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了一個半月的感想...我太對不起生物了。

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涙がきえるなら

01 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
02 涙がきえるなら
03 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 -instrumental-
04 涙がきえるなら -instrumental-

 

2009 年以來久違的雙主打單曲,不過,目前只有<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的 PV,之前看到公開募集製作<涙がきえるなら>PV 影片的新聞,截止日是 11 月 14 日,早已過了期限,不知道是否已經製作完成。

第一次聽到<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的時候,其實覺得很普通,感覺上就是加強節奏的一般 POP,從一開始的前奏就很有記憶點,旋律一貫簡單但找不太到別出心裁的點綴,感覺上音符的組合急促短暫,來不及品味出什麼、又或者根本沒有什麼能夠體會得到;整首歌就結束了。

本來還以為這又會是一首不錯聽但很難有感覺的歌,也覺得大概上面那一段描述就是我在這篇感想中對<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的心情了,不過第二次聽的時候,感覺卻完全不一樣了。
雖然我還是認為這首歌的旋律有特意加強節奏感的刻意,可是卻不再覺得短促得體會不出什麼,相反地有種古老的、好像八九零年代那種堅信愛與希望的熱情在燃燒,很令人熱血沸騰。

為什麼前後次數不過一次,但情緒卻如此不同呢?我想可能是聖惠歌聲的關係吧。
從<SAKURA>以來,生物出道已經八年,而今年十一月三日甫度過三人體制結成的十五週年,說到這件事情,稍微岔開一下話題;那天沒能上來寫篇感想來慶祝這件事,我深感自己虧負了一直以來自詡的「生物飯」這個名號。
總之,自零八年底,我也已經做了八年的生物飯,我自認不是一個能聽出唱功好壞的人,也就是我不知道什麼樣叫會唱歌、如何是不會唱歌,但聽了八年的生物,總還是感覺得出聖惠的歌聲表現之穩定一年多過一年,而尤其在這幾年生物的歌曲風格漸趨大眾通俗之後,就愈顯得聖惠歌聲的突出。

我覺得;<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顯現出來的就是聖惠嗓音已經徹底地駕馭、甚至是凌駕了歌曲的旋律。編曲很普通、只是加強前奏與副歌旋律的節奏感而已。但是,透過聖惠歌聲的詮釋,就能夠讓整首歌散發強烈的生命力與情感。

這樣說下來,意思好像在說這<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都是靠聖惠的歌聲在撐場面,哪...如果要簡單地形容;確實是這樣沒錯,但是也要聖惠撐得起來才行,歌曲是一種由很多元素組合起來的東西,而要如何讓聽歌的人獲得感動則是一種很主觀的情緒,或許有製造感動的公式、但不是每一首歌都通用,歌曲的每個環節都可能觸發那種主觀情緒,而<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就只是把這種主觀的情緒交給聖惠來詮釋罷了。
以拼圖來舉例的話;組成<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的圖塊片段可能早已被分成好幾個不等大小的拼圖,而最大的那一塊就是聖惠的歌聲,歌曲的主旋律不是副歌或前奏,而是聖惠。 

<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提供了聖惠完全發揮的空間,而她也確實發揮得淋漓盡致。

單曲中收錄的另一首<涙がきえるなら>,其實也是聖惠的獨角戲。
比起<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其實我更喜歡<涙がきえるなら>,可能是因為第一時間給自己的感受不一樣吧?<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聽到第二遍才有感覺,<涙がきえるなら>卻是第一次聽的時候就已喜歡上。
第一首歌走較快的節奏,所以第二首歌就用較慢的旋律來緩和,這其實是某種單曲收錄歌曲的組合公式,只是這幾年來在生物的新單曲中我已經很少看到裡面的歌曲呈現相同的特質;徹底地大部分地以聖惠的演唱為主來引領,即使旋律風格絕不相同。

無論是快還是慢,這兩首歌曲都是聖惠一個人表演的舞台,如同<熱情のスペクトラム>把最大最關鍵的部份交給聖惠來詮釋一般,<涙がきえるなら>同樣也仰賴聖惠的歌聲來呈現出最大的感動,我在第一首聽到聖惠如何以演唱快歌時的破壞力解構了情緒並散發出的強烈生命力,又在第二首歌聽見了她怎麼樣在緩慢的節奏中如泣如訴的悲傷穿透性。

<涙がきえるなら>給我的感覺很像<東京>,是那種聖惠唱出第一個歌詞時就讓我感動得想哭的歌,而當她唱到間奏的「yeah~~」的時候,想哭的情緒更是瞬間堆積到最高點。
<東京>讓我想到了深夜一個人趴在陽台痛哭失聲的場景,<涙がきえるなら>則令我心中浮現出一個人下班回家時走在萬籟俱寂小巷中落寞的畫面,是某種很茫然無措的空虛,一種不敢想像自己到底正在做什麼、為什麼要做而又失去了什麼的虛無感。

我很喜歡<涙がきえるなら>表達出來的莫可奈何的苦悶,有種催人流淚的安靜釋放感,會讓我覺得自己的某部份被人所看見與理解,隨著想哭的情緒,感覺到那被理解的一部分被救贖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