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播畢了。
接檔的戲已經公佈上檔日期是四月八日,所以<華麗的挑戰>就肯定是會在四月一日愚人節畫下句點了。
雖然很不捨,不過該結束的,還是終歸要結束。


很久不曾這麼熱中地喜歡上一部非歷史題材的華人電視劇,尤其還是偶像劇。
我覺得真正的喜歡,事實上是沒有理由的。為什麼喜歡?是在喜歡上了以後才會開始去分析和尋找原因。喜歡是一種無法控制的被吸引的感覺,那種感覺真實又有很多形容詞,但歸根究底實際上是莫名且說不真切的情緒。


從因為被咕咕雞吸引,到第九集開始認真地一週一週固定地追到了最後,我感謝<華麗的挑戰>讓我有了七個美好的周日,等待會讓人心急,但是這中間一週一次的情緒蘊釀卻也非常甜美,尤其是在這美好感覺的背後,有著一股狂熱的情緒在推動著。
更加感謝的是;因為它使我認識了陳意涵,那種驚喜,很像當初讀完<金閣寺>後發現新天地的欣喜。


這部戲結束以後,我想我會去開始看陳意涵演的電影和戲劇,但之後是不是就這樣成為陳意涵的飯,以後看看怎樣再說吧。



〈Dark Moon〉拍完了,結果是可以預料到的完美,不但在首播時收視衝上了第一,宮囍演的未緒、敦賀蓮的嘉月表現,都獲得很好的評價。
敦賀蓮說:
「在掌握到嘉月的一瞬間,我已經成功了」,這段話雖然只是單純地意指;他認定的成功不是在於收視率這種商業實際層面裡,而是突破了演技障礙這種精神、形式上的成功,可是我覺得敦賀蓮所點出的這種成功的本質,點出了<華麗的挑戰>的主旨。



如果把<華麗的挑戰>分段來說,〈Dark Moon〉可以說是宮囍最後一個任務,是最壓軸的重點,也是所有任務裡故事最長的一個,這是宮囍個人成長很重要的階段,但是,不是只有宮囍一個人往前,〈Dark Moon〉的製作組與演員都一樣地將這當成一場對自己而言十分重要的戰役,努力地突破它,無論是導演旭方、敦賀蓮、還是女主角逸美,大家都拼命向前,因為在這個世界,不進則退,沒有人能夠拍胸脯保證自己不會像敦賀蓮一樣,突然從演技如神的地步變成無法揣摩角色。
這是演藝圈競爭殘酷且激烈的一斑,不過嚴格說來,任何一個行業都或多或少地存在這樣的壓力吧。
但這壓力是新的嗎?倒也不盡然,有很多事情在沒有碰過以前不會知道困難在哪,劇中不倒翁料理店的老闆曾在激勵宮囍時說過
「想知道自己適不適合這個世界,只有親自走一遭才知道」,反過來說的意思不也是;任何困難在還沒遇到之前,都不知道它到底長什麼樣嗎?


以這部〈Dark Moon〉拍攝期間種種問題來看,旭方導演和敦賀蓮這兩人都有相似的部份,就是他們的問題是從以前一直存在,只是他們一個選擇漠視、另一個選擇逃避,而完全相同的一點就是他們都想藉由〈Dark Moon〉來面對這個問題,而也是到了這正面迎戰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到面前那堵牆的厚重巨大,是高得那麼令自己難以想像。
旭方導演與敦賀蓮他們的問題都是來自於過去,這兩人本身都具有很大的光環,但相對地也都承受更大的包袱與壓力,在父親偉大成就底下成長的自己,總是被人看作是某某某的兒子,走不出自我。旭方導演的作法是表面上不理會流言蜚語,一直想要以一部好作品來證明自己的實力。敦賀蓮則是乾脆隱藏了自己所有的過去,完全封閉並重新包裝成另外一個人,然而這兩個人都沒有辦法徹底地擺脫過去的陰影,因為他們確實很在意。
在意,始終地無法不去想,永遠地想著無法抑制,這種情緒就會變成壓力,它代表的是永遠放不開的過去和綑綁自己的咒縛。


旭方導演在首映記者會上說:「我父親在演藝圈到達的高度,我非常尊敬並會持續仰望、以他為榮。但是我決定不再活在他的盛名下,讓他的成就變成我的壓力,我會繼續努力,拍出屬於我自己的作品」



再一次回憶敦賀蓮所說的成功,我想除了指自己突破了演技障礙以外,還有說的就是終於他走出了自己的路,不再以父親的成就作為壓制自己的包袱,而可以更平心靜氣地看待父親的表現、和自己的表現了吧。


現在是過去的累積,而未來是過去與現在累積起來的合併。
不只是旭方導演和敦賀蓮受到過去的桎梏,宮囍不也就是受到不破尚的拋棄,而走上了這條路嗎?這就是宮囍的過去啊。
而在過去的過去,是宮囍和不破尚那段青梅竹馬的歲月,還有宮囍為了不破尚拼命打工維持房租與生活的為了 ( 不破尚的 ) 夢想而奮鬥的過往啊,就是因為過去這樣的付出,所以在遭受背叛時宮囍才會釋放出強大的怨念,然後進行報復。


