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火鳳跟生物的新單曲一樣,也是一開始我就計畫在看麻由的新木十前,要寫完的一篇感想。
等於說如果這篇不完成的話,我就怎麼樣也沒辦法去看麻由的這部日劇了。

其實除了這篇以外還有「七瀨ふたたび」這部日劇的感想啦,如果沒意外,這禮拜應該也可以將它更新。
這禮拜預定完成的三篇文章,就是我決定好要處理的最後三篇,到這個階段以後,接下來的時間就通通都交給麻由了XD。

在上一回預告了;火鳳接下來的官渡之戰將要進入火燒烏巢的階段。
烏巢是官渡之戰很重要的一個轉戾點,曹操藉由這場急奔夜襲成功燒掉了袁紹的糧草輜重,大大動搖了袁紹軍的軍心。
而後袁紹軍大將張郃與高覽受命偷襲曹營失敗,唯恐受到郭圖讒言逼害,於是乾脆投降曹操,袁紹軍頓時陷入將疑、兵危、糧缺的恐慌之中。
接著袁紹於此動亂的氣氛中卻發病去世,袁紹陣營分裂,家臣們各自擁立袁紹的長子譚與幼子尚,在外有強敵 ( 曹操 ) 窺伺之下卻勇於內鬥,大局因而落到曹操的掌中。

簡短的歷史解說到此為止。
我覺得我下次還是直接搜尋維基百科,複製裡面的資料引用貼上好了,原來敘述歷史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啊…

總之,烏巢是決定當時歷史的關鍵戰役,也是標誌河北袁家挫敗落沒的第一張骨牌。
要說官渡,便不能不說烏巢。

然而,陳某硬是不愛循規蹈矩。
官渡是個局。
烏巢也是個局。
這事實上是袁紹的愛子、參謀袁方所擺下的一個大局,袁曹決戰是袁方早已期待的局面,若是沒有一場張力這麼高的對峙,這盤局就談不上精采和漂亮。

袁方以田德和許元為餌,反閒司馬懿,田德和許元當然不是什麼顯赫角色,但他們分別代表的是袁紹軍中的參謀田豐和許攸。在上一集 ( 41 ) 許攸已率先透過司馬懿放出要歸降曹操的意思,而後剩下要處理的,就是這一集的田豐了。

司馬懿用閒,袁方當然也用閒,用閒者反閒,反閒者再反閒,原也是不足為奇的想像,身為火鳳的讀者,至少對這種錯縱複雜的計謀交錯當有所預想。司馬懿與袁方既信田德許攸又閒田德許攸,這是兩面手法的間間之詐。不過,不是只有操縱謀略的軍師獨有這種玩弄反閒的智慧,執行反閒的傳話人,同樣也是反閒的要員。田德許攸都獲兩方參謀用閒殊榮,但誰知他們究竟真正心傾何方?

可是,一個是算無遺策的大商智謀、一個是大定河北的水鏡首奇大將,司馬懿和袁方又怎麼會看不出兩人的圖謀?
反者既反,不如不再於閒上下功夫。
於是司馬懿採用威逼手段壓制許攸,使許攸在曹操面前親口承認袁紹囤放物資的地點不在多日嚷嚷的烏巢,而在故市。
而袁方則是乾脆順水推舟,放手讓田德去搞,釣出他背後真正的主子,引誘他前來烏巢護糧爭功。

單就計策來看,袁方這回是技高一籌。
將計就計讓田德回去,釣出了指使田德的幕後人物;袁紹的長子袁譚,並不是結果,相反的是一個更大的誘餌,這個大誘餌的目的是要誘出早就存在袁紹陣營中的長幼之爭,力圖表現的幼子袁尚。
前往故市的曹操,碰上了從外圍放火的袁軍包圍。
而烏巢之外,兩袁相遇,在敵我不分的境況下相互火併,最後兩子皆引兵回歸烏巢。
袁紹也在烏巢,還有袁紹的二子袁熙。
接著,亂箭如雨下,四袁處境告危。
這就是袁方環環相扣的圖謀與設局。
早有心奪取袁家勢力的袁方,藉由內鬨、藉由故市和烏巢的真假矛盾,一舉排除袁紹和他的三個兒子,而且又解決了曹操這個外患。袁方啊袁方,日後前途一片光明。

袁方此謀讓我想起了昔日關東聯軍進逼洛陽虎牢關時,將聯軍十三名大將推上與董卓大將華雄決鬥的死亡擂台,而後在聯軍與董卓軍鑒戰之時,全軍從戰場撤走,使得關東聯軍的主將差點喪於董卓之手。
計謀如出一轍。
火鳳的角色中有取用真實的歷史人物,也有作者安插的虛構人物。
袁方真可以說是火鳳中最出色的虛構人物了。

可是袁方真會成功嗎?

