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一直很想看這部小說,原因在於白夜行;這個對我而言有著重大意義的作品。

坦白說;沒有白夜行我是不會認識東野先生,也不會想看「幻夜」的,到底是為什麼;「幻夜」會與白夜行有所牽連?這真的都要看了才知道,我很想看完這套書,但是實在都沒辦法,看得很慢,都是利用出外的時間在書店裡一頁一頁看完的,不過儘管花的時間很多,而且腿又站得很酸,但是我終於還是看完了…

東野圭吾 -- 幻夜

書名:げんや ( 幻夜 )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劉姿君
出版:獨步文化
   2008年12月02日

 

 

其實,如果沒有先讀過白夜行就直接讀「幻夜」,我想也沒有差別,同樣也能看完,因為「幻夜」和白夜行基本上不存在接續感,或者說;故事裡並沒有提到太多的相關聯結,不管是名字還是故事的背景,「幻夜」與白夜行都不盡相同

但是我能理解兩部作品被放在一起說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整個故事的行進是很相似的,也就是意念的延伸;白夜行的唐澤雪穗與桐原亮司,攜手並行在白天與黑夜之間;光與影的交錯著他們虛無的生存之路,而「幻夜」裡的新海美冬和水原雅也一樣是透過這樣的交叉合作,打造一個美麗殘酷的夢幻生命

貫穿這兩部作品的關鍵人物都是女性,標註這兩部作品的都是男性對女性的犧牲
所以它們被稱為「魔性之女二部曲」,雪穗與美冬的生存之道,華麗麗卻又血淋淋
這就是白夜行與「幻夜」的關連,作為一個讀者,我當然清楚兩者不盡相同,它們既有著相似的意念卻又截然不同

我以前曾聽過一段話,是形容白夜行與「幻夜」的,已經忘記在哪裡看到的,只記得是白夜行在台灣電視上放送、小說上市之後看到的一段話,似乎是這樣說的;
「『幻夜』是日劇版的白夜行,日劇版白夜行根本就是和『幻夜』一樣的視點與演法」

雖然這段話是聽說的,可能並不是真的,但是當我看完白夜行小說以後,我卻覺得這應該是沒錯的,因為看完白夜行小說以後就能發現;小說採用的手法與敘述,和日劇根本是兩回事,小說的筆法隱晦曖昧,很多地方留下的感覺其實在讀者看來會有好多種不同的感覺,但是日劇來說方向和大意卻一直是清楚明瞭的,這是戲劇與書本採用不同敘述方式產生的差異

所以就在那之後,我很想看看「幻夜」,看看這個與日劇白夜行;描述手法相同的另一個故事會是什麼?同樣的意念;又是否創造出的還一樣只是相同的作品?

 

 

新海美冬與唐澤雪穗 -- 燦爛而殘忍的生存之道


美冬與雪穗,就是這「魔性之女二部曲」的兩位角色,同為這種充滿致命魔力的人物,自然也很多相似之處,她們冷靜深沉,外表是如此溫文而且無害,但就像平靜的海面一般,看上去完全波濤平順,但是裡面暗潮洶湧卻難以查知,美冬與雪穗都擁有這種特質,態度優雅應對完美,但是這種太過漂亮的形象反而塑造了神祕的魔力,是一種引人深究沉溺的魅力

這就是她們的相同之處

而有所相同,也有很多相異,雪穗的人生與她的童年有極大的牽連在,這也是雪穗之所以如此深沉不著痕跡的關係,她的感受與情緒全都隱藏在沒有人能觸摸到的世界,所以會覺得摸不著這個女子,因為她一直沒有展現自己的真實面目,雪穗的神秘,是因為她想隱藏,所以神秘
但是美冬不是的,美冬從一開始和雅也認識以後,攤開在觀眾面前的她看起來是真實的,因為我們以為我們藉由雅也的眼睛看到的美冬就是真正的美冬,正像是日劇白夜行裡的雪穗一樣,她只有在亮司面前才會有真實的自己,「幻夜」的前段故事也能讓我們有這種錯覺;即使美冬在任何人面前都是戴上面具的,但相信在雅也的世界裡,她是真實而且無虛假的

但是故事到中段以後我們有可以發現;也許在雅也面前的美冬,也不是真實的美冬,或者;美冬在雅也面前還是有顯露本性的,只是很少很少~~
可是;假如連「很少很少」也是一種面具呢?

