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季 ( 09年春季 ) 上映的NTV土九、由櫻井翔和橫山裕主演的「The Quiz Show」,其實它是The Quiz Show「2」,正確地說應該是「The Quiz Show 2009」,在去年 ( 08年 ) 夏季,「The Quiz Show」便以深夜劇半小時的面目上演過了,櫻井翔主演的其實是接續這個深夜劇版本的故事。


本來;我並沒有打算去看這第一版的「The Quiz Show」,就算要看也要等09年這個版本看完再說,不過當我看到接近到後段故事時,在08年版本的人物竟然出現在09年版裡面了,這麼說;兩者故事是有相連的吧?
所以我還是去把08年版本找來看完了,雖然完全得知了前因後果,卻造成了一個情形出現;看完08年版本的我,卻對現在這個新版追看下去的興致減少了




劇 名:The Quiz Show ザ・クイズショウ 2008
時 段:土25 ( 周六凌晨1點 )
放 送:日本テレビ NTV
    2008-07-05~2008-09-27
脚 本:及川拓郎
    蓬莱竜太
    戸次重幸
監 製:池田健司
    森谷雄
導 演:及川拓郎
    高橋秀明
配 樂:NARASAKI
原 案:森谷雄
企 劃:森谷雄
主題曲:Pay money To my Pain/paralyzedocean



演 員:田崎徹/片桐仁 ( ラーメンズ )
    山之辺健吾/戸次重幸 ( TEAM NACS )
    銀河テレビの案内人/中村靖日
    山之辺美雪/霧島れいか
    松坂 /津村知与志
    村瀬龍一郎/山本耕史 ( 1 )
    葛城誠/小椋毅 ( 1 )
    葛城麗子/内田慈 ( 1 )
    新田瞳/高橋真唯 ( 2 )
    前園遥/阿南敦子 ( 2 )
    スマイリー北島/佐藤二朗 ( 3、4 )
    ゴー☆ジャス/ゴー☆ジャス ( 3 )
    マネージャー/安田ユーシ ( 3、4 )
    柳家四郎/ムロツヨシ ( 4 )
    プロデューサー/犬飼若博 ( 4 )
    内田清美/佐藤江梨子 ( 5、6 )
    内田清美 ( 整形前 ) /伊藤麻実子 ( 5、6 )
    清美の母親 菊子/大島蓉子 ( 5、6 )
    清美の父親/渡辺哲 ( 5、6 )
    真中昇/岡田義徳 ( 7、8 )
    タダオ/宮野真守 ( 7、8 ))
    牧村涼子/堀内敬子 ( 9、10 )
    牧村幸三/山田明郷( 9 )



章 回:第01回 Episode -- 1  村瀬龍一郎 ( 山本耕史 )
    第02回 Episode -- 2  新田瞳 ( 高橋真唯 )
    第03回 Episode -- 3-I  スマイリー北島 ( 佐藤二朗 )  
    第04回 Episode -- 3-II    スマイリー北島 ( 佐藤二朗 )
    第05回 Episode -- 4-I  内田清美 ( 佐藤江梨子 )
    第06回 Episode -- 4-II    内田清美 ( 佐藤江梨子 )
    第07回 Episode -- 5-I  真中昇 ( 岡田義徳 )
    第08回 Episode -- 5-II    真中昇 ( 岡田義徳 )
    第09回 Episode -- 6-I  牧村涼子 ( 堀内敬子 )
    第10回 Episode -- 6-II    牧村涼子 ( 堀内敬子 )
    第11回 Episode -- 7  田崎徹 ( 片桐仁 )
    第12回 Episode -- 8  山之辺健吾/戸次重幸 )


奇怪,這部日劇找不到收視紀錄耶…




站上夢想舞台的「The Quiz Show」


「The Quiz Show」是演一個節目的日劇,這個節目就叫做「The Quiz Show」,參賽者通過答題累積所得獎金,然後在挑戰七個題目成功以後,得到獎金1000萬,並獲得「ドリームチャンス」--- 也就是英文的「Dream Chance」;即是獲得挑戰夢想的機會,在節目一開始,MC ( 主持人 ) 就會詢問賽者;想要達成的夢想是什麼?而「ドリームチャンス」是安排來作為你能否達成夢想的機會與試煉,挑戰「ドリームチャンス」成功的話,就能夠抱走一千萬的獎金,也能夠實現夢想


