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東野圭吾 -- 秘密

書名:秘密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許尹露
出版:臺灣東販
   2011年04月12日

 

我記得,看<秘密>這部電影的時候,正值我唸五專的時候。
那時候的我,為這劇情的禁忌大膽感到震驚、為廣末涼子的演技感到讚嘆...然後,再也沒有其他的了。

好幾年以後,至少是到了我喜歡上白夜行和小麻由以後,才知道原來<秘密>的原作原來就是東野圭吾。

接著,又是過了好幾年後到了現在,我才終於讀了<秘密>的原作。
啊...想想那兩個「好幾年」,加起來也已經是十多年的時光了哪...

過了這麼多年,老實說我已經幾乎將電影<秘密>的細節內容給忘得差不多,唯一記得的是電影結束時廣末那複雜的眼神,十幾年來始終無法忘記。
但是,當我讀完<秘密>後,卻產生了記憶混淆的情況,因為書的最後寫到的是父親的心情與那難忘的痛哭,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一直以來都記錯了,但這唯一記住的場面卻因原作而產生了懷疑的動搖,連僅此一個留存於記憶中的也無法再相信了嗎?我還是會記住廣末的眼神,可是,從讀完書本以後,我總覺得記憶深處裡的電影真的完全歸檔到更深的地方了。

因為,我覺得原作更好啊...當然我想並不是電影拍得差了,而是因為現在的我已和年輕時期不一樣了吧。不敢說自己有多成熟,但有些事情真的要有了點年紀和歷練後才能感受得出來。
過去看<秘密>,在意的是偶像演員的演技與大膽的題材,對於一個父親面對既是妻子又是女兒的亂倫抱持著獵奇的竊喜,卻沒有很認真深沉地感受到主角平介注視妻子直子的矛盾心情,也並無法理解住進女兒藻奈美身體的直子的想法。

真的把自己帶入到書本的情節裡以後,才終於明瞭了平介和直子的尷尬與痛苦,心靈靈魂無論曾經多麼親近、不管在私底下有多麼了解彼此,現實世界中身體與生活圈天差地別的差異終究還是拉開了兩人的精神距離。
明明是對自己自己最親密的人,卻眼睜睜地看著彼此越離越遠,平介和直子嘗試著努力過,真的很努力,他們拼命地抗拒在痛苦尷尬時刻可能慰藉自己的甜蜜誘惑 ( 例如愛情、例如性愛 ),然而終於無法再達到共識,而必須做出選擇...

平介曾經想過;我到底是失去了女兒、還是妻子?
雖然因為原作是以平介為主角來推進劇情,所以我無從得知直子的想法,不過我想直子心裡也一定想過:
我到底是失去了丈夫、還是父親?

我認為他們都失去了,無論是妻子還是女兒、亦或是丈夫與父親,平介和直子的身分已經無法簡單地定義,他們必須對外扮演起已被賦予的角色,而非真實的自己。

最後,直子把自己歸化成女兒藻奈美,大概真的是沒有辦法中的最好辦法,既然已經無法回到最初,那麼只能徹底地以現有的形式過下去了。
平介雖然察覺到了真相,但卻沒有說破,因為就算揭穿了也無法救贖任何人吧,而早在這之前平介也早就下了這樣的決定...就是變成完完全全的父女關係,直子選擇人格互換的方式歸化成藻奈美,其實也只是個讓平介心安的消滅自己的過程而已。

也是看到了這個部份的敘述,我才知道原來<秘密>述說的竟然是愛情,明白真相卻仍然放手的平介、為了慰藉平介不安而演了一齣消失戲碼的直子,不約而同地選擇了成全了彼此。
這種選擇成全的愛情,讓我想到了白夜行、想起了<嫌疑犯 X 的獻身>那般已無後路的成全...東野圭吾先生還是一如既往地喜歡探究這種畸形卻絕望的愛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yon 的頭像
akiyon

日不落,夜不息 ( 半荒廢 )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vy
  • 很久之前就已經看過這部電影部份的畫面,
    但直到最近我才拜讀這本小說。

    但是因為在看這本小說前,我已經連續看了近四十本東野圭吾的作品,
    也因此,我看到了另一個秘密:
    那就是根本沒有什麼靈異在這本書裡存在。
    換言之,
    藻奈美一直都在扮演直子!
    從病床上醒來直到她在山下公園與平介淚別為止。
    但是,讀者們都沒有看到她那麼多年女扮母職的付出,
    卻僅願相信書裡平介的主觀描述,而去認定擁有藻奈美身軀內的直子還活著。
    而這才是本書裡最大的秘密。
  • 我也是相信平介主觀描述的讀者 > <,沒能看出您說的最大的秘密。
    不過如果真是如此,一直把女扮母職的藻奈美看作直子的平介;不就挺變態的麼 ...

    akiyon 於 2018/04/29 23:41 回覆

  • Ivy
  • 其實平介並沒有變態~他只是喪失心愛的直子而已。
    因為喪失心愛的人,
    所以他渴望從血緣沿續的女兒身上尋找一絲絲直子的影子。
    只是剛好藻奈美的假扮,滿足了他的幻想。
    因此藻奈美很多的反應,都被平介給正常化了。
    而作者也巧妙地安排平介去讀書館"閱讀靈異書籍"的那一段,
    讓平介與讀者早已深信,直子確實佔據了藻奈美的身體。
    儘管後來藻奈美長大後不斷的暗示平介,自己其實並不是直子,
    特別是在進入青春期後,更加地明顯。
    但是平介與讀者卻仍然相信,那個與平介共處一室的仍是直子。

    事實上,讀者從頭到尾都沒有接觸過真正的直子!
    真正的直子甚至連一句對白都沒有存在,
    讀者關於直子的認識都是透過平介及其他人的思考與言談中,
    還記得在書一開頭嗎?直子早就已經出門了!
    就算在病床的彌留期間,她的言語也都是平介來猜測。

    其實作者想告訴讀者的是,
    人的主觀上只會相信自己所認知的事物,
    儘管明擺著許多不合理性事物就在眼前,
    仍然會視而不見,僅去相信自己心中所期盼的結果。
    其實從社會新聞上不也常見這類的情節嗎?
  • 您說的讓我想到以前讀過的一篇格林童話,篇名忘了,故事的大概內容是一個王國的國王與王后感情深厚,王后年紀輕輕就死了,死之前囑咐國王;希望國王再娶的對象的容貌條件要和自己一樣,國王在王后死後很多年都沒再找到這樣的女子,結果女兒長大了以後剛好符合條件,於是國王就娶了自己的女兒。
    王后的條件也許是刁難,只是希望國王不要再娶,永遠在尋找條件的同時能記得自己,但國王卻從女兒的身上找到了王后的影子。

    這個世界的模樣,雖然是用雙眼來接收,但確切的形象卻是由心所決定。
    是啊,一件事經由主觀的認知差異卻會有不一樣的事實,如您所言的這個東野先生隱藏於書中的祕密與引申,真是令人驚嘆又引人深思啊

    akiyon 於 2018/05/01 23:2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