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0」已經演了六集,然而我到目前才看完第三集而已。
從寫完第二集的心得以後,停了很久,這中間發生了一些事,零零落落、拉里拉雜的事此起彼落。所以我就一直沒有去追「Q10」,想來真的很對不起我家小麻由,好不容易妳出演多拉馬了,我卻沒有第一時間支持,真是慚愧啊。
再一次覺得自己實在失格。


過了這麼一段時間,再看「Q10」多了點陌生感,畢竟才只看了兩集,有些角色的臉孔還沒完全對起來,在這記憶已經青黃不接的時候抽身,許多模糊的影像更加模糊。不過很湊巧的是;小麻由在前一集出場極少,所以還沒有太多印象可供記憶深刻,因此不受影響。


就這第三集而言,在還沒看之前聽很多朋友說出場很少,因此在看的時候就事先做好了準備,不過真的自己看了以後發現其實還滿多的哪。或許是做了心理準備,心情不至於因過度期待而突兀吧?不過就我的感覺;在這麼多人要平分戲份的情形之下,小麻由的戲份實際上不算少了,可能比起目前比較活躍的幾個角色少了些,但還在我所認定的平均值裡。
其實;比起戲份的計較,毋寧地我是希望能夠是個劇情少卻令人很難忘的角色,實話地說個不太願意承認的事實;麻由從唸國中以後很少演到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雖然其中不乏很美很萌的模樣,但那是麻由本身的美麗,卻不是這個角色與麻由合而為一的獨特魅力,當然或許是麻由自己造成的,因為那逐漸削弱的靈性與存在感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實啦。不過我始終相信;專屬於麻由的終究不會消失,只是可能被什麼掩蓋了或者是少了某種讓它發亮的契機罷了。


「Q10」也許就是那個契機,月子或許可以讓我想起一點關於麻由氣質的感覺,雖然我覺得還是差了一些,但確實我在月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些過去曾在麻由身上存在過的獨特味道。
即使它並不多,可是;總算是出現了,我用「曾存在過」來形容;想想其實並不恰當,因為這可不是過去式,而是明白的現在式、可能的未來式了。
我很高興地看到她以表現應證我說的;專屬於麻由的終究不會消失,因為,那就是妳啊!麻由 ~~


本來很怨嘆為什麼不是由麻由出演山本民子這個角色,但在看完這一集以後不這樣覺得了。因為富士野月子也很不錯啊,並且感覺上在眾人故事逐漸明朗的情況下,唯有她還保持著大好空間的撲朔迷離,未來發展性值得注意。
而且我覺得這個角色真的很適合麻由,像是兜了一圈以後,還是回到了最初原點的感覺,我們家小麻由還是最適合這種和人有點距離的角色,我是很不想這樣說的,這樣好像是在說麻由的形象很單一…可是我確實覺得每個演員一定都有最適合自己的模樣,而那是我覺得最適合麻由的其中一個形象。
FLaMme 經過三年多的失準和錯誤,終於幫麻由找對了角色。現在就是希望 ( 我也不反對這是恐嚇… ) 木皿泉不要亂來,把這角色搞爛了。


在第二集的預告時,我原本對於月子在平太面前場開夾克的畫面感到萬分糾結,也因此對佐藤健有了不滿的怨念。
但是真的看到這一段時,我笑了,這是個什麼樣的女生呢?為什麼會把名字繡在夾克內領的布條上?而又為什麼要在報上姓名的時候把它秀出來給人看?
當然不能排除;月子的舉動也許帶有一點想吸引平太目光的心機,但那很難讓我就因此可以接受這個行為有合理的正當性。
不管是有所心機、還是習慣使然,都無法解釋月子的特立獨行。


話說;我看到麻由的鎖骨和肩膀時覺得很感動耶…我到底在感動什麼啊…會因此而感動簡直是不折不扣的大變態啊 ( 抱頭~~ )



月子古怪的地方不只如此。
在大家都已經放學的時候,這個請假多天的小女生才來到學校,但也沒進去就這麼坐在校門口玩著魔術方塊等著。
既然都已經下課了,還來學校幹什麼?月子面對這樣的疑惑的回答也很妙:
「沒人才好,要不然會被能量傷到的。」



