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年度回顧的感想還沒寫完就被迫中斷,因為才邁入 2017 年沒多久,就接到了這麼一枚令人驚嚇的震撼彈...

放牧宣言

在五號,發薪水的那天,下班後正開著 POKEMON GO 在河堤散步孵蛋的我,收到了也有在聽日音的同事傳來的訊息,內容只有兩個字和幾個標點符號:
「生物...」
那時候我完全不明所以,就問他:「生物怎麼了?」,結果他回了個「...」的訊息,或許是沒想到自稱生物飯的我竟然會還不知道這件事吧,因為我當時人在外面,沒上 FB 或推特的甚麼之類的社群軟體,所以還沒得到任何訊息,於是他就跟我說了;生物宣告無限期活動中止,看到這行訊息之後,我就停下了散步孵蛋的腳步。
然後,我這麼回答他了:
「知道這件事以後,我回家以後還怎麼敢開 FB?」

是的,我想逃避,不想看見有關這件事的任何討論,甚或我希望沒有這麼一件事,都是一場夢;包括我現在走路孵蛋和收到訊息的狀態,只是一場等著我醒來的惡夢。
然而,這終究不是一場夢,現實終歸是現實,沒有多久,我就明白了這一件事,因為回家依然要睡覺、睡醒要上班、肚子餓了要吃飯;這就是真正的現實。

我該慶幸的是;生物只是公告「放牧宣言」,而不是活動休止的解散,一開始的「無限期活動中止」是被過度的解讀。
官網上的「放牧宣言」的意思應該也只是說三人暫時不以團體「いきものがかりが」的名義進行活動,但會有各自的安排,也許有人是持續進行演藝活動,可能也有人會選擇休息一段時間。
也就是生物的三個寶貝蛋在這段活動休止的期間,可以說是在沉澱充電,也能說是各自活動發展。

官網「放牧宣言」公告:
http://ikimonogakari.com/houboku/

個人而言,不太喜歡這種個別發展卻不解散的模式。
是偏見吧?總覺得這種模式比較適合偶像團體,而不是像生物這樣的樂團,雖然我知道很多人或許一直把生物看做偶像團,也可能很多人始終不覺得團體和樂團不必分得太嚴謹...可我還是會認為完全不同。
樂團就是為了實現他們的音樂而生,生物的存在就是要演唱生物的歌曲,我就是這麼認為的,而今,「いきものがかり」這個樂團儘管還在,但卻不會看到三人的主體演唱,這真不能不令我感到悵然若失。

其實,很早以前我也曾表示過;希望生物的新歌頻率不要出得太快太密集,作為歌迷,我很願意久久地等待生物的一首新歌,當然我知道這有時也不是他們所能自主,所以也並不過份的強求。
只是我從沒想過,我的生物是真的緩下了腳步,但卻是三人各自活動的放牧宣言。

但是在感到悵然若失的同時,我心裡隱隱然地也浮現出一個過去從沒有過的想法;我在想著也許...我是說也許喔...抱持著像我這種看法愛生物的人,這樣的期許是不是也同時拘束著生物的三個寶貝蛋呢?
十七年了,從地下樂團算起來,她們三人在這條路上並肩走著,為了實現「いきものがかり」的音樂風格,為了把他們的歌曲與心情傳達給被他們打動的歌迷,生物的三個寶貝蛋就一直除了「いきものがかり」以外就很難讓人感覺到他們還有什麼別的事物吧。

作為平凡歌迷的我,即使沉迷於某件事物,也總還有厭煩或想換口味的時候,工作不如意了也還可以換,但生物就只能背負著「いきものがかり」的一切。
以前從沒有想像過的,如今卻開始無法停止想像,聖惠、山下君和團長大人也或許希望能夠在「いきものがかり」之外尋找自己人生另外的樂趣或可能性,嘗試與發掘未曾體驗過的世界吧。

將「いきものがかり」作為自己的歸宿,以此為原點進行各自的活動,或許是生物所能想到作到的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了。

