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07 年開始在部落格上寫心得感想,到目前為止剛好過了五年。
為什麼會寫想部落格,又是什麼樣的心情讓自己一直持續至今,原因很簡單但要說起來可是一段落落長,總之是種種陰錯陽差的情況讓我成了一個習慣在部落格上寫心得的人。

從沒有這個習慣到有這個習慣,它的成立並不刻意,但卻是有意識的逐漸養成。
過去不管什麼總是看過就算、說過了就夠,頂多跟朋友聊聊談談,然後慢慢地成為了記憶的一部分,有部落格以後卻不是那麼一回事了,心裡有怎樣的感覺變成了文字記錄下來,每完成一篇文章,就像是對感動自己的事物以及心中產生的共鳴致上敬意一般回饋的心意。

不敢說自己寫了很多,但至少還算有點數量,有時自己寫過什麼、當初怎麼寫的也真的想不起來,其實也別說數量多寡,單就五年這不長也不短的時間也給了自己遺忘很多事情的足夠空間。
有時因為某些原因而回頭看自己寫過的東西,都會有很多新發現,那時的我和現在的我,有很多地方一樣、但也會有很多地方不同,彼時之我是現時之我,但又不完全是,因為有部落格,能夠紀錄很多以後可能忘記的過去,可以幫助自己審視每一個階段的自我。
在這種時候就會覺得;寫部落格真好,還好我寫了部落格。

我會寫多久呢?
還能寫多久呢?
我想,寫到再也寫不出來那一天吧。
那一天的來到,可能因為是工作、忙碌、家庭的關係‥‥‥人生充滿了太多可能和不可能,沒有一定的絕對。
但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會努力一直維持目前的更新進度一直寫下去。

是說,當初會繼續寫下去,多少也是因為不想讓部落格開天窗,既然開了部落格就至少還是更新個幾篇吧‥‥‥這就是前面說的種種陰錯陽差的其中之一的情況。
然後從不定時的更新慢慢地變成了每週一篇的定時更新,又從那之後延伸到了一周兩次、三次,最後變成了現在兩天一次的定時習慣。

不過,偶爾也會有不知道該寫什麼的時候。
最初不知道該寫什麼,剛好因為喜歡上麻由而回頭追尋麻由的軌跡,所以寫麻由就成了部落格中頭一件事,然後除了麻由,當時也正好對日劇有很大的興趣與熱情,因此也順便寫日劇感想。
麻由 + 日劇,這個模式維持了滿常一段時間。
後來,我不看日劇了,而那段時間麻由又很少出來,又面臨了一次不知道該寫什麼的麻煩,所以我就把重心轉向剛喜歡上的生物和開始發生濃厚興趣的書本。

這中間當然也好幾次覺得累了,就丟篇停止更新的公告,然後躲進殼裡,就像是用厚棉被從頭到腳蓋住一樣悶頭平復自己的心情,然後開始埋頭一篇一篇寫這段時間內想寫的一些東西。
之所以能夠像現在這樣兩天一篇,實在是因為那好幾次的休息,因為那些時間讓我累積了很多存檔。
今年在部落格上的讀書心得全都是那些存檔,事實上我已經兩個月沒寫閱讀感想了啊 ( 抓頭 ) ~~

對了,依序算下來,現在、是第三次、不知道該寫什麼的時候。
其實我有很多可以寫‥‥‥
麻由的生日就快到了。
今年春季麻由特演的月九第二集。
難得的綜藝節目<V.S嵐>錄影。
雖然這些我都沒看。

還有前陣子馬拉松式地看了七八本茱迪.皮考特的書。
八月的<蝙蝠俠:黎明升起>和<BBS 鄉民的正義>也是可以寫的。
更不用說西野カナ的音樂系列還有很多沒寫。

問題是‥‥‥就算有這麼多能寫,我還是很擔心。
因為八月過了以後還有九月,九月以後呢‥‥‥

老實說;還是不知道該寫什麼。
兩個月來一篇閱讀感想都寫不出來的狀況使我覺得問題很大,但那時候還有很多存檔頂著,所以我還是悠哉悠哉地沒去想這些,等到<未来日記>都播完了以後,我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第一個是存檔快沒了,第二個是當我開始寫西野カナ的音樂系列時發現自己卡住、完全寫不出來了,明明很喜歡很有共鳴,但那些情緒無法如實地訴諸文字。