七個題目答對所能獲得相對應的獎金


答對一題 ¥100,000
答對兩題 ¥500,000
答對三題 ¥1,000,000
答對四題 ¥2,000,000
答對五題 ¥4,000,000
答對六題 ¥8,000,000
答對七題 ¥10,000,000


全部答對後,可以選擇是否挑戰「ドリームチャンス」



 
節目所主打的「ドリームチャンス」,是無論任何心願都能夠將之實現的,也是最大的吸引力,不管什麼願望,即使是完全不可能的、、差距再大都一定會辦到,這就是「The Quiz Show」這個節目存在於這個日劇故事裡最迷人的魅力




遊走在得與失之間的徘徊衡量


雖然我現在作的是08年版的心得,但是我很想套用一段09年版本MC神山 ( 櫻井翔 ) 所說的話,因為這很符合「The Quiz Show」在「表面」上所傳達的意思;
「任何人都有夢想的權利,不論善惡,人人都平等地被賦予這樣的權利,但為了實現夢想,人們不得不付出些代價,那樣的夢想,才能被稱為是真正的夢想」


對啦~~這是「The Quiz Show」第一個重要主旨,從這一點來看,這與日本的大多數作品很像,喜歡強調夢想的價值可貴,燃燒著熱情與一切,也要得到的東西,因為是「夢」,作夢都想得到的
因為夢想是重要可貴的,所以;追求夢想也許會不幸地犧牲自己所擁有的一切,「The Quiz Show」這個節目所存在的意義;在於相信人人皆有所夢、而追逐著如此的目標,如果真是這樣,那「The Quiz Show」在於相信之後;把它換作一種思維,認為既然如此,那麼當有實現的機會出現時,要參加的答題者做出選擇;有捨才能有得,要得到就要捨去,失去才能換取收穫


所以MC神山的話可做兩段理解;


「任何人都有夢想的權利,不論善惡,人人都平等地被賦予這樣的權利」
---人都可以有夢想,而「The Quiz Show」節目提供實現夢想的機會


「但為了實現夢想,人們不得不付出些代價,那樣的夢想,才能被稱為是真正的夢想」
---「The Quiz Show」提供了機會,但是相對地要索取代價,
     因為相信;沒有不犧牲就能有所成就


就像我前面說的;這是「The Quiz Show」在「表面」上呈現的主旨
為什麼我說是「表面」呢?
因為;一共八個問題就能實現夢想、獲取金錢,怎麼看都是太過簡單的事情
「The Quiz Show」並不是這麼簡單就能挑戰的,犧牲對比得到,那不過是這個遊戲的一個表現手法,用這樣的概念去做基礎,試圖通過這樣的思考,來讓「犧牲」變成合理,而讓「得到」成為挑戰


換句話說;「The Quiz Show」先說明了;「夢想」可以追逐,但是必定要付出代價,付出代價才是你能得到夢想的條件,把觀念先說出來,就看似合理化了結果,讓一切變得順理成章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分耕耘一分收穫、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的道理,夢想與成功;本就不是一蹴可及的事情


但是,「The Quiz Show」所做的不是為了闡述這種努力的真理,而引用了這個真理要讓自己的作法看起來像是對的,「The Quiz Show」這個節目讓參賽者付出的代價巨大而且難以想像,並不是簡單的機智問答獎金節目
前面所散佈的得失觀念是個誤導,那是刻意讓觀眾與參賽者認同的一種手法,也就是個「頭」,而結果則和一般益智遊戲給人的印象,收的是「尾」,重點在那些問答之中,也就是「過程」~~


「過程」就是這個日劇、日劇中的節目重點,因為它藉由這些題目,開始刨開參賽者的內心、揭開他們的過去
每個人都會有著難以對人言明的黑暗面、或是不想讓人觸碰的過去、難以抹滅的傷痛、甚至是…絕對要保密的罪惡


「Last Friends」裡面的主角瑠可曾說過這麼一段話;
「不管是誰,總會有死也不想對人說的事情啊」
是的,誰都會有這樣的心理,總有些話是很難說出口的
而「The Quiz Show」在做的,就是要逼參賽者說出自己;「死也不想對人說出的事情」,重點在「過程」之中的話,這部日劇就是在看這個「過程」


