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沒有任何期待,但是看完後覺得;這是一部比自己所想還要好的電影。

傑克:巨人戰紀

片名:Jack the Giant Slayer
   ( 台灣--傑克:巨人戰紀 )
   ( 港澳--傑克:巨魔獵人 )
   ( 中國大陸--巨人捕手傑克 )
上映:2013年02月27日 ( 台灣 )
   2013年02月28日 ( 香港 )
   2013年02月27日 ( 美國 )

導演:Bryan Singer
故事:Darren Lemke
   David Dobkin
編劇:Darren Lemke
   Christopher McQuarrie
   Dan Studney
攝影:Newton Thomas Sigel
音樂:John Ottman

主演:Jack/Nicholas Hoult
   Isabelle/Eleanor Tomlinson
   Elmont/Ewan McGregor
   Roderick/Stanley Tucci
   Crawe/Eddie Marsan
   Wicke/Ewen Bremner
   King Brahmwell/Ian McShane
   Uncle/Christopher Fairbank

 

這是改編自童話故事<傑克與豌豆>的電影。
從片名翻譯來看,我以為會是那種人類和巨人打鬥的動作特效電影,原本應該是小男孩的傑克大概會以超強戰士的姿態,大開無雙模式在巨人群中大開殺戒吧?
其實並非如此。

魔豆。
王冠。
巨人。
這是圍繞於整部電影劇情的三個關鍵字,就像現在流傳的<傑克與豌豆>故事一樣,在電影當中也流傳著關於「魔豆」的傳說;
人類為了想要更接近上帝,於是用魔法製造出了魔豆,魔豆發芽長出粗大的莖蔓直抵天際,人類以為已經終於可以到達上帝的居所,但是藤蔓所攀附之處是兇惡巨人的國度,巨人沿著藤蔓侵入了人類世界,破壞並搶奪地上人類所擁有的資源,並且酷愛吃人的滋味,為了挽救世界,艾瑞克大帝請巫師以巨人心臟為基礎,做出了一頂王冠,巨人們在王冠面前俯首稱臣,人類讓巨人沿著籐蔓回到他們原本居住的地方,接著砍斷藤蔓阻絕道路,王冠與魔豆則由艾瑞克大帝收藏,不再面世。

無論在任何一個時代,這樣的傳說只會被認為是傳說,而傳說都被當成給小孩子聽的童話故事,或者是文化研究者的研究題材,就像在我們現在這個時代所做的這樣,把<傑克與豌豆>作為床邊故事說給兒童聽,研究傑克的偷盜殺人行為其實是反射上古時代人類和大自然搏鬥並偷取資源的寫照。
但是,在電影裡,這個傳說是真的。

牽著馬去市集的傑克,遇上了從王宮偷取魔豆出來的僧侶,在全城戒備抓人的行動中,急欲脫身的僧侶以魔豆交換了傑克牽的馬,囑咐他將豆子送去修道院換取獎賞,更告誡他:「不可以讓豆子碰到水」。
回到家中的傑克不小心讓一顆豆子掉到地板的夾縫中,夜晚的傾盆大雨打進了屋頂失修的房舍,沾到水的魔豆急速成長,巨大的莖蔓將傑克的房子和離家出走投宿於傑克家中的公主帶上了雲端。
被留在原地的傑克在第二天與國王的精銳騎士們一起爬著藤蔓到天上救回公主,當他們到達藤蔓的盡頭時,碰到了傳說中的凶惡巨人...
從這一刻開始,傳說與現在,連結在一起了。

一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傑克不可能會是我最開始想的超強戰士;其實一開始就已經不可能了,身為農夫且未曾受過訓練的傑克怎麼可能瞬間就成為遇神殺神的戰士?但我還是在想,也許在遇到巨人之前,會有什麼樣的改變和訓練,不過並沒有,直到踏上巨人國度前,傑克所受的訓練,最多只有在爬莖蔓時騎士隊長艾蒙特告訴他的克服恐懼的辦法而已。
但是,如果傑克沒有,或許別人也會有吧?就像<魔戒>中的魔戒遠征隊那樣,佛羅多雖是主角,但作戰的卻是人王亞拉岡等人,我曾把那份想像寄託在隊長艾蒙特身上,不過等他們碰到巨人時,我也馬上了解,那樣的想像根本不可能。

