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真是個安靜、古樸的小京都。

121.jpg

第五天的行程,就是在我們投宿的高山。
到目前為止,我們都是以住宿地為據點出發前往各地,像這樣子直接在當地過上一整天,卻是這趟旅程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待上整整一天,從某種角度來說應該可以說是最不走馬看花的一天,所以看起來這一天該是最深度旅遊的一日才對,但偏偏我對高山這一整天的印象卻是八日遊中最模糊的一天。

也許是一整天都在繞啊走啊的關係吧?有很多地方是反覆地經過了好幾次,事到如今已經很難有系統地完整回想起當初的行程內容,而僅能透過照片的順序勾勒出大概的路線了。

不過,我依稀還是記得;早上要出發前往的最大目標;是日本三大朝市之一的宮川朝市與昨晚散步到達的國分寺。

在前往宮川朝市的這段路程,我們並非朝著目的地直趨而去,而是悠閒地慢慢地走;先走到高山陣屋,再轉往宮川朝市。
從 Google 地圖來看,左下方 標注 J-Hoppers Hida Takayama 之處是我們投宿的民宿,高山陣屋在地圖右下方,而宮川朝市則在右上方,這個路線等於是繞了半個圓。

123.jpg

走向高山陣屋前,還是會經過昨晚溜達過的商店街路口。

高山陣屋的附近也有一個朝市,可是因為我們來得太早了,所以還沒開始營業。

吃了早餐,略為停留了一下以後,我們就轉往宮川朝市進發了

和金沢一樣,高山也有「小京都」之稱,在這段刻意繞遠路前往宮川朝市的路途上,道路兩旁的建築很有時代劇的味道。
是說這趟八日遊我就走訪了兩個「小京都」,想想真是夠難得的體驗了。

124.jpg

 

因為來得太早,所以很多店家都還沒開門營業。

125.jpg

 

後來我們有沒有再一次經過這個地方呢?商店開門營業後的模樣應該是什麼模樣呢?其實我已經記不太清楚了,但關於這幾條老街的記憶,早晨這個靜謐無人的景象在我的腦海中始終清晰地存在著,但卻沒有開店營業的確實印象。

來到了鍛冶橋頭,只要走過這座橋,就到達目的地宮川朝市了。
其實,在橋上就可以看到對面一整排白色棚子搭起來的市場景象。

126.jpg

河裡面的魚很大又很多。
很喜歡走像鍛冶橋這樣橫跨小河的小橋,覺得很輕鬆又舒服,緩緩流過平坦河床的河水和河邊兩岸的柳樹總給我心曠神怡的感覺。

127.jpg128.jpg

宮川朝市和台灣的傳統市場很像,但是又不是很像,雖然都是在街道上擺攤,可是感覺很不一樣。
我覺得,日本的市場--應該說是宮川朝市太安靜了點,儘管也不缺乏叫賣吆喝的聲音,但相較於台灣的傳統市場,音量還是差得太多了。

 

 

129.jpg

 

 

 

而且,堤岸旁的柳樹與緩緩流過的河也使得整個市場看起來多了點婉約清秀的氣息。

賣的東西也比較偏向手工藝日用品,沒有像台灣那樣的生鮮魚肉攤,大多是醬菜醃魚之類的醃漬品,或者是可以直接食用的熟食。

130.jpg

街上有個右衛門橫町,是個規模不算太大的賣場,販賣一些漬物和有趣的工藝紀念品,還有一個專門賣筷子的專門店。

131.jpg

在走到宮川朝市的末段時,意外地看到了這麼一間清楚標示著感謝台灣311震災支援的店鋪,因為在異鄉突見熟悉文字的難得以及受到被感謝的欣喜情緒感染,就忍不住將它拍了下來。

只是,雖然感覺特別,最後卻還是沒有因為這樣捧場購買他們販賣的商品,回想起來,頗感歹勢了點。

132.jpg

一直都不太喜歡台灣的傳統市場,但身處宮川朝市,卻突然想念起它了,或許是因為這寧靜的景象之中缺少了我印象當中應有的熱情喧鬧吧。
可也是在這種情境之下,越發強烈地萌發出國旅遊的真實喜悅,因為感覺到自己真的是身在異國啊。

結束了宮川朝市的行程後,就是前往昨天晚上到過的飛騨國分寺了。
昨晚我們雖然到過了國分寺,但並沒有進去,因為太晚了,已經不能進寺參訪...其實在吃完晚飯後,我們就知道國分寺在那個時間點肯定是關上大門了,只是基於熟悉環境和確認路線的想法下而去。

