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寫網誌了,用村上春樹的筆法來敘述,這個時間是四百一十二天、九千八百八十八個小時。

不過,寫這篇不是那種什麼回歸的宣告,只是真的空白太久了,想要留下一點註解或是標記什麼的感覺。
因為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再回歸到過去寫網誌的狀態了,這個地方也會慢慢地荒廢,不過也不至於完全廢棄,但就是會很久很久才更新一次了。

其實,倒也不是日子變得無聊了,雖然很多以前熱中的事物多少都退了點燒,但並不代表我就對它們沒感覺、不喜歡它們了,喜歡的還是一樣喜歡,也許感覺不像最初那麼強烈,但不會從愛變不愛了。

當然,也許後來會因為一些原因改變態度吧...
像是如果麻由不再演戲了。
或者生物和カナ封麥的話。
而我一直認為以現在的情況來說,自己應該會在櫸坂漢字一期生畢業人數達到一半以上時退坑。
至於書本和日劇,只可能少讀,但不可能不讀。

退燒不是荒廢的理由,之所以荒廢,只是因為我累了,寫不出來了。
啊...或許這也算是退燒吧...對寫網誌這件事情的退燒...

為什麼累了?我也不知道,因為這是結果,並不是過程。
可能是年紀到了,也可能生活太繁瑣的關係?總之到了現在這個歲數,深深地體會到過去曾聽過的那段話的意義:
「時間流逝的速度與年紀的增加成正比」

真的是有種時間越過越快的感覺,下班回家後沒做什麼事,竟然就到了將近該上床睡覺的午夜?
以前總覺得下班後到就寢的時間還挺長的啊...難道是因為現在的我熬不了夜,上床比較早,所以時間縮短了?可以前到十二點中間的時間我還是覺得很悠閒又很長的啊...
以前在這段時間內;我可以吃晚餐、洗澡、打電動、上網聊天、上論壇、寫網誌加看日劇,有時還能偷點小空讀一下從圖書館借回來的書
這種生活模式除了 2009 年到 2012 年中因為換工作早出晚歸的關係而減少了看日劇和打電動之外,其他的事情還是持續在做啊,是說那段時間內我閱讀的書籍還比現在多多了呢,怎麼現在上班的時間晚了、回家的時間早了,但上述的那些事情卻只剩下晚餐洗澡和讀一點書以外,就幾乎啥事沒幹就要睡了?2018 年好不容易換了台新電腦,想玩個遊戲都偷不了太多空閒時間來玩...

我是真不明白時間怎麼越過越快了?但我知道自己年紀越來越大了,除了上述的無法熬夜之外,上班和出外趴趴走的體力感覺明顯下滑,放假時睡覺越睡越久,如果肌肉痠痛或是稍微一個感冒,恢復的時間都比以前多花費了一些...喔...不對,我身上的某些肌肉痠痛大概已經變成難以痊癒的宿疾了。
總之我覺得有越來越多的事情想作卻越來越沒有時間去做,然後就積得越來越多,那種感覺就像是在敲一個不斷生出礦石的礦山,怎麼敲都只能敲下一點點,但它卻越生越多。

然後,我就寫不出來了。
不只是沒有時間與體力的問題而已,我覺得自己在這樣的生活節奏下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掏空了...總而言之,就是似乎很少動腦筋去思考,無論是關於書本還是影劇或是生活,即使是那些確實令人有感的頭皮發麻和怦然心動,在閃過心頭的瞬間,有所察覺卻捕捉不到...
突然之間,我覺得要抓住那個一瞬間的感觸,就像需要電光石火般反應的困難,然而比起這個,更困難的是把那些情緒轉換成文字排列出來。
即使確實把握住了那個瞬間;我也沒有能力把它們寫出來,因為缺少了能夠去思考的內涵了。
已經不是內容寫得好不好的問題,而是根本就寫不出來了。
真是空虛、真是寂寞啊。

於是我就任由網誌長草了,還在網誌名稱的後面加了個「半荒廢」的字樣...雖然現在又寫新文章了,不過我沒打算把它改回來。
事實上我還在考慮,是不是要把網誌改名為「日已落,夜將息」。

因為,以後應該還是會繼續這樣荒廢下去,當然也許我會像現在這樣;突然有了很強烈的感覺,然後花了很長、比過去還長的時間寫了好幾篇文章更新,然後又開始繼續荒廢下去...

