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分類:福田麻由子 (1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沒想到在台灣的我有幸得以看到「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


總覺得…很是不可思議,因為我一直覺得就台灣引進外地電影的情況看來;「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不像是會受到片商青睞上映的,可是那天看到報紙的藝文版報導有關「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將在四月的台灣國際兒童影展首映消息的介紹時,心裡突然閃過了某種奇特的直覺:
難道台灣真的有可能引進這部電影嗎?
當時的我其實不抱希望,覺得即便影展引進,也很難相信會在普羅戲院中聯映,雖然我心裡很想相信那奇妙的直覺,但是我很怕過度地期待會導致太大的希望,就像當時的「Little DJ」情況一樣


但是它成真了,又過了一個禮拜,這一次「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的新聞不是出現在藝文版了,而是影視版,並且清楚地訂出上映的時間;四月23日~~
沒有花了很多時間就確認了這個消息,嗯~~我感覺當時的自己很冷靜,並不激動也不興奮,難道我不高興嗎?不是這樣的,在我的耳邊響起了某種聲音、綻開的清脆的聲音,那大概就是我心中騷動的聲響吧,而在那騷動之後,我確定並決定了一件事情:
去吧!去電影院吧!去電影院看電影吧!
去聽最心愛的福田麻由子的聲音,去確認她的存在!
那就是我的心情


現在回想起來;從08年開始一個人進戲院看小麻由的電影作品以來,似乎麻由露臉的時間一部比一部少,「犬と私の10の約束」裡還有一半的戲份吧,但是「20世紀少年 最終章」剩九分鐘、「GOEMON」只有五分鐘,「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雖然是擔當主角,卻只是配音啊…
但是那又何妨?
就因為是麻由啊,她是最喜歡的、唯一的、最愛的小麻由


四月23日,來去看電影吧!



幾則アニメ映画「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在臺灣媒體上的一些新聞資料:


YAHOO!奇摩的電影上映預告
我覺得最令人感動的,莫過於演員配音欄上寫的那個名字:
「福田麻由子」
http://tw.movie.yahoo.com/movieinfo_main.html/id=3405


MSN上的電影上映預告
一樣,最令人感動的,還是演員配音欄上寫的
「福田麻由子」
http://ent.msn.com.tw/movie/story.aspx?id=1320


中國時報三月17日的報導
這是我首次在台灣媒體上看到關於新子的報導喔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314/4/2206p.html


中國時報三月21日的報導
很高興新子似乎還滿受期待的,還有;為啥不是請小麻由來台呢 … =="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0,5251,110513x112010032100022,00.html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Feb 17 Wed 2010 00:15
  • 千日

今天是西元兩千零一十年二月十七日。


是第一千個日子。


從07年喜歡上小麻由以後,這是第一千天啦~~不知不覺就過了這麼多天了,我是怎麼也想像不到的,在07年時候的夏天,會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而它改變自己了這麼多。


那喜愛的情感突如其來,沒有預警、不能想像,如果不是這一瞬間的悸動,那麼便沒有了這個BLOG、還有這些文章,而在此之後認識的朋友、於論壇上活動的軌跡,甚至於後來的一切的一切,都將可能不會是現在的我所擁有的,我真的覺得、不!該說是我很確信;在千日之前的我如果不是喜歡上了麻由,那麼一定還是繼續延續著相同的型態活著


而那樣的我是什麼樣的我?很怪異的是在這個時刻回想起來,竟然有些模糊,而在那之後的我,卻彷彿才大夢初醒般地自夢中清醒,似乎早已習慣於這個喜歡麻由的自己;總是不時地重重思念、日日地反覆擔憂、沉溺於杞人憂天的情感
可那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習慣,是如此地自然沒有猶疑,是應該的、就該是如此


我想起了村上春樹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中主角「始」回應島本「是否想像自己有兄弟姐妹」的問題時的回答:
「現在在這裡的我,是在一直都沒有兄弟姐妹的情況下長大的我,如果有兄弟姐妹的話,我就應該會長成和現在不一樣的我,所以現在在這裡的我,去想如果我有兄弟姐妹的話會怎樣,我覺得是違反自然的」
從這一段話換算成我對小麻由的感覺;或許是不太對的,但若從今天回溯到千日之前,那時候的我也像是越過了某種階段,埋葬了昔日、從前的我,而獲得了新一個階段的「生」,而麻由就是這個階段轉換的關鍵,要現在的我去想像自己;如果是還同以前一樣沒喜歡麻由,是極為不可思議的情況,如同始所稱的違反自然一般,是的,那違反了我的自然法則,因為喜歡麻由的我,是屬於我的自然形態


這個形態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呢?我想直到我不再喜歡麻由為止了吧?
或許那時候的我,也會像07年的那時候一樣;飛躍了某個階段,再度獲得了新的「生」


記得最初喜歡上麻由時,是極度熱情而且唯恐天下不知的
但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這份情感逐漸地變質,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慢慢地收斂起這外放的情感


很多人都說;對於IDOL的喜歡,總有一天會淡化,卻不是不喜歡了
是啊,喜歡的感覺是不會變的,除非喜歡的對象不再是自己最初喜歡的模樣
那種淡化只是熱情不再了,但是從頭至尾不會改變喜歡的情感,依然關心、仍然在意,只是那狂熱的火花轉變成了涓滴細流的平淡綿密


我是不是也來到了這個階段?因為看這樣的形容,和現在的自己有點像
不過仔細想想卻又不是,因為我總覺得,只要是關於小麻由的一切;在我心中仍然不斷沸騰燒滾著,那份悸動有時強烈到自己都會無法抑止,像是點燃了什麼而卻無法撲滅般地炙熱


確實地我從沒改變過狂熱,但是已經很少說出來、我很少說出來,除了在私底下、在自己這個家以外;不再公開地提起對麻由的感覺,甚至;我很少說起有關小麻由的話題與事情,過去如果論壇上的朋友談論起關於福田麻由子的話題,我會不厭其煩地去一再描述自己對她的熱愛,但我現在也不太想說了,也不太願意給新認識的朋友或是現實中的親友知道;我喜歡這個女生


自己的感覺,自己最能理解、也最能貼切形容,當然人有時不見得是真的了解自己,可是我很清楚地明白一件事情,我的外在是冷卻了,內裡卻越來越是火熱,我覺得自己並沒有把對於小麻由的情感給變得淡化,只是我不再努力地主動表現給外人知道,只會在特定的場所裡、和相知的朋友面前,毫不掩飾這樣的情感
於是,我開始了解一個道理;
關於「喜歡麻由」這件事情,沒有必要讓所有認識我的人都明白,也不需要給人來評斷自己的熱情程度,不必要去計較誰愛的比較多,所謂真飯偽飯並沒有標準,只是喜歡麻由就好了,這樣就行了
把這個道理看作是一種習慣的自然養成與後天形成的天性,只要知道這一點就好了


曾經寫過一段文字,來形容自己看待對麻由的感覺與態度,是這樣的:
把喜歡的情緒融入了呼吸,讓這想念的空氣來到了心裡,擴散至血液進入了身體每個細胞,即使在眼底心中沒有妳的影像,但是藉由吐息仍然能深刻地,感受妳就在我裡面,滲透到了靈魂跟著我律動
原來;沒有必要去特別地想著妳,因為當我週始著生命的必要動作時,就已經是在進行著對妳的思念


說穿了,其實也就只是這樣而已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從08年自己一個人進戲院看「犬と私の10の約束」以後,接下來到09年看「GOEMON」、今年 ( 2010 ) 看「20世紀少年 最終章~ぼくらの旗~」,三部電影都是為了麻由去看的,而且三部都自己一個人看的。
有一種預感;以後我大概只會為了麻由進電影院看電影,而且應該都會是只有我一個人進電影院了。


也好,關於喜歡麻由的心情,我也不太願意拉著朋友一起進來陪我,我想在自己的世界裡瘋狂地迷戀麻由。
好像;越陷越深了啊~~


要不是有麻由我真不想來看這部電影
尤其當我可以想見到它會怎麼樣拍的時候


但實際上在看到麻由出現時我感動得全身發抖啊


不過結果依然是,一部不好看的電影
除了麻由


小麻由飾演的早苗,出來的場景、或者說相關劇情就只有兩處;
一是一開始與將軍阿區的相遇,早苗告知阿區東京的現況和賢知演唱的歌
二是故事尾聲時,她是萬博廣場前期待與聆聽賢知熱唱的觀眾之一


這是小麻由第一次以眼鏡造型出演,其實我們家麻由原本就是無敵可愛的眼鏡娘啊!「Taliking Japen」裡戴起眼鏡的時候,那個模樣可以說是瞬間將我的注意力完全奪走,麻由戴眼鏡真是超級超級超級可愛的,感覺像瞬間小了兩三歲一樣,好想摸摸她的頭疼愛一番


雖然很多人都說這一次麻由的造型很醜,可是我覺得還好啊,還是好可愛的,我想是我喜歡的太盲目了吧?可能麻由這個樣子是真的很醜的,但是我就覺得好可愛嘛,對我而言麻由似乎超出了容貌造型美好的定義,不好的也感覺很可愛



而且我滿喜歡麻由這樣不太合身的打扮,像這樣的四肢細長動作、很不協調的模樣,可是我很喜歡她手長腳長的樣子
好可愛



不過不講外型的話,這一次麻由的表現…嗯,該怎麼去形容呢?
我覺得從L以後,麻由在後面作品裡的的笑容都好像…這一次的「20世紀少年 III」也是,覺得有點僵硬吧,都是臉稍微抬高,瞇著雙眼,雙唇微啟舌頭顫動的笑容,第一次在L看到時覺得滿可愛的,可是現在一直看到便覺得有點怪了
會有種麻由好像還卡在L時代的怪異感覺,該說是覺得僵硬了、沒有這麼生動了


對我來說,麻由這次的出演就是個大型晃過的佈景板的意義而已了,飾演早苗;不過是使得小麻由成為華麗演員陣容上的一員,僅僅如此的意義而已,硬要說好處的話,就是能在這樣的大作中出演一個角色,對於小麻由的經歷和演藝圈人脈的經營應該是有幫助的吧


該怎麼說呢…我並不是因為麻由龍套,所以才這樣說的,老實說我並不反對麻由龍套,不管再怎樣說;麻由年紀也才15歲,雖然被稱譽為天才,但還是個15歲的孩子,我寧願還是孩子時候的麻由多享有孩子時代該有的快樂與生活,演員這條路現階段我希望對於麻由而言;還是沉潛磨練的階段、而不要太早熟地、世故地學習作為藝人,正如同我自己常講的;希望麻由是麻由,不要去揠苗助長地拔取麻由的獨特性
因此我也不再害怕等待,雖然很失落很寂寞,但是只要麻由是走著自己想走的路,不急進地以興趣做出發,那等待根本不算什麼啊


但是我為什麼這麼在意這一次麻由的龍套呢?因為這一次小麻由的表現讓我很不安,超越了之前任何一個作品給我的心情


就像我前面說的;被剝奪掉太多戲份的早苗,早已失去角色的個人陳述魅力,當處在此等境地,其實誰演都行


而這麼少、這麼表面的角色特質和劇情,也很難說麻由到底演得算不算好,究竟是角色塑造的失敗讓麻由不能夠完全地發揮呢?或者說是失卻了張力、這樣地簡單與沒有個性的人物,麻由並沒有辦法拿捏得很好,這我真的實在是看不太出來也說不得準的


所以關於小麻由這一次的表現,我覺得要我下筆詳述實在不是容易的事,原因是不論好感覺壞感覺,都沒有在我觀看時從心中出現
這是很令人感到憂慮的,從這兩種方面看,我情願是角色本身的問題使得麻由沒有太好的表現,這樣的話還勉強能讓我釋懷一些
好感與壞感都沒有,那就是相對的無感,討厭和喜歡都是強烈的情感,至少這都能代表麻由本人超越角色而停留於螢幕上的強大存在感,可是現在令人擔憂的是;現在的麻由失去了畫面上給予我的存在感,那種無感才是令人心驚的,我希望是角色過度貧乏而造成的感覺,而不是本身麻由的逐漸黯淡,否則要我見證自己喜愛的光芒逐漸消失,那無疑是極為剮心的痛


希望、我真的希望;是早苗這個角色的關係,而呈現了這令我感覺恐慌的無感
希望真的是如此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的第兩百篇文章,先給自己鼓掌一下,拍拍~~
也剛好是今年最後一篇文章了,2009年
將要結束,我還是想在這兩個數字與日期的紀念上,寫一篇麻由的歲末總文來作為結束。


不知不覺地,這是我第三次迎接喜歡上麻由以後的「年終」了,時間過得好快好快啊,還記得當初剛對麻由有了強烈的感覺,根本還懵懵懂懂地釐不清自己對她那強烈感覺是什麼情緒的時候,她也不過才12歲而已,就在我體認而且接受自己喜歡上她的事實,匆匆地便迎來了她13歲的生日,然後,那一年結束了,接著是14歲的生日,後來,那一年也結束了,接著到了今年,15歲的生日也過了,很快地今年也要過了啊…


當年那個小小的、笑起來像花兒一樣燦爛的小女生,不知不覺已經是個豆蔻年華的少女



在這裡的七個分段裡,各別放上麻由今年的六部作品簡說,就當成是一個簡單的回顧吧

 

一、軌跡、回憶




「そうか、もう君はいないのか」
2009年01月12日於TBS月九時段放送的SP
福田麻由子飾演城山三郎的外孫女井上悅子
戲份雖不多也沒有表現,但是在勸外祖父參加外祖母葬禮時,和飾演城山的田村有很好的對手戲與互動


印象很深刻的是自己初喜歡上麻由時的那個瞬間,而之後便是從那樣的一個瞬間衍生出了種種的情感,那時候的我忙碌著困惑著這些快要淹沒自己的情緒,跌跌撞撞地摸索出自己對於麻由那份莫可名狀的愛,但是我什麼都不懂,只是一直拼湊著那份沒有頭緒的感覺的形狀,我找著關於麻由的一切,急切地想藉此讓自己感覺更加靠近小麻由


我不自覺地想著08年初時,小麻由隨著L的宣傳列車來到了台灣,那一天我從白天站到晚上,看到小麻由出現在紅毯的那一端;一直走到了台前站在台上,我只覺得,鎂光燈和主持人的聲音也掩蓋不住那抹奪去我目光的深綠色身影,那種真實的感受是如此地興奮,我至今還能清晰地回憶起自己當時喜悅得近乎發抖的身體反應,必須緊握著拳頭才能克制住心臟彷彿快要跳出胸腔的激動情緒,現在回想起來,血液依然會為之沸騰躍動
自認是個理性自持的人,不曾失去理智也很少瘋狂,可那時的我確實狂亂了,即使是現在回想起來,意識仍然會不由自主地狂奔
可是這些奔放的情緒走到了極點,當下我卻是更想哭的,想放聲大哭說:「我看到福田麻由子了,真的是福田麻由子,真的是她,她就在我的眼前微笑著、說著話,那真的是她!」
儘管如此,眼淚依然沒有出來,只是有種想哭的衝動縈繞在心中,那似乎是種情感無可表達的解放形式了


