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推即將要從乃木坂畢業了...

從五年前 ( 好吧,其實還要再一個多月才滿五年 ) 開始走上日本偶像團粉這條路來,這是我第一次遇上主推的畢業。

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畢竟作為局外人冷眼旁觀多年,自然明白「畢業」這檔子事總有一天要發生,然而真的碰到的時候,實在是做了再多心裡建設和準備都還是會感到措手不及。
除了措手不及以外,還有什麼樣的心情呢?
倒不像想像中的那樣震驚或是崩塌的感覺,反而是無言而靜默地。

是的,無言且靜默。
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世界空蕩蕩地沒有了聲音。
彷彿是心中的沉默散發出來主宰了自己的五官意識,只有「卒業發表」的訊息在眼前不斷放大...

兩年前成為乃木坂 46 的粉絲的時候,曾經形容自己在最壞的時候入坑,因為恰逢人氣成員的畢業潮,在對很多團員抱有好感且還不太熟悉的時候就畢業了,那個時候簡直有種不敢投入感情的恐懼症,生怕才剛喜歡上就要揮手拜拜。
但是相對地;我也形容那也是個最好的時候,因為恰逢所謂乃木坂 2.0 時代的來臨,對自己而言比較不會有什麼老成員的情懷問題,也不會對新人的上位抱持著牴觸態度。

而且在我剛成為粉絲後乃木坂推出的第一張新單曲、第 23 單就是みり愛第一次進選拔的單曲。
那個時候,みり愛還不是我的主推...不...正確地說彼時剛成為乃團粉絲的我根本還沒決定誰是主推,還處在一個盡量吸收資訊與認識團員的在途當中,對很多人都抱有好感,而みり愛只是這裡面的其中一個罷了。

但是,我確實感覺到自己和這個孩子有很多莫名的緣份巧合存在。

單推欅坂時好奇地下載乃木恋的中文遊戲來玩,遊戲系統第一次送的 11 連抽、惟一中的一張四星就是みり愛。
但是當時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誰,只是玩久看久了突然覺得挺可愛的。

然後這個挺可愛的孩子本來不在 2019 年乃木坂台北演唱會的成員名單中,但因為原先預定的樋口日奈無法前來,於是就由她替補了。
接著就在那場決定我成為乃木坂粉絲的演唱會裡,看到了那個看過無數遍名字卻一點也不熟悉的みり愛。

乃木恋中文版第一次彼氏活動中選的也是みり愛,當時只是在自己覺得可愛且有好感的團員裡挑一個競爭對手較少的區,然後發現能選擇的只有みり愛。

後來,就是 23 單的選拔發表,看到みり愛進選拔發表著「真的是等了好久呢」宣言的時候,心裡突然覺得...嗯,就是みり愛了吧?我的主推就是、也只能是みり愛了吧。

曾經有人問我;主推みり愛是不是因為主觀意識裡覺得她最好最可愛,我說不是的;是因為她在自己喜歡的幾個團員裡最沒有成就。
這並不是說我覺得みり愛很差,在團體內的成就多寡有太多因素造成影響,資源的投放和營運的態度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所謂的最沒有成就其實就是最得不到團體資源的關愛。
從演唱會過後兩個月的時間,多少了解了整個團體的運作模式,也大概認識了各自團員的情況,乃木坂裡面有很多我喜歡的團員,但みり愛是這些孩子中相對無法獲得更多營運關愛的孩子,而我感覺她是最需要我支持的團員。

於是,當みり愛成為主推以後,很快地二推三推...等等都排隊出現了,在整個 23 單的宣傳時間,或許也是我成為乃團粉最快樂的時間,伴隨著對新生事物的理解喜悅與主推在冠番和各種音番上的亮相...回想起來,真的是入坑兩年最開心的時刻。

但是,到了 24 單選拔發表以後,情況又有所不同了。
因為みり愛沒能繼續進入選拔,回到了 Under 陣容。

選拔和 Under 在出鏡率來說真的是天差地別,但這也是選拔位置珍貴的原因,試想如果選拔和 Under 沒有差太多,那選拔制度就沒有意義了。
只是即使知道如此,但是眼看著みり愛的活動減少,那種心裡落差一時之間還是覺得很難調適。

而當我逐漸習慣過來以後,2020 年初みり愛又再一次出現在乃木坂台北演唱會的名單中。
那場演唱會的前後期間,應該是除了去年 23 單以外最開心的另一個時刻了,和去年的演唱會不同,這次是真的以一個粉絲的心情、全心注視みり愛的想法去看演唱會。

當 2020 年的台北演唱會結束以後,我的心思卻已經飄到了明年的 2021。
我覺得乃木坂明年還會來台灣開唱,都已經連續兩年了,那麼也沒什麼不相信第三年的可能性。
明年みり愛還是會來的吧?明年她也不過才 21 歲,應該有機會的吧?
就算みり愛進選拔的機會不大,但只要能夠像這樣在海外演唱會中有一席之地,我還是覺得年輕的みり愛仍然大有可為。

