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其實與內文不符,只是說到了「七」,就聯想到了傳統的幸運數字涵義。
事實上我只是想在今天標記一下;這個喜歡上麻由的第七年。

啊,七年了。

到了這個年數,已經說不出什麼「不知不覺」、又或者是什麼「想不到」和「意外」之類的話語了。
因為,那喜歡上麻由的一年一年,就這麼過去了,而我也感覺那個狂熱地喜歡著麻由的自己,也逐漸遠去。

這樣的我,若還是裝著十分不捨的感慨著時間過得很快之類的表情,實在是太過矯情的表示,事實上真的越來越少想起麻由,也不在意數著日子來計算著自己對麻由的思念。

想著一個人的時候,所謂的日子似乎就失去了意義,因為每個昨日、今天、未來都連成一個模糊的時間帶,每天都是想著麻由的日子,一二三四五六七而至三百六十五都是相同的情緒,完全沒有翻過日曆又不一樣的感覺。
然而,在那連成一片的思念時日裡,有些日子卻又強烈地別具意義,像是第一次喜歡上麻由的時候、一個人進電影院看麻由、還有麻由的生日,那是在想著麻由的人生中,足以令人回味一切的美好時光。

這些模糊的日子已經過去了,我的人生還沒有真正地找到答案,仍然渾沌不明,但看著麻由的雙眼卻終於清晰了起來,一旦不再有那種陶陶然忘乎所以的情緒,很奇怪地無論是心情或是態度都不再有了某種無法控制的情動。
去年我確定了這些事情,今年則更加確定了這件事,而同樣的事情,多說無益。

看著身邊還仍然死命關注麻由的朋友,其實心裡很羨慕,也很惆悵。
羨慕大家還能一直關心著麻由,羨慕他們依舊狂熱的熱情。
好久以前我還與他們走在同樣的道路上,但我背棄了麻由、也背棄了他們,大家都沒有變,而我卻變了。
永遠堅持著,原來並不容易,比起變化,真正可貴的是不變。

對不起,麻由。
真的、真的、真的很對不起。
我不知道該怎麼表示那種遺憾,只是覺得抱歉,好遺憾好抱歉,我知道妳就要二十歲了、知道妳一定很努力地在課業與工作間求取成長的平衡,但是我卻從死忠本命的行列離開了。

儘管我清楚地告訴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喜歡上麻由以外的演員,也不可能如同像喜歡麻由那樣地喜歡,只是當自己已經開始清醒地看待著妳,我知道自己對麻由的心情,已經沒有過去「像喜歡麻由那樣地喜歡」般地絕對。
所以,真的很對不起,也許以後還會說更多的對不起,我不知道以後自己的目光會清醒到那個程度、心情又會清晰到什麼樣的境界,儘管我明白自己會做一輩子的麻由飯,但不完全的模樣只會越來越殘缺。

對不起,麻由。
想到自己以後將以這樣的模樣來看著妳,我羞愧得無地自容。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