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山崎豐子 -- 不沉的太陽 01山崎豐子 -- 不沉的太陽 02山崎豐子 -- 不沉的太陽 03

作者:山崎豐子
書名:「沉まぬ太陽」(不沉的太陽)
分集:非洲篇
   御巢鷹山篇
   會長室篇
出版:皇冠文化出版
劇情:描寫了日本航空史上最重大的空難事件、還有國營航空公司內部的黑幕醜聞
   這場空難是人禍~慘烈的人禍而不是意外
   書中試圖告訴讀者,意外不是偶然的,一個漠視員工福利,剝削消費者權益的企業,
   
在那樣的可怕反噬後,會是多麼樣恐怖的災難
   
日本原書是這樣分的;非洲篇上下、御巢鷹山篇、會長室篇上下,共五本
台灣出版則把非洲和會長室的上下一起合併了,所以變成三本,看起來御巢鷹山篇顯得特別薄...冏

我是在日劇「華麗一族」認識山崎豐子的,她是這部小說的原作者。
雖說「華麗一族」的戲劇版本一定在改編後有和原作呈現一定的出入,但在看完整部日劇後,我深深地被這位大師刻畫細膩的人性和權謀拉鋸有了強烈的印象。
後來就在那樣意想不到的某一天…

與朋友約在書店碰面的我看到了架上這部;山崎豐子終於被翻譯成中文版本的、新上架的小說「不沉的太陽」
想起了在戰後曾有一個名詞形容日本經濟國力突飛猛進的名詞叫「旭日東昇」,雖說這是完全不相干的兩件事,我卻這樣想了;這部小說中山崎豐子是不是又用了她一貫的批判口吻來寫某件如「華麗一族」般的真人實事?
所以我捧起了這本書來看了一下
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終於在幾天後狠心把這三本一部的小說敗回家看個過癮了

 

非洲篇

恩地元是本書的主角,這本小說也寫了他在航空公司的職涯,從帶領工會抗議勞資不平等和捍衛飛安;到被抹紅派駐到巴基斯坦的喀拉蚩、伊朗的德黑蘭、非洲的奈洛比,整整十年的駐外生涯,其實就跟古時候被流刑流放的犯人一樣,在嚴苛的地方生存,接受著總公司的懲罰

一切都是因為擔任工會委員長時期與公司的對抗,國營的國民航空內舊貴族和一般員工的不平等待遇、還有極不對等的勞資關係與過時勞動是;恩地元非常不以為然的地方,當然在還沒擔任工會委員長時的恩地元,對於這種不平等現象只敢發發牢騷而已,過去曾在學生時代進行街頭運動的他不想再讓母親和關心自己的親人擔心,所以他只想不受注意地在國民航空做到老死而已
但是被前任公會會長趕鴨子上架提名之後,原本不情願的恩地元在與好朋友行天的對談後,決定接下這個職務,爭取員工權益,也漂亮地在幾場談判會談中爭取到了年終獎金的爭加,勞動時數的縮減
恩地元認為在什麼職務做什麼事,當工會的委員長替員工爭取福利,那是他憑著良心和為了飛安的考量所做的抗爭,只要第一線的員工因為薪資與超時工作導致心有不滿或影響身體健康,對於飛行的安全有絕對的影響,可是恩地元卻沒想到;這樣的作為冒犯了國民航空的既得利益者,也決定他十年的流放生涯

我佩服恩地元的勇氣,敢提出質疑與挑戰,可是不能不說他太天真了點,國營的國民航空本來就跟一般民營財團法人是不同的,官股的比重過多,長官都是官派的,可以說它的既得利益集團不是就只有檯面上包括的這些人而已,後面等於有著政府黑手操作的影子
恩地元不只是對抗一間普通的公司制度而已,其實他面對的是整個國家
所以才會說恩地元天真,或許他覺得在位謀其事,當工會委員長作委員長該做的,相信公司會分開看待,卻沒想到從此被貼上反動份子的標籤,雖然後來卸任了,國民航空卻絕對不會放過他