如果雪穗是「想隱藏,所以神秘」
那麼美冬就是「一直都隱藏著,所以神秘」

這是美冬異於雪穗的地方,我認為造成不同的一個原因;是來自於東野圭吾先生在這一部「魔性之女」系列,採用的不同視點所造成的差異感,像白夜行筆法述敘是如此地隱諱,雪穗與亮司的一切完全都是從旁人觀察所得知的,但是藉由笹垣的追蹤與拼湊,我們還是可以看見雪穗之所以選擇這樣黑暗道路的原因,雖說那是猜想與推理,但還是接近的,但是對於美冬,明明讀者清楚地看見這個女子,形象也清晰鮮明,但那些可能都是一場戲,精心設計並登場出演的一幕戲,完全不能理解這個女子,到底說的哪番才是真才是假?到底那些表情是實在的還是扮演的?

不同的敘述,也造成了不同的神秘感;魔性之女的神秘感
所以對我而言;這兩個角色是如此地近似,但給我的感覺是完全不同

像我對於雪穗還是會有些憐憫的,並不是同情與可憐,而是還能稍微地感同身受,明知她所做的很多事情是非常地壞,可是我難以責備卻也不能贊同,這也是我對白夜行故事的其中一點感受,說不出該怎麼形容,而這或多或少影響到我對雪穗的感覺,如果雪穗的人生不是以這樣的方式開始,那麼也不會用這樣的方式來走,是這個世界與社會對不起雪穗,讓小小年紀的她背負了這些黑色的情緒,而養成雪穗以陰暗的雙眼與心態來觀看自己的人生,這個世界以這樣的方式養大了雪穗,雪穗也以如此這般的手段回報這個世界

而美冬呢?
我沒辦法對美冬有這種複雜的感受,如果說雪穗的華麗生存是淒美悲哀的、美冬的華麗生存則是絢爛奪目的,在這樣的光芒底下,我們看不到美冬的過去,而只能看見她的現在,所以美冬到底是為什麼選擇這樣的方式?這個完全不能得知,沒辦法像了解雪穗一樣,了解美冬為何會有這麼強大的陰暗面?她和雪穗一樣是以不擇手段的方式向上爬,手段更加殘忍直接
在白夜行裡,笹垣曾經分析過;為什麼亮司與雪穗一再地採用相同的犯罪手法?原因在於「她們相信這樣的做法能夠奪走靈魂」,亮司與雪穗的靈魂就是這樣被奪走的,所以長大後的他們也選擇了相同的方式
美冬卻只是很簡單的算計,所以更加殘酷,所有擋在她利益面前的人,可以利用就盡量利用、用完了就毫不猶豫地丟棄,而所有可能探究到她真實層面的人一律通殺,我們看見的美冬不像雪穗有那麼複雜的一面,相較之下十分單純,就是利益而已,想要的要盡量掌握在手上,不管是使用了什麼方法

即使是與她一起奮戰的夥伴水原雅也,到最後也難逃被她利用完消失的命運,這也是讓我對於雪穗和美冬感覺分歧的原因之一
至少在我的想法裡;亮司和雪穗還是存在著愛情的,否則兩個人不會同樣在第三者面前都說了;
「我的人生,像走在夜晚裡,但是並不感到黑暗,因為有可以代替太陽的存在」
她們把彼此當作太陽,當作白夜中的陽光,他們之間有著相同的牽絆,長達十九年生死相依與依賴糾纏,也許他們之間真是互利共生、也許亮司的奉獻到最後的犧牲,相比雪穗之下,兩人的愛情並不均分平等,雪穗可能愛亮司沒有亮司愛雪穗來得深,但終究有愛的存在,也是這樣的羈絆才能如此強大,讓他們在白夜底下行走了這樣長的時間

可是美冬對於雅也卻沒有這樣的感覺存在,最多就是在一開始的阪神大地震時候,美冬目擊了雅也殺人的事實而替他加以隱瞞,並且展現了她過人的聰明取走了唯一的證物,雅也也是因為如此和美冬並肩而行,到東京開始新的生活
但這不是什麼羈絆,而只是一個把柄啊,而且從任何角度來說;美冬可以說掌握住雅也最脆弱的地方,但是雅也卻依然不了解美冬,兩人之間本來就不是平等的,對於美冬而言;殺人事件的目擊與隱瞞只是利用雅也的開始,而使計取走證物也是示好的一種表現,製造出站在同一條船上的錯覺,而讓雅也變成了自己手中的一個棋子

