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偶然的情況下,讀了万城目学寫的那本「鹿男」~~
本來我並不期待「鹿男」這本小說,因為看過日劇以後,怎麼也不會覺得這部讓人看了昏昏欲睡的日劇;它的原作作品能夠有多麼優良。
看這本小說純粹真的只是因為不知道該在圖書館借什麼書回來看才好,那時的想法是這樣的,我預設了一個情況;比起完全不認識的作家而言,至少「鹿男」這個故事是我還算有點熟悉的,那麼就算再怎麼樣地感到不甚滿意,至少這本書我一定翻得完,不管是覺得好看難看。
我總是都會有種奇怪的想法;覺得至少看完了一本就是一本,喜歡還是討厭雖然是很重要的情緒,但撇開情緒這個微妙的影響,「讀完」一本書的時候,或多或少一定能得到什麼,或許感覺它真的值得一看而能夠有所感觸、也許認為不過如此而有所怨言,都是一種得到的收穫感。
為了讀完一本書,為了多少希望獲得的,因為這些理由,我選擇了「鹿男」。
但是「鹿男」是超乎我期待的,我沒想到日劇可以把一部這麼有趣的小說改編的那麼沉悶,也沒想到日劇會和原作差了那麼多。
就是因為「鹿男」,讓我對万城目学這位作家產生了興趣,展開了我對万城目学作品的尋訪,於是;就從這本從「鹿男」開始,讀完了万城目学的關西三部曲,而在那之後,我就沒有再讀過万城目学的任何一部作品,或許在短期還是更長的時間之內,我應該是都不會想要再去讀万城目学的書了,我覺得關西三部曲就很足夠令我理解万城目学了,就目前為止我就是這麼感覺的,他的作品、應該說問世的中文版在這三本以外的其他作品,個人認為其實沒有什麼看的必要了。


 




鹿男:古老歷史傳承的鄉野傳奇



我是先看日劇,才看原作的。


日劇其實並沒有拍得很好,當初看日劇時只看了兩集共一百分鐘就讓我打了四十分鐘的瞌睡,本以為這麼無聊的日劇,原作一定爾爾,不過原作可以說超出日劇太多了。
雖然現在回想起來;玉木宏的外型實在很符合原作裡那個神經兮兮的男主角形象,多部未華子演少女伊都也頗為適合 ( 但那個長大後會是美人的描述讓我不太能接受 ),可是日劇並沒有徹底地發揮出原作應有的魅力,我覺得日劇是想呈現出原作中那種久遠歷史與現實交錯的神秘感,但沒有拿捏得好,使得刻意營造的神秘變成了沉悶無聊的詭異。
或許我可以這樣理解;那種詭異不是錯誤,而是計算好要表現出來的氣氛,但它卻使得「鹿男」蒙上了莫名所以的懸疑感,沒錯;確實地「鹿男」這個作品一直在追尋古老的某種真相,但那真相其實真正揭露的時候,所企求的並非「原來如此」的拍案叫絕,而應該是「終於明白」的恍然大悟,真相一定要在最後才能揭露,不管任何型態的作品都是如此,但真相在任何型態的作品中也會有不同的揭露方式,日劇「鹿男」把它定位在神祕詭異的方位,也因此使得這部清淡的東方奇幻傳奇被硬拗成推推理解謎的科幻物語。


「鹿男」不該是這個樣子的,初讀「鹿男」的頭幾頁,我很訝異的是清爽的文字敘述,原先因為日劇而作的心理準備,在閱讀時成了不需具備的意外,作者万城目学用很輕鬆卻又很完整的結構述說著一個留傳到現代的古老日本神話傳說;
卑彌呼女王、邪馬台國、出雲、神無月、神有月、引發地震的大鯰魚、老鼠、鹿、狐狸、奈良及鹿島大明神…
這些古日本的神話原本對於遠在海洋一端的我,其實是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這些名詞多少都曾聽過,陌生的是就只有聽過而已。而透過了「鹿男」的故事,這些原本遙遠的事情一下子變得很接近自己,而万城目学很適度地以文字控制好氣氛,讓這本「鹿男」因為這些還未完全證實的半信史題材而顯得充滿了教科書般的教條沉重,所有的一切都很活潑鮮明而且絕無冷場,我感覺那真是將傳統與現代結合的最佳作品,把東方文明中那難解的神秘變成了平易近人的簡單,讀來不會因文化的不同而造成隔閡,而是很耐人尋味且頗富娛樂性。


讀完「鹿男」以後,就很難不對万城目学產生興趣,尤其在讀了書本裡的推薦序以後,而這也是我之後會去讀「鴨川荷爾摩」與「豐臣公主」的原因。



 




