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因為福田麻由子,才會看這本村上春樹的小說「海邊的卡夫卡」~~


在「GYAO Magazine 2009年2月號」,麻由回答了一個問題,說她正在看「海邊的卡夫卡」,所以我就有了想看這本書的念頭產生了。


在此附錄一下當時訪談的內容,感謝論壇上懂日文的朋友的翻譯:



題目 --- 讀書就是在讀感情 ---


麻由:我在讀書的時候,可以認為是最像自己的時候。最近每天都會讀書。
問 :在讀什麼書啊?
麻由:最近讀的最受震撼的作品是村上春樹先生的「海邊的卡夫卡」,
   讀後受到了強烈的衝擊。而且,作為主人公的男孩是15歲,我現在14歲,
   所以覺得「現在能讀到這本書真是太好了」
問 :好在哪裡呢?
麻由:對我來說讀書就像是讀感情,因為想感受到書裡的感情,讀的時候就會非常用心
   但是「海邊的卡夫卡」單是語言本身就覺得很有魅力
   之後,也思考過關於戰爭的事情。我在這之前關於戰爭沒有太深入的思考過
   印象中只是覺得「戰爭 = 不好的事」
   
「但是讀這本書,不就是和這個時代動亂中的人們一起奮勇前進,
   捲入到結局中去了嗎?」
   開始有了這些思考的機會
問 :其它還讀了什麼?
麻由:從讀了「海邊的卡夫卡」開始,對世界上不好的一面想有更深的瞭解,
   並不是還想讀這樣的書,但是變得傾向於讀村上春樹先生的書
問 :思考的事情這麼多,讀的都是很有份量的書呢!
麻由:嗯…關於戰爭的事情,不知不覺就會陷入沉思…
問 :這些話經常和朋友們說嗎?
麻由:從來不說啊 ( 笑 ) 但是會和父親說
   讀了書之後,很多東西想不明白,就會和父親說
   和父親聊讀書的事,也成了很重要的時間




其實我只是想要藉著閱讀麻由曾閱讀過的作品,然後去感受這本書帶給了我什麼,接著去想「啊…麻由在這個時候,是不是也有同我一樣的感觸呢?」,從這樣的虛幻想像來滿足我;覺得和麻由似乎靠近了些的幻想


當然,我也很想知道小麻由為什麼會喜歡這本書呢?這本書的魅力何在?如果我找到了這些,解讀到了這些,是不是我就能夠清楚地感知到;「麻由大概是什麼樣的人?」,因為我喜歡的麻由、我所理解的麻由、我所認識的麻由,歸根究底地說都是來自訪談或是幕後花絮,從這些影像文字裡去推敲和遙想出來的形象,這裡面不能否認地一定摻雜了我自己本身的主觀認定
很不願意去設想的是;在這裡面可能有很多不盡實在的部份,更不願去設想的是;藝人私底下模樣和公開形象的不同,可是沒有辦法,畢竟真實地來談;我又怎會認識麻由?所以我只能相信,不對!是不能懷疑自己眼中所看到的麻由
可以說;也許是一種匹馬龍效應,我想要我的麻由是什麼形象、然後成為我喜歡的形象


有人曾指責我說;「你喜歡的不是麻由,你喜歡的是你自己、是你自己想像的麻由!」
我想也許真的,我喜歡的是我認定的麻由,而不是真正的麻由


這樣的可能讓我不安,如果確實真的是如此
那我到底一直以來的患得患失是什麼?
麻由是什麼?
我又是什麼?
一切的一切又是什麼?


不安的情緒造成焦慮,我想更了解麻由,我想要更加地接近她
如果我能夠在知道麻由可能的模樣之後,還是一如往常的熱愛,那我才能說我是真正地喜歡福田麻由子


所以我聽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和東京事変的歌曲、我看川上未映子的書、我看「海邊的卡夫卡」
都是為了想更接近麻由,我很想藉由這些麻由喜歡的事物去揣測、去試著感覺麻由的存在,我相信在這個情緒紛紛之間,肯定有個影像與印象是屬於麻由的真實,哪怕它只有一瞬間、剎那般地閃過,我也一定要捕捉到它,這是我在尋求的、渴望的「共鳴」


