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作夢了。
其實與其說很久沒作夢,不如說從沒記住自己作過什麼夢....吧,我記得人一個晚上能作四到五個夢,但通常醒來就忘記了。
所以我想我是都把夢都忘光了。

如果是記得住的夢,不是印象深刻,而是因為在睡醒後賴床然後又猛然驚醒才會記得。

這幾年來,除了那一次因為惡夢而醒來,所以記住了那一次惡夢的內容以外,其他都是賴床以後作的夢。
上一次看到麻由的背影,現在想想好像也是賴床時夢到的。
這樣一說,也是我很久沒賴床的證明了吧。

我常說我怎麼也夢不見麻由,或許不是我夢不見,而是我從沒有記起來....也許我每天都夢見麻由而不自知吧。
是說,我覺得這麼想會讓心上的遺憾少一點。

說到麻由,前天,也就是九二一那天,難得會記得作夢內容的我,作了一個跟麻由有關的夢,當然那也是賴床以後的結果。
老實說;從張開眼睛到刷牙洗臉完之後走到樓下去等公車上班的這十幾分鐘過程,我的頭還昏昏地搞不清楚現在是夢還是現實,直到上公車坐下來以後才逐漸地將兩者分開,並且逐漸地把整段夢的內容記起來。
雖說是記得,其實也只是不夠詳細的大概而已。
在夢裡,不知道怎麼得來的消息,總之麻由要出演今年秋季新番日劇,而且台灣的電視台還零時差播出←光憑這一點就知道肯定是作夢無疑,不過作夢的人不知道自己在作夢,反正我就是很高興地在播出時守在電視機前等候麻由的身影,就像劇本安排好的演出一樣沒有任何懷疑,但是,眼看都已經快播完了,麻由卻都沒有出場,正當我不滿地準備發牢騷的時候,突然就醒來了。

當我清醒地把這個夢給想起來時,倒沒有什麼遺憾或是可惜的感覺,或者是因為夢的內容太不真實,也或許是整部日劇看到完都沒有看到麻由,所以完全沒有任何惋惜的著力點。
只是,作了那個夢以後,覺得有點想念。

好一段時間沒想起麻由了。
原來我還是會想念麻由的。
發現到這件事情,我竟然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哀傷,五年的時間,不過五年而已,這麼容易就沖淡自己曾經掛在嘴邊信誓旦旦的喜歡嗎?
現在還會發現自己能思念,會不會哪天到了作了這個夢也完全不想念的地步呢。
我無法想像,但實在地說,我對自己沒有信心。

每到秋天,這個讓我知覺變敏銳的季節,很多不該去想的不要再想的都無可避免地會再度想起。
例如那顆壞掉兩年還沒有能力修復的硬碟,就是在秋天時掛掉的,只要沒有搞好,就永遠都是會在秋天時讓心裡發痛的刺。

真奇怪,明明最喜歡這個季節,但是三十多個年頭以來,最壞的事情也大多出現在這個季節,也不是沒有過好事,但是或許人總是容易記住那些不愉快的過去吧....好事記得的不多,壞事卻永難忘懷。
可能是因為在這個季節,感覺的觸角變得異常敏感的關係,所以任何事情都會呈倍數放大吧。

我想起一件小事,也跟麻由有關,或者該說我執意地想把兩件事扯上關係。
最近收到了霹靂網寄來的提醒信,告訴我很久沒有登入了,所以我回去登錄了一下。
結果發現了原來自己是在十一年前的八月四日那天申請會員。

006

人生無巧不成書啊。

那天作夢恰逢今年的九二一。
台灣人記憶裡一個永遠不忘的日子。

天氣涼了,秋天到了。
今年的秋天涼得特別早,但也特別慢。

中秋就快到了,過完中秋也就是真正的秋天來臨了。
每當臨近中秋,我總會想起一首許茹芸唱的<四季>

其實這首歌並不是特別好聽,還記得念五專的時身邊完全沒有人喜歡這首歌,也聽過很多人批評許茹芸根本不適合唱這首歌。
可是我就是很喜歡這首歌,也特別喜歡那時候的許茹芸,喜歡她像是捏著鼻子唱著<四季>的方式,被許茹芸一唱,沒有邏輯的歌詞似乎也可愛得令人莞爾。

許茹芸啊....是我第一個喜歡的女歌手暨女藝人,儘管那時候的喜歡僅止於理智上的欣賞,但終究喜歡過一段時間,而現在偶爾聽到她的消息時還是會忍不住想關心她現在好不好。

正因為是第一個喜歡上,所以還是在心中有些為她保留的位置,就像這首<四季>,就算後來很喜歡的生物唱過<GET CRAZY!-秋>和<秋桜>這些跟秋天有關的歌曲,可是一到秋天,耳邊響起的還是<四季>

寫到這裡,我突然很想重新聽聽<淚海>和<如果雲知道>。
偶爾也想懷念一下自己過去很喜歡的歌手的歌。

是說;九月開始以後的網誌更新變很慢,我想至少要能作到一週兩篇,不過卻又食言了。
沒想到扣打用完之後,更新網誌會變成一件這麼沒有效率的事。

夏季日劇也快要播完了,我在這個九月呈現出除了月九其他完全無力的狀態,<GTO>跟<特官>都開始沒在追了,雖然知道自己肯定會看完,但是面對自己消失的熱情也覺得很吃驚,原本想以月九帶起的熱情作為契機續追秋季新番呢,天海女王加上菅野美穗的組合真是無敵誘人啊....結果在還沒開始前熱情就消耗殆盡了。

所以會不會繼續看秋季新番還很難說。

但是這種事情就順其自然吧。
比起這些事,我其實更擔心網誌該寫什麼,雖然明明有很多還沒看還等著下筆,不過卻有種不知從何開始的感覺啊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