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麻由子二十歲了。

七年前,我是真的沒辦法想像這一天的到來,這麼一個孩子真的會長大到法定年齡意義上的成人階段。
雖然去年麻由十九歲時,我就該想到這個時候將會很快地到來,但真的到了卻又是還是有種毫無實感的心慌。

這種事,應該不可能永遠做好心理準備的吧。
所以像這樣相似的喃喃自語,也總是不厭其煩地不斷在心中輪迴。

二十歲了,可以做的事有很多。
而那些事情也都是無法想像,抑或該說是不能想像。

無法、不能與不敢去想像。
七年過後,在自己的熱情逐漸轉冷以後,我才終於明白了這麼一件事。
吻戲、激情、裸露、戀愛等等的情節,都是終究會來到而我絕對不能夠去做好心理準備的事,我無法解釋為什麼,但那似乎就是自己投注在偶像情感中始終畫出界線的忌諱。
因為心裡總害怕改變,就是擔心一旦越過了第一個界線,很快地就要再面臨到第二條界線,然後,麻由可能就不再是最初自己喜歡的麻由了。

然而,儘管過了這麼多年,麻由仍然還是麻由。
而在種種界線到來時候,會緊張、會不敢看,可是真的來臨之時,卻發現自己即使無法接受,但反應會比最初還要再更冷靜一點。
這麼多年來,麻由沒有變過,變的是我,我比自己設想的還平靜接受她一再放大的尺度界線,比自己想像的還更能接受麻由的改變,然後毫無理由地卻冷卻了熱情,而麻由依然是麻由。

之所以不能想像,是因為抗拒著任何一切的轉變,同時也害怕自己過度平靜的反應,那會讓我覺得自己對不起麻由,而且之前說的完全就成了無意義的無病呻吟的嘴砲。
我很清楚地感知;麻由的轉變客觀來看是好的躍進,但在我的心中始終把她看做小雪穗、小光、小步那樣的孩子,所以我也一直逃避著以後麻由在作品中任何新的尺度突破。
在七年後的現在,麻由將要生日的前夕,敲著鍵盤思索著給麻由的祝福時,不知道為什麼我終於想透了這麼一件事。

我就是沒有辦法把麻由當成大人看,無法接受她已經長大了,即使她二十歲了、一個人在外面居住了,在情感或者身分上能做的事情多了更多,但那都是我不能想像與接受的,我就是怎麼樣都覺得她就是我當年喜歡上的孩子。
她是我永遠的小麻由。

難道我真的是蘿莉控嗎?

在剛喜歡上麻由時,我希望麻由趕快長大,這樣到時候我就不會被說成是蘿莉控了。
後來,當麻由逐漸長大後,我驚慌了,如果麻由可以不要長大,就算會被說成是蘿莉控我也甘之如飴。
但現在,好像已經完全不是那樣的問題了。
就算麻由已經到了二十歲,成年了,我卻依然把她看做孩子,那真的已經不是年歲的問題,而是這個女生在自己的心中,永遠長不大,我始終在麻由現在的表情與動作中,看著小麻由的影子。

我一直想擺脫蘿莉控的名號,但在這追逐麻由的七年中,我才終於發現,我一直把自己禁錮在子役麻由的想像中。而且這種禁錮,還正在持續當中,也許要等到我終於把麻由看成了大人,才會真正的結束吧。

但是麻由依然二十歲了,無論我是不是把麻由看做大人,她終於來到了這個成年的關口。

祝福妳,我的小麻由,二十歲生日快樂。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