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白夜行一再地提及「飄」這本小說,所以讓我有了看這本書的念頭,上個禮拜終於將之付諸於實行,把它看完了。

21.jpg

「飄」又名「亂世佳人」,這兩種譯名是最為人熟知的,英文原名為「GONE WITH THE WIND」,有一個直接將這個原名照譯的譯名作「乗風而去」,最初是作為電影叫「亂世佳人」,但其實真正比較接近原意的是「飄」,不過再怎麼說都不及直翻的「乗風而去」,我本人是偏好喜歡「飄」這個名字,但是;郝思嘉的傳奇人生是名副其實的「亂世佳人」,或許可以說;
世間紛亂,處於亂世中的佳人,身世飄零,奮鬥茫茫終其,掙不脫那束縛於生命的枷鎖,只能孤然何處,隨風而逝、乘風而去,飄飄蕩蕩,不知其所終

這本由瑪格麗特‧米契爾(MARGRET MITCHELL)撰寫的世界名著,描寫了當年處於美國南北戰爭時期、青年男女的愛恨情仇,作者深度刻畫了郝思嘉這個女子的半生傳奇,郝思嘉敢愛敢恨,對於當時的傳統觀念也不置一顧,自私勇敢的性情是少見的女主角典型,同樣地也讓人對這個女子印象深刻

 

白夜行與「飄」

白夜行從一開始就不斷地在觀眾面前拋出「飄」,它是女主角雪穗最愛看的書,同樣地也影響了對雪穗一見鍾情的亮,成為兩人共同的話題,而我們也看到,整部戲從第一集開始更是有意無意地一再提到「飄」的部份劇情,像是雪穗和亮同樣提到了殺死北方大兵的郝思嘉、笹垣潤三和雪穗紓發對郝思嘉的感想,及至後來;亮一再強調的「要成為守護雪穗的白瑞德」、雪穗以「郝思嘉的後裔」自名,在在顯示了;「飄」與白夜行的關連性

白夜行在原作小說中的主角是刑警笹垣潤三,他從桐原洋介的命案之後就對亮和雪穗有了一定的懷疑,於是這十六年來,他尾隨著兩人犯罪的軌跡,接觸曾與兩人有過交集的關係者,拼湊著所有的線索,就像收集拼圖一般,拼起了亮和雪穗的人生

小說中的笹垣潤三對於兩個人的了解,是經由觀察「事件」,來歸納、推理出「結果」

對於亮和雪穗,他能夠知道的是犯罪的動機,犯罪的結果,以及兩人糾纏在一起的黑色人生

但是相對的,亮和雪穗他們的個性就只是一個大概,而且是經由觀察拼湊出來的大概

我認為白夜行的劇組在準備拍攝這部戲時、敲板決定反過來用亮和雪穗作主角時,一定也有觀察到這個地方,因為畢竟整個故事是經由笹垣潤三拼湊的,對於男女主角而言,這樣的個性刻畫不夠深,所以必須給予角色豐富的血肉和更強烈的性格

因此借用了「飄」

當然,亮和雪穗的人生和「飄」是完全不同的,日本泡沫經濟和美國南北戰爭的背景也是不同的,更不用提白夜行這本小說和「飄」的基本架構也不同,所以在故事設定上,除了只能用暗示和添加的方式讓人思考亮和雪穗的想法思維性格外,並不能把兩邊的故事混在一起,不過這裡面又可以看到劇組的另一個安排,讓「飄」成為兩個人之間彼此相知的物證;亮第一次看到雪穗時,雪穗就是在河邊看「飄」,後來兩個人相戀時,亮也為雪穗做了許多「飄」的剪紙,亮也是為了更接近雪穗所以去看「飄」,雪穗寫給亮的訣別信也是夾放在圖書館、「飄」的內頁裡

這也是一個獨具巧思的安排,或許編劇不厭其煩地讓「飄」出現在觀眾眼前,正是要我們去想想,究竟「飄」在白夜行中,代表了什麼意義?

 

雪穗與郝思嘉

雪穗可以說是白夜行當中借用「飄」形象最多的一個角色,尤其雪穗和「飄」的女主角郝思嘉,在個性上有著如出一轍的思考,應該說,白夜行根本就是將郝思嘉的性格套用在雪穗身上

郝思嘉和雪穗在成長背景是不同的,郝思嘉原本是南方大莊園地主的女兒,嬌生慣養,刁蠻任性,而雪穗卻出生在貧困的單親家庭,比較起來,郝思嘉的前半生比起雪穗幸福了許多

不過在南北戰爭後,郝思嘉的幸福就遠離了,丈夫戰死在前線,母親父親也亡故了,郝思嘉擔起所有家庭的擔子,同時用著讓人非議的方法獲得財富與幸福

或許從這個地方雪穗看到了郝思嘉和自己相同的關連性,在那樣的日子,在還沒遇上亮的日子,雪穗只能奮力地向上爬,唯一鼓舞她的或許就是在艱難中的郝思嘉的堅忍勇敢,這也影響了雪穗的日後思維,對於被大多數人責難的、郝思嘉的自私和敢於爭取,反而是雪穗羨慕的,也許在雪穗的心中,對於痛很自己泥沼般的人生同時,隱約有了認同郝思嘉;為了追求幸福,為什麼不可以