我無法理解什麼是「能量」,即使到這一集看完以後,劇情也沒給個明確的答案,而我覺得想去期待日後會有答案,這樣的期望也很渺茫,木皿泉常常這樣搞,很可能它會成為我看完以後仍然不解的懸念之一,老實說每次都是這樣,只是這些細微的懸念終會隨著時間過去而慢慢遺忘。
不過雖然不懂,我卻覺得月子可能是個心思極為細膩的女孩,只是這些細膩在她的古怪言行之下就顯得毫不起眼,對於心情的波動和想法她有她獨特的看法與解讀,也就是對於眼前事物的變化具有容易察知的敏感性。
但這種感覺,也還是無法解釋何為「能量」


然後是麻由。
我真的很喜歡麻由這一段的表現,終於那種畫面亮起來的存在感出現了,那種存在感是特別的,是會主動把焦距對準她的那種特別,絕無僅有而且獨一無二。
尤其是這個笑容,怎麼會有這麼棒的笑容呢?具有難以形容的無垢純真,在看到這個笑容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浮起的形容詞是很抽象很無法具體說明的「粉嫩」兩個字。怎麼會聯想到這些?我也真是說不上來是怎樣的一回事,但確實我覺得那個笑容很像個孩子、像我記憶中乾淨清秀的小麻由,總覺得在這個瞬間看到了過去小小的麻由和現在的麻由重疊起來。
在那個同時突然地覺得萬分感動,我,找到了麻由。終於找到了麻由,終於看見了已經被我放在記憶裡苦苦期盼的麻由。



在大家都離開學校的時候,月子進入了空無一人的教室。



看著凌亂的教室,月子走到了黑板前,冷冷地說:
「不錯啊,挺有幹勁兒的。」
「這種地方我可受不了。」



月子因為什麼而請假不到學校?劇情至今都沒有給過一個確切的答案。從月子的話裡能感覺到的是;她對於學校是充滿敵意和抗拒的,而那似乎與學業無關,而純粹是個人想法因素。
我不禁想起的是;那是否與所謂的「能量」是有關的?夕陽西下的教室映照著天空的茜色,讓我想起了生物那首「最後の放课後」,學生的疲憊與老師的苦勞是最常見到的風景,還有更多的是或許說不出的情感還有因誤解產生的憤怒,也許又有功敗垂成的悲嘆和一舉成功的榮耀,這些全都是在教室裡活生生地上演的青春活劇,雖然隨著鐘聲響起而離開了學校,但那曾經有過的一切卻依然在空氣中留下了味道,黑板上沒有擦掉、毫無章法的文字排列在在地顯示著這個教室曾有過的;學生與老師活動的「痕跡」,透過呼吸仍然能夠清楚地呼吸得到。


這是不是就是月子所感受到的「幹勁」?也就是讓月子受不了的,會讓她受傷的「能量」來源?
月子之所以請假,也許就是如此,不知道什麼原因,她厭惡而且反感這些所謂青春的印記,並且也討厭置身其中。就像前面說到的;我感覺月子是心思極為細膩敏感的女孩 ( 然,那也許是我對於第一眼印象的自以為是想像 ),可能對於這樣的她而言,這樣的團體生活有她無法接受並且融入的原因所在吧?


我想起了棉矢莉莎在「欠踹的背影」裡讓女主角初實說的:
「為什麼這麼急著沖淡自己呢?浸泡在同樣的液體中,完全放鬆自己,徹底與他人融合,是那麼舒服的事嗎?」
月子不一定是這樣的心情,「Q10」裡的三年B班也不見得就是這樣的世界,可是我確實感覺到她有種想保持自我濃度、不想被稀釋的強烈主張。


這一段並不長,不過麻由緩慢走過的感覺相當有氣勢,雖然不至於有天海女王那樣的女王樣姿態,但是…嗯…深刻地感受到某種凝結住的空氣感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不過說真的;總覺得冰冷的眼神和帶著寒意的表情還是差了一點點,就像是「絶対零度」中有些刻意的感覺,但比「絶対零度」好了很多。至少;「絶対零度」裡的麻由那種刻意有斧鑿的味道,而這一段裡不是很特別去注意的話並不會注意到。
或者也可以說是;我的心中總是記著過去渾然天成的麻由,因此時時刻刻地拉出來比較,只要差了一點點我就會感應到吧。



月子再一次地出現在平太面前,留下了一句:
「時光可是一去不復返的啊」就飄然離去。
配合手中玩著的魔術方塊,月子這個人充滿了難解的謎團。


我覺得這一段月子存在的意義,就是在於點醒平太。月子似乎早料到平太會以約定為由來逃避,所以用這句話來回答平太說的:
「就算這樣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如果沒做什麼,絕對不會有改變。
也許做了什麼,結果還是沒改變。
但是正如同月子提醒的「時光可是一去不復返的啊」那樣,過去的將永遠過去,做與不做也許都無助於結果,但至少;是否該在這時空裡留下一些什麼?


