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雖然看完了日劇「ガリレオ」,但其實我不是很喜歡這一部日劇,而我也不太喜歡以某個主角為主旨的系列作,我是很喜歡同一個故事系列的書,但是我不喜歡主角還依然是同一個人,角色可以繼續存在,但希望可以換個人來作主觀視點。
所以這也是我沒有看福爾摩斯和亞森羅頻這類系列作的很大原因,對了,還有很多武俠小說也都是同一個主角系列的,對於這類形態的作品,我的觀看慾望都很低。


東野先生是我還算喜歡的作家,但是他的兩大偵探系列-湯川學、加賀恭一郎我卻一直都沒有看,原因就是如此。
那麼;怎麼我還是又看了這部「嫌疑犯X的獻身」呢?是那天在圖書館看到這本書時,突然心裡有個念頭冒了出來:很久沒看東野圭吾的作品了喔 ~~ 不禁回想起當初,我開始接觸日本文學的時候,所看的書都是從東野先生和山崎豐子的作品中挑選來看的,因為我最早認識並有印象、且信任至少有一定水準的就是他們的作品,但是東野先生的書越讀越多以後,厭煩的感覺卻也越來越濃,為什麼呢?坦白地說;東野先生是一個穩定多產的作家,但是作品的水準就不是每本都很合我的心意,新年時看完「瀕死之眼」以後,我就決定在一段時間內不會再讀東野先生的書了,直到在架上看到「嫌疑犯X的獻身」的時候,才發現真的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東野先生的作品了呢,所以就很順理成章地把它借回家看了。




書名:容疑者Xの献身
   ( 嫌疑犯X的獻身 )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劉子倩
出版:獨步文化
   2006年09月



聽過
「東野圭吾路線」這個形容嗎?
這個以東野為名的形容聽起來彷彿很光榮,其實背後的原因卻有點令人心酸,它形容的是東野圭吾五度入圍直木獎卻又五度失敗的這個不堪事實,而今終於獲得直木獎的東野圭吾總算終結了這個自己寫下的紀錄,而把這個路線讓給了後輩伊坂幸太郎繼承。


讓東野先生得到直木獎肯定的作品就是這部以湯川學為主角的系列作「嫌疑犯X的獻身」


「這是我所能想到最純粹的愛情、最好的詭計」
正如書本後面東野先生所宣稱的這一段話,「嫌疑犯X的獻身」描寫的是極致純粹的愛情、以及沒有破綻的巧局詭計。



最好的詭計


憑良心說;我並不覺得石神的安排有多麼地完美,至少比起我所看過的推理,石神的詭計一點也不華麗,並沒有像難解難破的密室殺人、消失的凶器或是完美無缺的不在場證明,那樣充滿懸念的懸疑。
石神的詭計缺少這樣的華麗度,一邊讀一邊咀嚼的以後會很難想像所謂的「最好的詭計」會是這樣的簡單平凡,總覺得對推理小說的了解,應該是要有著像消失的密室、想不到的凶器和完美的不在場證明這樣複雜難解的謎題才對,可是「嫌疑犯X的獻身」沒有,尤其在一開始就已經知道命案真兇的時候,原有的懸念感就已經消除了,這使得這個故事,很早地就失去了推理作品應有的懸疑感。
初讀「嫌疑犯X的獻身」,不免地會因為懸疑感的失去,而導致整個故事少了那麼點抽絲剝繭的樂趣,因為很早就知道真兇的關係,「嫌疑犯X的獻身」的推進變成了在推理上只是想辦法地去一條條解出石神所掩蓋的真相,對於讀者來講,就是在欣賞石神的故佈疑陣與警方對於這些佈局的調查。
不過這個故事並沒有想像中的單純,並不像最初我所以為的;只是先把真相攤出來的反向推理,「嫌疑犯X的獻身」的重點恰恰正在如此,當結果已經明瞭,如何設計什麼樣的方式去掩蓋它,怎麼樣地設想更多線索來疊在你不想給人知道的事情之上。
就像對於「嫌疑犯X的獻身」我曾以為的並不正確一樣,在明瞭故事的推進手法有何用意之後,讀到了中後段,我也才知道不只曾經以為的不是我所以為的那樣,就連我曾經感覺的也不是我所感覺的,我一直覺得石神所佈下的局完全不符合東野先生所宣稱的「最好的詭計」,因為它實在看起來搖搖欲墜,最大的破綻就是靖子的不在場證明,雖然成立但一直是很薄弱的遭受警方的質疑與挑戰,我想如果真的完美,那不該是這個樣子的,它應該像白夜行一開始一樣,在沒有疑問的情況下就結案,而不是屢遭質疑。
但是我終於知道自己是錯的,村上春樹曾說過「所謂完美的文章並不存在,就像完美的絕望並不存在一樣」,完美並不存在,而正是我該去認真思考的,有哪一個佈局是真正的完美無暇?因為確實地總會有無法預計的突發狀況,仔細地去想想;白夜行的一開始也不是真的完全地就這麼乾乾淨淨地結束,笹垣還是看出了整個案件的不尋常之處,那就是它的小小破綻,儘管還不能掌握,但是一直緊盯著亮與雪的笹垣終究在日子久了以後抓住了馬腳,完美是不可能的,被破解只是早晚的問題,石神十分了解這一點,而薄弱的不在場證明正是石神挖的讓警方跳下去的洞,當警方一再地往裡面死命鑽,其他可能的線索就容易被忽略。
僅只如此,還不足以顯現石神佈局的縝密,石神可怕的地方在於;考慮到各種可能情況的同時,石神同樣也考慮到了失敗,而他也早已把這個情形的處置給安排好。
石神的想法是這樣的;他思考出雖然脆弱可是絕對攻不破的謎題來確保靖子母女脫罪,而這也是他所希望的最理想情境,但是石神也很明白,這個結果要達到是很困難的,如何地完美只是腦海中邏輯的思考,實際上執行起來,任何一點點失誤都可能導致全盤落敗,於是石神也準備好了如何面對失敗。
也就是說;石神早已將每一條線索做出了階段性的配置,而最終最壞的情況他早已想好,他打算做到的是,引導警方的搜索與思考全部通往這個方向,如果中途卡死而結案,那就是石神的大勝利,如果不幸失敗,那麼順著石神引導路線走的警方也只會走到石神預設好的結局,石神就像他的職業數學老師一樣,設計出一道題目,而答案是他所設想好要讓作答的人所回答的唯一答案。


