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政治小說,嚴格來說,應該說是一篇長篇的政治預言~

作者: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1903 ~ 1946)

本名里埃里克.亞瑟.布萊爾( Eric Arthur Blair ),喬治‧歐威爾( George Orwell )是筆名,英國人,出生於西元1903年的印度,那個時候的印度是英國的殖民地,當時的埃里克.亞瑟.布萊爾雖然是英國人,但是比起在印度的許多英國家庭,只能算是中產階級裡的中下家庭,因此受盡富家子弟的歧視與欺負

也正因為如此,他對於英國人欺壓殖民地印度的行為能夠感同身受,也相當程度地影響了他日後作品的思維,後來埃里克.亞瑟.布萊爾先生成年後考取公職身分,到殖民地緬甸去當警察,更強烈地目擊了殖民地人民的不平等待遇,也加深了他對帝國主義的反感

後來埃里克.亞瑟.布萊爾先生辭去公職,寫了「絞刑」、「緬甸歲月」和「獵象記」這些書,書中對於帝國主義強烈地批判,也對英國人壓榨殖民地勞力的行為做深深的懺悔

埃里克.亞瑟.布萊爾後來在「巴黎倫敦落魄記」中正式使用了喬治.歐威爾這個筆名,他的作品除了對帝國主義有著濃厚的批判主義和諷刺,還有對用勞力工作的大眾勞工深深的同情,他曾說:「他們才是真正的英國人」,從代表作「動物農莊」就看得出,他把辛苦工作的馬、雞、豬比擬為成日辛勤工作的勞工,他們是為社會付出最多的人,卻是生活最辛苦的人

 

大概的劇情

所有農莊的動物聚集在農舍內,圍著一隻趴著的老豬,老豬名叫「上校」,他在昨天跟所有農莊內的動物說,他做了一個美夢,一個想向大家分享的美夢

上校是農莊內最聰明的動物,大家平日就常聽他的教誨,因此在這個時候都聚集了

上校說了
人類是世界上最無能的生物,力氣不大不能耕田,不能製造足夠的食物來養活自己,卻是所有動物的主子,奴役動物為他們工作,牛的奶不能餵自己的孩子,卻拿來餵養人類,雞生的蛋不能作為後代的養育場所,卻要拿給人類賣錢,羊身上的皮毛不能給自己禦寒,卻披在人的身上

上校說到這裡語氣有些激動了
我們辛苦工作到不能動了,人類卻還是利用最後的價值,把我們送到屠宰場去換取最後的鈔票,為什麼我們不能用自己的勞力來為自己謀取生活的幸福?
要革命,要造反,要把人類趕出去
而我要說了,我做的夢,就是這個農莊裡再也不會看見人類了,是動物在這個農莊內自給自足,和樂融融

上校閉起了眼睛,輕輕地唱起歌來
這首歌叫做「英格蘭的動物」,我期盼這首歌的自由境界能真的出現

夜晚過去了,而上校在白天到來的時候安靜的走了

農莊裡面有三隻豬,他們是雪球、拿破崙、史奎爾,他們把上校的話在動物間宣傳,希望能激起化學反應

革命的時刻很快來到,豬領導著所有的動物,趕走了住在農莊內的人類,訂定了七誡,而聰明的豬成為了領導者,將農莊改名為「動物農莊」

革命成功了,但是動物農莊的故事這才開始

 

感想

其實不想寫太多劇情的介紹,動物農莊的故事是很短的,所以我才會說:「與其說是政治小說,不如說是政治寓言」如果把重要的都寫出來,其實看書必然地少了許多樂趣

會去接觸這本書,緣由在於一年前偶然看到商業周刊的編輯,對日前台灣黨派惡鬥而寫的文章中,引用了這一本書的部分內容

權力是毒牙,是有毒的蘋果,作家柏楊先生曾在《中國人史綱》中將贏政、李世民、愛新覺羅玄燁、劉邦、符堅評為中國五個傑出的大帝,而描述他們優點的其中一項就是「他們小心地運用自己的權力,避免被權力的毒牙腐蝕」
我不想在這裡討論柏楊先生對這五個人的看法是否正確,我想引用的是這個意思:權力絕對是可怕的,我想做的,不想要的,都能成真,只要擁有了權力

這是沒有辦法避免的,正如那句名言 ( 胡忠信先生愛用 ) :「權力使人腐化」,一旦知道好用,又怎會不用?

民主社會為了抑制肥大的君權,因此設議會,設責任內閣,修法來互相制約,但是有一點是不會變的,那就是掌握了權力,玩弄人民的意志

書中的拿破崙,最後趕跑了戰友雪球,獨攬了大權,憑藉的就是身邊的凶惡巨犬 ( 走狗? ) ,綿羊群眾的支持和史奎爾的宣傳,用來做現在的政治社會比擬,巨犬代表著警察、軍事和諜報調查,綿羊等同領導者洗腦的造勢民眾,史奎爾則是對媒體的鉗制

有一段很有趣的描述,每當拿破崙宣布有爭議的政策,動物們中或有疑慮者,綿羊的叫囂立刻淹沒了反對的聲音,然後隔天,史奎爾就會代表拿破崙,跟所有的動物解釋政策的用意,不期然的聯想到,台灣的在朝在野陣營有的時候根本不用說什麼,只要一句話出來,電視報紙的媒體馬上當天就替他們解釋,而分成兩派的民眾也會開始在私底下討論

政治需要宣傳,而有的時候,其實就是玩弄宣傳的藝術,讓民眾自己走到領導者想要他站到的位置,再來領導者可以修改法律,修改成便利自己的法律

從「動物農莊」一開始造反成功的七誡,也不斷地被修改,像是「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被改成「有些動物確實比較高等」「動物之間不可以互相殘殺」改成「動物之間不可無故自相殘殺」

看哪,這就是聰明的上位者,永遠懂得為自己解套,永遠對大眾說「下位者不可語上位」,這句至理名言真是標準的愚民之言,正如同一句最殘酷真實的話:「法律是懂法律的聰明人訂的」

然後,聰明的領導者,必須要知道如何在劣勢中轉移焦點,最好的方法就是宣傳假想敵,只要有可以打倒的目標,民眾的注意力就會被轉移,書中的拿破崙只要聲望受到質疑時,就開始氣急敗壞:「你們不懂,都是雪球幹的,他不甘心被趕走,跟人類聯合起來,都是雪球...」

在台灣...就是「都是阿共仔幹的,都是中國人...」

最後一定要提的經典場面是結局這一幕;拿破崙和史奎爾與隔壁的農莊主人在農舍中聚會,動物們透過窗子,看著穿著衣服的豬和人類一樣,打著牌、喝著酒,後來豬和人類好像因牌局有所爭執而吵了起來,動物們聽著豬和人類的爭執,聽起來雖然叫聲不同,可是卻那麼地相像,看著豬圓圓的臉也漸漸模糊,跟旁邊人的臉慢慢交雜在一起,也分不清了

反對者變成了他們當初最反對的樣子,還有比這更諷刺的事嗎?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