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第九集是麻由迄今出場戲份最多的一集。
因為双葉回家了,而且這一次大多把重點擺在三崎家。
於是麻由所主演的灯里也跟著戲份變多啦 ~~


我覺得這一集的麻由跟前面幾集的表現不一樣,很不一樣。
前面的麻由,可以看到麻由的成長,不再用力、不再僵硬,不再是那種;好像找不到某種重要東西而變得刻意生硬的演技,像是突然開了竅、掌握到了那可以讓她的肢體動作和表情自然的微妙訣竅。


可是這一次不是,這一次的麻由,沒有和前幾集一樣讓我看到那種生動的天然靈動。


這一次,麻由完全靠存在感在演戲。


從喜歡上麻由以來,第一次在麻由的新作裡看到像過去一樣如此強大的存在感,是耀眼地、刺眼地無法忽視的強大。
有一段時間,麻由曾經不再具有存在感,那是讓我最擔憂的時候。
現在的麻由存在感慢慢回來了,但卻和過去不一樣;過去是鋒芒畢露地如同太陽,現在則是像月亮一樣溫柔沉默。我一直覺得在這個成長的轉變期,是麻由有意或無意地收斂了自己太強烈太尖銳的光芒,變得內斂而且溫和。


但是我又一次看到了麻由像太陽般的存在感,而且是無預警地突然地出現在你面前。


過去麻由有一個很經典的,完全靠存在感演戲的作品,就是 06 年的「てるてるあした」。那部日劇裡的麻由沒有幾句台詞,表情的變化也不多,可是麻由就靠著這簡單的模樣和強大的存在感硬是讓所有看過這部日劇的麻由飯想忘也忘不掉。


我覺得這一集的麻由,很像那時的她,事實上我在看的時候,心裏就不斷浮現出「てるてるあした」的麻由。
雖然麻由這集出場不少,但台詞並不多,出現在螢幕上的畫面也很少表情的特寫,大多是跟著家人一起出現的華麗佈景板。
可是那巨大的存在感,卻怎麼也讓人無法說不注意到。


如果不仔細一點注意,真的會從頭到尾都被麻由的存在感給壓制住,而不自覺忽略了她的表情和肢體動作是怎樣的演技。
只能說,這一集的麻由,實在是太讓人驚喜。


撇開存在感就演技表現來說,我覺得這一集的麻由還是表現得很好,尤其喜歡哥哥文哉走到她面前時,那個後退一步的些微踉蹌,很適度地表現出恐懼和尷尬的情緒。



表情也很棒。
我在第四集看到的那個眼神,從沒看過的麻由眼神,那麼地漂亮清澈的眼神,又一次在這一集裡看到了。
那眼睛很深、深得讓你覺得望不到底,但是卻又很單純很乾淨,亮亮地閃著光…我很想再繼續形容下去,但我已經形容不出來了。我想說那對眸子就像什麼寶石一樣地透亮晶瑩,但我又想不起自己看過什麼寶石漂亮得過麻由這時候的眼睛。


總之,真的很美。


有一點不同的是;這一次的眼睛看起來好像更美、更像孩子、更澄澈了…
覺得麻由看起來很小…好像才十三四歲的感覺,是個很可愛、很惹人疼的小妹妹。


我老是說自己不知道還能喜歡麻由多久,但是就在這一刻,我感覺;就為了以後能再看見這雙眼睛,我應該還可以做很久、很久…的麻由飯…



比較遺憾的是,我在這一集也看到了麻由一些不足的部份。
那是在決定搬家時,爸爸打算一個人留下來,灯里哭著要爸爸也一起搬過去這一段。


這段是麻由在這一集…不是,應該說這部日劇到目前為止最需要激烈反應的一個表演,但我卻覺得麻由沒有把它表現好。
雖然依然散發強大的存在感,但有些情況不是可以完全靠存在感就可以過關的。



我覺得現在的麻由,似乎還沒有辦法將大悲大喜的情緒充分地掌握好,或者說若只是靜靜地流淚、緊抿著嘴唇發怒和微笑,因為不用太多表示,所以麻由是可以掌握得很好,但是若要配合肢體動作和言語,就容易失準。
以最近兩年麻由演過的日劇「Q10」和「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來說,這兩部其實比較少有激動的情緒演出,即使有,也沒有像這一次是情緒要隨著言語一起表達的情況。


上一集麻由抱住媽媽的那一段麻由就演得很好,但是這一次卻沒演好。
總覺得這一段激動地哭著說話的表情和聲音,聽起來還是跟 09 年時的「絶対零度」差不多。
有點空洞…有點對不起來的感覺。
雖然說看到麻由哭的那一段,我還是不由自主地紅了眼眶,心裡不覺得表現得很好,但還是不受控制地被麻由感動了。


我想;我會這麼想看麻由演普通人,是不是在我心裡一直避免著麻由出演需要較大情緒反應的強力角色…?我希望麻由慢慢地恢復,從這些平凡的女孩裡逐漸站起,很害怕太過大的刺激反而會適得其反地扼殺麻由的信心或是正在萌芽的成熟。
也許是我想太多了吧。


說到激動與大悲大喜,我就怎麼也不能不提白夜行,裡面麻由既有沉靜寡默的那種無聲的生命力,也有大鳴大放的強烈存在感,更重要的是;哪一種情緒麻由都演繹得無懈可擊。
但我不能拿白夜行來和現在比,我應該曉得這幾年麻由是怎麼努力調整過來、是如何從一度想放棄的邊緣撐持過來的。
我想麻由確實是逐漸地在恢復中。
跟著麻由的腳步,一路走來,關於這一點我是再確信不過。
既然麻由已經走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我怎麼可以忍心一再地提起過去來苛責她?


只要提醒自己別忘記,這些事記住就好了、知道就好了。
所有的一切,讓它盡在不言中吧。


是說這一集沒有提到太多關於灯里的部份,而是直接談麻由了。
有點對不起灯里,但感觸委實太多,我更覺得不說,就對不起麻由了。


抱歉了灯里,請原諒我,這一篇,就讓我任性一次吧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忘記更新了…囧。
這張圖是演双葉的満島ひかり,既然用過男主角瑛太來做頭圖,也該換一次女主角才是吧。



是說這部日劇也到了後段,已經第八集了,可是我總覺得以後的發展還是很難捉摸。
有的時候不覺得已經看了八集,感覺上還是像在看第一集時一樣。
是因為節奏太慢而且故事性沒有太大的驚喜度可言的關係嗎?總感覺第一集和第八集中間的過程,短得好像沒幾集一樣。
有某種不知不覺沒有多少就快要結束的感覺,它不像「Q10」每一集故事都獨立鮮明,所以有很強的階段性,它是一個揉合在一起的整塊、整體,分切成一小塊一小塊慢慢上桌,等到上到最後幾塊的時候,才發現這餐飯就要吃完了。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8月25日
章 回:第八回
    それぞれの覚悟
收視率:8.8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医師/川渕良和
    看護師/穂花
    刑事/井上肇
    刑事/千葉誠樹


 


任何文字與影像的作品都有一個定律;即將被收掉的角色,會在這之前有出人意料的自白,或者是故事會突然有一段把重點放在他身上。
當然這個道理並非顛撲不破的,並不是所有有過這類安排的人一定會死,所以更準確一點地說;該是領便當的角色,大多會經歷過這個過程。
這個過程最常見的就是戰爭片,往往跟同袍回憶起家人的隔天一定戰死、侃侃而談戰爭結束後夢想的隔天一定戰死,還有一種更快的是在戰場上跟同伴打氣一定能活著回去的人,一離開畫面馬上就倒下了。