在喀拉蚩和德黑蘭,這種相對日本來說是不算文明的地方,衛生、飲食的習慣大相逕庭,通常很少有人能忍受這樣的環境,可是恩地元卻還是忍耐了下來,從喀拉蚩到德黑蘭的這四年間,恩地元一直深信再派駐兩年就可以回到日本,因為這樣的希冀,所以他忍受著,做著與家人團聚的美夢,可惜的是結束了喀拉蚩的派外後,又再度被轉派至德黑蘭,就算在德黑蘭時,恩地元還是痴痴地等著回日本的命令,但是在兩年後他看到了轉任南非奈洛比的人事命令,終於明白了;自己已經在公司內會被當成永遠的反動份子來對待,死心地轉向奈洛比赴任,不再想著有一天能回到日本
比起跟國民航空談判時期的恩地元,其實我更欽佩的是被流放時期的恩地元,在這樣困難的環境,家人又遠在日本,最初恩地元在派駐喀拉蚩時有把孩子和妻子帶來一起住的,可是隨著孩子的漸漸長大,恩地元也明白還是只能讓孩子回日本受教育,因此在到德黑蘭之後,恩地元的家人再也沒有在他的身邊,忍受著孤獨的滋味,恩地元卻一直都沒有向公司示弱,為的是堅持自己心中的正義與良心操守
有一句話謂:「富貴不能移、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這是大丈夫的典範,恩地元在日本敢帶領工會同仁與公司對抗,爭取權益,固然值得敬佩,但是在被流放到困難的環境,即使在現實的種種壓力下還是咬牙撐了過來,因為他知道如果認輸示弱了,就對不起還在日本奮鬥的夥伴,也對不起自己的堅持,因為那等於全盤否定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告訴大家我以前作的是錯的,拼著這口氣和自尊、更多的是不願意對不起自己的良心,所以他一路默默的忍耐住

只是這不代表恩地元沒有掙扎過,思鄉的情緒、渴望與家人的團聚心情,這樣的孤獨敲打著恩地元的心,可是每每當他想起自己所做過的一切和日本工會同仁的努力,就沒辦法放手
只能說在家人與理想自尊間;恩地元選擇了後者,但是這樣卻苦了他的家人,想想或許作為一個人,恩地元是成功的,清白不同流合污,而且有著高標準的道德勇氣
可是作為一個父親、一個丈夫、一個兒子,卻完全是失職的,母親的久病與死亡恩地元都不能全程參與並且守護,孩子在成長時不能給予父愛,還有忍受寂寞的妻子,恩地元沒有辦法同時扮演好兩個角色,在駐外的這些日子,除了現實與環境帶給他的壓力,其餘的就是面對這樣的自責
恩地元做的,是對還是錯?身為一個讀者我很難去下判斷,站在理想的的崇高角度,恩地元值得尊敬,但是他的孤高與堅持讓一個家庭無法圓滿也是事實,雖說這一切緣起於國民航空裡的不平等報復與對待,但是很多時候恩地元都擁有選擇權,可是他最後還是選擇了現在這條道路

