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是金沢城的入口--石川門,過石川橋、入石川門,即進金沢城,石川橋下是當年禦敵的堀 ( 壕溝 )。

017

寫這一篇的開頭時突然覺得有點卡住了的感覺,倒也不是沒啥可寫,而是不知道該怎麼去敘述,就像明明有很多事都想說,卻梗在喉嚨般的有口難言。
所以這一篇寫得有點久,雖然我現在也總算是完成了它,但受到了那卡住的感覺所影響,所以可能也寫得有點混亂吧...

第二天的行程,是位於富山西北方的金沢。
金沢與富山同樣背靠日本海,同屬海產豐富之地,而金沢舊時曾產金,以金箔聞名,又與產鹽和輪島漆器著稱的能登半島連結,因此造就了它北陸一線城市的身分。
以上都是我去年看晨間劇<まれ>時得知的事,記得<まれ>裡還有提到金沢的甜點,但是在查資料時似乎沒看到這件事被特別提及,所以也沒有把它列為目標。

就像名古屋一樣,比起上面這些事,金沢給我的第一印象還是歷史上的記載,像是本願寺支配時的舊名尾山御坊、加賀藩主前田家與名將前田利家等等的事跡。
另外一個跟歷史無關的印象則是豐富的海產,忘記在哪裡知道這件事了,但金沢的海鮮與它的歷史一直在我腦海中留有強烈的印象。

海鮮,是這一次金沢行的覓食重點,但也是我感到有些苦惱的一件事。
因為除了蔬果以外,其餘生食我都無法接受,最多只到半熟蛋的程度而已。

一定也有像烤鰻魚或鯖魚之類的料理,炸蝦什麼的也應該會有,其實倒不用擔心沒東西可吃,可是就覺得可惜,有種入寶山空手而回的感覺,明明這就是此地的特產與體驗的重點,但卻和自己的飲食習慣大相逕庭,真的是太可惜了。

驅車來到金沢,覺得金沢不愧是北陸第一城市,和富山相比更多了繁華熱鬧,尤其從我們一進金沢就明顯減慢的車速就可見得兩者的差異,而且不是車速變慢而已,有幾個路段有明顯的塞車路況,雖說沒有塞很久,但這是來日本第一次遇到的塞車。

金沢行的第一站,是被稱為忍者寺的妙立寺。

018.jpg
( 我沒把妙立寺拍好><,只好再次引用朋友拍的照片 )

當初朋友在排行程的時候曾經詢問我,有沒有什麼想去的地方?
但我想了一下,其實對日本中部沒有什麼太大的概念與特別的印象,說真的似乎也沒有什麼一直以來就很想去的地方,上網查又覺得看了以後會感到想去之處太多太難抉擇 ( 畢竟從未有過概念與印象 ),所以最後我就說了:
古城吧,如果去的地方附近有神社寺廟也想去一下。

我是很喜歡瀏覽古蹟的人,雖是無神論者卻對宗教寺廟文化很感興趣,美景奇景絕景倒還在其次的其次,所以想想就是古城和寺廟了。
所以妙立寺其實算是朋友為我安排的行程。

同行的友人有一位不能進寺廟,但卻還是在這一次的旅行中為我安排了多處寺廟行程,實在是非常感謝他們。

妙立寺是個很有意思的寺廟,被稱為忍者寺並非與忍者有關,而是來自於寺中機關林立之故。

妙立寺的設立要追溯到江戶幕府時代的第三代藩主前田利常,當時的德川家為保天下永治,對於各地大名諸侯權力的限制與壓抑不遺餘力,前田利常建妙立寺其實是為了防範幕府,利用寺廟祈願的外相作為掩護,實際上是將之作為監視所與緊急要塞,一旦有事,更能作為指揮寺町所有寺廟的總指揮所。

日本的寺廟在過去並不是只有宗教活動那麼單純,也有傳授教育的文化傳承,或是軍事活動上的意義,織田信長當年葬身的本能寺,其實本身也是軍械庫,在進妙立寺之前補充了解了這段歷史以後,倒是忍不住遙想起信長在焚燒本能寺的火焰與濃煙當中,那與其吟唱著「人生五十年」相襯的風雲身姿了。