建碁在「共鳴」的微妙感覺,應該會通過思想而和麻由達成某種相似的感應,也許能夠透過這個感應;從我的心來反向推想麻由的心


然後,我就會覺得;在那個瞬間,我與麻由重合了
而那正是我做這些事情的最主要的目的,是我渴望追求的;精神靈魂的接近


我看到了什麼?在「海邊的卡夫卡」中?
十四、五歲的福田麻由子在想什麼呢?這是看這本書時我首先感覺到的疑問


也許在思考著某種精神上的解放方向、還是自由釋放的放逐呢?
我想到自己在同麻由一樣、同書中主角田村卡夫卡一樣的這個年齡時,似乎曾有過追求解放的狂想


十五歲是將要從國中轉向高中教育的時候,那時候總覺得自己面臨未來人生的一個極重要時期,在那個當下做的選擇,好像就會決定了;生命成長的某種關鍵,簡單地說;似乎當時的自己做什麼都會影響到以後的自己
於是便突然地感覺有股壓力壓上了自己的背,開始害怕未知的明天,會遲疑著當下的抉擇,然後在精神上下意識地渴求解放
現在想想,那般心情可以這樣形容;很想找一個可以大聲吶喊、放縱情緒的地方,但又害怕嘶吼完之後,圍繞在身旁的是孤獨寂寞的沉靜聲音
那是一個進退維谷的年紀,前進也害怕、後退也無路


「海邊的卡夫卡」的主角田村卡夫卡的離家出走,其實正是因為處在這樣徬徨的、不知何去何從的心情中,在意識到這樣的感覺時,田村選擇了出走,他感受到了他必須有所突破、去開創自己的命運
當然;田村的離家出走,也是害怕所謂命運的枷鎖,也就是他恐懼著冥冥之中;似乎早被決定好的人生,為了逃過這樣的命中注定,所以他決心離開自己的命運之地,這也意味著雖然他茫然、雖然也許不知所措,但是卻確信著;生命的開創與前進,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也許不動、命運依然造訪,也許動了、命運依然會以某種形式來臨
動與不動間最後的結果是相同的,但是與其消極等待、倒不如去主動尋訪它的形狀


麻由是否也面臨了這樣的困惑?或是說也認識了自己必須開始思考的「命運」?
在察覺到自己已經長大的事實時,該要為決定和選擇負起責任,但是在意識到責任時一定也會有所不安,可能會擔憂最後所負責的責任,那般形狀會否是未來的自己可以承受得住的呢?


就像田村卡夫卡,即使出走了,依然在不知覺中向他所不願面對的命運靠近,宿命是無法規避的,尤其當你想逃開它的時候,如同預言是因為害怕它的成真所以反而成真一般,麻由的命運是什麼?她所想像的未來又會是什麼呢?
由此延伸,也許命運是悲哀的無可逆轉的,但是換個角度說;我們也能這樣解釋;那是只有自己才能背負的一切,只有你可以、別人都不行辦到的,說宿命是有點無奈的名詞,可是也可以光榮地稱之為使命


雖然不知道該做什麼,可是一定要行動,當沒有看到時,又怎麼會知道真實的樣子是什麼呢?


我在想的是;麻由是否掌握住了;未來的開創與前進,或是它依然存在於麻由的思考之中,仍然還沒有答案?


對於麻由來說;我想「海邊的卡夫卡」儘管可能說出了麻由會有的茫然,但即便它探討到這些好了,卻沒有給予肯定的答案,但是我想,答案不見得要有的,煩惱的本身也是種詩意般的自然結構,或許正如同我透過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去想像麻由這個人一樣,麻由也透過「海邊的卡夫卡」期待能夠看見和自己心意相同的存在
有個人、有篇文字、有首歌可以解讀出自己的心情,是這樣的想法吧?
也許肯定的、確切的答案本來就不是麻由需要的,而是希望獲得煩惱的出口、思想的共鳴,雖然沒有真正的答案,但這個沒有答案的答案,我想足以使麻由感到慰藉還有深思了吧


麻由正在前進,在這個需要思考的年紀,隨著年紀的漸長,她正在行動著,尋找出所謂的出口,而思考與探尋,從「海邊的卡夫卡」裡尋找、從生活裡探索、從工作裡思考,都是麻由在前進中不得不去面對的過程


青春的、美好的,矛盾的少女時代,正在思想與行為中汲取著給予自己安慰與前行的力量


也許總有一天,她會像「海邊的卡夫卡」裡最後說的一樣
「你即將睡一覺,醒過來時,你已經成為新世界的一部分了」
越過了一個界線,全新出發的麻由
我很期待也很興奮


透過閱讀「海邊的卡夫卡」而獲得的觸發,我似乎看見了抱著書本、專注閱讀和認真思考的福田麻由子
在這個瞬間,我願意相信,我和麻由重疊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