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不是愛看武俠小說的人;除了金庸的作品以外。
因為一開始接觸的武俠就是金庸,在那時候我一直以為;武俠小說就是這樣的。直到把金庸的作品通通讀完以後 ( 那大概花了十年的時間我想 ),又讀了其他人的武俠才知道;武俠小說其實並不是我所認識的那樣。
並無意特別推崇金庸,金庸的作品老實說也輪不到我來去特別讚賞,我只想說金庸的武俠是特別的,他建構了一個所謂的印象世界,在那世界中逐步上演著人間活劇,而他創造的人物能夠在裡頭找到發光發熱的安身立命之處。
也不想去拿金庸去比其他的武俠作家,本來這種感覺就是形而上的惟心主義。我要怎麼說服一個認為金庸的作品其實劇情並無出奇之處的人認同我喜歡金庸?我又該如何去以金庸帶給我的感動來批評其他人的作品?始終這種比較便無高下之分。於是;感覺喜歡就對了,我只知道除了金庸以外,偶爾讀讀其他作家的武俠作品都無法讓我有想翻完的期待。


「靈劍」是金庸以後我第一次讀非金庸作家的武俠小說。原因是鄭丰的名號太響亮,從她「天觀雙俠」問世以來,鄭丰就不是一個令我陌生的名字。也因此在因緣際會下眼見完整的三卷「靈劍」擺在面前誘惑著我,讓我再次生起讀讀看的衝動。


先不說裡面的劇情如何,光能夠使我從頭到尾一字不漏地徹底翻完,對我而言「靈劍」就很不一樣。鄭丰被譽為「女版金庸」確實有她獨到之處,至少在文字的呈現上展現了令人感到順暢的清新自然,這一點我覺得鄭丰和金庸是很相似的,不追求特別的寫作手法、不賣弄懸疑氣氛和驚心動魄場面的塑造,而總是以樸實簡約的文字抓緊了人物的面目、角色的對話、性格的呈現來作為整體作品的風格主軸。
當然因為被稱作「女版金庸」也讓我不免地拿來和金庸比對。雖然我極不喜歡做這種比對、誠如我所說的;本來這種感覺就是形而上的惟心主義。可是有時還是忍不住偷偷出軌的思緒,違背了自己所提及的原則而不自覺地做出兩相比較;
「靈劍」構局深遠而且精密,但比之金庸仍難免感覺有些操之過急,像是女主角燕龍領悟籤辭「靈劍泣」的真義、男主角凌霄身世大白與段獨聖偷取凌霄靈能的情節設計,雖然令人拍案直叫絕妙,卻免不了地感覺有些自說自話的急切。
認真地就篇幅而言;把金庸和鄭丰的故事切割成小段小段地來看,「靈劍」並沒有短少很多,只是在引導人閱讀時應有的順其自然還是差了那麼一點,我想那也是之所以我過去只能讀金庸的原因,因為他總能讓每個故事與真相的解白來得如此水到渠成,至於「靈劍」雖然也很不錯,但在這個部分我還是認為她無法超越或是等同於金庸。
可是我想;金庸有金庸的特色,鄭丰有鄭丰的風格,或許這個部份讓我感覺到無法接受,但那可能也是因為二十年來我所能接受與習慣的已經是金庸了,因此要求鄭丰真的要做到金庸這樣是不公平的,世上只有一個金庸,而我相信以後也只會有一個鄭丰。