020.jpg019.jpg

妙立寺的機關雖然很有趣,但很可惜地我們這一行無緣得見,因為要進寺內必須要先行預約才可以,如未預約,就必須現場詢問是否有預約未滿而遞補的機會。
我是很想去問問看的,可是又覺得...呃...不曉得自己的日文能力能否應付這種狀況,花時間加上比手畫腳應該也是行得通,但又怕現場有人也想詢問,耽誤其他人太多時間,加上寺內不准拍照,所以和身旁的友人商量一下後決定還是不進去了,改在妙立寺的四周瀏覽行腳。

金沢最初為本願寺在北陸的據點,所以算是宗教信仰興盛之處,而妙立寺在當時既為大名坐鎮統領寺町寺廟的總指揮所,所以在其周圍有許多寺廟星羅棋布地坐落於此地,從妙立寺出來後,我們也在當地走訪了不少寺廟。

021.jpg022.jpg  

在走訪寺廟的途中,意外地撞見了金沢百萬石祭 ( 金沢百万石まつり )的遊行隊伍,想不到我們來得這個時候恰好是第 65 回的金沢百萬石祭第二天,真是個驚喜的巧合。
關於金沢百萬石祭,我是在大河劇<利家與松>收視大熱時曾聽說過的,但卻沒想過自己的第一次日本之旅會碰上。

遊行的隊伍超乎我想像地小,和自己的驚喜巧合心情相比有點不對稱的失望,不過我想或許這只是合流的其中一支隊伍吧,如果一直走到最後,會不會看到真正盛大的金沢百萬石祭呢?
可是,我們的行程上並沒有安排這一次的百萬石祭典,最初來金沢就沒有想過這件事,雖說有點可惜,但也沒辦法,畢竟我們在金沢只有排這一天的行程而已,不能跟著一路走下去了,所以跟著這一支隊伍一路走過了妙立寺後,就漸行漸遠地分道揚鑣了。

023.jpg024.jpg025.jpg

離開了妙立寺之後,我們的下一個行程是ひがし ( 東 ) 茶屋老街和近江町市場,兩者的距離不算很遠,所以咱們打算先開車到茶屋老街的附近停車,走完老街後再去市場。

金沢素有「小京都」之稱,但直至來到了茶屋老街,才確有那種與京都很像的「小京都」之感...雖說我從未去過與體驗過京都 XD,但那是一種從文字和影像中讀取到而存留於腦中的既定印象,茶屋老街恰好就與這印象相符。

信步走在老街街道上,確實很有時代劇的感覺,只是走在路上川流不息的遊客破壞了這種感覺,當然,這也包括了我們一行人XD 在金沢的這一天適逢周日,所以遊客也特別多。

其實,雖然老街的整體外貌保存得很好,但也不可避免地有著重制的人工感,想來是後來為了發展觀光與保存古蹟而進行的工法所致,畢竟兩百年過去了,以日本慣常木造的建築而言,也很難敵得過歲月的風霜與蛀蟲的侵擾,實為不得不然之舉。
至少,就整個道路的外觀與風韻的古風依然,漫步在茶屋老街,我倒是想起了台灣的淡水與九份老街,雖然長相完全不同,但經過刻意維持與修茸而保留下來的古老味道,信步其中,仍有時光倒流之感。

026.jpg

茶屋老街的伴手禮名產店也很多,一間間古香古色的老屋,大門開開地作著販賣名產的生意,我看到了好幾種有趣的小東西;像是銘刻著名將之名的武士刀鑰匙圈,還有金沢風景的碗盤和小點心等等的。
我在這裡買了第一張明信片,也把回國時要送同事吃的點心也買了,另外又買了懸掛著金色武士刀並刻著「伊達政宗」之名的鑰匙圈--因為自己與他同名,所以覺得買這個回來用,很能代表自己,但離開茶屋老街後我常常看著鑰匙圈在想;我為什麼跑到了北陸,卻買了東北名將的鑰匙圈?這不對啊啊啊啊啊 ~~ 應該要買前田利家的吧?
所以後來在遊覽兼六園的時候,我又買了前田利家的鑰匙圈,算是補救自己當時的愚蠢 XDDD

