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已經過了。

在秋天,我總想起了那顆壞掉的硬碟,但在那刺痛人心的落寞中,卻也總會想起去年那場美夢的甜甜心情。
也許有些時刻之所以讓你特別有感覺,是因為那個時候總是有愛也有痛吧。

但是,今年的秋天,無聲無息,沒有快樂也沒有痛苦,平靜且毫無任何值得回憶地就這麼結束了。
其實,沒事就是最好的事,雖然沒有大喜,但沒有大悲;就是種平淡的幸福。
所以沒有想太多地,日子也就不自覺地悠悠來到了冬天。

今年的秋天涼的早,但今年的冬天卻冷的慢,直到昨天,冷氣團的報到才終於帶來了寒意,我將厚厚的棉被從櫃子裡抱了出來,縮在被窩裡滿足地睡上一個舒服的覺。
然後,在朦朧的溫暖中,我夢到了朝思暮想的人兒。

我想,大概是上個禮拜看了那場電影,看到了那好久不見的孩子,所以才夢到了她吧。
因為我忘記了太多,一度對她感到了陌生,於是在逐漸找回熟悉的感覺了以後,那個我一再宣稱的「自我」對自己的提醒嗎?
其實我覺得;或者說那是一種思念的回饋。

雖然現實世界是冬天,但夢中的背景卻是溫暖到有點熱的仲夏,大概是太久沒蓋厚棉被睡覺了,所以對於那過度的溫暖還不是很習慣吧。
夢中的她,比之前那個夢的內容還更接近我,站在我的面前,看著她被風吹動的髮絲和微微帶著笑意的嘴角,那樣的她,美得像幅畫般地不真實,事實上她確實並不真實,只是我並不知道自己身處於一場幻夢中。

夢醒之後,我想不起來自己到底在那場夢中注視了這個孩子多久,只記得在睡醒前的那一刻,我摸了摸她的頭,說她在某次拍攝的寫真圖片中的白色上衣造型很好看,那個孩子笑了笑說不喜歡打扮成那個模樣讓人拍照,雙頰透著點紅的笑容很迷人,然後,鬧鐘的鈴聲驚醒了這一切。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
為什麼那個孩子會這麼回答我呢?
我釐不清那一切也想不出原因,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這真是一個美好的夢,大概也是我活到現在做過最美的夢了,心裡覺得充滿了對這個孩子的思念,不過這種思念並不是惆悵的痛,而是很美好幸福的甜。
那讓人深刻地感受到,想著一個人的心情,是多麼值得令人歡喜的事情。

在已有寒意的冬天,但是我卻不覺得冷,因為啊...我重新體會並想起了;思念那孩子的暖烘烘心情。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