白天的國分寺,自然是完全不同的光景,不過寺內給我的感覺和宮川朝市有點像...主要的道路旁也有一些販賣特產、工藝品、漬物和乾貨的攤位。

133.jpg

 

 

 

 

 

 

寺前有關於國分寺簡略的簡略歷史,始建於西元七四六年,令人咋舌的古老。
整段文字中,最讓我感到親切的還是秀吉和金森長近兩個名字。

134.jpg

被列為県指定重要文化財的三重塔和市指定文化財的鐘樓門;
三重塔和鐘樓門據說是由舊高山城所遷移過來,其中的三重塔最初原本是七重塔,因多次燒毀改建得越來越小和低層,結果成了現在的三重塔。

135.jpg136.jpg

寺內一隅的一願觀音。

137.jpg

國分寺內,我最喜歡的就是鐘樓門側邊的大銀杏,因為我在這次的日本之旅中莫名地對樹感到特別有興趣,可惜的是我手機拍照的景深不夠,無法整個將之整個拍攝下來,而且色調也抓得很差,完全沒有拍好,這是我對國分寺最有印象的景色,卻沒能留下清晰的紀錄可供回憶,殊為遺憾。
不過總算還能記得在網誌中把這個心情寫下來,也終究給不希望遺忘的遺憾留下了一個記憶。

138.jpg

結束了國分寺的行程之後,我們回到商店街吃午飯。
因為午餐並沒有特別計畫,所以想說到商店街隨意逛逛,再來決定要吃什麼。
也因此,我想不起自己中午在哪裡吃的了,只有一碗清淡牛肉湯拉麵的印象,味道雖然不差,但卻也不是特別地好,加上沒有留下照片作為線索,所以就慢慢想不起來了。

不過雖然沒有午餐的計畫,但我們倒是有吃布丁的計畫。
這家レストランル・ミディ( LE MiDi ) 的布丁非常有名,而且店內的餐點的評價和推薦度也很高,不過咱們此番的目的只想吃布丁而已 XD

老實說,與其說這個布丁好吃到讓我驚艷,毋寧說這個布丁的口感令我感到意外。
因為...我沒有吃過這種吃起來軟綿綿但又綿密細膩的布丁啊啊啊啊啊 XDDDD,這個「沒有吃過」指的不是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意思 ( 雖然確實很好吃 ),而是...我一直以為布丁吃起來就該像統一布丁或麵包店的布丁麵包那樣啊。
「統一布丁其實應該算生布丁」,在我表達自己內心的疑惑之後,同行的友人這麼告訴了我,真是長見識了,在來到高山吃布丁之前,我真不知道布丁有生熟蒸烤之分啊。

140.jpg
↑↑↑ 沒拍照片,只好拿朋友拍的來借用了 XD

吃完了布丁和午餐之後,我們在商店街的超市買了些食物,回到投宿的 J-Hoppers Hida Takayama 把它們冰在冰箱,短暫的休息一下後再度出發;目標是櫻山八幡宮。

路上經過的江名子川。
不是很大的河,感覺跟排水溝寬度差不多,但卻很清澈,很有引人一掬的吸引力,但是圍欄阻止了這種衝動...

141.jpg142.jpg

 

江名子川和先前走訪過的宮川是流經高山市的兩大河,不過我覺得江名子川的規模和宮川差得太多,據聞過去的江名子川曾充當城池的堀;也就是護城河的任務,以前的它該是什麼樣的光景呢?看著腳下緩緩流過的清澈河水,我覺得自己完全無法想像。

沿著江名子川修築的名為江名子川遊歩道的木橋和道路,在春天來臨時是一段美麗的賞櫻步道,但在季節不對造訪的我們,只能說是無緣得見也無從想像了。

櫻山八幡宮在江名子川北邊偏東的方向,不過我們卻沿著江名子川往西走到宮川;然後才向北前進,正因如此,我們才會走到宮前橋、看到那白色的大鳥居。

這是這趟日本之旅到目前為止我們見過最大的鳥居。
不過,我拍的照片看起來很難顯現出它「大」的感覺,和現場見到的臨場感有不小的落差。

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其實覺得它「大」;是因為一路走來都沒有看見像他這麼大的鳥居,而在看見它之前的高山也沒有什麼太雄偉的建築,所以這個矗立在橋前的白色鳥居,就顯得別有旱地拔蔥的震撼感了。