這四年在中、西亞的派駐並沒有讓恩地元被打倒,所以國民航空下了重藥,將恩地元轉派到非洲奈洛比,而且這一次將不再有所謂的兩年派駐條款,也就是恩地元也許無法再回日本任職了,這也是「非洲篇」的得名
我一直很疑惑;山崎豐子老師用了很多的篇幅與文字來敘述恩地元的打獵情況,我不解的是;如果想寫恩地元在奈洛比的辛苦與孤獨,為什麼不像寫喀拉蚩和德黑蘭一樣?著重在他面臨的衛生、飲食?反而一再地敘述恩地元打獵的全程情況,「非洲篇」的開篇就是以恩地元狩獵大象的過程為開始的
後來在恩地元的家人趁著放假,到奈洛比與恩地元見面後我終於恍然大悟,在妻子與孩子的眼中;因為多年的派外與奈洛比的生活,恩地元已經呈現與他們不同的面相,打獵放置滿室的野獸標本,還有妻子感受到恩地元身上的奇怪氣味,離開日本十年的恩地元已經不再像個「文明人」,反而像是遠離文明,在蠻荒地帶土生土長的「非文明人」,這是孤獨與寂寞啃噬下的結果,也是在良心與現實間拉扯的痛苦
而這些改變恩地元都沒有發現
對於妻子而言,溫文的恩地元舉起了獵槍,獵殺這些野生動物,還像是在炫耀似的把自己獵殺的動物做成標本放了一整個房間,這在她的理解範圍中,一定覺得丈夫因為孤獨而轉向狩獵與殺戮來發洩苦悶的情緒
但是我想山崎豐子老師之所以這麼盡力描寫這些場面,一定有她的用意在,是的,獵殺在我們的眼中看來是殘忍血腥的,恩地元卻在到了非洲後熱中於此項休閒活動,我想除了是發洩自己心中的苦悶外,還有的是與自然融為一體的感覺
在這樣的世界中,恩地元彷彿離開了人世的紛擾與算計,他的武器只有手中的獵槍,就像那些野獸,擁有的只是自己的牙和爪一般,恩地元是狩獵牠們沒錯,可是這是我們站在「人」的制高點去看的角度,其實在那樣的環境中,恩地元也是自然界的一份子,也有被獵殺的可能
文明是我們所稱道的一種觀念,很多時候我們很喜歡用「不文明」來批評許多錯誤的作為與觀念,可是從山崎豐子老師寫的這部「非洲篇」,我卻隱隱感受到她對所謂「文明」的嘲諷,搞鬥爭、玩心機與權謀卻恰恰是自認為最「文明」的人類社會,反而是看似蠻荒的野獸與自然,只存在著獵殺與被獵的單純食物鏈法則,埋伏與出擊只是天性,卻不像人類會為了那些利益彼此拉後腳和算計
恩地元慢慢地成為了非文明人,慢慢地與自然融為一體,他的妻子聞到的氣味,是殺了太多生物所出現的腥臭;還是,這本是自然世界的味道,卻被我們理解為難聞的氣味?
就在這樣的蠻荒中,恩地元慢慢地成為了遠離日本的人,就在他認為也許將終老非洲的時候,他的堅持與信任終於還是獲得了回報,在日本的工會夥伴幫恩地元平反,讓恩地元可以回到日本
長達十年的流放,恩地元終於可以踏上日本的土地,只是恩地元回到日本還會進行抗爭與理想嗎?我想也許是沒辦法的,這十年的流放雖然沒有擊倒恩地元,可是也讓他發現了國民航空內部的人事傾輒和官商勾結的嚴重,這種既得利益者形成的龐大集團根本不可能拔除,因為享有共同的利益,所以盤根錯節在一起,恩地元沒有倒下,可是那樣的熱情想必熄滅了不少、也徹底地冷了心

在「非洲篇」中,除了主角恩地元,最值得一談的是他的好朋友行天四郎
行天最初與恩地元同進退,擔任的是工會的副委員長,與恩地元一起發動罷工,可以說是恩地元十分信任的人
不同的是;比起恩地元的剛直,行天多了份柔軟
或許這是他們漸行漸遠的原因
行天與恩地元的分道揚鑣,最初還是因為國民航空的分化之故,在恩地元將被派往喀拉蚩時,行天也曾替他感到不平,可是在恩地元與當時國民航空的檜山社長長談過後,恩地元接受派外的命令前往了巴基斯坦,而行天卻是事後才知道,當時的他不能理解恩地元為何接受命令?不是說要抗爭到底?怎麼跟社長談過之後態度有所轉變,他在心境上認為遭到恩地元的背叛、質疑他與社長間是否有著私下談好的條件?當猜疑的情緒一旦出現,就慢慢有了距離
但是我覺得;即使最初是誤解,但應該他後面就可以發現恩地元是像被流放一樣的派往駐外,但是為什麼他沒辦法繼續和恩地元走在一起?
只能這樣想了;在與恩地元拆夥後的行天,靠著他柔軟的身段和善於協調的手段,慢慢地接近了權力與利益的核心,也發現了既得利益集團的果實滋味嘗起來是如此的美好,加上行天是國民航空分化工會的一枚重要的棋子,行天的高升對照工會成員的冷凍與不得志更是非常明顯的對比,具有重要的警示意味在
各取所得,魚幫水、水幫魚,行天得到了職位與名利,而國民航空龐大的利益集團不但獲得戰友,還有分化工會的樣板存在,是各取所需、利益兩沾的雙贏手段
行天走向腐敗了嗎?如果從真正中道與正直的角度說是如此沒錯,但也可以說;行天只是了解了如何生存,當眾人都是醜陋的時候,即使你是美麗的,孤高的美麗也會被醜陋的大眾說成是醜的,而要想和他們打成一片就是披上醜陋的外衣,變成與他們相同的大眾一份子