所以感動是如何建立的,除了劇情本身以外,其實大多都透過類似這種催淚的手法。


我對這種定律印象最深的,是十幾年前看的動畫「マクロス 7」中的一段;
一個我已經忘了名字的士兵,在閒聊間跟卡姆林提起了家中的妻子,而後就在戰場上捐軀了。
在退敵之後,握著同袍遺物的卡姆林去見了那個士兵的妻子,巴薩拉在頂樓唱著「REMEMBER 16」,輕快的旋律與明亮的歌聲,卻帶著一點愁…


於是日後看到類似的過程,我的耳邊總會響起「REMEMBER 16」。


在看這第八集時,我就想起了這首歌。


孩子要怎麼樣才會讓父母感到幸福。
文哉工作的農場老闆草間五郎這麼說了:
「活得比父母長壽」
希望在自己闔眼之前,看到孩子還好好地活著,僅只如此就感到了幸福。


這樣的對話言猶在耳,不幸的意外卻又再發生了。
文哉再一次無法控制的兇性,打破了草間的幸福,雖然女兒真歧沒有死,但在失去意識的情形下,等同於停止了成長,即使還是活著,但已與草間所期盼的長壽是完全不一樣的意義了。



我覺得令人遺憾的是,原本看似已經慢慢好轉的情況,因為文哉的再犯而毀掉。當惡耗傳出時,又一次撕碎了深見與三崎兩家人的心,三崎家再次成為了加害者,背負了更沉重的罪惡感,深見家則是被強迫性地回憶起仇恨與傷痛。
而且除了他們之外,又加入了新的受害者草間一家人。


本來努力找回的諒解與愛,經由這次的不幸,消失了。
在上一集和善地與双葉談到未來的洋貴媽媽,在事發過後,看著双葉的雙眼又換上了過往那仇恨的執著。



文哉知道自己造成的傷害嗎?
我覺得他也許知道,可是一定並不深刻,因為他還是只想到自己,把罪過推給別人,推給他的妹妹双葉,認為是双葉拒絕與哥哥一起走,才導致他殺人。



双葉在遇到洋貴時也是這麼說的,我在想那時候的她是不是想到了哥哥小時候掐住自己脖子而又鬆手的往事,因為這件事讓双葉有了若是當時死了,亜季或許還能活著的錯誤想法,而這一次的情況,又是如此了吧?



不對,我覺得不對。
不管是双葉的拒絕、還是洋貴認為的;如果三崎先生能早點面對責任找出文哉的這些原因,都不對。
若是這些理由能成立,那麼我也可以說;是因為紗布的挑釁和真歧的排斥惹動了文哉的兇性。但當然不對。


真正錯的人,是文哉。
殺人的是他、傷人的也是他,人要負責任,而不是都推到別人身上。
這個故事中的任何人都能夠去設想各種「為什麼會這樣」的原因,唯獨他不行,因為對他們來說,必須要能夠從不幸的成因裡尋找到救贖自己的理由,可是始作俑者的文哉,除了謝罪、除了懺悔贖罪,沒有給自己開脫罪業的資格。


在洋貴媽媽面前,文哉一樣把問題推給自己的病而拒絕承認錯誤,結果被洋貴媽媽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我在想,是該有人給文哉這樣的當頭棒喝,太多在他身邊的人都對他採取包容的態度,想救他、想拉他一把,但事後的發展不得不讓人承認,有的時候該罵還是要罵。


漫畫「新.暗行御史」的文秀曾經說過;即使是肚子餓而偷麵包的小孩,也還是要狠狠地打他的屁股才行



我覺得文哉就是那種認為自己其情可憫的孩子,你說他不知道自己做錯的話也不盡然,但他會覺得這不是自己願意的,而是因為某種無法控制的衝動所造成。
他已經站在受害者的母親面前了,但除了辯解以外還是一句道歉都沒說。
我怎麼都認為這不應該。



有一件事情的發展是我沒有想到的,那就是洋貴與双葉之間的情感。


我並不是一個,認為男女主角一定得在一起的觀眾。
事實上,日劇有很多男女主角之間真的沒有情感關係,而是同伴、家人。
一開始我並不覺得洋貴與双葉會有結果,我始終覺得他們應該會成為好朋友、好夥伴,但是自從藤村五月登場後,洋貴和双葉之間的情感變得微妙且曖昧,直到這一集,洋貴終於對双葉坦白了自己的心意。
可憐的五月,妳成了兩人感情的試金石與發展的催化劑了。


聽了洋貴的告白,我才知道原來真正能打破一切藩籬隔閡的,的確是愛 XD
但也是這時候才發覺;事實上不是只有加害者家屬會想逃離這一切,受害者也會有這樣的想法,不是像洋貴一開始這種刻意遺忘的放逐,而是真正的完全逃離。
加害者背負的罪惡枷鎖很沉重,但是處在正確方向的受害者,事實上也並非那麼想理直氣壯地動用制裁。
我又想起了自己曾這樣的感慨;人真的很悲哀吧,一點都不堅強。
但我也因此而感到溫暖,因為這就是人的可愛之處。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這部日劇的前半段,伴隨灯里最多的台詞就是「當時妳還沒有出生,所以跟這件事情毫無關係」
一直活在這句話底下的灯里,理直氣壯地把這當成自己之所以可以平凡普通的理由、能夠掌握自己人生的根據。


然後,在現在這個十五歲的年紀,心靈脆弱又易感的青春時代,思考的觸角逐漸張大,透過總是存在卻老被自己忽略的各種跡象;明白了父母的難處、清楚了姐姐的掙扎。
可以像現在一樣當個普通女孩的灯里,其實是被家人背對著背圍起來守護在裡面的,那種執著的護衛是親情最無私的展現。但是,從來只是背部。
灯里明白了這一點,所以她開始想要從保護的圈子裡走出去,不要只是看見家人的背,而是與他們站在一起。儘管那時的灯里還沒有出生,也許毫無責任,不過既然是一家人,爸爸媽媽姊姊的事,也是妹妹灯里的事。


不過,從現在開始,灯里就不再是前面那個;雖然毫無關係,但本著對家人的關心和對家庭的愛,而參與其中的女孩了。
因為哥哥文哉又犯案了,在十五年之後。而這一次,已經出生的灯里、已經是三崎家一份子的灯里就像十五年前的双葉一樣,成為了事件核心的人物。


在消息傳來的時候,媽媽要灯里趕快上床睡覺,免得明天上學爬不起來,但是灯里卻問了媽媽一句:
「還能去學校嗎?」


記得第一集灯里是怎麼反駁姐姐在學校會受到欺負的言論嗎?她說:
「那是姊妳那個年代的事啦。」


可是現在她卻問了這問題,因為她想到了;被害者還在昏迷中、哥哥可能是兇手。
而她是兇手的妹妹。


或許到了這個時候,灯里才真正明白了;以前媽媽他們在面臨事情的風暴時,雖不得已卻還是被捲到暴風圈裡的無奈與痛苦,並不是他們甘心被影響,而是不得不然的身不由己。
就像她現在這樣。
一旦自己真的碰到了,才知道有很多事情不見得隨著時代有所改變,因為你怎麼樣也無法以一個身處其中的人的立場來作思考。灯里認為姐姐的觀念是十五年前的觀念,現在的人一定可以把事情分開來看,就好像她在一開始的態度那樣。
可是真的置身其中時,想法就會改變、看不到的也就能夠看到了。


