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喜歡小春、望海和陸在一起的畫面~~

03 -- 01

劇 名:Woman ウーマン
時 段:水十 ( 周三晚上十點 )
放 送:日本テレビ NTV

脚 本:坂元裕二
音 楽:三宅一徳
演 出:水田伸生
    相沢淳
制作人:次屋尚
    千葉行利
    大塚英冶
演出補:戸﨑隆司
撮 影:中山光一
音 效:石井和之
統 括:神蔵克

主題歌:androp/Voice

演 出:青柳小春/満島ひかり
    植杉紗千/田中裕子
    青柳信/小栗旬
    青柳望海/鈴木梨央
    ( 4歳の青柳望海/須田理央 )
    青柳陸/髙橋來
    ( 1歳の青柳陸/田中レイ )
    植杉栞/二階堂ふみ
    蒲田由季/臼田あさ美
    砂川藍子/谷村美月
    砂川良祐/三浦貴大
    澤村友吾/高橋一生
    植杉健太郎/小林薫
    蒲田直人/巨勢竜也
    蒲田将人/高田愛斗
    砂川舜祐/庵原匠悟
    松谷高生/井之上隆志

 

=================================================

第三話:母であること。そして娘でいること
播出日:2013年07月17日
收視率:11.4%

針對信的死,在這一集又多添加了一點要素;
在拾梨而遭電車輾斃之前,是因為信在車上被女高中生控告性騷擾,遭到憤怒的乘客在電車到站時聯手將他拖下車,在拉扯中袋子中的梨滾落,急著撿梨的信不知道誰在後面推了他一把,才導致信被電車輾死。
很難相信看起來老實到像個傻好人的信,會對女高中生做這種噁心的事情,不過目前看來<Woman>和<それでも、生きてゆく>一樣,一件剛開始看起來似乎已成定論的的事情,隨著劇情的推展逐漸衍生出更多的線索與說法。

所以;我想這才第三集而已,關於信的死與原因,這都還很難說啊。

03 -- 02

我是在懷疑;是否那個控告信性騷擾的高中生,會不會是琹?
按照連續劇狹小圈子的巧合設定,這個可能性很高啊,而且琹對信的興趣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因為「覺得不可思議」「好奇心」的講法,太過牽強,就算把身為自己姊夫的理由算進去,還是很不尋常。

03 -- 0303 -- 04

而在這一段談話中,紗千不願意讓琹認信為姊夫,同時也等於否定了小春與自己的關係。
我始終認為紗千依然關愛小春,但是卻無法理解她到目前為止對小春擺出的抗拒態度究竟所為何來,是真的拉不下臉的固執,還是因為彼此無法互相了解所造成的距離,令她卻步不前?
多年的隔閡太深太重,即使是如何濃的母愛,或者也會因為害怕受到傷害而卻步不前,總之我感覺紗千的作為,是某種為了掩飾自己真實心情的表現。
當然,這也是某種沒來由的一廂情願的直覺

03 -- 0503 -- 06

關於紗千與小春的過往,在這一集中也有提到。
在小春的回憶裡,母親紗千是突然離家出走,拋下了她與爸爸就這麼消失了。
從小到大,母親不曾認同過自己,沒有嘗試著了解女兒喜歡什麼、需要什麼,就這麼離開了。

而在母親紗千的眼中,小春是個頑劣叛逆的女孩,完全不了解媽媽的心意,總是與媽媽作對,而且當媽媽住院時,也沒去醫院看她,真是一個無情的女兒。

03 -- 07

聽她們的談話,我真的覺得,她們完全不了解彼此;小春沒試著體諒紗千的用心良苦,紗千也沒有想過小春的心情,於是,女兒對於母親不願意認同自己而感到怨懟、母親則被女兒時時擺出的叛逆與冷漠傷了心。
其實,她們都只是想把最好的一切展現出來,讓對方開心而已。

03 -- 0803 -- 09

我覺得,能夠把這麼多過往記得那麼清楚,或許是難過、也許是生氣吧,但互相說著彼此毫不相干的這對母女,其實沒注意到的是她們將這些心情未曾遺忘地記在心底,代表了她們一直在意著彼此。
母親在意著女兒、女兒在意著媽媽。即使無法讀懂對方的想法,但因為她是媽媽,但因為她是女兒,母女的感情就是如此無可救藥地剪不斷理還亂。