還有一個角色令我難忘,或許在整整三本小說中他的戲份不多,他是只出現過在「非洲篇」的國民航空社長檜山社長,在恩地元成為工會委員長之後,檜山社長一直是與恩地元在談判桌上的主要對手,是資方代表,恩地元的強硬風格,每每讓這位社長拂袖而去,不過我卻覺得他在國民航空的既得利益者中算是比較正直的,如同恩地元擔任工會委員長時,本著職業道德與良心提出了對勞方有利的權益,檜山社長也是如此,他只是本著資方的原則與恩地元談判,基本上我覺得檜山社長也只是在其位謀其事,並沒有公私不分與挾怨報復的心態
但是他仍然經手了讓恩地元派往喀拉蚩及轉任德黑蘭的人事命令
從他與恩地元的對談,以及兩次保證駐外期滿就調回恩地元的說法,我不覺得檜山社長是在假惺惺或是玩兩面手法
尤其是恩地元在得知自己又要被調任奈洛比時,回到日本想問檜山社長當初的承諾與保證何在?結果卻看到一個病重的老人躺在病床上,他抓著恩地元的手,說不出話來、不斷地流著眼淚,像是不停地在與恩地元說著道歉,這一段讓我很感慨,或許在這時恩地元才發現,原來國民航空內部的既得利益者如此地龐大,在共同利益的驅使,就算檜山社長想實現調回恩地元的承諾都沒有辦法,恩地元被這樣犧牲了,就連檜山社長也在公司內的內部調和下無法承受住這樣的壓力,這是很令人感慨的一幕,我們可以感受到這個內部既得利益集團竟然如此龐大,連社長都沒有辦法駕馭,像是失控的野獸
所以我對檜山社長的印象很深他只是這個集團在前面被驅使的馬前卒雖然名利雙收,但這樣的沉重壓力卻也壓得他油盡燈枯了...

 

御巢鷹山篇

因為「非洲篇」、「會長室篇」都是上下集合成一本出版,所以「御巢鷹山篇」顯得特別薄
可是;「御巢鷹山篇」卻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敘述,也是這部「不沉的太陽」靈魂所在

恩地元在「非洲篇」時擔任工會委員長不斷地強調;讓員工的生活無後顧之憂,消除不平等待遇,還有破除超時工作的不成文規定,使員工可以安心地進行飛行的各項工作,才能提升飛行的安全
但是一直忽視這些的國民航空,高層交相勾結的腐敗情形更甚,基層員工的權益不斷地被剝奪,透過「非洲篇」的鋪陳到「御巢鷹山篇」史無前例520人死亡的大空難,都在在說明了;一個事故的發生,尤其是像飛機這種滿載乘客在天空飛行的龐然巨物,一個小小的疏失都足以致禍,而這小小的疏失背後,隱藏著種種黑幕與更多的大意,層層堆積終於讓這樣的問題浮現
這不是意外,而是徹底的人禍
很諷刺地這場意外發生在國民航空三十五週年的時候,堂本社長意氣風發的「堂本體制」因為這場意外面臨了倒台的危機

從事故發生伊始,國民航空內的高層人員第一個想到的是保住位置、推諉責任,日本國內的救援調查互相扯後腿,自衛隊不願支援警視廳,運輸省與國營國民航空之間曖昧的糾結,我們會發現;原來生病的不是只有這間企業,因為它的國營、官派,使得整樁意外不單單追究的是單一財團法人,而是整個政府,連帶飛機的採買還能追溯至與美國波音的交互利益輸送...
不禁令人感到顫抖,這樁事故說是人禍;也能說是變相的謀殺,顢頇的政府與無能的企業,剝削員工、罔顧飛行安全,終於讓五百二十條人命就這樣葬送在御巢鷹山的上空,面對如此慘烈的意外,國民航空的既得利者卻只想著屁股底下的位置,將乘客的死想以撫卹金作為安撫,讓人想感慨;是否還有一點所謂「人道」的精神存在?