還能去學校嗎?
她真的能確定家長老師同學朋友們不會用「兇手的妹妹」這樣的眼光來看待自己?
她有那個自信肯定大家會對她說「妳哥哥是妳哥哥,而妳是妳」嗎?
灯里不敢這麼認為了。


過去媽媽他們為什麼在自己面前一談到這件事總是一副諱莫如深的態度。
以往為什麼姐姐老是畏畏縮縮地躲避眾人的眼光,怕被人知道自己是三崎双葉。
而為什麼自己對外是姓遠山,而不能說是三崎。


灯里總算明白了吧。


在媽媽說著妳 ( 灯里 ) 還是可以去學校、媽媽絕對會保護妳不受影響,還有灯里不管到哪裡都是一個普通女孩的時候,灯里激動地抱住了媽媽。
因為她才知道;媽媽是怎麼樣用心地讓她成為一個普通的女孩,是怎麼樣地在事件的槍林彈雨中守護著她的女兒,像保護著什麼珍寶一樣。
她也了解了;
「人生被哥哥決定」的姐姐双葉其實是那麼地痛苦,這個再發的事件也可能使自己的人生也讓哥哥給決定了。


麻由這一次出場依然很少。
是說;我覺得麻由的戲份好像跟風吹純綁在一起了XD。
所以說麻由在這部戲的戲份是被風吹純決定囉?就像人生被哥哥決定的雙葉一樣嗎?
XDDDDDD


這一集麻由的表現我依然很喜歡。
貌似從第四集以後我每一集都說喜歡。
XD
因為是真的很喜歡唷,不然除此之外我還能說啥?反正我這江郎業已才盡、總歸辭窮就是了。


我覺得第八集麻由很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聲音的顫抖吧。
就是問著這些事情的時候:
「還能去學校嗎?」
「但是那個人還沒醒過來吧?」
「而且如果哥哥是兇手的話…」



和說「那是姊妳那個年代的事啦」以及「我要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時語調中的堅決自信不同,聲音有很明顯的抖顫,還有點猶疑不決的怯懦,我甚至覺得我還聽到了一點點哭腔,像是快哭出來而沒有的某種壓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得太多?


也很喜歡麻由望著媽媽接電話時的眼神,眼睛裡寫滿了很多我說不出來的複雜情緒。
或許就是因為說不出來,所以才感到很複雜。
我在想,麻由是不是正試圖表示灯里欲語還休的心情。



最後抱住媽媽,把臉埋在媽媽背上的模樣也很棒。
印證過往的印象中,我是第一次看到麻由的肢體動作這麼地有力。不是用力、是有力,就是很有力道的那種感覺,而不是很用力的感覺。
像「絶対零度」第五集最後,麻由被宮川大輔飾演的刑警逮住時,揮刀逼退刑警時的那個動作,就有點用力過甚,而不是真的很有力。有力道的肢體動作會使得整個角色的生命力更佳飽滿,就像抱住媽媽的灯里,雖然看不太到表情、聽不太到聲音,但仍然是會令人充分地感受到她痛苦的心情而毋庸置疑。



提到了麻由的肢體動作,不禁回想起過去出演舞台劇時的麻由。
因為在這個時候,我又看到了小小時候的麻由,在那緊緊抱住媽媽的時候。


是說;還好麻由抱的是媽媽。
好吧,我承認我對長瀨是曾經有過怨恨的 =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在想這一集的第一張圖要放東雪恵 ( 酒井若菜 )、還是草間真岐 ( 佐藤江梨子 ) 的圖。
兩個都是老牌寫真女優,佐藤江梨子這一集以後應該不會有太多戲份了,酒井若菜也可能不會再登場,所以我下不了決定。


不過兩人裡面我對酒井若菜是比較有親切感的,可能是因為在追尋麻由的過程裡,還滿常看見她的關係吧,而且過去她也在天海女王主演的日劇豋場好幾次,因著這份親切感,所以還是選擇了酒井若菜。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8月18日
章 回:第七回
    心の闇について…
收視率:9.0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東雪恵/酒井若菜
    東京医療少年院院長/花ヶ前浩一
    川藤/宮田早苗





這一集都是文哉的戲份。
其實一定有有這麼一集的,我知道會有,因為一個抱持神秘感的角色,不可能一直到故事的最後還是一團謎。
可以說;看這部日劇時我一直在等這一集,等著文哉的故事。


在東雪恵的敘述中,還原了文哉管束觀護以後的情況,也揭露了他的想法與思考。


本來前一集我對文哉的凶惡自私感到生氣,覺得那種極端殘忍的想法,實在是可惡得太不可思議了。
可是同時心裡也覺得有些遺憾;一個氣質憂鬱感性、如此吸引人的角色,竟然是個這麼變態的傢伙,不禁也讓我對自己內心進行了一番審視,為什麼會對這樣的變態人物很有感覺,是不是我也有問題?


不過在這一集跟著東雪恵的回憶和結論中,慢慢地文哉這個角色逐漸明朗,包括他的想法、思考、動機…還有…個性。
於是我發現文哉是個很複雜的人,難以一言以蔽之形容的很複雜的人。的確,他是個變態,這裡說的變態不是那種我們想像中的那種變態,而是一種畸形,他和一般人不一樣,行為的控制與想法上完全不一樣,這點他也知道,可是連文哉都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有這些不同、而又是什麼造就了他的畸形。


東雪恵開始敘述文哉的故事前,說了這麼一段話:
「三崎文哉已經改過自新了,除了一個人以外,所有人對此都深信不疑。那一個人就是他自己。」
這是最明白的結論,在東雪恵的回憶中,可以很清楚地看見文哉的迷惘;對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的迷惘、對自己是否已經不會再犯的迷惘。
每個人都想知道為什麼文哉會殺了亜季,文哉始終沒有針對這個問題回答了什麼,而調查報告也只好含糊地用家庭問題來做為結論帶過。
事實上,這個問題是不可能找到答案的,因為沒有任何原因,就只是一種無法抑止的衝動。



透過閱讀文哉的日記,可以看到文哉這種異乎常人的衝動,連只是在拉麵店看到素不相識的小女孩,他都會在心裡產生想殺害她的衝動。
双葉也曾在回憶中想起了哥哥扼住她的脖子想殺了她的異常舉動,所以才肯定文哉確實是殺害亜季的兇手,双葉應該是第一個目睹哥哥無法壓抑兇惡性情的人,完全不像是平常溫柔哥哥會做的舉動,就好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地陌生。現在回想起來,才完全明白她所以說;當時若自己被哥哥掐死的話,亜季就不會死了的說法是什麼意思,也許她早已查覺到哥哥的惡性已經到了即將爆發的程度,如果不滿足就無法停止解放的渴望,而文哉及時收手保全了妹妹的性命,但可憐的亜季卻成了文哉傾倒衝動的對象了。


第一集文哉曾說:「人是悲哀的生物」
這句話讓我有過很多聯想,在寫這部日劇的一系列心得的過程中也常常使我產生新的想法。但現在,我覺得那個「人」其實就是他自己,他才是真正悲哀的人吧,沒有辦法克制住這危險的衝動,一直在與自己的惡念博鬥,而且絕對不可以放鬆,因為只要一次的鬆懈就會引發可怕的後果。
同樣地;我想他對妹妹說亜季「沒有生下來就更好」的說法,說的也是自己吧。或許在很早很早的時候,文哉就察覺到了自己的不同,在那種壓抑及害怕失去控制的想法中度日,不斷地懷疑自己的人性,進而失去了應該活下去的堅信。


