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 01

劇 名:Woman ウーマン
時 段:水十 ( 周三晚上十點 )
放 送:日本テレビ NTV

脚 本:坂元裕二
音 楽:三宅一徳
演 出:水田伸生
    相沢淳
制作人:次屋尚
    千葉行利
    大塚英冶
演出補:戸﨑隆司
撮 影:中山光一
音 效:石井和之
統 括:神蔵克

主題歌:androp/Voice

演 出:青柳小春/満島ひかり
    植杉紗千/田中裕子
    青柳信/小栗旬
    青柳望海/鈴木梨央
    ( 4歳の青柳望海/須田理央 )
    青柳陸/髙橋來
    ( 1歳の青柳陸/田中レイ )
    植杉栞/二階堂ふみ
    蒲田由季/臼田あさ美
    砂川藍子/谷村美月
    砂川良祐/三浦貴大
    澤村友吾/高橋一生
    植杉健太郎/小林薫
    蒲田直人/巨勢竜也
    蒲田将人/高田愛斗
    砂川舜祐/庵原匠悟
    松谷高生/井之上隆志

 

=================================================

第六話:生きるための嘘、我が子のために
播出日:2013年08月07日
收視率:14.7%
出 演:津川/すわ親治

決心對抗病魔,一定要活下去的小春,軟硬兼施地帶著望海與陸住進了植杉家。

06 -- 02

若問那是為什麼,自然是為了增加治癒的把握,小春只是遵守了與澤村醫生的約定,選擇了對自己病情更好的方式而已。
為了以後可能住院而照顧不到的子女,或者是為了得到更多可以進行親人骨髓移植的選擇性,只要能把病治好,這些都是小春應該要去做的。

06 -- 03
06 -- 04

只是,那與小春素來表現的性格差太多了,坦然地說自己「付不起房租」,又面不改色地以「就是厚臉皮」的說法接受紗千「真是厚臉皮」的嘲諷,怎麼看就是另有文章的模樣。
一向與母親不合,又錯失幾次改善關係的小春,突然聲明「付不起房租」而想住進來,任何人都會覺得奇怪,更何況是一直以來都和小春處不來的母親紗千?
更何況紗千已經決定守護琹而決心完全斷絕與小春的往來,所以不可能接受小春的要求。

06 -- 05
06 -- 06
06 -- 07

如果不是琹的贊聲相助,紗千不可能同意小春的請求。
拒絕小春,是為了琹。接受小春,也是為了琹。鎖在房間內自暴自棄了好些日子的琹竟然自己走下來幫小春說話,這樣的情勢變化怎麼是紗千能夠招架的呢?

琹為小春說話,應該還是有些贖罪的味道吧?雖說她自己承認不擅長面對像小春這樣的人,但畢竟還是對信的死抱有莫大的愧疚感,相較於第三集的不歡而散,兩姐妹間或許能從此出發,往後應該能期待一個更好的結果...

06 -- 08

不可否認,小春是耍了點心機,為了能夠給自己的兒女更好的照顧而全心投入在治療病情與工作上,小春最後能依賴的只有媽媽另外建立的家。

06 -- 09

但是,雖然依賴了媽媽,但小春自己很清楚,那只是權宜之計,在回診時也明白地表示;
「不過是當成免費的托兒所」

06 -- 10

小春竟然能做到這個地步,令我感覺有些意外,我總覺得小春是那種硬骨頭的人,尤其當母親是曾經那麼明顯地背對自己表達了拒絕的意思,按照小春的硬脾氣應該是再也不可能去找她了。
但是小春找了,而且幾乎是死皮賴臉地硬是住進植杉家,小春的改變令人側目,也不得不讓人驚歎母親的偉大。

最近正在讀<愛拉傳奇>的系列小說,故事以女主角「愛拉」為主,敘述尼安德塔人與克羅馬農人文明相遇的衝突新生,在系列第一部的序中有這麼一句話:
「女人似乎比男人更勇於接受新的變化」
看到小春的改變,讓我想起了書中的愛拉,努力地適應自己人生的變化,勇於挑戰且無畏於改變自己,只為了保全自己而能守護更多心愛的一切。

06 -- 11
06 -- 12

這一集後面有一段紗千和小春的對談,這是整部日劇中兩人第一次心平氣和互談彼此的心事。

06 -- 13

紗千為了守護琹,不得不放棄、拒絕了小春,甚至把信的死歸咎在自己贈梨的舉動。
那是做為一個母親最痛苦的無奈,但她為了保護另一個女兒,不得不這麼做。

06 -- 14

如果,從最早的離家出走算起的話,這是紗千第二次放棄小春,所以她才會反問小春:
「妳能放棄孩子嗎?」
小春的答案當然是不能,是這部日劇預設好的立場與答案,身為母親;不能。無論多麼辛勞、痛苦都不能。

06 -- 15
06 -- 16

明知不能,卻還是放棄了,我想這就是紗千內心永遠無法原諒自己的原罪,正如她自己所言;
「比起母親放棄自己的女兒,那些都是小事,不能成為被原諒的理由」

06 -- 17
06 -- 18
06 -- 19

紗千當初的離開,其實是情有可原的一件事,我覺得從某個角度來說;紗千更是一個追求自我幸福的勇敢女性,但是在紗千的心裏卻始終被「拋棄女兒」的罪惡感煎熬。
用母親和孩子的關係來看,也就很沒有道理地失去了情有可原的理由,如同第二集兒童福利所指導員的那句「不管妳過去是什麼樣的人,都必須要成為一個叫『母親』的人格」,放棄了女兒也就是放棄自己身為母親的身分與人格,這是紗千心裡罪惡感的死結,也絕不想像能得到小春的原諒。

06 -- 20
06 -- 21

不,或許「不被原諒」才是最正確的,因為紗千正需要背負這樣的痛苦,才能感到獲得救贖吧。

06 -- 22
06 -- 23

在聽完紗千沉重的告白之後,小春說了:
「我們雖然曾經是母女,但現在卻是生活在不同地方的兩個母親,已經無法把對方當做自己最重要的人了」
對母親而言,最重要的是孩子。而對孩子而言,母親也是最重要的人。小春和紗千曾經都處於這兩個位置之上,但兩人的生活與人生都已經各自改變且個別擁有,雖然依舊是母親與孩子的關係,但卻都已經有了自己的世界與重要的人了。

06 -- 24
06 -- 25
06 -- 26
06 -- 27
06 -- 28
06 -- 29

兩個母親,都有必須要守護的一切。
小春為了要把望海與陸拉拔長大,所以絕對不能死而轉變立場尋求母親的援助。
紗千為了保護琹,而必須壓抑心中對小春的關心、拒絕小春的依賴,。
她們所做的一切,只是在盡一個母親的責任罷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