不過比起山崎豐子老師批判與直接寫出國民航空與政府勾結的腐敗這部「御巢鷹山篇」我是對於她詳細地寫出部份罹難者家屬的心情與悲傷更加有所感觸
正如同恩地元與其他輔導員在與家屬接觸時感受到的;死去的五百二十人不光光只是「數字」看到的那樣怵目驚心,也不單單是死去了五百二十人而已,這些人有家庭、有朋友、有孩子、有父母,並不是像我們看到的那樣的單純
說這場空難讓更多生者心碎,不只是死去的那些人生命消逝而已,也帶走了家屬親友的心,讓時間與傷痛同樣停留在這帶走摯愛之人生命的御巢鷹山
最難忘的正是那些受難者家屬;鍥而不捨地在已經無法辨識清楚的遺骸中搜尋自己家人的畫面,他們不敢奢望親人還活著,只希冀自己能夠尋回至親之人的任何一個部份,能夠有多少是多少,有的靈柩中只放著千辛萬苦尋回的一隻手、一隻腳,但即使如此都還算是幸福的,有的人已經連任何一部分都找不到,最後只能在御巢鷹山呼喚著深愛的親友,召回他們無法回家的魂魄
看到這邊會有一種很深很深的悲愁縈繞在心中,這沒有辦法說出「感同身受」這樣的話語,我想;不可能有人可以體會他們的感受,之前還鮮活地在面前出現的親人,突然就見不到面、說不到話,連想要再見最後一面、再摸著他們的手;都沒有辦法做到了,而在這像地獄般的御巢鷹山,滿地屍骸卻也還是找不到他們的完整模樣...
所以這些人只能在一起舔舐著傷口,哀哀地痛哭著這可怕的人禍,如果不是與他們有著相同的遭遇,不會理解這種深深的傷竟會是那麼樣的痛
那個受難著家屬扶著靈柩帶著亡者出殯的畫面、對著六十五具無法辨識身分的靈棺哭喊的畫面,令人哀戚難忘

在因仲裁成功回到日本國民航空總公司任職的恩地元,一直被架空成為「窗邊族」,在這場空難後,恩地元被轉派罹難者家屬的心理輔導員,已經走過抗爭、流放、歸國這些過程的恩地元早已對公司寒了心,只想好好地守著這份工作直到退休,第一線面臨受難者家屬的他,對於家屬的悲傷與憤怒、在懇切的長時間相處後有深刻的體會,這個空難是以前恩地元為了避免發生而積極去向公司抗爭與調解的;就像他所抱持的理念;不徹底解決公司的勞資問題與超時工作,對於飛安永遠是潛藏的最大威脅,沒想到這一天終於來臨,而且結果是如此的慘烈
看在過去堅持抗爭的恩地元眼中這會是多大的震撼?終於還是發生了不想發生的事,但是身為國民航空的一員,很悲哀地自己也有相當該背的責任也許是自己還是良心的一份子,可是現實中來說;卻還是屬於國民航空共犯結構的其中一環
對於一個良心與良知還沒泯滅的人,這毋寧是更痛苦的事情

山崎豐子老師在「不沉的太陽」後記中特別提到了「御巢鷹山篇」最後那個令人難忘的場景;那個堅持不拿補償金,獨自走向四國展開訪靈之旅的人持著法杖,開始他尋訪靈山拜廟的行程
恩地元從他身上看了什麼呢?
是從他身上看到了一個放棄這個世界的人嗎?,他的兒子在這場空難中被奪走了生命,對他而言;再多的補償金也換不回兒子的一刻生命,那麼,當生存的意義已經失去,那麼這個世界對他而言又是什麼?他又有什麼存在的意義?所以拿起了法杖,邁開腳步尋山拜廟,當接近亡魂的時候,相同的環境或許;感覺離另外一個世界的親人是如此的近

 

會長室篇

國民航空御巢鷹山空難震驚日本朝野,首相利根川決定要改組國民航空,這就是「會長室篇」的主要內容,國民航空的改組與未來;是不是這間半官半民的財團法人可以掙脫以往官商勾結、利益至上的沉重枷鎖,真的徹底革除弊端浴火重生?
老實說;看了前兩部「非洲篇」、「御巢鷹山篇」會對國民航空內部的黑霧和腐敗感到沉重,不過看到「會長室篇」會感到精神一振,被利根川首相點名而進行國民航空改革改組的國見正之是可以期待的人,有著與恩地元一樣的正直,還有柔軟悲憫的人道關懷主義,他主導了新的體制,新增「會長室」這個機關,自己出任會長,再輔以社長與副社長形成「三頭馬車」制度,然後積極與國民航空眾多工會協商討論合併,還有與維修技師一起觀察飛機的維安狀況
最重要的是;他相信了恩地元的人格、肯定恩地元的能力,將恩地元延攬進會長室作為幕僚