月子的提示其實非常模稜兩可,她並沒有否定平太、也沒有肯定平太,兩句話加起來,可以說是勸說鼓勵、說是游說放棄也未嘗不可。雖然我前面是以積極的方式去設想,但實際上來說,我覺得月子的提示十分含糊不清。
就結果來說;平太選擇的是比較積極的一面,這該說感謝他的福至心靈吧?但我想平太自己也許正為了過去而後悔,所以月子的提示並非真的具有強大的真理力量,而只是選對了說出的時機,恰好推了平太一把罷了


麻由在這一段的表現,我覺得就像是第一段在校門前的延續,因為沒有像一開始初登場時怪異的言行舉止,所以感受就不至於同那時一樣強烈。
但是;只要自然就是種美了不是嗎?



一直看來總是沒有什麼特別情緒的月子,恐怕這是目前為止反應最大的一次,雖然沒有說話,不過睜大的雙眼洩漏了她心中激動的心情。



看到那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不安,因為那像是有什麼正在發生一樣的改變正在蠢動,而這變動的感覺隱隱約約使得月子雙眼中原有的色彩已經有所不同。
我所不安的;並非那換了模樣的色彩,而是不安月子在這部日劇裡的角色。因為那情緒的波動似乎宣告了某種感情的萌芽,雙眼中散發的光芒像是發現了什麼、看到了什麼,而這讓一切都不一樣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想看見麻由和男生親密的樣子,也不想看見麻由對某某人產生強烈情感的模樣。
是私心過重的自私在作祟,所以有了這樣無法接受的心態,明明知道;身為女演員,這都是不能避免的,可是卻又卑劣地希望不要有這麼樣的一回事。
我究竟是排斥麻由和男生在一起?還是我難以想像麻由的長大?或是說我怎樣都不能跳脫出麻由是小女孩的認知窠臼?
大概都有吧?所以這麼複雜也這麼地想不開。
但是在怨嘆的同時,我也蠻喜歡麻由在這個片段的表現,那真的是不需要言語使用表情演戲的最佳典型,僅只用雙眼就成功地讓我感受到心情上的變化,真要說哪裡不滿足的話,就是總覺得麻由還是有點僵硬,雖然情緒都有到了,但還少了點更加鮮活的出神入化。



月子的房間裡,有用魔術方塊疊起來的「平太」字樣。



這是之前有的?還是後來才有的?
如果是之前,那麼就不難解釋月子為什麼總是出現在平太面前,很有可能;從一開始月子就因為某種原因鎖定住了平太。
如果是之後,只能說月子與平太的碰頭只是一種巧合,但就從平太狂哭落淚的那一個瞬間,月子開始對平太產生了興趣。
從劇情來看,應該是之後,因為這個部分剛開始的時候,月子正在疊著魔術方塊。可是也不能否定她早在之前就已疊好,那時候的堆疊很可能只是打電話時手會抓起某種東西又放回去的無意識動作。



但根據月子的通話內容:
「是啊,痛哭了起來,那樣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雖然覺得不太舒服,但又有些感動。」
說明了月子一定早就知道平太這個人,而且觀察過他。我的看法是;月子本來就認識平太並且因為某種原因觀察著他,而那場痛哭讓她對平太有了新的認識,所以開始對他感興趣,於是在那之後疊了這樣一個魔術方塊的造型,算是聊表一下自己因此波動的心情。
這裡面還有一個伏筆是;與月子對話的人是誰?而上一集月子看著的相簿,裡頭和Q10相像的女子又是誰?
那都要留到以後才能知道答案了。



「雖然覺得不太舒服,但又有些感動」是一個很危險的信號。呃…我是說對我這個麻由飯而言啦…
我想月子一定在那時被平太的痛哭給打動了心,所以覺得不舒服吧…
而這也好像在跟我說;
你所不想看到的情景將要出現,接受事實吧!


抱頭~~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