雅也為了美冬做了很多事情,因為他相信美冬所說的話,可是他錯了,他奉獻出一切而美冬接受了他所有的奉獻時,美冬得到了所有,而雅也是一無所有的,最後他成為美冬手中用完壞掉的棋子,變成美冬踩向天空的一道階梯

新海美冬太過理智太過冷靜…而且也太過無情,已經是可以用冷血沒人性來形容的女子,如果說;雪穗是拋卻了人性而行走在白夜中,那麼美冬是從一開始就沒有具備「人性」這樣東西

但即使如此;即使我對美冬有這樣強烈的反感,可是我並不討厭美冬,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樣的感覺,明明對於她的一切是如此地不能接受,但是卻無法討厭,或許,這真的是美冬所擁有的魅力,也是東野先生所塑造的魔性,雖然危險,但也更加吸引

我看完白夜行的小說以後,一直有一幕都讓我非常深刻;
就是故事的最後一段,亮司被笹垣發現以後,以手上的剪刀自戕身死,當笹垣問起雪穗時,雪穗面無表情地說;
「我不認識這個人」,然後轉身離去,身影化做一道朦朧的白影,沒有回頭
一直難忘的就是那句形容;
「她連一次都沒有回頭過」

而「幻夜」同樣有一幕令我忘不了
同樣也是最後一段,主角一樣也是美冬,背後的彩虹大橋霓虹燈光閃爍,映照著美冬的臉龐更有光采,面對丈夫秋村隆造的疑問,美冬說了;
「這真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夜晚,如夢似幻」,說完後露出了妖艷的笑容
這一段讓我看了心寒,卻也心動,那樣的笑容如此妖魅也如此可怕,如果「幻夜」以後真的有機會影像化,我實在很想看看;到底誰能演出這樣的笑容?能讓我覺得寒了背脊、卻也盪人心魄

 

 

水原雅也與桐原亮司 -- 截然不同的犧牲和救贖


雅也與亮司,在這兩部作品中同樣都是奉獻的一方,最後同樣也都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我覺得雅也比較近似日劇版白夜行的亮司,不像小說裡的亮司,小說裡的亮司個性陰沉寡言,對照雪穗就像是光和影,而日劇版的亮司個性就有些闇弱、逃避,雅也同樣是如此,最初的殺人事件,也是出於這樣下意識的躲避,躲避那一份叔叔的借款,而成了美冬利用他的契機

美冬常要雅也認為,她只有雅也可以信任,這也總讓我想起在日劇中雪穗對亮司說的;
「我只有亮而已了」
不幸的是;至少亮司遇到的是雪穗,雅也遇到的卻是美冬

就像我前面說的;雪穗與亮司還是存在愛情的,他們的起點是純真的,真的如果可以,打死他們也不願意走上行走在白夜裡的選擇,因為純真被剝奪,所以也失去了靈魂,雪穗的上升與亮司的墮落,其實是一種特意的距離拉開,亮司的奉獻存在於對雪穗的愛情,藉由如此的犧牲達到了救贖,因為他只知道這樣的愛,也只會這樣表達

雅也卻不是如此,雅也的犧牲並沒有獲得救贖,相反地是越來越痛苦,為了美冬她做了一切弄髒雙手的事情,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緣自於美冬一再強調的;「兩人的未來幸福」,但這樣的幸福印象卻越來越稀薄,在這樣的愛情裡,雅也被層層地剝奪,到最後連靈魂都沒有了、失去了、消失了

就像雅也自己說的;「妳也殺了人,妳殺了我,妳殺了我的靈魂」
活在美冬謊言裡的雅也,直到最後才終於驚覺;自己原來只是被利用的棋子,而且被利用的如此徹底,完全不成人形
於是雅也作了一把手槍,想要徹底的了結,但是在故事的最後,雅也還是沒有對美冬動手,而是把槍指向了一直追查美冬的加藤
結果是;所有得知美冬真面目的人都消失了,加藤也消失了,雅也也消失了

一開始很難理解為什麼雅也最後選擇這麼一條路,尤其當他已經做好一切但是在最後關頭卻又完全地放棄,後來想想;也許就是所謂的「性格決定了命運」吧?雅也不像美冬那樣是擁有極強開創性的性格,他本來就是屬於平凡性格的人,追求的是平凡的幸福,只是被美冬給帶著走了,這樣的人;原本對於人生與命運就是有些逆來順受的態度
如果雅也今天是像一般的薪水階級員工,像一般人一樣認識的是普通的女孩,那麼生活就算有所變化,他也能咬牙忍過來,因為這是種解決壓力的方式,但是他偏偏選擇了美冬,在步步接近美冬真面目的時候,他本來也因為如此感到悲哀與憤怒,所以想要與美冬一同走向毀滅的命運,只是在最後與美冬眼神交會的時候,他放棄了,當他發現原來自己一直活在虛幻的世界與愛情時,感到了完全的絕望