在巨人面前,人類的力量根本微不足道。
這確實不是一部人和巨人打架的動作片,因為力量是懸殊的不堪一比,直到此刻我才發現了這麼一件事。
會覺得這部電影比想像中還好,或許原因就是因為自己始終想錯了它的類型與劇情走向,不是超強戰士屠殺巨人的特效動作片,特效與動作是有的,但那是拿來形塑巨人與魔豆藤蔓的工具,故事裡沒有超強戰士,人類面對巨人毫無抵擋能力,不能力敵,只能智取。

王冠,就是人類智取巨人的証明,在力量上無法匹敵巨人的人類,絞盡腦汁想出來的法寶。
在巨人的怪力面前,人類只能逃、只能躲,事實上整部電影中的人類在遇上巨人時作的也都是這兩件事,最多也只有最後面城堡的攻防戰是唯一一次人類與巨人正面的作戰,但那場戰役終究靠的是城堅池深的地理優勢,而且抵擋的態勢居多,不過依恃地理環境抗擊巨人,也算是智慧的一種了。
雖然說只能依靠頭腦,但實際上面對這般突如其然的凶猛攻勢,老實說也想不出什麼特別的謀略,電影中的傑克其實也並非什麼大智大勇之人,最多也只能算是有點小聰明,不過,搭配上關鍵時刻的機靈應變,就足以讓他逃離一次次的難關了。

比力量還更有用的是頭腦,決定人性品格的不是身分地位。
後者是英雄電影中常見的設定,正所謂英雄不怕出身低,但是我很意外的是<傑克:巨人戰紀>強調的是前者,這種意外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前面所說的,因想錯而帶來的特別好感。

其實,以劇情來說,這不是一部劇情多好多棒的電影,而且很多關鍵劇情部份還犯駁得十分生硬,像是為了逃離追捕的僧侶以魔豆向傑克換馬,我怎麼想都認為在那個時候,偷偷揣著豆子躲起來,盡量不引人注目地找空隙出城才對,但是他卻把豆子交給一個素不相識的少年,然後騎上馬被立刻發現,遭到追捕抓走,最後被殺死。
還有,傳說中做成王冠的巨人心臟也是很奇怪的事情,打不過巨人的人類竟然能弄到一顆巨人心臟?在電影中的巨人尚未登場前,我還想著雖然巨人很強大,但人類用人海戰術應該也是可以打死個一兩個巨人,但是當巨人出現後,我才發現那是在冷冰器時代根本做不太到的一件事,人類如何得到那顆心臟,實在是一件令人費解之事。

但是,若不計較這些說不通的情節,整部電影從頭到尾的節奏倒是很流暢,沒有特別悶的地方,基本上算是一氣呵成,而伏筆的排設與發揮也都能夠做到很好的相呼應。

比起日本電影,我更喜歡西方好萊塢電影的原因,其實就是<傑克:巨人戰紀>所體現出來的特點。有個清楚明白的主旨,節奏流暢且運鏡清晰,很多劇情的安排一看就知道是伏筆,而當故事推進到某個必需解開的點時,心裡就會浮現之前埋設的用意。
日本電影卻不是這樣,或者說我所看過的大多不是這樣,總覺得每個人的對話和動作似乎都若有深意,每個部份都像是未爆彈的伏筆,但真的看完以後卻又莫名奇妙的發現其實什麼都沒有。
我喜歡看可以讓人思前想後的電影,但那也要是能夠前後都想得懂的電影,如果從頭到尾都很莫名奇妙地搞不懂想說什麼,如果電影想告訴我的是人生就是如此,就像人生中永遠不知道身邊的人在想什麼的話,我倒寧願看一部我看得懂的而且也還能給自己一些感覺的電影。

而我覺得;<傑克:巨人戰紀>就是這樣的電影。
我想,這部電影要說好看,也還不到這樣的程度,應該也沒有成為經典的可能,不過至少作為一部商業片,它很成功地讓我有這樣的感覺,我想,這樣就很足夠了。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