這個計策成功的地方在於石神掌握到人行動與思考的盲點,懂得丟出一點疑問引人上鉤,石神設計了許多的圈套,假的套在真的上面,真的混在假的裡面,讓假的看起來像真的,以缺失代替缺失,使破綻變成更大的破綻,但都離真相很遠。
石神並不需要華麗的手法加持他的思考,而那也是他所要的,他徹頭徹尾地不相信完美,但是他卻讓結果接近了完美,這確實是最好的詭計,即使看透卻無法破解的詭計,事實也證明了正是如此,如果不是靖子的自白,湯川即便能夠推理出真相,卻找不到直接的強力證據來推翻石神的佈局。



最純粹的愛情


說到了愛情,我就會想到白夜行,兩個故事裡的愛情觀都有那麼點微妙的相似,強調的都是付出與掩飾,但是白夜行是旁敲側擊的迂迴,而「嫌疑犯X的獻身」卻是清楚了當的直白。
白夜行正因為迂迴所以模糊,我可以大概地理解亮與雪當中或有愛情的成分存在,但又無法否認確實也存在著互為表裡的相互利用。
「嫌疑犯X的獻身」卻因直白更加清楚,數學天才石神哲哉對於花崗靖子是不可錯認的愛情,完全不計較多少回報的愛的付出。


就我看過的幾本東野圭吾作品來說;愛情在東野的作品中,屬於存在卻很少深刻的部分,雖然每本作品都難免會說到一點愛情,可是都感覺不完全是必要的,真正讓我對裡面的愛情描寫有深刻印象的;就是白夜行 ( 那或許是受日劇影響太深的緣故 ) 和「嫌疑犯X的獻身」。
從白夜行再到「嫌疑犯X的獻身」,感覺東野先生非常喜歡描寫一種愛情;是特殊的、刺眼的純粹,就好像一張白紙上一點怵目驚心的如鮮血般的紅那樣的獨特,彷彿如果若不是因為罪惡,便無法見證在那罪惡中成長的愛情有多麼地耀眼 ( 白夜行 ),又如同似乎因為強烈地為愛付出的執著,才可以成就這麼一場完美無暇的犯罪。
石神原本可以完全地置身事外,那本來就不關他的事,但是基於對靖子母女的愛慕而使他心甘情願的策劃這個沒有漏洞的計畫,身為讀者的我,既希望石神能夠自私一點地以此與靖子順利地在一起,卻又矛盾地有種如是這般、這個參雜了目的的付出,即便只有一點點,也是一種玷辱,污辱了我對於石神美麗愛情的設想、也破壞了這一份純粹。
身為人難免會自私,石神不是沒有掙扎過,他跟蹤靖子的對象、連威脅的言語都早已想好並且付諸於文字,但最後他仍然選擇了放手,放棄用恩情、用秘密束縛自己最愛的女人,我覺得這是最難得也最困難做到的一件事,他不但放棄了任何的可能性,更以行動做到了那我們都知道、但放到自己身上卻不能保證一定可以做到的愛情觀念:真正的愛不是得到與佔有,而是希望愛的人能夠獲得幸福。
我一直覺得日劇白夜行裡面,亮對雪的諸多付出中最令我有所感的;是他領悟到 ( 或者說是他一廂情願地這麼認為 ) 篠塚是比起自己更適合給雪幸福的人,那是我最崇尚最美的愛情境界;不求一切回報的付出,我知道這很難做到,因為冀求佔有的強烈想法也是愛的表現,所以我崇尚犧牲與奉獻,因為他們可以做到為了使所愛的人幸福,而寧願忍受被自己心中希望佔有的情感刺傷的疼痛。