有些老屋並沒有在賣伴手禮,而是茶點和甜點,其中最特別的甜點,應該就屬結合金沢特產金箔的金箔霜淇淋了。
但是要我把金箔放在霜淇淋上吃下去,實在是讓我覺得有點難以接受,因為在刻板印象裡面就覺得黃金跟鐵一樣不是拿來吃的東西,雖說它們和鹽都是屬於礦物質,可是在心裡就覺得無法接受。

走在茶屋老街的街道上時,看到了好些著和服的女子,妙齡者有之,成熟者有之,老街配上和服女子,時代感更顯厚重。
而看到了這副景象,我猛然想起與京友禪並駕齊驅的一項金沢名物--加賀友禪,其實我一直分不清楚兩者間的差別,也認不出街上的人身上所著是普通的和服還是加賀友禪,但還是忍不住覺得;就當作是好了,畢竟這裡是金沢嘛 ~~

我們也厚著臉皮向著和服的女子開口要求合照--其實很怕人家會生氣,但她們倒是很爽朗的同意了,用朋友的相機拍下了很值得留念的合照,但礙於隱私的關係,就還是不放在這裡了...話說那張合照在朋友那裡,我手上也並沒有就是了 XDDD

走訪完老街後,就該前往近江町市場了,剛好也是中午用餐的時間,而我們的目標直指今次金沢的美食重點--海鮮丼。

按圖索驥來到了這家位於近江町市場中頗有名氣的餐廳海鮮丼いきいき亭,結果悲劇發生了...
竟然有事沒開店,這可打亂咱們的計畫了,關於金沢行程的午餐沒有備用腹案,不過畢竟是在市場,倒是不怕找到吃的,只是還要走走商量一下。
計畫趕不上變化,規劃好的旅遊還是會有意外情況發生,早上的金沢百萬石祭是意外,中午的いきいき亭的店休也是意外,一正一反,一好一壞,相得益彰 XDDDD 就當作是這趟旅程中值得回憶的插曲吧。

027.jpg
( 我沒拍到休業公告,所以又要再次借用朋友拍的照片了...)

閒晃了一陣後,我們決定吃もりもり寿司,是一間旋轉壽司,就在最初いきいき亭往前走的轉彎之處,繞了一圈結果還是離原本就食之處如此之近啊。
這間もりもり寿司排隊的人很多,本來咱們的想法是兵分四路,一個人在這裡排隊,其餘三個人則分頭在市場內找尋想吃的餐廳,然而在尋訪的過程中總是拿不定主意,後來もりもり寿司已經排到隊了,所以就決定還是進去吃了。

028.jpg
( 右邊沿著牆邊坐著的就是排隊的人...我當初為什麼沒有把整間店的正面拍下來呢?至今已想不起原因何在了。)

對我這不喜生食之人來說,吃壽司抑或是海鮮丼都是一樣的,因為這都代表可選擇性不多,但從某個角度來說;只吃蛋或稻荷壽司倒是非常省預算就是了,最多就是再奢侈一點的星鰻,這不過旅行的第二天,我很擔心自己帶的日幣會不夠用,所以為了以後打算,其實這樣也好。
在台灣也吃過迴轉壽司 ( 當然也是蛋和稻荷 ),總覺得もりもり寿司比以前在台灣吃過的經驗而言,醋飯的酸味更加明顯,壽司料的味道卻吃不出甚麼差別,畢竟蛋與稻荷很難有太大的區別。
附帶自助沖泡的抹茶非常好喝,不澀,吃過東西以後再喝的話,嘴裡殘留的味道被洗刷得很有清新感,因為本人能點的品項太少,大致吃個幾盤後就停下了,然後一直一直舀粉沖抹茶來灌 XD

