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會看「金閣寺」,是因為朋友的介紹,他常常地在和我的閑聊中提到這本書,不過我一直沒去讀這部作品,在我的閱讀習慣中,艱澀的文學或是文藝性極強的作品是讓我很抗拒的,這樣的態度或許來自;我是看母親床頭上的那些通俗小說長大的關係吧?

一直過了很久,我才讀了這本書,當時花了錢買這本書來看,心中有點忐忑不安,因為很怕會是自己抗拒的文學類型,尤其在看了書本前面的導讀以後,那樣的不安感更是嚴重,買了書不看,對我而言簡直是一種浪費行為 ( 我想起我的老妹,花了錢買了本厚厚的「藏獒」,但是看了不到一百頁就塵封了的事情 ),但是如果看不懂,卻又是很痛苦的,不願意浪費的浪費,但很高興的,結果並非如此。

其實現在這篇關於「金閣寺」的心得是我大概兩三個多月前完成的,只不過當時是謄於紙上,基本上最近兩個月來在這裡的心得大多也都是這樣的原因,除了少部分是因應時間性先趕完的,幾乎都是先寫後KEY
至今大概還積了十篇放在桌面上等著我去完成它...

書名:金閣寺
作者:三島由紀夫
譯者:唐月梅
出版:木馬文化
   2002年01月25日

三島由紀夫 -- 金閣寺

 

 

無言,可以形容、此時,無聲勝有聲

 


要我用最簡單的一句話來形容「金閣寺」這部作品,我只能這樣形容;
「無言,可以形容」
這裡說的「無言」並非真的說不出話,而是太多的感覺和想法,很難以適當的文字描繪出自己所感受到的形貌,最後只能夠訴諸沉默,「無言」是一種狀態和心境,無法言喻的情緒

我想試著解釋一下,自己所感受到的「無言」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其實老實地講;即使讀完了它,我依然看不懂「金閣寺」,不是說我看不懂它的劇情,我是看不懂「金閣寺」整本書在劇情之外的所有敘述及那些文字詞句的意境刻畫
但是奇異的是;即使並不是完全地懂,但「金閣寺」並不會因為如此的難解而讓我感到乏味,我到目前還沒有看過這麼樣的一部作品,能夠擁有如此難以形容的魅力,是種無法解讀的吸引力,它的難懂並非艱澀,而是迷離的、卻又接近的,充滿讓人想靠近的味道,不自覺地想要深究,卻又在沒有察覺的時候,深陷它的魔性之美中,這樣的疑惑;也正是我覺得「金閣寺」最了不起的地方

我常常困惑於「金閣寺」的主角溝口個人的獨白,他努力的呈現自身的內心世界,將那些情緒轉化成文字攤開在我的眼前,讓我閱讀、讓我審視,這些文字成了閱讀「金閣寺」的疑問與欣喜,疑問的是;用盡了所有言語形容的內心世界,越接近卻感覺越遙遠、想擦拭清楚卻迷霧深重,欣喜的是讚歎;原來,文字能夠有辦法可以細膩地去形容一個人的心,在翻著讀著的時候,心中不自覺地會為三島由紀夫文字之美感到佩服,我覺得「金閣寺」的文字儘管美麗、但卻不像刻意雕琢的人造幻影,敘述即使充滿詩意,卻又不是無病呻吟的做作病態,那才是真正平實的純美

我說;「無言,可以形容」,而我想解釋這樣的「無言」,但是寫到這裡,我卻突然間覺得自己很可笑,竟然想用有形的言語去形容無形的境界,哪…「金閣寺」這物作品之美,其實就是從有形的敘述進化成了無形的難以言喻,那是種因人而異的心情體會,而非一個能夠定義解釋的現象,是無聲勝有聲的心境了吧

 

 

「金閣寺」的性官能

 


文學藝術作品似乎都離不開性,應該說;性是一種本能,是寫到心靈與精神時不能缺少的,衝動與渴望本來就是人性,性描寫是人類意識的反射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是不太愛看性描寫的,我總是喜愛隱晦曖昧多於直接了當的

 

「金閣寺」當然也有對於性的描述,不過我覺得「金閣寺」的這個方面的描寫,卻沒有後來我看的三島的私小說「假面的告白」來得漂亮,哪…基本上這是後來的感覺,第一次看「金閣寺」時,雖然並不覺得它是我喜歡的類型,卻也沒像現在這樣覺得有了不足之感,可能是當時沒有得比較吧,在看了「假面的告白」以後,覺得「金閣寺」雖然是三島由紀夫最精華的一部作品,但是在情慾的虛幻和剖析上卻不如落成於「金閣寺」前面的「假面的告白」

「金閣寺」對於性的描寫,其實給我的感覺就像我對日本文學作品 ( 雖然我看的不是很多 ) 裡的性描寫是差不多的印象,是那種無法激起想像與感覺的官能敘述,而「金閣寺」更是達到了這種印象的純粹境界,我在它的字句中,已經感受不到性的唯美,而連唯美的反向→頹廢墮落也感受不到
啊…是一種無感的性,只有原始、生物本能的知覺,只有官能、只剩下了這樣的本能,男與女之間存在的並非愛與情組成的綺麗性事、卻也不是酒池肉林的狂野情慾,是因性而性、惟性成性的感覺