記得以前看過新垣結衣演過的一篇很短的SP叫做「Ture Love」,把片名用中文翻譯過來就是「真愛」的意思,新垣結衣飾演的女主角直到父親將要過世了,才知道這個照顧了妻子一輩子到她過世、拉拔女兒長大的平凡男人,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這個男人因為深愛她的母親,於是在她父親離開母女身邊追求夢想的時候,付出了愛與關懷來守護照顧這個他深愛的女人、即使他知道最愛的人心中永遠懷念著遠走他方的戀人夫君,依然是不後悔也不埋怨,更是愛屋及烏地把她的女兒當成自己的來撫養。
這個男人從沒有去討人情也沒強調過自己的偉大,可是始終平凡的父親形象,就已經足以令人流著淚來歌而頌之了。
這才是真愛、真正令人感動的平淡的愛,是不在乎委屈與犧牲的付出,也不要求相對的回報。


因為以愛之名,所以心甘情願。



如果說「愛」


比起石神精準計算的最終結果而言,真正最讓我歎息的還是裡面「最純粹的愛情」,只可惜靖子無法接受石神的情感,愛情本就無法勉強,這是最直接的殘酷事實,但也就是因為靖子的無法接受才使得石神的愛情顯示出如此純粹的光亮。
我想不管是誰;都難免希望有人為自己這樣付出,但是希望是一回事,真的碰到又是一回事,因為面對無法勉強的愛情的微妙感,也不能說真的就能接受,感動與愛是兩種不同境地的情緒,不能混為一談。
白夜行以後再到「嫌疑犯X的獻身」,我特別有這樣的感觸,給人家的不見得人家會欣然接受,雖然會為此而感動,但那不是愛,正如同石神為靖子做到這樣的地步,靖子還是無法接受他,我感覺如果真的愛一個人,不斷地希望他感受自己對他的好,那不是真的愛吧?對喜歡的人好那是應該的,不管他是否能感受還是接受,人們都說被愛比愛人幸福,我覺得不是的,如果時時想著得到愛的回報,那麼我所給予的愛只會成為人家的負擔,這樣來說;愛人比被愛幸福,尤其當你不覺得那是委屈與犧牲時候的理所當然,那樣付出的愛更是幸福。