吃完以後,就好好地走訪一下近江町市場了,感覺上賣的東西大多以海鮮為主,畢竟金沢東靠日本海,向來就以豐富新鮮的聞名,所以近江町市場有這樣的傾向也不足為奇。

029.jpg

其中看到最多的就是岩牡蠣,記得年少時讀<將太的壽司>,裡邊曾有主角將太在夏日的仙台壽司祭因季節關係無法取得牡蠣而苦惱,後來得美食評論家武藤鶴榮提示而至靠日本海的山形取得夏季岩牡蠣的敘述,看來日本海沿岸夏天確實盛產牡蠣,很多年前讀的漫畫事物,沒想到真的在這一趟的日本之旅中看到了。
近江町市場的店家大多把一顆顆大牡蠣擺上平台,旁邊擱著免洗餐具和檸檬汁等佐料,以現買現食的生猛鮮度吸引顧客嘗鮮...對於這種吃法我實在是敬謝不敏,但同行的三位朋友倒是很有興趣,也真的嘗試了。

除了牡蠣之外,同樣的品嘗方法也見於海膽,忘記在哪部日劇裡看到的,裡面有這麼一句感慨謂:「無論出於什麼原因,第一位吃海膽的人確實擁有異想天開的勇氣」,畢竟以海膽的外型很難讓人連想到食用性,起碼就我來說若沒人告訴我這可吃,敲破頭都難以相信它可以入口。
當然,海膽也被我跳過了,我的朋友也還是品嘗了海膽,其中一位朋友突發奇想,意欲將吃剩的海膽殼帶回來台灣作紀念,不知道這東西真能通過海關嗎?

在朋友們品嘗牡蠣與海膽的同時,還看到了攤位上有超大隻的螃蟹,身體連螯帶腳都快和我們家狗一樣大了,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螃蟹實在很想拍照留念 ( 雖然牠們趴在台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有些可憐 ),不過一當我舉起手機走近,店主就非常熱情地招呼,讓我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靠近了,所以也就沒拍到照了。

因為不喜生食的關係,所以我錯過了牡蠣和海膽,但第三樣我可沒錯過,那就是鰻魚~~~~
說起來,以我狹隘見識所知的日本的魚類熟食料理中,最喜歡的就是鰻魚、鯛魚和鯖魚三種,尤其是鰻魚,因為鰻魚現在好貴啊 T T,往常在台灣吃鰻魚大多都是要等到發年終時才會去市場買個一整條回來吃,實在是一種在平時不忍心下手的食物。
但是,旅行就像解開了某種封印般地放開了不忍下手的心,儘管算了一算日本的鰻魚不見得比台灣有便宜到哪裡去,可是,這是旅遊嘛 XDDD 不過關於生食我還是沒辦法放得開 XDDD

攤位上有四千日圓和 2800 日圓兩種可供選擇,價格的差別主要來自體型大小的差異,當下我們都覺得;雖然貴了點,但還是想選四千圓的嘗嘗,畢竟機會難得嘛...雖然咱們的第七天已經安排了鰻魚飯的午餐行程,但在這裡先嘗個鮮也未嘗不可嘛 XD
意見一致通過後就一起買了那條四千圓的鰻魚,請店家幫我們切成八段分來吃。

其實我覺得味道和台灣比沒有差到太多,但沒有差到太多的形容就表示還是有些許差別,感覺醬汁的味道較重也烤得入味,肉質和油脂也較為細膩,在台灣吃到的鰻魚和這相比醬汁的味道比較表面,肉質也稍微彈牙了些。
不過從出生以來活到金沢行的這一天首次品嘗日本當地烤鰻之前的這輩子為止,其實沒吃到過什麼高級的鰻魚,大部分都是從大賣場買來的,而今在近江町市場吃的鰻魚,確實有比過去好吃一點,但真的就是一點,沒有很多。

在我們大快朵頤的時候,不知道何時突然出現了一個人一直看著咱們放在試吃台上的鰻魚,然後看了一陣以後,他就拿起了筷子準備要夾咱們的鰻魚,嚇得我們一行四人趕緊阻止他,雖然因我們的阻止使他停下了動作,但是看他的表情,似乎也被我們的大動作給嚇到了。

我們四個人輪流用著英文和很不流利的日文加上比手畫腳像這位先生解釋,但似乎都沒能讓他了解,這時候真是後悔自己只學了一點點日文就放棄了,搜遍枯腸也想不出如何簡單的解釋,最後我只好把自己還有印象的單字拼在一起,生硬地指著鰻魚說:「私だち、の、かいもの」--我想這一定不對,但謝天謝地;看他的表情好像是瞭解了,還說了道歉和一大堆話,但我們也只聽得懂道歉而已。

