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真的很容易作夢。

大概是因為天氣涼涼的,一旦睡著了就很想賴著床抓著枕頭不願意爬起來的關係吧。

回籠覺是把夢記住的最佳時機。
不過,照這種道理來說;應該是冬天最好睡吧,把冷冷的空氣隔絕在外的厚厚的溫暖被窩....怎麼想都是最好的賴床季節。
所以,也許到了冬天,還會有作夢的機會吧。

就是因為很久很久沒有作夢、很難得很難得才能做一次夢,而內容又跟麻由有關,所以才會在上一次睡醒後寫了感想。
只是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間隔之內又作了個夢,就這麼難以想像地又寫了續篇....沒有的時候都沒有,有的時候就怎麼也擋不住,就像是這樣的形容吧。
跟秋天有關嗎?
也許有,也許沒有吧。

嗯,總之,我終於夢到麻由了。
上一次跟麻由有關,但是沒有看到她。
上上次則是背影,但沒有看到她的正面。
這一次終於看到正面了,醒來以後發現到這件事以後,有種想哭的感動。
但是情況很間接,就是麻由出現在夢裡,但她所在的那個空間沒有我,真希望哪天是夢到真正的面對面。

是說;內容跟上次一樣,細節記得不太清楚,不過上一次比較生活化,這一次比較戲劇性。
出現最多的場景是我已經畢業十多年的母校,出社會這麼多年還夢到學校;感覺有點丟臉,某種程度上像是還一直很懷念學生時代的年輕歲月 ( 事實上我是真的很懷念 ) 的感覺,記得好幾年前我也曾夢到過學校,而且在夢中還睡過頭遲到,醒來以後差點跟現實搞混,到底是要去上課和上班一時間混淆不清。

原因跟內容細節一樣記不清楚了,總之我的母校傳出要關門大吉的噩耗,所以我和畢業的校友們都趕到學校,想要在關門前留下紀念。
沿著濱海公路,迎著海風看著窗外美麗的海岸線,客運順著蜿蜒山路趕往母校....焦急心情,即使在夢中,那份感覺也很真實。
問題是....我的母校不是在海邊啊,是蓋在山上沒錯,但卻是從山腳就直接進去了,念了六年多的書,我爬了六年多的山路去上課....為什麼在夢中它會變成在海邊呢,這究竟是怎麼樣莫名奇妙的潛意識或想像啊?

到了學校以後就參加了關門大典,聽台上的校董與校長致詞,一樣還是記不清楚內容,不過我想這種事情,就算是發生在現實中我也記不得太多的....但重要的幾句應該還是記得住,不會像作夢時那麼模糊,這就是夢與現實的差別吧。

關門大典結束以後,我就醒來了,基本上這是一個內容有頭有尾的夢,沒有那種很突然從中結束的感覺,因為太戲劇化了,所以醒來以後我也很快地回到了現實。

麻由在這個夢最後面才出場,跟前兩次不一樣的情況是;這一次我完全沒注意到她是麻由。
我曾說過,雖然麻由有出現,而這個內容我本人也有參與,但很可惜沒跟她有直接的面對面。
就像在看戲劇切換場景一樣,我所在的場景與麻由不同,只是切換到麻由那邊的場景時,我會變成像觀眾一樣看到而已。

麻由扮演什麼角色呢?嗯....就像之前說的;細節已經記不太清楚,而且作夢嘛,邏輯一般而言都很詭異,我所能拼湊出來的內容是;因為廢校,所以學校接到了很多打來詢問的電話,包括轉校諮詢等等的問題塞爆了電話線,而麻由就出現在這樣的現場,貌似是以畢業實習生還什麼樣的身份吧,而在看到現場處理諮詢的客服小姐與先生們始終有耐心地處理每一個打過來的問題,而讓麻由有了想要好好做線上客服工作的感動....
很扯的劇情吧。
一開始不認同、後來熱衷投入職業,有很多日本影劇題材都是這樣的故事轉折,不過我那短短的夢境無法演得明白清楚,所以故事就變得很生硬。
而且為什麼麻由會想當客服....我寧願相信這是一場戲吧,麻由只是演一個想當客服的應屆畢業生,如果把我自己參與的部分去掉,「不過是一部電影或日劇」這樣子的情況我還比較能理解。

在完成這篇感想前,我想了很多,為什麼在夢裡的麻由會變成客服,或許是因為受了<霧の火>的影響吧?那雖然不是我最喜歡的麻由影劇作品,但那是到目前為止,麻由演過的唯一一個有工作的角色,所以一旦要有工作的設定,我的潛意識很容易把<霧の火>的背景代入吧。

還有最有趣的一點是;夢中的麻由說的是中文、普通話。
不是她到香港或台灣時在台上說的那種中文,不過也不是很標準的北京話,是那種我聽得很習慣的台灣腔普通話。
很流暢,完全沒有任何違和感。
而且確實是麻由的聲音。

現在回想起來,無法想像麻由的聲音說著我常常聽的台灣腔普通話到底會是怎麼樣的情形,除了夢中說的那些話,很難形容那種無法想像、但聽到時又很確定是她聲音的感覺。
是說那聲音是<未来日記>裡的聲音,應該是因為那是我看過距離現在最近的麻由作品關係吧。

據說;人其實是會說所有語言的,在大腦中隱藏著這樣的語言密碼,學習只是一種開啟它的方式,只要掌握到某種原理,開啟了那樣的密碼,學習語言就會很容易成功。
感覺上跟巴別塔的傳說好像,如果這是真的,那麼也許鎖住語言的密碼就是上帝摧毀的巴別塔吧。

所以為什麼在我的夢中,麻由說的會是中文呢?
因為我不懂日文,所以在夢中會很自然地以中文的方式呈現吧。
為了達成那目的,無意中地在夢裡開啟了大腦中那鎖住的語言區域。
好像想得太玄了一點。

雖然夢到了麻由,但是這種間接方式還是覺得很遺憾。
在我個人想法哩,這還不算真正的夢見。

是說,想想也挺悲哀的。
因為現實中無法做到、而且說到底就算真的能做到也太侵害麻由的個人空間了。
所以只能藉由虛幻的夢來滿足自己。
不折不扣的自欺欺人啊。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