如果要我選擇,我寧願愛人,被愛很難,尤其是知道以自己的條件很難得到,可是愛人不難,因為我可以自由地愛我所喜歡的人,而且對方也不一定知道,但是我卻能夠盡情地付出,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那種看到喜歡的人過得好,那就很好的人,這是我的愛情觀,但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只能說;會努力地使自己成為這樣的人。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阿勳/鑽石
  • <p>您好,最近拜讀東野圭吾的嫌疑犯X的獻身,而偶然的看到您的BLOG,</p>
    <p>您的心得真是讓小弟敬佩不已,但我想有幾個地方我抱有不同的看法,</p>
    <p>第一個就是石神從一開始就做出了選擇,對他來說生活在花岡靖子旁就是幸福,</p>
    <p>他的愛不是佔有,是無私的,所以花岡靖子在得知實情後,再去看信,而...落淚了,</p>
    <p>而那些威脅的言語全都是為了讓警方掉入他是「變態跟蹤狂」的陷阱,</p>
    <p>如果要說他唯一的情感的表現,就是對工藤表現出了妒意,</p>
    <p>但他隨即對自己萌生這種想法而感到可恥,也許是數學家的本性,</p>
    <p>使他極致的理性化為對靖子無私的愛。</p>
    <p>&nbsp;</p>
    <p>第二點則是我想靖子並不是不接受石神的情感,</p>
    <p>而是她萬萬沒想到石神那面無表情的背後,隱藏著常人難以理解的愛情。</p>
    <p>想必美里已經從石神的指示信的信尾那段話,感受到石神那無私的愛,</p>
    <p>但花岡靖子做出的選擇卻讓美里無法接受,竟而選擇自殺來表達抗議,</p>
    <p>(不論是電影或是小說,美里喜歡石神多於工藤都是很明顯的,小說版裏頭,美里甚至可是說討厭工藤先生的)</p>
    <p>而花岡靖子體會到自己是多麼的自私,最後說出了:"<font color="#800000">怎</font><font color="#800000">麼能只有我們得到幸福……那是不可能的。我也該贖罪,我要接受懲罰,我要和石神先生一起接受懲罰。我能做的也只有這個。<font color="#000000"><font color="#800000">我能為您做的只有這個。對不起!對不起!」靖子兩手撐地,頭抵著地板</font>。</font></font>"</p>
    <p>花岡靖子與其說無法接受,不如說是不知如何回應,會更為洽當。</p>
    <p>&nbsp;</p>
    <p>其實還有很多想法,但是邊打著邊想著該用什麼措詞就忘光了。</p>
    [版主回覆09/25/2010 23:22:39]<p>你好~~</p>
    <p>我覺得靖子看到信以後的落淚動作,確實就是你說的「萬萬沒想到石神那面無表情的背後,隱藏著常人難以理解的愛情」,可是我想那只是一種震驚與感動,而不是無法回應他的感情,因為即使知道了,她也一樣不能夠對此作出回答,在我的感覺中,那就是無法接受的意思了。<br>而靖子最後選擇自首,我覺得愧疚的成分還是佔大多數;<br>「我雖然能夠理解你的情感,但我終究不能對你產生愛情,而你卻依然願意為了這樣的我犧牲一切,我怎麼能如此自私地只想到自己?我所能做的就是與你一起接受制裁。」<br>我是這樣去解讀靖子的想法,而我覺得接受制裁是在社會公義守法上所必然付出的代價,也隱含著把該還給石神的都還給了他,那樣的涵義。</p>
    <p>現在想想;你說的沒錯,仔細去回想;確實石神一開始應該就做好了決定,但我覺得那封信不是一開始就準備好的陷阱,而是在你所說;對工藤產生妒意後寫下,卻又對自己的做法感到可恥,而順理成舟地變成了計畫的一部分。<br>因為我想石神並非一開始就知道有工藤的存在,在他的計畫內大概也應該並沒預料到靖子的身邊會這麼快地就有追求者,所以那封信的內容才會如此地真實無法挑剔。</p>
    <p>是的;美里並不認同母親靖子的決定,而是站在石神這邊。這個部分我也和你想的一樣。<br>其實我很喜歡美里這個角色,可惜關於她的描述並不多。</p>
  • 橘子
  • <p>嗯!我很喜歡現在的自己噢。目前驅策我面對考大學的龐大壓力的動力來源,一方面就是我想到世界走走,一方面就是我不想讓自己有後悔的機會。努力做到最好就是我現在能做到的事。老實說雖然覺得經歷那段讓自己蛻變的時光想起來多少還是覺得很辛苦,但是偶爾卻也慶幸有機會鍛鍊自己,若是錯過那次機會,我可能永遠都不會改變了。若以此為分隔線的話,以現在的我回頭看到過去的自己,以及過去如何與自己相處的人們之時,我可以強烈感受到人的小小黑暗面。</p>
    <p>正因為現在的自己相較之下,比過去的自己會念書,感覺整個人生都不一樣了,這是我相較兩者的感覺。想想真是讓人有點心寒呢。</p>