買來的大鰻魚差點被吃掉了,放置在試吃台分食是我們也有錯在先吧,但總算有驚無險。

030.jpg

離開近江町市場之後,下一個行程目標是兼六園以及與其相連的金沢城。
兼六園是加賀藩於金沢城外郭營造的藩庭,在此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兼六園的「兼六」何指?是人名、景色意象、藝術學稱?但作了功課後才知道原來竟是傳自中國的外來字,出於北宋文學家李格非 ( 李清照之父 ) 的<洛陽名園記>,意指兼容「宏大、幽邃、人力、蒼古、水泉、眺望」六者特質的園林。

兼六園亦是代表江戶時代的池泉回遊式庭園,是日本三名園之一,不過我其實不太懂得欣賞園林造景,也並不能理解這些形容詞所表達的意義,對我來說兼六園就是個很大很大的公園,有水池、渡橋和大樹以及很多人工造景擺設,就像台北的大湖公園和青年公園那樣的大公園。
不否認它的景色確實很好看,造景也很有想像中古老日本的韻味,但我所能明白的也就只有這樣淺薄的而已,「兼六」之意實是難以完全意會。

我記得,咱們是把車停在石川縣立歷史博物館附近,再從那裡走進兼六園,因為我下車後照的第一張照片就在歷史博物館前。

032.jpg

兼六園與金沢城的相關地圖是這樣的,這張地圖取自官網 http://www.pref.ishikawa.jp/siro-niwa/japanese/top.html

031.jpg

已經經過一個多月,腦袋裡的記憶有點不好使,只能依稀記得;我們是由最右下方的歷史博物館,一路往左上的金沢城公園,歷史博物館在地圖上未被標示出來,大約是在小立野口的東南方,已在地圖之外了。
因為兼六園太大了,無法盡覽,而且我們還要去金沢城,所以只能選定目標前進,沿途再適度地走馬看花。

在兼六園遊走兼拍照的時候,我發現了自己有個怪癖,就是喜歡拍樹,鏡頭在對準景色時很容易往樹偏移,而在所有風景中,也是樹最能吸引我舉起手機來拍照。
從來不覺得自己喜歡樹,對植物也毫無研究,在台灣時對於樹也並沒有太大的偏好,事實上回國後,走在路上或爬山時看到樹也沒那種很想把鏡頭對準的感覺。

033.jpg034.jpg

如果不是這一趟出國,大概我一輩子都不會發現自己原來有這種怪癖吧,畢竟在我的現實人生中很少會碰到要刻意照相的時刻,大概也只有像出國這種很徹底遠離自己現實世界的時候,才會特別有照相的需求、才會有這莫名所以的衝動,但回國就消失了是怎麼一回事?莫非這怪癖是僅僅限定於出國旅行嗎?

穿過了兼六園之後,我們來到了金沢城,從某種意義來說,這可以說是我們金沢行的最後一個景點了。
金沢城的規模實在是昨天的富山城所不能相比,城內有很多大廣場,剛才說到因為兼六園太大,所以很難全部走完,其實金沢城也大得不輸兼六園,不過金沢城的動線不像兼六園的開放縱橫,相反地路線清楚而且單一,當時我們走不完兼六園,但卻走完了整個金沢城。

035.jpg036.jpg037.jpg

在來金沢的幾個禮拜前,我家麻由也剛好來到了金沢,不過看她推特上的照片與文字,走的都是博物館和美術館之類的藝術路線,和我們這一次的觀光賞景路線完全不同 XD 唯一看到相同的地點就是兼六園了,我想既然到了兼六園,除非很沒有時間,否則一定會去金沢城,畢竟兩者是相連在一起的,只是推特上沒有看到關於金沢城的文字敘述,已無法得知。
本想說;也許有機會找到麻由相片上的地點;我猜想應該是在夕顏亭北方的茶點鋪街,如果經過,也許有機會在那裡稍微佇足一下找看看,但是終究沒能在通往金沢城的路上看到相似的場景。