我想,也許正是因為如此,紗千才一直沒有把前夫、也就是小春的父親對自己施予暴力的事實說出來。

03 -- 1003 -- 11

寧願被女兒怨恨,反正本來就相處的並不融洽,何必破壞女兒對父親的好印象?於是寧願自己隱忍著,這是一個媽媽對女兒的溫柔體貼。

小春當然並不知道這件事,我覺得或許因為與母親相處並不和睦的關係,所以她大概誤以為媽媽是不喜歡自己的吧。
寫到這裡,我想到的是<最後的禮物>裡哭著說「我是一個討厭的孩子」的小步,以為被母親討厭,那對一個孩子來說很不堪吧?小春是不是也是因為這樣,才一直不願意與媽媽聯絡,因為被傷害過也更怕再受到傷害。

關於小春父親曾有的家暴行為,我覺得是劇情中一個特意安排的對照;小春的爸爸曾對紗千施以暴力、小春的亡夫信在死前曾被舉發在電車上對高中女生進行性騷擾,這兩件事的相同點,是小春都是經由第三者的轉述得知,而不曾親眼目睹。
真相究竟如何,照現在看來逐集抽絲剝繭還原的演法來說,還是很難定論,正如同我很難相信那個好好先生信會做出那麼噁心猥瑣的醜事,一個人把小春帶大的爸爸會對妻子暴力相向,也是一件難以置信之事。

03 -- 1203 -- 13

如果,這兩件事都是真的,那就真如琹所言;美化死去的人來傷害活著的人,整件事情「不是什麼地方可笑,而是從一開始就很可笑」

03 -- 14

我能理解小春不去追究信死亡的真相,那是因為一切都已於事無補,唯一能確認的是信再也不會回來的事實。

03 -- 15

更何況若事實真相真的那麼醜惡,那也許不去了解更好,畢竟在記憶中的信是那麼溫暖的好丈夫與好爸爸,如果推翻了這些,不但是毀滅了一個好印象,其實也毀掉了現在的青柳一家。

而琹的話,戳破了小春懦弱逃避的武裝泡沫,那看似嘲弄的笑容,我覺得並非針對紗千與琹的回應,而是對自己不敢面對現實的嘲笑。
在小春笑出來的那一刻,我真的覺得她很堅強,面對可能的事實,也許充滿醜陋的惡意般的事物,她所能作的就只可以是將一切擔負起來,然後置之一笑。

03 -- 16

小春,妳要挺下去啊,尤其看起來抽血檢驗的結果並不樂觀...

03 -- 17

在小春帶著望海和陸要離開植杉家的時候,知道了望海身上的浴衣,是紗千原本買來要給小時候的自己穿。

03 -- 1803 -- 1903 -- 2003 -- 21

原來媽媽曾掛念著自己,而且是從那麼久以前開始,我覺得小春的道謝是打從內心的真實感動,應該也有些道歉的成分,為自己不曾理解母親的痛苦而道歉吧。

不管怎麼說,至少在這「謝謝」的動作以後,深深地感覺到整部日劇往好的結果前進了一點,而且相較於前兩集的鋪墊,這一集則終於有了劇情向前推進的進展了。

03 -- 22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我想;之所以能有這麼一點點的進展,真的得感謝小林薫飾演的植杉健太郎,總是在小春與紗千間扮演協調者,盡力地和緩母女間的緊張關係,不放棄想和小春母女三人當一家人的念頭。

03 -- 2303 -- 24

我很喜歡這個植杉大叔,心地好而且身段柔軟,面對任何一切總能退一步給大家下台階的空間,也都能善解人意地在眾人面前扮演緩頰的角色,甚至不惜自我解嘲。
所以我大概能夠理解為什麼在多年以前,紗千會被這個男人吸引,那時候的他救了紗千,現在他也有可能解救小春一家人。

03 -- 25

小春、紗千和琹三個女性之間營造出的緊繃氛圍,讓満島ひかり、田中裕子和二階堂ふみ得以呈現出以靈魂互相碰撞的演技激盪,而植杉健太郎,則是穿梭於三個女性角色中的某種靈活但緩和氣氛的躍動,小林薫不疾不徐地展現出絲絲入扣的老練演技,表現令人激賞。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