144.jpg

 

走過宮前橋及其後的大鳥居,就可以直達這次高山行程中最大的目標景點--櫻山八幡宮了。

145.jpg

 

 

 

 

 

 

 

 

 

 

 

 

我對八幡宮和主祭的八幡大神的唯一印象,大概就是來自單機遊戲<信長之野望>中的「地黃八幡」北条綱成了,還有遊戲裡偶爾會見到武將對白中向八幡大神祈求戰爭勝利的祈禱詞。
也因此,八幡大神給我的感覺就像是相當於「軍神」一般的神明,後來 ( 其實是去過了櫻山八幡宮以後 ) 才知道;事實上祂應該是比較接近於「武神」,護佑武家武運之神,所以古代武士在出征時才會向八幡大神進行祈禱。
不過最初八幡大神是皇室祖神,演變為武家與武運之神的原因是因為源自於皇室的源氏也以八幡大神為氏神,而源氏建立了以武士為主體的鐮倉幕府之後,八幡大神就開始成為了武士的守護神。

八幡大神的身分是第十五代的応神天皇,據說在第十六代的仁徳天皇年間;飛騨國出現了名為「両面宿儺」的異形人領導的叛亂,仁徳天皇遣和珥武振熊討伐,和珥武振熊向先代応神天皇祈願後在平定両面宿儺的戰爭中勝利,所以後來聖武天皇設立護国八幡就以仁徳天皇為形象了。

両面宿儺的故事是典型的統治者與地方豪強的政權爭奪戰,說明著大和民族擴張的血腥擴張歷史,被打敗的人則以被醜化的形象塑造成了怪物流傳下來...其實在遊覽櫻山八幡宮、讀到這些傳說和典故的時候,那時的我只把它當作神話故事聽聽就過,回到台灣幾個月後讀了星野之宣的漫畫<東方奇譚祕聞錄>時讀到了<兩面宿儺>篇,關於那日去櫻山八幡宮查到的資料又上了心頭,於是又再查了並細細體味了一些高山與両面宿儺的傳說。

是說在查詢両面宿儺資料的時候,無意間也翻查到了<日本書紀>的內容,然後很訝異地發現;這本記載著日本上古時代神話歷史的古書竟然全由漢字寫成,不是現在那種夾雜著平假名書寫成的漢字喔,而是全然文言文寫法的漢字,像我這種...呃...不要臉的自稱還算稍具國文程度的人,讀<日本書紀>中両面宿儺的那一段,反而比讀翻成現代日語的版本還更加容易理解,那段文章的原文是這樣的:
「六十五年、飛騨國有一人、曰宿儺。其爲人、壹體有兩面、面各相背、頂合無項、各有手足、其有膝而無膕踵。力多以輕捷、左右佩劒、四手並用弓矢。是以、不隨皇命、掠略人民爲樂。於是、遣和珥臣祖難波根子武振熊而誅之」

但是聽說<日本書紀>也不是每篇都像両面宿儺的記載那麼好懂,有些條列的漢字寫法是音譯古日語讀音,遇到那種就很難懂了。

在遊記裡提到這個,好像扯離本篇太多了...嗯嗯,不過櫻山八幡宮是我這一天的高山之旅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所以就不小心敲太多字了...有關的無關的都寫了進去。

總之,在通過了大鳥居以後,就要走過一條直直長長的道路,前往櫻山八幡宮的二の鳥居...前面忘記說了,宮前橋後的白色大鳥居,其實是櫻山八幡宮的一の鳥居。

146.jpg

我並不清楚櫻山八幡宮的表參道從哪裡開始,不過貌似並非從一の鳥居開始,看網路上大家分享經驗的說法都是走過一の鳥居的一小段路後,一直走到書寫「櫻山八幡宮」的立碑,立碑石後面開始就是櫻山八幡宮的表參道。

櫻山八幡宮,可以說是我來日本旅遊看到的第一個大寺廟,前面在金沢、合掌村乃至於早上遊歷過的國分寺都無法相提並論,光這長長的一條表參道就完全不能比較了,古樸素穆的氣勢也更顯得大氣恢宏。

原來這就是真正的大寺廟啊...日本規模大的寺廟都是這個模樣嗎?
站在二の鳥居前,透過手機鏡頭捕捉櫻山八幡宮分毫形象的我,心裡不自覺地下了這個結論,渾然不知兩天後將會在名古屋看見更大的寺廟...不,應該說是神宮才對。