而從08年那樣的激情到了今年的09年,我對小麻由的情感逐漸地不再如此地外放與明顯,可是喜歡的感覺卻越加地濃重,彷彿她已成了呼吸空氣所必須具有的元素,似乎也成了思念時一定會有的存在,更是有如自己靈魂的一部分般的自然密不可分
對的,我不再會四處去宣揚自己喜歡麻由、還有我有多麼喜歡麻由,突然地不想去做這些事情,然後只想專注地;開始一篇篇寫著關於自己對她的喜歡


看著手中拿著的「Heaven's Door」的Blu-Ray,這是好朋友幫忙代購的,09年記憶最深的事情,不能不提的便是小麻由首次主役的電影「Heaven's Door」,麻由終於當上了一次主役,雖然這一次的主演並不是很好的成績,雖然只是雙主,但是依然很值得喝采,在麻由這段沒有太多露臉的日子裡,「Heaven's Door」是一個漫長卻又甜蜜的等待
其實09年有好多麻由的第一次,首次的映畫主役、首次的動畫配音主役、首次在網路ドラマ「Liar Game Zero」擔任女主角
還有麻由今年在電視劇中的出演只有唯一的一次,今年台灣有上映的麻由電影作品也只有一部「Goemon」
09年的麻由好多值得紀念的「一」,雖然我們回頭去看,這些「一」可能都不是很好的紀錄,但是對於身為麻由飯而言,仍然是值得紀念和珍藏的,今年的記憶就像去年的現在一樣,是那麼地清楚,不過當新的一年到來以後,這些印象也會成為昔日的懷舊的去年,而我也將逐漸淡忘了細節,只可以用那些珍藏起來的紀念來回味彼時的我的大體感受




二、痛!並快樂著



「Heaven's Door」
2009年02月07日在日本上映的電影
福田麻由子的首次電影主役,搭配長瀨智也的雙主役
麻由飾演一個身染絕症的少女白石春海,與同樣即將不久離世的長瀨演的青山勝人展開了一場生命最後的旅行
電影以垂死般鮮豔的色彩詮釋出宛若末世來臨前的放縱,麻由演的春海展現出溫柔細膩的母性光芒,美麗卻也哀傷


福田麻由子真的給了我很多珍貴的情感和回憶


不過老實說的是;喜歡上麻由以後到現在,心情便一直很沉悶,小麻由這三年的沉寂、身材形貌的轉變,讓我每每想起便覺得有些黯然之情無法揮去


但是詭異的是;這些苦悶卻也是喜悅的來源,我覺得大概是這樣的;能夠這樣地去在意一個人,其實也是很幸福的一種表現


理性上;我挑剔著麻由瘦不下來的胖模樣,感嘆著她不復以往的變調的美,還有逐漸消散退縮的靈氣,如果麻由會慢慢地失去這些令我鍾愛的一切,看著她這樣我覺得比讓我死了還難受,在這時候的我都會天真地想著;如果麻由在最後的光輝的06年之後便暫時息影、或是乾脆直接退出,讓我永遠記得她的美好,是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呢?


但是不行
因為我捨不得,真的很捨不得


這是我在認識麻由以後才發現的自己,會被衝動、非理智的思考帶領的自己
我說如果這樣是比讓我死了更難受,但是這種沉悶的心情也是喜悅的來源,就像我前面說的;「能夠這樣地去在意一個人,其實也是很幸福的一種表現」,因為在意、太過在意才無法無視,所以會給自己帶來痛苦,但是也正是因著這樣的在意,找到了雙眼可以注視、心靈可以專注的目標,我因為喜歡麻由而過度地在乎,使得自己患得患失,但是那種沒來由的失落與擔憂,卻更讓我了解了自己對她的喜歡


這純屬於非理性的思考與心情,當自己在理智上明明知道麻由哪裡是不好的,但在理性之外我卻完全不予理會地直接訴諸情感的呼喊,那時候的小麻由之於我是跳過了理性思考的層面,直接達到了純粹情緒化的境界


麻由的存在,就是件極為美好的事
這世界最美最好的便是麻由的存在


這樣的存在超越了世俗所界定的美貌、氣質與才能的限定


我當然不否認,自己之所以會喜歡小麻由,最初一定都是來自這些客觀的評比條件,但是因這些客觀條件而形成的喜愛,日積月累地不斷堆高,遂形成了極端主觀的意識主張
最後,我只知道「喜歡」,好與不好都一般愛,麻由好的地方很可愛、麻由不好的地方也很可愛
是因為在極端的主觀意識下,人就變得不理性且沒有是非,我覺得自己也成了這個樣子,像是雙面人一樣;挑著撿著麻由的缺點,但又還是注視著執著著麻由


同為麻由飯的朋友曾對我說;
他覺得我比他還更能接受麻由的近況,也比較不會在意麻由現在的模樣
我哪是不在意呢?我根本是在意得要命,只是我太盲目了,對麻由的喜歡太過沒有道理地執著
所以那些對於麻由的感慨與痛苦,透過自己不分黑白的盲目,變成了喜悅


我想我是這樣的,對於麻由我是既快樂又痛苦,但是在我感受到痛苦的同時,同時也在享受因刺痛而釋放的愉悅
因為很喜歡麻由,所以我在意,但是也因為知道自己的在意,才能深刻地體會到自己很喜歡她,當我認知到這件事時,我就可以更加地放任自己的不安與擔憂,這些令人難過的情緒,我相信它們終究會成為讓我快樂的苗頭


喜歡上福田麻由子以來,總覺得她帶給我的負面感受多過於正面的情緒,矛盾的地方卻又是;那些日夜難安的煩憂涵養了我喜歡福田麻由子的感情,怎麼也無法去割捨,就算頗有怨言,卻又在看見她的一個訪談、一則新聞時便又感到無比的愉悅,陰暗與明亮的心情是如此鮮明地交互影響著我,它們既南轅北轍地對立、卻又詭異地共存著
似乎我總是時時地將恐懼放在心中,然而也因為這些強烈的不安而更是對麻由有種繞切的渴望,像是黑與白的兩面性,因為喜愛而產生了在意、太過在意而感到痛苦,而越是痛苦也越是見證自己對麻由的喜歡是與日俱增的,是這樣地痛並快樂著


我在想;或許就是因為我對麻由的感情如此複雜,所以現在的我才敢說她是我的唯一本命吧?因為通過了這麼多的考驗,卻依然沒有改變過那樣的喜歡的心情
誠然我自己常說;我還會、還能喜歡小麻由多久,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畢竟對於IDOL的愛與熱情,是種有點虛幻不實際的,很可能我明天一覺醒來,便發現自己不喜歡麻由了,但是在現今這個當下,對於麻由的熱愛還是一樣的、不曾有變


忍不住地、有時會這樣抱怨;如果我不喜歡麻由有多好呢?就不會認識到這些複雜的情緒,可是我又想;這也不是麻由的錯,是我自己的心情處理問題,麻由即令有錯,也只錯在她為什麼這麼地好,讓人捨不得不愛




三、不安




「GOEMON」
2009年05月01日在日本上映的電影
福田麻由子飾演女主角茶々的少女時代
以科幻奇想和龐大動畫所構成的另類日本戰國作品,麻由的戲份極少,但是那白皙純潔的清新模樣,使得少女茶茶悲哀淒美的形象更加立體鮮明


我很擔憂麻由~~
這是我一直沒有辦法放心的一件事


麻由的存在感消褪了很多,靈氣也少了些,對比過去那個讓我驚艷瞬間的小麻由,竟然是不進反退的,讓我心中那名為「不安」的土壤中落下了懼怕的種子,終於發芽成了具體的擔憂情緒


比起顏、身材的不盡完美,我更害怕的是麻由沒有辦法回到過去的模樣;害怕麻由不再是麻由了、失去水準的表現、因成長失去的純真
曾經以為,我根本不用擔心這樣的事情;
「我的麻由可是天才子役呢!」我曾如此自大自滿的自以為是
這一年多來我終於知道了;這孩子再天才也還是個孩子,只要是身為「人」都會有屬於他自己的煩惱與界限,現在的小麻由也是這樣的,她正面臨著屬於她的障礙,矗立在麻由的眼前成為了她的考驗,而身為飯的我,剛好見證著她這段人生的歷程


如果我不認識以前的麻由,我想不會對這一年來她的表現有所意見,但就是因為看過,才會這樣強烈地感覺到不足
我真正擔心的是如此


我記得我自己在「Heaven's Door」這篇心得提到過的;現在的麻由「演」一個角色的痕跡很容易被感受到,雖然還算輕微,但是那麼一點點的「輕微」影響卻很大,它足以使麻由不再像過去的麻由,沒有就是沒有,即使只有一些些的不同,再怎麼樣都不是該具有的模樣


如果麻由回不來了呢?
類似這樣的問題在我心中放大著,聲音越來越大地造成了空蕩蕩的回聲,很清楚地都能聽見這樣的聲音


我一直讓這些問題困擾著自己的思緒而無法自拔,其實我覺得自己想得太多也煩惱太多了,說難聽些,福田麻由子是我的什麼人?我知道並真的了解這個人嗎?她也不認識我吧?也不會知道的我心情,那麼我又為什麼要替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去做這些無謂的事呢?
可即便我自己能夠如此理智地這樣去思考,我也知道自己若能做到這樣的灑脫,那麼我又何須不時地自問且又讓自己無意義地感到煩惱呢,始終我看不開,所以才總是一直重複著這些無聊的思索


現在我能想到的是;身為一個飯,我該做的是什麼?我該做些什麼來回報我的本命?
麻由能不能回到過去的模樣,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也沒有人可以給我個答案,我選擇相信和支持;承諾在我只要還是喜歡麻由的一天,我就會永遠堅持地不改其志,等待下去、繼續等待下去,而這也是目前的我,唯一能做的


新的2010年,我期待能夠見到麻由擺脫自我質疑的桎梏,飛向更寬廣的、屬於她並能遨遊的天空




四、少女的瞬間



「20世紀少年 最終章 ぼくらの旗」

2009年08月29日在日本上映的電影
TBS 08至09年的大作「20世紀少年」,麻由於最後一集出演サナエ
作為聯絡兩個朋友反抗組織的傳話人,サナエ是一個堅強的女孩,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具有細膩的心


想到這件事,我便覺得有種硬硬的東西壓住胸口,感覺到喘不過去的苦澀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抗拒麻由長大的事實
是這樣想的;很多時候很多事情對於大人和小孩是不一樣的,而我在害怕抗拒的,也許就是這樣的「不一樣」吧?我不想讓麻由理解「大人的世界」,但是我知道是不可能的,沒有永遠不長大的孩子


「因為小麻由長大了!」在我的心中,我似乎總把「長大」當成了代罪羔羊,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反映了我對小麻由長大以後,心中揮之不去的失落,我認為自己其實是刻意地塑造一個敵人,讓心中那份怎麼也不能解釋的不捨找到了宣洩的出口和責備的對象


很是記得當初認識麻由時,她還只是個小孩而已,我想到「演歌の女王」特典裡天海祐希說的;「以前看還那麼一丁點大而已,現在已經長得這麼大了啊?」,我覺得這段話大概是最能代表現在的我的心情,因為我現下也是如此感覺的;印象中這個一點點大的小女生,曾幾何時竟也已經成為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了?過去的青澀純真成為了我心目中童稚年代的記憶,現在的麻由無處不見少女的嬌憨羞怯,那種美麗令我深深地沉迷,徹底地吸引了我的眼睛、我的心、我的靈魂


這樣的福田麻由子很美、真的真的很美,美得讓人好想好好地疼愛
小麻由她正在展現著這個年紀的女孩該有的醉人風情,舉手投足間隨處可見這樣的驚人的美麗


08年的時候,麻由曾和谷村美月等人一起拍攝了一部寫真集「雫ーしずるー大人ではない少女の瞬間」,那部寫真集上面寫了一段話「子供でもない大人でもない少女の瞬間」,這段話的意思應該是「也不是小孩也不是大人的少女瞬間」,是的…現在的麻由身上有著少女脫離兒童時期卻又還留著那麼一點痕跡的青澀、已經成為少女、即將成人、卻還是純真的無垢嬌美,那樣地複雜、那麼地不可言喻、那麼地好、那麼地令人喜愛,現在的麻由確實是「少女の瞬間」啊,既多樣化又揉合成一塊的單一少女風姿


記得我在08年那篇歲末心得裡曾說過;我覺得麻由很性感,直到現在我也還是這樣覺得的,而且是有增無減,為什麼現在的我會覺得那樣的魅力沒有減少而且越形加重呢?我想或許就是來自「少女の瞬間」的魔力,處在這樣的轉變期而適度浮現的誘人美態,那般最直接的女性知覺之美,隱隱約約、雖然含蓄但一定能有所察覺,也許會有人覺得我用「性感」形容太搧情了些,我以前也是這樣的,但是確實地我想不出還有什麼更能表現我心中想法的辭彙,也是因為麻由才讓我知道,「性感」不是只有在情慾的撩動和刺激下才會有的形容詞,它也能是一種原始的、本質的美的感受


KUSO地突發奇想;也許麻由胖了也好XDDD
胖了都能這樣地美了,真的瘦下來一定很不得了,那樣的美好我認為大概只能用「天人」來形容的了,我總覺得上天是公平的,生命它給你一些不給你一些,想想如果當麻由達到如此完美的境界時,我是不是可能會莫名的恐慌;她是否也會被剝奪了什麼?
或者說,現在這樣的小麻由,就是被「剝奪」後的結果呢?在曾經無與倫比的美麗過後


真是非常窮極無聊的想法呢,我怎麼可以這樣想呢?怎麼能去合理化這樣的情況呀?
麻由還是快點瘦回來吧!
就算那時候的妳完美得只應天上有,我不會意外的,因為妳是脫俗的、是獨一無二的、不受制約的、理所當然地就該是天之驕子般的當然存在
妳是真正的、在我心中是真正「天人」般地存在


說到這裡;我突然忍不住地想去幻想;當麻由再長大到了少女轉變為成熟女性的階段,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肯定是會美得不可方物的吧?




五、沒有勇氣說「永遠」



「ライアーゲーム エピソードゼロ」
2009年11月10日在フジテレビ On Demand上以付費下載的方式播出的極短日劇
福田麻由子飾演神崎直的少女時代,其實也算是主役,一向以聰慧形象為人所知的麻由,天真傻氣的小直會是她少見形象的嘗試與轉變


有一個和我一樣喜歡麻由的朋友,她曾說過這麼一段話,我有點記不清全文了,但大概意思記得是這樣:
「如果只是好感,請不要說喜歡,喜歡一個人是一輩子的事」
我很喜歡這一段話,那是面對自己情感的勇敢表述,認清自己喜歡的目標之後,便堅持不怠絕不放棄
也很佩服這位朋友,佩服她堅守然諾及履行承諾的勇氣


因為我沒辦法做到像她那樣
如果從這篇歲末文章時候作為計算的終點,我喜歡麻由剛好過了兩年半多一些,到明年2010年的年中,就三年了


隨著時日的漸進,我開始有了莫名的恐慌


「我會永遠喜歡麻由嗎?」
這個自問不知何時地常常出現在心裡


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專注的人,當然我也並不博愛,只是我總覺得自己是喜新厭舊的,但是我專心注視麻由已經兩年半了,也許很多人會覺得兩年而已…不算很久吧?但對我而言,兩年是很久很久的,把一個人一件事持續地掛在心上,不曾疲憊的熱情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是不是到了應該要厭倦的時候了?