038.jpg

事後我們在討論行程時,有覺得金沢行程只排一天太少,如果要好好地玩,也許排個兩天或兩天半,兼六園與金沢城如果能有個半天或整天的時間更好,我心裡也在默默地想;是啊,也許時間多一點我就找到麻由足跡的機會就會再更大一點了。
但是,這也沒辦法,要玩得這麼深這麼廣,就要再花更多更多時間,我們就只有八天而已,旅行總會有無法盡興的遺憾,可就是因為時間有限才顯得珍貴。

當我們到達二之丸的五十間長屋時,已經差不多把金沢城給走了一遍,而那時也大概是下午五點多的時間,將近六點的關園時間了,所以我們也要離開金沢城去吃晚餐--晚一點要再回來看園區的點燈。

在吃晚飯之前,我們先去了一家賣波蘿冰淇淋的甜點店--世界で2番目においしいメロンパン。
這家店其實在日本有很多家分店,包括我們下榻的富山,但位於金沢城附近的這家広坂店是它的本店。

039.jpg

當咱們擠在櫃台前七嘴八舌地討論要吃什麼口味的時候,突然聽到很熟悉的語言腔調說著:
「需要為你們介紹嗎?」

是中文,而且是台灣腔調的中文。
當下我一度以為是好心的會說中文的台灣遊客要來幫我們介紹,可是並非如此,是在我們面前的櫃台後面的年輕女孩。
原來這家店有台灣的員工嗎?

過去,曾經在很多詩句和文章中都曾讀過那些歌詠著在異鄉遇到同鄉的喜悅,躍然於文字的興奮感動讀來仍能令人動容,可是那僅止於某種情境上的遙想,直到我現在真的聽到那麼熟悉的腔調與臉孔,才明白那份愉悅的感情真不是遙想所能體會。
原來,在陌生國度上碰到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人,真的倍感親切、真的會想好好打招呼問候一下、聊聊對方、聊聊自己。

點了餐以後,我們也真的和他們聊了一下,聽他們說來日本念書打工的一些事情,也聽他們談談關於自由行的一些趣事。我們也說起自己此次來日本的行程與玩法,聊到了最主要是要去立山黑部時,他們也豎起了大拇指表示非常推薦,稱立山黑部是來日本中部一定要去的地方...等等的這些事。

聽他們說;世界で2番目においしいメロンパン也即將跨海去台北開分店了,不知道到時候他們會不會也跟著回來台灣?如果真的開了分店,而他們也真的回來了,我還真想再去吃一次。

其實,我有點想不起味道是如何了,只記得一點點就是烤得脆脆的波蘿餅皮吃起來很香,包在裡面的冰淇淋味道很普通,可是配合波蘿餅皮口感就顯出些許獨特...對我來說來食物的味道並非構成這個部分的回憶之所以鮮明美好的緣故,遇到同鄉的激動喜悅才是美好回憶的主旋律--在那種情境下,大部分的東西都會覺得很好吃的罷?

040.jpg

晚餐吃的是上一段說到的;在世界で2番目においしいメロンパン工作的台灣朋友介紹的一風堂拉麵,我點的是白丸拉麵,這間拉麵店確如他們所言,讓台灣人比較能接受的拉麵風味,味道和鹹度都比較接近台灣人的口味,至少對我來說是覺得終於吃到沒那麼鹹的拉麵了。

041.jpg 
( 很可惜沒有拍照,圖片取自官網 XD:http://www.ippudo.com/menu/ )

他們還說了;一風堂拉麵的招牌就是放在桌上可以隨意取用的豆芽菜--真的很好吃,微辣的口感配合一風堂口味相對清淡的湯頭,實在是相得益彰。
一風堂在台灣也有分店,不知道味道是否和現在我們在金沢吃的一樣,聽說台灣分店並沒有可供隨意取用的豆芽菜,關於這一點我聽訥悶的;為什麼要取消這麼有特色的設計呢?

