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對這部日劇沒有太多期待,因為編劇是坂元裕二,我覺得他是個很難定義的腳本家,有時候某些日劇會讓你覺得好看到讓人難忘得不得了,有些則是會讓你覺得普通到連挖鼻屎抗議的力氣都懶得使出。
以前聽過有人這樣形容過坂元裕二,我覺得那個形容很適切,就是:中規中矩,不太好也不太壞。
也就是說,和宮藤官九郎、木皿泉等不太一樣,這個編劇家沒有太多的突破和個人特色,電視台給你什麼題材你都能寫,寫出來的作品不會很差,但是也沒說太好。


所以為什麼我會對他的印象如此兩極,或許就是如此吧,若是很棒的題材取向,他可以照樣完成。若是很普通的題材,他也寫的很普通。沒有特色就是他的特色,是配合度很高的編劇。
因此聽到他擔綱這部日劇的編劇,我實在很難期待。


不過就第一集的感覺而言,我覺得比想像還好。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7月07日
章 回:第一回
    禁断の出逢い…
收視率:10.6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西口/林谷健矢
    静岡県警刑事/針原滋
    釣り客田野良樹/青木一平





深見洋貴 ( 瑛太 ) 的妹妹深見亜季在十五年前,被洋貴的朋友三崎文哉殺死了。
十五年後,三崎文哉的妹妹,改姓為遠山的双葉 ( 満島ひかり) 出現在洋貴面前…


光看這個故事簡介,就知道這部戲的基調是如何,一定是悲中又悲,緩慢地、沉悶地…
若是沒有太大意外,這種題材的日本戲劇一定是這麼搞的,而坂元裕二不是一個會脫離標準的編劇,所以會這麼演,八九不離十。


我很不喜歡看這種類型的作品,因為要在這種調性上維持住不使它過於沉悶很困難,弄得不好,連緩慢都會變成拖沓,於是整部戲就會變得刻意且做作,這是比起沉悶更讓我不喜歡的一點,像是極盡能事地想盡辦法讓觀眾哭出淚水,可是非常空虛。


不過這部「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給我的感覺倒是還好,至少就第一集來說是好的,劇情的進展雖然緩慢但還不至於拖沓,悲傷的氣氛雖然沉重卻不會太過沉悶,可以說讓我感覺很好,比想像中還好。


這部日劇,圍著兩家人打轉,而這兩個家庭就是深見洋貴為代表的深見家,和遠山双葉為代表的遠山家。事實上,雙葉原姓三崎,之所以改姓是基於哥哥文哉的殺人事件,所以改姓遠走避禍。
不管是誰,都忘不了十五年前的那件事,一個女孩來不及長大就夭折了,她的死帶給了兩家人無止盡的痛苦和傷害。
以前我看過一部日劇叫「海容」,跟這部「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有點像,不是只有講受害者,也講加害者。但是這兩部日劇還是有根本上的不同,「海容」一劇是在當下發生的情況,那種衝擊是突然的、震驚的,等於說是面對一個措手不及震撼之下的反應和思考,「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卻在事情發生以後,沒有多作停留、沒有多加解釋,就把時空背景拉到了十五年後,這個漫長的十五年足以平靜、足以讓一切看起來早已沒有波瀾。
在「蘇西的世界」一書就是這麼說的,經過時間的累進,痛苦和悲傷終究會成為陳跡,因為人都還是要繼續活下去。


然而在「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中卻並非如此,時間可以帶走很多事情,唯有無法釋懷的傷痛是無法帶走的。時間只會使悲慟與憎恨發酵得更濃更烈。
受害者失去了至親的家人,恨意與傷痛是某種無限大且不著邊際的感受,任何人都沒辦法跟他們說「你們的感覺我理解」,因為對他們來說,家裡沒死人的人哪了解這些,跟他們講這樣的話只是一種安慰,可是卻過於輕率,因為沒有人能看到他們為此流下的淚水,究竟有多少。
洋貴的母親說:
「我的眼淚已經流光了,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那件事情更讓我悲痛的了。」
這就是一個很典型的反應,乍看之下似乎已經接受了一切,安穩平靜地過著日子,但實際上已經被傷得太深太深,悲傷的感覺已經超過了一切,之所以平靜,在於永遠無法忘懷那份痛苦。



深見家的人都無可避免地承受著這份傷痛,像洋貴的父親,雖然在事件發生的當時燒掉了女兒亜季所有的相片,做出一副忘掉過去展望未來的模樣,但只是做做樣子而已,一直忘不了女兒的人就是他,所以他每年都買了一雙鞋子要給女兒,層層疊疊十五年來都沒有間斷,還保留了女兒的紅色書包。



已經死去的女兒不會再回來了,也不會再長大了。一想到此,他就無法忍耐住對兇手的恨意,為什麼使亜季停止成長的可惡傢伙還活著、還能繼續成長下去呢?尤其當他看見兇手在接受感化教育時所畫的那張圖,察覺到對方沒有悔改之意的時候,仇恨的心理就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而主角洋貴的心理更是微妙。
他看起來似乎沒有受到這事件的影響,既不積極也不頹廢地一天過一天。
他更向雙葉提起,自己早已對亡妹亜季的相貌感到模糊。


其實並非如此,他是藉由遺忘來淡化自己對這件事的感覺,似乎不要想起、不去記憶,就可以遠離傷痛,好像真的走出來了一樣。
不過在這十五年後,終於還是記起了一切,妹妹的面容從模糊轉向清晰,所有的痛苦和仇恨,都變得實實在在了。



說到了加害者,我首先想到的是東野圭吾的「信」,想到了害者家屬的痛苦不小於被害人,但是卻常被人忽略,他們承受著異樣的眼光和帶著歧視的側目,往往背負著罪惡感及被排擠的心酸度日。但是他們沒有辦法跟任何人訴說,因為無法獲得同情,也許就連他們自己,都無法同情自己。


在双葉剛接近洋貴、而洋貴不知道双葉是兇手妹妹的時候,他對她提起了妹妹被殺的事情。双葉疑惑洋貴為什麼願意告訴她這件該是不願意提起的家族傷痛往事時,洋貴說了:
「覺得我們之間好像有些相似的感覺。」
同樣遭受傷痛的被害者感覺。


在完全不認識的情況下,洋貴卻感覺到了一樣的痛苦,那正說明了一切。



我覺得這部日劇的第一集真的很不錯。
尤其喜歡那種悲傷但不會催逼過度眼淚的平淡,是說過度地催化悲傷情緒,有時實在讓人感到受不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已經不太喜歡那種會讓眼淚痛快流下的大悲大痛,反而喜歡這種壓抑一點情緒的味道,那或許也是白夜行帶給我的影響吧。


如果後面能夠繼續延續這樣的味道,我就覺得後面的發展會很值得期待。
希望這部日劇的心得我不會只寫這第一集和後面全部集數的總和兩篇而已。


對了,除了麻由以外,我在這部日劇還注意到了一個演員,就是演兇手三崎文哉的風間俊介,覺得他若有所思看著前方和天空的表情好迷人啊,有股憂鬱卻不足以為外人道的氣質。



這樣的人為什麼會在十五年前犯下了這麼殘忍的案件呢?還是說有什麼事情在那之後改變了他,使他變成了現在這個,會說「人是悲哀的生物」的雨宮健二呢?
對這個角色以後的發展,也是這部日劇裡另一個我非常關注的部份。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