我難以想像;三島由紀夫可以用簡樸的文字創造出華麗的情境,卻又能夠在這些字句裡放進如此原生純粹的性官能

 

 

美之於「金閣寺」與金閣寺


「金閣寺」寫的便是書中的一間名叫金閣寺的寺廟
金閣的美,是男主角溝口心中對於美學的一個代名詞,他憧憬著金閣的美、嚮往著金閣寺,在內心獨白中,每當自己對於某個人事物產生了接近欣賞的,直覺該是美好的時候,那金閣的影子便會在他的意識中出現

不論是實體的存在、還是空虛的想像,金閣對溝口而言就是代表著「美」這個形容詞,主宰了溝口一生對於美學的追求與認知

可是,金閣寺的美,究竟是怎樣的美?又是否真是如此的美?

我記得,溝口對金閣的美開始感到嚮往,是來自於父親在他小時候時不斷的耳提面命;「人世間再沒有比金閣更美麗的東西了」,也還記得;初次看到金閣的溝口,對它的失望之情,雖然那樣的失望很快地消失無蹤,又變成了憧憬

從足利義滿建立起這座古剎的時候,金閣寺便停留在千年前的暮鼓晨鐘之中,數不盡的年月過去了,當所有曾在地面上活動的都已歸於塵土,金閣寺卻依然散發著古時的味道,呼吸著早已遠離時代的空氣
金閣寺的不變與停止,是吸引溝口最重要的原因,因為它的依然挺立,更顯出時空變易的無情與荒謬,在這座千年古剎面前,時間成為簡單的計數單位,因為它帶不走金閣寺,宛如辛棄疾「玉環飛燕皆塵土」的感慨,好的壞的,都將隨著時間消逝,在巍然不動的金閣寺面前,歷史只是塵埃而已,金閣超然於時間空間之上的美的意象,自有像溝口這樣的人去著迷與欣賞

在溝口眼底心中的金閣,是一種美麗的情感昇華,無關乎現實的存在或是虛幻的想像,而是他自己的世界裡交錯著、糾結著的影響,因為當他認定金閣是美麗的同時,「金閣寺等於美」這樣的思維早在他的心中紮根,但是即使認知了「金閣寺等於美」,溝口探究美學的腳步卻不會因此停止,當他一步步去拓展自己關於「美」的領域,金閣寺卻一再地阻攔

在溝口前進的時候,金閣卻不動了、停住了、金閣不會變、溝口卻會繼續前進,無情的不會動搖的金閣寺,成了溝口追求美的成長的阻礙,金閣以它亙古的永恆不斷地提醒著他;「你正在改變著」,為此溝口陷入了焦慮的思考,因為持續著前進的自己,與留在原地的金閣相距越形越遠,離自己認知的「美」也越來越遠
察覺到如此情況的溝口,必須改變自己對於「美」的信仰與論述,於是在遇到柏木之後,溝口在與柏木的對談中,逐漸地建立和過去認同的、不同的價值觀,誠然;金閣的永久和不變是一種美,但是金閣的美是否建構在「永遠存在」這個基礎上?金閣經過了「存在」而成了「永遠」,是相對性的,但是所謂的「永遠」,是否它一定還必須存在於這個時空之中?
如歷史,也許千年風華於金閣不過是過眼雲煙,乍看之下;時代的過往是如此地沒有意義,因為在金閣前面,都成了過去式,但是並非「過去」就是並沒有存在過,過往而消逝的一切,因為可以緬懷、可以追想,遂成了遙不可及的綺麗,反而達成了「永遠」,它並非是以實體存在於我們可觸摸到的型態,它消失了,成為了在精神、心裡、記憶裡不滅不毀的印象
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永遠;不在眼前,而是在我們的心中

溝口開始認同了這樣的美學觀,於是金閣寺不變的美麗,在他的眼中卻成了使金閣無法換化為永恆之美的諷刺,因為金閣寺沒有消失,所以沒有昇華
同時他也焦慮著;在自己追求著美學真理的同時,每每受到金閣寺幻影的侵擾、時時看見金閣寺實體的存在,也許溝口並不想去思考所謂的「美」,但是已在心中紮根的金閣,卻不斷地強迫他必須去思索這些事情,成了一種沉重的羈絆

兩種價值觀的思想交集,讓溝口不安且無所適從,他必須透過某個動作和行為、通過這樣的動作和行為來告訴自己;
我找到了;真正的美
我知道了;真正的美
然後他放火燒了金閣,燒了這個他憧憬和渴望擁有的美麗古寺,來成就他的美學觀,也放棄了縈繞在心中的關於美麗的糾纏