    <p>雖然akiyon這麼說,但我覺得我還是不夠。畢竟我目前旅行踏過足跡之處並不多,視野也過於狹隘。但是現在的我是小小的身軀裝著無限大的夢,光做夢而尚無實踐能力。所以現在都看旅遊節目解愁XD。不過好少人去西班牙啊!!!這真的讓我小小的沮喪。</p>
    [版主回覆09/21/2010 22:17:18]<p><font color="#111111">這樣說來,妳改變得很不錯啊。<br>嗯 ... 因為不可避免地失去了些東西吧。不過也就是如此讓妳得到了成長,而那黑暗面算是可惜的遺憾吧,因為妳思考得更加明白,看得也更透徹了。可是看得太清楚往往也不太好呢,希望別因此傷害到了妳自己。</font></p>
    <p><font color="#111111">妳的足跡還留得不夠多,但心態卻早已追上經驗的累積。<br>看得出來妳想往外出走的渴望非常地大,所以對現狀感到焦躁。<br>我彷彿看到一個女孩跺著腳遠眺天空的畫面。</font></p>
    <p><font color="#111111">畢竟台灣很少人了解西班牙囉,說不定很多人還不知道位於哪裡呢。<br>對台灣人而言大概說到西班牙只會想起鬥牛和足球吧 ...</font></p>
  • 橘子
  • <p>我是個無法兼顧兩件事的人,我不想因為談一場戀愛而失去我的未來。只是就這樣默默的堅持,默默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p>
    <p>「就像是盛了水放在杯墊上的水杯那樣的畫面,明明就是很自然的模樣,但就覺得好像少了什麼的這種感覺。」原來akiyon是這樣看待我的任性啊,也許喔!我違背了自己的聲音,只是一昧地一直往前走。路旁的野花我都假裝視而不見,因為我期待目的地的美麗風景。akiyon指的沒談過戀愛,是指沒有擁有過真正讓你覺得是愛情的經驗嗎?</p>
    <p>我想成熟並不是自己自顧自地就改變,環境真的會改變一個人很多。其實當時那個迄因不一定是讓人樂見發生的過程和事情走向,但是有時回憶才會發現正是當時的辛酸淚水,還有很多複雜情緒不斷在內心累積,我不斷地經歷著這些,然後哭過後再勇敢爬起來繼續上路。一直反覆著如此的生活,漸漸地就造就了現在的我。若不是有那件事,或許現在的我就和路邊隨便的一個高中生沒什麼兩樣。啊啊,這才知道,這就是成長對吧。成熟也不過就是在成長的過程之中,對於自己的迷悟提前找到解答。回頭看,才發現,對啊,就只是如此罷了。</p>
    <p>啊?你去看了遊記了啊: )多謝你的造訪囉,看到你的評價讓我揚起微微的笑。安靜孤單是嗎?也許喔,我喜歡沉默地感受當地獨特的氣氛,那最真實的而未被包裝的樣貌。但「似乎不安地想自什麼地方離開、再通往哪裡的某種浮動的意志,不知道為什麼總會讓我想像到一個女孩背著包包穿梭在大街小巷的畫面,散發沉默的味道。」這句話讓我頓了一下,我覺得一個旅行者的意象,正是如此。恍若沒有根,四處漂流,每到一座城市便細聽城市靈魂的聲音,就有如自己融入整個氛圍之中。那是我覺得最高境界的旅行,但你的敘述讓我想到──呃,難道你在說的就是我嚮往成為的「旅行者」?!不不,我想我還沒到那麼高的境界,只是嚮往,但卻也真實希望有天能成為這樣的人;真正能和當地城市靈魂產生共鳴的人。</p>
    <p>但願那天真的會到來呢。<br></p>
    [版主回覆09/18/2010 22:04:49]<p><font color="#111111">我認為妳的想法是對的,因為妳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有捨才會有得,要得就無法避免地要捨去一些。妳說;妳無法兼顧兩件事情,我覺得妳很了解自己。<br>說是看待呢,我覺得比較像是直覺。<br>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直覺想像出現。但我不覺得妳的想法是任性的,而覺得是一種擇善固執。</font></p>
    <p><font color="#111111">嗯~~不是,是真的沒談過戀愛。並不是沒有真正擁有過這樣的感覺,而是在這方面完全空白。</font></p>
    <p><font color="#111111">妳說的沒錯,成熟就是因為成長累積的漸漸改變。當然也有所謂的「一夕成長」這樣形容的情況出現,但那是因為突然遭逢到的某件事情在瞬間超過了累積的界線所造成的。<br>現在的自己並不是偶然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肯定經歷了許多情緒的磨練和對事物的反覆思考。<br>這樣看來那件事對妳是好還是壞呢?作為旁觀者的我無法替妳定義呢。可是妳喜歡現在的自己嗎?我想這才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font></p>
