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到了慣例要寫的歲末感言了。
當然,寫的題目慣例的是麻由。

本來我想說;把歲末感言延伸出來多寫幾篇,除了麻由以外,寫寫一樣喜歡了好幾年的生物、今年剛喜歡上的陳意涵跟カナ,這些題材應該多少都能各自寫個一篇出來吧?

但是...後來還是覺得不想這麼做,還是寫麻由就好了,應該是說;我私心地想把這個歲末感言的慣例留給麻由。

回頭重看了前幾年自己寫的歲末感言,其實覺得很感慨。
感慨的原因,是下筆後腦中的空白。
以前的自己可以寫得出那麼多,結果現在怎麼卻想不出要說什麼呢?

有時心裡常常會想關於麻由的事,但是,真的到了這種時候,卻寫不出來個一丁半點。
或許那也是因為我越來越少去關注她的原因所致吧。

每一年都在懺悔自己太少關心麻由,但是總覺得好像情況一年比一年惡化。
然後我都會想;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麻由?
接著又是一堆有的沒有的想像和臆測,批哩啪啦地全倒了出來。
這種心情到現在也還是一樣,如果真的要寫這些,一樣可以寫很多很多。
但是我不太想寫這些,是說,同樣的心情說再多依然沒能改變什麼,如果我能在說完以後改變自己的作法,那麼說了就有它的意義存在,事實卻並非如此,發完牢騷以後情況仍然故我地繼續惡化,所以我想真的不必再說了。
而且,假設我真有那麼幾位看我 BLOG 的朋友,在看到那些也一定會覺得;這傢伙怎麼又來了吧。
所以雖然想來想去都是這些,但卻覺得還是不要再說了。

只是,我發現如果不說這些,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原來我對麻由的情感,真的只剩下那些自我厭惡的懺悔和自問自答的疑問嗎?
不會吧?
就只有這些的話,我這樣還算喜歡麻由嗎?
不知不覺又把問題拉到這裡來了,又要開始無限迴圈了嗎?看來我真的是除了這些就不會講別的了...

既然不想說,但又迴避不掉...好吧,那我換個角度來談好了...

是說,別人是怎麼喜歡自己的偶像的呢...
回想自己當初加入論壇,除了想找到能和自己心情互相了解的人以外,或許多少也想從中窺探這樣的心情吧?
這麼幾年下來,從看到的大家的心情當中,我卻開始找不到自己。
如果說前幾年,大概還能有那麼一點交集的契合,但也就是在我對自己有所疑問的時候,越來越找不到交集點。

應該是要時時的想念吧...然而我卻完全沒有。
不是該常常放在心上嗎...似乎我也沒有。

把三年前自己寫的那篇「思念,是想著妳的感覺」拿出來看,心裡頓時五味雜陳,真的覺得自己很久沒有那種很想念很想念、想念到痛、甚至是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候出現了。
終究還是淡了嗎...在年復一年的回首當中到現在很認真地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熱情與付出已經不如以往。

我是真的不太好意思在跟人談麻由的事,總覺得現在的麻由已經不是我能夠隨便去談論議論的了,如果寒月不跟我說、或是不上小瑟的部落格、不回論壇的話,我完全不知道麻由現在到底怎麼了,嗯...是一種領域的感覺,麻由已經走到了我所知的領域之外,對我來說,自己在 BLOG 說說還沒打緊,但是和同樣喜歡麻由的人談這些就變得很輕浮隨便,好像一種自曝其短的感覺。
不過,雖說不好意思,但一旦真的說到了麻由,也還是會像打開了開關一樣地吱吱喳喳說個不同,所以才不好意思談,深怕自己說個沒完,就講了什麼不對的東西了。
照理來說;無知不是錯誤,如果有什麼不清楚的就該去了解它,但是當我發現自己很懶得做這些動作時,我就知道自己不對勁了...這不該是一個有愛的表現、這根本就沒有存在熱情。

心虛,所以想躲避,不是自己擅長或了解的領域就少說話...這是我的做人原則,只是五年前我沒想到;關於麻由我會有那麼心虛和承認並不了解的一天。
我本來就是一個很冷漠的人,只是話多的壞習慣讓我看起來很熱情,但是剛喜歡上麻由的前幾年我真的很熱情,無論是對麻由或是對任何事情,麻由為我打開了一個新世界,因為麻由所認識的所有新事物,在我眼中都美好得像春天一樣地生機蓬勃。
而今,五年過去了,我覺得在喜歡了麻由五年以後,自己好像一點一點地又慢慢變回了原本那個冷漠的自己,對什麼事情都不感興趣、即使感興趣但也只願意有限度的付出。