為什麼文哉會有那麼憂鬱感性的氣質,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就是因為他一直極力地試圖控制自己的衝動,而在這過程中對自我本質的質疑和生存的不確定;如此種種因素擠壓之下所造成的後果,一個長年生活在如此心境之下的人,大悲大喜與直率真摯都是太過奢侈的情緒表達。
他並沒有真的無情到對自己犯下的罪無動於衷,事實上他相當在意也有極大的罪惡感,可是他卻對自己的惡性無法控制,他害怕再犯罪、也無法原諒一時衝動殺了女孩卻始終不正常的自己。


東雪恵在離開時對洋貴說了:「想讓他 ( 文哉 ) 得到解脫」,要如何從罪惡感和自厭自棄的悲哀中解脫呢?會不會是真的要遂了洋貴的復仇心願,讓死亡成為歸宿,才可以真的讓文哉、洋貴、還有深見家和三崎家的所有人從中解脫?
也許這樣比較好吧,或者也許並非如此。
這部日劇也一直不斷地藉由各種探問來尋找答案。



看起來一向互動冷淡的洋貴與耕平,在洋貴開車送走東雪恵的時候,耕平跟洋貴這麼說了:
「我也是亜季的哥哥,要是沒有人來阻止哥哥 ( 洋貴 ) 變成殺人犯,我也會很麻煩的」
語氣看起來雖然很冷淡,可是卻看得出其中蘊含的關心和擔憂。


耕平是深見家中看起來最像走出悲痛而努力過著生活的人,不過真的只是看起來如此而已,在母親離開家裡而去和哥哥一起住後,他那時時若有所思的模樣讓我明白;他也還是被困在過去的痛苦之中。
這段話也顯示了耕平在事件過後的人生態度,即使自己一樣很痛苦,但他卻不表現出來,而是盡其所能地壓抑住,並且用自己的方式照顧母親,那種看似已經遺忘一切的模樣,事實上是他保護家人的方法。
所以當他知道母親和洋貴站在同一陣線時,他便時時注意著媽媽與哥哥的動靜,事實上我覺得比起真相與救贖,他更在乎這兩個親人,
「我也是亜季的哥哥」這意思就是在宣告;我也是深見家的一份子啊。



像耕平這樣的男人,是意義而非形式上的堅強,他抑制真正的想法,而希望藉由這看起來堅強的模樣保護他重視的人。
可是也可以說他是脆弱的,因為他從來不曾面對真正的傷痛,而只用自己砌的牆來保護自己與所有的人。


我在想,若不是双葉與洋貴開始有所改變,而對周遭親友逐漸造成影響的話,耕平是不是會一直躲在這面牆直到最後?


所以我覺得,故事確實正一步步往好的地方發展。


要一下子就將仇恨完全放下來,是不可能的,要完全地做到心無芥蒂且心平氣和,也需要很長的時間。
「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很值得稱道的地方是;它很真實地且細膩地去描述了被害者對加害者一家人連帶的仇恨心態,可是這其中又盡量避免了太過極端的激憤。我覺得它在講述一個道理;仇恨與憤怒往往是未曾經過溝通與體諒之下的產物,就像故事裡的三崎家和深見家一樣,慢慢地經由面對面的接觸,人會學著去諒解、去為他人設想。
人性本就不是堅定的,人本來就很軟弱,容易受影響,習慣搖擺不定。也許人真的很悲哀吧,一點都不堅強,可是那不也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可愛之處?


故事的最後,双葉去和洋貴的媽媽響子道歉,為哥哥殺了亜季而道歉、為哥哥不曾反省而道歉。我本以為會看到一場受害者痛哭著指責加害者家屬的畫面,可是並沒有。
洋貴媽媽雖然一樣沒有明白表示原諒,但是她對待双葉卻和以往不同了,不只是沒有再提到女兒的死,而且也詢問了双葉對洋貴的心意。
我認為這是個很重要的改變,因為在她的說話內容裡第一次讓人看到了對於未來的著眼與想像,而讓我感受到的是;這個婦人已經逐漸地從過去的陰影中走了出來,不再被過往的悲傷所束縛住。



其實,他們的世界正在開始改變。
雖然可能他們沒有注意到。
當正視傷口與凝望過往的同時,沒有癒合的創傷又被再一次地撕開來,但這些痛苦是治癒一定會經歷的過程。


在那過程中,會找到一直以來被傷痛掩蓋住的真實、看似早已遺忘的愛以及對人的體諒與信任。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六集因為沒有麻由,所以,這個系列就跳過了一集沒寫。
事實上,第七集灯里的戲份依然不多,可是就像我前面說的,戲份那真的不是重點,重點是麻由的表現。
我只想要再多看一點、或是更多;在這少少的戲份裡,麻由那無法掩蓋住的光輝與存在感。


這一集出現很少,都是在影片前半段的時候。


看到姐姐双葉傳訊息給灯里時,我感到很欣慰。
我覺得双葉會只跟灯里報平安,當然很大原因是對於身世的真相感到有些無法接受、以及哥哥給予的打擊讓她暫時無法面對父母。
但我認為,第五集時灯里接到電話時的迪士尼邀約和那聲「姐姐」才是真正的關鍵,在双葉最不知所措的時候,那聲「姐姐」是一個很重要的宣示,一個永遠等著自己回來的妹妹,這才是双葉選擇灯里的原因吧。


當然是絕不能忽略麻由那個欣喜若狂的眼神,雖然沒有什麼很大很明顯的笑容,但一看就是很高興的樣子。
完全不會讓人去懷疑她興高采烈的心情。



下一幕是和媽媽一起曬襪子。
應該說是曬衣服曬到最後剩襪子了。


是說…還好是襪子。
那個劇情和對話換成別種衣服我大概會撞牆。



看到媽媽因双葉心情難過的樣子,灯里安慰媽媽:
「姐姐離家出走不是媽媽的錯喔」
開始主動地關心家人,並且用自己的方式表達關心,試圖使媽媽不再難過,灯里真的長大了。



很喜歡麻由在這一集的表現,對話很平常,沒有什麼驚人的起伏。
可是麻由的存在感讓整個畫面發亮了起來,而且那種光和過去刺眼得無法逼視不同,是很溫柔、徐徐緩緩散發出來的光。
一樣是宣告著「我在這裡」的表示,但是聲調與語音完全不同。
相當為這樣的麻由著迷。



感覺上自從在第四集徹底受到感動以後,之後看麻由的表現都覺得很新鮮,卻又感覺很懷念。
新鮮的是;覺得從沒看到過這樣的麻由,不管是表情、眼神還是肢體動作,都是全新的麻由。
懷念的是;無論麻由讓我有了什麼新的體悟和感動,麻由就是麻由,從哪裡看都是那個麻由。


當然這些興奮的情緒中,也是帶點感傷的酸,因為麻由真的不再是以過去的方式,來面對自己現在這個年齡所該有的樣貌了。
過去的麻由,讓我感到她長大,是外貌模樣等顯而易見的改變,但是在她演技表達方面,我覺得裡面還是那個小女孩的靈魂。
不過現在不是了,完全是一個少女的姿態了,麻由她的演技已經和她的年齡融合起來了,這並不是說麻由只能夠演現在的年紀,而是她已經完全不再有那種怎麼都對不上的貌合神離了。


或者該這麼說吧…這樣說比較清楚;就是麻由能力的成長、還是說一直找不到的原有天賦,終於趕上了她現在的年紀。
所以說小孩真的長大了,走過了那迷宮般的迷惘時期,看到了出口。