溝口藉由消失來肯定曾經存在過的美好做為依歸,企圖用這樣極端的毀滅,使金閣寺在寂靜停止中走向因消失而真正脫俗的大道涅盤

說到這裡,我想不能忘記;三島由紀夫創作金閣寺的靈感原點;是來自1950年的金閣縱火事件,被捕的縱火年輕僧侶說:「我嫉妒金閣寺的美,所以放火燒了它」
如果從這段故事出發思考,溝口的縱火也許是出於美學的極端思考下所形成的行為,但也未嘗不能說是;他只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佔有金閣,用自己的雙手使金閣寺消失,讓自己成為驅使金閣永恆存在的推手,更重要的是;他的名字將隨著燒燬崩壞的金閣一同地聯結起來
或者是因為這般扭曲形貌的擁有,才促使了他必須縱火的主張

可是;在金閣被火燒之後,溝口卻逃離了那宛若紅蓮紋身的古老寺廟,最後說了一句「我要活下去」,雖然他企圖讓金閣寺因消失而成為永遠,但是信奉這個美學的他,自己選擇的卻是金閣毀壞之前的、實體的「存在」
我原本以為;崇尚著美麗的事物不因毀滅而剝奪其存在性的溝口,會像大和武士魂一樣俐落地切腹自殺,使自己也成為一個應對自我美學的靈魂
但始終他並沒有這麼做



總結

 


我覺得自己說了很多我所想表達的,卻也有很多我無法去形容表達的
但那些都是「金閣寺」之於我的感受

還是這樣覺得,對於這部小說,我覺得還是沒有適切的語言可以讓我表達清楚,也許是我的文字還不到那個水準吧
而「金閣寺」也還是讓我很難完全可以在看完之後,說已經全部讀通透的一部作品

也許以後的我能夠敘述清楚,但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把它再寫下來
也許以後,我可以真的完全的領悟了「金閣寺」

但是讀完「金閣寺」以後我是很高興的,高興自己能夠領略一次「難以形容」的魅力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罐子
  • <p>三島的作品較著重心理狀態的描寫,難免帶些晦澀......但是..但是...請慎選翻譯者!</p>
    <p>&nbsp;</p>
    <p>&nbsp;</p>
    [版主回覆11/13/2012 22:57:33]是啊,後來在讀過其他譯本以後,發現確實字句存在著翻譯上的差別。
    可是,我覺得讀起來給自己的感覺還是差不多,只是如果意思譯得比較完整的版本讀起來會比較容易理解。
  • angel
  • <p>三島由紀夫的書確實不易讀耶!</p>
    <p>我最近剛看完*假面的告白*&amp;*金閣寺*</p>
    <p>看得有些辛苦,但還是努力唸完!(想當年念書時也沒這麼用功吧!)</p>
    <p>謝謝你分享這二本書的心得!</p>
    [版主回覆06/16/2010 23:29:41]嗯~~可是我覺得三島的書還是很值得一看的,雖然很難讀懂,但卻還是有那種讓人難忘的感覺
  • 澎澎
  • <p>aki看的作品都好有深度啊!!</p>
    <p>三島由紀夫的作品我也只看過春雪而已</p>
    <p>那也是因為妻夫木聰<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7.gif"/>有演電影版我才有興趣借來看</p>
    <p>要不然~總覺得有點難懂日本早期作家的風格(而且一大堆都是愛自殺者<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5.gif"/>)</p>
    <p>也許我還未能到達那樣的境界吧~<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6.gif"/></p>
    <p>金閣寺啊~讓我想到...</p>
    <p>如果一個人太過愛慕一個東西或另一個人的美好 然後就會毀(殺)掉他&gt;&quot;&lt;</p>
    <p>因為這個東西或人只能存在他自己的心中 </p>
    <p>是其他人所不能擁有和分享的......這樣不就是自私和變態的行為了?</p>
    <p>改天再來找學校圖書館有沒有金閣寺好了~也想體驗這無言之美!</p>
    [版主回覆11/23/2009 01:33:45]<p><font color="#111111">其實我看過的作品也就他的書比較深而已<br>我也說啦,看完以後很多地方還不懂的<br>說真的我也很怕的,三島作品目前我看了七本,其實以我的水準閱讀他的書真的很吃力,不過有時又很想看他到底在寫些什麼</font></p>
    <p><font color="#111111">春雪我上個月剛看完呢,是三島的辭世之作&quot;豐饒之海&quot;首部曲,不過單看很難領略豐饒之海的意境啊,我是四部曲都看完以後才深有感觸的</font></p>
    <p><font color="#111111">春雪我記得最後男主角清顯是病死的啊...電影怎麼演我不知道,但我想我不會看電影啦,三島的文字我覺得影像難以表述</font></p>
    <p><font color="#111111">嗯嗯...金閣寺也是那樣的感覺,一種極端自私的愛...太多太複雜了<br>可是看完金閣以後也這樣覺得;其實是不是我心中也有那樣充滿毀滅性的愛的佔有慾望呢...<br>想著想著會畏懼起自己來</font></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