只看麻由演的日劇和電影,但很少關心麻由的其他事情,原來我對麻由的喜歡也萎縮到了如此有限度的部份。

偶爾看到麻由寫的 BLOG 更新了,也不再欣喜若狂。
不過,最近看到麻由在 BLOG 中表示她在過最後的高中生活,心裡卻覺得很為她高興,為什麼我完全不去關心她的未來發展或什麼的呢,...反而覺得;希望麻由好好地過完高中的生活。
老實說,看再多她的公開活動或作品演出,都比不上看到她說一句「我很快樂」來得讓人高興。
但是,我卻常常覺得麻由的文字裡雖然常提到「快樂」和「幸福」,但是總感到透露出一些青春徬徨的憂鬱。
關於這點,我希望是我想太多了吧。

有時,在看到麻由時會想起小步...
我還以為自己應該要想起小雪穗,因為那才是我喜歡麻由的原點,不過我發現,現在的我想到小步比較多。
或許那也代表了,就算麻由長大了,十八歲了,但在我心中還是小孩子吧,我還是用當初那個看待小麻由的眼睛在看她,這種心態我想即使是她二十八歲也一樣吧。
所以,怎麼樣都很難接受她和男生的親密接觸,總覺得他們都是懷有心機地在誘拐一個小孩子...

聽到麻由打算搬出去住的時候,心裡的感覺很複雜;當然最怕她被男人騷擾,我在想;如果今天徵求一句對麻由說的話,我搞不好會跟她說:「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麻由的在意,已經不在她的表現、未來、外型、訊息、消息、出演這些事情上面了,但卻不是那種滿溢的思念或關愛的情感,而是在這些很奇怪的私事上打轉,只要一觸到了就會莫名地停止不了想像。

越想就越覺得自己很奇怪啊,明明熱情淡了,該關心的都很少關心了,卻總是像看待肉中刺一樣地在意這件事。
老想著這些,我該不會是變態吧...

或許,麻由是日本人是一件好事,我不懂日語也是一件好事,因為距離太近了,我會胡思亂想、若是距離很短,我很難想像自己會做出什麼不該做的事。
我不但不是一個好的麻由飯,可能也會是一個危險的麻由飯,是說這也超出一個支持者的範圍了吧。

在這篇歲末說到這些,多少是對一些事情的訣別;對自己過去喜歡麻由的熱情告別,無論如何我覺得自己再也找不回那份熱情了...
然後也是一種承認,現在的我承認自己也無法付出時間去跟隨麻由的消息和資訊,我確實沒有資格說自己是麻由飯了。

順便再回答了那縈繞在我心裡已久的問題:到底算不算是喜歡麻由?
喜歡。
或許和同樣喜歡麻由的大家比起來,我不能算做是真正的喜歡吧...
但我...還是喜歡麻由,無法捨棄自己的這個部份,即使淡了,但「喜歡麻由」這件事已經構成了絕大部分的我,是一種無法分割掉的感覺了。

嗯啊...是說,明年四月就可以看到麻由了吧...
就像我之前說的;對於麻由演戲的挑戰與未來的發展,不知為何,我已不再在意,比起這個我反而更在意她在新電影裡演的未婚媽媽一角...
一想到電影會給她什麼樣的劇情或前情回顧,還有麻由會怎麼去揣測想像這個角色的心情...
光是這樣想就足以令我坐立難安了。
結果我會去在意的,還是這些事情...

我想我真是沒救了吧。

還有...我希望麻由快樂...
為什麼我總覺得麻由在 BLOG 上的心情有些憂鬱呢...難道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嗎。

說到了 BLOG 啊...BLOG 上寫的多少有些宣傳意味吧,我不太希望麻由開 BLOG 也是因為這樣,應該是抒發心情的地方,不想要說會連寫的時候都要考慮工作。
會有這樣猜疑的心態,或許是我太不信任藝人這個職業了吧。
不過,麻由如果說她快樂,那我也願意相信,如果是麻由,那我就願意相信。

看麻由再多的出演或是活動,都比不上看到她說一句「我很快樂」來得讓我高興。
我是這麼想的,而這個想法,到現在也都沒有變過。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