其實,這種情況存在有一段時間了,曾想只要看過生物的演唱就寫一篇感想,但去年 ( 2011 ) 那場夏天的心得我差點就寫不出來,因為我不知道還能怎樣地去寫那些已寫過的歌曲。
寫陳意涵的時候也是,起初<華麗的挑戰>寫得很高興,但是到了<聽說>和<痞子英雄>時卻出現了文字運用捉襟見肘的情形,寫過的不想重寫,但又能再寫什麼,看著螢幕想著這樣的情況,自己都覺得愕然。
接著就是剛剛說到的西野カナ,才寫到第三首歌就完全打結了,無法再更多地去形容自己的感受,此路不通、徹底打結。

有再多題材都一樣,連自己喜歡的寫起來都會打結,後面那些預想的題材很大程度都是未知且不可預測的,我沒有辦法對這情況感到樂觀。

是感覺變稀薄了嗎?我想應該也沒有,事實上我還覺得自己越來越過度敏感,一點點心情、一些些感受都很容易在腦海中變成文字的形式,讀書或看影劇到某個段落時心裡就會浮現出文字來描繪當下的共鳴。
世界是文字構成的,許多事物都充滿了文字形容的符號。
我覺得自己像是得了很嚴重的強迫症,無意識地強迫自己想像如何將一切轉化成文字,然後寫成心得或感想更新到部落格上。
更新部落格,我覺得也是一種強迫症。

有這麼多的觸發,應該很好寫才對,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想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

我可能能夠隨時有感觸,僅只針對這一個段落可以有很多想法,但是寫成感想則不,怎麼從頭開始把文章帶到這一段,那才是文字要處理的部份。
這讓我回想起以前唸書時和朋友一起創作漫畫的那段過往,我能夠想出很多場面和場景,例如開頭、結尾、重要角色之死等等的段落,但要怎麼用一個故事把它們貫穿起來呢?
很久沒有畫圖了,可是我發現自己換了個領域以後,又碰到一樣的問題,那個瓶頸和障礙看來如果不打破或穿越,無論走到哪裡都是一樣的啊。

而另一個問題則是,當下文字浮現在心中的時候,那一瞬能抓住多少?
連結或處理的問題暫且不論,我能記住或是保留這些感覺到何時,又必須要如何將它們完整呈現出來?
那就是現在碰到的打結問題。
那麼多鮮明的心情感受,歷歷在目地躍然於眼前,卻無法將之轉成文字躍然於紙上,那種情況實在叫人氣悶啊。

我覺得現在我的情況,就像用一台 CPU 不到 1G 的單核心和不滿 1G 記憶體的 PC 來處理 PAINTER 軟體裡的水彩大筆刷效果一樣‥‥‥不完全是能力極限的問題,而是接受到的已經超過自己能處理的限度。

看到、感覺、思考到的一切,不是我、給自己留點空間地說;不是現在的我可以完整表達的‥‥‥硬要追逐的結果,是讓自己寫出來的較之以前還更少了重要微妙的感覺,但又充滿了邯鄲學步的做作尷尬啊‥‥‥

其實,我想休息了。
想暫時遠離那文字隨時作祟的世界。
可是,我又捨不得那種美好的感覺,雖然形容不出來讓人很挫敗,但是能夠看到這樣特別的世界,就算是幻想幻視搞鬼也好,也很令人流連不捨。

嗯‥‥‥我想,所以,我還是會維持現在目前的進度繼續下去吧。
寫到因為工作忙碌家庭等等可能和不可能的因素導致自己寫不下去的那天。
或者說寫到實質上真的寫不下去那天,像<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一樣,「轟」地爆炸了的那一天吧。

在那天到來之前,我依然繼續寫下去。

所以這一篇就只是一個苦悶傢伙的囉唆雜念而已,因為改變不了什麼。

那麼,在結束之前再抱怨一下:
為什麼我的 blogger 在版面配置上會有兩個「網誌文章」的版塊內容?
當初喜歡 blogger 而決定在這裡開始新生命,就是喜歡它在版面上的自由,而且還有很多官方與自製範本可以選擇,而我一有時間就不斷地想找出最滿意的範本,結果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就變成兩個了,而且即使回復到最初的編輯設定而是沒辦法變回來。
兩個「網誌文章」的版塊內容,這未免也自由過頭了吧‥‥‥
還好後來我找到這個叫做「FaceBook 2.0」的版型,可以把另一個多出來的「網誌文章」版塊給藏住,不過如果這個問題無法解決,我就只能用這個版型啦‥‥‥
但換個角度說,我也該感謝至少還有這個版型能用。

看來還是再找另外一個地方作為網誌備份比較好,不過同時更新想起來就覺得好煩啊‥‥‥還是比較喜歡守在同一個地方。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