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想這一集的第一張圖要放東雪恵 ( 酒井若菜 )、還是草間真岐 ( 佐藤江梨子 ) 的圖。
兩個都是老牌寫真女優,佐藤江梨子這一集以後應該不會有太多戲份了,酒井若菜也可能不會再登場,所以我下不了決定。


不過兩人裡面我對酒井若菜是比較有親切感的,可能是因為在追尋麻由的過程裡,還滿常看見她的關係吧,而且過去她也在天海女王主演的日劇豋場好幾次,因著這份親切感,所以還是選擇了酒井若菜。




片 名: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
放 送:フジテレビ
    2011年08月18日
章 回:第七回
    心の闇について…
收視率:9.0 %



制 作:フジテレビ
脚 本:坂元裕二
演 出:永山耕三
    宮本理江子
    並木道子
制作人:石井浩二
音 楽:辻井伸行
音 声:戸田裕生



主題歌:小田和正/東京の空



演 員:深見洋貴/瑛太
    ( 洋貴の少年時代/私市夢太 )
    遠山 ( 三崎 ) 双葉/満島ひかり
    ( 双葉の少女時代/山本舞香 )
    雨宮健二 ( 三崎文哉 )/風間俊介 ( ジャニーズJr.)
     ( 健二の少年時代/佐々木亮輔 )
    日垣 ( 深見 ) 耕平/田中圭
     ( 耕平の少年時代/西野隼人)
    草間真岐/佐藤江梨子
    遠山 ( 三崎 ) 灯里/福田麻由子
    日垣由佳/村川絵梨
    藤村五月/倉科カナ
    臼井紗歩/安藤サクラ
    深見達彦/柄本明
    日垣誠次/段田安則
    草間五郎/小野武彦
    遠山 ( 三崎 ) 隆美/風吹ジュン
    三崎駿輔/時任三郎
    野本 ( 深見 ) 響子/大竹しのぶ
    日垣涼太/竹部有紗
    深見亜季/信太真妃
    三崎泰子/森康子
    遠山悟志/山田明郷
    草間ゆり/原涼子
    高田進一郎/でんでん


    東雪恵/酒井若菜
    東京医療少年院院長/花ヶ前浩一
    川藤/宮田早苗





這一集都是文哉的戲份。
其實一定有有這麼一集的,我知道會有,因為一個抱持神秘感的角色,不可能一直到故事的最後還是一團謎。
可以說;看這部日劇時我一直在等這一集,等著文哉的故事。


在東雪恵的敘述中,還原了文哉管束觀護以後的情況,也揭露了他的想法與思考。


本來前一集我對文哉的凶惡自私感到生氣,覺得那種極端殘忍的想法,實在是可惡得太不可思議了。
可是同時心裡也覺得有些遺憾;一個氣質憂鬱感性、如此吸引人的角色,竟然是個這麼變態的傢伙,不禁也讓我對自己內心進行了一番審視,為什麼會對這樣的變態人物很有感覺,是不是我也有問題?


不過在這一集跟著東雪恵的回憶和結論中,慢慢地文哉這個角色逐漸明朗,包括他的想法、思考、動機…還有…個性。
於是我發現文哉是個很複雜的人,難以一言以蔽之形容的很複雜的人。的確,他是個變態,這裡說的變態不是那種我們想像中的那種變態,而是一種畸形,他和一般人不一樣,行為的控制與想法上完全不一樣,這點他也知道,可是連文哉都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有這些不同、而又是什麼造就了他的畸形。


東雪恵開始敘述文哉的故事前,說了這麼一段話:
「三崎文哉已經改過自新了,除了一個人以外,所有人對此都深信不疑。那一個人就是他自己。」
這是最明白的結論,在東雪恵的回憶中,可以很清楚地看見文哉的迷惘;對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的迷惘、對自己是否已經不會再犯的迷惘。
每個人都想知道為什麼文哉會殺了亜季,文哉始終沒有針對這個問題回答了什麼,而調查報告也只好含糊地用家庭問題來做為結論帶過。
事實上,這個問題是不可能找到答案的,因為沒有任何原因,就只是一種無法抑止的衝動。



透過閱讀文哉的日記,可以看到文哉這種異乎常人的衝動,連只是在拉麵店看到素不相識的小女孩,他都會在心裡產生想殺害她的衝動。
双葉也曾在回憶中想起了哥哥扼住她的脖子想殺了她的異常舉動,所以才肯定文哉確實是殺害亜季的兇手,双葉應該是第一個目睹哥哥無法壓抑兇惡性情的人,完全不像是平常溫柔哥哥會做的舉動,就好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地陌生。現在回想起來,才完全明白她所以說;當時若自己被哥哥掐死的話,亜季就不會死了的說法是什麼意思,也許她早已查覺到哥哥的惡性已經到了即將爆發的程度,如果不滿足就無法停止解放的渴望,而文哉及時收手保全了妹妹的性命,但可憐的亜季卻成了文哉傾倒衝動的對象了。