我是很喜歡國見會長這個角色的,他有著悲天憫人的人道心腸,還有著強烈的理想性;自從投入國民航空改組後,他就一直在想辦法為國民航空的改革做努力,因為他不想讓御巢鷹山的悲劇再一次發生,所以孜孜不倦地投入改組的工作,而且甚至沒拿過國民航空的給薪
所以在「會長室篇」的前面我真的對他抱有很大的期待,看著他召集國民航空內的公會一起坐下來談合併事宜、看著他積極地成立機師專屬維修制度,非常能感受到他的用心
我一直在想;如果「非洲篇」裏,恩地元在成為工會委員長時,當時如果已經是由國見會長主持大局,是不是結果就不一樣呢?國見會長不畏權勢也不怕流言,更不會汲汲於自身的利益,只要是認定對的事情就會勇往直前,要是當時恩地元就已經能夠與國見會長一起改革國民航空,也許國民航空還來得及不讓根基腐化、不讓體制敗壞
那麼;是不是御巢鷹山的悲劇就能夠避免了呢?
就是會有這樣的想法,才會更覺得可惜,歷史是沒有如果的,可是這場慘烈的人禍,並不是不能避免的;然而就因為長期以來公司內部剝削基層員工的薪資福利制度、強迫超時工作、放任工會惡鬥,這些事情大大降低了飛航的安全,而使得這樣的慘劇發生
國見會長入主了國民航空之後,讓我看到了一絲的希望

可是面對改革,舊有勢力與原本的既得利益者反撲也會更加的激烈,國見會長滿懷著熱情來到國民航空,堅信自己是為了國家而做出的改革,可是卻沒有辦法如他所願
原本以為利根川首相會無條件支持,可是並非如此
而三頭馬車制度中的海野社長與三成副社長也並沒有如同他們表面所說的;尊重國見會長,並且支持
更不用說行天與其他新生勞組工會的成員們,表面應承,私底下卻猛扯後腿

我想起「會長室篇」中一段很有意思的情節;有人這樣對國見會長警告:「國民航空是已經癌症末期的病人」,再好的醫生都沒辦法用手術刀治好癌末的病人,而國民航空被比喻為癌末,是非常令人難以想像的腐敗,也就是任何的努力都沒有辦法改變這樣的情況嗎?

從「會長室篇」會看到更多算計與心機,利根川首相授命國見會長改組事宜,其實是想拉攏國見會長,想借用他的力量整合國民航空,成為自己在政治上的一大助力
但是當他發現國見會長是真心投入改組的工作,甚至國民航空的給薪一毛不取時,首相開始感覺到了不妥與棘手,因為他沒想到國見會長會是這麼樣一個理想道德高標準的人道主義者,無所求的人才是最難對付的,因為無所求,所以沒辦法用任何事物來滿足他,也註定了無法成為一起同行的人
所以政治是很現實的,當首相發現國會長不是他能控制並運用的籌碼,那還有無條件支持的理由嗎?加上國民航空內部反國見的呼聲越來越高,甚至動用政治與媒體的力量動搖國見會長的人格與正當性,繼續支持國見,反而會讓自己身為首相的支持度下降,沒有理由做這樣的賠本生意
原本就不是站在單純的出發點,但是一句「為了國家」讓國見會長相信首相的用心,其實,從最初首相提出的改組就是站在自己政治利益上的考量,一旦國見會長沒有辦法符合他的政治利益,那就只有被犧牲的份

面對如此巨大的反撲國見會長也寒了心,他終於能理解那句「國民航空是已經癌症末期的病人」的意思,他知道自己已經是沒有辦法憾動這隻龐大的怪獸,因此引咎辭職,會長室體制也走入了歷史,看到這裡會想起「非洲篇」中恩地元以工會委員長之姿與國民航空展開勞資對談的敘述,最終奮戰的恩地元還是遭到被公司流放外地的命運,國見會長還有關西紡織能回去,比起恩地元,不知好了幾倍
但是國見會長的辭職,也讓恩地元再度得到被流放的惡運,這些既得利益者原本就視當初帶頭罷工抗爭為眼中釘,結果恩地元竟然在國見會長體制下被重用?這對於他們而言是多大的痛啊?所以既然國見會長走了,恩地元自然會成為被修理的目標,而且是再一次地被流放到了南非的奈洛比
在最後的「會長室篇」中,山崎豐子老師寫了一段恩地元去紐約動物園看到的情景;著名的鏡子房,映照出自己的長相,旁邊則寫著:「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動物」,這句話讓恩地元悚然而驚,他一定想起自己本著良知與熱誠想要爭取勞資平等、改善飛安,可是卻被抹紅流放到外地不能歸國,比起野獸只是為了生存、弱肉強食的競爭,為了利益可以罔顧人道與性命的人類,是不是的確不愧為最危險的動物?

