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歡的麻由二十二歲了,小麻由生日快樂 ~~

每年寫生日祝福時,都會回頭看看前幾年寫了些什麼,想知道以前自己的想法情緒,也是想要避免不要總是說重複的話。
不過,儘管如此,我看自己每年說的,也還是差不多如此。

畢竟,那些都是我內心的真實想法,也一直都是如此。

今年的麻由相對於去年,總算有了一些比較大的動作;像是終於參演了一部日劇 ( 雖然我還沒有看 ),也有了一集特別出演的機會,而且最重要的是和經紀人合作經營個人的官方推特,總算是讓喜歡它的人有了一個可以和她交流的窗口。

作為一個支持者,怎麼看待喜歡的藝人明星的個人粉絲頁或社群網站?廣泛地想其實很樂觀其成,但私心裡還是有些不太喜歡她有這類的社群活動,一部份原因是擔心她被騷擾,另一部份也是因為我自己覺得;偶像和支持者之間還是有點距離來得好。

應該說;我希望自己可以把個人的性格言行與實力表現分開,也就是我之所以喜歡她,是因為她的表現值得令人喜歡,而不是因為覺得她人很好而喜歡。
所以,我認同有自我個性的歌手演員,所謂的個性並不絕對是不與世界流俗;而是自己就是自己的天然,乖也是個性、叛逆也是個性,沒有評判標準而帶有非常強烈的主觀認定。

偶像是虛幻的,偶像的虛幻在於究竟被外力所虛構、亦或是支持者自我想像的虛構?虛幻之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面具到底是戴上的,還是原本真實的臉孔?
但每個人對偶像的愛卻是真實的,但卻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真實,正如村上春樹在<開往中國的慢船>中說的:
「我的中國只不過是為我而存在的中國。或者是我本身。那也是我自己的紐約、我自己的彼得堡、我自己的地球、我自己的宇宙」

我們的愛是為我們所存在,而那愛的或者是我們的本身,舞臺上、螢光幕中的身影反映著我們想像中的愛,而她們的表現也正適如其份地扮演著那愛的虛幻想像。

我不願意麻由成為我虛幻想像中的產物,我想要麻由有更多的自我,可以隨心所欲地選擇自己的愛恨,能夠不被拘束地說自己想說的話,而不想要看見她在社群中也還是一個演員。
喜歡麻由,是因為被她扮演的白夜行小雪穗、最後禮物裡的小步與女王教室裡的小光給吸引,她的演技顛覆了我對子役的認知,她的光芒滲透到了我內心感動的靈魂深處...之所以成為麻由飯,順其自然。

雖然,以麻由的推特表現來看,其實她真的很自由,也沒有任何扮演著什麼角色的感覺--至少在我的主觀上是這麼認為的,但是,誰知道呢?

注視了麻由九年,但我還是不敢說自己非常了解麻由,不...或許我連明白也稱不上,我只是一個喜歡她的支持者,認識的只是訪談與影像作品裡的她而已。
或者,我根本並不認識福田麻由子這個人,我喜歡的是作為演員的福田麻由子。

我當然想認識她,也想親近她,但怎麼可能?
明白這個道理後就覺得這般真實的距離遙遠得令人痛苦。

與其如此,我倒寧願站得遠一點來看麻由...雖然我也曾打破自己的慣例追逐著關於麻由的每一件事,然後也有過思念得恍惚的過往,不過隨著時間過去,總算那些狂熱已經不在,喜歡還是喜歡,但我終究回復到了九年前那種看待偶像的淡然態度,其實我本來就是如此,只是過去被麻由改變得太多。

但我還是我,麻由還是麻由,麻由還是我最喜歡的人,只是我不再追求一馬當先。
因為喜歡麻由是一輩子的事,我有一輩子的時間來追隨她,不用再急於一時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