以目前劇情的疑點來看,如果沢井春菜是兇手,那就是兩種選項而已;雙重人格犯罪者和極度聰明的智慧犯吧?但我怎麼也感覺沢井春菜不像智慧犯,雙重人格很有可能,但是這樣未免有些老套了吧?
當然目前來看,沢井春菜是兇手無疑了,但我總覺得應該不是的,那應該是誰?呃~~這我怎麼知道啊?那是編劇的責任了唷


終於如期寫完了這篇文章,期待明天的第六集,而看完以後我就要完成這篇文章的「下」篇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完了「絶対零度」第五集以後,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真的好喜歡福田麻由子!」


嗯…只能說我實在太過強烈地去在意麻由的存在,只是遺憾於這第五集裡,麻由出場的時間真的太過稀少,看這集日劇的時候除了看到麻由的出現會特別聚精會神地注意以外,其餘的時候我都感覺意興闌珊,甚至是花了很大的力氣壓抑想快轉的衝動。


看「絶対零度」最高興的,是又再一次體會到當初在看「最後的禮物」時的那份發現自己無可救藥愛上麻由的心情,喔…我又再一次地嚐到了那種沒有預期到的、激烈奔跳的狂喜
我又再度愛上了福田麻由子了嗎?


話說這一次的連續多拉馬出演睽違了三年,我當然怎麼也能清楚地算出來,因為恰好從我開始看日劇的07年春季四月期開始,麻由就從那時候消失到了現在 ,總算讓我給盼來了這一天,回顧彼時到了現在,很多過去以為的都已經變了樣;像往常都習慣了麻由演別人的幼年時代,現在也終於輪到人家來演麻由的幼年時代了,見到那個演麻由幼年的小女孩時,心中不免地又有了感慨,大概是因為這近三年的時間裡,我所認識的麻由都侷限在電影、雜誌集節目訪談中,在這期間的時空感處於當下、往後延伸的一個前進狀態,經由時日漸增雖然意識到麻由已經長大,但那是實際上的年齡,對於戲裡角色扮演的模樣,我依舊是一直執拗地、認定還是孩子
我看到的是已經長大的、擺脫U15的少女福田麻由子,但是我現在知道了,在看「絶対零度」之前,我的心裡對於麻由戲劇表演上的印象,還停留在更早以前的孩子階段,演戲的麻由、實在的麻由,對我而言其實同時存在,並且是具有一定的年齡落差


白夜行最終回中雪穗曾說過「將你困在通風管道深處的人,是我」,忽然覺得自己也是那樣的,在看待麻由關於影像上的表現時,也把這個持續注視著她的強烈的幼年印象一直擺在心中,等於是;活在我心中所謂的麻由的演員形象,一直是存放在過去的鮮明記憶,其實是我自己限制住了自己看待麻由的成長;即使在外表上認同了她的長大,但某一個層面上我想我還是選擇擁抱以前的麻由


當然;也許是這三年來麻由真的太安靜了,而感覺限於瓶頸的她也確實很久沒有令人眼睛一亮的強大存在感,就是因為如此吧…因此我選擇沉溺於過去


若果不是看了這第五集的「絶対零度」,也許我還會更晚才發現到,原來我是懷抱這麼畸形的兩種眼光在注視著麻由


我的麻由啊…不只是實際年齡已經長大了,連在螢幕上的角色也長大了喔
竟然很遲鈍地到了今天我才發現到這一點


現在所見到的麻由正開始在構築新的、我所不認識的模樣了,我想那也正意味著她的成長吧?不管是外貌還是演技的詮釋,麻由自己有發現到這件事嗎?我覺得應該是有的,因為我看到她困擾於演技表現的瓶頸、在意著外貌的改變而和朋友討論的這些訪談紀錄,都可以看得見麻由在關於成長這條路上做的摸索。我在想、在看完「絶対零度」第五集後想到的、往常我總是把麻由的瓶頸看作是因為過去表現太好而給自己的壓力,但當發現原來自己看待麻由有這樣兩極的落差時,就想到了;也許不僅僅是求好心切造成的壓力,可能麻由在即將邁入成長的階段、認識及學習著這件事情的時候,或許產生了同我一樣的兩個、說不定更多個不同卻又是關於自己的意識主張,而在拼湊著尋找、嚐試融合的這個時候,就是麻由所困惑的演戲上的瓶頸了吧
哎~~不知道,這個問題是沒有答案的,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呢?這真是無意義的無意識疑問想法啊


雖說這樣看著有些擔心有點痛,但是可以這樣注視著期待著一個孩子的長大,突然感覺也是好幸福的一件事哪


記得我過去在「GOEMON」提到過的,關於麻由的美是正處在「萌」階段的美,我形容那是「初發的、初始的美」、「含蓄兼容卻不強烈,隱約的不明顯的美」,現在的麻由在我看來,還是「萌」,只是比起「GOEMON」時期的最初與隱然,似乎走入了另一個階段,變成了很微妙的「萌」,偶爾某些時候會突然有令人驚異一瞬的美麗閃過,但也有怎麼看怎麼奇怪的模樣出現,我想;「萌」還在繼續,但是正走入了蛻變期