吃玩拉麵後又隨意地在附近走走晃晃,然後就要再趕回金沢城與兼六園看點燈了,是說我們回去的太晚,點燈至八點半就要結束,而我們趕到金沢城下時已經接近八點了。

金沢城在六點以後就關閉了大部分園區,僅留外圍與兼六園相連的道路與一部分庭園作為點燈觀景。
晚上的金沢城點了燈以後和白天是截然不同的光景,不過我的手機夜照功能真的很差,拍起來完全看不到景色,只有深黑的夜色和點燈的亮光,所以在這裡還是要請出我那很會照相的朋友來救援一下了 XD。

042.jpg 

等走過金沢城到了兼六園時,燈已經熄滅,我們終究是沒有趕上。

既已熄燈,接下來就是金沢城與兼六園的完全關閉,所以我們只能離開,那麼,接下來該要怎麼走呢?眼下有兩條路;一個是從剛剛金沢城通往兼六園的道路走回去,另一個則是原來我們下午從兼六園往金沢城的路線。後來,我們決定走第二條路線,因為這樣走出去離我們停車的地方最近。

不過,這個路線失敗了,因為兼六園內的道路都被封住無法通行,在試過走了好幾條路都被擋住了之後,當下只得改弦易轍,走第一個路線;即由金沢城通往兼六園的道路回去。

金沢城與兼六園的夜晚,除了點燈處以外幾乎沒有任何路燈,我們依靠著智慧型手機 APP 程式發出的光亮辨別著快步沿著原路走回,我不知道同行的三位友人是如何想的,但我自己心裡深深地恐懼著原本的進路也被封閉,如此我們便回不去富山、將在此待到隔日的開園 ><"
還好,我是杞人憂天了,走了十幾分鐘後,眼前突然有了光亮,看到園區的工作人員站在路旁,一如幾十分鐘前招呼我們進園一樣地敦促遊客出園的景象,我知道我們回到起點了,真是令人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雖然這裡離我們停車的地點剛好在最極端的遠距離對角線 ( 園區的東南角與西北邊... ),但多走一點路總是比被關在裡面來得好。

車子上高速公路之前,我忍不住再看了一眼已經被拋在車窗後的金沢城市夜景;今天真的是從早到尾都在金沢,也來回在同樣的道路上反覆走了好多次,走到腳都痠麻了。
回想起在來金沢前瞥過幾眼的地圖,上面被推薦標註起來的景點仍然歷歷在目,可惜,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一一地尋訪,而現在我們就要離開金沢了,日後若還能有機會再來北陸,我還是想再來金沢一趟,把那些沒能去成的地方走訪一遍。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橘子
  • 千呼萬喚使出來終於出來第二日了XD第二天看akiyon做了這麼多事情覺得好厲害啊,金澤在你的筆下也覺得好美啊,我沒有去過,不過看起來是一個很棒的地方,我對京都的印象都快沒有了,沒有辦法跟你說我印象中的京都是怎麼樣的XD不過我記得是一個很棒的地方,不曉得你對京都有沒有興趣,如果喜歡金澤的話應該也有很大的機率會喜歡京都
    日本的古寺我也蠻喜歡的,但清水寺沒有很喜歡,覺得人太多了,現在想去看得有金閣寺。小時候還很喜歡買御守,但現在覺得買太多了反而沒什麼意思了XD
    PS 晚餐時間看到那個鰻魚 真的有餓到
  • 橘子考完了啊?歡迎歡迎 ^ ^
    金沢確實是在這八天旅行中事情最多的一天,後面幾天就沒那麼多事情,所以應該篇幅也會少一些。
    明年我們預定會去京都吧...沒意外的話,我是對京都很有興趣的,聽橘子這麼說又覺得好像真的不去不行了。

    可是,我很想看看清水寺喔,雖然說對懼高症的人來說有點怕怕的,但還是想去看看,金閣寺也好想去,因為讀了三島由紀夫的金閣寺的關係,但去過的同事說其實很無聊,害我有點游移不決。
    我沒有買御守,但也動過想買的念頭。

    雖然覺得那條鰻魚和在台灣吃的沒差很多,但寫這篇遊記時,回想起來竟覺得味道記憶猶新耶 XD

    akiyon 於 2016/08/05 00:3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