然而新冠肺炎的來勢洶洶;出乎我的想像,已經一年了未見平息,短時間自然也很難期待乃木坂出國門遠渡台灣開唱了。
除了演唱會的希望破滅,疫情帶來的更大衝擊是整個日本藝能界的演出變得緊縮,而這當然也影響到了乃木坂。

對我來說最大的影響是看到みり愛的時間次數更少了,因為演出變得緊繃,而剛好恰逢營運正要推年輕的新面孔來承接人氣確保團體的上行,像みり愛這樣沒進選拔的 Under 就更沒露臉的機會了。
因為很難看見,所以也就更加思念,那種總是想念著みり愛的寂寞感,促使我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單推,因為覺得太在意みり愛久久難得一次的活動,不知不覺間就不是太在意其他推的動態了。

從 2020 年初疫情爆發後到自己微妙地轉為單推之後,開始有種恐懼在心裡若隱若現;
みり愛是不是即將宣布畢業?

我看到很多偶像團粉都說這種心理是正常的,畢竟這一天總會到來,擔憂實屬常情,而在那一天來到之前,能做就是不要留下遺憾的全力應援。
但我實在太害怕了,總覺得乃木坂這個團體隱約地散發出某種氛圍;一種把部分團員視為過去式的氣氛,不是現在與未來,而是應該要揮別的過去。

抱著這種恐懼經歷了 2020 年的白石畢業演唱、Under Live、2021 年的九周年 Live 與二期生演唱會之後,結果終於還是沒能逃過。
就像前面所提到的;終究還是會畢業的,只是永遠不可能做好完全的心理準備。

事到如今,還是只能說聲恭喜畢業?但無法真的打從心底這麼想,明知離開團體後的道路將會更加艱辛,實在很難說出恭喜二字。
可是我也清楚明白;再繼續待在團內耗也等不到機會,徒然浪費自己的青春而已。
雖然才 21 歲就畢業感覺還是有點太早,但年輕也就意味著更多可能性,其實也不見得是壞事。

但還是覺得痛、還是感到捨不得啊...真的沒辦法就這件事表達恭喜。
可是,我會一直支持みり愛下去,這點是確定的,無論是在團體內還是團體外都是這樣,一旦喜歡就不可能放棄。

就在みり愛畢業發表以後,我對乃木坂的心情也有了些微妙的變化。
那種變化簡而言之;就是種提不起勁的感覺。
不管是冠番還是音番,都開始有種索然無味感,不是無聊或沒意思,但就總覺得不像過去那麼開心了。
直到那場 27 單的 Under Live 以後我才知道;自己只想看有みり愛出現的活動。

在沒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變成徹徹底底的單推了。
那麼當みり愛真的從團體離開時,我又該如何繼續看待乃木坂?
我想答案很清楚了,這個時候終於到了,或許也該要退坑了吧?
既然主推畢業了,我似乎也該從乃木坂的粉絲身分畢業了。

從未想過退坑的事情,在這之前未曾思考過;畢竟我雖然從主推みり愛變成單推,但是整個團體內還是有挺多讓我有好感的團員,大可以再選幾個推下去。
可是現在我知道了,我做不到。

追隨みり愛的這兩年多,我對團隊營運是絕對不滿與怨恨的,對於自己的推獲得的資源與機會太少感到不滿,也為みり愛所屬的二期生群體得到的冷淡關愛感到怨恨。
當然,我知道營運的作法有它的理由,也能理解站在團體未來的角度,必須完成世代交替才能使乃木坂更長遠地走下去。
但即使能理解,我還是不能接受,沒辦法平心靜氣地笑著告訴自己「這是為了團體好啊,自己的推犧牲一下也是應該的」,因為,我覺得這樣對不起自己的寂寞心情。

喜歡上みり愛以來,大部分時間都是寂寞的。
總在團體合照的邊角、音番偶爾的填補漏洞和期待著可能兩個月才一次的 SHOWROOM 直播;或是半年才有機會錄影的冠番揮手中尋找那模糊的身影。
而現在みり愛要畢業了,終於啊終於...這樣的寂寞終將隨著みり愛的畢業而消散,但是看著現在的乃木坂,卻又產生新的另一種更加寂寞的心情了。

那就是清楚以後在這個團體中再也看不到這個孩子的寂寞,以後的乃木坂是沒有みり愛的乃木坂

我沒辦法無視這份寂寞心情,我很喜歡乃木坂,可是我真不能接受主導這個團體的營運的作法,還能接受幾次這樣的寂寞呢?真的不敢想像。

所以,還是算了吧,退坑吧~~
體認到這樣的心情轉折以後,突然有種鬆了口氣的解放感,而且感到能夠和自己的主推同進退,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みり愛在哪裡,我就往哪裡去。
這樣想想,其實和之前也沒什麼不一樣,只是我不再是乃木坂的粉絲而已。
不過在みり愛畢業之前、如她所宣示預告的這三個多月內,我還是乃木坂的粉絲,畢竟飯隨主推動嘛,只是可能成分沒那麼純粹了。

就這樣吧,跟著我的主推,在各種意義與身分上的一起來倒數還在乃木坂的日子吧。
然後,再一起離開。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