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未來的自己、寫給過去的自己。


這樣的一首歌,我其實過去就聽過,在去年小麻由十五歲生日的時候,一位日本的麻由飯朋友 ( 當然我並不認識他 ) 做的慶生PV,用的就是這首歌。
歌聲很好聽、歌詞也很棒,做為小麻由的慶生PV也很有意義,但很奇異的是;當時的我除了PV中的麻由以外的其他事物都沒太大感覺,是直到最近、無意中看到了這首歌的原PV,突然強烈地有了很多感覺。


我果然是不敏銳且遲鈍的,真的非常後知後覺,不過很想小小地辯駁一下;在麻由強大的光芒之下,實在很難注意到其他美好的事物,因為最美好的已經擺在眼前並也如此耀眼了。
好吧,我知道我是在強辯。


僅僅一年,對同一首歌的感覺會出現如此的差異,我想很大的原因還是年齡的問題。小麻由去年十五歲生日的時候、我28歲,今年十六歲生日時、我29歲。就論年齡帶給人的情緒影響來說,28歲和29歲感覺是很不一樣的,就像18歲和19歲也是完全不同的那種感覺,18歲時還覺得自己很年輕青春,但19歲就會想到那個自己做決定與負責的20歲即將到來了。同理,28歲與29歲也是這樣的情況,就算只差兩年,但是距離30歲就還是感覺遠了不少,但是只差一年時就 zenzen 不一樣了,想到「三十歲」這個字眼從29歲生日過後的那天,以每天減去一的進度自三百六十五開始倒數,恐慌就莫名地沉重、壓力也隨著無法擺脫,明明知道不該想太多,卻開始往前去想、往後去想,既作回首、也作展望,但是所有的恐懼與慌亂就都是來自這些多想。


我做了什麼?而以後呢?


即將要三十歲了,我卻發現自己什麼也沒做,沒有什麼是有意義的,沒做過有意義的事,而這樣的我也竟然這樣過了近三十年,而往後的再一個三十年 ( 如果還能活到那下一次的話 ),如果我又回頭望向過去自己走過的路,那段過程是否依然空白?這種想法攫住了現在的我,不但令我懼怕也感到悲傷,還要再過一個沒有意義的三十年嗎?再過一次空白的人生,仍然毫無價值也沒有一點用處,如此 ~~ 那麼生與死的界線到底在哪裡呢?這種沒來由的恐懼會在某些寂靜的時刻叩門造訪,扼住了我的思緒並且任其不斷蔓延成無邊無際的迷茫。
在這之前,我看不到自己做了什麼。
在這以後,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
什麼是我能作的?
什麼是我可以作的?
在快要三十歲的現在,是我怎麼都無法找到答案的問題,如果說給我一個機會可以實現任何一個願望,我會說:
「請給予我指引」,我想要活得明確,明明白白正正確確的一個感覺,因為目前的我覺得自己挖得很空、很模糊、很不清楚,也非常的虛無不定。


正是因為處在這個尷尬 ( 我想已經無法使用「徬徨」來形容,因為那個字眼屬於我不再擁有的年輕 ) 的年紀,所以我才會在現在對アンジェラ‧アキ的這首「手紙 拝啟~十五の君へ~」產生了新的不一樣的感覺了吧?


十五歲時的我,在做什麼呢?
現在想來,也還是一樣地空白。
浪費著看似沒有額度限制的時間,有一天沒一天地過,十五歲正是國中生畢業的年代,在確定學校的那個暑假,我過得像爛泥一樣沒有一個固定的型態;看布袋戲、打電動、睡午覺、晚上熬夜,每天過的都一樣,但也因為如此,找不到一個特別能說的事情。
回想起來,就是因為無所事事,所以做了什麼都是顯得空洞且毫無意義。


歌詞裡的那個十五歲的主角,我覺得比起十五歲時的我真是成熟太多了,想當初我十五歲的時候哪有想到這些啊…?或許當時的我有著其他的想法還是困擾,但始終沒有很具體地把它們當成應該要處理和思考的煩惱來對待,我總覺得這首歌裡那個十五歲的主角心情,反而是更像現在即將三十歲的我,因為現在的我才確知「此刻;快要認輸、快要掉下淚來 ~~ 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的我」的感覺是多麼沉重,那是走在沒有前方地面的邊緣挫折與躡腳於單薄絲線上的兢兢恐懼,其實我無法很清楚地描述出自己到底在害怕著什麼,只是那種往前回首尋找不到任何足跡的一片慘白,還有展望未來找不到任何目標的濃濃漆黑,構成了灰濛濛的茫然無措,這種無措感很難形容,它空虛得大到好難完全不去忽視,每天背負著這沉重的空氣感,形成了找不到原因的煩悶心情。


在這麼深刻地察覺到自己的煩惱以後,對於當前徬徨無助的心情有了切實的體會,但那些事情能對誰說?或者說要如何才能說出口?