我一直這樣想著,像是打預防針一樣地畫下一條防護線,但是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這個自己種下的抗體,會在何時發揮作用?


沒有底限的不倦,讓我感到害怕,因為我恐懼「厭倦」到來時,那時的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會感到了厭倦?
應該這樣說,我害怕的不單單是自己不再喜歡福田麻由子了,而是我「為什麼」不再喜歡麻由了、「為什麼」感到了厭倦?
是我變了?還是麻由變了?
結果也是我擔心的,但是形成結果的「過程」是我最大的恐懼,我恐懼的不是改變、而是為什麼會變~~


一想到那天有可能到來,我便沒有勇氣說
「我會永遠地喜歡麻由」


我不相信永遠,正如同彭佳慧演唱的那一句「我不奢求永遠,永遠太遙遠」一樣,或者說;我不覺得「永遠」所代表的美好意義能讓我擁有
但是我熱愛永恆,我自己卻拒絕承諾永遠,我怕自己做不到,那樣的行為是種污辱,是作踐了永遠


如果我說「我會永遠喜歡福田麻由子」,可最後我沒有做到,那我覺得我對不起這個承諾,對不起了我許諾的對象
感到厭惡的事自己「背棄」的這個動作,這將會使我無法原諒自己,這樣的作法是捨棄了信仰,當輕易地選擇捨棄的時候,那麼曾經忠實的信仰,又該是什麼呢?


理性的我、從理性的角度做出發來思考的我,其實很清楚地體認到一個事實;對於IDOL的喜愛,本來就會是因為生活型態、習慣、還有認識到的人,而產生形式上的轉變
我想轉變並不代表它消失了,只是成為了另一個樣子存在於自己的靈魂之中


所以我不曾去責罵批評;曾經喜歡過麻由的朋友從熱情轉向冷淡,甚至我還覺得;這不是很正常的咩?


但是輪到我自己時,我卻會很害怕想像這一天可能的到來
我覺得我像是打造了一個大鎖枷住了自己,自囚在一個沒有意義的思考空間,庸人自擾




六、不單純的「喜歡」



「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

2009年11月21日在日本上映的動畫電影
福田麻由子首次以主役的方式參予動畫的配音,在「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麻由要挑戰山口腔的說話方式,而且也將首次地嘗試男孩子氣的活潑女生的聲音演出


今年、09年有個問題深深地困擾著我;我對福田麻由子的情感,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呢?
喜歡上麻由以來,似乎腦袋都沒有停過地不停地想過很多,其中很大部分都是一再地思考自己為甚麼喜歡她呢?又,那樣的喜歡是以什麼樣的型態存在?
這兩個問題一直在腦中浮現,但我一直沒有很認真地去思索它們,也沒有正面地面對,但是到了09年它們慢慢地成長膨脹、自然地具體化成為了真實的困擾,我就這樣一直地想著想著,常常在某些時候以為豁然開朗了、找到了答案,但馬上這個答案又被新生的疑問給推翻


最早我把自己定位在;以像是一個父親的心態在看心愛女兒的情感,在那之後我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爸爸飯,但是在看了「はなまるマーケット」的專訪後,親耳聽到麻由說「我想談戀愛啊!」的時候,心突地跳了一下,那時的我,只認為是一個父親不想看到女兒談戀愛的自然反應,可是後來每次只要想到這個畫面,心裡總是避免不了酸澀的感覺冒出,我開始去想了;如果只是一個宣告就能讓我耿耿於懷且至今仍無法釋懷,那麼真的面對麻由談戀愛時,我會有什麼反應?


不客氣地這樣詰問著我的心,然而我卻逃避回答,原因是;我無法、或者說我拒絕想像這般情事


就是在那一刻,我很清楚地明白了一件事,不是像父親一般,絕對不可能只是那樣的情感、沒可能是這麼單純的喜歡


在我的心裡、在我喜歡麻由的這些日子歷程中,「はなまるマーケット」是非常特別的,它之於我的意義可以說是禁忌的潘朵拉盒,開啟了我心中自己從沒想過的、不可饒恕的情感
可是我也很疑惑;那樣的情感是確實存在的嗎?不管怎麼說;都很難以想像一個就要三十歲的男人,會對一個沒有見過面、沒有說過話、根本不了解真實性格的小女生感覺到有愛,而且她還是異國人士,接近機率很低很低、幾乎可能是觸摸不到的一個人


我不認為自己這樣的情感是正確的愛的形式,這太虛幻太飄邈了,渺茫地近乎虛假又不真實
是否我只是喜歡上麻由以後,把這份情感堆高、催化,像催眠一樣地讓自己認定自己是那麼樣的喜歡福田麻由子的,等到高到了無法再支撐而傾頹的時候,才會澈悟那不過是一場夢幻的自我滿足嗎?
這樣的答案也並非不無可能的,也許我沒有這麼喜歡她,也許我只是在為自己的空虛寂寞尋找感情的寄託與出口,我試圖讓自己以為自己是那麼地喜歡,不過那都是我以為的、自己構築的假象


這麼一來答案似乎很明確了
可是,如果我給自己的情感下了這樣的定義,那麼就像前面說的,推翻結論的問題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如果那不是正確的形式,那麼它又是什麼?僅只是自我催眠能夠讓它無限地膨脹成這樣難分難解的地步嗎?


一直被這些不斷互相攻擊的辯詰在腦海裏上演著,也深深地困擾著我
然後我開始質疑自己;何必要讓這些思緒用這麼複雜的方式來理清?還是說何必這麼認真地想去理清它?喜歡便是喜歡,為什麼不使自己做到只是純粹的喜歡,沒有掺入雜質、理所當然的喜歡,而要讓這些混亂的思考作亂,失去了應有的純粹


無法自拔地陷在「必須理清」的思緒上,但是今年就要過去了,我卻仍然沒有找到答案,原地踏步般地持續著思想的自限


我希望在來年2010年,可以找到關於答案,希望能理清這些紛擾的情緒和問答
想回歸到最初始時,剛喜歡上麻由時的單純心情,能使喜歡只是喜歡,我覺得對於我、或是我喜歡的麻由,應該都是再好不過的事吧…?




七、未來へ


以往的我,從沒給過自己的新年目標,但是散漫了這麼多年啦…面對而立之年即將到來,我想我該給自己一個精神上的目標


第一;
我希望自己;在2010年這一年該讓日文的學習有階段性的成果,這樣說很籠統,我想我這樣講好了,至少考到一個檢定,不管怎樣的都行,總得要有個具體的結果呈現啊
我希望自己能夠具備挑戰三級的能力,哪…雖然大家都說;日檢要考就直接考二級,但我覺得二級對我…呃…囧


第二;
我想去日本,想去朝聖、想去看麻由
就算只是遠遠地看個一眼也行啦,我總覺得自己距離麻由好遠,真的好遠好遠,有種不真實感,所以很想很想親眼地、實在地看見她,不然我覺得自己遲早會被那種沒有邊際感的焦慮給逼到發狂,一定得紓緩一下的


第二個心願很難很難,我覺得還難過於學習日文,資金是問題、時間是問題、工作更是問題所在,我的工作是不可能允許我休長假的,這也便意味著我必須辭職、捨棄工作才能達到這個目標,到時候這肯定是一個非常大的困難抉擇,我也不能說自己可以為了麻由就犧牲到這種地步,更何況還有一個更難去計算的大問題,就是運氣,即使我真的到了日本,難道我就一定可以看見麻由?如果撲了空,那這些犧牲不就等於是傻瓜般的行為?


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該有什麼具體的方式來達成這個目標
也許我只能期待著;明年我會有所改變,就像即將結束的今年一樣,在生活與生命裡遇到了很大的轉折


這樣地說下來我覺得自己真是沒有出息,還沒開始努力就在為自己預先留好失敗的下台階了,可我還是想許下這兩個目標,不管最後這兩個有沒有達成,我都想試著下目標、試著去努力達成,我相信在朝著目標前進的道路上,一定能夠獲得什麼的


2010年啊…希望能有別於08、09年,希望2010年可以是快樂的一年,也希望自己可以達成我所立下的目標,這也是我這麼多年來,首次對自己的期許與祝福
還有我的動力來源 --- 福田麻由子,新的一年麻由要快樂啊,笑著面對了每一天


再見了2009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也是因為福田麻由子,才會看這本村上春樹的小說「海邊的卡夫卡」~~


在「GYAO Magazine 2009年2月號」,麻由回答了一個問題,說她正在看「海邊的卡夫卡」,所以我就有了想看這本書的念頭產生了。


在此附錄一下當時訪談的內容,感謝論壇上懂日文的朋友的翻譯:



題目 --- 讀書就是在讀感情 ---


麻由:我在讀書的時候,可以認為是最像自己的時候。最近每天都會讀書。
問 :在讀什麼書啊?
麻由:最近讀的最受震撼的作品是村上春樹先生的「海邊的卡夫卡」,
   讀後受到了強烈的衝擊。而且,作為主人公的男孩是15歲,我現在14歲,
   所以覺得「現在能讀到這本書真是太好了」
問 :好在哪裡呢?
麻由:對我來說讀書就像是讀感情,因為想感受到書裡的感情,讀的時候就會非常用心
   但是「海邊的卡夫卡」單是語言本身就覺得很有魅力
   之後,也思考過關於戰爭的事情。我在這之前關於戰爭沒有太深入的思考過
   印象中只是覺得「戰爭 = 不好的事」
   
「但是讀這本書,不就是和這個時代動亂中的人們一起奮勇前進,
   捲入到結局中去了嗎?」
   開始有了這些思考的機會
問 :其它還讀了什麼?
麻由:從讀了「海邊的卡夫卡」開始,對世界上不好的一面想有更深的瞭解,
   並不是還想讀這樣的書,但是變得傾向於讀村上春樹先生的書
問 :思考的事情這麼多,讀的都是很有份量的書呢!
麻由:嗯…關於戰爭的事情,不知不覺就會陷入沉思…
問 :這些話經常和朋友們說嗎?
麻由:從來不說啊 ( 笑 ) 但是會和父親說
   讀了書之後,很多東西想不明白,就會和父親說
   和父親聊讀書的事,也成了很重要的時間




其實我只是想要藉著閱讀麻由曾閱讀過的作品,然後去感受這本書帶給了我什麼,接著去想「啊…麻由在這個時候,是不是也有同我一樣的感觸呢?」,從這樣的虛幻想像來滿足我;覺得和麻由似乎靠近了些的幻想


當然,我也很想知道小麻由為什麼會喜歡這本書呢?這本書的魅力何在?如果我找到了這些,解讀到了這些,是不是我就能夠清楚地感知到;「麻由大概是什麼樣的人?」,因為我喜歡的麻由、我所理解的麻由、我所認識的麻由,歸根究底地說都是來自訪談或是幕後花絮,從這些影像文字裡去推敲和遙想出來的形象,這裡面不能否認地一定摻雜了我自己本身的主觀認定
很不願意去設想的是;在這裡面可能有很多不盡實在的部份,更不願去設想的是;藝人私底下模樣和公開形象的不同,可是沒有辦法,畢竟真實地來談;我又怎會認識麻由?所以我只能相信,不對!是不能懷疑自己眼中所看到的麻由
可以說;也許是一種匹馬龍效應,我想要我的麻由是什麼形象、然後成為我喜歡的形象


有人曾指責我說;「你喜歡的不是麻由,你喜歡的是你自己、是你自己想像的麻由!」
我想也許真的,我喜歡的是我認定的麻由,而不是真正的麻由


這樣的可能讓我不安,如果確實真的是如此
那我到底一直以來的患得患失是什麼?
麻由是什麼?
我又是什麼?
一切的一切又是什麼?


不安的情緒造成焦慮,我想更了解麻由,我想要更加地接近她
如果我能夠在知道麻由可能的模樣之後,還是一如往常的熱愛,那我才能說我是真正地喜歡福田麻由子


所以我聽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和東京事変的歌曲、我看川上未映子的書、我看「海邊的卡夫卡」
都是為了想更接近麻由,我很想藉由這些麻由喜歡的事物去揣測、去試著感覺麻由的存在,我相信在這個情緒紛紛之間,肯定有個影像與印象是屬於麻由的真實,哪怕它只有一瞬間、剎那般地閃過,我也一定要捕捉到它,這是我在尋求的、渴望的「共鳴」


建碁在「共鳴」的微妙感覺,應該會通過思想而和麻由達成某種相似的感應,也許能夠透過這個感應;從我的心來反向推想麻由的心


然後,我就會覺得;在那個瞬間,我與麻由重合了
而那正是我做這些事情的最主要的目的,是我渴望追求的;精神靈魂的接近


我看到了什麼?在「海邊的卡夫卡」中?
十四、五歲的福田麻由子在想什麼呢?這是看這本書時我首先感覺到的疑問


也許在思考著某種精神上的解放方向、還是自由釋放的放逐呢?
我想到自己在同麻由一樣、同書中主角田村卡夫卡一樣的這個年齡時,似乎曾有過追求解放的狂想


十五歲是將要從國中轉向高中教育的時候,那時候總覺得自己面臨未來人生的一個極重要時期,在那個當下做的選擇,好像就會決定了;生命成長的某種關鍵,簡單地說;似乎當時的自己做什麼都會影響到以後的自己
於是便突然地感覺有股壓力壓上了自己的背,開始害怕未知的明天,會遲疑著當下的抉擇,然後在精神上下意識地渴求解放
現在想想,那般心情可以這樣形容;很想找一個可以大聲吶喊、放縱情緒的地方,但又害怕嘶吼完之後,圍繞在身旁的是孤獨寂寞的沉靜聲音
那是一個進退維谷的年紀,前進也害怕、後退也無路


「海邊的卡夫卡」的主角田村卡夫卡的離家出走,其實正是因為處在這樣徬徨的、不知何去何從的心情中,在意識到這樣的感覺時,田村選擇了出走,他感受到了他必須有所突破、去開創自己的命運
當然;田村的離家出走,也是害怕所謂命運的枷鎖,也就是他恐懼著冥冥之中;似乎早被決定好的人生,為了逃過這樣的命中注定,所以他決心離開自己的命運之地,這也意味著雖然他茫然、雖然也許不知所措,但是卻確信著;生命的開創與前進,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也許不動、命運依然造訪,也許動了、命運依然會以某種形式來臨
動與不動間最後的結果是相同的,但是與其消極等待、倒不如去主動尋訪它的形狀


麻由是否也面臨了這樣的困惑?或是說也認識了自己必須開始思考的「命運」?
在察覺到自己已經長大的事實時,該要為決定和選擇負起責任,但是在意識到責任時一定也會有所不安,可能會擔憂最後所負責的責任,那般形狀會否是未來的自己可以承受得住的呢?


