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圖片是劇中的角色藤村五月,由倉科カナ飾演,事實上我覺得倉科カナ演這個角色演得很討喜,雖然我並不喜歡藤村五月這個角色,但卻很喜歡倉科カナ演她的感覺,覺得有某種很舒服很溫柔的氣質,具有一種女性的柔美,每次只要畫面上有她出現,就覺得整個畫面都柔和了起來,因為在心得中一直沒寫到關於她的部份,所以就特地在這篇心得的最上面擺上她的圖。



這部日劇已經看了五集,雖說是因為麻由的關係,所以才會一直堅持下去,但不可否認的是我自己也滿喜歡這部日劇的,尤其喜歡它的緩慢清淡,很多事情都不厭其煩地描述得很細很深,但是卻很少挑起激情,我說的激情是一種突然的、衝動的情感,讓你不能自己而難以克制,這部日劇沒有讓人感到這樣的情緒,那麼地清淡那麼地簡單,而劇情雖然緩慢可是卻從容不迫,很喜歡這種感覺。


我知道,它的淡與簡,被說成是無趣與平凡。它的慢與從容,讓人批評是拖沓沉悶。
其實我不否認這樣的說法,也不想去幫它說話,是說這種類型的戲劇,往往好與不好的界線很模糊,有時真的說不清楚,為什麼性質相同的作品,會有不同的感受。
或許那真的就像三島由紀夫在「天人五衰」藉由聰子所說的這個道理:
「那也是因心而異罷了」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8月04日
章 回:第五回
    居場所を求めて…
收視率:9.5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元看護士/村岡希美




現實,即使很殘酷,還是要面對。


在第一集,洋貴並不清楚如何從悲傷走出,一直到拉著風箏跑到了湖邊,看到了妹妹的身影之後,終於發現了自己原來一直以近似放逐的方式來逃避面對妹妹的死與其帶來的哀傷。
雖然洋貴還不知道要怎麼走出來,或許也不知道寬恕還是復仇何者才是正確的,但他卻理解了這一點;有些事情如果你不正眼凝視,就永遠無法看到深藏其中的本質,也沒有辦法得到自己需要的救贖。
儘管到底那答案會是什麼,現階段根本也沒有人知道。


双葉也像文哉一樣,尋找著那誰也沒辦法解答的答案,但是他們都找到了方法;堅定地直行,不迴避直視的眼光。
而後就這樣慢慢地影響、擴大到他們周圍的人,好像投入水中激起的漣漪一樣困擾著水平面上的寧靜,一個接著一個的漣漪,片刻不得安寧。
可是,那些紛擾其實是過去一直不願意面對的陰影,它們不曾消失,而是像夢魘一樣壓著讓人喘不過氣來,只是大家都寧願相信這是安全必然付出的代價而習以為常了,洋貴與双葉兩人只是察覺到了纏住自己的夢魘,並且將纏在家人身上的夢魘也指出來而已。


我相信,劇中的三崎家與深見家,就是這樣一直逃避面對真相與事實,構築起一個看似穩定的殼,保護自己也保護家人,既哀傷痛苦於十五年前的不幸,卻又對它採取諱莫如深的態度。
正如同一再搬家的三崎家的父親,用「兇手的家人說什麼都沒用」這樣的理由來給自己解套。
洋貴的弟弟耕平也認為自己一手打造了安穩的環境,讓傷心欲絕的母親可以過著安心幸福的生活。


但是他們心裡都清楚,這樣的平靜並不真實,因為沒有人忘記那不幸的事件,也沒有人受的傷已經徹底痊癒,或許連結痂都沒有,充其量只是在傷口上貼了一塊止血的膏藥罷了,然而因為已經看不到傷口,就誤認為已經好了。
洋貴的母親在第三集看見女兒問她:
「為什麼我會被殺死呢?」的時候痛哭失聲,那幻影與其說是真的見了鬼,不如說是一直放在心裡的痛,就好比洋貴第一集在湖邊看到的妹妹一樣,反映的都是自己內心的傷。


於是在這一集我們看到了洋貴母親的自白,不但一點一滴地詳細地說出了自己從事發過後及至今日十五年的心情,也有對於照顧和保護自己的兒子耕平、媳婦與親家日垣一家無私體諒的感謝感激,是他們保護了走到悲傷絕境的自己,然而她也跟他們道歉,因為她想和洋貴一起走,一起為女兒報仇,還有一起找尋真正救贖的所在。



在這段自白中很讓我感到有所省思的是洋貴母親的這段話:
「我就是一個媽媽」
什麼罪惡的探討,甚麼人權的爭議還是家庭教養的理論,都不真實。
對她來說只有一個事實,是孩子的媽媽,為孩子的不幸而痛苦的媽媽、為孩子的苦難而憤怒的媽媽。
我覺得這段話還帶有著歉意,是給因耽溺於傷痛情緒,而看不見形同自我放逐的洋貴和拼命保護媽媽的耕平的道歉,也帶有自責的意味。


那些話恐怕是十五年來首次的心聲吐露,也是蓄積已久的一次釋放吧。



回到船屋民宿和洋貴一起生活的母親,那個畫面,真的很有家的味道。
這是不是代表情況正逐漸往好的地步在發展?



上一集我沒有提到文哉,是因為文哉部份的劇情進展沒有太多,不然我倒是很想每集都提一提他的。


在這一集,文哉與妹妹双葉相遇了,就在影片即將結束的時候,文哉向妹妹遞出了手,要双葉和他一起走,就在双葉耳聞那想都沒想到的事實之後,而感到自我迷茫不知所措的時候,文哉適時地出現並向她伸出了手。這提議和現身的時間點,巧合地讓我懷疑文哉是不是什麼時候在双葉身上裝了竊聽器。
所謂的戲劇性,就是如此吧…



文哉的兇性,也在這一集首次表現了出來,看到他掐著臼井紗歩的頸子,口吐威脅的字眼時,某種熟悉的不祥感自我心裡昇起。
對了,就跟第二集看到的麗春花感覺一樣,是一種美麗但沉默暗示死亡的不祥感。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