    <p><font color="#111111">嗯~~不過才只看了一兩篇而已,還有很多沒看。<br>是啊,安靜孤單。</font></p>
    <p><font color="#111111">原來妳很嚮往自己成為這樣的旅行者啊?<br>就文字氛圍上我確實感受到的便是如此,妳覺得自己還沒到這樣的境界嗎?但我覺得既然能給予閱讀的人這樣的感受,也許雖不近亦不遠矣了不是嗎?</font></p>
  • 橘子
  • <p>說實話,其實我到目前為止並沒有談過戀愛,基本上算是一個對於自己的約定與固執吧吧......我想要到大學真正成熟之後,真正有能力之後再去碰觸這塊,即使現在身旁誘惑再多,亦或是真正遇見了喜歡的人,我都告訴自己不可以動搖。所以在和你談這方面的事情的時候,其實我對它的概念是模糊不清的,但是相對也就是因為自己都是旁觀者,所以看的很透徹;一方面我卻也因此看見了其中醜陋的一面,於是我害怕,所以限制自己,成為下一個受害者。我想你之所以會說我文字很成熟的原因或許就來自於此,我曾因為這件事情而遭受池魚之殃,間接地看見了其中慘不忍睹的傷疤──年幼原本對於愛情完美的憧憬在那一刻完全破碎,真的是粉碎。</p>
    <p>我也在想,我是否真的找的到能和我的思緒能產生共鳴的人呢?現在的我的確不排斥結婚,但若真的走到這一步,我深知我會恐慌。其實只是很自私地不想把話說的那麼絕,把自己的後路給封死。其實自己還是害怕的,一顆不安分的心不想流浪,卻也不想被拘束。</p>
    <p>但是現在看到akiyon的心境,我在想或許以後我也會如此,得在茫茫人海中尋尋覓覓。但是我還是相信,世界如此之大,總會有一天會遇見的。</p>
    <p>所以,我想我還是會抱持著如此小小而茫然的希望走下去的。</p>
    <p>&nbsp;</p>
    <p>&nbsp;</p>
    [版主回覆09/16/2010 23:53:22]<p>我也是啊,到目前為止沒有談過戀愛。<br>所以我才說;「大概就是因為都沒有,所以年紀越長突然就有種似乎可能絕緣的預感。」<br>但是妳還年輕喔。</p>
    <p>「我想要到大學真正成熟之後,真正有能力之後再去碰觸這塊,即使現在身旁誘惑再多,亦或是真正遇見了喜歡的人,我都告訴自己不可以動搖。」<br>原來妳現階段是這樣想的啊 ...<br>不過我覺得妳的想法 ... 嗯 ... 怎麼說呢?不能完全說是正確,可是又覺得妳這樣考慮是相當合理的。<br>總之我不太會說這種感覺,好像完全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又有種說不出的不對勁。就像是盛了水放在杯墊上的水杯那樣的畫面,明明就是很自然的模樣,但就覺得好像少了什麼的這種感覺。<br>那是已經超出我的思考範圍,無法詳述的了。</p>
    <p>我是說過妳很成熟,也說妳很早熟,而我也記得妳提過是因為環境背景的關係,我不清楚妳經歷了什麼,但藉由間接、旁觀的角度卻會使自己的價值觀改變這麼多,那一定是足以敲響心靈的巨大聲音。<br>我無法勸妳相信愛情和重拾憧憬。因為受傷這個東西,不管程度深淺都不能說可以真的完全感同身受。在這個事情上,我沒辦法說我能理解妳,因為那使我感覺說出這種話的自己輕薄草率。<br>害怕成為受傷的人,寧願先用防護層把自己裹好,我覺得這是很自然的想法,我想那是妳保護自己的方法,我有的時候,也都是這麼做的 ...</p>
    <p>我所能告訴妳的,就是像妳曾跟我說過的;等待。<br>凡事不要太盡、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妳說自己自私,我卻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給自己留一條路是對自己的寬容,也是容許更多發展的可能。<br>至少妳還抱持著願意等待的心情,如果還沒放棄,那什麼都還是會有可能的,留下一點待續的懸念,以後才能繼續續寫。</p>
    <p>「一顆不安分的心不想流浪,卻也不想被拘束。」<br>我看到這段時,想起了在妳家看妳寫的旅遊文章,就很像這段話的感覺。總覺得妳書寫的妳的旅行,很安靜卻也很孤單,似乎不安地想自什麼地方離開、再通往哪裡的某種浮動的意志,不知道為什麼總會讓我想像到一個女孩背著包包穿梭在大街小巷的畫面,散發沉默的味道。<br>還是我想太多了呢?</p>
  • 橘子
  • <p>「坦白講;雖然我在這篇心得裡說我會努力地成為這樣的人,但實際上我很早就放棄了戀愛和結婚成家,這樣說起來似乎很諷刺 ... 明明有所憧憬卻選擇放棄,我想我也是退縮的,因為害怕,所以把想要的放在現實難以觸摸的地方,徹底地與世界隔絕。」akiyon感覺也像是一隻滿身是刺的刺蝟呢,但是想必底下也是溫順柔軟的本體吧......?放棄戀愛和結婚成家,從你的嘴中說出彷彿就是那麼真實而讓人感慨。想必是遇到了很多事故讓你決定捨棄這個對你而言已經只是包袱而不是會但給你幸福的存在了吧?</p>