就像田村卡夫卡,即使出走了,依然在不知覺中向他所不願面對的命運靠近,宿命是無法規避的,尤其當你想逃開它的時候,如同預言是因為害怕它的成真所以反而成真一般,麻由的命運是什麼?她所想像的未來又會是什麼呢?
由此延伸,也許命運是悲哀的無可逆轉的,但是換個角度說;我們也能這樣解釋;那是只有自己才能背負的一切,只有你可以、別人都不行辦到的,說宿命是有點無奈的名詞,可是也可以光榮地稱之為使命


雖然不知道該做什麼,可是一定要行動,當沒有看到時,又怎麼會知道真實的樣子是什麼呢?


我在想的是;麻由是否掌握住了;未來的開創與前進,或是它依然存在於麻由的思考之中,仍然還沒有答案?


對於麻由來說;我想「海邊的卡夫卡」儘管可能說出了麻由會有的茫然,但即便它探討到這些好了,卻沒有給予肯定的答案,但是我想,答案不見得要有的,煩惱的本身也是種詩意般的自然結構,或許正如同我透過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去想像麻由這個人一樣,麻由也透過「海邊的卡夫卡」期待能夠看見和自己心意相同的存在
有個人、有篇文字、有首歌可以解讀出自己的心情,是這樣的想法吧?
也許肯定的、確切的答案本來就不是麻由需要的,而是希望獲得煩惱的出口、思想的共鳴,雖然沒有真正的答案,但這個沒有答案的答案,我想足以使麻由感到慰藉還有深思了吧


麻由正在前進,在這個需要思考的年紀,隨著年紀的漸長,她正在行動著,尋找出所謂的出口,而思考與探尋,從「海邊的卡夫卡」裡尋找、從生活裡探索、從工作裡思考,都是麻由在前進中不得不去面對的過程


青春的、美好的,矛盾的少女時代,正在思想與行為中汲取著給予自己安慰與前行的力量


也許總有一天,她會像「海邊的卡夫卡」裡最後說的一樣
「你即將睡一覺,醒過來時,你已經成為新世界的一部分了」
越過了一個界線,全新出發的麻由
我很期待也很興奮


透過閱讀「海邊的卡夫卡」而獲得的觸發,我似乎看見了抱著書本、專注閱讀和認真思考的福田麻由子
在這個瞬間,我願意相信,我和麻由重疊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會看「乳與卵」,原因還是在我的福田麻由子身上。


之前在「ダ・ヴィンチ2009年1月號」的訪談中,麻由曾說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談話,那一段的訪談裡的麻由,頗讓我訝異,因為她展現了很獨特的哲學思想,而她自己去解讀、解釋這些思想的方式也很特別、但又很有條理
一個14歲的小女生說出那些話,是讓我很難想像的,試想我自己的14、15歲時期,我能夠把自己的思想整理得如此透徹、如此簡單卻清楚地傳達麼?說一句老實話,那時候的我整天想著是如何在一次次的考試中過關、如何逃避父母和師長的雙眼去打混摸魚,即使有什麼想法,在那個年紀的我是無法完全表達的,會是支離破碎的言語


我覺得就算是現在的我,要說出像麻由那樣的感想和言語,恐怕也是不可能完全做到的
可是麻由卻能夠做到,那真是很令人難以想像的,這個小女生真的讓我不得不佩服、也無法不去喜歡


我把那段訪談中,麻由對於她看的川上未映子的「わたくし率 イン 齒ー、または世界す」這本書;說到的一些感覺放在下面好了



福田「別に本に限らないんですが、言葉や形になっているものには、」感情」が曖昧(あいまい)なままくっついていると思うんですね。例えば、2.1という數字の2はすでに言葉になっているんだけど、0.1は形になっていない感情の部分。それをたくさん手に入れたくて、私は本を讀むんです。だから、ストーリーなんかどうでもいい。言葉が私の中を通過していく時に、小數點以下の部分だけ殘していってくれればいいんです。川上さんの言葉にはそれがいっぱいあります。だから、大好きなんです。私には表面的な『わたし』と根っこに潛んでいる『私』がいて、根っこの『私』は0.1の部分が寄り集まってできていると思うんですけど、たまにその『私』が、自分自身うっとうしくて仕方ない時があるんです。そんな風に感じていた苛立ちが、これを讀んだ時にちょっとすっきりしたんです」
麻由:「不一定是書,肢體或者語言上來說感情這種東西通常是非常曖昧的,就好比2.1這個數字
2已經通過語言表達出來了,但剩下的0.1卻是很難表達的感情的部分,我想掌握更多這部分的內容,所以選擇了看書,所以不管是怎麼樣的故事,那些詞句從我腦海中經過的時候,我就會把那0.1的部分通通的保留下來,而川上的這本書,在這方面可謂巧奪天工,令我非常的喜歡。
『我』是由表面的這個我和潛在的另一個我組成的,而潛在的那個我則經常的去收集0.1的那部分,從而偶爾會變的比較的陰暗,當看了川上的作品後,陰暗的部分會一掃而空,感覺十分清爽呢」


麻由讀了川上未映子的書,而有了這些觸動,後來她在回答「最喜歡的作家」這個問題時,回答的都是「川上未映子」


所以我一直很想看川上的作品,也在這時候對這個作家很有些興趣


不過台灣並沒有川上的中文譯本,直到最近才終於有了一本「乳與卵」的中文譯本發行而已
其實我最想看「わたくし率 イン 齒ー、または世界す」,因為這個訪談,麻由提到的是這本書,可是這本書沒有中譯本 ( 滾 ),只有「乳與卵」才有,「乳與卵」會發行中譯本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它曾得過芥川賞吧


說真的,麻由到底有沒有看過「乳與卵」還真是未知數,說不定根本沒看過呢
那我寫這是來做啥用的?
…………
就當我神經病好了


我想麻由一定看過「乳與卵」的,畢竟這是得到芥川賞的小說嘛
為什麼我覺得自己說的很軟弱很沒有說服力呢 = =""
隨便了XD
反正我就當麻由是看過這本書的,這是川上的成名作啊,得獎作品耶,麻由喜歡川上,那麻由一定是看過的…吧?
不管了,我當是有看過的
以下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我認為麻由是看過的『乳與卵』」的情況下去想的


從「乳與卵」我看到了什麼?而從那些什麼裡面看到了麻由?


看了「乳與卵」,我第一次理解到女性在青春期、在面臨長大的時候,所想到的是這麼樣的想法,我又想到了;麻由是不是也這樣想著呢?在她現在這個年紀,應該也是同書中的綠子是一樣的時期了,先不說她會不會有這樣的想法,我想她肯定地也會碰到這些事情的吧?
面對初潮的來臨等等的;這些身體的變化,當真的出現時,麻由會是怎麼想的呢?


就像書中綠子所感到焦慮的;自己的這個身體即將成長為;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了,是不是麻由也隱約地、或是說非常地明白這一點?
無疑地;現在的福田麻由子確實地從我所認識的小孩,真真正正地成為了一個少女,而且在現在這個階段,也正是個轉變的階段,準備要成年的一個階段
我怎麼都從沒有想到過呢?
怎麼都沒想到過;麻由會有這樣的一個時期呢?


我在看著「乳與卵」的時候,才猛然地意識到了這一點,麻由不是就剛好地和書中的綠子是很接近的年齡麼?那麼綠子對於自己身體的變化、在心上的感覺和想法,也許也會是麻由心上的感覺與想法


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總覺得自己又再一次地感受到了麻由長大的事實,彷彿看得見她清楚地訴說著對於自己身體成長的困惑
但我很希望的是;麻由不要同書中的綠子那般去否定、甚至是去敵視這樣的現象,因為想到麻由在煩惱著這些事,心裡會覺得很不捨


我想起了麻由在之前的「GYAO  12月号」裡的訪談,她說和朋友之間也會去談論像「胸部長大了怎麼辦?」、「腿變粗怎麼辦?」之類的問題,拿來比對「乳與卵」,我想麻由是真的很認真地考慮著這些問題
小麻由也到了會擔心胸部成長的年齡了
還有更多的生理特徵等著麻由去擔心吧?


想到了這裡我覺得我自己好邪惡啊,怎麼可以去想這樣的事呢?
之前我在看小丸子的時候不敢看麻由露太多大腿,還有看L的時候我不敢太過注意麻由的前胸,因為我會很有罪惡感,不過好像從08年底;這樣的罪惡感越來越是稀薄了,薄弱到越來越少出現
尤其在我感覺到麻由純粹的性感魅力正在無限擴大的時候,似乎我也放棄了罪惡感的約束,放縱自己去幻想麻由的美麗
果然是太邪惡了,我想我有必要再度建立起過去的罪惡意識才行


我曾和一位朋友、女性的麻由飯朋友聊過這本書;和她一些想法,我大概地更能想像和理解到原來女性在面對青春期時會有的心情
我突然有點身為男兒身的憾恨,因為我怎樣都沒辦法像那個朋友一樣,能夠和麻由擁有這些感受,想過一樣的、煩惱過一樣的
就這樣地嫉妒起和麻由有著相同想法的同樣性別的人們,因為她們能夠理解和知道我不能理解和同樣感想的麻由


再怎麼說,身為一個男性,即使可以了解這些,卻不可能完全地體會、完全地理解
因為很明確地察知;不可能會和麻由有同樣的感觸,只能想像和了解麻由會這樣想,但不能和她相同


然後莫名地有些落寞的感受


本來我是想經由「乳與卵」來讓自己可以更接近麻由的,但是;卻覺得更遠了
很諷刺的感覺吧?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終於看完了「Heaven's Door」。


這部從08年「L change the WorLd」將上映時便傳出消息的電影,在09年的二月七日於日本首映了,不過身在台灣的我,沒有那樣的福分同步地進戲院觀賞,只能等待DVD的發行,DVD是在七月才在日本開始發售的,想想;這部電影我等了一年半。


正如我常說的,喜歡上小麻由以後,早已習慣了等待,這一次等待「Heaven's Door」的心情,和08年對「L change the WorLd」不太一樣,去看「L change the WorLd」的時候,才剛喜歡上小麻由沒有多久的時間,那時心裡很急、急著想看到麻由,那時候的心情是這樣的,不過現在卻是一任平靜,似乎是在喜歡上她以後,因著一直沒有盡頭的等待,重複著思念啊思念的寂寞心情,磨圓了急切期待的稜角吧?
老實說;我已經不強求了,只要能看到麻由就好,這樣就好,其他都沒什麼了


「Heaven's Door」的DVD發售以後,對於這孩子珍貴的初主役,我參與了論壇的團購購買了它的Blu-Ray,想想這根本是呆瓜在做的蠢事,我根本沒辦法看Blu-Ray,買回來現階段的價值僅止於收藏,並無太大的實際用處,可我是這麼想的;對於麻由的初主役,總該做點什麼事情讓自己感覺是參與了她的這個時期,當下與日後的追補是兩樣不同的感覺,我想要的是當下的「參與感」,以後、也許過了很久好久的以後,可以在回想的時候告訴自己;「啊~~麻由的首主,我在第一時間擁有了它」,想到了未來我可以這樣去回味、去懷念,頓時覺得現在這個時候的心中充滿了說不出的喜悅


或許那正是收藏的意義所在,收藏的不是物品,而是藉由這樣東西來達成形式上的擁有,通過了這樣的行為保存了值得珍視的情緒與情感,在日後就會變成了心底一個難忘的甜美的回憶,對我而言;一樣物品的珍藏與否,不在於它是否在市面上有著限量或是高價值的珍貴評估性,而是在於它在生命中的某種階段必須存在的必然性,我珍藏的不是東西,是我的情感、我的愛、我的記憶和我的心啊…


仔細想想;也只有小麻由的一切,對我而言才能購成有價值的存在,其實很多她的雜誌、DVD,我買了以後僅僅在入手時看過那麼一遍而已,後來就一直收在櫃子裡沒去翻看過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惟物實用者,但是就是碰著了她,完全便不管三七二十一了


等了一年半以後,終於盼到了「Heaven's Door」的DVD發行,到了發售的那一天,不能不說自己其實是有種異樣的說不出的感動,在感動什麼?我也不知道,只是確實地有很難言喻的激動心情在心中起伏未定,雖說心情不再急切,但是喜歡麻由的心情卻怎麼也沒有改變,是這樣的感覺吧
當我在「Heaven's Door」看到小麻由時,原本以為因為她安靜沉寂而太久不曾波動的情緒,又再度地騷動起來,那時候我確立了一個想法;始終現在的我,唯一喜歡的還是這個孩子啊
只是我在那之後並沒有很快地就把這部電影看完,而是拖了很久很久,大概在DVD發行兩個多月後我才看完了這部讓我朝思暮想的電影


為什麼呢?


最主要是時機很剛好地在「Heaven's Door」DVD發售的前後時間,我的工作形式和生活型態有了一些變化,這一段時間來我一直處在適應生活與調適心情的階段,所以「Heaven's Door」就一直都沒看了,而且或許是等了太久了吧?入手以後反而有些放鬆的心態出現了,心裡有個聲音告訴自己「唉呀~~想看什麼時候都能看嘛!」的言語誘惑自己鬆懈,雖說最後我還是看完了,但是回顧這段時間竟有這樣的心態,不由地對麻由產生了些許愧疚的罪惡感,雖然一直說很喜歡她,但是又不斷找理由去推拖不看「Heaven's Door」,有點嘴巴上說一套、做的又是一套的感覺


不過同時我也對自己是個麻由命感到很驕傲,因為在這段時間內,我沒有看新的日劇和電影,只看了麻由的「Heaven's Door」和「GOEMON」這些作品而已,當時我是這樣想的,要我把時間留下來看其他的東西啊~~?別開玩笑了,先看完小麻由的,其他以後再說,只要沒看完這些,那別的都給我排到後面等吧!
說到這裡突然有點覺得自己像神經病了…


簡單的說;我對於「Heaven's Door」的期待是很大的,在我看完這部電影前,「Heaven's Door」就一直在我腦中成為一個常態性的影像,尤其是電影上映前那段時間的訪談視頻和雜誌訪問,簡直就是種狂轟猛炸,我總覺得在那段日子裡幾乎是看到了麻由就想起了「Heaven's Door」,是這麼樣強烈的提示,也不自覺地養大了我期待的心理


不過期待得越深,也會相對地感到恐懼,害怕越是希望便越容易失望,畢竟在「Heaven's Door」上映前,我看到了麻由提到對於演技的瓶頸,再加上這段麻由作品較少的期間,僅有的幾次表現確實不是很亮眼,所以也會不自覺擔心著


只是不管是高興還是害怕,終究還是要看的啊~~我還是得知道;
「Heaven's Door」裡的麻由表現究竟是怎麼樣的呢?她又如何去演繹白石春海?又或者說;白石春海這角色,麻由演的如何?