畢竟,我只剩這裡可以回來了,這個保存了我十多年心情與回憶的場域,這個即使沒有觀眾但還有一部分自己存在的地方,而且有些事情儘管說出來毫無意義,但還是想把它抒發出來。
如果沒有這個網誌,我就不知道還有什麼場所可以應付這些心情了。

最後,回顧一下去年 ( 2018 )。
去年不算是一個過得很好的年,感覺上各種不順和煩心;
年初把舊電腦換掉了,但新電腦的當機問題始終困擾著我,用了很多方法去測試,卻始終找不到問題的所在,連花錢請人檢測也還是沒能解決,結果竟整整搞了快一年,直到今年年初才算解決了。
電腦的問題也連帶影響了別的其他事情,在換電腦後沒多久我也買了個大螢幕,想要搞雙螢幕、用新螢幕看影劇,結果因為電腦斷斷續續的測試,使得螢幕一直不能就定位。
又,因為螢幕不能就定位,連帶地影響了房間物品的擺設。
完全是個牽一髮動全身的情況,總算現在狀況穩定了些,但要把曾經移動過的房間佈置移回原本的模樣...其實直到現在也還沒有完全回復到過去的樣子。

然後是去年 ( 2018 ) 四月多的時候,一顆牙齒開始鬆動、痛得要命,看牙醫時被宣告沒救了,只能拔掉...接著就是漫長的牙周病治療,噴掉了好多存款...
我才這個年紀就掉牙齒了...覺得好淒慘。

運氣最差的是在十一月過完生日以後,那種不順不像前述的那樣;有很明顯的大事可供紀錄,而是那種生活處處都像卡住的不順,好比說要去坐公車時,公車剛好從眼前經過,或是想買什麼卻怎麼也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也買下了,卻很快地發現有賣得更便宜的地方...諸如此類的小細節不順。

這種不順感一直持續到年底;那時候我將整台電腦抱去檢測,然後就此被滯留於他處近一個月的時間,直到今年 ( 2019 ) 的一月中才拿回來。
沒有電腦以後,雖然很多事不能做而多了很多時間,但相對地沒有電腦也啥事都不能做,唯一的收獲是多讀了點書吧...不過那時候我擔心電腦的問題,所以也讀得有點心不在焉就是了。

接著一直到了今年 ( 2019 ) 年初,也還是沒有辦法擺脫壞運氣。
話說 2018 年的最後一天,我竟然在吃麵的時候咬到了筷子,結果牙齒痛得要命,搞到現在看到筷子都還是會怕,好一段時間只敢吃麵包配濃湯,牙齒也一路痛到快一月底才總算恢復。

一直到我領回電腦,解決了當機問題後,我才有種運氣慢慢轉回來的感覺,不過也沒到否極泰來的地步,就只是覺得不順感消失了,但對比整個淒慘的 2018 年,我覺得這樣已經算是很好的改變了。
然後今年 ( 2019 ) 一月底又看了一場很棒的演唱會...足以令人滿血復活的超棒演唱會,感到心裡某種不知名的、安靜很久的東西被激勵、振奮了起來,總算對過農曆新年後的 2019 有些期待的心理了。

回想起來,去年 ( 2018 ) 最讓我開心的事情,只有年初領到年終、尾牙抽到獎金和與來台灣的好朋友寒月會面吃飯聊天的事了。

跟寒月聊麻由的時候,我很驚訝自己還滿能聊的...呃...因為以前都是敲字或是訊息回覆嘛...現實中我也不算話太多的人,加上這幾年其實我不太寫關於麻由的事情,所以覺得很擔心說不上話。
結果沒想到...聊得挺開心的 XD,我那時才發現;談起麻由的事,我比想像中還要更來得健談,不過除了寒月以外,在現實中我是真沒碰到第二個跟我聊麻由的人了,但那某種程度來說...或許是我總不主動和人聯繫的關係吧。

說到了年終...今年 ( 2019 ) 的年終不比去年差,不過在過年前我看了一下,我的存款倒退到去年 ( 2018 ) 領年終前的數字。
也就是說我把去年年終都花完了...加上尾牙的獎金...呃,就當作是花錢消災吧。。

年假將要過完了,儘管還有很多事情的後續尚待收尾解決,但終究告別了噩夢般的 2018...我不奢求 2019 年可以否極泰來,但求如現在一般不好不壞就好,好事不敢想,只要沒有壞事就好,只願我的 2019 年可以平平淡淡地過完,便算如意。

另外也希望自己可以多寫出幾篇網誌,至少把 2016 和 2017 的日本之旅在今年內寫完...嗯,比起希望,這倒比較像是期許,就算是期許吧;儘管現在覺得寫網誌是很困難的一件事,但還是想努力守住那個「半荒廢」的底限。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