    <p>說來也諷刺,我自己國中的時候也曾經發出狂語說未來我絕對不要結婚,但是短短不到幾年,升上高中這幾年,我開始思考自己當時之所以說不要結婚的意義是?我想那是我想要對抗這個以男性為主的社會的最果決的方法,我想要逆流而上,讓自己脫離這個社會。是啊,只要不結婚就好了。因為我討厭結婚後女性就得面臨要離職的選擇,生下孩子就得成為家庭主婦,那會讓我質疑那麼我這麼多年來一直再教育自己的意義是?我覺得這就是中國女性的一種背負性別刻板印象的後遺症,很難擺脫,但我一直試圖去擺脫。但是「不要結婚」這麼誇下豪語的作法我現在也無法贊同,也無法做到。</p>
    <p>說難聽點,我也不過是被現實給拘束住了。</p>
    <p>但是我想我還是會堅持最基本的原則,我想靠自己賺大錢,自己去世界各地旅行。未來或許會結婚或許會生孩子,但這都不足以阻撓我成為我放棄夢想的理由。</p>
    <p>也許沒有資格,但是我想和akiyon說,或許作這個決定,是你三思過的,是順著整個泱泱社會脈動流向而決定的,但是就算只有一點點,只有一點點也好,也不要放棄完全愛人與被愛的機會。我相信即使要時間,也有可能會碰到能夠了解akiyon的人的。</p>
    [版主回覆09/14/2010 21:55:48]<p><font color="#111111">像一隻刺蝟嗎 ... ?或許是吧 ... 可是我並不覺得是尖銳帶刺的,但也許;本質上沒有差別。<br>其實並沒有遇到很多事故,大概就是因為都沒有,所以年紀越長突然就有種似乎可能絕緣的預感,我是放棄追求這種幸福了,但我依然認為那是幸福的,可是;我沒有自信能夠得到它。</font></p>
    <p><font color="#111111">我也這樣覺得。這方面的想法妳和我妹妹有點像,她也很不喜歡傳統加諸在性別之上的刻板印象。我自己也是覺得,這樣的印象對有能力的人真的不公平,像妳所說的;既然「總有一天會嫁人」,那此刻妳的努力和思考的價值又在哪裡呢?豈不毫無意義?<br>被這些束縛住的妳,是否能真的快樂?</font></p>
    <p><font color="#111111">也許以後妳會覺得這些束縛是很心甘情願的溫暖,也有可能妳永遠不會這樣覺得。現在的妳以夢想為先,我覺得那樣很好,該做什麼事自己只要清楚就能夠坦然。而那些成家的煩惱,等到哪天它真成了妳必須抉擇的時候,到那時候再來認真的考慮。現在,做妳想做的。</font></p>
    <p><font color="#111111">別這麼說,我很感謝妳對我說的這些話,也覺得很感動。<br>雖然現在我的想法仍然沒有變,但未來怎樣是無法預測的。如果真的有妳說的那一天、那樣的一個人真的出現,我一定會想起妳曾對我說過的這一番話,因為它們使我沒有徹底的放棄。</font></p>
  • 橘子
  • <p>看似我們想法是相反彼此背道而馳,但或許其實是相同的。我只是因為害怕而排斥,你卻是因為相信而努力付諸實現,希望可以從嚮往變為真正是你的愛情之道。這並不是我比擬看的透徹,真正來說不過是我退縮了......正如我之前所說,我正處於一個很不安份加上些微輕狂的年紀,我也曾思考過自己存在的真正意義。看到自己努力成為而不能成為的,既是嚮往又是怨恨,最後就會選擇繞遠路,因為看到了只會觸景傷情。這種說法可以套用到這上頭來吧?</p>
    <p>順帶一提,akiyon看過《告白》嗎?這本書我也很推薦,是推理小說(但依我個人淺見判斷應該不是本格推理才是)。之所以會說到這本書是因為10/22會上映,我打算去看。這部小說把人性寫的非常赤裸裸,真實而看似可悲。但是我覺得就是因為赤裸所以真實,我自己也覺得從這本書中找到內心一塊自己不想承認的黑暗之處。其實著實明白,人都有一小處邪惡而黑暗的面目,但也就是如此才要接受教育吧。我自己在一路學習的過程中,整個思考改變非常非常多,所以我很認同這點。</p>
    <p><a href="http://www.youtube.com/watch?v=sTxWipHbWO0">http://www.youtube.com/watch?v=sTxWipHbWO0</a>(←預告片請參考吧)</p>
    [版主回覆09/13/2010 01:19:14]<p>嗯 ~~ 想了想妳說的這些,我覺得妳說的沒有錯。<br>老實說;我相信愛情、相信真愛,但我也認同妳說的;愛情都是自私的。我覺得自己像兩個極端,既相信有美好的存在、又否定現實,認為不太可能有這樣的情況。我想我會嚮往、會認同,是因為自己本身應該無法做到,也不認為真的能看到這樣的情況,所以就變成了極為純粹的理想並且去對它有所神往。<br>坦白講;雖然我在這篇心得裡說我會努力地成為這樣的人,但實際上我很早就放棄了戀愛和結婚成家,這樣說起來似乎很諷刺 ... 明明有所憧憬卻選擇放棄,我想我也是退縮的,因為害怕,所以把想要的放在現實難以觸摸的地方,徹底地與世界隔絕。<br>而妳 ... 同樣是退縮,卻比我直視現實,妳說妳「看到自己努力成為而不能成為的,既是嚮往又是怨恨,最後就會選擇繞遠路,因為看到了只會觸景傷情。」,妳把自己的矛盾看得很清楚,我卻一直把矛盾深藏著,心裡嚮往但行為否定,倒像自打嘴巴囉。</p>