於是就像一開始所說的「十五歲的我,有著無法向任何人訴說的煩惱。如果是寫給未來的自己的信的話,想必一定能坦率的說出口吧?」一樣,到頭來還是只有自己!啊…終究只有自己能體會自己的想法、只有自己能了解自己、也只能跟自己商量,面對眼前所有的一切;也許是朋友、可能是親人、還是最愛的人,即便親密如是,總也有還是無法坦承相對的部份隱藏在心中,不是不想說、而是說不出來,那是到死也無法開口的某種特殊的感覺,雖然它說出來以後大概會讓聆聽的人覺得不是多大的事情,但對自己來說卻是至為沉重的,就是因為這樣,深深地知道因為終究他不是我,所以怎麼也不可能理解我所想表達的意思,因此;真正能誠實以告的對象,只有自己,只能說給自己聽,讓那聲音在心中迴響,碰撞尋找著出口。


出口在哪裡?
說真的,這答案我不知道。
這首「手紙 拝啟~十五の君へ~」沒有很確定地告訴你答案,但是卻告訴你怎麼去尋找出它:
「自己究竟是誰?該朝何處前進?只要不斷追問,就能找到答案。」
「此刻,不要放棄、不要流淚。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之時,只要相信自己的聲音,昂首闊步向前走就好。」
也許真的很痛苦,或許真的不想再努力了,想把一切都放下,乾脆地承認輸了、然後讓淚水不受壓抑地痛快奔流。但還不行,不可以這樣;找不到的答案要努力去找尋。疑惑一定得在疑惑裡思考。任何煩惱都一樣,試著相信自己堅定地走下去。這是同樣走過那段人生的自己給自己的建議,因為現在所困擾的一切也曾對未來的自己造成困擾,
「大人的我,也曾有過受了傷而難以成眠的夜晚。」,沒有人願意受傷,但總會有無法避免傷害的時候,要如何使傷口癒合、不再疼痛,那就是找出答案的必經途徑了。
答案要自己去解答,傷口要自己包紮,煩惱要自己根除。
未來的自己沒有給予像預言一樣的完美解答,因為知道沒有實質意義,畢竟如果自己沒有面對它們,而只懦弱地選擇想知道結果而逃避面對的過程,那麼什麼也沒解決,包括了因為它們所帶來的必然痛苦。


「手紙 拝啟~十五の君へ~」是一首療傷治癒的溫暖的歌,它想告訴所有跟這首歌裡的十五歲的自己一樣、或者說所有人都曾會有的,包括現在、過去、未來的任何一個階段的聆聽者;面對傷痛與煩惱,也許痛苦地想放棄一切、想不顧一切地痛哭,因為真的好難過,總覺得再也不可能負荷得了了。但即使如此依然不能放棄,如果真的放手就什麼都沒有了,正是因為走過了這一段,才有以後鼓勵自己的我,他走過去了,在不懈的相信與不放棄的堅持之下。
或多或少,都一定需要這樣的力量激勵自己,那便是「手紙 拝啟~十五の君へ~」想帶給我們的力量,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アンジェラ‧アキ的歌聲其實並非那種療癒系的溫柔美聲,初聽歌聲時,很難想像アンジェラ‧アキ在彈著鋼琴演唱時的動作是那麼地活潑與激昂,
她的歌聲年輕熱情,充滿著熱切的生命力,戴著眼鏡、看似瘦弱斯文的アンジェラ‧アキ,卻有著青春情感濃厚的歌聲,在那歌聲中看得見奔放自由的言語帶著無限寬容的勸慰,這溫柔的感覺不是像水一樣以柔軟滿溢的柔情作為包容,是如同陽光般耀眼勃發的熱力,也因為這樣;「手紙 拝啟~十五の君へ~」的溫馨是特別的,它沒有熱血的激勵、也不是催人熱淚的悲切,因為那原本就不是アンジェラ‧アキ所要以歌聲與音樂表達的,青春激切的聲音只是想說對生命的熱誠、對自己的堅信。