以我的感覺來說;覺得麻由的表現只可以說是「尚可」吧,不算大好也不是大壞
如果說;從我這樣的感覺,回頭去對照自己的恐懼,有些遺憾地讓是煩惱的情況成真了一半,不過很慶幸的是;幸好不是全部,只有一半而已


演技這種感覺,其實是見仁見智的
如果她不是福田麻由子,平心而論這樣的表現,還是算可以的,規規矩矩地沒有特別之處,四平八穩地並不算差,但就是因為她是福田麻由子,所以我無法持平地看待,我覺得;小麻由可以表現得更好的,就像我在「The Quiz Show 2009」的心得中提到過的;可以說是不差、但就是差了那麼一點點就可以稱得上是到位的演技,現在的小麻由就好像卡在這只差了一些些卻到不了的、不上不下的尷尬境界,以前的她卻似乎能在不經意間便越過了這個距離,到達那演技很令人讚嘆的境界,現在卻很像是;她很努力地想要靠近,卻越來越遠,那一點點的距離是那麼地巨大


我用一個簡單的方式來形容,前面一段這個我說的;看似很玄妙的「境界」和「距離」是什麼樣的感覺,以前的小麻由給我的印象是;
小光就是小光、小雪穗就是小雪穗、小步就是小步、美咲就是美咲…
現在的麻由,卻怎麼看都是福田麻由子在演あかり、福田麻由子在演春海,過去渾然天成的一體感不見了,麻由的個人味道變得很重,可是從角色身上散發出的強大存在感卻減弱了些,我很深切地感知到;眼前的小麻由非常努力地想讓自己更像角色,更確切一點地說;她嘗試著要讓自己變成這個人,但是改變的痕跡卻變得明顯
小麻由是在演戲,最後是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以前自然天生的演技現在好久都沒看到了,舉手投足間都多了些斧鑿的刻意


這是我前面提到的「恐懼」,很不幸地這樣的恐懼在看完「Heaven's Door」以後,無法擺脫,我是真心地希望;不要讓我的不安有一絲半點的成真,可是天不從人願


當然很值得慶幸的是;並非完全的成真,因為麻由依然還是有著最低水平的水準表現,其實如果不要用我所認識的麻由印象,去套用這一次麻由的表現,基本上大體還是可以的,當然心中難免會擔心,擔心麻由一次次去挑戰自己的最低水平,某種意義上嚴格地來說;那無疑是越比越爛的墮落
但我想;小麻由既然深刻地感受到「瓶頸」的存在,想必她一定是有察覺到的,現在的我是很好死不死地看見了這無比尷尬的陣痛期了,雖然對於她的這些壓力和掙扎會覺得很心疼,可是…我相信她會破繭而出,再次地蛻變成更好的模樣呈現在我的眼前


我感覺麻由對自己來說不能不說是相當特別、而且獨一無二
縱使是麻由在「Heaven's Door」裡的表現並不使我滿意,即使那樣的不滿意也帶來了些負面的想法,但是能夠看到麻由的身影,這些不滿與不安很快地就會被我遺忘,看到她,我的心靈便會進入乾淨、沒有一絲雜質的意識形狀,是彷彿周圍都成了空白一片的朦朧狀態,眼中只有小麻由,貪看著不捨離去
不管是最初剛喜歡上麻由時既驚嘆又懵懂的心情、還是到了今天紛擾複雜的心疼,喜歡的感覺始終沒有變過,這是在當時我察覺自己喜歡上麻由時的模樣,我也許變了很多,但是麻由給我的這份心情,卻是不曾消褪且一再地喚醒我,一直到今天都沒有變過


拉哩拉雜地又說了堆自己都覺得噁心的話XD
再回到關於麻由的演技表現來說;
說到了麻由的演技表現,就不能不提提她主演的「白石春海」,我覺得這個角色是有些問題在的,不管是本身人物的性格設定、還是後來衍生的劇情發展,「白石春海」感覺制約了麻由演技的發揮,哪…我覺得這角色對於麻由的表現也是該負起責任的,正如同あかり該替麻由承擔些責任一樣


從開演到落幕,我一直搞不懂春海、這個小女生的性格與想法
春海在故事開始進展後,給了我三個階段的不同感覺


最初春海的豋場,是一個因久病而對世俗感到無力,而讓自己將這樣的無力感轉化為憤怒的叛逆女孩,抽菸和喝酒都很具體地表現了她憤世嫉俗的不滿之情,這樣的不滿藉由狂意上揚的酒性,昇華成了徹底的行動,和長瀨智也飾演的青山勝人、一個與她一樣即將失去生命的癌症末期病患偷了跑車,執意地前往沒有見過的大海
這時候的春海,符合我在還沒看「Heaven's Door」時,只經由預告認識的白石春海,一個因為從沒離開過醫院、又認知到自己先天性的疾病已經回天乏術,於是想瘋狂解放自己的小女孩



但是在放縱過後,酒醒了、原有的心性也像醒了一樣,回復成原我的本性,這時的春海給我的感覺是既天真卻又穩重
天真的是;她把在車內找到的手槍當成玩具一樣的新奇玩具遞給了勝人,春海根本不知道這件物事背後所代表的凶惡象徵,那便是屬於她的天真,可她又用著成熟穩重的口吻對勝人說;搶劫是不對的行為,那像是不明邪惡意圖的孩子,卻能振振有辭地指責邪惡的事件,這是個尖銳矛盾的反差,不理解槍枝圖騰意義的春海卻可以明白;搶劫是犯罪的行為,但是她卻遺忘了;執行犯罪行為的工具是什麼
我覺得第二階段時候、這樣矛盾的春海是很迷人的,人本來就是奇妙複雜的生物,很多時候便像春海這樣吧?我們知道某些事情是不對的,但是為什麼不對?為什麼必須譴責?其實卻是迷惘的,對於已經發生的結果下了斷論與結論,但是;卻從未去想是為了什麼?又是因為什麼?那樣的過程探究



最後一個階段;是春海和勝人結伴到海邊的最後旅程



這時候的春海溫柔堅強,一如飾演勝人的長瀨智也所說的;帶有母性的感覺,雖然春海是個孩子,比起身為大人的勝人,在某些時候的言語和態度卻更為成熟,成為勝人人生最後旅途的精神支持
我覺得在這個時候的春海讓勝人結合了母親與大海的記憶,母性這種無法言喻的氣質是一種女性的本能,在最後的這一段路,勝人帶著春海前往她從未見過的大海,但是同樣背負著即將死去的命運,不管是勝人還是春海,彼此之間都會有種生命共同體的連結感,因而互相依賴著,勝人在這時依賴著身邊唯一的女性,其實也算是男人普遍的、沒有道理的從女性身上汲取著戀母的記憶吧
喜歡小麻由以來。這是首次看到她的眼神如此溫柔,有幾幕春海望著勝人的眼睛迷濛深情,很讓人會不禁地嫉妒長瀨演出的勝人,真是羨慕啊,給這樣美麗的眼睛那麼溫柔地凝視著,真是好羨慕、好羨慕啊 ( 打滾~~ ),要是我能被麻由這樣溫柔的凝視,那真是死也甘心啊



這三個階段的春海,分開看十分吸引人,但是合著看卻讓我感覺迷離,因為這個角色整體性格及印象不穩定度很高,才適應了前一個、又必須要面對下一個模樣的轉換,是疲於奔命、馬不停蹄地必須去再次的觀察
我自己的感覺;最後那個階段的春海才是她最原本的面目,是個纖細溫柔的孩子,從小在醫院長大的她,相較被宣判活不過三天的勝人而言,面對「死亡」這個課題,春海也許早已想過許多次也早已有所覺悟,所以比他更能用平常心看待「死亡」,春海只是遺憾沒有看過大海、沒有談過戀愛、沒有過快樂的玩樂
所以當「死亡」造訪時,春海是能夠淡然地面對的,因為死無所懼,早已是會到來的事實,而勝人卻是以沒有明天般的末日頹廢心情去看待「死亡」,狂暴的、不受控制的勝人,必須經由春海這個小女孩撫平慰藉自己即將死去的莫大恐懼


但是如果我所認知的春海是這麼地溫柔,為什麼在飯店看到媽媽在電視上哭著要勝人將女兒還回 ( 她和警方認為春海是被勝人綁架 ) 的時候,卻只是淡淡地說了句「啊…這就是說,我們被通緝了吧」呢?如果她能在和與自己命運相同的勝人身上,尋求到共同、互相體貼的心意,為什麼對母親卻是如此地冷漠呢?
從春海母親的語意和態度來看,他們母女之間並非存在著不和諧的矛盾,這是令我感到十分錯亂的一點,即便在醫院的日子多麼無聊,即使因死亡的接近而渴望瘋狂解放,但是春海怎麼會對母親這樣的無視呢?



記得在看電視新聞報導的前一晚,春海也曾若有所感地對勝人說:
「我的媽媽,每天都叨念著好可憐好可憐,像悲劇的女主角一樣地哭泣,情緒非常地陰暗」
「但是,等我死後她就能安心了,可以再婚、也可以再組新的家庭」
這可以看得出春海對死亡這件事的淡定態度、還有她對母親的溫柔貼心,但是睡過一覺醒來後,昨晚的體貼就不見了,面對母親的殷切哭喊視若無睹,這不能不說是極細微卻極重大的敗筆



「Heaven's Door」內的春海,有許多這樣的敗筆出現,春海這個角色是複雜的,但她的複雜不是源自於這個角色的性格與心境,而是劇本與導演刻意地想使這個角色具有更多的面貌,而把這些思考強加於春海身上,因此我總感覺不出春海的一體感,太多的矛盾使得這個角色無法活靈生動
春海很虛幻,不是說她太過完美所以夢幻,而是不夠真實、所以虛幻,儘管有迷人之處,但是沒法打入心中,雖然「Heaven's Door」說的是人面對死亡時可能會有的思考,但是在春海身上,我感覺不到生命的重量與死亡的無奈


本來,如果從年齡來看,對麻由來說是極好的挑戰,小小的年紀便面臨了「死亡」迫近的人生議題,春海應該有很多內心戲可以去好好地磨練發揮


一個也同樣喜歡麻由的好朋友,對於「Heaven's Door」的一個疑問是;為什麼要將原本是兩個青年組成的亡命之曲,改編成為一個青年和一個女孩呢?
我想春海身上的天真性質,也許就是日本版翻拍這部電影時,將原本兩個男人改成一個男人一個女孩的最大緣故吧?
春海這個角色在「Heaven's Door」裡面所代表的印象是「純真」,純真是春海這個年齡所會具有的必然要素,因為春海還是個孩子、所以才能純真,只有這樣的天真只有在孩子身上才不會顯得怪異突兀,而這樣的穩重也才具有童言童語的童真說服力
除了年齡以外,春海的純真又是特別的,因為她身上的病痛,使她必須長年待在醫院裡,在這與世隔絕的白色巨塔裡,也阻擋了春海受到世俗萬物的侵擾,孩子天生的純真加上後天洗鍊的純真,造就了春海成為了一個不知世事、極度乾淨的生命體
但這樣的無垢感卻是建立在春海的先天性疾病身上,所以就像前面提到的;春海很早就認識了「死亡」,久待醫院的春海一定看慣了生老病死,在一般人眼中不想碰觸的苦痛,卻時時地在春海眼前上演,生命對她而言是一首漠然的沒有重量的歌曲,但是世界對於春海卻又像是等待填滿的白紙,這個女孩看透了生死不盡輪迴的痛苦,又因為完全不了解生死之外的世界而呈現極度的天真
一直認為劇中春海抽菸、喝酒的劇情安排一定程度地傷害了春海的純真形象,也同前面看著媽媽在電視上說話的劇情一樣,是一個看似微小卻不能忽視的敗筆,因為要表現解放與瘋狂,並非是要以墮落才能去盡現,像是劇中那幕雙眼貼著半顆檸檬、玩著鹽粒的畫面,不但很能反映出春海的純真、也可以有著放縱的隱喻性不是麼?



相對春海,勝人是完全地活在真實的現實世界中,他的工作被解約,女友又離自己而去,過去嚮往著的樂團沒有搞成,勝人很明顯地是在現行世界中被宣告「失敗」的一份子,這樣地在社會底層掙扎的人,卻又不幸地得知自己只剩幾天能活而已,任何人處在這樣的境地,不意外地會很容易會走向情緒狂暴的邊界,因為他感覺自己被世界遺棄,而他也將快要離開這個遺棄自己的世界,但是卻又會開始眷戀著這個放棄他的可悲的一切
春海的「純真」恰恰是勝人所沒有的,彌補了勝人早已將失去的事物,也撫平了他因失去而即將暴走的情緒,因為同病相憐的情感,讓勝人覺得;即使到了世界的終結,依然有一個人需要著他,春海的未經世事、春海的「不知」激發了勝人保護及帶領她「知」的想法,讓兩人共伴共行這生命中最後的一段路


不過正如同勝人需要春海的純真一般,春海也需要勝人的任性妄為,來解放自己一直被拘束住的意志,春海和勝人,需要著彼此沒有的部份、互相填滿了那樣的空缺,是勝人帶領春海知道「活著」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如果不知道活著是多麼地幸福,對於死亡當然不會有所排斥,一直在醫院養病的春海,看透生死且態度清淡,可是當與勝人共度了狂歡之後,春海再也不能變回以前那個春海了,不能再用像以前一樣的想法看待自己的死亡


還記得春海在遊樂園的摩天輪上說過的:
「好多健康的人啊,如果真到了天堂,我一定會跟神抱怨的」



在藥局裡,春海持槍:
「如果人生有再一次的機會,我就會選擇放下,但是,已經沒有那樣的機會了」



如果我能活著多好?