是不是故事的最後;還是令人感慨的什麼都沒改變?
我很喜歡山崎豐子老師最後的處理
什麼都沒改變嗎?
不~
在國見會長的努力下;
雖然工會沒有成功的合併,但至少拔除了操縱新生勞組工會的「岩合天皇」
成立了飛機專屬維修機師,機師有專屬維修的飛機,熟悉度提升後,對於飛安更有保障
揭發內部官商勾結的賄賂與利益輸送的真相,行天等人遭到收押偵訊

或許~國民航空腐敗依舊,但是很多事情還是有微妙些小的改變,國民航空內不是沒有人擁有良知,只是需要站出來,如恩地元、如河田室長,他們都是具有良知的人,只是在這樣的黑霧中被埋沒了
我這麼想;並不是什麼都沒有改變,只是改變的太少,感受不到大破大立、撥雲見日的暢快,可是絕對不能忘記恩地元等人的奮戰,為了這些微小的改變、為了這小小的一步,他們花費很大的勇氣,用了很多的力氣才做到、才跨了過去,即使只是小小的向上提升,也該要為他們喝采,因為;沒有他們,連這點小小的提升都看不到

再一次被流放的恩地元,心境沒有像最初時那樣的抑鬱與不平,相反的;再度面臨這樣鬥爭與算計的環境後,他突然想念起昔日生活過的非洲大草原和那遠眺美麗依舊的吉力馬札羅山
自然世界與生長於種環境下的生物;是真實的、不帶欺騙的,恩地元想起了,最初自己在被流放到奈洛比時,滿心的委屈與忿忿都是因為非洲野性的大地撫平了他的心
在那樣的環境沒有算計與鬥爭,也不會需要與太多「最危險的動物」們奮力的打交道,只要和自然融為一體,也讓自己成為這裡的一份子就好了
在會長室的鬥爭與傷害,恩地元再次需要大地來撫慰自己

很喜歡這個故事最後的那一幕;恩地元坐在飛機上,等著它帶著自己到達奈洛比;遠方的太陽冉冉地升起,是帶來溫暖與希望的--不沉的太陽
我曾有一種感覺,「不沉的太陽」是不是在形容某種定律?一種無法打破的現實,恩地元等人努力地想改變公司腐敗的體制統治,卻依然無功,是不是像日日升起的太陽一樣,這種現實是一種規律,如何地去改變,會像日出日落一樣,你沒辦法叫太陽一天不西沉、一天不東升
可是我看到最後這一幕恍然大悟,山崎豐子老師還是試圖在述說一種希望;黑暗總有一天會過去,即使太陽西沉,不代表它真的消失了,他只是從你眼前不見,其實跑到你看不見的地方,該東昇的時候,太陽依舊會出現在你的面前,正如同恩地元等人看似進行了一場沒有結果的失敗戰役,可是他們的奮戰最終還是改變了一點點的現實,並不是什麼都沒做到,也不是沒有什麼事都是不能期望的
太陽還是會升起的,不要忘了那溫暖與希望,帶著期待的心,注視著「不沉的太陽」

 

最後的感想

「不沉的太陽」這是在三月多時就看完的小說,我一直很想把看完這套書的感想寫出一個短短的心得可是我沒想到一寫就越寫越長,唉~~

山崎豐子老師在這套書想強調的是;航空公司是載負著人命的特殊企業,有國家政治的操作與一般民間企業的特性,當然很難避免官商的勾結與利益剝削,可是絕對不能忘記自己是背負著這麼多人命在航行的事實,當忘記了這些只看到利益,那麼,不但會讓人命喪失,也會讓更多家庭破碎

看著這一部「不沉的太陽」,雖然醜惡的算計與鬥爭讓人心寒,但我真正最喜歡的還是中篇的「御巢鷹山篇」,尤其是;看著家屬的哭喊、看著他們一具具棺材地辨認著自己摯愛的親人、看著他們在頭七和招引亡魂時對著天空吶喊著親人的名字,彷彿希望那些聲音與悲傷的情緒能傳達到九泉之下……
那是個會讓人感到悲傷與辛酸的場景描述
會有這樣的感覺;從文字的敘述中親自體現到「死亡」帶來的悲傷,足以壓倒情緒的、沉重的悲痛力量

