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小栗旬的戲份很少,所以我忍不住擷了這張圖。

02 -- 01

劇 名:Woman ウーマン
時 段:水十 ( 周三晚上十點 )
放 送:日本テレビ NTV

脚 本:坂元裕二
音 楽:三宅一徳
演 出:水田伸生
    相沢淳
制作人:次屋尚
    千葉行利
    大塚英冶
演出補:戸﨑隆司
撮 影:中山光一
音 效:石井和之
統 括:神蔵克

主題歌:androp/Voice

演 出:青柳小春/満島ひかり
    植杉紗千/田中裕子
    青柳信/小栗旬
    青柳望海/鈴木梨央
    ( 4歳の青柳望海/須田理央 )
    青柳陸/髙橋來
    ( 1歳の青柳陸/田中レイ )
    植杉栞/二階堂ふみ
    蒲田由季/臼田あさ美
    砂川藍子/谷村美月
    砂川良祐/三浦貴大
    澤村友吾/高橋一生
    植杉健太郎/小林薫
    蒲田直人/巨勢竜也
    蒲田将人/高田愛斗
    砂川舜祐/庵原匠悟
    松谷高生/井之上隆志

 

=================================================

第二話:母が母であるための間違った選択?
播出日:2013年07月10日
收視率:11.3%
出 演:三澤/町田マリー
    隣人.潤子/片岡富枝

不得不在晚上工作又支付不起托兒所費用的小春,只能把孩子留在家裡,結果被鄰居檢舉而受到兒童福利所的約談。

02 -- 02

作為觀眾,絕對能感受到小春身為母親的愛,但是如果今天離開了這個角度而單純作為小春週遭的人來看,肯定也會覺得這個單親家庭有點怪異;媽媽早出晚歸而把孩子丟在家裡,孩子們早熟的懂事看在不知情的大人眼裡,更增添了令人容易誤解的心疼,於是小小的傷口被放大,引來了關注的眼光。

02 -- 0302 -- 04

我覺得,鄰居的通報並沒有錯,那是一個文明社會的居民對週遭應有的關心,只是小春的情況複雜難言,卻又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容易理解。
所以,突然間我覺得那些投身社福工作的志工和員工們都很辛苦也很了不起,像青柳一家的情形,你該如何準確地掌握事實並做出最好的判斷並給予協助,真的並不容易。

總之,在兒童福利所的建議下,小春將望海和陸託付給鄉間的友人家--在這之前她們才去玩過,留下了美好的回憶。

02 -- 05

若是可以選擇,小春一定不願意這麼做,無論多麼辛苦,她還是希望把孩子帶在身邊,但事實情況是;孩子還太小,家裡經濟又拮据,必須擔負教養與經濟責任的小春,實在分身乏術。
雖然許下了一起放煙火的約定,但這個夏天,小春和孩子們沒有辦法一起度過了吧。

很喜歡小春和望海約定放煙火的這一段,很想放煙火的望海知道母親大概沒有那個空和能力買煙火來放,所以輕描淡寫地以「很危險」的說法帶過,但細心的小春察覺到望海的心情,於是也裝得像是若無其事地做出放煙火的決定。
望海高興的微笑說明了失而復得的喜出望外,作為父母,想看到的就是孩子這樣的表情吧?我不知道小春會怎麼去達成這個約定,但我卻覺得她一定會想辦法做到這件事。

只是,在這暫別的一刻,這個約定應該是沒辦法馬上實現的了。

02 -- 0602 -- 0702 -- 08

不過,一直相依為命的母女三人,分處兩地的生活方式,真的能夠如兒童福利所的建議一般,是比較好的選擇嗎?
或許,從實際的層面來說,這是看似圓滿的安排,母親能夠全心投入經濟、子女也能獲得完整的照顧,不過對於一路相依為命過來的青柳一家人來說,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因為一直是在一起的一家人,習慣了共同分享快樂與悲傷。

雖然,整天有人和自己玩很有趣,能夠放煙火很快樂,可以睡在軟軟的床鋪上很舒服,和弟弟計較著誰睡上舖是一件沒意義卻開心的事,但這些事情,不是一家人一起就沒有意思。
我記得<流星花園>的電影版中杉菜曾經這麼說過:
痛苦的、困難的事,只要是兩個人一起承擔,就只剩下一半了。
快樂的、有趣的事,如果有人可以陪著分享,卻能夠變成兩倍。