我很喜歡這首歌曲PV裡,那個飾演「以後的自己」的女主角,她的眼神很堅定、表情有某種無法形容的專注,完全不見一絲疑惑與迷亂,彷彿自信原本就是她與生俱來便擁有的那麼自然,那是我所缺少的特質、也是我渴望擁有的特質,尤其是這些特質所組合成的明確感,更是我一直在找尋的事物。
特別有感覺的是三分零三秒時,那個女主角向畫面左方踏出了腳的動作,我覺得那個動作很像決定、確定了什麼,是如此地堅毅清楚,於是就這樣下定了決心。
我也想像那樣一樣,一輩子希望能有一次;這樣堅毅地下一個決定的時刻。因為我覺得那個樣子很耀眼,而我也很想、一次也好,希望可以發光個那麼一次。



アンジェラ‧アキ 手紙 拝啟 十五の君へ
作詞:アンジェラ・アキ
作曲:アンジェラ・アキ


拝啓
敬啟者: 
この手紙読んでいるあなたは
此刻,讀著這封信的你,
どこで何をしているのだろう
現在在哪裡?做些什麼呢?
十五の僕には誰にも話せない 悩みの種があるのです
十五歲的我,有著無法向任何人訴說的煩惱。
未来の自分に宛てて書く手紙なら
如果是寫給未來的自己的信的話。
きっと素直に打ち明けられるだろう
想必一定能坦率的說出口吧?
今 負けそうで 泣きそうで
此刻;快要認輸、快要掉下淚來 ~~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僕は
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的我,
誰の言葉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該相信誰的話繼續往前走呢?
ひとつしかないこの胸が何度もばらばらに割れて
只有一顆心,不斷的破碎、崩壞 ~~
苦しい中で今を生きている 今を生きている
在痛苦之中,活在當下、活在當下。


拝啓
敬啟者:
ありがとう
謝謝你的信。
十五のあなたに伝えたい事があるのです
我也有話,想告訴十五歲的你;
自分とは何でどこへ向かうべきか
自己究竟是誰?該朝何處前進?
問い続ければ見えてくる
只要不斷追問,就能找到答案。
荒れた青春の海は厳しいけれど
波瀾萬丈的青春之海雖然險惡,
明日の岸辺へと 夢の舟よ進め
將夢之舟朝著明日的岸邊前進吧 ~~
今 負けないで 泣かないで
此刻,不要放棄、不要流淚。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時は
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之時,
自分の声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只要相信自己的聲音,昂首闊步向前走就好。
大人の僕も傷ついて眠れない夜はあるけど
大人的我,也曾有過受了傷而難以成眠的夜晚。
苦くて甘い今を生きている
苦中帶甜、活在當下。


人生の全てに意味があるから
人生的一切都有意義。


Woh…


恐れずにあなたの夢を育てて
所以不要害怕,讓你的夢想成長茁壯吧


La…La…La…
Keep on believing
La…La…La…
Keep on believing
Keep on believing
Keep on believing


負けそうで 泣きそうで
此刻;快要認輸、快要掉下淚來 ~~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僕は
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的我,
誰の言葉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該相信誰的話繼續往前走呢?
ああ 負けないで 泣かないで
啊…此刻;不要放棄、不要流淚。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時は
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之時,
自分の声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只要相信自己的聲音,昂首闊步向前走就好。
いつの時代も悲しみを避けては通れないけれど
不論何時,面對悲傷,只會逃避的話是行不通的。
笑顔を見せて
展露笑容,
今を生きていこう 今を生きていこう
努力活下去吧、努力活下去吧!


拝啓
敬啟者:
この手紙読んでいるあなたが
我祈禱現在讀著這封信的你,
幸せな事を願います
能過得幸福。


 


PS.
在看這首歌的PV、戴著眼鏡斯文高挑的アンジェラ‧アキ的時候,覺得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後來才想起她就是演唱小麻由主演的電影「Heaven's Door」的主題歌「Knockin' on Heaven's Door」的人,小麻由還曾和她在「Heaven's Door」的試映會上同台合照過呢。


是說;我也叫 aki,不過同樣都是 aki,アンジェラ‧アキ實在是讓人羨慕的 aki 啊。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