看著這些答題者的掙扎,以及一道道犀利的題目直擊內心、剝開不為人知一切的過去,「The Quiz Show」就是如此的日劇,在這過程之中,身為觀眾的我們享受答題者的痛苦抉擇、欣賞著他們的猶豫,這個節目如果是真實的節目,那它是嗜血殘忍的,因為它滿足了觀眾窺私和幸災樂禍的心態,當這些答題者被迫回憶與面對不願說出的不堪之時,也正是觀眾感到痛快的時候


其實說穿了;答題者是否能挑戰「ドリームチャンス」成功,對於看這部日劇的我們而言已經不是重點,能成不能成;根本無關緊要,真正吸引注意力的,在於節目裡主持人試探性的攻擊性問話、還有這個來賓身上,究竟有什麼樣的故事?


這是這個日劇中的節目;「The Quiz Show」所要呈現給我們的東西




敗筆


整體意念是明確的,方向也是清楚的
不過這個日劇,有著很大的問題存在,而這也是它最大的敗筆,就是在劇情的設定上
就再引用一次,「Last Friends」裡面瑠可的這一段話;
「不管是誰,總會有死也不想對人說的事情啊」
對~~關鍵就在「死也不想對人說的事情」


「The Quiz Show」用獎金、「ドリームチャンス」來引誘答題者,但是這些誘因果真有強大到令人能夠說出一切麼?
像第一集的村瀬龍一郎 ( 山本耕史 ) 、三四集的スマイリー北島 ( 佐藤二朗 ) ,他們的事情是標準的見光死,說出來別說完成夢想了,先到牢裡蹲著等再說吧


又換個角度說;這個節目既然設定是在電視上放送的,難道所有參賽者都是傻子?都不看電視的?看到這個節目內容這樣,誰還敢上節目呢?
在08年這一版的「The Quiz Show」,設定成是節目突然改變答題型態,所以嚴格算一算;只有最後六個答題者面臨變質的節目內容,也許可以這樣去想;觀眾加上答題者都存有僥倖心理,以為那只是一集兩集的節目,但這也只能說是個相當勉強的理由,節目搞得如此充滿「驚喜」,不可能沒受注目的,一定會鬧上媒體,前面幾個傻傻上節目受死還能說得通,後面還有人敢送上門,實在不太可能吧?


所以我覺得;即便是以「犧牲」作為前提,如此代價也未免龐大,完全不符合成本效益的
這也是這個日劇一個非常大的盲點,其實我相信這類劇中節目有其題材新奇性,滿足觀眾窺私的欲望,但之所以一直少見,關鍵就在如何讓整個戲劇能夠走向合理,縱然作為深夜劇,可以有些誇張的設定,但是整體合理性依然要避免太過牽強失去邏輯


我覺得,「The Quiz Show」的過程是很值得看的,但是邏輯性真的太不合理了些,作為戲劇;如果能拋開自己對於邏輯性的要求,而只觀賞它想呈現的意念,確實還算不錯看的日劇,但我是無法完全拋開這種要求的人,所以「The Quiz Show」對我而言只能算是還能一看,卻不能是我心中的佳作,更不會是經典之作


如果,只是說如果;如果說,「The Quiz Show」不去把整體故事遊走在現實與戲劇之間,而乾脆使它不合理到了極點,像是「地獄少女」這類的超現實題材,會不會好一些呢?
不知道,因為;這只是如果說而已




主旨之外的故事主線


像前面說的;「The Quiz Show」是這樣設定的;從第一集的村瀬龍一郎開始改變作風,題目開始直擊隱私和挖掘來賓過去


為什麼從那時才開始改變?這沒有人知道,這個日劇從一開始就丟出了很多的疑問,隨著一個個來賓上場,一點一點地拼湊,而在最後才真相大白
如果從這個特點來看,「The Quiz Show」頗有本格派推理的感覺,不過它還不是推理題材,只是把伏筆下得夠多而構成了懸念


MC田崎徹 ( 片桐仁 ) 的失憶之謎
製作人山之辺健吾 ( 戸次重幸 ) 的怪異舉動
出現在田崎記憶中不知名的女子
上節目的嘉賓都曾出現在田崎的記憶中


這些事件其實都是劇情所放的伏筆,他們的相連性從最初看都感覺很撲朔迷離,但是其實都有關係,這些一直到最後才明白的真相,也是「The Quiz Show」節目改變的原因