讀完「靈劍」以後看鄭丰的後記,才知道原來「靈劍」是她前一部作品「天觀雙俠」的前傳,話說這年頭真流行前傳。


「靈劍」解釋了許多「天觀雙俠」裡的伏筆。不過看完了鄭丰這篇後記,卻讓我有不太想讀「天觀雙俠」的念頭,誠如鄭丰自己所說的;「靈劍」的世界觀與思考比之「天觀雙俠」是較為灰暗的。我想原因大概是因為「靈劍」的故事是從火教教主段獨聖獨霸武林、正道萬教噤若寒蟬的環境下展開,而主角凌霄因自小就沒過過好日子的成長背景而養成了凡事不強求的消極心態,加上凌宵與女主角「雪艷」燕龍彼此之間的分分合合與誤會叢生,使得「靈劍」有了比「天觀雙俠」的暗沉色調。
但是我想我就是喜歡「靈劍」的灰暗吧,那就像我自己所說的;我不喜歡真正的黑與完整的白,而喜歡在兩者之中掙扎的灰。
更何況知道「天觀雙俠」是在「靈劍」之後的世界、段獨聖身死之後的世界,不論那個世界也有著多麼令人驚奇的恩怨與陰謀,總還是覺得氣氛不一樣。「靈劍」的奮戰與悲苦像是孕育「天觀雙俠」歡樂自由的土壤,彷若前人之死換來後人乘涼,想到這裡就怎麼也很難去讀「天觀雙俠」


我應該先讀「天觀雙俠」再讀「靈劍」,正如同我應該先讀「模仿犯」再讀「樂園」。
然而我總是選擇錯誤,因此總是感覺錯誤。


不想讀「天觀雙俠」,還有一個原因是在「靈劍」的後記裡看到了許飛在「天觀雙俠」裡的後續發展。
許飛是「靈劍」主角凌霄的結義兄弟,凌霄有兩個結義兄弟:官家子弟陳近雲和點蒼派首徒許飛。


我不太喜歡主角凌霄,卻很喜歡陳近雲和許飛。尤其喜歡陳近雲的純真浪漫,陳近雲沒有凌霄的早熟世故、許飛的嚴謹端凝,他行走江湖並不天真傻氣,卻能一再保有赤子之心,但我總還是喜歡那個在剛出場時扮成全然不懂武藝解救凌霄的少年,當陳近雲抖出藏在腰間的吳鉤軟劍時,我知道那個我心目中不通武學的豪爽少年已經消失,雖說並非不滿這種安排,但為此總有些抱憾。


許飛卻是一直都沒有變,老實說剛開始看到許飛登場時我並沒有期待這個角色會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還以為只會是正道武林大團結對抗邪教的其中一名叫做「正派群豪」的大型佈景板,不過看到許飛在大風谷遲疑了一下仍然說出相信凌霄人格的回答時讓我覺得很感動,畢竟當時的許飛與凌宵只是初識,並沒有像陳近雲一樣和凌霄是認識已久的過命交情,可是卻誠實地憑著自己的觀察來作為行動的標準。
就像鄭丰在後記中所說的,許飛在「靈劍」裡一直面臨選擇,而那大多與結義兄弟凌霄有關,但是許飛始終相信義兄的人格、也一次次地選擇支持凌霄,最讓我感動的是他在一次選擇支持凌霄時,面對雪峰派司馬諒的質問:
「你身為點蒼首徒,不怕令師怪罪,丟盡點蒼顏面?你大好前途,莫要為了一個邪徒,毀在一念之間!」
許飛回答:
「點蒼一派行事作風,向來全憑良心正氣。什麼顏面、前途,家師從未教我顧及這些枝微末節!」
那回答真是鏗鏘有力,許飛並非全然衝動地義氣相挺,而是透過雙眼的觀察認為凌霄絕非惡人,迴護凌霄就是他所認為的良心正氣。


這麼一個行事穩重又具有膽識的俠客,他的愛情故事卻一點也不美麗,當我知道「靈劍」中許飛與秋露的那段短暫情緣竟是造成後來在「天觀雙俠」中出家的原因時,就真的失去了對「天觀雙俠」的期待。
我很不想看到這樣的許飛,我不知道「天觀雙俠」裡的許飛和「靈劍」中是否有什麼不同,只是一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便真的不忍目睹。




書名:靈劍
作者:鄭丰/陳宇慧
出版:奇幻基地
   2009年07月31日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北緯25度
  • <p>十年才看完金庸啊!!!!不夠迷</p>
    <p>金迷應該是三天拼命K完一部</p>
    <p>不過鄭丰倒真的是看完金庸以後將近二十年</p>
    <p>第二個真正讓我驚豔的武俠小說家</p>
    <p>神偷天下即將發行!!哈</p>
    [版主回覆07/26/2011 22:04:41]<p>嗯嗯,花了十年。</p>
    <p>唔,是和靈劍有相關的嗎?還是說另外的新的作品呢。</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