是不是;所謂的「蛻變」總是如此?
在這「蛻變」中,麻由給我的感覺是極不協調的,大概是在新子,呃~~應該說在「Liar Game 2」的時候就有這樣的感覺出現了,試著回想過去,即使是「演歌女王」裡極盡惡搞之能事的裝扮,依然能很清晰地辨識出屬於麻由的一體感,可是現在那份一體感很難找尋的到,各自模樣各自精彩,但彼此乎互相獨立,卻又無法回歸到屬於「福田麻由子」的自然整體感


「GOEMON」和「Heaven's Door」時麻由的「萌」雖然也能察覺到,但並不那麼混亂,相反地十分平靜且壓抑,而現在或許是這些被壓抑住的氣息終於還是顯現出來了


我覺得人在小孩子轉到大人時期都會有個奇怪的轉變期,麻由現在似乎正處在這個期間,我是這樣想像的;貌似正要長大時,某個「質」必須完全轉變,如同塑陶,不是要揉嗎?揉完後再捏,現在的麻由大概正處在那個「捏」的階段,正在嘗試地調整找出自己的「質」的那種感覺吧?


而現在的我,正見證著麻由的重塑期,很老套地這樣比喻;就是毛毛蟲要變成蝴蝶的中間這個時候,當然現在的麻由應該不是毛毛蟲了,而是把自己繭封起來專心長大的蛹,啊~~我又不能停止地去想像論述;那裹住麻由的蛹是麻由隔絕紛擾努力長大的象徵吧?但也可能是她伸展翅膀的障礙,突破那層障礙的麻由,一定可以像破蛹而出的蝴蝶,展現新生的奪人心目的美麗光芒


本來這一篇預定是要寫關於麻由在第五集「絶対零度」表現的感想,順便附加一點心情,不過現在發現那「一點」心情好像太多了點,其實一樣可以放在一起的,但是考慮到還有五月18日的第六集要寫,所以我想還是分開放乾脆一點


呃~~不知道剩明天一天能不能把第五集的部份趕完,如果明天不放上,等到18號好像就有點奇怪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小麻由2010年的首次出演,雖然只是以特別來賓身分特演,不過也很不錯了,至少有露臉了、有資訊了、有演出了。
唉~~多麼卑微的說法喔…可是是事實啊,身為麻由飯,我們真的等了很久。


很久沒見到麻由了,也很久沒看她演日劇,最後一次該是09年一月12日和田村正和共演的那部日劇SP了吧?然後從那之後一直到現在也一年多了。


啊…麻由啊麻由…
啊…寂寞啊寂寞…


本來在剛開始聽到小麻由出演這部日劇時,我很訝異自己並不激動也不是特別高興,而只是想著;太好了,可以一集寫一篇心得…
說實話,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那時的自己很是做作,好像不是真的多高興這件事,而是習慣使然的動作,現在真的很想好好地罵罵自己


後來上了論壇以後,發現只是出演這部日劇的其中一集特演時,有點失望,當時我純粹覺得是自己無法做到「一集寫一篇心得」而已,隨後接著就平靜下來了,即使看到幾張劇照的擷圖也還是沒有啥太大的感覺
和朋友聊起這件事時,我也和她提到了自己並沒有感覺到多少興奮的情緒,我和她都以為;因為我很失望只是一集的特演


直到下午我看了預告影片…
突如其來的;像是某種東西從體內被抓了出來,遍佈了四肢百駭、頭腦心靈,如此兇猛且無法預期,對於麻由的狂熱與興奮期待沒來由地爆發出來,我很清楚地察覺自己的意識正在以自己無法想像的速度和力量進行猛烈的奔跑


我想看到麻由、早已等不及那遙遠的五月十一日,恨不得在這一個瞬間直接前往到未來的那個可以看見麻由身影的當下


快點到來吧,五月十一日
這一次的麻由演的是怎樣的人呢?
戲份有多少呢?
走出瓶頸了嗎?
好久沒看見的她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


種種的疑問使我迫不及待啊



對了~~
看擷圖我覺得麻由胖好多、臉變得好圓喔~~怎麼會這樣呢~~ ( 哭 ),麻由啥時能變回來啊~~ ( 滾 )
而且啊…而且現在變好大一個耶,不禁讓我想到以前看到夏帆十六歲時很大顆的模樣…


還有,麻由好像到了一個怎麼看怎麼怪的年紀,我想起很多人說過的;人到了一個要從幼年轉變成成人的時候會有一段怎麼看都不協調的階段
難道麻由也到了這階段了嗎


好傷感喔,麻由長大了耶…
真的真的好失落感傷啊



http://tv.jp.msn.com/news/article.aspx?articleid=282259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