剛剛說到虎牢關之役…袁方意欲藉呂布之手削弱各方軍閥戰力,沒想到跳出了劉關張三英大戰呂布,解除了聯軍之危。這正可說明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道理,就好像袁方原本認為韓馥大將潘鳳可以力敵華雄,但是潘鳳死於華雄刀下,結果是沒沒無聞的馬弓手關羽擊敗了關羽。
戰場是瞬息萬變的,沒有什麼人能夠料定了突發與意外,也沒有人可以說將任何一位參戰者都摸透。

袁方的設想確實很完美,照他的想法應該是能夠徹底地將所有障礙排除了。
但是計謀是人訂的,執行計謀的人很大程度地決定了計謀的成功率,若呂布沒有一個像張遼這樣可以於狹路阻擋外敵進犯的勇者,那場殺董奪權的政變只怕勝利者要交換過來了。
同樣的,陷於計謀之中的人,難道就無力回天?我覺得不是,因為執行計謀的也是人,而對抗計謀的也是人,這就像戰國時代趙王國馬服君趙奢的那句「狹路相逢勇者勝」的道理一樣,計成計失,不見得是使計者之失,而是因為「人」本身所具有的變數太大。

「蒼天航路」裡的曹操,同樣也是因許攸的詐降而輕騎奔襲烏巢,原本該是落入彀中的甕中之鱉,但是曹操硬是靠著青州軍強大的機動力和尖銳的攻擊性反轉了戰局。

我覺得火鳳這場故市之戰也會是同樣的狀況,曹操不是那麼簡單就會被包圍困死的人,即使是步步殺機的宛城血戰,曹操最後依然是全身而退。

更何況,司馬懿和郭嘉會是這麼容易就取信許攸的供言嗎?
若是這樣也太小看這詭計多端的狼和行事不擇手段的水鏡三奇了。

我想;許攸說出軍糧在故市的這個消息,也未必正確,倒不是許攸想騙人,我認為袁方沒相信過許攸,又或者說他本來就不打算給許攸知道事情的真相,他只是要藉由許攸引曹操來故市罷了。
也有可能是,許攸是曹操早已安排好插放在袁家的暗棋。
或許;許攸一直是被這兩方運用而渾然不知的棄子。

這些多重的可能性,正應了火鳳那句名言「計謀有多重,各自各精彩」

這個「多重」與「各自」,確實就是看火鳳的樂趣之一了。

袁方說:
「官渡之戰,已經結束了」

不!
官渡之戰還沒結束。
沒有到九人出局前,球賽都還不算結束。
戰爭在結果還沒出現時,絕對不算結束。

我甚至有種感覺,下一集會是很重要的關鍵,關於袁方此人去留的關鍵。
官渡之戰無論再怎麼去鋪排,勝利者都是曹操,而這樣一來,袁方將何去何從?在袁紹已死的局面下,袁方不可能屈居袁譚和袁尚之下,但官渡之後的故事就是二袁相爭,要怎麼在這樣的立場中安放袁方呢。
所以我覺得也許下一集就是袁方的末路,是戰死、還是改換身分,就看陳某去怎麼寫這個人了。火鳳現在開始面臨的問題是太多人寫得太強,要收場時就得花很多力氣去解釋一個他強他更強的場面,就跟霹靂布袋戲後來的演進一樣。

袁方一開始還沒有像現在那麼神,但隨著故事需要,他就變得很神。問題是要怎麼收神?爛尾了可不行,這就是很標準地挖洞給自己跳的例子。
或者說;袁方會化作另一個身份吧,但我一直不是很相信他會是曹丕的傳言。

好吧,還是老話一句,下集就見分曉了。
搞不好又會完全出乎預料也說不定。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