答題「過程」是故事的主旨,而在這「過程」之外的一切劇情,則是故事的主線


我曾以為;這個節目的重點在於「審判」,是製作人山之辺健吾對這些來賓的審判,但是卻不能知道,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直到故事結束,一切真相大白以後,我才知道;並不是「審判」,「The Quiz Show」最後的六個來賓,被叫上舞台答題有其目的,藉由他們過去曾與田崎的接觸來刺激田崎使他恢復記憶,這六個參賽者和田崎加起來七個人,是山之辺復仇的對象


是的,「The Quiz Show」是復仇的節目,山之辺的個人復仇秀,報復這七個人


這個報復,源自於山之辺深愛的姐姐山之辺美雪 ( 霧島れいか ) ,深愛的姐姐之死讓它不能原諒田崎徹和牧村涼子 ( 堀內敬子 ),而除了這兩個人之外,其他五個人是在山之辺生日那天 ,曾經與姐姐有所接觸的人,對於山之辺而言,田崎與牧村奪走了摯愛、而其他人則奪去了生日時與姐姐相處的時間,所以這七個人,是他要復仇的對象


對山之辺而言,這七個人,是七個惡魔


當我看到山之辺提到「第七個惡魔」時,配合上畫面上的圖片,我想到的是;聖經裡的「七宗罪」,七種被視為人類原始的本性之惡,傳說裡陪著撒旦一起墮天的七個惡魔也剛好各符合一個罪惡,所以我不斷地想;這六個答題者加上田崎,到底他們各符合哪一項?


山之辺說的「第七個惡魔」其實指的是田崎,但我卻怎麼也想不出;田崎這個角色究竟符合了哪一個罪?後來在查資料時才發現,「第七個惡魔」雖然在山之辺的眼裡心中是田崎,但這個由山之辺暗示的訊息,卻諷刺地應驗在自己身上,山之辺才是真正的「第七個惡魔」


七宗罪的對應者是:


傲慢 --- 村瀬龍一郎
暴食 --- 新田瞳
強欲 --- スマイリー北島
嫉妬 --- 内田清美
怠惰 --- 真中昇
色欲 --- 牧村涼子
憤怒 --- 山之辺健吾



不能不說;山之辺的復仇手段真的很偏激也很變態,他利用自己的職權,對六個來賓進行審判,強迫他們在台上面對自己的黑暗面,而在最後是讓田崎完全恢復記憶之後,當眾數落他的罪行,企圖使「The Quiz Show」最終回成為田崎的懺悔告白



但是這樣的扭曲作為,卻來自於他對姐姐的愛,因為太過深愛,所以不能承受失去,所以要發動報復


老實說;看到最後我才知道,這部日劇是主旨之外還有主線、主線之外還有目的,層層包裝的,結果最後的一切,竟都來自於一個「愛」字,不禁讓人感到錯愕


說真的;這個結局真的能用一句「戲劇化」來形容,雖然;它本來就是一部戲劇,戲劇本身的演進,本身就該會有在現實中難得出現的轉折,也就是所謂的「戲劇化」,不過「The Quiz Show」真的讓我瞬間想到了這一個形容
從開始看是有些嗜血的另類問答節目,到主線的鋪陳慢慢取代了節目本身的效果,最後故事的真相揭露,卻是個意想不到的結果
這個變化讓人難以置信;這個看起來像是玩弄人性的日劇,結果實際上竟然是個純愛劇啊…



作為一個觀眾,其實我是覺得很錯愕的,而且並非感到讚嘆,反而覺得…呃…天哪~~這也太…太「戲劇化」了吧?怎麼也沒想到「The Quiz Show」其實是在講一個純愛的復仇,同樣扭曲的愛情我見過白夜行,但是白夜行的戲劇性差這差太多了,簡直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尤其最後整部日劇結束時的END畫面出來時,我看著影像有種不知該說什麼的感覺
是一對年紀還很小的姐弟在花叢中嘻鬧的畫面,多麼天真純潔的感情啊…


可是放在「The Quiz Show」裡面怎麼讓人感覺突兀?這美麗純真的影像,我怎感覺有些冏啊?



只能說這部日劇真的太讓人意外了,所以難以置信,不論是題材的設定、主線的推進…還有…結局的設定…
都很意外,不過;不是讚歎、而是錯愕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