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元二零零七年的五月廿四日‥‥‥
到今天剛好是第五年,經過了兩次閏年,總共一千八百二十七天的日子‥‥‥
有些事情無法用數值計算清楚,只能夠做為參考。
五年和一千八百二十七天都不算什麼,只不過是一個喜歡上麻由的進行式中的一點小插曲和註記罷了。

家水瓶鯨魚在為棉矢莉莎的<欠踹的背影>寫的<序>中一開始就提到:
擁有過「偶像」的人,都會瞭解偶像和自己密切結合的宇宙,那是一個任何人都無法滲透的無窮穹蒼。
將自己人生跟偶像結合的美好,經由想像的牽連,認為他在自己的人生裡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然後把人生的改變與偶像連結在一起,就像我這樣,年年難忘初識麻由的五二四,談到日劇時都總是要提一提白夜行、說一下麻由。
但實際上,麻由還是麻由,白夜行還是白夜行,世界萬物天心如一地恆定不變,唯一變化的,是我的宇宙,是我自以為和麻由達成連結的宇宙。


我喜歡的與看到的,究竟真實性有多少,而又有多少值得相信,事實上也不過是我自己看到的與想像的。聽起來很虛幻很不實在,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建構在自我心靈的認知而已。

愛是一場華麗的獨秀。
這是前些日子連續劇<華麗的挑戰>主題歌的一句歌詞。
我覺得;有時候愛確實是一場獨秀,尤其當你今天真心喜愛上的是很難和他有所交集的明星藝人。面對著他們,即使我自認多麼認真切實,終究從身分上來說,就只是「偶像」和「粉絲」罷了。


但這些是假的嗎?
不‥‥‥
有一件事是完整的真實,那就是我對她的喜歡。
無論是怎麼樣的自我欺騙或者自我滿足,我曾因她得到了感動,而且是如此強烈的心靈震撼,這是如何都假不來的一件事。


即便得不到回應,就算對麻由而言我只是支持她的多少人的其中之一而已。
可是我真的很喜歡麻由,我覺得自己只要認知到這個事實就夠了。


所以,愛;難道不是一場獨秀?
是的,沒錯,愛是一場獨秀。
一個在自己的宇宙內注視著麻由,在茫茫天地間苦苦想像著去追尋的關聯,將自己的世界努力地往麻由靠近,一場隨著麻由而律動的獨秀。


然而,不夠華麗,不是一場華麗的獨秀。
在我能夠以更純粹的感覺去喜歡麻由,承諾到甚至是愛、永遠愛麻由之前,就永遠差了一點而不是華麗的獨秀。


雖然我自認自己,並不是一個像大家一樣關注麻由能夠如此地屏氣凝神且專注,是一個不合格的麻由飯。
儘管那樣投入的熱情大有質疑的空間,但我知道,麻由在我心上,是值得花一輩子去支持的一個人。
我喜歡麻由。
目前的我,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在自我懷疑的情境下,一路走下去。
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aki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