鴨川荷爾摩:二流的文字原作、三流的影像改編



很多讀過「鹿男」的人更推薦「鴨川荷爾摩」。
所以我最終還是沒有辦法拒絕「鴨川荷爾摩」。


沒有一部作品,像「鴨川荷爾摩」這樣;讓我在看完小說以後已經覺得些許後悔,而在看完這部作品改編成的電影以後,更加懊悔得無以復加,這兩種心情加起來就是一種極端的、完全的、憤怒的不甘心,為什麼我要如此地多事地再去看電影?當初在看完小說時感到有點失望時就該停手了,何必呢何必~~何必要做這樣的白痴動作?


讀「鹿男」時,看見許多「鴨川荷爾摩」的好評,說比「鹿男」精采,這讓我對「鴨川荷爾摩」有了非常多的期待。
可我讀完後發現那些期待真的是不應該具有的情緒,我覺得「鴨川荷爾摩」比「鹿男」差多了,在陰陽五行及傳說方面不及「鹿男」的深入淺出,而在故事的安排上,主角安倍實在是一個讓人喜歡不起來的角色,而關於情感的交流和心靈方面的描寫也略嫌淺薄欠缺深度。


唯一讓我覺得還有亮點的是聰慧的女子楠木文和題材整體狂亂的奇想。


雖然覺得這本小說不算優秀,但是至少還算能翻完的作品,只是有些失望它其實不是這麼樣地值得高評價。
不過我真沒想到電影版可以比小說糟糕,而且是糟糕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原有的奇幻被徹底地傷害,已經很薄弱的情感描寫更加地完全遭到無視,連最後還能期待的楠木文在栗山千明的詮釋下也根本找不到一絲絲原作中冷靜深沉的智慧模樣。


看完的時候我只有一個想法;莫名奇妙!這部電影到底在演什麼東西啊?沒有半點內涵也完全不具娛樂性
電影片商在拍這部電影實在想什麼呢?到底到底到底在想什麼呢?
究竟是想拍出什麼樣的一部電影呢?究竟究竟究竟是想拍什麼電影呢?
難道就只是想說日本已經可以拍出役使小鬼的3D動畫的電影嗎?



 




豐臣公主:欠缺感動的生硬相傳



「豐臣公主」也改編成電影上映了,万城目学的關西三部曲依序分別改編成電影與日劇,但是從「鹿男」開始,我就覺得万城目学的作品在影像的呈現比起原作都不是很成功,所以對於「豐臣公主」的影像化,我不是很看好。
事實上「豐臣公主」也是讓我決定暫時拒絕万城目学的原因,前面「鴨川荷爾摩」的些許失望只是一個開端,是到了「豐臣公主」才真的將那開端變成了結果。


對於稍微熟習日本戰國的人而言,「豐臣公主」這個書名實在不能說沒有吸引力,大阪城、豐臣秀吉──這幾個關鍵的詞語再聯想到「公主」,就會更令人感到了興奮。
可是其實看完以後,會很失望地發現「豐臣公主」在關於戰國方面的敘述的敘述實在很薄弱,而從這題材做出各種延伸的幻想中,也很難找到某種這類作品應有的似是而非、欲真還假的魅力,「豐臣公主」被以「日本的達文西密碼」來形容,但我覺得不能相提並論,「豐臣公主」無法像「達文西密碼」這樣做出許多符號、宗教歷史的論述,而只是沾一點邊的輕輕帶過,如此而已。
想要看到「豐臣公主」是如何地將歷史與傳說結合在一起的話,註定會是失望的,因為這裡頭的幻想成分太多,儘管原本就該具有想像的虛構成分,但是提不出證明的想像只會顯得空泛,如同「豐臣公主」這樣沒有抓到重點的空洞。
如果沒有太多的期待,「豐臣公主」並不至於是一部多壞的作品,但是因為多了這些期待,失望也隨之擴增,要我來形容,我覺得這是一部雷聲大雨點小的小說,儘管題材的設定是那麼地吸引人閱讀,但是看了以後會難堪地發覺這個題材很大,但它所放射出來的東西卻很小。



 


 



書名:鹿男あをによし
    ( 鹿男 )
作者:万城目学
譯者:涂愫芸
出版:皇冠
   2008年06月30日


書名:鴨川ホルモー
    ( 鴨川荷爾摩 )
作者:万城目学
譯者:涂愫芸
出版:皇冠
   2008年12月29日


書名:プリンセス・トヨトミ
    ( 豐臣公主 )
作者:万城目学
譯者:涂愫芸
出版:皇冠
   2009年12月28日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