宮囍,也是被過去羈絆住的人,沒有那樣的過去,不會有今天的宮囍。


如果說敦賀蓮和旭方導演終於都能夠不再被父親的成就所綁住,那麼,宮囍呢?宮囍的過去與未來會變成什麼模樣,就在於這個她如何看待這段仇恨的現在了吧。
結局就跟我回頭看完第一集以後所想的一樣,與其說是要徹底復仇成功,不如說是要把自己的怨念都放回原本的心靈深處裡。


我不要求宮囍寬恕不破尚,我想也不會有人認為應該要這樣。可是當宮囍尋找到自己的演員靈魂,逐漸地在這世上真正擁有自我的一席之地的此刻,不顧一切地讓怨念馬力全開到最大限度地追著不破尚跑,還是要慢慢地走上那最高最亮的耀眼之處,這中間到底該怎麼做,宮囍自己就必須去做取捨,這是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而是當事人憑據哪種比較好的感覺所做的選擇。
結果,宮囍選擇了第二種。



乍看之下,宮囍選擇了放棄復仇,但其實不是,應該說宮囍把這件事情看開看淡了,並不是她不恨這人的背叛,而是比起現在宮囍所在意和關切的,這件事情已經並不重要,而當她把不破尚的順位從心上往下移的時刻,她已經不再會去在意這件事,傷也不那麼痛了。


最好的復仇是過得比以前還要好。
我覺得當宮囍不再在意的時候,比對不破尚的在意,就已經是最甜美的復仇了。
但宮囍應該沒想到這些,她只是做了一個最順從靈魂渴望的選擇。



不破尚對宮囍的在意,是我認為<華麗的挑戰>一個說不太過去、很難解釋的硬傷。
我覺得青梅竹碼不一定會有愛情,但從小一起長大肯定會有一些緊密的只有兩人才知道的隱私親密,即便沒有愛情,至少也會有很好很好的感情。
但是從前面來說,不破尚並沒有讓我看見這樣的感情,跟宮囍分開後也沒見他怎麼關心宮囍。是那次拍 MV 以後,才看見不破尚對宮囍的在意,但是那已經是宮囍盛裝打扮後的事了。
怎麼樣都覺得這太勉強,或者照劇情邏輯,是占有慾作祟吧,但是在過了這麼久以後才產生佔有慾,那之前這段日子呢?
別忘了之前他就是不想娶宮囍才離家出走。
或者說這部戲在不破尚這個角色的塑造上著墨的太少,所以任何心境變化都覺得像是神來一筆般地令人感到突兀。



其實,我覺得演不破尚的東海比演敦賀蓮的始源還要帥,但他的出場真的太少,戲份也很少,若不是宮囍在中段以前常常會發出怨念以及回憶,他在劇中的存在感會更低,幾乎要變成像傳說一樣地只是出現在口頭上了。
不知道原作裡的他到底是怎樣的人,是說雖然他拋棄宮囍這一點讓我很不能接受,但我還滿喜歡他對父親說的那句
「人生不會是不按著別人設計好的路線走,就什麼也不是」,那種堅持對音樂的熱愛和開拓未來的豪氣真的很令人激賞。從某個角度說,把不破尚放到前面所說的「過去的壓力」來檢驗,他是<華麗的挑戰>所有角色裡第一個勇敢走出家族事業陰影的人吧,但在這結局,他卻陷入了對宮囍感情的過去裡了。



我很喜歡這部戲的結局,它並沒有確定地說明許多事情,像是宮囍和敦賀蓮的感情發展;敦賀蓮在心理承認自己愛上了宮囍,但在實際上他卻只是向宮囍伸出了友誼的手,說「一起加油」,而宮囍,雖然很感謝敦賀蓮將她拉出仇恨的深淵,救贖了她以為自己已死的愛,但她自己也還是沒能搞清楚對敦賀蓮的感覺究竟是什麼。



更不用說宮囍還是「愛我吧!部」的成員,雖然她因〈Dark Moon〉而打開了知名度,可是離爆紅還差了一段距離,充其量只能說是一個縮短了衝刺里程的菜鳥。
不過,以宮囍現在對演戲的熱愛,相信總有一天她會成為頂尖的演員。
其實想想;要用十五集來把這些演完,也實在是太速食了,然而若要拉長到有個水落石出的話嘛,大概這部就不是一週一集的偶像劇,而是一週五集的八點檔了。所以何必說的清楚?只要看到宮囍能找到自己的方向,而且我們都知道她會就這樣繼續努力下去就好了。跟敦賀蓮的感情也是,就這麼停留在一個互有好感的程度吧,後面的發展就讓我們用想像力來補足吧。
與其說這是結局,我反而覺得這像是個開始,我覺得這也是我喜歡的地方,雖然難免有「就這樣完了」的遺憾,但看到宮囍成長為一個女演員,正蓄勢待發地要在演藝圈衝刺,我也很樂意將這份無緣得見的空白,作為結尾祝福的期待。


