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麻由的戲份總算是多了一點。
至少也有照到正面 > < ~~



多了這一點戲份,麻由主演的灯里,個性也逐漸明朗起來了。猶記得第一集的灯里的台詞只有兩句:
面對家人在吃飯時討論關於搬家的提議時,她說:
讓我一個人留在這裡吧。



而姊姊双葉不贊同而回答「那件事傳到學校的話,妳肯定會被欺負的」以後,灯里反駁:
那是姊妳那個年代的事啦。



由這兩句台詞,似乎可見灯里這個女孩,跟深見家和三崎家的人想法不同的地方,灯里是在事件發生後出生的,所以對於這個不幸事件的感受不深,因此也缺少了面對這件事情時所應該有的罪惡感。
所以某種角度來說;灯里是很單純的。正因為什麼都不懂,反而比起兩個家庭中的任何一個人更像是普通的孩子,如果是在一般的家庭中出生,灯里還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但問題是;灯里並非出生在普通的家庭,而是一個背負著罪惡感及無能為力鬱悶的家庭,孩子應該有的樣子,在這裡反而顯得突兀,反而變成一種不知世事的不懂事。


當大家迫不得已必須搬家,為此感到憂愁的時候,灯里所念茲在茲的卻是沒辦法看到新一季的連續劇。
我想到的是;小時候出遠門時,在外面總是會想要回家看某個時段的卡通和節目,那樣的情形,那時候的自私和任性給家人添了不少麻煩吧…
我覺得灯里就是類似這樣的不懂事,無視家人和家庭的困境,而單單惱怒搬家這件事,因為她實在不了解為什麼得怕到非搬家不可,或者說她也不是不了解,只是不懂為什麼會受到如此影響。



所以灯里對姊姊尖酸的嘲諷,其實只是一種極不成熟的怒氣發洩方式而已。



後面灯里也對姊姊這麼說:
我不會像妳一樣,我要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



姐…
妳的人生被哥哥決定了。



在跟姊姊說這些話的前面,灯里正在學著化妝。
她反駁姊姊「不是沒機會化妝」的說法,而直指「不是沒機會化妝」,是
「不化妝所以沒機會」
我覺得;那也是某種暗喻,就像灯里時時對姊姊的憂鬱和父母的退讓所表現出的嘲諷與不認同一樣,是在明白表示;不是這個狀況不能改變,只是你 ( 們 ) 不嘗試改變,所以狀況就沒有改變。



由此可見灯里並非不知道家人的處境與想法,而是無法同他們一樣做如是想。對他們總是陷於罪惡的意識和躲避世人的注目,她是覺得無法苟同且感到厭煩的,但是家人就是家人,所以無論如何灯里現階段還是得必須跟著家庭一起逃避世俗的譴責和異樣眼光,但是灯里並不因此認為自己就這樣了,她要自己選擇、自己決定,而不是跟別人綁在一起,變得沒有自主權。


是說我看到灯里化妝那邊,心裡有點恍惚了。
朦朧中我看到的似乎不是灯里這個角色,而是麻由…真實的麻由。
十五歲的麻由,也曾這樣興奮地學著化妝,期待著明天的到來嗎?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個畫面突然感到有點酸,也莫名地有點想哭了。



我很高興。
我高興的是;我終於等到麻由演這樣一個角色了。


很普通很普通的角色,很不成熟很不懂事很不知道體貼溫柔的角色,那普遍是時下還沒長大而只以自我為本位的自私死小孩心態,但並不是白目和惡劣,只是還不知道怎麼去為別人想、不知道怎麼看事實的狀況。


以前麻由不是沒演過普通的孩子、也不是沒有當過佈景板,但因為過去所處的背景沒有這麼強烈的對比,所以那種普通的著力似乎就弱了些。
從這一點來看,灯里的普通,反倒成為這部日劇裡一道極為特別的風景了。


但我想灯里不會就一直這麼普通下去的。
就像深貴和双葉,在相遇以後雖然有很多衝突,但無形中他們正一步步地接受對方和理解對方。
我覺得灯里以後也會如此的,從理解但無法接受的情形下逐步地更加體會父母和姊姊的心,也會慢慢地去學會設想被害者的心情。
那就是成長吧。
可是我也覺得有些惋惜,那份天真的不屬於成人世界的不通世事,也會因懂事而逐漸地體認到世俗的無奈。
失去與得到,到底哪個較多呢?我不知道。


不期然地又想起了麻由。
雖然一開始很慶幸麻由演的只有十五歲,但卻又發現了某些很恐怖的事情就是…我總是會把裡面灯里的某些境況幻想成現實中的麻由 > < ~~


想著麻由也可能這樣那樣,想著麻由是不是有想著這樣那樣。
啊…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