就像我後來所想的,雅也是那種沉默而且保守的人,他本來就不富有挑戰精神,只是因為相信著美冬所以陪著美冬一同開創未來,但是當發現那都是欺騙時,有激烈的反應是人之常情,不過真的面對事實時,他卻又接受了,因為既然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那又能怎樣?即使毀滅了美冬,自己的靈魂也早已經不存在了,早在被美冬欺騙時就已經不在了,不管怎麼說;美冬是永遠地背棄了雅也,不會回頭的背叛

雅也身入虛幻的世界,在接觸到現實之後,他最後也還是明白了;即使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卻也都是虛幻的

「為什麼呢?美冬--」
「為什麼要背叛我?為什麼殺了我的靈魂?是妳說我們沒有白天的,
 是妳說永遠都是黑夜的,是妳說我們要在夜裡活下去的」
「如果說那樣還算好,如果是真正的夜還算好,但妳卻連那都不願給我,
 妳所給我一切的一切,全是幻影」
這是雅也在死前的吶喊,一無所有的雅也,最後選擇了一無所有的、什麼也沒留下的就消失了

雅也說的話;也正是「幻夜」的其中一個意旨,白夜行與「幻夜」;說的都是一個雖實卻幻、似幻猶實的故事,真實的面目藏在沒人看見的部份,本應是白天的外在卻是虛幻的夜晚,原本該是黑暗的夜晚卻明亮如日
只是;白夜行的選擇是一種不得已、悲哀的無奈,「幻夜」卻不是如此,是美冬虛構了一個夜晚,把雅也放入其中,美冬其實完全沒有站在夜晚中,一直是讓雅也以為兩個人同樣行走在夜晚裡,但其實只有雅也而已,而且雅也本來並沒有屬於這個世界,可是美冬卻讓雅也逐漸屬於了這個世界

然後,我覺得;這也是白夜行與「幻夜」最大的相異
在白夜行的定義裡;兩個人並行於黑暗之中,但是因為把彼此作為太陽,所以儘管在黑夜中卻並不感覺黑暗,因為那夜晚已經有了太陽,比起白晝更加明亮
「幻夜」則不是如此,明明雅也並沒有行走在黑夜的理由,但是美冬為了自己的私慾而誘使雅也進入了自己虛構的夜晚,
「我們只能走在黑暗之中,即使周圍陽光耀眼,那也都是虛假的」,這是美冬曾對雅也說過的話
雅也誤以為美冬與自己一樣都是身處白夜的世界,但其實不是的,只有他一個人在這樣的世界,虛構的世界

所以,「幻夜」屬於雅也,但「幻夜」不屬於美冬

在故事的最後,明白了真實一切的雅也,灰心的他選擇擁抱這樣虛幻的真實死去,因為這一切雖然虛假、卻畢竟是他曾相信的真實
比起陽光,雅也還是寧願執著於「幻夜」,雖然那個地方毀滅了雅也的靈魂,但是他的靈魂也同樣寄託在這裡

我想;美冬比雅也自己更了解雅也,所以美冬敢這樣大膽地直接選擇背棄,完全不考慮雅也是否有可能反噬,因為她抓準了雅也軟弱認命的性格,知道即使雅也舉起了槍也扣不下板機,不管雅也選擇是自我了斷還是放下槍枝,我覺得美冬都有一套辦法解決的,而最後的結果可能也是在她預想之中最完美的結果,雅也不但開不下那一槍,甚至選擇死在自己的想像世界裡,還順便幫美冬殺掉了糾纏多時的刑警加藤

結果;比起亮司,雅也為美冬所做的一切更加徹底更加絕對,在雅也身上;完全看見了美冬魔性之美的最佳表現

 

 

行走在白夜之後,接續的是被虛構的「幻夜」?