想到麻由真的完全長大,我真的還是無法抑止酸澀的感覺。
是說關於麻由的長大,我終究無法看透。


事實上,我現在偶爾會在麻由轉身和眼神變換的瞬間,看到過去小小麻由的影子,一下下而已,好像閃過去的火花一般,但卻很清晰…
我把那當作是麻由與過去的連結,也是在我心中麻由之所以為麻由的理由。
以前曾有一段時間,看不到這種重疊,也看不到麻由原有的存在感,訪談裡倒還是有的,但演戲時真的找不到了,那段時間總讓我無法不擔憂。
麻由再也回不來了嗎?我雖然說自己相信麻由,但也免不了猜疑的忐忑。
直到現在,當我又重新看到了那電光石火間驀然閃亮一瞬的小小麻由…我知道,麻由妳回來了。
也許長大真的讓麻由失去了很多,但只要我還看得到那個像閃光般乍現的身影,我就還是明白;麻由還是麻由。


以前有個朋友在看到麻由現在的模樣時,他說;人長大什麼都變了
這句話使我傷心了很久,現在想起來還依然很不是滋味。


但是我現在覺得;只要我自己覺得麻由沒變就好了。
在別人眼中的麻由或許早和小時候不一樣,也許真是如此吧。我沒有辦法改變他們的想法,我沒那麼偉大也沒那種能力。


他們看不見的麻由的始終如一,我看得到,這就夠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集麻由沒有登場。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感到很可惜,但也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可能是太多令人恐慌的心態在作祟,所以麻由沒出現的話就可以暫時去斷絕這種恐懼感,因此鬆了口氣吧。
但是麻由在這一部日劇的表現,我個人覺得很不錯,因此看不到麻由的出場表現,也讓我覺得可惜。
事實上也不用以表現好不好來決定可不可惜,對喜歡麻由的人而言,沒有看到麻由就肯定是遺憾的吧。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8月11日
章 回:第六回
    招かれざる客
收視率:8.1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東雪恵/酒井若菜
    東雪恵の母親/上岡紘子
    紗歩の彼氏/坂本爽





恨是很簡單的事,但要怎麼對著恨的對象表達出來,卻不見得很簡單。


一直恨著三崎家的洋貴媽媽,恨到請私家偵探調查三崎家的地址與電話,重複地對三崎家進行無聲的騷擾,這股恨意造成的執念連兒子耕平都不敢阻止,因為他知道這是媽媽活著的唯一意義。
但是當這一集她和三崎夫妻見面時,所表現出來的並非殺之而後快的激動,相反地卻是一個從窘迫的環境中拿不出東西來招待客人;驚慌失措的普通婦人。
讓我來回想一下,洋貴與双葉獨處時也是這樣的吧。



互相背負著彼此不了解的苦悶,但奇異的是雙方都能感覺到對方所苦惱的和自己的苦惱味道很接近,在這種應該不一樣卻相同的同類意識裡,反而顯得尷尬了。
或者說;把它做叫壓抑可能會更為妥當。
我覺得那種壓抑,來自於彼此對自身激動情緒的克制。
三崎夫妻克制住想奪門而出的激動,洋貴的母親則克制住想復仇的激動。



為什麼要克制呢?
洋貴的母親藉由一段亡夫提起的往事表達的看法,我覺得是最實在的答案:
「人家也有自己的難處」



在等待三崎先生來之前,洋貴的母親和双葉的母親一起看了電視上播的韓劇。
這個小動作的安排,我覺得很有意思,加害者的母親、被害者的母親喜歡同一部連續劇,在那一刻他們兩人的身分只是一個觀眾,而沒有了什麼加害被害的關係。
配合後來洋貴媽媽說的結論,我覺得其實事情就是這樣;不論誰是誰,其實都和自己一樣是活生生的人,同樣會痛苦悲傷,會相同喜歡上一部讓自己聚精凝神的連續劇,也會有人無法了解的心情和不了解人的心情。


一旦真的面對面,就能清楚意識到這點,於是再怎麼激動也會壓抑住了吧。


雖然最後洋貴他們沒有接受三崎夫婦的道歉,但我覺得這是好的反應,至少在心上跨出了體諒的一小步。
或許;在以後真可以期待看到被接受的一天。



這一集文哉出場滿多的。
在双葉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後,猝然遇到了哥哥,還伸手說要帶她一起走,這對双葉而言,是很難抗拒的邀請。
哥哥還記得自己喜歡什麼,就像過去那個溫柔的哥哥一樣…而且這個世界上,只有哥哥和双葉流著一模一樣的血液。這種同類感,讓双葉沒有辦法照自己想的,把哥哥拉到洋貴面前吧。
或許一個曾犯過罪的人,是很難在這世上立足的,我相信文哉也曾努力過,並且嚐到太多這樣的困難,改名成雨宮健二,不就是這個原因嗎?不正是因為三崎文哉這個名字太過顯眼,所以才需要改名換姓的嗎?
他為了活著而如此努力,那是不是可以做為相信他確實反省的證據?


我總是覺得;文哉應該也該是像「信」裡的哥哥一樣,嘗試著努力活著,並對自己曾犯下的罪惡感到後悔吧。
但是,事實卻是像第一集洋貴父親根據文哉留下的圖畫而判斷的那樣;文哉不曾反省過。


我始終希望,這只是單方面的認定,也認為可能是訊息的錯誤解讀,我想双葉應該也是抱持這樣的期盼在尋找哥哥的吧。
直到双葉想把文哉拉去見洋貴,我才知道那終究只是一個觀眾太過樂觀自信的自以為是,相信双葉一定也到那時候才完全認清了現實,文哉不曾後悔也不認為自己做錯,他甚至覺得;被殺的亜季原本就不應該活著。



文哉真的沒有為此事反省過,他並不覺得自己做錯。
這樣的人為什麼能提早從保護管束中離開?這或許又該是日本的社會法律問題了吧。


我曾以為,是從小就失去母親的關係,讓文哉犯下了這麼恐怖的殺人事件,也許在家庭重組的時候,他有某些無法表達的執著,放在心裡累積成孤獨,而後扭曲成了什麼可怕的意念。
他不是極惡之人,只是心裡有病吧。


可是不是這樣的…很遺憾很遺憾的並非如此,在文哉感性清秀的憂鬱外表下,確實有著危險的兇性,而且是那種有著錯誤偏差卻又不容許他人侵犯的執念。


如双葉所說的「有人是那麼地悲傷啊!這十五年來每天都悲傷地活著。悲傷地悲傷著連眼淚都哭乾了」,這是一個試圖將心比心的考量,三崎一家固然是生活的困境而一再遷徙,但那之中不也是抱持著不想刺激深見家心情的體諒嗎?即使這是消極逃避,至少他們對於深見一家是有著愧疚的心理存在吧。深見家的人總認為自己是恨三崎的,可是終究他們是會想到「人家也有自己的難處」,要做到完全的將心比心,是不可能的,可是不管如何,也該嘗試著去做。
但是文哉沒有試過,他的想法裡只有自己;只有自己的難處和困苦、只有自己的憂鬱和悲哀,他的努力只是為了自己必須活著,而不曾去思考過為什麼得這麼做、而又該做什麼。


我也和双葉一樣,想問文哉「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樣偏激的想法,為什麼能夠如此若無其事地活著。


為什麼?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張圖片是劇中的角色藤村五月,由倉科カナ飾演,事實上我覺得倉科カナ演這個角色演得很討喜,雖然我並不喜歡藤村五月這個角色,但卻很喜歡倉科カナ演她的感覺,覺得有某種很舒服很溫柔的氣質,具有一種女性的柔美,每次只要畫面上有她出現,就覺得整個畫面都柔和了起來,因為在心得中一直沒寫到關於她的部份,所以就特地在這篇心得的最上面擺上她的圖。