比起那些鬥爭,我其實對於這樣的描述是比較感慨的,那樣的空難,究竟造成了多少顆破碎的心呢?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Roy
  • <p>如果像蘇西的世界那樣,加入類似第一人稱的獨白來表現會不會比較細膩?</p>
    <p>我也覺得影視化比較難看懂(關於種種機構的內部運作和人物關係甚麼的)。。。其實小說解說得比較詳細也不是很容易看懂,須要多看幾遍</p>
    [版主回覆09/19/2011 21:08:24]<p>嗯 ... 不過這樣的話,可能就會加強了主角部分的劇情描述,但旁支的會更模糊吧?畢竟山崎豐子的結構很大,第一人稱雖然有助於明白主角的想法,但又會流於主觀。<br>蘇西的世界,原本小說就是第一人稱的自述,所以用這種方法拍成電影還成。</p>
    <p>嗯 ... 我覺得山崎的書很多部份很專業,有時如果對她寫的職業或背景沒興趣,就會覺得枯燥而且不好看懂。<br>不沉的太陽還好,像不毛地帶裡的商場競爭我就覺得看得有些辛苦不好懂。</p>
  • Roy
  • <p>偶也有聽說,好像是冬季日劇。。。</p>
    <p>挺期待影視化,不過日劇好像挺喜歡搞美化男主,偶希望別太過美化男主和三木的關係(比如說改成三木沒有丈夫甚麼的)小說已經夠美化了</p>
    [版主回覆09/04/2011 22:21:23]<p>是日劇嗎?那是我記錯了吧。<br>美化很難免了,說不定還會給予什麼正當的理由合理化 ...</p>
    <p>其實覺得山崎的書題材很適合影像化,但卻很難拍好,因為山崎寫的太細膩,影像怎麼也沒辦法做到這一點。<br>但是又很討厭旁白不斷地在旁邊補述,總覺得多了旁白感覺又像是不對了。</p>
    <p>剛剛電視剛好在播不沉的太陽,看了大概半小時覺得不是很好看,所以我就沒看下去了,電影是把時間打散,然後用交叉組合的方式來演,覺得如果沒看過原作,可能會有點亂。</p>
  • Roy
  • 前陣子看了渡邊謙的同名改編電影。。。不過有些地方看不懂,大概電影篇幅有限刪了太多東西
    [版主回覆09/03/2011 22:32:07]<p>嗯 ~~ 這部電影我記得在日本拿了不少獎,但我還沒看過。</p>
    <p>命運之人也要拍成電影了。</p>
  • 沒未來的社會苦力
  • <p>好書難尋~難得樓主推薦.我也是感觸良多!</p>
    <p>生命的美好和脆弱總是讓人遍嚐喜怒哀樂.</p>
    <p>望大家珍惜身邊的所有一切.還有與他們相處的時光<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gif"/></p>
    [版主回覆02/28/2009 19:31:34]<font color="#111111">這本書真的很好看啊<br>非常地讓人有所省思</font>
  • Sai
  • 今天我去了紀伊國屋,看到了你說的這本“不沉的太陽”。感覺好想一整套買回家,不過家裏還有好多沒有讀完的書,所以就放棄了。看了你這篇文章的開頭和總結,感覺好像蠻有趣的,不過不知道這三本有沒有關聯?不好意思因爲我不想知道劇情所以我跳過了那三個小說部分的感想,所以可能有漏看吧!XD
    [版主回覆02/21/2009 23:31:51]<p><font color="#111111">三本書是有關聯的喔,依時間先後敘述的故事,只是內容很龐大,所以分了三本而已</font></p>
    <p><font color="#111111">我倒是還好,現在書越看越少了,家裡擺著的書都翻了好幾遍了,這一部小說是我目前最後看完的小說,其實還有很多書想買回來看,就是沒錢啊~~</font></p>
  • 永.好戲上場
  • 首先挑幾個錯字<br><span style="color:rgb(0, 0, 0);">非洲篇第五段:</span><font style="color:rgb(0, 0, 0);" color="#033d21">母親的九「並」 病<br>非洲篇第八段:</font><font style="color:rgb(0, 0, 0);" color="#033d21">竟然「俗」此龐大 如<br>會長室第四段:</font><font color="#033d3d"><span style="color:rgb(0, 0, 0);">會長「是」體制也走入了歷史 室<br><span style="color:rgb(0, 0, 0);"><br>引人入勝,我想這篇文章的歸屬就是放在原著開頭當推薦序<br></span></span></font>
    [版主回覆05/04/2008 18:10:26]<p><font color="#111111">哈哈~打錯字的習慣總是改不過來(汗),謝謝你的指正喔</font></p>
    <p><font color="#111111">....................<br>別開玩笑了...........我算什麼咖啊,放在原著前面當推薦序文,看到會被笑死的</font></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