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部みゆき -- 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

書名:あんじゅう 三島屋変調百物語事続
   ( 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 )
作者:宮部みゆき
譯者:高詹燦
出版:獨步文化
   2012年08月02日

 

我記得第一次讀<怪談:三島屋百物語>的時候已經是四年多前的事了吧,宮部みゆき的江戶物語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怪談:三島屋百物語>和<通靈阿初捕物帳>這兩部系列作品,不過當初在讀<怪談:三島屋百物語之始>的時候,還不知道宮部みゆき會不會再出續集就是了。

不過,儘管當時很喜歡,但現在翻了一下,發現除了在豆瓣有留下幾句閱讀過後的心情以外,沒有其他的感想紀錄,時間過了這麼久以後讀續集的時候,其實我也想不起當初為什麼沒寫感想,而且不只<怪談:三島屋百物語之始>,<通靈阿初捕物帳>也是一樣的情況,只有豆瓣上的幾句話,而沒有感想。

當時我寫下的那幾句話是:
希望被記住、不要被忘記。原來空白也是惡靈作祟的理由、原來讓人遺忘是這麼地痛苦。
所謂的成佛其實是心無罣礙,在找到願意聆聽的人以後,甘心被忘記以後的安然。

睽違三年再看到當初自己寫下的這兩行字,想起了一點當時的感動,雖然小細節忘了一點,但整體劇情給自己的心情還是很深刻。
我覺得好像也想起了自己沒有寫感想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對其中一個故事印象太過強烈,反而很難寫出平衡的感想,因為看那幾句自己的紀錄,就瞬間想到了它屬於<怪談:三島屋百物語之始>其中一個物語的心情。

相同的情況,其實也發生在這一次的續集<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
<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一共有四篇物語:
逃走的水
竹林裡冒出一千根針
暗獸
吼佛

四篇故事都很棒,和第一部的<怪談:三島屋百物語>一樣篇篇都是傑作,我每一篇都很喜歡。
然而,我還是只最喜歡一篇,而且喜歡的感覺強烈到與上一次一樣;無法平衡。
那一篇就是主篇<暗獸>。

也曾一度想和四年前讀<怪談:三島屋百物語>時一樣,因為難以完整地盡述,所以還是不寫了,但後來想想,決定把它寫下來,就只寫這一篇也沒關係,留下比當初在豆瓣上那幾句話更多的感想吧。
為什麼呢?我自問。
我想,是因為暗獸黑助實在太可愛了。

這一篇<暗獸>說的是加登新左衛門武士夫婦住進了老舊且長久無人居住的繡球花宅,卻意外地發現了一團漆黑的神祕生物,新左衛門夫婦與之接觸後,將之取名為「黑助」。
透過新左衛門夫婦與黑助的相處,鋪陳出一個害怕人類卻又愛慕人類而想與之親近的可愛黑影,不懂得說話但認真地學習節拍發聲歌唱、好奇卻害羞安靜地跟隨在夫婦兩人身邊,我想讀完這篇<暗獸>,沒有人不會愛上黑助這個可愛的妖物。

但是,隨著黑助真面目逐漸的揭曉,也註定了他與新左衛門夫婦必然的分離,讀到這個部份的時候,心裡很難掩去惆悵的心情,即使知道這是不得不的決定,因為黑助是大宅院寂寞的化身,與人類越是親近就越是削弱寂寞的感覺,當不再寂寞、也就不再存在了。
分開是很痛苦的一件事,但為了保護彼此最重視的一切,也只能如此。

我很喜歡新左衛門離開前對黑助說的話:
黑助啊。
你寂寞嗎?我也很寂寞。
你又會變回一個人,獨自住在這座大宅裡。
不過,雖然一樣孤獨,但你已與我們相遇前不同。
我不會忘記你,初音 ( 武士的妻子 ) 也不會。
儘管分隔兩地,各自過著不同的生活,我們永遠都會想念你。當月亮升起,我們會想,啊,黑助現下應該也望著月亮,放聲高歌吧。當春暖花開時,我們會想,黑助可能在草叢裡玩。下雨時,我們會想,黑助可能在宅邸的某處望著這場雨。
黑助,你將重回孤獨,但你不是孤伶伶一個人。因為我和初音都知道你在這裡。

我覺得自己之所以寫這篇感想,就是被這番話給打動了,其實我就只是寫轉錄這一段話而已吧?那想像起來就鼻酸的寂寞,但卻又深深地明白自己被人記著與牽掛著的心情。

就算沒在一起了,但還想著的時候,就不再孤獨。
想著一個人的時候,就像在世界的中心。

我想,就是這樣曾經擁有但還是離開的愛的孤獨,能夠支撐著分離的新左衛門夫婦與黑助,也是這種比過往更深刻的孤獨,讓黑助安心地守著那靜謐的大宅院。
雖然寂寞,但卻不是自己一個人。

同樣訴說的都是空白的寂寞,宮部みゆき上一部<怪談:三島屋百物語>的房子是一個拼命吞噬記憶、年歲的巨大黑洞,然而在<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裡的房子呈現的卻是內向害羞的黑影。
那蒼白的連面目都已模糊的孤寂造成了妖物的瘋狂,然而始終與世隔絕的黑暗孤寂卻造就了暗獸黑助的溫柔,同樣的性質卻有著不同的發展,正如人心之善變與軟弱,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宮部みゆき娓娓道來這一體兩面,猶如世界之陰陽、恍若人心、又好像人之於妖的界線;看似清晰,但其實限界模糊,分不清相異之處。<三島屋百物語>就是這麼一部作品,有真正的妖怪、但也有將自己化身為妖的人,世間百態、愛慾貪痴;交織出來的怪異百物語既有絲絲令人發冷的恐懼,卻也有點點令人動容的溫柔。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