雖然,想到可能在一整年的音番中看不到生物的身影,還有不能期待演唱會的影像實況收錄...等等的事情會讓人感到挺寂寞的,但作為歌迷還是只能相信並等待他們回歸「いきものがかり」的一天...
只要生物不解散,三年、五年、甚至十年我都可以等,當然我是真不希望生物讓我等這麼久,只是具有這樣的決心而已。

只是儘管對自己的決心有信心,但說了這麼多,我覺得還是很難將難過的情緒完整地釋懷。
這是一直喜歡了八年的樂團呢...雖然這幾年沒什麼提到你們了,也總對新歌抱有不太滿意的意識,但我還是很喜歡很喜歡生物,是所有歌手團體中最喜歡的,而且今年才在台北的華納威秀參加了兩場他們的十周年演唱會直播啊...我還正在期待著這第二回的直播會否是生物來台灣開唱的前奏準備呢...還正幻想著以後的十五周年、二十周年的開唱形式啊...

我還沒有等到你們來,怎麼就放牧了...
我還沒有去日本聽你們的演唱,怎麼就放牧了...

什麼都沒有等到,啥都沒有作到,作為一個生物飯,我覺得自己完全沒留下一些可供紀念的特別回憶啊...

我能了解,也可以說得開,但心情就是沒辦法放得開,還是太難接受,難受到了極點,就這樣吧,該說的該解釋的我覺得自己都寫出來了,其他文字無法傳達的,就只剩下那自己需要時間來撫平的悵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yon 的頭像
akiyon

日不落,夜不息 ( 半荒廢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橘子
  • 團體到後來常常會有這樣的問題,我自己最近也有這樣的感觸 : 我自己沒有到很瘋韓流,但是幾個之前蠻欣賞少數的女團在出道快十年的ˋ時候都決定解散,雖然說韓國的偶像團體的經營與否跟經紀公司也有很大的干係,但是參與他們之前的盛,對比他們現的衰,還是有非常多的感嘆。
    如果說到華語樂壇也是吧,我覺得像是蘇打綠這樣可以好好地休團養精蓄銳,以為下次做出更棒的作品做準備是很好的,像是五月天我就覺得有點可惜,原本也是地下樂團,但是後來因為越來越為了符合市場口味,變得不再那麼搖滾了。以前很喜歡的南拳媽媽最後也消失了,裡面的主唱lara後來單飛加入周杰倫旗下的經紀公司,也開始唱起大眾化的歌曲。
    所以說,團體的經營真的還蠻難的吧,要如何在自己有失事感的空間創作、又要不餓肚子、又要不迷失、同時也要跟自己的夥伴合作愉快,我想對生物而言,尤其在之後生物的知名度整個大開之後,要如何經營自己更是一個值得深思的課題。所以也許讓他們稍微喘口氣,是不錯的,雖然我也覺得各自活動的放牧宣言也不是一個最讓觀眾開心的答案啦,但是再怎麼樣總比解散好,解散是真的就是句點了呢
  • 嗯,人多就是複雜,樂團啊團體啊的結局很多都是解散,國外也很多這種例子,但我幾乎沒有喜歡過樂團和團體,大多都是歌手,所以沒有這種心情經驗。
    其實剛喜歡上生物就有設想過這種情況,但粉絲都是這樣的,有想過但不會再想下去,或者說總會以為自己喜歡的可以是例外
    說真的,誠如橘子所言;各自活動的放牧總比解散好,因為有時沒解散卻休止活動,也不知何時要復出,至少現在這種狀況,我還看得到他們仍然活動著 ....