這便是春海對人世的不捨,當她知道還能「呼吸」就是件美好的事情、「活著」就是值得歌頌的幸福後,她恐懼死亡、也拒絕死亡,但她知道的;事實就像她自己所感嘆的「如果人生有再一次的機會」一樣的現實,人生只有一次不能重來,所以死亡才令人懼怕、活著才令人嚮往


春海這個角色有這麼多感覺讓我書寫了出來,但我還是覺得可惜的,因為這個角色還應該可以有更多的感觸能夠紓發,就像我前面說的;這樣的年齡這樣的事件,是很好的發揮,但是不管是春海這個角色、還是演這個角色的麻由,表現都只是尚可的水準,如同我自己曾感覺的;不論是劇本還是導演都強加給春海太多多餘的色彩,但是卻因此拖垮了角色珍貴的自然本色,連帶地使麻由沒有辦法有太多的發揮
因為演員必須呈現導演與編劇想傳達給觀眾的印象,如果他們想表現的白石春海和「Heaven's Door」是這般模樣,那我也只能接受他們傳達給我的意念了


好吧!寫了這麼落落長的一段,我懺悔一下;承認自己是在無恥地為麻由開脫,企圖以角色營造的缺失來試圖給小麻由的表現平平找個下台階的藉口
其實撇掉角色問題不說,麻由演春海並非十分出色,誠然;任何演員都需要好的角色來證實發揮自己的實力,但是像小光、小雪穗這樣好的角色也很難得的,作為演員,一旦接演就必須為自己演的角色負責,這也是一個演員該有的擔當
我覺得春海應該可以成為好角色,但是太多的敘述和顏色破壞了這個角色的味道,我認為這對我家小麻由演繹春海有造成一定的影響,但是不管怎麼樣,小麻由沒有把春海演得很好,是一個確實的事實
也許;我說是角色的設定和劇情的演進,使陷在瓶頸裡的小麻由演起來綁手綁腳,但換個角度說;是不是麻由的表現無法完全盡展春海的魅力呢?
哪…關於這個問題,問我想必是不會有答案的,我也拒絕去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我是個盲目且懦弱的麻由飯


但是我還能做到一點;作為一個飯,即使本命確實表現得不好,自己能有承認的勇氣,這是我還能做到的,因為不論如何,本命還是最愛的本命啊


本來;關於這一次的麻由、春海和「Heaven's Door」,我想像以前一樣,先寫個一篇「Heaven's Door」的心得,再把對麻由在裡面的表現和感覺整理為另外一篇,老實說;這篇最初我是要寫關於「Heaven's Door」這部電影的心得感想,但是在寫前面的部份時卻完全跑題了,所以我就想說先做麻由和春海的,然後再做「Heaven's Door」的心得好了
但是在寫麻由和春海的時候,發現自己無可避免地也敘述到了「Heaven's Door」的劇情與部分感想,所以我索性也不再另作一篇「Heaven's Door」了,就還是把它們放在一起說吧


這部電影「Heaven's Door」,很明顯地不是以商業作取向的票房電影,藝術意味非常濃厚,從題材也可以清楚地感覺得到;「Heaven's Door」想做的是口碑,至於賣不賣座從一開始就不是被考慮的重點


「Heaven's Door」好不好看?要我來說實在很難回答,我覺得這部電影可取之處不少,但細微的缺失部份也不少,如同我前面針對春海的部份做的敘述一樣,從角色看電影,見微知著地;「Heaven's Door」也存在同樣的問題
感覺是這樣的;導演有他想表達的意念與想法,也透過場景的設計去呈現這些想表現的部份,他以「Heaven's Door」這個題材和勝人、春海作為他表述的延伸
基本上我覺得這部電影的味道呈現,給我的感覺像是;導演不是在執導「Heaven's Door」時來向觀眾傳達自己的感覺,而是因為自己有想說的話,因而挑選了「Heaven's Door」來敘述給觀眾這些他想表達的,那對我而言是反過來的,我總覺得所謂的影像作品藝術性,是先有作品才能談及藝術,而不是先有藝術才去找作品來陳述,當然關於這個部份是個人喜好的問題了,可是「Heaven's Door」既然違反了我的喜好原則,要我說覺得這部電影會很好看,基本上是很困難的
我認為這個導演 Michael Arias 只留意到大處、但是忽略了太多小處,而使得整部電影呈現了太多犯駁、模糊的缺失,讓原本該是優秀的部份,被這些小小的疏失給抹殺了,有一句話說「瑕不掩瑜」,但是「Heaven's Door」沒有瑕不掩瑜,因為這些無法自圓其說的小瑕疵太過多餘了


但是;大體來講;忽略掉這些小小矛盾的邏輯錯誤,「Heaven's Door」的主旋律還是動人的,有幾幕畫面非常具有生命力的律動感,是能夠渲染進情緒裡的迷人旋律
像是勝人和春海逃出醫院時,開著跑車奔馳在道路上的、春海迎風飛揚止不住的喜悅笑意



兩人登上摩天輪時,緩慢轉動的摩天輪



都是很具代表性的、令人讚嘆的畫面處理
導演Michael Arias 處理影像畫面像是慢動作定格播放,會讓人感到一種舒服的、沒有太多感覺能形容的和諧感,我覺得這個導演在已經接近靜態鏡頭的處理手法遠比她敘述故事的能力還要強大,在看完電影的兩個月後的現在,「Heaven's Door」的許多很細部的劇情與台詞我記得的已經不多,但是很多畫面卻還是在腦中記憶猶新


我記憶中印象最深、也最喜歡的場景是那場雨中的華爾滋,緩慢卻非常有躍動感,極美極簡單的生命慢舞,那一幕讓我想起了「花與愛麗絲」這部電影,裡面也有多場像是跳舞、慢慢拉開的場景



總感覺 Michael Arias 和「花與愛麗絲」的導演岩井俊二一樣,長於影像的處理卻拙於故事方面的敘述,他們的作品,欣賞他們對於鏡頭影像的掌握遠勝過看他們刻畫的台詞和劇情的推進,這也是屬於他們的特點和他們的強大之處,但是如果比較想看故事和劇情,能夠具有深入淺出讓自己了解「在演什麼」的觀眾,肯定會大打呵欠的


「花與愛麗絲」我最後終究是沒有看完,因為以我本身自己的喜好來說;還是沒辦法接受畫面影像的處理凌駕於劇情的描寫之上,畢竟要先能看懂,才更能玩味這些別有深意的畫面表述,如同前面說的;我個人還是覺得,一部作品的藝術手法是用來表達作品和傳達創作者本身的意念,而不是創作者懷抱著意念再以這些手法去表現一部作品,始終;在我的感覺,手法是輔助的、是幫助自己表述故事的能力、是隱喻自己意念的工具,但卻不該是主角
「Heaven's Door」也是讓我這樣感覺的,我很清楚地知道;沒有小麻由,這部電影我肯定看不完的,它絕對也會受到像我對待「花與愛麗絲」那樣的方式給處理掉,或者說;這部電影我肯定無法看上一眼,因為那原本便不是我會去喜歡的類型了,去掉了麻由,只說「Heaven's Door」的話,它終究同「花與愛麗絲」一般地只是在我心中留下驚艷的瞬間罷了


可是因為有了福田麻由子,所以「Heaven's Door」這部電影便成了記憶中的永恆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是小麻由因為動畫「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 的配音工作而接受的訪問,全名是「スカパー!『シネマな女優』 ~高倉文紀の女優系美少女リポート~」長達十分鐘的個人專訪,其實這個訪談不是很大型的訪談,說到的事情也沒有很多,不過這是麻由在過了15歲生日以後的算是一次極長時間的個人訪問了。


在這裡要感謝偉大的字幕組老大,因為他的辛苦翻譯才能讓我知道這個訪談的內容。


這個訪談讓我想起了「Talking Japan」 ~~


其實…這個訪談我想不是真的像「Talking Japan」麼地經典,沒有很多可以讓人回味的內容,也不是真的有很多事情可以說
不過該怎麼說呢…我看到這個訪談的同時卻很有感覺的,覺得昔日在「Talking Japan」裡的小麻由的模樣,驀地和眼前所看見的一切交錯重疊了


真實地來說;兩個訪談中的麻由是很有差異的,甚至可以說是代表了兩個階段的麻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那個瞬間,會突然地倒錯著出現了這樣不協調的異感,明明是不太一樣的,但是卻突然變成一個相同的影子了…
或許…在我的眼底心中,即便各個階段的小麻由都不盡相同,可是對我而言永遠都是沒變的、永遠的,那這或許能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將它們重疊在一起,這樣的疑問了


不過確實地,這個訪談讓我想起了「Talking Japan」
想想那時候的麻由啊…跟現在比起來真的是好小好小一個,「Talking Japan」的麻由還是小學生吧?很多人都說麻由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成熟,但我不這麼覺得,看看「Talking Japan」~~不正是如此麼?那時的小麻由看起來根本就是個小孩啊,笑得那麼甜、那麼純真、那麼地稚氣,我想麻由的成熟來自於她本身那認真思考的性格、及所扮演的角色是早熟帶給我們的印象,但不是說這個小女生是同小大人那樣的成熟,「Talking Japan」裡的麻由不正是活脫脫地、在我們身邊都會看到的孩子麼?
可是曾幾何時,麻由已經不是「Talking Japan」裡那個小孩了…她終於還是長大了



我抗拒著小麻由的成長,卻又不得不承認她確實已經不再是小孩了,我總是希望自己永遠欺騙著自己、又總是讓眼睛所看見的推翻自己對自己的無聊謊言
從06年到09年,這樣的時間轉換,看到接受高倉文紀訪談時的麻由,忽然感覺;她變大了很多,和「Talking Japan」時候比大了很多很多,好像大了一號般,人當然是會長大,我知道小麻由長大的事實,但是兩相比較下;心中卻也沒有理智地埋怨著時光的無情,這麼快地在麻由身上造成了歲月改變的痕跡


當我看見接受高倉文紀訪問的麻由說出;
她因為準備考試而較少工作,大都在學校唸書和朋友玩,感覺到從沒有和朋友玩得這麼樣瘋
我就想起了她在「Talking Japan」裡面也說過的,有時間時就很想和朋友好好地玩
想到這裡,心中有些很奇異的感覺,總覺得麻由雖然長大了,但心中所渴求的、和以前還是一樣的,終究麻由是沒有變的,從06到09年的麻由還是一樣的麻由



當然…說到這個,其實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Talking Japan」裡面她在說完和朋友遊戲的過程後,主持人說了一句「妳也是會做像小孩子一樣的事呢」,而麻由很快地說;「我本來就是個小孩嘛」;這樣的場景


就像前面曾說的;即使那些早熟聰明、堅忍孤毅的形象是我們所熟悉或喜歡的麻由,但那畢竟是螢幕上的一貫形象,在那個11歲時候的真實形象上的麻由;還是個簡單純真的孩子,所以面對叔叔阿姨問著「福田好像一直都是演很酷、很陰暗、頭腦很好的角色,也很適合這樣的角色,為什麼呢?」的時候,小小的孩子沒有辦法去回答那樣的問題了,只能羞怯的回答「請不要問我這樣的問題嘛」
我想如果當時的麻由侃侃而談自己對於這類型的角色的適任與拿捏上的自信,那就不會有可能在後面說出「我本來就是個小孩嘛」這樣的話,也不會是我喜歡的麻由了


從這邊的回憶去看現在的麻由,長大的不再稚氣的臉龐,已經成了少女青澀的新模樣,可是兩個時期的麻由給我的感覺,恍惚間竟並無二致,在看著她回答主持人高倉文紀問題時,就像前面所說的,總會在眼前瞬間地看到了幾個依稀相似過去在「Talking Japan」所看到的相似模樣


我是綜合以上對於那種對於麻由「Talking Japan」的懷念,然後經由那樣的懷念透過了「高倉文紀の女優系美少女リポート」訪談中一些相似的回答、相似的模樣尋找出麻由仍然不變的本質,而因為這樣的本質讓我感到了滿足,沒有什麼是覺得「麻由依然是麻由」這樣的事實更令人感到快樂的了,即使她是有所變化的,在長相、外型、氣質上或多或少都有改變,可是本質上,是不變的


這個訪談裡,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麻由說「回想起過去一年時候的自己,覺得好害羞啊」的時候
小麻由為什麼會感到害羞呢?
我是這樣想的;麻由已經開始意識到別人的眼光了,不能再像小時候一樣毫無顧忌了吧?也就是開始會去想像;自己的存在與表現在別人眼中會是什麼樣子呢?所以她才會在後面說;「從大人的角度看我,現在依然會覺得像是小鬼吧?」,我想並非是回想到過去,為自己過去的模樣節覺得丟臉而害羞,其實是因為開始在一起四周的目光,不自覺地把自己認為的別人的想法,拿來看待自己,所以感到了害羞吧?
有種奇異的想法…似乎也不經意地透露出麻由在過去曾經說過的「覺得演戲很恐佈」的訊息,因為她會開始在意觀眾或是整個藝能界是怎麼看自己的,所以就反而落入了越求好越掙扎不前的窠臼中了
當然,或許關於這樣的想法,是我想太多了吧…?我寧願是我想得太多了



這也是我對麻由長大的不捨原因之一,因為這樣的她會變成有些刻意地想要變得更好,也會在沒有察覺的時候遺失了自己、其實該是最重要的天然性
那將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不過說著「好害羞」的麻由,真的很可愛,嗯…印象中以前根本沒看過麻由這樣不勝嬌羞的時候,而這是我第二次看到了,第一次看到是在「GOEMON」 裡面的茶茶,沒想到訪談中又再見到了一次這樣的麻由


看著麻由的女兒嬌憨,真的是很討人喜歡的畫面,當然心中也不免有些失落啦,似乎什麼正遠離自己的感覺,我想隨著她的長大,這樣的失落我一定會反覆地品嘗,應該是不會有能海闊天空的可能了,要平靜地想開,我想除非是那時候的我早已不再喜歡麻由了吧?


麻由說過的;在上了高中以後,很想拍戲,是國中三年的考試和課業壓力讓麻由想靜極思動了吧?
不過等了這麼久,我覺得麻由也不必急著拍戲啦…既然國中時都這麼努力地減少工作來學習與考試,再來個三年認真唸書,我想也沒什麼的,只要像這三年一樣;持續地有作品,不用大量,維持一個基本的演出感覺便好了
我很希望喜歡念書的麻由繼續學習的,是說…即使要我等她到大學畢業也沒有關係啊,高中加大學,也不過是現在三年等待的兩倍時間嘛,雖然少看到麻由會很有怨懟也很有牢騷,但其實也不怕等,都等了這麼久了囉



15歲的麻由似乎也陷入了如詩般多愁善感的情緒,以前說自己很會交朋友的麻由,現在卻說很想變得健談些,因為現在的她有些拘謹,很怕被人討厭,所以都會說話小心了些
麻由這樣說的時候,讓我想到了我自己也是這樣的人,過度地謹慎與認真,每一句話都要很小心地說出,有時今天還在想昨天某個時候說的話是否正確?面對該表示關心和表示情感時也會很怯懦,因為不想說出很制式的關心話語,怕被人家認為只是禮貌性地表示關心,但是除去這些話,又不知道該怎麼適當地表示,結果到最後什麼話也說不出,也養成了現實中壓抑而且沉默的自己,總是習慣和自己對話



我想麻由應該沒有我這樣嚴重啦,不過看到麻由這麼說我挺訝異的,難道麻由不再開朗了麼…還說希望作到「讓自己可以陽光一點」,我可不希望看到她陰鬱的樣子呢,不是說我不喜歡那樣的麻由,只是…不想看到她不快樂啊


看完訪談以後,其實心有點重的,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情緒壓在心上,沉甸甸地確實有重量,卻不知道它究竟代表著什麼,其實因為主持人從小學開始就一直持續地採訪麻由,所以在現場也看得出兩人的互動很好,是一個氣氛滿開朗的訪談


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就還是會感覺到沉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上班的時候,誤把對講機的鈴聲搞成電話鈴聲,結果當然是鈴聲持續地響著,我卻怎麼樣地從話筒裡聽見的都是沉默的嘟嘟聲,雖說這情況沒幾秒我就警覺到錯誤,但是站在一旁的現場主管看不下去了,在事情處理完之後,把我叫到旁邊去教育了一番。


「你最近似乎精神狀態不好喔,連鈴聲都會搞錯」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那個當下我會弄錯…」我訥訥地回答。
「這是我的感覺啦,覺得你最近有些恍惚,沒有全心專注在工作上,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當然我怎麼會知道你在想什麼呢?」
「真的很歹勢,但是…我覺得我自己應該沒有什麼事情好想的…」我小心地推著辯著
「反正你最近集中力很不好是事實,你該收心了,不然會影響工作表現的」


