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一篇文章生物飯看了可能會感到生氣,所以如果看完後覺得不能接受,就請寬宏大量無視之…


先紓發一下鬱悶的心情:
今年 ( 2011 ) 七月二十三日生物首次在戶外舉辦的大型演唱會,很難得地在台灣有電影院直播,但我因為要上班,無法成行,至今我仍然感到遺憾,希望這一次的遺憾,不會是讓我終其一生仍無法釋懷的憾恨。


這是一篇欠了很久的文章,因為生物這張單曲是在今年 ( 2011 ) 七月二十日發售的,算一算已經是兩個多禮拜前的事了。


想想不只這張單曲,小麻由的木十新劇到目前為止也是一集都沒看,整整五集。
這我可要為自己辯護一下,不是我偷懶,而是我想把手上所有事情;例如該讀完的書、該寫好的文章和該看完的日劇「七瀨ふたたび」…等等該作完的事都處理好,再好好專心一致地看麻由的木十。
不過沒想到這一耽擱就是這麼久了。


生物這張單曲雖然在麻由的木十首映後一段時間後才發行,可是因為在這之前,我已經知道了這張單曲將要發行,所以我也就把它算入了該作完的事情之一。


只是也沒想到會拖了一段時間。


其實,我自己知道為什麼會拖。


我一直在抗拒聽這張單曲。
雖說還沒有發行,但總會透過廣告啊什麼地聽到歌曲的一部分,而就這一點點的部分,實在不是讓我覺得很期待。


因此,我很害怕,害怕聽這張單曲,更害怕自己對生物感到失望。


但儘管再害怕,有些事情還是不得不面對的,所以在逃避了兩個禮拜後,我還是鼓起勇氣按下了音樂的播放鍵,也許聽完完整的全曲,我會從中找到過去沒注意到的感動,也就不會感到失望了也不一定。
可是沒有任何改變,證實了這件事之後反而讓我更加沮喪,這一刻我是多麼希望自己最初所抱定的預感是錯誤的啊,卻偏偏不是如此。


無論是「笑ってたいんだ」,還是「NEW WORLD MUSIC」;給我的感覺都一樣糟糕,旋律和歌詞搭起來讓人感到很生硬,並不是歌詞差,而是透過歌詞唱出來的發音和音樂的旋律合在一起,怎麼聽都怪,沒有一首歌的整體感,只是單純聲音的組合、不具有任何意義。


如果說;是像「じょいふる」那樣,就是快歌而已,也還罷了。
問題是「笑ってたいんだ」和「NEW WORLD MUSIC」是快歌嗎?在我的感覺裡那充其量不過是節奏比較急促的聲音而已…根本不是歌啊也不是音樂啊。


生物為什麼越紅歌越難聽了?
我心裡閃過了這樣一個連自己都嚇一跳的想法,其實我想;近兩年來我對生物的音樂就頗多不滿意,但是過去我覺得生物的音樂即使再差,都還維持在一個應有的基本界線之內,還可以保持在一個最低的水準,但這張單曲卻讓我感覺到那條界線已經沒有了,而且到底該在那裡畫下水平的基準線,我也不知道。


水準崩壞!
風格潰滅!
生物墮落!


這太令人傷心了。


有朋友勸我別把這想得太嚴重,也別有「為什麼越紅歌越難聽」的想法。因為任何歌手或團體都難免遇上這樣的轉變期,風格的轉變其實是一個嘗試成長的階段,生物或許剛好進入了風格上的調整與改變的時候了。


或許是如此吧。
仔細想想近年的生物,在風格上的訴求確實和以往不同了,過去的生物喜歡回憶、哀悼逝去的歲月,還有歌頌笑與淚的青春,並且善於抒寫熱戀與暗戀的苦澀甘甜。
而現在的生物不再談這些了,著眼於未來的追尋與夢想的實踐。


未來,不知不覺間,成了生物風格中的顯學。
我感覺那個從學生時代開始組團、歷經街頭演唱而終於出道發唱片的生物,由那些過往辛苦做為土壤滋長的生物,已經緬懷他們的過去太久、已經回憶得夠多了,現在的他們正當志得意滿、昂揚待發地張開飽滿的翅膀準備飛向更高的天空。


象徵未來的天空很廣闊,雖然那一望無際瞧不見天邊的廣大也會讓人感到迷茫,但我相信生物、我所喜歡的生物應該能找到新的、あたらしい屬於他們的一片天吧。


但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到了那時候還會不會繼續追著生物了。


雖然朋友這麼勸我,但他在聽了這兩首歌以後也忍不住這麼感慨了:
生物的風格應該是「SAKURA」啊 ~~


我聽到電腦一端的他這麼說,就有股忍不住想哭的衝動,是啊!生物的風格應該要是「SAKURA」那樣的才對吧?那才是生物吧。
さくら,ひら、ひら…ひら、ひら…
緩慢地在風中舞動掉落的櫻花,觸動多少脆弱易感的愁、惹動多少不夠堅強的眼淚…


難道這一切都是過去、只能是過往了嗎…


我不知道,若是今後的生物還照現在這樣下去,我是不是還會如同現在一樣地支持他們。
我只能確定若現在生物來台開演唱會,可以去的話我一定會去。


但關於未來,我已經茫然了。


 


笑ってたいんだ:



 


NEW WORLD MUSIC: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澎澎
  • 可以理解aki的心情, 這次的歌...就是那樣囉~<br>我只是覺得,他們的路線愈來愈像是要營造出符合&quot;iki形象&quot;的歌曲,<br>大家覺得生物股長應該是要&quot;那樣&quot;,<br>而不是因為聽了他們的歌,才覺得&quot;那樣&quot;是生物股長...<br>(有點難懂的比喻齁XDD)<br><br>但我覺得你寫得很好的是,他們現在著眼的是對於未來的追尋和夢想的實踐,<br>以前的歌曲或許有點小情小愛,然後,帶著點青澀~<br><br>我都聽iki以前的歌來解悶, 繼續祈禱演唱會有到來的一日:D
    [版主回覆08/16/2011 21:53:16]<p>嗯 … 我知道妳說的。<br>就是生物的風格,現在必須照著某種模式和感覺 …是刻意去設定打造的。<br>卻不是我們過去感覺到的自然了 …</p>
    <p>我希望生物能快點來,因為我很怕以後我就不喜歡他們了。</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