    <p>嗯~~我沒看過這本書。不過看了妳丟給我的連結以後,倒是有了那麼一點印象,貌似是湊佳苗寫的小說?</p>
    <p>我在書店有稍微翻了一下,不過這本小說我還沒看,我是想看還沒看,因為曾買了幾本沒想像中好看的書,所以不太敢出手,既然妳這麼說,我想應該是真的不錯看,下個月要買的時候買來看好了。<br>就那幾頁的印象;我記得不算是本格推理。</p>
    <p>導演原來是下妻物語和松子的導演,難怪影像感那麼地強烈,嗯~~我想電影應該很值得看看,我也滿想看的。</p>
    <p>我比較喜歡黑暗一點題材的作品也是因為如此,我總覺得那樣的題材才真的寫到了真正的內心世界,因為那麼點真實的黑暗常常會被下意識地否定,但;它是真的存在啊,我想;窮及一生,人一定都要學會直視自己的黑暗並學習與它共處。</p>
  • 橘子
  • <p>這部作品我是看電影再看書的,我蠻推薦。提真一把石神演得非常傳神,他很成功地把石神內心的孤獨表現出來,我很推崇他在這部作品的表現。有一幕非常深刻地印在腦海之中,那一幕是這樣的:靖子跑到警局,想要對於即將被收押的石神道歉並要自首。靖子告白的瞬間,我看見石神的臉部扭曲,失去平衡,感覺一切理性所架構出來的完美開始一一崩解。石神跌坐在地,發出有如野獸般地悲鳴。那一幕深刻到無法抹滅。</p>
    <p>和提真一的優秀表現相比,福山雅治和柴崎幸感覺就比較像是花瓶.......我倒是覺得這作品的手法還蠻不錯的呢,至少看到最後會讓我驚嘆一聲。但是再高明的手法只是一時,最重要的,會讓人再三回味的還是推理主軸背後的人性意義。正是akiyon您說的「最存粹的愛情」。</p>
    <p>基本上這世界不存在無私的愛,《Love Shuffle》日劇裡有一句對白是:「愛情都是自私的。」其實我很贊同, 因為人具有私情,會想佔有,會想把喜歡的東西永遠綁在自己的身邊。並不是說akiyon嚮往的這種愛情不存在會是不正確,正確來說......正是因為太過於純粹無暇,而讓我感到害怕。</p>
    <p>如果這世上真的存在如此純潔的愛,我會去懷疑自己的感情,是否一切都是虛構而虛假的呢??</p>
    <p>不是有種說法是說不存粹的東西會去批判謾罵真正純潔的存在,因為唯有如此才能證明自己的存在是可被認同的。因為一旦真正的純潔的事物被認同,那麼不純潔的東西就無地可容。</p>
    <p>我想也許我現在就是用這麼自私的想法吧?</p>
    <p>我自己覺得我是個凡人,並不是聖人,我無法捨棄自己的私慾,對於所愛之人投以如此百分之兩百的愛情。但是這種愛究竟是愛情抑或是犧牲?我已經搞不清楚了。</p>
    <p>&nbsp;</p>
    [版主回覆09/11/2010 00:22:30]<p><font color="#111111">我是先看書再看電影,本來我是不打算看的,不過書寫的真的不錯,所以我就改變了初衷。<br>堤真一真的演得很好,妳說的石神悲吼的部份,堤真一的表現沒有話說,就像書裡描寫的那樣真切。福山雅治在80年代後的大叔演員裡算是有相貌也有實力的,柴咲幸也算是中生代非常好的演員,但在堤真一的高水準演技之下就完全無法比較了。<br>不過我反而是喜歡提真一飾演石神時一些很平常的鏡頭,像是圍著圍巾呵氣駝著背慢慢地走在寒風中,還有一開始買便當時想對靖子提起話題但在新的客人跑進店裡時把畫與縮回喉嚨時的表情。原作中石神是一個很不起眼的人,本來在想提真一這麼出色的外表有辦法演好石神嗎?結果事實證明了實力就是實力,懷疑只是多慮啊。</font></p>
    <p><font color="#111111">這世上當然不存在無私的愛,因為只要喜歡就想占有,我嚮往也想做到,但不代表我真的可以做到,因為事實與想像不見得可以相合。<br>我只是希望自己可以盡量做到這樣。<br>妳說的意思;好像光明與黑暗的對比,是不是因為認同黑暗,所以並不擁有光明呢?我覺得不是的,不純粹去批判純粹,如果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那是因為對自己的存在沒有信心。<br>這個事情不是一定得一方死而令一方生的極端。<br>我想;我認同付出,但不代表我否定佔有,我的認同是因為我希望我可以做到,那是我嚮往的,那麼妳只是在這方面看得比我還要透徹,並不必把自己看得好像很自私或是不純,對於喜歡的;想擁有它沒有什麼錯吧?</font></p>
    <p><font color="#111111">我覺得妳這樣想是很正常的。<br>而我覺得我自己也並沒有多麼神聖,我們都是凡人,也許換個角度說;正因為我的嚮往很難做到,所以它對我而言會永遠只是嚮往而已。</font></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