第一集文哉曾說:「人是悲哀的生物」
這句話讓我有過很多聯想,在寫這部日劇的一系列心得的過程中也常常使我產生新的想法。但現在,我覺得那個「人」其實就是他自己,他才是真正悲哀的人吧,沒有辦法克制住這危險的衝動,一直在與自己的惡念博鬥,而且絕對不可以放鬆,因為只要一次的鬆懈就會引發可怕的後果。
同樣地;我想他對妹妹說亜季「沒有生下來就更好」的說法,說的也是自己吧。或許在很早很早的時候,文哉就察覺到了自己的不同,在那種壓抑及害怕失去控制的想法中度日,不斷地懷疑自己的人性,進而失去了應該活下去的堅信。


為什麼文哉會有那麼憂鬱感性的氣質,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就是因為他一直極力地試圖控制自己的衝動,而在這過程中對自我本質的質疑和生存的不確定;如此種種因素擠壓之下所造成的後果,一個長年生活在如此心境之下的人,大悲大喜與直率真摯都是太過奢侈的情緒表達。
他並沒有真的無情到對自己犯下的罪無動於衷,事實上他相當在意也有極大的罪惡感,可是他卻對自己的惡性無法控制,他害怕再犯罪、也無法原諒一時衝動殺了女孩卻始終不正常的自己。


東雪恵在離開時對洋貴說了:「想讓他 ( 文哉 ) 得到解脫」,要如何從罪惡感和自厭自棄的悲哀中解脫呢?會不會是真的要遂了洋貴的復仇心願,讓死亡成為歸宿,才可以真的讓文哉、洋貴、還有深見家和三崎家的所有人從中解脫?
也許這樣比較好吧,或者也許並非如此。
這部日劇也一直不斷地藉由各種探問來尋找答案。



看起來一向互動冷淡的洋貴與耕平,在洋貴開車送走東雪恵的時候,耕平跟洋貴這麼說了:
「我也是亜季的哥哥,要是沒有人來阻止哥哥 ( 洋貴 ) 變成殺人犯,我也會很麻煩的」
語氣看起來雖然很冷淡,可是卻看得出其中蘊含的關心和擔憂。


耕平是深見家中看起來最像走出悲痛而努力過著生活的人,不過真的只是看起來如此而已,在母親離開家裡而去和哥哥一起住後,他那時時若有所思的模樣讓我明白;他也還是被困在過去的痛苦之中。
這段話也顯示了耕平在事件過後的人生態度,即使自己一樣很痛苦,但他卻不表現出來,而是盡其所能地壓抑住,並且用自己的方式照顧母親,那種看似已經遺忘一切的模樣,事實上是他保護家人的方法。
所以當他知道母親和洋貴站在同一陣線時,他便時時注意著媽媽與哥哥的動靜,事實上我覺得比起真相與救贖,他更在乎這兩個親人,
「我也是亜季的哥哥」這意思就是在宣告;我也是深見家的一份子啊。



像耕平這樣的男人,是意義而非形式上的堅強,他抑制真正的想法,而希望藉由這看起來堅強的模樣保護他重視的人。
可是也可以說他是脆弱的,因為他從來不曾面對真正的傷痛,而只用自己砌的牆來保護自己與所有的人。


我在想,若不是双葉與洋貴開始有所改變,而對周遭親友逐漸造成影響的話,耕平是不是會一直躲在這面牆直到最後?


所以我覺得,故事確實正一步步往好的地方發展。


要一下子就將仇恨完全放下來,是不可能的,要完全地做到心無芥蒂且心平氣和,也需要很長的時間。
「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很值得稱道的地方是;它很真實地且細膩地去描述了被害者對加害者一家人連帶的仇恨心態,可是這其中又盡量避免了太過極端的激憤。我覺得它在講述一個道理;仇恨與憤怒往往是未曾經過溝通與體諒之下的產物,就像故事裡的三崎家和深見家一樣,慢慢地經由面對面的接觸,人會學著去諒解、去為他人設想。
人性本就不是堅定的,人本來就很軟弱,容易受影響,習慣搖擺不定。也許人真的很悲哀吧,一點都不堅強,可是那不也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可愛之處?


故事的最後,双葉去和洋貴的媽媽響子道歉,為哥哥殺了亜季而道歉、為哥哥不曾反省而道歉。我本以為會看到一場受害者痛哭著指責加害者家屬的畫面,可是並沒有。
洋貴媽媽雖然一樣沒有明白表示原諒,但是她對待双葉卻和以往不同了,不只是沒有再提到女兒的死,而且也詢問了双葉對洋貴的心意。
我認為這是個很重要的改變,因為在她的說話內容裡第一次讓人看到了對於未來的著眼與想像,而讓我感受到的是;這個婦人已經逐漸地從過去的陰影中走了出來,不再被過往的悲傷所束縛住。



其實,他們的世界正在開始改變。
雖然可能他們沒有注意到。
當正視傷口與凝望過往的同時,沒有癒合的創傷又被再一次地撕開來,但這些痛苦是治癒一定會經歷的過程。


在那過程中,會找到一直以來被傷痛掩蓋住的真實、看似早已遺忘的愛以及對人的體諒與信任。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