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麻由的二十五歲生日,在此祝福麻由生日快樂。

很久沒有寫關於麻由的事了,或者也可以換個概念來這麼說;是我很久沒有寫網誌了。
也許是熱情消退、也或者是我累了吧...說起來好像有很多原因,但總覺得沒有一個能當作最大的理由,薄弱得說服不了自己。

總之,很多事情拖著拖著不做;就慢慢地很少想起...不,可能也有一點刻意不去想起的逃避吧?逃避那個無法把想法組織成文字的無能、還有那投身於遊玩與貪睡的疏懶休閒。
去年也就這麼錯過了麻由的生日祝福,事後想起雖然頗感心虛自責,但卻又有種好像從某種規律中解放的輕鬆,當意識到自己產生後者的想法,心裡總充滿著濃濃的化不開的罪惡感。
所以我怎麼樣都覺得,今年不該又這樣給混了過去。

每到麻由生日時,我在整理自己寫給麻由的生日祝福時,總會回頭看看自己過去寫的文章,今年亦復如此,只是這次在看完了幾篇以後,深深地覺得在自己即將邁入不惑之年的這幾年時光,越發地不像過去那樣地坦率。
以前可以很直白地說出自己對麻由的支持與喜歡,甚至在回顧時都覺得直接到有點起雞皮疙瘩的肉麻了,但現在卻說得比較隱晦,而且似乎還有些避開某些關鍵字的刻意。
年紀越大臉皮變薄了嗎?好像是這種感覺的樣子。

回想起來,我從加入了像 FB 這樣大家都看得到自己動態的社交軟體以後,就很少主動地提有關麻由的事。
為什麼呢?就因為覺得不好意思...總覺得被認識自己的人知道自己很喜歡麻由的這件事,是一件令我感到非常不好意思的一件事。
然後這種心情也投射到寫了很多年的網誌上;非常非常對提到麻由這件事感到臉紅。

可是我對於喜歡的其他事物,像生物、欅坂等就沒那樣的顧忌。
我現在只想把對麻由的喜歡悶在心裡,不想被人知道,除非碰到理解我或同樣熟識與喜歡麻由的老朋友們,才能撕開這封印吧。

我最初寫網誌的原因,就是因為麻由和白夜行,那時總覺得滿腔的愛與心情,不說出來給人家看到,就沒辦法感到舒暢。
然而在更容易被人看到的如今,我卻不太願意說起麻由了...現在我還是可以大聲地說出自己喜歡白夜行,卻無法用同樣的聲量宣佈自己喜歡麻由。

也許,我失去的是「只要自己喜歡,不必在意他人眼光」的昂然自信,也承受不起必須要向人解釋被問到「這人是誰啊?」的勇氣。

但是,我依然為自己身為一個麻由飯,為喜歡麻由而自豪。
縱使麻由總被人直指喪失靈氣或是已從顛峰滑落,但我還是要說;我眼中的麻由與過去從沒有不同,麻由就是麻由,無論改變了多少,但我始終見到的還是原來的麻由、那個被我親暱稱呼了幾百遍的小麻由。
這是我僅剩的也惟一擁有的;蜷縮在硬殼之下、自我保護的一點點身為麻由飯的驕傲。

最後,還是要祝福麻由二十五歲生日快樂;
希望麻由能夠繼續演戲下去。
希望麻由能快樂地做她想做的任何一件事。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