147.jpg

櫻山八幡宮也是宮,不過並不是神宮,日本的神社、寺廟、大社、宮與神宮之間貌似有明確的分別,不完全是規模的問題,但我到現在都還是沒有搞懂這之間的差異,只是模模糊糊地知道並不相同,但卻無法歸納出結論。

走過二の鳥居、通過表參道走上階梯,就可以看見銅匾上書寫著「八幡宮」的三の鳥居,它也是三個鳥居中歷史最悠久的鳥居。

148.jpg149.jpg

供養筆的筆塚,據說將筆放在筆塚旁供養的話會讓書法進步。

150.jpg

主殿,供奉著八幡大神,我們沒有進去。

152.jpg

淨手的水真的很冷,正中間是龍首形狀的出水口,照片角度照得太差,所以看不太出來。

151.jpg153.jpg

社務所前的一方水池,選這張圖放不是因為景色很特別,而是在櫻山八幡宮中照的一系列照片中,這是難得照得較好的一張。

154.jpg

櫻山八幡宮內還有一個特殊的設施,就是高山祭屋台會館,展示著高山祭真正使用過的屋台,一共十一個,四個月更換一次。
屋台就是那種在日本影劇裡常看到的;在祭典和特殊節日中會抬出來扛著搖曳遊街展示的大型花車,高山祭是日本三大曳山祭、三大美祭之一,於每年的春秋兩祭舉辦,分別為四月十四、十五日的春之山王祭與十月九、十日的秋之八幡祭。

剛好在我們來的前一個月舉辦了春之山王祭,不過當初就並非為了祭典而來高山,雖然錯過了挺可惜,但卻沒想像中那麼令人遺憾。

高山祭屋台會館是收費入館的,但我和朋友都沒消費的想法,所以就沒入場觀賞的打算了。

不過,我們做了很蠢的一件事...結果還是把屋台會館給看完了,這件蠢事是這樣的;
高山祭屋台會館是在通往三の鳥居表參道階梯下方,出口是在表參道階梯上方、主殿前的區域內。
我和朋友沒打算進場,所以就直接通過表參道來到主殿前,然而卻傻得沒注意到那個下方圖片的這棟建築物就是屋台會館的出口,就走了進去,然後進去以後越看越不對,因為館內展覽和動線的標示和我們走的完全相反,只是雖然感到不對,我們還是單純地認為;不過是剛好方向不同而已,一路走到了屋台會館的入口,這才發現大事不妙,因為我們根本是沒付錢把人家要花錢進場的會館給走完了,當下馬上像賊看到警察一樣驚慌地往上方出口走出去。

說真的,我並不慶幸自己沒花到錢就把整個館看完,反而感到很丟臉羞恥,在語言文化不通的異國,我們還是太不謹慎了。

155.jpg

離開櫻山八幡宮以後,今天安排的行程也結束了,但時間還很早,不到三點,所以我們也沒有很急著走回民宿休息,於是就想慢慢地走到高山車站以後再繞回去。

不知不覺間,又走回了早上曾去過的宮川朝市,當然,攤位都收光了。

156.jpg

接著又順著早上的路線走回了商店街,這時候剛好過了四點,還沒天黑,但有很多店舖已經在作收攤的準備了。

157.jpg

最後,我們終於來到了高山行程的終點,就是高山車站。

我對高山車站沒有什麼太大的印象,簡單地說是我根本不記得它的長相。
我想;當下的我應該也對高山車站沒什麼感覺,因為回國後檢視拍照相片的同時,上面這張商店街招財貓的相片是我在高山拍的最後一張照片了,這就證明了我當時並沒有感覺強烈到認為它有一定要被照下來留念的必要。

是不是沒去呢?
我確信當天最後我們確實走到了那裡,因為還記得在車站吃了麥當勞,然而除了麥當勞以外,竟想不起還做了什麼事情了。

總之在車站吃過麥當勞以後我們就回民宿了,天色也慢慢暗了,路上很多店鋪都關門了,就像昨日晚上我們走到國分寺的情況一樣,晚上的高山真的很寧靜,接近死寂的靜謐,在空曠街道上遊蕩時,時刻能感受到那種夜已深、人當歸的強烈思家情緒。
然而這裡不是我的家,我們是旅客,只有暫住的旅館可回,沒有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yon 的頭像
akiyon

日不落,夜不息 ( 半荒廢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