這部日劇已經看了五集,雖說是因為麻由的關係,所以才會一直堅持下去,但不可否認的是我自己也滿喜歡這部日劇的,尤其喜歡它的緩慢清淡,很多事情都不厭其煩地描述得很細很深,但是卻很少挑起激情,我說的激情是一種突然的、衝動的情感,讓你不能自己而難以克制,這部日劇沒有讓人感到這樣的情緒,那麼地清淡那麼地簡單,而劇情雖然緩慢可是卻從容不迫,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知道,它的淡與簡,被說成是無趣與平凡。它的慢與從容,讓人批評是拖沓沉悶。
其實我不否認這樣的說法,也不想去幫它說話,是說這種類型的戲劇,往往好與不好的界線很模糊,有時真的說不清楚,為什麼性質相同的作品,會有不同的感受。
或許那真的就像三島由紀夫在「天人五衰」藉由聰子所說的這個道理:
「那也是因心而異罷了」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8月04日
章 回:第五回
    居場所を求めて…
收視率:9.5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元看護士/村岡希美




現實,即使很殘酷,還是要面對。


在第一集,洋貴並不清楚如何從悲傷走出,一直到拉著風箏跑到了湖邊,看到了妹妹的身影之後,終於發現了自己原來一直以近似放逐的方式來逃避面對妹妹的死與其帶來的哀傷。
雖然洋貴還不知道要怎麼走出來,或許也不知道寬恕還是復仇何者才是正確的,但他卻理解了這一點;有些事情如果你不正眼凝視,就永遠無法看到深藏其中的本質,也沒有辦法得到自己需要的救贖。
儘管到底那答案會是什麼,現階段根本也沒有人知道。


双葉也像文哉一樣,尋找著那誰也沒辦法解答的答案,但是他們都找到了方法;堅定地直行,不迴避直視的眼光。
而後就這樣慢慢地影響、擴大到他們周圍的人,好像投入水中激起的漣漪一樣困擾著水平面上的寧靜,一個接著一個的漣漪,片刻不得安寧。
可是,那些紛擾其實是過去一直不願意面對的陰影,它們不曾消失,而是像夢魘一樣壓著讓人喘不過氣來,只是大家都寧願相信這是安全必然付出的代價而習以為常了,洋貴與双葉兩人只是察覺到了纏住自己的夢魘,並且將纏在家人身上的夢魘也指出來而已。


我相信,劇中的三崎家與深見家,就是這樣一直逃避面對真相與事實,構築起一個看似穩定的殼,保護自己也保護家人,既哀傷痛苦於十五年前的不幸,卻又對它採取諱莫如深的態度。
正如同一再搬家的三崎家的父親,用「兇手的家人說什麼都沒用」這樣的理由來給自己解套。
洋貴的弟弟耕平也認為自己一手打造了安穩的環境,讓傷心欲絕的母親可以過著安心幸福的生活。


但是他們心裡都清楚,這樣的平靜並不真實,因為沒有人忘記那不幸的事件,也沒有人受的傷已經徹底痊癒,或許連結痂都沒有,充其量只是在傷口上貼了一塊止血的膏藥罷了,然而因為已經看不到傷口,就誤認為已經好了。
洋貴的母親在第三集看見女兒問她:
「為什麼我會被殺死呢?」的時候痛哭失聲,那幻影與其說是真的見了鬼,不如說是一直放在心裡的痛,就好比洋貴第一集在湖邊看到的妹妹一樣,反映的都是自己內心的傷。


於是在這一集我們看到了洋貴母親的自白,不但一點一滴地詳細地說出了自己從事發過後及至今日十五年的心情,也有對於照顧和保護自己的兒子耕平、媳婦與親家日垣一家無私體諒的感謝感激,是他們保護了走到悲傷絕境的自己,然而她也跟他們道歉,因為她想和洋貴一起走,一起為女兒報仇,還有一起找尋真正救贖的所在。



在這段自白中很讓我感到有所省思的是洋貴母親的這段話:
「我就是一個媽媽」
什麼罪惡的探討,甚麼人權的爭議還是家庭教養的理論,都不真實。
對她來說只有一個事實,是孩子的媽媽,為孩子的不幸而痛苦的媽媽、為孩子的苦難而憤怒的媽媽。
我覺得這段話還帶有著歉意,是給因耽溺於傷痛情緒,而看不見形同自我放逐的洋貴和拼命保護媽媽的耕平的道歉,也帶有自責的意味。


那些話恐怕是十五年來首次的心聲吐露,也是蓄積已久的一次釋放吧。



回到船屋民宿和洋貴一起生活的母親,那個畫面,真的很有家的味道。
這是不是代表情況正逐漸往好的地步在發展?



上一集我沒有提到文哉,是因為文哉部份的劇情進展沒有太多,不然我倒是很想每集都提一提他的。


在這一集,文哉與妹妹双葉相遇了,就在影片即將結束的時候,文哉向妹妹遞出了手,要双葉和他一起走,就在双葉耳聞那想都沒想到的事實之後,而感到自我迷茫不知所措的時候,文哉適時地出現並向她伸出了手。這提議和現身的時間點,巧合地讓我懷疑文哉是不是什麼時候在双葉身上裝了竊聽器。
所謂的戲劇性,就是如此吧…



文哉的兇性,也在這一集首次表現了出來,看到他掐著臼井紗歩的頸子,口吐威脅的字眼時,某種熟悉的不祥感自我心裡昇起。
對了,就跟第二集看到的麗春花感覺一樣,是一種美麗但沉默暗示死亡的不祥感。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集麻由出場比較少,其實這是很正常的,我發現;這部日劇雖然核心劇情慢慢地向洋貴和双葉以外的人轉移靠近,但是劇情的重心依然還是放在洋貴和双葉身上。
如果想要多一點戲分,就得與他們有多一點的牽連才行。


灯里這一集戲份少,很大原因就是双葉因為一些次情而沒有回到三崎家。既然如此,除非灯里有什麼劇情可以跳過双葉來進行描述的,否則不會出場。


所以我倒是覺得;這一集麻由沒出來是很自然的情況。


換個角度說,也可以說這部日劇主軸抓得很緊,該怎麼演就怎麼演,不會為了捧誰或收視率而搞一些突兀的改變,也很值得欣慰吧XD ~~
突然覺得以上這段言論有點狗屁不通,事實上現階段麻由應該很難獲得一部戲來專捧,是說我也不太願意有就是了。


言歸正傳,還是講講麻由和灯里吧。
說真的,在經過上一集的欣喜之後,要說對這一集灯里的後續發展及麻由的表現沒有任何期待,那 ZENZEN 是騙人的。
不過偶爾又會覺得;已經沒有關係了,因為第四集的麻由讓我覺得;看這部日劇很值得了、也看到我所期待與盼望的了。
是說;還真有點矛盾呢。


這一集的灯里,完全就是一個擔心姐姐的小妹妹。
看看她兩次的登場,一次是姐姐和父親回家的時候、一次是姐姐打電話回家的時候。很明顯地都是和双葉扯上關係,才會有出場的機會…呃…扯遠了,總之,這一次灯里所要擔當的角色,就是一個擔心姐姐的妹妹。