    啊,蘇打綠確實算是台灣少見的樂團運作的好的情況,感覺上他們的歌曲一直維持著自己的特色,沒有刻意的討好,而且唱片公司和經紀公司也還算全力支持,歌迷也願意等待。

    其實我一直沒有很喜歡五月天呢 ... 不過很喜歡他們第一張專輯裡的<瘋狂世界>這首歌,僅此而已,所以沒什麼接觸關於他們的消息,大多都是大新聞才會知道,印象最深的新聞九成都是演唱會票秒殺且很難買,不過橘子說的這些,我也曾聽很多人說過,像是不再搖滾和漸趨大眾等等的說法,但就如橘子所言,團體的經營很難,我想五月天能在華語歌壇存在如此地久,一定也和經營者溝通了很多,而在歌曲的理念上也有些折衝 ...

    以前香港的傳奇樂團BEYOND也是,當他們漸漸走紅時,很多原歌迷也認為BEYOND開始拍戲、上綜藝節目和唱大眾化的芭樂歌是向市場妥協,BEYOND也向歌迷坦承了;必須先紅,先打開市場才能慢慢作回自己,但是就在他們紅了,開始慢慢作回自己的時候,家駒走了,BEYOND就此殞落了 ... 在這種市場的課題上,從BEYOND在到現在橘子敘述的五月天,其實我也真不知道到底什麼才是對的,這個世界好像沒有辦法獲得雙贏的局面呢

    我以前也很喜歡南拳媽媽呢,不過我是從LARA和張傑加入了以後才開始喜歡,那時覺得彈頭的聲音和LARA真是絕配,雖然很多人覺得LARA在南拳裡是被埋沒,可我卻覺得LARA還在時的南拳才是真的最棒的組合。
    可是我現在也不知道南拳去哪了呢 ... 若不是橘子提起,我快忘記自己喜歡過南拳媽媽了

    akiyon 於 2017/02/01 23:44 回覆

  • 澎澎
  • 發表放牧宣言後至今一個多月, 幾次出門在車上播放他們的歌,聽得都想掉淚(真的不誇張T___T), 但似乎也只能慢慢接受...
    前幾天團長水野當爸爸的消息出來(總算!2013年結婚, 我都在想怎麼這麼靜悄悄...), 也才驚覺, 是啊!!他們出道至今一直都很拚命, 也因此錯過很多他們人生中, 可能是一般人應該享受的體驗, 休息一年半載也好~
    只是想, 如果之後真的要到解散這個地步的話, 可不可以至少來場海外(台灣, 香港)演唱會啊~~~(就當作是來撈錢也無妨, 來吧!!)

    又, 在網路上看到一個NHK製的吉岡聖惠紀錄片, 我覺得很有意思:
    いきものがかり吉岡聖恵ポートレイト[NHKBSプレミアム] 161202
    推薦你找來看看~

    春節年假也結束好一陣子了, Aki一切好嗎?
    祝福你新的一年平安開心~ :)
  • 嗯,我也是啊 T T,就連路過偶然聽到也會覺得難以自己 > <
    已經放牧了,所以也只能調適心情來接受,接下來就是等待他們的再次合體,希望這段時間不會太漫長。

    是耶~~我也是看到消息時才想起團長結婚好幾年了呢,或者團長也想多點時間給家人和孩子吧,所以想想;其他兩位應該也有其他想作的事也不一定,休息一段時間也是好,身為歌迷,是該給他們餘裕作為再出發的蓄電。

    如果;真的像澎澎所說的這樣,就算是來台開唱撈最後一票我也甘心被賺,喜歡上樂團團體是早該有可能解散的覺悟,雖然事到臨頭絕不可能灑脫,所以為了慰藉那無法灑脫的不甘心,我會非常願意在那個最後他們仍然存在的時刻留下回憶來作為見證

    澎澎說的紀錄片我以前有看過,紅白之前的事了 ... 那時候尚未放牧,現在看感覺更加感慨 ... T T,是說以前看的是無字幕版,剛剛再搜了一遍竟然看到有作字幕版,澎澎看的也有字幕嗎: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574881/

    謝謝澎澎,我一切都還行,就是放假完再工作有點倦怠了 XD
    也祝澎澎妳新的一年平安開心 ^ ^

    akiyon 於 2017/02/15 00:0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