白夜行與「幻夜」有可能是相連接的嗎?
其實東野先生並沒有明確地說;這兩部是有前後相連的

但也許是我想太多了吧?因為既然被並稱為二部曲,就很容易做比對與聯想

雖然東野先生沒有說得太清楚,但是這兩部作品就年代來說是可以接合的,白夜行的故事是1973年到1992年,「幻夜」是1995年到2000年

在年代吻合以後,其中最容易令人聯想的;是關於新海美冬這個人

美冬比雪穗更加神秘,而且更難以捉摸,像白夜行裡面,雪穗好歹還能讓我們看見她的童年,但美冬卻完全連這一面都沒有顯現,而且故事抽絲剝繭到了最後,也可以看到美冬其實是是由他人入替假冒的,一個不知名的女子捨棄了自己原有的一切,冒用了這個身份而成為了美冬

這個人是誰?

她連名字都沒有出現,只有在加藤和雅也追蹤抓到的僅有線索;說這個人是原本的美冬的老闆,而美冬之前工作的精品店叫「WHITE NIGHT」--「白夜」,這個老闆也是美冬崇拜的對象,她的年紀比真正的美冬大六七歲

如果我們這樣大膽一點想,這個不知名的女子是否就是雪穗?
年紀上來說;1973年雪穗是11歲,到1995年是33歲,也符合這個推算
而這個精品店的名字也太過巧合了,就叫做「WHITE NIGHT」--「白夜」
看在我的眼中,總覺得這是在暗示著什麼,也不自覺地往這聯想

我記得書中曾提到,「原本」的美冬非常崇拜這個女子,也就是她的老闆
「原本」的美冬曾如此形容這個她崇拜的女子;
「像郝思嘉一樣的女子」
故事快結束時,也提到了美冬不斷地去整形,說是為了要更接近心目中的完美形象,那麼;說的是說美冬開始讓自己整形成「原本」的美冬崇拜的模樣,也就是她的真實面目
美冬的丈夫秋村隆造懷疑美冬整形過很多次,而且覺得也許在認識她之前,她就曾動過了刀,是說;她先整容成另外一個樣子,然後在爬上頂端後再一次地讓自己回到以前的模樣…

而在刑警加籐最後的詢問中,美冬對於「過去是否受過創傷」這個問題的回答是否認的,而當加藤回問她是否過去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時,美冬說;「就算有,我也不會被綁住,只會從中學習活下去的方式」

從這些小小的地方,加上「幻夜」一直與白夜行並提,我不知不覺地會有種感覺…
覺得美冬很有可能就是雪穗…

當然;其實從另一個地方去想,雪穗沒有讓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的理由,亮司已經死了,能夠證實雪穗所有過去的人和證據都消失了,即使是笹垣和篠塚京由追查推測出雪穗的真面目,但那終歸是推測,沒有能束縛住雪穗的任何事物,也沒有可以阻止她的人了
不過我又是這樣想的;即使雪穗的一切已經完美而且無懈可擊,但是有一直盯著她的笹垣、有一直不相信她的篠塚,雪穗該是會有所限制的
所以她就藉由這一次的機會徹底擺脫過去,變成另外一個人來重生

我是覺得;比較浪漫一些的覺得;也許失去了亮司的雪穗,失去了唯一的太陽,所以在日後的人生中,她的心裡再也沒有溫暖可言了吧?
因此才能在「幻夜」裡如此地殘忍無情、如此地泯滅人性,因為她的人性早已隨著亮司到了九泉之下

不過儘管我聯想到了這些,但是就到此打住,要我把雪穗跟美冬想在一起,我是隱隱然有感覺,卻不敢真的太過深入,因為很怕自己會完全地斷定結果,會破壞雪穗在我心中的形象…
至少我對雪穗還有著點美好的想法,還願意去想像雪穗在亮司死後說「我不認識這個人」轉身離去的背影,看不見的臉龐也許正流滿著眼淚,畢竟雪穗和亮司之間還是有著純真的羈絆,如果要我把雪穗想成美冬,那太可怕了,也會打擊我對白夜行的印象

如果當我相信了「幻夜」裡的美冬就是白夜行的雪穗,那麼我就會開始去懷疑在白夜行裡;雪穗對亮司所做的一切並非緣由於那強大的情感守護,而會開始去懷疑她的目的,也會開始懷疑白夜行,那麼我會失去我所相信的…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scar
  • <p>你寫的真好ㄟ&nbsp;&nbsp; 我今天剛看完這本書&nbsp; 這篇文章可以借我引用嗎</p>
    [版主回覆05/16/2010 21:16:53]<font color="#111111">可以啊,只要註明出處就好了</font>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