總覺得從上一集開始,灯里真的不再是那個只想到自己的小女生了,成長的轉變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很明顯,是可以想到「家人畢竟是家人」道理的灯里,想讓自己也能分擔家庭的壓力,想要讓自己的努力改變這滯悶的現狀吧。
所以,灯里才會接到姐姐電話時,開口邀約姐姐一起去迪士尼樂園。
我覺得遊樂園在日本文化中是一個家庭價值顯而易見的表徵,就如同咖啡廳之於約會一樣,尤其是迪士尼樂園,那是一種嚮往、也是種家庭幸福的表示。
過去總一直埋怨家人悲觀逃避做法的灯里,沒有和家人去過迪士尼樂園,不過倒是和朋友偷偷去過,或許是她覺得和這種死氣沉沉的家人去迪士尼,很是破壞心情氣氛吧。然而現在不一樣了,灯里很認真地想著該用什麼方式凝聚起大家的感情、想著必須製造很多快樂的回憶,因為所謂的家庭就是這樣的吧?我想是這樣的吧。



讓我感動的是這一段;
灯里在電話中叫了聲:「姐姐」
双葉:
「嗯?」
灯里:
「沒什麼…就想叫妳一聲。」
聽妹妹說完以後,双葉也叫了聲:
「灯里」
灯里:
「什麼事?」
双葉:
「就想叫妳一聲」


對妹妹而言,姐姐就是姐姐。
對姐姐而言,妹妹就是妹妹。


那種情感是這樣的,很多很多年一起生活所累積下來,可能從來都沒發現,甚至不諒解與爭吵占了生活中的大部分。
可是一旦回首,才知道原來是這麼地牽掛和在意。
灯里也是這樣的吧…一直到現在才感覺到自己對姐姐的關心。一聲「姐姐」,叫了好多年的「姐姐」,很稀鬆平常也沒什麼特別的稱謂,但是突然在看不到姐姐的時候,只想這樣喊她。
這個人是灯里無可替代的家人,無可替代的「姐姐」。


我很喜歡這一段,遺憾的是因為這是透過電話發聲的劇情,所以看不到麻由的表情。
不過麻由的聲音很好聽就是了…那一聲「姐姐」喊出時,令我不自覺背脊發涼,因為那句聲音表情很複雜很深情,會讓人覺得;能被這樣一個妹妹喊上這麼一聲,真是太幸福了吧,若今天我與双葉易地而處,我會很想不顧一切地奔回家擁抱這個妹妹。


不知道為甚麼,是錯覺嗎?感覺從上一集開始,灯里的眼神比前三集溫柔了很多。
灯里正在悄悄地改變中,她的變化和成長很令我期待。
當然,我更期待的是麻由怎麼演出那後來的改變與成長。


看完這一集以後,我覺得麻由能演灯里,真是太好了…如果沒有那些令我心驚肉跳的場景的話,就實在是太棒太完美了。


是說;人生是沒有完美情況的,麻由那些個令我擔憂的情況,正恰好說明了這個道理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第三集洋貴的母親以後開始,這部日劇的劇情核心逐漸地向洋貴與双葉以外的人擴散,就連一向置身事外的灯里也不例外。


應該說;確實許多事情在這十五年後一點一滴的改變了,不論是深見家抑或是三崎家,如同表面上凍結起來的冰,平靜得誰都不想去驚動,但裡面流動的水正逐漸地沸騰。
冰,正在溶化中。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7月28日
章 回:第四回
    明かされた真実…

收視率:9.7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香本房江/梅沢昌代

 


双葉的父親三崎駿輔說:「兇手的家人說什麼都沒用」
在三崎的想法裡,加害者的家人,在受害者的眼裡等同加害人,道歉或什麼的完全無濟於事,不但不能求得諒解,反而會不斷地提醒受害者記起悲劇的過往。
而加害者的家人也不能夠讓人看見自己生活得很好的樣子,因為這個家裡的人讓另一個家的人傷心痛苦,要像受害者一樣專心地受到完全的影響,而不能擁有自己的生活,因為你們的平安就是他人痛苦的來源。
三崎駿輔因此總是躲著生活,躲避不見深見家人,也躲避世俗對他們的責難。
可是這種作法,現在受到了女兒双葉的質疑。


双葉後來對父親說了:
「他們不是恨,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這意思應該是,受害者對加害者不能諒解的,是不曾嘗試去做些什麼吧。
道歉太簡單了,是誰都能做的,也因此,感受不到真心道歉的誠意。



當洋貴與双葉的父親三崎不期而遇的時候,面對三崎一再地說對不起的時候,洋貴回答他:
「我不需要道歉」,因為我想要的不是這個。
沒有試著了解真相,面對一切都只有說不出所以然的「對不起」,是無法讓受害者打從心底接受的。



所以双葉認為父母,應該要去跟深見家的人見個面,然後跟他們道歉才對的時候,而父親的回答是,見了好幾次、也道歉了好幾次,然而沒有任何效果,這個答案就如同他所秉信的「兇手的家人說什麼都沒用」的道理一般,是預想中的情況。



但是雙葉強烈地主張:
「應該要去好幾十次、好幾百次、幾千次這樣才對嗎?」
然而說到此以後,父母的反應又是一如既往地沉默、顧左右而言他。


是的,兇手的家人也許說什麼都沒用,可能做什麼都無濟於事,那種不可能被寬恕和原宥的情況,大概就是加害者家屬必然得背負的原罪,好比東野圭吾的「信」裡面那個「我們要歧視受害者」的理論一樣,是不可避免也不可逆轉的。
不過双葉並沒有這樣想,或是說現在的她不再這麼想了,過去的她是抱持「被哥哥決定人生」的宿命論的人,可是在和洋貴等人接觸過後,心裡的想法似乎不再那麼地堅定了,她嘗試著想做改變,想換個方式,想更努力一點。



如果一時無法求得諒解,那就再去一次,直到人家接受了為止。
但如果真如「信」裡頭所言及的;一再的道歉,反而是對受害者家屬最大的凌遲呢?
我已經無法肯定,積極與逃避,究竟哪個態度是對受害者而言最好的處理方法,是說也許這可能本來就沒有一個標準答案,雖然它們有著相同類似的情況,但是面對一種現象,或許根本也沒有所謂正確的方式也說不定。


就這部日劇的劇情發展情況來說,暫時我認為是採取肯定積極的態度來尋求答案。


令双葉無法接受的,還有父親一直沒有試著和出獄的文哉聯繫。


我覺得我能理解父親的說法;
他要守護現在這個家庭,要保持家人們生活的平靜安穩,他不能這麼做。如果兇手回到家裡,誰也不能擔保家裡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更何況還有社會的眼光、受害者的心理要考慮。
事實上,破壞三崎家原本富裕生活的人,不正是文哉嗎?



但是双葉卻不認同父親的說法,她指責:
「你太過分了,不配當父母」
双葉認為,不管哥哥曾做過什麼錯事,家人畢竟是家人,能夠接納 ( 或者說幫他改過 ) 的人,在這世上除了家人還能有誰呢?不跟兒子聯絡,讓家維持住現在的模樣,看似安穩,實則是捨棄了一個家庭對成員的保護和勸誡,是種逃避的作法,逃避親子責任、也希望藉此聲明毫無關係。
同樣是作為加害者的家屬,「信」中的弟弟卻選擇放棄了哥哥,為了守護妻子和孩子,他不得不這麼作。
兩者相比,我不能不說;双葉的態度和想法委實過於天真,有那麼點「只要全家人同心協力,沒有什麼無法克服」的浪漫心理在作祟。一路走來的双葉應該很清楚,社會的輿論和世俗的定見是多麼可怕的壓力,可是她卻似乎忘了這些,而執拗的認為;只要誠心,總有一天會受到諒解。



在洋貴與三崎不期而遇的時候,在餐廳裡被鄰居認出臉孔的三崎,在洋貴及眾人的眼前,被強勢地要求下跪認錯。
站在一個觀眾與第三者的角度,我覺得那個鄰居也太咄咄逼人且太自以為是了吧?是說關你啥事?真正的受害者都沒有開口說怎樣,你又憑什麼身分強出頭?但是這就是公民社會不能忽視的一點;站在正義角度之下的全民公審,只要你是被認為罪惡的,人人皆可以討而伸之,對壞人還需要講什麼道義和人權嗎?
也許直到這一刻,洋貴才知道;三崎家的人在社會上受到的是什麼樣的壓力,不只來自加害者的仇怨,還有大眾世俗的公開審判。
是說一個人若走到哪裡都被人這樣指指點點、或是三不五時就會被義憤填膺的民眾當眾指責,誰能不想遠走高飛呢?


