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讀京極夏彥的書,是讀不完而放棄的〈姑獲鳥之夏〉。

為什麼讀不完呢?我也搞不清楚,事實上〈姑獲鳥之夏〉的內容是很豐富的,光是京極堂的解說部分就是很多小說比不上的,而劇情的布局也很龐大,京極夏彥非常擅於從細微之處開始鋪陳,並且一步步將看似沒有關係的事件一點點地慢慢整合聚集在一起。
可是我就是讀不完〈姑獲鳥之夏〉,翻了幾頁就眼皮沉重‥‥

事實上我雖然讀完了〈魍魎之匣〉,但我還是撐著沉重的眼皮才讀完,我想我能夠讀完〈魍魎之匣〉,是因為我特別喜歡故事中關於加菜子和瀨子的這一段敘述,我覺得我是為了想知道她們後來到底怎樣,才一直和睡意搏鬥把這本書讀完。
然而,不能不說,雖然總是邊讀邊瞌睡,但讀完後覺得確實值得一讀。


京極夏彥 -- 魍魎之匣

書名:魍魎の匣
   ( 魍魎之匣 )
作者:京極夏彥
譯者:林哲逸
出版:獨步文化
   2007年08月17日



魍魎何者?
在書中京極堂引經據典地解釋了半天,最後得到的卻是不具體的答案,就是一個沒有特定形象、模樣混亂無定論之物。
魍魎之匣,是娤著魍魎的盒子,還是魍魎所持有的盒子?我認為這種模稜兩可的疑問,恰恰點中了魍魎之匣的本質,是不明確且肯定沒有解答的引發混亂思考的濫觴。
無論是娤著魍魎還是魍魎持盒,事實上兩者皆為一體,持盒者是魍魎、盒中所裝也是魍魎,同性質的類型彼此間總存有無法言喻的好奇吸引力,正如同潘朵拉的盒子,裡頭裝著的是災難,但也可以說;象徵災難的潘朵拉解放了災難。

魍魎之匣利用魍魎的這種形象不穩定的敘述,將那一大堆看似不相干事件的串聯,推翻了必定有動機與企圖才會犯案的理論,試圖建立和解釋一個觀念;人的行為有時其實只在一念之間的靈光乍現,是無緣由的、不過僅僅是突然要作就作的剎那之間。
關於行為這回事,求教於心理學或是社會學,往往只是滿足答案的推敲,導引人們從中去找尋自己相信所謂事出有因而使自己因此感到安心的理由。

人心是測不準、浮動的。
在潘朵拉的盒子還未掀開之前,潘朵拉想必並不知道那是同質性的呼喊。
而魍魎之匣若不是在打開以後,魍魎也不會知道跳出來的也是魍魎。因為魍魎也不知道自己就是魍魎,自然也不會認為裡頭裝的,就是好像映射出自己模樣的鏡子一樣,看到的是一樣的東西。

人如匣,裝著魍魎的匣,心則是那永遠沒打開就看不清也不理解的魍魎。人總是在找尋自己的倒影,追求自己心意無常的反映。人之善變與無從捉摸,恰如同無相之魍魎,一切,不過因心而異。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