到了最後一集,終於看到了之前在〈華麗的獨秀〉MV 中那些沒看過的畫面,像是我很喜歡的;站在舞台上環顧四周的那一段,這其實是結局前倒數第二個場景,在這個舞臺上宮囍回想起自己:從踏入 LME 大樓的那一刻之後的日子,中間有在「愛我吧!部」接任務的歷練、初次嘗試演戲的考驗,還有從演戲裡獲得自我的探索。
看 MV 的時候我沒有注意,直到在電視上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才意會過來;這個舞台不就是宮囍參加 LME 新人甄選時的舞台嗎?那麼,那就是宮囍第一次演戲的地方吧?如果說這世上真有演員靈魂這東西,那麼宮囍演員靈魂的起點就是在這個舞臺,從那裡展開了復仇的第一步,而夢想也就此萌發,換句話說;這是宮囍的首次挑戰,華麗的開端。



真的很喜歡在回憶過後,宮囍跟主任ㄌㄨˊ和耍賴的這一段。



還有很多好久不見的角色都出現了,像是以十二分的成績考上大學的丸子,還有不倒翁的老闆和老闆娘都出場了。



不過最讓人感動的是江南琴吧,和宮囍抱在一起的畫面很讓人覺得挺溫馨。
宮囍和琴的友情應該會讓人很羨慕,不過感覺上戲劇在這個部份的處理少了某些很真摯的感覺,是故事的關係還是對白的緣故呢?
她們的友情給我的感覺,就是台劇常常給我的不到位感,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我真的說不上來,只是就覺得像是少了什麼。相較之下她們在還沒變成朋友之前的相處,這中間碰撞出的火花就真的很精采。



是說,看到宮囍帶著短髮造型,穿著「愛我吧!部」的醜制服在頂樓大喊的畫面,我覺得好感動啊。
也好久沒有看見這套制服了,一直都覺得它好醜,但是在出現時才發現自己很懷念它。這讓我想到了 MV 裡「愛我吧!部」的手勢三連發剪輯,突然覺得這些動作都很可愛,難道這是因為即將結束而起的離情依依嗎?



就算已經站到了這一步,完全找回了「愛」與「被愛」的宮囍,整個人還是和以前一樣地單純,我很感動宮囍的不變,她的改變是找回了心的溫度,可是卻沒有被成就改變了自己的個性。


我想起宮囍和敦賀蓮在台東相遇時的對談,敦賀蓮訝異;過了這麼多年,宮囍還是相信小時候的 CORN 所說的那個聽起來那麼荒誕的故事。
但我想那就是宮囍的魅力所在吧,她相信的不是理性和邏輯,而是出自於對朋友的信任與支持。
聽來很蠢的感覺,不過,人有的時候需要一些非理性的夢來讓自己去相信吧,那種相信‥‥就像是小時候相信聖誕老公公真的存在的夢幻,這是彼得潘的魔幻世界,在真心相信的時候就已經進入。


那樣不切實際的宮囍,傻氣固執,但她卻很真心地祝福那結交沒有幾天的好朋友,始終相信他一定找到自己的天空展翅飛翔。
宮囍讓敦賀蓮愛上的就是這份單純的真誠吧,我也覺得那就是宮囍迷人的地方。



當然,能夠把宮囍演得這麼討喜,絕不能忘了陳意涵的表現。
是她讓一個傻氣的女孩變得那麼直率可愛,死心眼的固執也成了充滿勇氣的勇往直前。
是她讓宮囍拼命耍白痴搞幼稚的模樣那麼地逗趣生動,而不是三流庸俗的扮醜。


我從不認為敢脫敢露是一種突破,也不覺得美人扮俗扮醜就叫做犧牲。
那些作為都太刻意了,我喜歡的突破是像陳意涵演宮囍這樣,雖然不光鮮亮麗也沒有很明顯的醜陋,但是卻很自然一般的轉換成另一個氣質的層次。
我也知道陳意涵演宮囍不是十全十美,她的表情靈活多變可是有時放得太開收不回來,她的聲音情緒層次豐富但嗓音太高有時像在尖叫,但這都沒有關係,因為我就是喜歡她用這樣的方式去演宮囍,那種不是以熟練的演技和控制自如的聲音去詮釋一個角色的自在,用個人的氣場和光芒去包裹角色的任性揣摩。


陳意涵真的很棒,至少就<華麗的挑戰>的表現而言實在太好了,我無法想像今天若是別人來演宮囍這個角色,那天我看到咕咕雞時是否仍會產生同樣的感覺。


下一部,打算看<痞子英雄>,希望陳意涵不是就這樣在<華麗的挑戰>靈光乍現,而是真的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