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Song
本圖片取自新聞報導,轉載出處:http://mdpr.jp/021206778

<Happy Song>是收錄在<Always>這張單曲裡的另一首歌。
雖然聽過了<Always>,但是一開始我並沒有聽這首<Happy Song>,那時還在剛喜歡上カナ的摸索時期,很多很多之前的歌曲我正在一首一首地聽,當時我是先從專輯開始著手,而以我依慣對於歌曲的消化能力而言,當時カナ發行的新單曲在我消化的範圍之外,只能聽聽主打歌,無暇兼顧整張單曲。
所以,カナ很多收錄在單曲裡的非主打歌都被我錯過了,像這首<Happy Song>就是這麼一首被我錯過的歌曲。

其實,到現在我也還是沒有聽過<Always>這張單曲內除了主打歌<Always>和<Happy Song>以外的另一首歌,即使是上一張<GO FOR IT !!>也一樣是除了主打的<GO FOR IT !!>以外都沒聽過,因為我現在才剛聽完カナ那四張專輯,花了超過半個月的時間,結果就把專輯的歌曲聽完了而已。

當年我花了一年時間補回了生物所有的舊歌與當下的新歌,而今カナ的歌曲數量還勝過當年我剛喜歡上生物的時候,但我知道自己對カナ的感覺不如生物,所以我已經有了會花上比當初認識生物的更多時間才能認識カナ的心理準備。
不過,專輯已經聽完了,也該要開始聽單曲了。

嗯,回到<Happy Song>身上。
會在接觸單曲之前就聽到了這首歌,是因為 SONY 的一個 Walkman 廣告,才讓我提前認識了它。

十五秒版本:

三十秒:

一分鐘:

CMメイキング映像,兩分零六秒:

原曲:

原文歌詞,取自魔鏡歌詞網,感謝魔鏡歌詞網:
http://mojim.com/twy106596x24x2.htm

另外,感謝上傳分享廣告、音樂至網路的大大們

 


Walkman 的廣告音樂,通常具有很強的節奏性,強調的是那種讓人不自覺融入情緒的旋律,忍不住隨之起舞的曲調,例如之前 Apple 推出 iPod Shuffle 的廣告歌曲;Jerk It Out 演唱的<The Caesars>就是很標準的例子,自前奏的迷幻混音搖滾開始,就很直接地拉出人們心中狂熱的靈魂,只想徹底地放縱自己盡情地投入旋律當中。

那種解放心靈的感染力量,似乎是隨身聽廣告的一貫訴求。

<Happy Song>也具備了這樣的訴求,從第一句歌詞開始就拉高了愉悅的情緒,不知不覺就跟隨著音樂的旋律忘記了不高興的情緒,不由自主地跟著一起哼唱,全身上下都被躍動的因子充滿,被拉高的興奮愉快,再也掉不下來了。

音樂,真是具有難以言喻魅力的東西,有時可以配合自己的心情獲得共鳴,有時卻也能改變自己當下的心情,跟隨著節奏律動。
<Happy Song>屬於後者,強行地不由分說地介入自己的心情,改變了原有的情緒。但是,卻也因此讓人忘了本來的不愉快,什麼鬱悶等等莫名的負面情緒,都隨之解放、一掃而空。
曲如其名,確實是 Happy Song。

很喜歡這首歌強大的感染力,配合鮮明的節奏創造出來的某種主導行動與心思的韻律感,具有令人難忘的清楚記憶點。
我一向喜歡節奏感強烈的歌曲,<Happy Song>可說是一首非常合乎我喜好的歌曲,但我也同時害怕這類歌曲可能帶來的吵雜紊亂。
不過,カナ的歌聲避免了這樣的情況發生。
在カナ聽似低不下來的高亢嗓音之下,過度尖細而可能出現的失控並沒有出現,カナ始終把<Happy Song>的節奏感掌握得很好,高音漂亮地配合音樂應有的歡愉氣氛而停留在情緒的高點,又不至於讓它破掉失散,而且還透露出一點於愉悅的甜。

其實,カナ一直都能做到這一點,細膩高亢的嗓音,不是僅止於低不下來的天份,而是如何將那天份發揮得更好的歌唱實力。
而這首<Happy Song>,完全展現出カナ聲音的天賦,以及她的實力。
所以,對於我這樣一個對カナ歌聲很有感覺的人,這真是一首聽過以後很難不喜歡的歌曲,因為它恰好符合了我在最初認識カナ時的形象。

在カナ的音樂中,像<Happy Song>這樣沒有被當成主打歌的好聽歌曲還有多少呢?
正準備開始聽單曲的我,想到這點就忍不住感到期待啊...

 

後記;雖說要開始聽單曲了,但是還有好多首カナ的歌我都還沒寫感想呢。
我想我不一定都寫得出來,不過,我會盡量將記得且感覺尚稱強烈的歌曲感想寫出來,能寫多少是多少。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