主管說完話就離開現場了
只留下尷尬不好意思的我


其實我說了謊,應該說;在那個當下,我才發現自己必須說謊,因為主管的話點醒了我,也讓我察覺到了自己不知覺中的變化已經影響了工作


我在想著麻由


這是一定要說謊的,打死我都不能坦承


為什麼會這樣呢…不自覺間又一直想著麻由…
我想是從搬家以後,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沒辦法像從前一樣長時間去關注論壇、沒有太多時間注意麻由、沒辦法專心經營自己的興趣,是那樣交相累積之下,沒有察覺的疲累造成的吧
以前也曾有過,那是更上一次的、去年的搬家,半個月來忙得要死,我發現了自己;在疲累之中,會份外地思念麻由


我想就是這樣的,我讓身心在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一點點地累積達到了;足以思念麻由的條件
現在的我,沒有太多時間使用電腦的我,對於自己無法長駐論壇、不能好好地寫文章的這些情況感到很痛苦,每天最快樂的時間就是回家到睡前使用電腦的兩三小時,那是我的生命與精神寄託,確實地…覺得有種莫名的疲累壓在自己身上,身體沒有很累,只是精神和心情感到懶散、茫然,這樣的疲累


很奇怪的,我總是在沮喪、難過、疲憊、壓力的時候想念起她,就像剛剛提到的去年的搬家,那時候的我睡覺前不斷反覆地看著白夜行第一集,知道的人都勸我;心情煩悶時不應該看這個,但是我就是沒辦法去拒絕自己想看的渴望,那時候我感覺自己很空洞,很想讓什麼填滿自己的靈魂,然後我總覺得看著白夜行裡的麻由,就有種被填滿的奇異感,好像充了電一樣


也許會有人說;因為我喜歡小雪穗、喜歡白夜行,所以我就一直看著看著,但老實說;那段日子我根本不是在看白夜行,甚至不完全在看小雪穗,早已滾瓜爛熟的劇情、以及不斷被觸發的感慨,在我的心中卻是完全的空白
我只是單純地想聽聽那聲音、看見那熟悉的容顏


我是在看福田麻由子,單純地只看見小麻由


所以會選擇白夜行,我想是因為;那是我認識與喜歡麻由的原點,我想讓自己的靈魂擁抱記憶中的原點,想讓自己的心回憶起那份感動
那是我心中之於麻由;無可取代的迦南地


後來,當一切步上正軌以後,我依然反覆看著白夜行第一集,直到我發現;白夜行給我的情緒又回來了,不再空白的感覺讓我知道;我應該是脫離了那疲勞的茫然


但是今天主管的一番話,讓我驚覺;我又像那時候一樣,因為疲勞而又開始了對麻由的想念
只是之前的我還有時間看白夜行,現在的我根本沒時間,但是那種想念依然是種奇妙的情緒,不是綺麗夢幻地腦中浮現著麻由的臉孔,我根本就沒想不到她的臉,只是名字與片語不斷自心中飄過,但是;在那樣的不明與曖昧中,我卻能清楚地知道;我自己正在想著麻由


始終有種微妙的錯覺,我似乎不斷地透過這種沒有道理的、玄妙的、意象難解的迷霧中建立起自己思念的結界,通過這樣奇特的朦朧感一次次地去加深自己對麻由的想念、甚至是喜歡的感覺、以及週而復始的熱情


上一次放假時,和好久不見的小弟聊天,他忽然一句「一陣子不見,你好像對麻由又更熱情了呢」讓我愣了一下,其實我對這段話有著一點疑惑,我知道自己確實是越來越喜歡麻由的,但是那是日積月累之下慢慢堆高的吧…我覺得「喜歡」這種情緒,不可能明顯到僅僅十多天就會有如此明顯的差別的,十多天不見而已,為什麼我的小弟會感覺到這樣的情緒呢?我沒有問他,只是開始了對於這個想法疑問的自我探索


而這答案在我被主管訓斥時,我終於知道了
可能在這之前、還在和小弟聊天之前不知道多久的時候,我的身心又再度輪迴到了和去年相同的疲累狀態裡,在自己沒有意識的時候,我開始又嘗試地尋找原點填滿自己的空洞,因為現在的我連看白夜行的時間也沒了,所以我的靈魂自己尋找到了出路,用一種奇異的神往的心態,去思念著麻由


那像是身體生病和受傷時,體內的白血球為了因應戰鬥而急速增加一樣,我想現在的我也是如此的,我把那份想念的心情強化到了顯而易見的地步,不認識我的人不能理解我的思念,只會看到我的恍惚,但是像小弟這樣認識我的人,卻會看到那散發出來的強烈熱情,大概是是這樣吧…


我並不知道,這看似無關緊要的情緒,卻會大大的影響了我


不該這樣茫茫然地繼續消沉下去,否則真的會影響工作表現,我應該試著把那些因為疲累而產生的遠颺的意志,規範好別讓它們全一股腦地向麻由奔去,我也許能利用它們去思考工作上的事…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這是我第二次為了麻由買票進場看電影,第三次為了麻由進電影院。


其實我已經知道;在這部電影裡麻由只有出現出現那麼短短的五分鐘戲份 ( 她與劇情有關的部份 ),所以曾經也有在猶豫想是不是該去看…
但那樣的念頭稍縱即逝,心中響起的聲音是;
「去看吧!你一定要去看!」
這樣的聲音鼓舞了我、堅定了我進電影院的決心。


對~~我一定要去看,小麻由已經那麼樣的安靜了,能夠有看到她的機會為什麼不去?


機會,過了就沒有了~~


我要去看GOEMON!


也許這種作法是傻瓜般的執著,但是我不會因此在意
當傻瓜又如何?


附上張自己做的GOEMON簽名圖當這篇文章的封面



基本上整部電影看完以後,我第一個慶幸的是,還好麻由的少女茶茶裝扮跟長大的茶茶裝扮沒一體感…
因為茶茶的妝扮真的是…我覺得難以接受
是說我不太能理解;為什麼少女茶茶和成年的茶茶兩者服裝會用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我覺得少女茶茶的服裝好看很多,如果成年茶茶的服裝也從此做為概念延伸,應該會漂亮很多吧


茶茶的母親阿市是戰國有名的美人,阿市的三個女兒裡,茶茶是被公認最像母親的,因此茶茶身為美人也是無庸置疑的,我覺得小麻由在從容貌、氣質上來飾演少女時代的茶茶是很適合的,GOEMON裡的少女茶茶,讓我想到了以前看過的;井上靖以茶茶為主角寫的單本小說「戰國紅顏」,因為立場的對立和政治因素失去了父親的少女,與母親一起接受既是殺父仇人、又是親生舅舅的織田信長的照顧,在井上靖「戰國紅顏」筆下的少女茶茶,具有高貴的氣質,對人生與命運採取懦弱的、不敢違抗的態度、纖細而敏感,是一個純真悲情的少女



我最初認識這個歷史人物是透過這本「戰國紅顏」,也因此受它的影響很深,所以在讀這段歷史與一些文獻資料時,面對關原、面對大坂冬夏戰陣的描述中,一面倒地對於淀君 ( 茶茶後來被秀吉賜與淀城,因此被稱為「淀君」) 的批評裡,總讓我無法跟著去贊成與認同,雖然我知道那些評價是正確的,但每當我想起「戰國紅顏」裡那個因為政治與命運的擺弄,身不由己的茶茶,一直是忍不下心去苛責


其實小麻由怎麼會像茶茶?是我、是我自己認為小麻由適合「戰國紅顏」的茶茶,GOEMON裡的茶茶讓我想起了這樣的感覺
除此之外,GOEMON裡的小麻由讓我感到了驚艷與新奇,我看到了我從未看過的小麻由,我從這個角色身上,看見了一種名為「萌」的氣質,不是現下流行的「萌」的意思,而是真的從這個字去解釋的;初發的、初始的美,讓我有種「美正在開始醞釀」的初熟感萌生



那種感覺…好像花兒即將綻放之前,正處於含苞待放的階段,青澀的、羞怯的模樣,雖然還未完全伸展,但是卻已難掩其即將美麗的姿態
現在看到的麻由的茶茶就像是那樣,那樣的美正是因為還沒完全成熟時、在這樣的一個階段才能具有的,因為雖已是少女、但仍有著童真的孩子氣和少女初長成,兩者兼具的混雜錯亂


我喜歡麻由兩年多了,經過了她四次的生日,喜歡的日子或許不算長,但也算有段日子,看過麻由各種面相的美麗,但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小麻由,含蓄兼容卻不強烈,隱約的不明顯的美


啊…其實我說了這麼多,我只想表達的是、這樣的麻由很美、真的好美,雖然她的臉還是胖呼呼地、雖然那股令我著迷的靈氣略減了,但是那樣的美似乎超過了容貌與氣質的界定,麻由依然是好看的,這一次的少女茶茶我很喜歡、我喜歡那隱約的含蓄



如果把兩個茶茶、少女麻由和成年広末相比,我覺得無疑地;広末是沒有麻由表現的好,雖然我承認小麻由在GOEMON裡的表現也沒有特別好,但是還有一定的水準,但是広末的表現真的讓我覺得很難相信;那是我以前曾經欣賞過的広末


以外型而言;如果広末是長大後的茶茶,那我可能要很殘忍地說;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容顏顯得十分衰老無力
演技來說,在表情的比現上顯得刻意僵硬,有種無比的怪異感


我知道我這樣子說真的很傷人,其實我真的很不想這麼誠實地說出我的想法,對一個我年少時候喜歡的藝人說出這樣的話…
想起了我在「Triangle」心得裡曾經說過的;對広末的感慨,而現在看完GOEMON,那樣的感慨更深了,我更深切地再次感覺;
広末已經不是我熟悉的那個昔日的広末
這樣的感傷是如此地明顯、遠去的記憶對照今日是如此地陌生也令我嗟嘆



為什麼我在這篇講麻由的文章裡又提到了広末?
是這樣的,除了像「Triangle」心得裡提到的那樣;對於這個我第一個喜歡的日本藝人,現在的模樣讓我感到了歲月堆積的無情與世代變異的傷感,還有的就是;面對広末,我總是不由地感到恐懼,広末是我內心深處想竭力擺脫卻永遠忘不了的深層恐怖意識
不是說広末很可怕,這樣的恐懼還是根源自我的小麻由


我曾親眼見到広末的驟起與跌落,雖然最後她終於跌跌撞撞地挺過來了,但是她雖然還在、還前進著,但我喜歡的広末已經停留在我的年少時期與記憶之中


看見広末,我心中總是不油然地冒出一個問題詰問自己;
要是說;以後小麻由和広末一樣怎麼辦?
我現在已經對広末沒有了喜歡的感覺,但我驚恐地發現;每見到一次広末;這樣的問題就會在心理浮現,我害怕、真的害怕它的成真,所以我不敢去想,怕這個問題如同害怕預言成真的心理恐慌而終究成為事實,可是広末的存在總會提醒我、強迫我去想起這個問題,我變得懼怕看見広末、因為我懦弱地不敢面對內心深層的恐懼意識


小麻由不能跟広末一樣…拜託了…千萬不能的呀…


唉~~怎麼越說越沉重了?
明明前面一開始我還為麻由的美而傾倒的啊…


每次說到麻由都會這樣…唉呀呀呀~~~
喜歡IDOL真是件快樂又痛苦的事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還是盼不到一部小麻由的多拉馬…
最初看到這消息,高興了一下下,不過很快地又有些洩了氣,本來以為小麻由會在秋天的「Liar Game」裡演出小直的少女時代,但是後來看過翻譯和中文新聞以後,知道只是作為獨立出演在網路上放映,覺得滿頭熱情被澆了盆冷水般的失望,但還好只是冷水、不是冰水…好歹還是有演出的


不過小直這個角色是有名的「傻正直」,這大概很不符合我一直以來對麻由的印象,或許這會是考驗麻由演技的一次,因為小麻由將要挑戰「Talking Japen」訪談裡說的聰明冷靜以外的反面形象


我記得自己曾在「Liar Game」心得裡說過;男女主角的表現尚欠火候,至今我依然堅持這個觀點,但那是07年時候的事情了,現在的戶田與松田成長到了何種地步?是否已經能夠駕馭小直與秋山,這個部份還很難說
更何況;即使我覺得他們表現不足,但是戶田=小直、松田=秋山,這卻是「Liar Game」不可否認的形象成功塑造
這也是我覺得小麻由必須要挑戰的,就是在觀眾已經習慣了戶田與小直的相互代表性,她如何演繹出屬於自己的、屬於福田麻由子的神崎直,既能夠給予觀眾;是同一角色少女時期的相同整體感、又能發揮出自己對於角色的掌握性和存在感


一是傻氣天真的形象改變、二是到位精準與存在感的展現,對注視著麻由的我而言;更重要的無疑是後者
我的小麻由,也許很少有傻傻的表現,但是她有著天生的脫俗純真,是福田麻由子獨特的吸引人的氣質,只要把自己這個自然的一面展現出來就算是表現出小直的一半模樣,已經足夠華麗麗了
不過純真不等於天真、脫俗不等同於傻氣,這是要拿捏好的,麻由可以適度地讓自己的本性釋放來體會揣摩小直,而不是把兩者混同
至於第二個;就有關乎靈性的問題,這似乎是麻由近來作品裡常見的,逐漸薄弱的存在感、不夠到位的演出,其實麻由演得還是不錯,就是沒有以前那樣自然的感覺了,而這就是她一直困擾的瓶頸期,不知道這一次出演「Liar Game」,小麻由到底是否已擺脫瓶頸的桎梏,是我最關心的


寫到這裡;雖然剛剛還怨嘆不是多拉馬、時間出演又短,但是突然間又開始慶幸;還好不是多拉馬、還好出演時間沒多少…
想到這孩子要用功唸書、還要演戲、又苦於瓶頸成長的尷尬期,就又感到了心疼
好在只是短短的時間、還好只有這樣而已…
不知何時開始,覺得很久沒看到麻由あかるい的笑容了,現在的笑容都有著疲憊的訊息透露出來,靈活的眼睛裡神采黯淡了許多…


到底我是想看到麻由辛苦活躍的模樣,還是苦悶的安靜呢…?
我似乎總苦於兩者之間,矛盾的心情無法和解…
誰來告訴我一個答案啊 … …


 


附錄一,日文新聞;


「ライアーゲーム」スピンオフを動画配信
http://www.sanspo.com/geino/news/091015/gnj0910150503008-n1.htm
ライアーゲームのスピンオフ作品ネットで
http://www.nikkansports.com/entertainment/news/p-et-tp0-20091015-555682.html


附錄二,中文新聞;


《诈欺游戏》衍生剧 福田麻由子扮演少女时代
http://post.yule.tom.com/s/80000B011863.html?source=TOM_N29
《诈欺游戏》衍生剧 福田麻由子扮演少女时代
http://ent.hunantv.com/t/20091016/455899.html
《诈欺游戏2》推出派生剧 27日开放下载
http://ent.hunantv.com/t/20091016/455631.html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年的夏季,我一部日劇都沒看。


最大原因就像之前所說的;時間真的很不夠用,在好不容易空閒的時間裡,把該做的事情做完以後,就差不多要躺平了。
本來我覺得自己雖然忙,但是,只要想看,一定能夠看完的,至少都能看完第一集再來決定是不是要再繼續看。


但是直到八月中旬的「救命病棟」上映以後,我猛然發現,這個夏季檔已經過了一半了,我還是一部都沒有看,轉眼間;再過一個多月,夏季檔就要結束了。


「救命病棟」因為主演的江口洋介意外車禍,所以把檔期延到八月上映,「救命病棟」的上映才讓我驚覺;在我一天拖過一天的時候,時間點都已經來到了;如此後面


本來我一直有一個習慣,把兩大字幕組的當季作品第一集都看一遍,然後慢慢淘汰選出自己要看的當季日劇,並且就這初集的感覺整理成心得
這一次我想我大概不會做了


當「救命病棟」上映時,我開始認真思索;要不要放棄算了?
本來之前我沒這樣想的,是真的在那時候,我才知道已經如此後面了,也感受到時間的緊迫,在這之前;我還是覺得自己能看完的,還認為;當我看完「Heaven's Door」以後、春季心得都完成了,我就可以慢慢地看夏季日劇


不過我現在連「Heaven's Door」都還沒看完,日劇心得也只完成了「BOSS」,後面還有好幾部等著要做呢
我想以我現在這等情況,這兩件事什麼時候能完成,我也不知道啊


思前想後,最想決定這一季還是不看了,重要的是趕緊將生活安頓下來、適應新生活和工作,然後在穩定下來以後,協調出論壇、聊天、看日劇的作息時間,那時候再來好好地看日劇吧
不過在夏季這件事能完成嗎?會不會拖到秋季結束都還沒好?
XDDDDD


可是我現在這樣想;我覺得時間是最大的主因,卻不是最完全的原因
「BOSS」以後,我有種感覺,感覺自己對日劇已然沒有了過去的熱情,真的有熱情的話,應該不管多困難的環境都會想法子克服的,而不是用現實因素去推卻,雖然嚷著沒時間,「Heaven's Door」我也還硬是看了二十多分鐘哪
所以我覺得,是我的熱情開始遞減了,對於日劇


我最先覺得;現在的日劇其實這幾季都很不怎麼樣,再沒有出現過那種;令我感覺良好、催促著讓自己想一次看完的狂熱情緒,就是說日劇沒有以前的好了
但我又想了;所謂的以前,也不過只是兩年前,我看即季日劇也就兩年而已,那時候可不覺得有多差啊


那麼是我變了吧?