02 -- 0902 -- 10

對望海和陸來說,媽媽小春是唯一一個能夠和他們一起承擔痛苦困難的親人,也是唯一可以分享快樂的親人,是獨一無二的媽媽。
我相信小春也是抱著這樣的情感思念著望海和陸,即使是為了能夠更全心投入工作以及讓小孩得到更好的照顧而不得不權宜,但在這短暫的分離當中,下班回家看著漆黑空盪的房間,也許到這一刻她才發現真正能讓自己安心的是孩子安詳的睡臉,真正快樂的是想著家裡還有人等著自己回去的期待。

02 -- 11

我想,頭髮被口香糖黏住而被剪掉,對望海來說只是一個對母親的思念潰堤的缺口,像望海這麼懂事的孩子,不至於這麼任性地賭氣跑走,而是好幾天看不到媽媽,想她了,阿姨小孩的惡作劇,只是更讓她深深地體會到這裡不是自己的家,而且這裡沒有媽媽。

02 -- 12

飾演望海的鈴木梨央演得很好,在歡笑中依然無法減損寂寞的眼神強烈地透露出思念媽媽的情緒,相對於満島ひかり在飾演小春時思念子女演技的表現也毫不遜色,尤其帶著弟弟陸走過鄉間小路到火車站買票時的堅毅表情,令人看得真是屏氣凝神。
印象中我沒有看過這個子役,查一下資料後發現她出演的作品也確實不多,日本的子役實在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只是到目前為止我大多比較喜歡小女生的子役,對男生比較無感。

02 -- 13

這一集另外一個令我意外的是飾演實習醫生的谷村美月。
初識谷村美月時,她已經脫離了 U15 的行列,只是在回顧過去的作品時常常看到子役時期的她,所以在我心中還是常常把她當小女生和少女看待。
如今想想,最後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已經是 09 年的<メイちゃんの執事>,然而印象最清晰的卻是 08 年的<パンドラ>,在這幾部作品中她都還是年輕少女的角色,沒想到今年看<Woman>,谷村不但演職業女性,還演一個媽媽了,從去年重新開始看日劇開始,這種昔日熟悉演員形象的改變已經不只一次,這幾年來我到底錯過了什麼啊...

谷村這次飾演的砂川藍子,是一個專心在醫生職務、不願意被育兒和家務牽絆住的母親。
在這一集,兒童福利所的督導員曾對小春這麼說:
「不管妳過去是什麼樣的人,都必須要成為一個叫『母親』的人格」

02 -- 1402 -- 15

拿這句話套用在藍子身上,藍子就是一個抗拒著「母親」人格的人,拒絕讓自己成為母親。
但我相信,以<Woman>在情感與角色描寫上的複雜,藍子的故事與想法,應該不是這麼簡單而已。

02 -- 16

谷村讓我感到驚奇的是在飾演藍子醫生模樣的表情,那種不帶感情的冷,實在是讓人感覺到非常的職業化,我並非覺得醫生這個職業既冷酷和沒感情,而是常感覺醫生在面對病患時,客觀地判斷與談論病情的時候大多抽離了私人情感,我認為谷村就很漂亮地表現出了這種客觀。
只是好像有點太冷淡了,還是說那是藍子這個角色在家庭與事業選擇中絕決的心情表現?

02 -- 17

小春因抽血而始終無法凝血的情形被醫生發現了,劇情不會往小春有不治之症的結果發展吧?

02 -- 18

這一集的最後,紗千在琹的房間發現了很多關於信死亡消息報導的簡報,還有琹繪製的許多信的素描。
琹為什麼對信存有這麼大的興趣,看來這一集還是處於鋪墊的狀態,不知道下一集會不會解開。

02 -- 19

琹也終於和未曾謀面的姐姐小春見面了

02 -- 2002 -- 2102 -- 2202 -- 23

而抖顫的手說明的是什麼情緒呢?

02 -- 24

我覺得到目前為止,琹是<Woman>裡懷抱最多秘密的人了,二階堂ふみ那看似孤獨的眼神透露出的沉默,還有與望海、小春見面時控制不住的不經意抖顫,這些肢體語言和表情還是讓我無法忽視。
琹就像<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中的文哉,有種任何人都無法靠近的冷漠孤單,只是琹不像文哉那樣擁有某種無法言喻的危險,也比較溫柔,但她們身上同樣具備的是寂寞神秘的氣質,那是種吸引飛蛾撲火的魔性之美。
總會忍不住地想到金閣寺裡那段拗口的描述:
「倘使你是人世間無與倫比的美,那麼請告訴我,你為什麼這樣美,為什麼必須美?」
引人想親近且一探究竟的神秘,正是琹與文哉無與倫比的美啊。

02 -- 25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