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二次為了麻由買票進場看電影,第三次為了麻由進電影院。


其實我已經知道;在這部電影裡麻由只有出現出現那麼短短的五分鐘戲份 ( 她與劇情有關的部份 ),所以曾經也有在猶豫想是不是該去看…
但那樣的念頭稍縱即逝,心中響起的聲音是;
「去看吧!你一定要去看!」
這樣的聲音鼓舞了我、堅定了我進電影院的決心。


對~~我一定要去看,小麻由已經那麼樣的安靜了,能夠有看到她的機會為什麼不去?


機會,過了就沒有了~~


我要去看GOEMON!


也許這種作法是傻瓜般的執著,但是我不會因此在意
當傻瓜又如何?


附上張自己做的GOEMON簽名圖當這篇文章的封面



基本上整部電影看完以後,我第一個慶幸的是,還好麻由的少女茶茶裝扮跟長大的茶茶裝扮沒一體感…
因為茶茶的妝扮真的是…我覺得難以接受
是說我不太能理解;為什麼少女茶茶和成年的茶茶兩者服裝會用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我覺得少女茶茶的服裝好看很多,如果成年茶茶的服裝也從此做為概念延伸,應該會漂亮很多吧


茶茶的母親阿市是戰國有名的美人,阿市的三個女兒裡,茶茶是被公認最像母親的,因此茶茶身為美人也是無庸置疑的,我覺得小麻由在從容貌、氣質上來飾演少女時代的茶茶是很適合的,GOEMON裡的少女茶茶,讓我想到了以前看過的;井上靖以茶茶為主角寫的單本小說「戰國紅顏」,因為立場的對立和政治因素失去了父親的少女,與母親一起接受既是殺父仇人、又是親生舅舅的織田信長的照顧,在井上靖「戰國紅顏」筆下的少女茶茶,具有高貴的氣質,對人生與命運採取懦弱的、不敢違抗的態度、纖細而敏感,是一個純真悲情的少女



我最初認識這個歷史人物是透過這本「戰國紅顏」,也因此受它的影響很深,所以在讀這段歷史與一些文獻資料時,面對關原、面對大坂冬夏戰陣的描述中,一面倒地對於淀君 ( 茶茶後來被秀吉賜與淀城,因此被稱為「淀君」) 的批評裡,總讓我無法跟著去贊成與認同,雖然我知道那些評價是正確的,但每當我想起「戰國紅顏」裡那個因為政治與命運的擺弄,身不由己的茶茶,一直是忍不下心去苛責


其實小麻由怎麼會像茶茶?是我、是我自己認為小麻由適合「戰國紅顏」的茶茶,GOEMON裡的茶茶讓我想起了這樣的感覺
除此之外,GOEMON裡的小麻由讓我感到了驚艷與新奇,我看到了我從未看過的小麻由,我從這個角色身上,看見了一種名為「萌」的氣質,不是現下流行的「萌」的意思,而是真的從這個字去解釋的;初發的、初始的美,讓我有種「美正在開始醞釀」的初熟感萌生



那種感覺…好像花兒即將綻放之前,正處於含苞待放的階段,青澀的、羞怯的模樣,雖然還未完全伸展,但是卻已難掩其即將美麗的姿態
現在看到的麻由的茶茶就像是那樣,那樣的美正是因為還沒完全成熟時、在這樣的一個階段才能具有的,因為雖已是少女、但仍有著童真的孩子氣和少女初長成,兩者兼具的混雜錯亂


我喜歡麻由兩年多了,經過了她四次的生日,喜歡的日子或許不算長,但也算有段日子,看過麻由各種面相的美麗,但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小麻由,含蓄兼容卻不強烈,隱約的不明顯的美


啊…其實我說了這麼多,我只想表達的是、這樣的麻由很美、真的好美,雖然她的臉還是胖呼呼地、雖然那股令我著迷的靈氣略減了,但是那樣的美似乎超過了容貌與氣質的界定,麻由依然是好看的,這一次的少女茶茶我很喜歡、我喜歡那隱約的含蓄



如果把兩個茶茶、少女麻由和成年広末相比,我覺得無疑地;広末是沒有麻由表現的好,雖然我承認小麻由在GOEMON裡的表現也沒有特別好,但是還有一定的水準,但是広末的表現真的讓我覺得很難相信;那是我以前曾經欣賞過的広末


以外型而言;如果広末是長大後的茶茶,那我可能要很殘忍地說;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容顏顯得十分衰老無力
演技來說,在表情的比現上顯得刻意僵硬,有種無比的怪異感


我知道我這樣子說真的很傷人,其實我真的很不想這麼誠實地說出我的想法,對一個我年少時候喜歡的藝人說出這樣的話…
想起了我在「Triangle」心得裡曾經說過的;對広末的感慨,而現在看完GOEMON,那樣的感慨更深了,我更深切地再次感覺;
広末已經不是我熟悉的那個昔日的広末
這樣的感傷是如此地明顯、遠去的記憶對照今日是如此地陌生也令我嗟嘆



為什麼我在這篇講麻由的文章裡又提到了広末?
是這樣的,除了像「Triangle」心得裡提到的那樣;對於這個我第一個喜歡的日本藝人,現在的模樣讓我感到了歲月堆積的無情與世代變異的傷感,還有的就是;面對広末,我總是不由地感到恐懼,広末是我內心深處想竭力擺脫卻永遠忘不了的深層恐怖意識
不是說広末很可怕,這樣的恐懼還是根源自我的小麻由


我曾親眼見到広末的驟起與跌落,雖然最後她終於跌跌撞撞地挺過來了,但是她雖然還在、還前進著,但我喜歡的広末已經停留在我的年少時期與記憶之中


看見広末,我心中總是不油然地冒出一個問題詰問自己;
要是說;以後小麻由和広末一樣怎麼辦?
我現在已經對広末沒有了喜歡的感覺,但我驚恐地發現;每見到一次広末;這樣的問題就會在心理浮現,我害怕、真的害怕它的成真,所以我不敢去想,怕這個問題如同害怕預言成真的心理恐慌而終究成為事實,可是広末的存在總會提醒我、強迫我去想起這個問題,我變得懼怕看見広末、因為我懦弱地不敢面對內心深層的恐懼意識


小麻由不能跟広末一樣…拜託了…千萬不能的呀…


唉~~怎麼越說越沉重了?
明明前面一開始我還為麻由的美而傾倒的啊…


每次說到麻由都會這樣…唉呀呀呀~~~
喜歡IDOL真是件快樂又痛苦的事啊…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