也許日劇是真的不好看了,但我想我自己也變了
想了很久,我想到一個可能的答案


就是我最愛的福田麻由子
我想可能就是她,這個我最喜歡的小女生,是最大的原因


是我不喜歡麻由了嗎?
開玩笑!
怎麼可能是這原因呢~~雖然我知道對IDOL的愛總有一天會消淡,不是不愛,只是熱情不再,但我還沒到這程度呢
現在的我狂熱依然 ( 好像並不值得驕傲…囧 ),我捨不得不喜歡小麻由咧
所以問題點不是不喜歡,相反地;是太喜歡了,就是太喜歡,才會變成現在這樣


我說過;小麻由是我開始看日劇的兩個原因之一 ( 另一個是白夜行 ),我每一季每一季地持續關注著日本多拉馬,最大的原因就只是想在某一季看到小麻由出演,每一周都能看她一次,這是我的夢想


但是這願望從沒實現過,一次也沒有,從我開始看日劇以來,歷經兩年10個季檔,這個心願從沒有圓滿


我不只一次地在心中哀嘆、哭嚎;為什麼大家的IDOL都一再地亮相,我家的小麻由都沒有出現過?
盼望麻由的身影出現在多拉馬上、竟像個遙不可及的奢求,痴痴地等、傻傻地盼,等不到那一天


其實我知道;小麻由有自己的想法、事務所有安排和計畫,只是那種怨,並不因為了解而消除
我只是接受了事實,是說不接受又能怎麼樣呢?從喜歡上麻由以後,就開始等待、直到學會了等待、再來了解了等待、最後習慣了等待


就像我說的;即使已經坦然接受,但接受不代表無怨,我的怨念還是很深的,我的遺憾也未曾填補,這樣的情緒或多或少影響了我對日劇的熱情
因為那個名為「福田麻由子」的原點,消失了


我該要找出熱情…
否則日劇在我心中將無以為繼


等待小麻由,或許是遠水救不了近火XDDD
我可能需要一部像白夜行一樣能夠燃燒我熱情的日劇,也才能支撐因為小麻由而消失的半壁江山


不然再這樣下去,日本影劇我大概以後真的只會挑福田麻由子出演的才會看了


希望秋季可以讓我耳目一新


夏季已過,今年夏季沒有日劇
このシ一ズンにドラマはありません


註;日文初學,寫錯請大人們指教、不要計較XD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2009年八月四日;是福田麻由子的生日,出生在1994年八月四日的我的小麻由;15歲的生日,從今天起她就是十五歲的少女了~~


十五歲了,麻由國中即將畢業,就要是高中生了~~
年初的訪談中,她不只一次說到自己已經是考生了,字裡行間也透露了麻由做為一個學生;對於求學生涯的憧憬與惶恐。


除了求學階段以外,事業上也將有所改變,在日本藝能界對於女演員年齡是這樣分的;十五歲以前通稱「U15」,U15這個階段的女孩演員也是被泛指為「子役」的階段,對於小麻由而言,既然已經是十五歲了,自然日後不再屬於U15的行列,而是U20的女優時期,我的小麻由不再是子役,而是U20的女優了


去年;麻由的生日時我一樣寫了篇文章慶祝,我記得我曾提到過,現在我還叫她小麻由,以後當她長大後;我該叫她什麼?
很快地;在她十五歲脫離子役的這個時刻,我好像確實面臨到這問題了
我想;她永遠是我的小麻由,不管幾歲了都是小麻由


說到脫離了子役,我就忍不住了滿心的感傷
在小麻由的生日這一天,我應該為她開心,滿心歡喜地為她慶祝的,可是一思及這個年齡生日的意義,我很難開心起來,猶記得自己曾因為麻由成了少女不再是兒童而傷感,而在現今更是感嘆;這孩子真的是長大了,長大到連我去幻想欺騙自己「麻由還是兒童」的空間都不能容許了


最初;喜歡上麻由時,就常被開玩笑說成是蘿莉控,這一點讓我介意了很久很久,當時的我希望她快快長大,這樣就不會被說成是蘿莉控,可以理直氣壯地喜歡她,但是隨著時間日久,一路看著她的長大,從12歲、13歲到14歲,甚至到了現在的15歲,突然越來越覺得捨不得,我開始後悔當初為甚麼要這麼想,我那時有了一種感覺;誰還在乎被說是蘿莉控呢?一輩子被說是戀童又如何?
跟麻由比,那又算什麼?


有時會天真的幻想,麻由永遠是孩子有多好,這當然是騙自己的天真想法,時間在走人在前進,哪有停下的道理?
想起了黃安曾在他的歌曲「樣樣紅」中唱到這一段歌詞:
「願用家財萬貫,買個太陽不下山」
至今我才真能體會其中的箇中無奈,我沒有家財萬貫,即便是有,也買不了太陽不下山


現在看著她開始有了成長的青春期、渴望戀愛的期盼、身型的改變、演技表演的瓶頸,這些成長與改變讓我感到忐忑不安,有著一點茫然的痛,我沒有把長大當成了罪惡,可是為什麼我一直下意識地抗拒麻由的長大,無論如何都揮不去心中濃濃的失落與不捨,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心裡離開的感覺,到底是為什麼?這是我還找不到真實答案的莫名情緒


唉~~雖然有這麼多難過的情緒,可是今天是麻由的生日,再怎麼樣我都要好好地替麻由慶祝
在替麻由慶祝之前,我想說;
從認識麻由到喜歡上這個孩子,我發堀了很多自己未曾發現的自己、也找尋到了從不曾認識到的自己、也了解了自己過去曾經以為的我、其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儘管這段發現過程伴隨著許多驚喜、心痛、錯愕,但是,我還是非常高興並且感謝小麻由,是她、是這個孩子讓我了解了這些情感而改變了我,我也感謝老天;沒有麻由沒有現在的我,我感謝天公伯讓我喜歡上了麻由,也慶幸這個世界上有麻由的存在


上面這些話說得有點噁心XD,自己看了都有點想吐XD


回到正文;去年如果我沒記錯;小麻由是在「霧の火」片場度過的,唉~~心疼啊,希望她今年能夠在家裡和爸爸媽媽共度自己的生日吧
希望她好好長大、萬事順心
希望她度過事業表演的瓶頸期
希望她願望都能實現 ( 不過男朋友請再等一下…XD )
希望她可以趕快瘦回來…


很多很多的期許與希望
最大的期許,是希望「麻由能夠永遠是麻由」


為什麼這時候我腦中響起的是青鳥飛魚演唱的「昨天是妳的生日」呢?
XDDDDD


不過這首歌裏有幾句歌詞確實很符合我的心情


節錄一下好了:


昨天是妳的生日,妳吃了蛋糕沒


吹熄了蠟燭又多了一歲,純真的眼淚離我們越來越遠


昨天是妳生日,妳許了哪三個心願
身體健康、世界和平、還是賺很多錢
我已經知道幸福的青鳥,要勇敢去追
已經知道有苦有笑的人生
才算完美,真正的完美


小麻由啊,你許了哪三個心願呢?
我…希望在妳生日的這一天,真的能讓妳碰見帶來幸運和幸福的青鳥
我…希望你的人生不是有苦有笑的完美,而是永遠有著快樂沒有悲苦的笑容


祝福妳;福田麻由子15歲生日快樂
祝福妳;我的麻由~~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這是小麻由第四次擔當聲優的配音工作,第二次為動畫配音,不過這一次的配音是主役主演,真真正正的主角,非常令人高興~~



我覺得像麻由目前這樣很好啊…她要唸書嘛~~電影啊、動畫配音都是很好磨練的機會,雖然日本的視聽大眾市場是日劇和動畫,電影比較小眾,但是電影是比戲劇更容易站上國際,所以條件要求也比較嚴格,麻由年紀還小,就慢慢來吧
動畫電影也是很好的機會,我覺得小麻由聲音很好聽很獨特,是那種一群人在講話或唱歌時;你 ( 或者說是我自己… ) 都能清楚聽到她的聲音,如果能藉著這次的機會發揮她的聲音魅力,很棒的一件事啊


只不過…
我還是想看她上鏡頭,聲音啊…真的有點不足感,但是也好,就像前面說的,要唸書啊,慢慢來吧


我只是太想念麻由了,嗯…11月啊…
又有得等了,不過…有個目標等,總比沒有來得好啊…


 


「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官方網站:
http://www.mai-mai.jp/index.html


 


附錄新聞;


福田麻由子がアニメ映画で初の主人公役


「実力派子役」として数多くのドラマや映画で活躍している若手女優福田麻由子 ( 14 ) が、アニメ映画「マイマイ新子と千年の魔法」( 11月21日全国公開 )で主人公の声を担当している。


 原作は芥川賞作家の高樹のぶ子さんが、故郷の山口県防府市を舞台に描いた自伝的小説。アニメ映画の声優は2度目で、今回初めて主人公を演じた福田は「すごくあったかい映画。かわいい主人公たちがちょっとずつ成長していく様子が描かれています」とアピール。


 実は福田の祖父も作品の舞台である防府市に住んでいるが、福田自身は東京出身で東京育ち。慣れない山口弁のせりふに挑戦し「山口県の方々に私の山口弁を聞かれるのは緊張しますね」と照れながらも「笑っているときも怒っているときも常に真っすぐな子でいるよう演技しました」と、声の仕事にも手応えを感じていた。


 [2009年7月24日17時41分]


http://www.nikkansports.com/entertainment/cinema/news/f-et-tp1-20090724-522734.html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是漫畫「20th Century Boys」的飯…


所以我很早就打定主意;「20th Century Boys」的電影我絕對不會去看的,就算是動畫我也不看,倒不是害怕改編或什麼的,而是無論再如何忠實呈現,兩個版本的分鏡和畫面的營造絕對是不同的,單就這麼點細微的不同,就會有意境上的感受差別。


並不是;浦沢直樹真的是完全神人的作家,別人都碰不到邊,我不是這樣的原著飯,只是很單純地;在接受一樣作品前,習慣地會以最初的心情來看待之後的版本,我覺得當自己抱著這樣的心態就已經不是真的的欣賞了,反而會去處處比對,對它們也不公平吧


所以我是絕對不會去看「20th Century Boys」電影的,但是我這一次要自打嘴巴了,因為…
我的小麻由要出演「20th Century Boys」第三章,也就是最後一集其中一個角色
不過為了麻由搧自己幾下又何妨呢?痛一下就過去了咩


不過以我看過原著的感覺,小麻由這個角色可能只是龍套吧~
她演的角色也是「20th Century Boys」後面我滿喜歡的角色サナエ ( 台灣漫畫把這名字翻譯做「早苗」 ),是一個堅強有主見的女孩,可惜戲份不多


浦沢先生的任何一個角色;不論大角或龍套,都會有自己的故事,只是多和少而已,早苗就是屬於少的一個,但是她依然有自己的故事,只是不多,電影如果為了時間而改動,那可能會更少啊
記得最初;小麻由參演「20th Century Boys」電影的消息從第一章傳到現在,最後落實在第三章,其實我覺得小麻由更適合出演女主角遠藤神乃,剛毅倔強的女孩,而且故事又多 ( 這才是重點XD ) 不過神乃年紀太大了,而且神乃要從四五歲演到30歲,麻由這年紀最多也只能演第一章的血腥除夕夜前夕 ( 不過麻由年齡稍嫌太大 ),或是第二章的高中生時期 ( 這時麻由年齡又太小 ),所以大概真的也只能演早苗,後來消息幾近確定,但到底出演誰還不明朗時,我就想應該是早苗,因為第三章裡怎麼看就那個小女生和她年齡是相符的


反正…戲份多少都沒差啦,我很想念小麻由,很想很想、真的很想念
她的電影作品又少在台灣上映,「20th Century Boys」電影一定在台會上映的,到時候我一定要直奔戲院了


對了,早苗這角色是戴眼鏡的,所以這一次的小麻由是眼鏡由



不懂為什麼FLaMme官網一直沒把「20th Century Boys」的消息更新上去…結果害得我要去官網看,直到名字出現才真的敢在這裡貼出這消息…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其實這一部的福田麻由子,戲份並不多,也沒有屬於她個人這個角色的故事,連名字都沒有出現在演員表裏,當然如果現在去查這一部日劇的話,是會查到她的名字,但那也是後來回頭再查才會查到的,我記得她甚至在故事中這個角色也是沒有名字的,是和孩子們一起跑來跑去、玩來玩去的超級大龍套,是每集都會出現的龍套

01.jpg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2009年的五月24日,兩年前啊,就在2007年的五月24日我喜歡上了小麻由,去年的今天,我做了一篇感想紀念,第二年就不做了,每年一直紀念這些大概也讓人看了挺無言的吧?當然我自己是不會這樣覺得啦,畢竟是最愛的本命嘛~~

不過我還是做了三篇文章從22、23、24日連續都貼上,我覺得這也該是最後一次寫白夜行和小雪穗的感想了。

395.jpg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46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01.jpg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麻由,妳這兩年實在太沉寂了啊

01.jpg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