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歌是日劇「一公升的眼淚」的插曲。
我並不喜歡日劇版的「一公升的眼淚」,相較之下;我喜歡的是電影的版本。
不過日劇我還是要看過幾集的,雖然我後來決定不看這部日劇了,但是卻喜歡上レミオロメン演唱的這首插曲「粉雪」。


「一公升的眼淚」本來說的就是一個悲劇的故事,是怎麼都沒辦法離開這樣的結局,亞也註定了只能一步步地在眾人面前走向死亡,而且是看著她慢慢從自己的眼前消失,像「粉雪」裏的雪花一樣,翩然從天而降;又翩然地不帶走任何事物地消失。


雖然;歌詞中的雪;描述的是一種情境、一種想像、一種回憶,不是「一公升的眼淚」裏的脆弱和淒美,是兩回事的感覺。
但是我卻會很牽強地把它們想在一起了。


這首歌,即使不是作為「一公升的眼淚」的插曲,就絕對是足以感動人的好聽歌曲,但是作為「一公升的眼淚」的插曲,無疑地讓它更有悲情的渲染力。


明明是搖滾的曲調、是吶喊的聲音,但是卻帶著強烈的悲傷情緒。


幾乎是一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就喜歡上了,雖然曲調不是極為催淚的悲傷,可是整首歌卻透著非常濃重的傷感意味,藉由紛飛的雪花想起了脆弱的愛情,提醒了自己;那個該在身邊的人已經不在身邊了。


主唱藤巻亮太的歌聲,是我這輩子繼 DEEN 的主唱池森秀一之後第二個遇到的理想男聲,我喜歡的男人的歌聲就是要像這樣,並不是什麼壯闊美妙的渾厚美聲、也不是細長高亢的嘹喨高音,可是我就喜歡這種聲音,既幽遠又溫柔,彷彿壓抑著什麼、好像又在說著什麼,這種歌聲總讓我無法不愛。
但是我總覺得自己喜歡的這個嗓音,在歌曲的領域中是很狹窄的。或者說這歌聲雖然是我的大愛,但他們所演唱的歌曲都沒有辦法與歌聲配合得很好。
簡單地說就是;聲音實在美妙,但歌老是聽起來覺得很普通。
那是我對 DEEN、對レミオロメン不能不感到遺憾的地方,


那種對不上的微妙感覺真的很難形容、也很難理解吧?我曾經同朋友解釋過很多遍,但他們總無法理解;如果喜歡上一個歌手,就應該是連曲風都能接受才會喜歡上他的才對。但我卻總是會將這些分得很開。
我喜歡的歌曲與歌手的搭配是這樣的感覺:這首歌只有你能唱出那種味道、獨一無二只有你有的味道,別人都沒辦法,那與歌聲多棒和曲風多好都沒有關係,而是某種契合感。我所想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我也聽過聖惠演唱過「粉雪」,但是完全沒辦法唱出藤巻亮太所詮釋的感覺,儘管我很喜歡聖惠,可是事實就是如此。而換個角度來說,生物的歌曲也只有生物可以詮釋,別的人都無法唱得來,不是很難唱,而是味道就是如此這麼地獨特。


 


レミオロメン 粉雪
作詞:藤巻亮太
作曲:藤巻亮太


粉雪舞う季節は いつもすれ違い
雪花紛飛的季節;與平時交錯而過
人混みに紛れても 同じ空見てるのに
即使交織在人群裡,卻也同時望著相同的天空
風に吹かれて 似たように凍えるのに
被寒風如此吹著,卻以近乎相同的樣子結霜


僕は君の全てなど 知ってはいないだろう
我完全不清楚妳的一切
それでも一億人から 君を見つけたよ
但我仍會在一億人群中找到妳
根拠はないけど 本気で思ってるんだ
即使沒有證據 我仍是認真地這樣想著


些細な言い合いもなくて ( ララライ、ララライ )
連些許的小爭吵都沒發生過
同じ時間を生きてなどいけない
也無法生活在相同的時間裡
素直になれないなら
如果無法變得坦率點
喜びも悲しみも 虚しいだけ
那麼歡喜和悲傷也只是虛幻


粉雪 ねえ
雪花啊
心まで白く 染められたなら
心都被染白的話
二人の孤独を分け合う事が出来たのかい
還能一起分享兩個人的孤單嗎?


僕は君の心に 耳を押し当てて
我將耳朵貼在妳的心房上
その声のする方へ すっと深くまで
傾聽那聲音的深處
降りてゆきたい そこでもう一度会おう
好希望下雪,接著與妳再度邂逅


分かり合いたいなんて ( ララライ、ララライ、ララライ )
想明白彼此
上辺を撫でていたのは僕の方
輕撫著妳的臉蛋的我
君のかじかんだ手も
卻也只能握著妳冰冷的雙手
握りしめることだけで 繋がってたのに
做為我們之間的連繫


粉雪 ねえ
雪花啊
永遠を前に あまりに脆く
在永遠的面前,妳是如此脆弱
ざらつくアスファルトの上シミになってゆくよ
成為了粗糙柏油路上的班點


粉雪 ねえ
雪花啊
時に頼りなく 心は揺れる
有時我會沒有依靠,心情激盪不定
それでも僕は君のこと守り続けたい
即使如此我仍會繼續保護妳


粉雪 ねえ
雪花啊
心まで白く 染められたなら
心都被染白的話
二人の孤独を包んで空にかえすから
將圍繞在兩人之間的孤獨還給天空吧




全站熱搜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