双葉應該很了解這一點才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如此樂觀。
但這也看得出這部日劇所採取的積極面對的心態,而作為劇中角色的双葉是無法違逆這樣的調性而必須得執行這個觀念。


「信」的弟弟即使斬斷了與哥哥的親情,但不要忘了…當他站在台上看到台下的哥哥時,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
所以也不見得,那就是正確的。


現實與天真,哪個想法是對的呢?
就像前面說的,我也不知道何種才是正確的處置方式了。


是說;我覺得處於事件中心的所有人,一開始就看得最清楚的是洋貴的弟弟,他說:
「爭論是沒有誰對誰錯的」



除了文哉以外的三崎家還是深見家,實際上都是沒有對也沒有錯的…


那或許就是兩家人悲劇性人生的原因,因為找不到責備的對象、也就找不到出口了。
而現在,他們正試著去理解這個事實,尋找新的出口吧。


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所以即使如此,還是得繼續活著…


這是尋找出口的先決要件;活著。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集還好沒出現像前兩集那樣令人心驚肉跳的情節。
所以總算可以不帶著那忐忑的心情來寫這篇心得了。


灯里是在那場慘案發生後才出生的,所以她並沒有直接參予到事件當下所帶來的影響,而是在日後不斷地在事件的餘韻中受到了波及。
這件發生時灯里還沒有出生,所以和灯里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樣的價值觀不只身邊的人這樣灌輸給她,連她自己也認為是對的。沒錯,是這樣的沒錯,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這個道理都沒有反駁的餘地。
若不是如此,她也不會對姐姐双葉說;你的人生被哥哥決定了。
我覺得對灯里而言,應該所有三崎家和深見家的人都被這個事件綁住了,無論最後成了甚麼樣子,始終受到這起殺人事件的影響而無法自主。唯有灯里可以不受影響地決定自己的人生。


可是就算在道理上沒得反駁,難道就一定是對的?
雖然可以安全地置身事外,確實沒妳的事,但真是如此嗎?


當灯里一再地聽到母親以此為由不讓她涉入這件事情時,會怎麼想呢?
當大家都同樣承受著痛苦與壓力,為此感到沉重窒悶的時候,置身於外的自己,如此地獨特、那麼地特別,卻又這樣的寂寞。
因為始終她無法理解家人所背負的是甚麼,雖說那是種保護,但也像是種被排除在外的感覺。
畢竟是家人啊。
家人是什麼?
是在一個屋簷底下,一起成長、一起哭、一起笑的人。
家是什麼?
是日積月累、成年累月地將情感給建築起來的一個地方。



可是,灯里卻無法參與那一起做的事,這代表著灯里沒辦法完全地理解身旁家人的心,在情感的建築上,總是缺少了一塊最重要的拼圖,那是大家合力隱藏起來的不讓她碰觸的部份。他們疼愛她、保護她,設想出「還沒出生所以毫無關係」的價值觀來讓灯里可以逃離那不祥的事件,得以置身於痛苦的壓力之外。
若不是這徹底的保護,灯里能否理直氣壯地決定自己的人生呢?


我覺得,灯里一直接受著「還沒出生所以毫無關係」的想法直到現在,在即將長大的敏感的少女時期,肯定也開始去思考著自己在三崎家所扮演的身分,也會去逐步地思索出,在事件出生之後的自己,即使沒有任何關係,但既然身在這個家庭,是不是有什麼該做的?


因此,在即將結束時父親與姐姐提出把犯下殺人罪的哥哥接回家裡,而母親極力反對時,灯里會贊同父親與姐姐的提議,我覺得這雖是個在當下令我感到意外的轉折,但仔細思考起來,又絕非毫無脈絡可循,在影片一開始餐桌前的早餐討論,就可以知道灯里的想法,沒有像前三集那樣堅定。
灯里說了;
「哥哥畢竟是哥哥,家人畢竟是家人,這是沒有辦法的啊」



在那一刻,也許灯里把哥哥文哉跟自己想在一起了吧。
哥哥文哉是一個因殺人帶給眾人痛苦,被社會漠視、讓家人拒絕的人。
妹妹灯里則是一個在受盡保護的環境下長大的女孩,可是家裡始終有種氣氛是她無法融入的。
被家人拒絕,這一點兩人都是相同的,儘管一個出發點是恨、另一個是愛,但是父母與双葉所畫出的那片心靈禁地,無論有形無形,都將灯里與文哉鎖在門禁之外。


在希望媽媽給哥哥一個機會的同時,是不是灯里也在喊著;我也是這家裡的一份子呢。


孩子妳長大了,妳不再是考慮到自己喜歡的影片,還有轉學的學校,妳開始學著用自己的方式關心自己的家人,試著表達愛、尋找著我能做什麼的更多可能性。
那個死小孩灯里,或許接下來再也看不到了吧。


我看到灯里說這些話時,心裡和眼底不自禁同感酸澀。怎麼說呢…
是因為又不自覺地將麻由給帶入角色裡,但是那酸澀和過去不同,而是喜悅的酸澀。
我家麻由肯定也曾經歷過這種思考自己能做什麼的階段吧?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高興。


同樣都是長大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是讓我高興的想哭啊。
這也許得在以後好好地理清吧。


很喜歡麻由在這一段戲的眼神,變得很溫柔、但又很童稚。
又再一次見識到麻由那乾淨的透透明明的眼神,那就是麻由啊…永遠不變的麻由,最真最清澈的麻由。




還有一個地方,也是我很喜歡的,就是影片前面,媽媽又說出「還沒出生所以毫無關係」的說法來為灯里解套時,灯里看著媽媽的眼神,那眼神帶著一點嘲諷,也有點悲傷,還有寂寞。
灯里很努力地參與這個家庭迴避的話題的討論,但是媽媽卻還是一如既往地遵循保護的想法而將她打斷,我覺得麻由的眼睛正透著那種情緒,說著;請聽我說好嗎?雖然那時候我還沒有出生,但是我也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啊。
麻由這樣的眼睛,這樣的情緒是我第一次看見,和後面那我早已熟悉的澄澈不同,是一個全新的麻由、沒有見識過的麻由,卻是我一直在等待的麻由。



戲份什麼的都沒有關係了…在看完這一集以後我深深地地如此覺得。我已經達到了我的願望;
麻由在最少最簡單的那種出場,就好像是夾在牆柱間那樣細微的縫隙中所迸射出的光芒,我已經看到了…


誰說戲份少就不能有太多表現?( 好吧…我自首我曾說過,囧 ~~ 這下自打嘴巴了。)
誰說角色很普通就不能夠發光?


麻由就可以啊,這一集的灯里就是個典型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