雪穗是這樣地崇拜郝思嘉,活脫脫是郝思嘉個性的翻版,漠視社會的規範義理,執拗地追求理想中的真理與幸福,正如同第一集小雪穗承認;「那是我嚮往的」,而笹垣潤三則代表著大多數人的想法,不能認同郝思嘉自私的想法與作為,但是他大概也看見了雪穗追求郝思嘉的影子,大概明白了這個小女生的想法,後來這位刑警大叔也對雪穗說了:「妳一定可以成為郝思嘉」--其實我覺得當時他已經在暗示警告小雪穗;「請不要再這樣繼續走下去了」

像郝思嘉是錯誤的嗎?這個看法是因人而異的,至少;郝思嘉的人生曾有數度獲得幸福,即使在結尾,郝思嘉與白瑞德的婚姻已近走到了盡頭,但是她還是有挽回的機會,可是雪穗的人生卻再也尋求不到相知的亮,笹垣潤三的警語或許不是在說向郝思嘉學習是錯誤的,而是在告訴雪穗;別把欺騙和犯罪當成是理所當然,郝思嘉固然自私自利,除了殺死美國北方大兵以外;卻沒有犯下罪行,可是雪穗卻借用了郝思嘉的這些性情來合理自己的動機

成為郝思嘉並不會有太多的錯誤,錯誤的造成在於雪穗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罪行,畢竟雪穗不是郝思嘉,沒有生長在健全的家庭,沒有良好的人格教育,黑色泥沼的童年造就了扭曲的性情,雪穗只能學習,但是結果卻大不一樣

 

亮與白瑞德

因為雪穗的原因,亮也看了「飄」

有趣的是,亮崇拜的是郝思嘉最後的歸宿白瑞德,但是相較雪穗和郝思嘉在性情上的相似,其實亮一點都不像白瑞德

白瑞德瀟灑、自命不凡,某些程度上非常類似郝思嘉漠視社會規範的性格,他敢用非法或鑽漏洞的手段累積財富,也不以為非,而且敢於承認和冒險

亮並沒有這些特質,他是比較退縮懦弱的,只是為了心愛的女孩,他一再地改變自己,一再地使自己堅強,就像他說的「用智慧走在社會的前端,賺很多錢,想讓你盡情地使用這些錢,就像...像白瑞德對郝思嘉所做的那樣,想送給妳逃走用的馬車,想送給妳那樣有點低級趣味的寶石」

與其說亮是白瑞德,應該說他想成為白瑞德那樣的人

本來在還沒看「飄」之前,看到亮一再強調「要成為守護雪穗的白瑞德」,還以為郝思嘉和白瑞德是相戀的情侶,後來看了才知道不是,郝思嘉真正喜歡的人是希禮

到那時候我才恍然,為什麼亮一再地說的是「要成為守護雪穗的白瑞德」,而不是郝思嘉心中喜歡的希禮,或許亮不敢也覺得自己沒有資格站在雪穗的旁邊,可能是小時後拋下雪穗的愧疚,更多的是長大後覺得走入黑暗的自己是骯髒醜惡的,讓他有了守護心愛女孩的精神,卻沒有共度一生的想法

亮的想法是真正的騎士精神吧!守護著高貴純潔的公主,為她殺死所有接近的敵人,但是這個騎士不是光明正大守候在公主身邊的騎士,而是黑騎士,亮希望他心目中的公主能和王子過著幸福的日子,但是雪穗畢竟不是公主,她也不希望亮只是騎士

這一點亮和白瑞德就很相像了,白瑞德深愛郝思嘉,但是像他這麼瀟灑多情的人面對真愛卻沒有說出來的勇氣,只能送許多郝思嘉喜歡的首飾衣服來取悅她
亮也是如此,一直到最後,雪穗在他的心中就像小時候初見面時那樣的美,他也從沒有對雪穗說出他的愛,卻都用行動來表達

但是白瑞德最後還是和郝思嘉在一起了,也有過短暫幸福的婚姻生活,即使後來變調,但是作者沒有寫出最後究竟是合是分,我個人認為,就算沒有寫出來,但是只要願意,郝思嘉仍然有再和白瑞德重新來過的機會

亮卻沒有這個機會了,犧牲一切連生命也奉獻給雪穗的他,再也沒有可能和雪穗一起牽手共度了

亮畢竟是亮,不能成為瀟灑的白瑞德,而是守護雪穗的亮

 

後結

總算看完了整本「飄」,老實說,把「飄」看完後,其實對於白夜行整體劇情又有了一些想法,所以又寫了這篇文章
不知道當初劇組是怎麼樣會有將「飄」代入白夜行的想法,不能不說這是個絕妙安排,兩種作品交相觀賞閱讀之下,其實會多出更多感觸
除了亮和雪穗,覺得其實還有人物借用了「飄」的部分人物影子:

篠塚一成→希禮
高宮誠→查理
川島江利子→梅蘭
谷口真文→佩緹姑媽

當然,只是借用,基本上並沒有完全的相像,只是覺得他們的形象和「飄」的部分人物某些地方是很像的,我想;白夜行的劇組應該除了亮和雪穗之外,其餘的人物也有意似無意地讓他們有一點雷同的地方吧

但是;
白夜行終歸是白夜行,「飄」還是「飄」
依舊是最愛的白夜行,但最愛的不會是「飄」

22.jpg23.jpg24.jpg

很喜歡最後這個鏡頭,擺在雪穗旁邊的「飄」,承接了第一集小雪穗看「飄」的畫面,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究竟這是在哀悼亮和雪穗的命運,還是對兩個人的黑暗人生做了一個沉痛的注解呢?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